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十九)

(十九)出局

清晨的科尔马小镇,宁静、安详,像是一只藏在法兰西东南部深处无人打搅而蜷缩浅眠的猫。婉转的鸟鸣从远处的森林里幽幽地传过来,时光似乎被无限拉长,叫人不知今夕何年。金色的阳光从冬日的白雾里穿透,落在易烊千玺卧室银白色的被单上,织出一道斑驳而温柔的光影。

卧室的主人公醒了,却并没有起身,而是侧身躺在床上,眉目醇和地看着眼前还在熟睡的王俊凯。

是梦吗?可眼前的人儿触手可及,脸上的绒毛,鼻尖的呼吸,都那么真切。

可这又算不上现实。他们不在真实世界,只是在虚拟场景里,执行一次由电脑模拟出的虚拟任务。

身处在真实与梦境的交接地带,一切似是而非,亦真亦幻,时空的错乱反而能让人忘掉羁绊,真情流露。


易烊千玺伸出右手,指尖触到王俊凯的额头。

王俊凯没醒。

易烊千玺又顺着王俊凯的鼻翼,摸了摸他秀气的鼻梁。

王俊凯依旧没醒。

他换了衬衫,衣服是奶白色,纹路里走着若有似无的金丝。精致的脸庞半掩在郁金香花苞一般的领子里,在素色衣服和床品的衬托下,黑色的睫毛显得愈加浓密纤长。

“明明属性是个五大三粗的哨兵啊,怎么长得……这么漂亮?”

易烊千玺心里小声嘀咕着,牙齿轻咬着下唇,忍不住想要上手摸一摸王俊凯长长的睫毛。

当易烊千玺的指尖移到王俊凯的睫毛时,王俊凯醒了。

“千玺?”

王俊凯说话时呼出的热气飘到易烊千玺掌心,易烊千玺慌乱地收回右手,从床上弹了起来。

“你也醒了?那快点穿好外套去吃早餐吧。”

易烊千玺一起身,王俊凯就在他身后“哎呀”了一声。

易烊千玺转过身来,问道:“怎么了?”

王俊凯举起左手,指了指跟易烊千玺右手连在一起的红绳:“你可是走得轻巧,倒是先帮我解开啊。”

“……sorry。”

易烊千玺坐到床边,替王俊凯解下红绳。

王俊凯一双桃花眼含情脉脉地盯着易烊千玺,易烊千玺专注地盯着红绳,王俊凯愣是没逮到半个眼神交流的机会。

“好了,解开了。”解完绳子,易烊千玺也没做片刻停留,从椅子上拿起自己的外套,披上之后走出房门,“你穿好后就出来,我在走廊等你。”

王俊凯眼含春色地盯着易烊千玺的后脑勺,直到易烊千玺从门口出去了,整个人消失在王俊凯的视野里,王俊凯才嫣然一笑,一边穿衣服一边自语——

“早知道就应该多假睡一会儿。”


王俊凯的外套就搁在床头柜上,他穿好外套,整理袖子的时候,发现袖口上有一处青色的草渍,搓弄了几下还留在袖口。

“想来应该是昨天找那个奇怪女声的时候,袖子沾到了草皮。”

尽管是白天,想到昨天那个场景,王俊凯还是浑身一哆嗦。

他甩了甩头,让自己不要再想昨天的事情。这个地狱模式任务里出现的诡异场景多如牛毛,每一个都想透的话那是要把自己逼疯。

王俊凯穿完外套出来,就看到了王源和Alisa。

王源和Alisa也早早地醒了,两人和易烊千玺聚在一起,正在讨论着什么。看到王俊凯出来后,两人招呼王俊凯加入讨论。

“你们昨晚有没有听见支线任务?”

