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二十七)

#2018年下半年了。要努力更文了啊……

(二十七)相依为命

雨势更大了。

瓢泼大雨里,整个世界晦涩不明,充满了不可知性。

众人在黑暗里摸索着往前走,王俊凯走在最前面,一言不发。

环境越是黑暗,王俊凯对光的感知越为敏感。可纵使他用了百分百的能力在视野里搜寻,他也找不到一个哪怕十分微弱的发光源。

这个沮丧的结论,王俊凯闭口未谈。冒雨前行已经足够凄惨,王俊凯不想浇灭支撑大家前进的信念。况且,王俊凯心里也有一丝侥幸——万一他们能找到一处稍微好点的房子呢?就是那种虽然没人居住,没有灯光,但是门窗完好,可以暂时抵挡攻击的房子。

虽然王俊凯自己也明白,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正往前走着,王俊凯突然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他停下了脚步。

大家也跟着他停下来。

“怎么了?”易烊千玺问他。

王俊凯没说话,而是仔细辨认传入他耳里的声音。

等他听清了那是什么声音,脑子里的弦一下子紧绷起来。

Cain第一时间明白,王俊凯此刻内心充满了敌意。他身上正散发出强烈的防御情绪。

“王俊凯,我们遇到了什么?”Cain开门见山。

可是,没等王俊凯开口,众人都看到了那从黑暗里走出来的,几十双,绿幽幽的眼睛。

Alisa吓得抓住了王源的衣袖。

易烊千玺冷静地环伺了一圈四周。几十头来势汹汹的狼,也不知道有没有变异,而他们只有五个人,即使硬拼,拼赢了也将是两败俱伤。易烊千玺试图找出一条撤退的路径,可观察后发现,这支协作良好的狼群,将他们从四面八方包围,完全断掉了从任何方向撤退的可能性。

“王俊凯,他们来者不善。”易烊千玺凑近王俊凯,在他身后小心提醒着。

“可他们似乎忘了一件事。”王俊凯冷冷地笑着。

“什么?”

“我也是野兽。”

刹那间,王俊凯已变成了野兽形态。他抖了抖身上的雨水,仰天长啸了一声,大地都震了几震。

王源见状,也立马变成了老鹰形态。

易烊千玺、Cain和Alisa躲在王俊凯和王源用身体所环抱成的安全圈里。

那些狼群听到王俊凯的吼声时,先是沉寂了片刻。待发现对手只有两头野兽后,纷纷冲了过来。

易烊千玺躲在王俊凯身后,看不清形势,却能听见声音。

那些狼群从四面八方围攻过来,想要合力将王俊凯和王源击败。可须臾之间,王俊凯和王源凭借着力量和速度优势,将扑上来的恶狼逐个击退,高下立见。

前前后后不过一分钟,叫嚣的狼群已经变成了夹着尾巴逃跑的败军。易烊千玺看见那些绿色的眼睛呜咽着,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雨幕里。

“算你们跑得快。”战斗完毕,王俊凯变成人类形态,有些懊恼,“光顾着打架,忘了应该抓几只作食物了。”

“能吓退就好。”易烊千玺走到王俊凯面前,“没受伤吧。”

虽然看不清易烊千玺的脸庞,可从易烊千玺温柔的语气里,王俊凯仍能听出易烊千玺对他的关心。王俊凯心里甜甜的:“我没事。”

易烊千玺点了点头:“那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好。”

 

四个人都已经行动起来,Cain却没动弹。

易烊千玺发现了Cain的异样,问他:“怎么了?”

“还有危险。”

“你是说那些狼群吗?”易烊千玺回答他,“刚刚王俊凯和王源已经把他们赶走了。”

Cain很想说,并不是那些狼群。

他所感受到的危险情绪,比那些狼群加起来还要多多了。

没等他开口,所有人都看到了屹立在他们面前的——狼王。

 

只看了一眼,众人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只狼王,体型足足是小狼的十倍,是王俊凯的两倍,跟一头成年食人兽差不多大。

大概是那些受伤的狼崽激怒了这头狼王,它周身散发着想要将这五个人类撕成碎片的恐怖气息。

王俊凯往后退了一步,撞上了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对王俊凯的反常举动十分困惑。

在他眼里,王俊凯除了害怕鬼怪这种超自然的东西,对硬碰硬的挑战,可从来没怕过。第一次见面,王俊凯就是从比他大一倍的食人兽口里救下了易烊千玺,而且救得云淡风轻,丝毫不费力气,这狼王也跟食人兽差不多大,按理来说王俊凯不至于害怕啊。

“王俊凯,怎么了?”

