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3.4>

#王俊凯的第二个故事

#哈哈哈你们一定没猜到我更的是七天吧!

#新年快乐!2017年我们一起加油吧!fighting!

3.4 孤独星球(4)

茶杯斟满,故事继续。

王俊凯抿了一口茶,挑着眉毛问易烊千玺:“咦,我说到哪儿了来着?”

“两页纸从Karry的航海日志里掉了出来。”

“嗯,对。”王俊凯又低下头喝了一口茶,带笑的嘴角却是出卖了他内心的欢愉。

易烊千玺何其敏锐,马上捕捉到了王俊凯的小表情,稍一掂量,立马明清,腾地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王俊凯你耍我?”

“哎哎哎,别生气嘛……作为一个作家,我只是想确认我的听众有没有仔细听我讲故事。”王俊凯放下杯子,嘟着嘴眨巴着一双“无辜”的桃花眼,“现在知道了,我的听众在认真听,好开心哦。”

眼见着易烊千玺面露不满几欲发火,王俊凯又接上一句:“我们继续讲故事吧。你不是想要兔子吗?我给你变兔子。”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灯光下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毛茸茸的,撒娇的样子像只小奶猫一样可爱,犹豫了几秒,便安静地坐了下来,摆出倾听者的姿态。

————————————

前文说过,Karry有记航海日志的习惯,从跨入宇航局成为培训学员开始,Karry就保持着雷打不动的每日一篇,除开休眠时间,这些年来日日如此,培训四年,航行六次半,航海日志写完了不下200本。

眼前的牛皮纸日志本,Karry对它像对老朋友一样熟悉。本子A5大小,用A4纸对折装订,每个航海日志均是100页,纸张颜色是柔和的米黄色,每页纸的右下角标着小小的页码。

Karry拿起地上的纸张,脱落的是两页还没写上内容的白纸,页码是靠后的81页(82页)和83页(84页)两页。

航海日志的质量,Karry是知道的,无缘无故不可能自己脱落,如果有两页纸张脱落下来,岂不是意味着——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Karry翻到航海日志前半部分,果不其然,17页和19页不翼而飞了,而不见的17页和19页装订线处出现了锯齿状的缺口。

答案显而易见——有人撕掉了17页和19页,并且将其毁尸灭迹。

17页和19页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吗?

Karry又翻了翻被撕掉的纸张前面和后面的内容,大致确认被撕掉的内容是第七次航海中途某两天的日志。前一天的日志上,Karry看到自己曾写下了“距离开普勒行星还有10小时地球时,明天就能到达。”而跳到两天之后,却是直接变成了“开往B612”。

虽然之后的日志里,详细解释了为什么执行任务地点从开普勒星球变成B612,可是缺了两页纸,Karry总觉得事情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更奇怪的是——Karry根本想不起来那两天发生了什么。

前几天也记得,后几天也记得,单单就是那两天,撞了邪一般地什么也想不起来,就好像有人撬开了他的脑子,把那两天的记忆挖出来丢掉了似的。

 

“怎么回事?”

Karry想来想去,愣是回忆不出那两天发生的事情,指尖无意识地摩挲着锯齿状的撕痕,内心一个更大的疑惑涌了上来。

——在飞船里,只有他一个人。不可能有人撕掉他的航海日志。

——那么,问题会不会出在了B612?

Karry将目光投向了千智赫的卧室。

 

咚咚咚。

门外响起敲门声,千智赫放下手中的书籍,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就瞥见Karry拿着牛皮纸日记本站在他面前。

Karry面无表情,千智赫不明所以,见Karry站着不动也不说话,主动开口询问:“Karry先生,您找我有事吗?”

Karry仔细观察千智赫的表情。

他神色平静,声音柔和,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着真诚而纯净的光芒。

Karry 并不想怀疑千智赫,可是眼下,除了千智赫,Karry想不到第二个嫌疑人。

总不能是自己在外太空里突然发疯把自己最心爱的日志本给撕了吧。

“这本日记,你见过吗?”Karry盯着千智赫的眼睛,问出这句话。

千智赫眼神落下来,认真端详了一会儿Karry手上的日志本,点头:“见过。”

“你见过?”Karry心里咯噔一跳。

“对啊。”千智赫没注意Karry的脸部表情变化,继续说着,“前天我在客厅看MIT课程的时候,您不是在一旁记日记吗?用的可不就是这个本子么?”