Alisa好奇地询问大家。

王俊凯点了点头。

易烊千玺的目光扫视着斯特斯尼庄园。那些白色的魂魄安静地待在墙角,看起来也并没有什么危害。

视线从远处收回来,易烊千玺加入话题:“嗯,听到了,‘寻找Diamond的童年’。”

“那我们要不要去做支线任务?”Alisa开门见山。

王源刚想回答,Alisa突然举起右手做了一个STOP的手势:“等等……”

Alisa的目光先是落在王俊凯身上,又看了看王俊凯身边的易烊千玺,最后将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易烊千玺的卧室房门上。


“完了……”王俊凯预感大事不妙。

果不其然,Alisa的目光从易烊千玺卧室房门收回来后就脱口而出,“你们昨天睡一起?”

王源儿用惊讶的眼神望着王俊凯。

——哦,不不不,应该是惊喜。

满眼的“老王你终于拱到了你的小白菜了呀”的欣慰感。


王俊凯平日里脸皮比城墙还厚,对于外界的攻击那都是镜面反弹,不往心里去,可这次却是“唰”地一下羞红了脸,着急地解释:“不不不……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跟千玺……我们是……纯洁的革命友谊……”

王源儿一脸的坏笑:“嗯嗯嗯,我知道……特别纯洁……”

Alisa躲在王源儿身后,笑得眼睛都没了:“那我只能恭祝二位革命同志,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啦……”

王俊凯白皙的脸庞红成了猪肝。他倒不在乎自己的面子,可是他知道易烊千玺的性子,远离是非,不蔓不枝,这莫须有的罪名落到易烊千玺头上,易烊千玺会怎么想?


“事实上,这几天,我们一直睡在一起。”

就在王俊凯脑子已经乱成浆糊时,易烊千玺突然开口。

“这个场景里有自杀陷阱,王俊凯遇到过,差点送了命。我让他过来跟我一起睡,以免发生意外。”

易烊千玺语气平静地说出这两句话,睫毛微垂的眼眸间依旧神色淡然。

王俊凯惊喜地回过头来,为易烊千玺突如其来的解围,也为易烊千玺善解人意的体贴。

“好了,我们回到正题吧。”易烊千玺淡淡地说着,将跑偏的众人拉回正轨。

王俊凯站在易烊千玺身边,盯着易烊千玺粉红的耳朵,脸上努力保持着平静,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回到要不要做支线任务的讨论上,王源笑着耸耸肩:“我都没意见,你们决定就行。”

王俊凯的眼神落在易烊千玺褐色的眼眸上,轻问:“千玺,你觉得呢?”

易烊千玺思考了一阵,抬起头,看着大家:“我觉得,这是我们四人的第一个任务,不宜太过冒进。完成本轮场景的难度本身已经很大,支线任务不仅会增加难度,还会分散我们调查主线任务的精力,到时候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得不偿失。我的意见是,不做。”

易烊千玺说话的时候,王俊凯在一旁暗暗点头。他和易烊千玺的考虑基本一致,听完易烊千玺的意见,也附和道:“嗯,我也同意千玺。”

Alisa长吁一口气:“太好了,我还生怕你们两个连支线任务也不放过呢。我倒是无所谓胜负,我跟王源是外援,实战结果不影响我们的绩点。但是《rescue her》这个场景太渗人了,哪哪都透着股诡异劲儿。那好,我们完成主线任务就回去吧,下一场再做支线任务也行。”

王源点点头:“行,那我们就这么定了,全力以赴完成主线任务,解救Diamond。”


提到Diamond,王俊凯脑海里不禁浮现出昨天见到Diamond时她小小的身影,海水一般深蓝色的眼睛,以及那一颗颗落下来的眼泪。

“昨晚,我见到Diamond了。”王俊凯冷不丁冒出一句。

其他三人一愣,Alisa连忙问道:“人呢?你把她安置在哪里了?”

王俊凯懊恼地摇了摇头:“没有,她又莫名其妙地跑走了,等我回头她就不见了。不好意思,都怪我没看好她。”

“没事,不是你的错。”易烊千玺低着头安慰了一句,继续正色问道,“昨天我忘了问,刚刚想起来,Diamond有没有和你说什么特别的话?”

