室友(二十七)

#2018年下半年了。要努力更文了啊……

(二十七)相依为命

雨势更大了。

瓢泼大雨里,整个世界晦涩不明,充满了不可知性。

众人在黑暗里摸索着往前走,王俊凯走在最前面,一言不发。

环境越是黑暗,王俊凯对光的感知越为敏感。可纵使他用了百分百的能力在视野里搜寻,他也找不到一个哪怕十分微弱的发光源。

这个沮丧的结论,王俊凯闭口未谈。冒雨前行已经足够凄惨,王俊凯不想浇灭支撑大家前进的信念。况且,王俊凯心里也有一丝侥幸——万一他们能找到一处稍微好点的房子呢?就是那种虽然没人居住,没有灯光,但是门窗完好,可以暂时抵挡攻击的房子。

虽然王俊凯自己也明白,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正往前走着,王...

 

室友(二十六)

(二十六)寺庙崩塌

王俊凯苏醒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还没来得及睁开眼,就被鼻腔嗅觉细胞所传递而来的刺鼻气味呛得咳嗽起来。

咳了好几秒中,王俊凯咳得满脸通红,眼泪都咳出来了,这才忙不迭地睁开眼睛看看他们进入的这个场景。

眼前的景象让王俊凯倒吸一口凉气。

荒凉。毫无生机的荒凉。

他站在一片空地上,目光所到之处,死气沉沉。天是灰的,土是黑的,就连以生命力见长的杂草,也只露出一截干枯的草梗,似乎无声地透露着在这个场景存活着的艰难。空气里弥漫着化学试剂的刺鼻气味,100米开外有几栋破破烂烂的建筑,王俊凯定睛看了一会儿,那里空无一人,已被废弃。

将目光从远处收回来,王俊凯看到了自己的队友——...

 

室友(二十五)

(二十五)你喜不喜欢我呀

随着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完成虚拟实战的一个个任务,时光也从夏末来到了入冬。

离放寒假还有十天,而本学期也只剩下最后一个任务。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想法一致——选择一个难度中等的任务,用一个轻松而愉悦的胜利,为第二学年第一学期划上一个完美的句点。

取得了第二学年虚拟实战的开门红之后,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并没有被胜利的喜悦冲昏头脑,而是将挑战的难度降了下来,做了十多个普通模式的任务和几个困难模式的任务。不得不说,两人的选择是合理的,《rescue her》任务的完成,除了自身实力,运气也占了一部分。但是属性值的提升不能光靠侥幸,而要靠踏踏实实的进步,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的完成。

十...

 

室友(二十四)

(二十四)完整剧情

如果说,周六早上的阳光都带着像华夫饼一样松软甜美的味道,那这次的周末,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更是有一种死里逃生后享受生活的愉悦。

易烊千玺坐在客厅米白色的沙发上,将U盘插入电视机卡槽,按下遥控器。

王俊凯穿着橘色的条纹衫,白色的睡裤,睡眼惺忪地从卧室里走出来,头发乱糟糟地顶在头上,张嘴打着呵欠。

余光瞥到已经早起多时梳洗完毕穿戴整齐的易烊千玺,王俊凯眉眼弯弯,笑出虎牙:“早啊千玺。”

“早。”

“在看什么呢。”王俊凯走到洗脸台,将牙膏挤到牙刷上。

“《Rescue Her》的回看。”

“啥?”

王俊凯牙还没刷完就冲回了客厅,说话之间还吐出了几个牙膏泡泡:“还有这...

 

室友(二十三)

(二十三)反转

当太阳越过地平线,将光芒洒向广袤大地,Diamond与万物一同苏醒。她在床上深吸一口气,翻身起来,打开窗户,踮着脚尖,趴在窗台上,欣喜地望向窗外。初春的气息不再严寒,空气里也带上了温暖与希望。Diamond穿了一身红色的衣裳,在王俊凯、易烊千玺、王源和Alisa的陪伴下,走出丝尼斯特庄园。

一辆白色的汽车已经等在庄园外面。

司机脱下棕色礼帽,朝Diamond鞠躬:“您就是Diamond小姐吧。请上车。”

Diamond提着裙子,微微颔首:“是的。”


易烊千玺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王源和Alisa也是含笑注视着Diamond。

王俊凯将Diamond的行李放进后备箱...

 

室友(二十二)

(二十二)地下三尺

找到了《巫蛊之术》这个线索,一切看似不合理的存在便都有了合理的解释——比如丝尼斯特庄园里为什么漂浮着那么多魂魄,比如为什么Diamond平时都安静乖巧,可问到与她相关的问题就会失控。

“接下来该怎么办?”王俊凯问易烊千玺。

“当然是找到Diamond的肖像,知道Diamond的出生日期,帮她解除灵魂封印。”

“可Diamond的肖像会被放在哪儿?”

“书上说,肖像要被放置在地下。”易烊千玺的目光越过窗台,俯瞰着整个丝尼斯特庄园,“所谓的诅咒之地……在哪里?”

“丝尼斯特唯一的地下空间,就是地窖。可是我们也去过很多次,那里就是个储存食物的地方,哪里有什么肖像画?”...