听到千智赫的解释,不知为何,Karry心里竟长吁了一口气,可是反应过来,又觉得自己有些意气用事:“我是问,除了我记日记的时候,你还有其他时候看过这本日志吗?”

“没有。”千智赫头也没抬便回答了Karry。

“没有?”Karry又问了一句。

“没有啊。”这会,千智赫头抬起来了,Karry的视野里便闯进了千智赫孩子般纯真无邪的双眸。

那双眼睛,纯净得像蓝天白云下的纳木错湖泊,湛蓝的湖水里不沾染一丝尘埃。

 

“不好意思,打扰了,您早点休息吧。”Karry微微鞠躬,转身往回走。

“Karry先生。”

千智赫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Karry转过身来,看着千智赫。

“化石先生也早点休息哦。”千智赫浅浅地笑着,唇角两颗小小的梨涡若隐若现,“休息不好,容易变老的。”

Karry 噗嗤一笑,心中压抑的感觉顿时减少许多:“那没办法,我比你大几千年,怎么保养还是老人家。”

“Karry先生,我再重申一遍,在相对年龄上,您只比我大八岁。”

Karry嘴角勾起来,向着千智赫说道:“晚安,智赫。”

“晚安,Karry先生。”

 

Karry走回自己的卧室,关了房门,将航海日志放在窗边的写字桌上,躺到床上,想了半天,想不明白自己航海日志上的两张纸跑哪里去了。

窗外,满天的繁星眨着眼睛,基地像沉睡的婴儿一般安静。Karry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星空,就眼皮打架,陷入了睡梦里。


梦中,Karry跌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Karry认出来,那是他熟悉的外太空。飞船前方出现了一片玫瑰色的星云,闪烁着温暖的光芒。

看不到任何特征,Karry却还是没来由地确信,那是Eureka。

Karry眉眼沉了许久,穿好宇航服,走出飞船。

将绳索一端扣在宇航服上,另一端在飞船上扣好,Karry松了磁力锁,飘进太空。

那片星云,就像棉花糖一样,萦绕在karry身边。

“Eureka,我来看你了。”

“Karry。”那片星云居然回应了他。

“Eureka?”Karry喜出望外,“Eureka,我很想念你。”

“Karry,我已经死了。”

“你快乐吗?Eureka?你永远地存在在你最爱的外太空,变成了一朵很美的星云。”

“Karry,我很孤独。”

“孤独?”

“一个人飘在空旷而寒冷的宇宙,没有依靠,也无人倾诉,没有希望,亦没有念想,很孤独。”

Karry感觉到Eureka的伤心攫获了他的心脏,他的心竟然生生疼痛起来。

挣扎间,Karry醒了。

窗外,无数颗星星散发着微弱却温暖的光芒。

Karry起床去客厅喝水,不经意间瞟见千智赫窝在沙发上时盖过的毯子,凌乱地扔在那里,上面还带着千智赫残余的一点体温,突然觉得很安心。

“谢谢你,千智赫。”Karry对着毯子傻傻说着,“能在B612遇到你,真好。”


如果说,在B612上和在飞船上,生活有什么不同,那么,对于Karry来说,B612上的生活显然更加具有人情味——

换言之,更有家的感觉。

种在花圃里的几株玫瑰凋谢了,草莓却是红了起来。

昨天做了噩梦,Karry睡得惊醒,早上早早的就醒了,再睡也睡不着,索性爬起来,在花圃里摘了几颗草莓,洗干净,烤了三片吐司,一片放在砧板上,抹上奶油,放入草莓,叠上一片吐司,再抹上奶油,放入草莓,再叠上一片吐司。沿着对角线切开,黄色的吐司,白色的奶油,红色的草莓,一看就让人很有食欲。

再煎上两个煎蛋,热上一盒牛奶。

准备齐全之时,千智赫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karry先生?”穿着睡袍迷迷糊糊的千智赫,抬眼见到坐在餐桌旁的Karry,惊呼了一声。

Karry抬手看了看手表,心想千智赫这小屁孩生物钟还真是规律,11点睡觉,7点半起床。

“我做了早餐,你没吃早餐吧?一起吃吧。”Karry朝千智赫招手。

“不用不用……”

“我做了两人份。”Karry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千智赫。

千智赫站在原地,略微踟蹰了一下,便对着karry微笑着说道:“那……恭敬不如从命。”

 