王俊凯想了想,摇头:“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昨天我问Diamond,为什么不离开丝尼斯特庄园,她回答我说,她离不开庄园。”

Alisa听了这句话,心生感伤:“Diamond从小生活在丝尼斯特庄园里,没怎么接触过外面的世界。哪怕现在物是人非了,也还是留恋这片她出生和成长的,曾经给过她童年无数美好回忆的庄园吧。”

易烊千玺却是听到王俊凯的陈述,抬起眼来,看着王俊凯的眼睛,无比认真地确认:“Diamond说她离不开庄园,说的是‘I won't’(我不愿),还是‘I can't’(我不能)?”

王俊凯听到易烊千玺的问话,面露疑色:“有区别吗?”

“嗯。”易烊千玺严肃地看着王俊凯,似乎怕王俊凯错过他话里的每个字,放慢语速,一字一句说着,“王俊凯,这很重要,请你仔细回想一下。”

王俊凯思绪飘回到昨晚,眼前浮现Diamond那双斟满泪水的天蓝色眼睛。注意力移到下方,王俊凯看清了Diamond嘴里吐出的词汇。

“她说的是,‘I can't'。”

 

“Diamond有难。”

 

易烊千玺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

“何以见得?”Alisa一边不愿相信地摇头,一边询问易烊千玺原因。

易烊千玺耐心解释:“如果Diamond是你们所说的情况,只是因为从小到大与世隔绝,熟悉斯特斯尼庄园,不熟悉外面的世界,那么她是‘不愿’离开庄园,这个可以理解。可是,她用的是‘can't’,不能。不能离开庄园,那代表着,一定有什么东西困住了她,让她无法走出斯特斯尼。”

易烊千玺这么一解释,三人立马明白,联系到前因后果,只觉得困住Diamond的“那东西”十分强大。

强大到什么程度,四人不敢深究,Alisa一句话倒是点醒了大家:“那还想什么想,先找到Diamond再说!要是Diamond被害,我们这个游戏直接game over. ”

四人打算分头去找Diamond,却听到楼下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哥哥。”

 

王俊凯打了一个激灵。

这声音他耳熟。这称呼他耳熟。

——不就是Diamond么?

“Diamond?”

 

四人从栏杆处探出头,就看到Diamond站在进门口的客厅中央。她今天换了一身绛红色的丝绒小礼服,手上却还是一如既往地抱着她的布娃娃。

她身边站着几个人,四人也十分熟悉。

胖胖的卡特警官,高傲的klye、Evans,还有万年不变的冰山脸Cain。

 

卡特警官手上还拿着一叠卷宗,朝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挥手。原来昨天易烊千玺和王俊凯一行人拜访了Patrick警长后,警长就立刻派人把话带给了卡特警官,所以今天卡特警官过来斯特斯尼庄园时,也特意把斯特斯尼枪击案的所有相关资料也带了过来。

Diamond听到王俊凯的声音,转过头来,在视野里搜寻到了王俊凯,脸上露出一丝放松的微笑。

王俊凯也对着Diamond微笑。虽然只见了两次面,并且两次见面都是来去匆匆,可是王俊凯对这个小丫头却是十分喜欢,看着Diamond圆圆的苹果脸和清澈的蓝眼睛,王俊凯觉得自己的父爱都满溢了出来。

Diamond身子往前倾,看样子是要奔向王俊凯一行人,胳膊却被klye给拉住了。

“噫噫噫,小妹妹,你要去找谁啊?你刚刚在叫哥哥吗?我不就是你哥哥么。”

 

王俊凯加快了步子,走到klye面前时,一脸不加掩饰的嫌弃:“Klye,放开,你别拽疼了她。”

Klye放开Diamond,Diamond就跑过来,怯怯地躲在王俊凯身后。

Klye轻声嗤笑了一下:“行行行……你魅力大,你招人喜欢,行了吧?这种小事,我不跟你计较。我还是想想怎么完成模拟任务了回到真实世界吧。”

他又伸了个懒腰,眉头皱起来,不耐烦地抱怨:“这破石头房子,又湿又冷,住得真他妈难受。”

 

卡特见众人都到齐了,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先生、女士,我有个事情要宣布。”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卡特。

“那个……不好意思,Patrick警长说,他并没有收到伦敦警局派遣了两支小分队过来调查的通知。”

 

众人一惊。

王俊凯更是不爽——这莫非是游戏出现了bug?明明就是两队人马进入了同一个场景,系统是吃屎吗,没有及时调整游戏里的其他NPC设置?