 

室友(二十一)

#回归之后我真的每天都有勤勤恳恳码字呢。傲娇脸。

(二十一)巫蛊之术

Diamond的尖叫惊动了别墅里的Alisa和王源。两人闻声赶来,就看到Diamond一脸惊恐地从两人身边擦肩而过。

Alisa害怕Diamond跑得无影无踪,那样线索就又中断了,与王源交换了个眼神,两人心照不宣,分头行动。

Alisa去追Diamond,王源一路小跑到出事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易烊千玺,问王俊凯:“怎么了?”

“不知道……”王俊凯双手撑着额头,脸上露出焦虑而自责的神情,“都怪我……都怪我行事鲁莽,不知道易烊千玺遭遇了什么,突然之间就倒地不省人事……”

王源赶忙探了一下易烊千玺的鼻息,还好,呼吸还在,...

 

室友(二十)

#感觉十九章和二十章之间隔了好几百年……忘了前面剧情的请先去补档哈哈……

(二十)灵魂杀戮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一行人做好饭菜,Alisa和Diamond也刚好从楼上下来。

王俊凯瞥见Alisa给Diamond换了身Alisa的衣服,虽然大了一些,但是Alisa细心地在Diamond腰上系了根丝带,打上蝴蝶结,精心的装扮下,长到脚踝的裙摆反倒是像公主裙一样可爱。同时,王俊凯也注意到Alisa还给Diamond的娃娃做了件小衣服,那破旧的布娃娃换上了新衣服,似乎看起来也并没有以前那么凄惨可怖了。

六个人围着餐桌落座,主厨兼庄园的暂时管理人——卡特警官坐在主位上,左手边坐着易烊千玺、王俊凯,右...

 

室友(十九)

(十九)出局

清晨的科尔马小镇,宁静、安详,像是一只藏在法兰西东南部深处无人打搅而蜷缩浅眠的猫。婉转的鸟鸣从远处的森林里幽幽地传过来,时光似乎被无限拉长,叫人不知今夕何年。金色的阳光从冬日的白雾里穿透,落在易烊千玺卧室银白色的被单上,织出一道斑驳而温柔的光影。

卧室的主人公醒了,却并没有起身,而是侧身躺在床上,眉目醇和地看着眼前还在熟睡的王俊凯。

是梦吗?可眼前的人儿触手可及,脸上的绒毛,鼻尖的呼吸,都那么真切。

可这又算不上现实。他们不在真实世界,只是在虚拟场景里,执行一次由电脑模拟出的虚拟任务。

身处在真实与梦境的交接地带,一切似是而非,亦真亦幻,时空的错乱反而能让人忘掉羁绊,真...

 

室友(十八)

#祝亲爱的屋里千宝生日快乐~

(十八)自杀幻觉

白色的日光,爬过灰色的窗棂,斜照在棕色的床头,风平浪静,河清海晏。

王俊凯睁开眼,打了个呵欠,活动了一下四肢,甩了甩头,从床上爬起来。

王俊凯不恋床,也没什么起床气,但是刚起床还是有些迷迷糊糊,光着脚踩着石头就走到了阳台上,将眼神投向广阔的天际。

今天,立冬,科尔马小镇笼罩在一片浓厚的白雾里,连挂在天空的太阳也被雾气阻隔得只剩下一个朦朦胧胧的轮廓。

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雾气濡湿了王俊凯的真丝睡袍,凉意丝丝入侵,才让王俊凯觉得,或许需要回到房间加些衣裳。

“千玺还没起来呢?”

王俊凯脑子里想起他的室友,眉宇间漫过一丝笑意,转过身准备...

 

室友(十七)

(十七)Rescue Her

从真实世界,到虚拟场景,尽管时间跨度只有短短几微秒,思维上却是做了一次长途旅行。

四人之中,身体机能恢复最快的王俊凯先睁开眼,脑子还未完全清明,嘴里倒是先嘀咕了一句:“我们这是在哪里?”

几秒钟后,易烊千玺、王源儿和Alisa也苏醒了过来。

大家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也时不时低下头来审视自己。


头顶的天空灰濛一片,浓重的积雨云将天幕压得低垂。

身下的草地阴冷潮湿,下过雨的草叶上沾着晶莹的水滴。

四人的衣服被零星飘落的雨丝打湿,白色的真丝衬衫的袖口,沾了一些青色的草渍。


等等……

王俊凯反应过来,摸了摸自己的衣服。

双...

 

室友(十六)

(十六)虚拟现实

当15栋宿舍前的花坛里一簇簇纯白的马蹄莲次第盛开,细雨浸润的土地收敛夏日的燥热,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也迎来了在卡俄斯学院的第二个秋天。

今天是开学日。去年的这个时候,两人还站在卡俄斯的会场上聆听Van Descartes院长的致辞,金色的阳光晒得人有些头昏脑涨。而现在,两人穿着舒适的家居服,悠闲地坐在阳台上,品着鸡尾酒,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尽管都是休息,可千人千色,两个人的不同性格可以从他们俩放松的姿态一览无余。

王俊凯将下巴抵在阳台栏杆上,右手端着一杯色彩缤纷的Tequila Sunrise,一双黑葡萄样的大眼睛滴溜溜地扫视着那些刚从开学典礼回来的脸庞上带着稚气和好奇...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