“逃。”王俊凯只说了一个字。

王源还在嘟哝着“一头狼而已……”,王俊凯厉声说道:“王源儿,这不是开玩笑。”

五人都明白王俊凯的个性。虽然作为S级哨兵,王俊凯观察力和反应力卓绝,是天生的领袖,可他却一直是作为团队坚实后背的存在,相信易烊千玺和Cain的判断,自己很少发号施令。但这关键时刻,王俊凯难得一见地独断,众人不敢怠慢,跟着王俊凯往后撤。

只有Cain一边后撤,一边在心里说着:没用的。

众人往后回撤了几百米,觉得应该甩掉了狼王,正在大口喘气的时候,只听见前方有轻微声响,定睛一看,那头狼王走上前来,眼神里甚至带上了一种玩弄猎物的诡谲。

更令王俊凯感到可怕的是,大家拼了命地逃亡,此刻一个个都气喘吁吁,可那狼王却是静静地矗立在他们正前方,毛皮规整地贴在身体上,不见一丝追赶猎物的凌乱。

“逃是逃不掉的。”Cain表现得很淡然,毕竟这个游戏的输赢与他无关。他关心的,是这个游戏里的其他事情,“它的奔跑速度比你们快多了。就算王俊凯你变成野兽形态,也不一定跑得过它。”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王俊凯此刻心里充满了疑惑,“完全不符合自然规律。”

“地狱难度从来充满了未知。”Cain说着,“否则,就不是地狱难度了。”

退无可退,王俊凯盯着狼王,目光炯炯:“管它什么东西,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王俊凯变成野兽形态,白色的皮毛在昏暗的光线里闪着微弱的亮光,像是一条银河。

易烊千玺附在他耳边,说着:“王俊凯,你小心点。我在后方给你治疗。”

王源也变成了鹰形态,展开翅膀。

Alisa想和王源一起战斗,被易烊千玺拉住:“你留在这里。”

“可是……”

“你安安全全的,让王源没有后顾之忧,就是对王源最大的帮助。”

Alisa张了张嘴,面露惊讶。

可易烊千玺语气笃定,Alisa沉思片刻,深吸一口气:“好,我留在这里。”

 

电光火石间,王俊凯和王源已经一齐冲向狼王。

多年的默契,让王俊凯和王源的进攻目标十分一致——脖子是野兽最脆弱的地方,王俊凯和王源深谙其中。

王俊凯和王源的进攻十分犀利,攻击速度之快,易烊千玺只觉得有两道闪电直奔向前方。

可令人没想到的是,那头狼王的反应却是无比迅捷——它看清了王俊凯和王源的攻击方向,跃到空中,前爪横向一劈,就将王源从半空里打了下来。

它另一只前爪直冲王俊凯,想将王俊凯踩下,王俊凯一个骤停,改变了行进方向,然后往地上一滚,躲过了狼王的踩踏。

Alisa尖叫起来,易烊千玺从背后抱住她,不让她感情用事地冲去救王源。

 

王源被打到地上,甩了甩脑袋,又站了起来,抖了抖翅膀。

王俊凯也马不停蹄地继续进攻。

意识到狼王明白了他们攻击的意图,王俊凯佯装咬颈,却是在狼王护住自己的脖颈时,一口咬住了狼王的前腿。

狼王发出一声尖利的嘶吼。

王源也趁机冲向狼王。

可这狼王却是十分坚韧,他忍着剧痛甩开了王俊凯,前腿被王俊凯生生咬下一大块肉,露出森森白骨。

疼痛并没有让狼王退缩,而是变得更加暴戾。

他张嘴咬向王俊凯。

王俊凯立马躲闪,却还是被狼王咬到背部的皮毛,“呲”地一声,连毛带皮地撕下一大块,殷红的鲜血立马将雪白的毛发染透。

易烊千玺只觉着自己的脊背也是一痛。

狼王甩开王俊凯的瞬间,王源锋利的爪子切进了狼王的脖颈。

可令王源没想到的是,狼王脖颈的肌肉比预料得要厚实很多,这一切虽然让狼王鲜血淋漓,却不足以一击毙命。

狼王嚎叫一声,愤懑地拍向王源。

王源被狼王一巴掌拍到地上,击飞了好几米,登时一口鲜血从喙口处吐了出来。

“源儿……”Alisa带着哭腔喊道。

易烊千玺一边狠狠地抱住Alisa,一边咬着牙压抑着情绪。

看到王俊凯和王源的伤痕,易烊千玺心里也十分不好受,可他知道,越是关键时刻,却是要冷静观察、仔细思考。

他要用向导的方式,与王俊凯一起战斗,一起赢得胜利。

 