易烊千玺虽然感到疑惑,但还是沉下心来,耐心等卡特警官讲完。

 “我们警长说,调查枪击案,留一个调查组就行了,没必要大家都挤在这里。法兰西共和国还有很多疑案等着各位警探们破获呢。”

听到这里,众人算是明白了。系统并没有出现Bug,NPC的表现也是剧情之一——卡特警官这是在逐客。

换句话说,两队人马,只能留一队。

这是本场实战里的关键剧情,关系着两队人马到底谁去谁留。

Klye立马将警戒的眼神投向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他们。

易烊千玺倒是不在意klye和Evans的敌意,他的眼神无意地扫了一眼,发现一个人的表现挺有意思——在这针锋相对的时刻,Cain居然洗了个苹果在那里津津有味地吃着,整一个“吃果群众”,表情淡漠,置身事外。

 

“卡特警官,请问科尔马警局决定留哪一只队伍?”

扫视了一圈后,易烊千玺转过头来,用沉稳的音色向卡特警官询问。

 

Klye表情明显紧绷了起来,Evans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两人围在卡特警官身边,急切地表明着自己的立场:“卡特警官……你看我们的装备,我们的实力……绝对可以在最短时间内破案……他们……他们就是个草台班子……”

卡特警官被Klye和Evans左右夹击,吵得一个头两个大,在混乱的状况下拨开两人,扯着嗓子声明:“留哪队,我说了不算,Diamond小姐决定!”

 

“Diamond?为什么是那个小丫头片子?”Klye听到卡特警官的话,愣了一下,不满地追问。

“因为Diamond小姐是这起枪击案目前为止唯一的当事人。枪击案发生的时候,Diamond小姐也在现场。这起案件我们能找到的线索很少,而Diamond小姐的口述就对破案十分关键。Diamond小姐能回忆出多少内容,能叙述出多少细节,大大影响着破案的进度和精度。所以,Diamond小姐决定和哪支队伍合作,我们科尔马警局就决定让哪支队伍留在斯特斯尼庄园继续调查。有问题么?”

说完这段,卡特警官蹲下身来,对Diamond说道:“Diamond小姐,您决定,要哪支队伍继续陪你调查?”

 

Diamond转过身,面向王俊凯、易烊千玺一行人和klye、Evans一行人。

王俊凯很想让Diamond选他和易烊千玺这一队。最大的原因并不是想赢Klye和Evans的胜负心,而是王俊凯十分熟悉Klye和Evans的本性——当他们需要Diamond的时候,Diamond或许还是他们捧在手心的小公主;可万一遇到个紧急情况,Klye和Evans要向Diamond找线索,而安静内向的Diamond没有敞开心扉,如数相告,那时候Klye和Evans会为了争取时间和赢得胜利对Diamond说出什么威胁之词,做出什么伤人之举,王俊凯不敢细想。

可此时此刻,即使心里有千言万语,王俊凯还是选择了沉默。

——这是Diamond的选择,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理由进行绑架或威胁——哪怕是以爱的名义。不管最后Diamond选择了谁,王俊凯也会尊重她的决定。

易烊千玺、王源和Alisa也在一旁安静地等候。

 

Klye和Evans抓耳挠腮地想要找些话头跟Diamond套近乎,但无奈两人连Diamond都没见过,不知道Diamond的喜好,更遑论如何投其所好了。虽然焦急,却也不得不闭了嘴乖乖地站在一边。

Cain还在餐桌旁吃苹果。他吃完了一面,将苹果翻了一面,继续啃另一面儿。

 

“请你们两支队伍,每支送我一份礼物。”

沉默许久,沉默到斯特斯尼庄园里只剩下细小的风声,Diamond突然开口。

 

“啊?”听觉敏锐的王俊凯首先捕捉到了Diamond的声音,可是听力S级的王俊凯也不得不怀疑自己听错了,“Diamond让我们两个队伍每个队伍送她一份礼物?”

