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十八)

#祝亲爱的屋里千宝生日快乐~

(十八)自杀幻觉

白色的日光,爬过灰色的窗棂,斜照在棕色的床头,风平浪静,河清海晏。

王俊凯睁开眼,打了个呵欠,活动了一下四肢,甩了甩头,从床上爬起来。

王俊凯不恋床,也没什么起床气,但是刚起床还是有些迷迷糊糊,光着脚踩着石头就走到了阳台上,将眼神投向广阔的天际。

今天,立冬,科尔马小镇笼罩在一片浓厚的白雾里,连挂在天空的太阳也被雾气阻隔得只剩下一个朦朦胧胧的轮廓。

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雾气濡湿了王俊凯的真丝睡袍,凉意丝丝入侵,才让王俊凯觉得,或许需要回到房间加些衣裳。

“千玺还没起来呢?”

王俊凯脑子里想起他的室友,眉宇间漫过一丝笑意,转过身准备踱进卧室,突然听到无数呼啸的风声向他飞驰而来。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每个个体声音不大,叽叽喳喳,像是小孩子的呓语,可是你明显能听到成千上万种相似却又不完全相同的声音,叠加起来,并且以一种极其恐怖的速度倾巢而至,光是数量和阵势就让人不寒而栗。

很快,顺着声音,王俊凯就看到了袭击他的东西是什么——

那是一滩白色的光球。跟身后的大雾颜色差不多,要不是它们在飞速的移动,王俊凯或许根本看不见它们。

那些光球,没有眼睛,没有腿,可是排列紧凑,速度一致,千万个光球呼啸而来,像是一个大型的宇宙战队。

那些光球有几个先遣部队,它们比大部队早几秒到来。它们本是冲着王俊凯的方位奔来,还好王俊凯反应迅速地躲开了它们。

先遣部队撞在了墙壁上。王俊凯本来脸上还带着放松的微笑,以为这些白色的光球不过是一些光影,对实物不会造成伤害,可当那几个光球撞在墙上,瞬间就像炮弹一样将灰色的墙壁撞出了几个10公分深的凹孔,王俊凯的神色立刻严肃起来。

更多的光球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王俊凯涌来。

排列得密密麻麻没有空隙的光球像是一堵50米长30米高的墙壁,王俊凯虽然运动能力卓绝,但是想要在一瞬间跳出这面光墙的范畴,成功机会不大。

王俊凯冷静观察了一下地形,发现阳台离地面只有8米左右的高度,地面也是柔软的草坪,跳到地面顺势翻滚,刚好可以从“光墙”的下沿钻过去。

事不宜迟,王俊凯做好准备,爬上阳台,准备纵身一跃,却突然被人拦腰紧紧抱住。

 

眼看着光墙就要打到自己脸上,王俊凯使出吃奶的劲甩开身后的人:“放开,我要跳下去!”

“王俊凯你醒醒,你产生了幻觉!”

 

“千玺?”那熟悉的声音让王俊凯对他身处的世界产生了一丝怀疑。

“嘭”的一声。王俊凯虽然听到易烊千玺的声音,收了力,可易烊千玺还是被王俊凯一开始的反抗动作给甩到了墙上,后背跟墙壁撞出一声闷响。

疼痛从后背弥漫到胸口,易烊千玺有些呼吸不顺,可还是努力提了气,对王俊凯喊道:“你别跳,跳下去会摔死的!王俊凯,不要让幻觉控制了你。”

 

这是幻觉?

王俊凯闭上眼睛,眉头紧蹙,老僧入定,四大皆空。

再睁开眼,大雾消失了。

庄园又恢复了昨日的样子。

再低头看一眼自己准备跳下去的落地点,王俊凯倒吸一口凉气。

这别墅是欧洲古堡风格,第二层楼的阳台,离地面足足有不下20米。

阳台下方也不是刚刚他幻觉世界里的柔软草坪,而是庄园主人修建的一片喷泉水池。

王俊凯准备跳下去的落地点是水池边缘,材质是上好的大理石,从20米跳下去,落在坚硬的大理石台面上,非死即残。

 

“我的妈啊,好险。”

王俊凯揉了揉自己快被砰砰乱跳的心脏冲破的胸膛,想起救命恩人易烊千玺,转过身来,看到易烊千玺倒在阳台角落里,连忙跑过去,扶着他的手臂:“你怎么了?”