战斗愈发惨烈,正面战场里的三头野兽都已伤痕累累。可王俊凯与王源的伤势明显更加严重,王源被打成了内伤,王俊凯的前腿也被狼王踩断,拖着一条残肢与狼王艰难战斗。狼王虽然也满身血迹,可却都是些皮外伤。再战斗下去,溃败是迟早的事。

又一次的进攻,狼王冲向了受伤更重的王俊凯。王俊凯翻身躲开。

被狼王忽略的王源从背后冲向狼王,尖利的喙刺进狼王的后腿。

狼王再一次将王源甩开,王源被甩到空中,落到地上,溅起一片泥水。

易烊千玺却是注意到,这狼王虽然反应迅速,战斗力强健,可刚刚却根本没有对从他身后攻击的王源有任何防备,思肘片刻,对王源喊道:“王源,调整战术,你从空中突袭他!”

接着,又对着王俊凯喊道:“王俊凯,不要和他正面冲撞,你保存体力,防守为主,等他自己露出破绽。”

经过易烊千玺的提点,王俊凯和王源转变了策略,王俊凯和狼王周旋,避而不战。与此同时,王源的空中突袭收到了奇效。这狼王的视野似乎对他头顶和身后有所缺失,王源的进攻虽然不足以完全击垮狼王,却每每都能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或者撕扯掉一块皮,渐渐地,狼王的情绪越来越暴躁。

他的进攻重心渐渐从王俊凯转移到了王源,似乎誓要将这烦人的飞鸟从空中拍死。

他长啸一声,仰起头,愤怒地搜寻王源的身影。

几次攻击脖颈并没有产生预料的效果,王源灵机一动,啄向狼王的眼珠。

利喙刺瞎眼睛,狼王发出一声惨烈的嘶喊,将王源从空中拍到地上,踩到泥里。

王俊凯瞅准机会,跃向狼王,咬住狼王的脖子。

尖锐的牙齿切开颈动脉,鲜血从狼王颈部喷涌而出。

直到确认狼王已经失血过多,必死无疑,王俊凯用头顶开狼王的前爪,衔起奄奄一息的王源,放到一旁的空地上。

体型巨大的狼王“嘭”地一声,倒在地上。

 

王俊凯变成人类形态,抱住了王源。

“源儿,王源儿……”

王源已经虚弱到连人类形态也变不回来了,身体抖动着,鸟喙处喷出一口又一口的鲜血。

Alisa已经冲了过来,将王源的脑袋抱在怀里,泪水一颗一颗打在王源沾满泥水的黑色羽毛上:“王源……别吓我……”

她抽泣着,看到走过来的易烊千玺,连忙抓住易烊千玺的衣袖:“千玺,快点……快点治疗他。”

易烊千玺也明白救人时机刻不容缓,跪在王源身前,集中精力,将他所能输出的最大治疗技能灌注在王源体内,却发现,尽管王源身体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可吐血的症状,一点也没减轻。

易烊千玺不可置信地望向自己的双手。

“不可能……”易烊千玺喃喃,“不可能的……”

对于自己的治疗能力,易烊千玺一向十分自信。不管在战场上受了多大的损伤,只要给易烊千玺一分钟的治疗时间,易烊千玺都可以让病人的体力恢复80%,伤口治愈60%以上。可眼前的情形,易烊千玺的治疗就像在大海里扔了一颗石头一般,微乎其微。

Cain已经蹲在狼王的尸体前研究了一会儿,转过头来,回答易烊千玺的困惑:“别再浪费技能了。这头狼王,是头僵尸狼。王源被感染了。”

“难怪。”王俊凯扶着骨折的胳膊,从嘴里发出一声感叹,可额头却是因为伤痛而冒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