他偷偷靠到易烊千玺身边,对易烊千玺耳语:“这游戏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千玺,你说这是什么个情况?”

易烊千玺咬着唇,细细思索着,末了,低声对王俊凯说道:“我想,Diamond是想知道,谁是真的关心她,帮助她。”

 

一旁的Klye听到Diamond提出的意见,神情突然就放松下来,嘴角还带上了一丝愉悦的笑意。

“原来是要礼物啊。还好我有所准备。”

他神采飞扬地朝卡特和Diamond鞠了个躬,“我去一趟二楼拿礼物。各位,请稍等,容我去去就回。”

 

1分钟之后,Klye从二楼折了回来,脸上还带着势在必得的笑容。

“没有女孩儿能拒绝这件绝美的礼物,就像鱼不会拒绝水,鸟不会拒绝天空。”Klye举起右手,摊开掌心,一顶镶嵌了无数颗钻石的王冠在他手上熠熠生辉。

“是‘眼之光!’”Alisa尖叫起来。

“眼之光?”易烊千玺不明白作为见惯了珠宝首饰的富家千金Alisa为何对这顶王冠如此着迷。

“对,世界上最昂贵的首饰,上面镶嵌着324颗色彩缤纷的钻石。尤其是皇冠中间那颗粉红色的宝石,更是价值连城。听我父亲说,眼之光辗转流落到了阿波罗城邦,阿尔忒弥斯的人们只闻其名,从未见过它的真面目,想不到在这个场景里居然出现了这件神奇的物品。哪怕知道是游戏里模拟出的物品,还是美得让人惊艳啊!”

Alisa看得眼睛都直了。而易烊千玺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也不可避免地被“眼之光”深深吸引了。

每颗钻石都是品质卓越,颜色纯正,净度一流,连切割工艺也鬼斧神工,钻石本身的品质加上工匠高超的技艺让每颗钻石不管从哪个角度望过去均呈现出璀璨而夺目的光芒。

 

Kyle将“眼之光”王冠戴在Diamond头上,低头亲吻了一下Diamond的手背:“尊敬的Diamond阁下,请让我成为保护你的骑士。”

Diamond却并未如Klye预料般狂喜,她只是安静地抿着嘴,伸手摸了摸头上的王冠。

Klye心想Diamond只是害羞。在这个场景里,Klye觉得自己真是走了大运,选对了道具金条不说,还恰巧在来科尔马的路上碰见了“眼之光”拍卖。那些乡巴佬不清楚“眼之光”的价值,Klye出价50根金条就把在场的其他人都给震慑住了,结果这买来的王冠刚好用在了关键剧情上,Klye自己都忍不住佩服自己。

将王冠送给Diamond,从Diamond身前走回来时,Klye看向王俊凯的眼神都变成了怜悯和不屑,那眼神明明白白地说着:说过了,麻雀就算飞上了枝头,依旧是麻雀。你王俊凯就算以全国第一的身份进入了卡俄斯,可看到了么,你依旧是loser。一个乡下来的臭小子,跟我斗,你有资格么?

“王俊凯,你有准备给Diamond的礼物吗?”易烊千玺凑到王俊凯耳边,悄悄问他。

王俊凯苦笑着摇摇头。

王源上上下下摸着身子,好像摸着摸着就能摸出什么物品来似的,口中还念念有词:“哎,你说Diamond喜不喜欢喝酸奶啊?要不我上楼给Diamond拿瓶酸奶过来?”

Alisa嗔怪地打了一下王源:“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是个吃货啊!”

 

王源“自摸”的举动倒是点醒了王俊凯。

王俊凯灵机一动,对易烊千玺说道:“我有个主意,成不成功我不能保证。”

还没开始劝说易烊千玺接受自己的意见,易烊千玺直接说道:“你去吧。”

“千玺……”听到易烊千玺的话,王俊凯喜出望外,抬头想感谢易烊千玺的信任,易烊千玺已经将目光投向了远方。

“还真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啊……”王俊凯笑着自语,“真是一点也没变呢……”

 

王俊凯走到Diamond身前,蹲下来,用微笑的目光平视着有着一双忧郁蓝眼睛的Diamond。

“Diamond,这些年,一个人,很孤单吧?”