Karry首先自己尝了尝早餐,继而满意地点了点头。

牛奶香浓,鸡蛋鲜嫩,三明治酸酸甜甜的口感更是完美无疵。

抬头看千智赫,Karry只觉得千智赫真是一点也不像修理工,他细心地切着三明治,用刀叉将三明治送入口中,动作优雅得像个中世纪的王子。

“好吃吗?”Karry问道。

“嗯。”千智赫点点头。

“评价一下吧。”Karry对千智赫用一个字评价表示不满,便又加了一句。


谁知道,千智赫的评价完全出乎Karry的意料。 

“奶油甜度8.5,草莓甜度3.2,草莓的甜度和奶油的甜度中和,刚好让三明治保持适中的口感,吃起来能让味蕾得到最大程度的愉悦。

鸡蛋蓬松度37.5%,温度38.5度,刚刚好的温度,刚刚好的火候。

牛奶温度27度,口感有点偏冷,但是考虑到karry先生是因为等待我一起开动所以导致热牛奶的时间偏早,所以这也不算错误。

总而言之,这顿早餐十分美味。谢谢karry先生的款待。”

 

说完这些,千智赫抬起头来,冲karry甜甜地笑,却碰上karry一双惊愕又疑惑的目光。

“怎么了,karry先生?我说错了什么吗?”

“基地有温度计吗?”

“有。在电视柜最右边最上面那个抽屉里。”

 

Karry冲到客厅,拿了温度计,迅速地将温度计插到牛奶杯里,温度计显示温度为25摄氏度。

与千智赫所说的27度有两度的误差。但是考虑到拿温度计的时间,千智赫给出的温度实在精准到可怕。

Karry用一种看到鬼怪的眼神看着千智赫,千智赫用舌尖舔了一下吃到嘴上的奶油,瞥到karry的眼神,迷惑地问道:“怎么了?”

“你是怎么知道那些精确的数据的?”

“嗯?”千智赫的眼睛先是闪过一片疑虑,等他想明白了,那些疑虑就像乌云被吹散一般万里无云,“化石先生,虽然我说过,地球还是那个地球,人类还是那个人类,可是我们的时代毕竟差了几千年,科技和教育还是有很大发展哦。”

千智赫站起身来,一边饭后散步,一边对Karry解释:“科技发展到大一统柒年(200000+700年),地球事物秘书长发现我们的语言中存在的许多模棱两可的说法,诸如‘少许,一些,可能,略微’等词汇严重影响自然科学的发展,于是开展了一项便民活动,叫做‘概念量化’,举个例子,厨师炒菜的时候,如果说‘加少许食盐’,那么他几十年的厨师经验有极大可能性不能传承给他人,因为除了厨师,其他人无法知道他所说的‘少许’是多少。但是,通过概念量化,厨师将他在这道菜里要加入的食盐分量用电子秤称一下,比如称出来是0.2克,那么当他把这个经验告诉他人的时候,他人只要在电子秤上取0.2克的食盐,就可以做出咸度适中的佳肴。

也是因为从小到大受到的概念量化的教育,导致我们这一代人对各种数据都十分敏感,通过感官推测食物的温度、甜度之类完全不在话下。我还不算厉害,有些朋友甚至可以通过感官体验,将数字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呢。”

“原来如此。”听到千智赫的解释,Karry恍然大悟。

“不过,概念量化最大的作用还是概率在生活中的普及。量子力学起源于公元1900年,可是过了几千万年,才真正被发扬光大。所以,karry先生如果现在回地球,应该是听不到‘明天有可能会下雨’这样的表述方式了哦。”

“会说,明天降水概率70%。”

“先生真是举一反三。”

“那要多谢千老师引导有方。”

 

千智赫笑了笑,对着中央电脑说了句:“ Gibran,我们吃完早餐了。”

“收到。”客厅穹顶响起洪亮的男中音,然后karry就看到餐桌变换成洗碗台,将餐具及残渣包裹进去进行清洗了。

千智赫从门口取了外套,又带上帽子:“Karry先生,我现在要去修理飞船,您要一起吗?”

Karry看了一眼外面淡紫色的天空,顺手拿起衣架上另一件防风外套:“好的,我也想要出去走走。”

“哦,对了,还有这个。”千智赫拿起两把雨伞。

“今天会下雨吗?”

“嗯,降水概率80%。”

“概念量化。”

“哈哈,是的,Karry先生。”


——tbc

评论(200)
热度(497)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