易烊千玺见状,连忙将手掌覆上王俊凯的左臂。

半分钟之后,王俊凯身上的伤口完全愈合,手臂也活动自如。

“你感觉怎样?”易烊千玺问他。

王俊凯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回想了一下战斗过程,确认了受伤的位置,说道:“我没有被感染。”

王源就没这么幸运了。尽管易烊千玺的救治让他暂时回复了一部分体力,变成了人类形态,可他的皮肤,渐渐出现了硬化和黑斑。

王俊凯、Alisa和易烊千玺都围在他身边。

Cain似乎并不喜欢这种生离死别的情形,一个人站在离他们5米远的地方,面朝远处。

 

“王源儿……”Alisa捧着王源的脸,哭得稀里哗啦。

腹腔一阵温热,一口血吐出来,王源憔悴的脸庞上露出一丝苦笑:“我……被感染了,是不是?”

王俊凯紧握着拳头,对王源说着:“没事,不就是感染吗?走,我们去找抑制剂,找最好的那种。”

王源拉住王俊凯。

“喂,老王啊……”王源看着王俊凯,佯装轻松地笑着,“我就……我就不陪你继续闯关了……累死我了……”

“王源儿!”王俊凯当然明白,王源根本不是嫌累,他这么说只是怕大家伤心,“你就躺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找到抑制剂,马上回来。”

王源只是面色苍白地摇了摇头:“寻找抑制剂……会浪费……浪费太多时间和精力……得不偿失……我背包里还有两餐的食物,留给你们……别说你源哥……别说你源哥我不仗义……我他妈饿得半死……才……才吃了一餐的食物……”

说罢,王源儿颤颤巍巍地摸到手臂上的手环,按下了退出键。

随着一阵电磁流的滋滋作响,王源消失在了游戏场景里。

“王源儿……”王俊凯怔了一会儿,看着王源留下来的背包,吸了吸鼻子,“谢谢你,兄弟。”

 

在众人与王源道别的工夫,Cain走到狼王尸体旁边,默默等待系统刷新。

几秒钟后,狼王的尸体变成了三个四四方方的肉块。

三天的口粮。

分配肉块时,Cain犯难了。

三块肉,四个人,怎么分?

Cain正思肘着,Alisa开口了。

“既然王源儿已经退出了,这个场景里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也退出。”

“Alisa,如果你信任我们,王源不在了,我们也会尽力保护你的安全的。”王俊凯对Alisa说道。

Alisa苦笑了一下。

“王源不在,我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呢?”

她将背包交到易烊千玺手上,从怀里摸出随身物品——陶埙,交给易烊千玺:“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你还是拿着吧。”

“嗯。”

“再见。”Alisa朝王俊凯、王源和Cain挥挥手。

“再见。”

Alisa按下退出键,人物从场景中消失。

易烊千玺手中的陶埙也一并消失了。

他掂量着Alisa的背包,又看了看空空的右手,说道:“看来,游戏里分配的资源不会消失,而从游戏外带进来的道具却是会随着主人一起不见。”

“我们现在有多少食物?”王俊凯问道。

“战斗获得的猎物,加上王源和Alisa留给我们的食物……”易烊千玺算了算,“可以撑三天了。”

王俊凯神色复杂,不知该喜还是悲。

他们的食物增加了,暂时不会因为食物不足而饿死了。

可却是失去了王源和Alisa两位盟友,让历练变得更加艰难。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还在为王源和Alisa的离开而惆怅,不曾料想Cain也会离开他们。

三人往北走了3公里,眼前出现了一个Y型岔道。

一条通往北边,一条岔向东方。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自是毫不迟疑地继续往北走,Cain却是踏向了往东的那条小路。

“Cain?”易烊千玺注意到Cain离他渐行渐远,提醒道,“北面之城在正北方。”

Cain不以为意:“我有我的事情。我跟你们不同,我又不是来闯关的。”

“嗯?”易烊千玺愣了一下。

Cain回过头来,想了想,朝易烊千玺说道:“保重。”

易烊千玺这才明白,从强制Evans选择这个场景,到往东而行,Cain的目的,从来不是为了获得游戏的胜利,而是在这个场景里,有他想要的人或物,或者想要完成的事情。离开Evans,陪着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战斗一程,已经是Cain的友情之举。

摸到身后的背包,易烊千玺将Alisa留下来的背包递给Cain:“食物你也多拿一份吧。”