Diamond睫毛垂了下来。

王俊凯轻轻牵起Diamond冰冷的小手。

“哥哥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啊,也很孤单。我的同学们不愿意跟我玩,我常常一个人坐在窗台边,看着太阳缓缓沉入海洋里。”

“后来,我发现了一个能帮助你抵抗孤独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Diamond安静地摇了摇头。

王俊凯从口袋里拿出耳机MP3一体机,将两个耳麦轻柔地放进Diamond的耳朵。

 

There was a time when I was alone
Nowhere to go andno place to call home
My only friend wasthe man in the moon
And even sometimeshe would go away, too

……

 

Diamond冰冷的眼睛慢慢变得温柔。

一曲终了,王俊凯问Diamond:“好听么?”

Diamond依旧抿着嘴,但眼睛看着王俊凯,下巴小幅度地点了点。

“小时候,我跟你一样是个安静内向的小孩子。我怕黑,怕鬼,也害怕孤独。那时,我的妈妈对我说,我们每个人都生来孤独,但我们要学会和孤独做朋友。

她怕我晚上睡觉的时候觉得孤独,就给我买了这个东西。听着音乐入睡,就真的感觉不那么孤独了呢。

后来,我有了许多的朋友,还有一个特别特别好的室友,我觉得很幸福很幸福。

Diamond,请相信我,孤独只是暂时的,我会带你走出斯特斯尼,我们一起飞向充满欢声笑语的梦幻岛,好不好?”

 

Diamond依旧沉默,可蓝色的眼睛里已经斟满了泪水。

等王俊凯回到他的位置上,Diamond取下王冠,转过头来,对卡特警官说道:“我选他们。”

她的指尖,指向了王俊凯。

 “哇!”Alisa和王源击掌欢呼,王俊凯也是偷偷地瞟了瞟易烊千玺,易烊千玺在冲他赞许地微笑。

 “不……不可能!怎么会选他们!”Klye气急败坏地大叫。

Cain坐在一旁,也不懊恼,只是莫名其妙地笑。

头顶响起实战机械提示音:“Kyle St.Leger、Evans Choo,本轮模拟实战,失败。请按流程有序退出场景。”

所谓按照流程退出场景,也就是保持安静的状态,从实战模拟场景里切换到真实世界中。切换的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不过短短几十秒,等系统完全锁定后,要退出的角色会在场景中闪烁一下,紧接着就消失不见。之后,系统也会更新场景设定,清除被消灭角色对本场景的cookies,更新过后这些中途退场角色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以此保持场景前后逻辑的一致性。

 

王俊凯、易烊千玺、王源和Alisa正在默默等待Klye和Evans的消失,可令四人意象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Klye暴怒,一气之下变幻成了原型——一头体型彪悍的美洲豹,直直地朝王俊凯扑来。

王俊凯被吓懵了。等他意识过来以人类形态跟Klye搏斗不出几秒就会被撕成碎片,想变成白虎与Klye抗衡时,已经晚了——美洲豹锋利的爪子已经扑到了他鼻尖。

易烊千玺也被Klye的举动吓了一大跳。立刻动用全部的精神力想要控制Klye,却发现精神控制对Klye无效——易烊千玺探测到,此时的Klye脑电波极度紊乱——换个通俗的说法,他发疯了。

 

就在王俊凯以为自己要挂了,双手护头,听天由命时,一道白光闪过,片刻间,美洲豹在空中四分五裂,天女散花一般从王俊凯眼前散开,落下来,变成了一堆堆肉块。

“啊!”Klye惨叫一声,紧接着,那些肉块,以及站在一旁的Evans,一同消失了。

场景音响起:“清除角色,游戏继续。”

 

王俊凯惊魂未定,放下挡在眼前的双臂,在视野里搜寻“救命恩人”,这才看到Alisa将那柄削铁如泥的软剑重新系回腰间。

“Alisa,是你救了我?”王俊凯看到Alisa的收势动作,欣喜地对Alise说道。

“都说了我的承影宝剑很厉害,这下你们相信了吧!”Alisa开心地扬着下巴,“是不是超级厉害!”