王俊凯见易烊千玺居然要把王源和Alisa好不容易省下来的食物送给Cain,连忙制止:“千玺,这是王源和Alisa留给我们的。”

Cain看了一眼王俊凯。

他并不生王俊凯的气。并且他也知道,王俊凯并不是吝啬这两餐食物。

他倒是觉得,王俊凯吃起醋来,挺可爱的。

只是啊……

Cain又望了一眼易烊千玺。

这家伙,对待其他人和事,细腻而敏感,怎么对于王俊凯的感情,迟钝得像个傻瓜呢。

“不用了,我比你们更加知道如何在这个场景存活。”

Cain拒绝,易烊千玺也不再坚持。并且易烊千玺也完全明白,Cain所言非虚。

“谢谢你,Cain。祝你心想事成。”

Cain难得地露出微笑,就转过身,继续往东走去。

 

雨终于小了一些,可前路依然不见光明。

王俊凯在前面走着,易烊千玺跟在身后。

两人默默地走了许久,易烊千玺突然察觉,王俊凯伸过手来,握住了他的手。

易烊千玺下意识想缩回手,王俊凯却是握得更紧了。

“喂。”易烊千玺冷着脸,在王俊凯身后凶了一句。

“我怕你走丢了。”王俊凯小声说着。有点心虚,又有点任性。

易烊千玺突然就心软了下来。

在这漫天的雨幕里,天是冷的,地是冷的,雨是冷的,衣服是冷的。

只有王俊凯的手心,是热的。

算了,牵着就牵着吧。

易烊千玺放弃了抵抗。

 

在黑暗里走了几个小时,仍然找不到歇脚的地方。

易烊千玺全身冰冷,不停地打着摆子,双腿灌铅一般沉重。

王俊凯也是精疲力竭,头昏脑涨。

“不走了不走了。”王俊凯回过头来看着易烊千玺,委屈巴巴。

“我也走不动了。”易烊千玺叹了口气,愁绪爬上眉头,“可是,附近也没有躲雨的地方,睡哪儿?”

王俊凯也愁眉不展。想了半天,灵光一闪,对易烊千玺说道:“睡我怀里。”

易烊千玺瞪大眼睛看着王俊凯,怔了3秒,一脚踹在王俊凯腿上:“王俊凯!”

 “易烊千玺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呢。”王俊凯长长地叹了口气,变成野兽形态,侧躺在地上。

易烊千玺疑惑地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伸出前爪,将易烊千玺轻轻抱过来,放在自己肚子上,然后将前爪放在身前。

前腿肌肉撑开,形成一个小型帐篷,遮住了易烊千玺头顶落下来的雨水。

而令易烊千玺感到意外的是,他躺着的地方,也就是王俊凯的肚子,居然是干净的、蓬松的、温暖的,就像躺在生了火的壁炉旁的沙发上一样温暖翔实。

“唔……”易烊千玺好奇地摸了摸王俊凯软软的肚子。

王俊凯没有在意易烊千玺的小动作。他只是拢了拢身体,确认易烊千玺整个人都在他的怀抱里,不会遭受风吹雨淋后,就满意地将脑袋搁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王俊凯杀了狼王,身上沾了狼王的血味,其他野兽不敢靠近,这个夜晚应该是安全的。

 

万籁俱静的深夜,只有雨,小声而细碎地下着,像是一首舒缓的摇篮曲。

这样的雨夜,这样的相依为命,相互取暖,人的情绪似乎也随着雨水倾泻。

“王俊凯。”

王俊凯迷迷糊糊间,听见易烊千玺唤他名字。变成野兽形态的王俊凯不能说话,只是从鼻腔发出一声轻轻的哼唧,示意易烊千玺:我听见了。

“有你真好。”

“嗯?”

将要入睡的王俊凯被易烊千玺一句话撩得瞬间清醒,睁开眼,看向怀里的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枕着王俊凯的肚子,蜷在王俊凯怀里。闭着眼睛,呼吸均匀。王俊凯分不清那是醒着的道谢,还是梦里的呓语。

可是啊——

王俊凯重新躺回地上,闭上眼睛。嘴角上扬,一只凶猛的野兽脸上没出息地出现了小猫一样幸福微笑的小表情。

有你也真好,千玺。

抱着你,就好像拥有了整个世界。

我喜欢保护着你,就像你当初保护着我一样。

 

——tbc

评论(127)
热度(586)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