王源儿反应贼快:“你厉害你厉害,你是巾帼女英雄!”

易烊千玺走到王俊凯身边,扫视着他的面颊,眸子里的关心都溢出了眼眶,视线却还是错过王俊凯的凝视,低声问着:“你没事吧?”

“千玺,我没事。”王俊凯傻傻地盯着易烊千玺俊秀的侧脸。

“那就好。”


Klye和Evans已经完全消散了,易烊千玺随意地扫视了一圈,看到Cain居然还在。

他踟躇了一下,走向Cain。

“Klye和Evans本轮游戏已经出局了。你要不要加入我们。”

Cain从餐桌座位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衣角,轻轻地笑了笑。

那笑容像是浮在冰雪上的冷空气,虽然笑了,却并不让人觉得他是快乐的。

“我是Klye和Evans请的外援。虽然我并不喜欢他们,但是作为外援,我也要遵循契约精神。”

他按下手表上的按钮,说了一句:“I quit。”

几秒钟后,Cain就从场景里消失了。

“不喜欢Klye和Evans,却帮助Klye他们闯关……性格如此特立独行,看样子也不是一个会被金钱收买的人……”易烊千玺盯着Cain消失处的那片区域,喃呢,“Cain,你到底来虚拟现实是为了什么?”


客厅中央,王俊凯蹲下身子来,语气温柔地跟Diamond说话。

“Diamond,这些天你去了哪里?哥哥都找不到你。”

Diamond只是低着头,抱着她的布娃娃,有些紧张地咬着唇,一言不发。

王俊凯颇有耐心地继续跟Diamond交流:“这几个哥哥和姐姐都是好人。他们都很关心你的安危,所以拜托你这几天跟我们一起住在这栋别墅,晚上不要乱跑,好不好?”

Diamond轻轻点了点头。

“那你愿意跟这个姐姐一起睡觉吗?”王俊凯指了指身边的Alisa,Alisa微笑着对Diamond挥手。

Diamond抬头看了一眼Alisa,又轻轻点了点头。

王俊凯大喜,对Alisa说着:“那你先带着Diamond去你房间休息一下吧。我、千玺、王源帮着卡特先生把早餐做好,到时候再把你们叫下来一起吃早饭。”

Alisa牵起Diamond的手,Diamond乖巧地跟在Alisa身边。

“做早餐不用我帮忙吗?”Alisa对王俊凯说着,“虽然我不会做菜,可是帮帮忙,搭搭手还是会的。”

王俊凯笑着摇摇头:“你陪着Diamond,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了。”

“也对。”Alisa牵起Diamond往二楼走,“走吧,Diamond。我们一起去我房间,给你的娃娃做衣服,怎么样?”

Diamond湛蓝色的大眼睛明亮起来:“真的吗?”

“你喜欢啊?那我们快点上去开始吧。”

Alisa提着裙摆,身后跟着Diamond,两人脚步轻快地跑去了二楼。


王俊凯笑吟吟地目送着Alisa和Diamond消失在楼梯拐角,将目光转向站在门口凝神沉思的易烊千玺。

“千玺?”

叫了一声,易烊千玺没有反应,王俊凯又唤了一声。

易烊千玺终于有所察觉,转过脸来,疑惑地看着王俊凯。

“卡特警官在厨房做早餐,我们去帮忙一起做吧。”

“哦……”易烊千玺若有所思地回头看了一眼早已消失的Cain,走近王俊凯,“走吧,我们去帮忙。”

“嗯。”

经过餐桌时,王俊凯逮住了耍小聪明准备开溜到室外准备晒太阳的王源,拧着王源儿的领子就把他拖了回来:“源儿,我们一起去帮卡特警官做早餐了。我知道你最心地善良助人为乐了。”

王源儿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在恣意奔腾:“去他妈的心地善良助人为乐。”

——tbc

评论(494)
热度(745)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