易烊千玺这会儿总算把王俊凯那一甩胳膊撞到墙上的气给捋顺了,站起身来,摆摆手:“没事。”

“可是……”王俊凯回忆着刚刚发生的惊险一幕,皱起眉头,“刚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难道没提前预习?”

“预习?预习什么?”王俊凯不明所以。

易烊千玺有些无语地看着王俊凯,嘟哝:“真不知道你这入学等级考试全国第一是怎么考出来的。”

揶揄归揶揄,一秒之后,易烊千玺正色下来,说道:“这是恐怖场景中一项需要引起重视的特殊考验——自杀幻觉。”

“自杀幻觉?”王俊凯双眼放光,显然是对这个新奇的名词充满了求知欲。

“我想这是恐怖片特有的难度加成——虽然我们本身已经处在虚拟场景里,但虚拟主场景里又会叠加幻觉场景,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一个场景里还有嵌套的幻觉场景。而且几乎所有的幻觉场景都来者不善——引诱你走向game over。”

“所以,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只要我不按照场景给我的暗示去做就行了?就比如刚刚那个场景,它让我跳楼,我偏不跳,就安全了?”

“你觉得地狱模式有这么容易吗?”易烊千玺冷哼了一声,对王俊凯的天真可爱表示不满,“如果刚刚那一幕,不是幻觉,而就是主场景,那你不跳楼,岂不是也被歼灭了吗?”

“真是日了狗了。”王俊凯有点后悔选了这个最高难度,“对了,我不是黑暗哨兵吗,不是能屏蔽精神控制吗,怎么还能被幻觉操控?”

“首先,你的屏蔽说的是对向导精神控制的屏蔽,而这些生物并不是向导,你无法屏蔽;其次,你现在是在虚拟现实里,虚拟现实的规则和真实世界有可能不一样,所以你即便在这个场景里被向导精神控制,那也是合情合理的,回到现实世界里找学院投诉也会败诉。”

王俊凯很烦躁地揉了揉头毛,等情绪慢慢平静后,一点点理顺思路:“也就是说,在主场景里,我需要躲开所有威胁;而在幻觉场景里,我要分辨是幻觉还是不是,再根据不同场合做不同反应……啊!脑袋都大了!”

“正因为复杂,所以赢得地狱模式才值100分,所以一开始我是打算先选个中等难度,先熟悉一下规则,结果……算了,既然选了地狱模式,也没什么好后悔的。高风险对应高回报。”易烊千玺眼神沉了一下,想起昨天和Cain的聊天,说道,“地狱模式里,谁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我们在现实生活里积累的经验都有可能是不可靠的,所以,一起努力吧。不管怎么说——”

说到这里,易烊千玺停顿了一下。

王俊凯察觉到易烊千玺的停顿,将脸转向易烊千玺,看着他的脸庞。

易烊千玺的目光从地面缓缓移到王俊凯脸上,在王俊凯一双清澈的桃花眼处落定,拾起之前的话头:“不管怎么说,只要我在,一定会保护你不受伤害的。”

王俊凯眼眸跃动了一下,嘴角慢慢弯了上来。

“千玺……”

 

彼时,王俊凯站在易烊千玺面前,嘴角带笑,眉眼含情。他的背后是一大片浅粉色的朝霞,将一切渲染得温暖而安详。

易烊千玺感觉自己的心就像那深秋的林荫小路,路上铺了一层又一层金黄的落叶。那一层又一层的落叶,是与王俊凯相处以来自己对王俊凯越来越深的欢喜。

他天真,中二,幼稚。

可是他善良,真诚,美好。

 

“时候不早了,去楼下吃早饭吧。”

易烊千玺收回目光,转过身向大厅走去。

“呃……就这样走了?”王俊凯撅着嘴巴,脸上闪现出一抹委屈,“还想好好向你道个谢呢,哼,不听拉倒。”

 

两人换好衣服,走到一楼客厅,Klye、Evans、Cain、Alisa和王源都在了,唯一跟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想象有出入的是——餐桌上怎么摆着王源背包里的速食食品?

在喝牛奶的王源回头看到满脸疑惑的王俊凯,解释道:“你来了?随便吃点吧。卡特警官还没来呢,我们也懒得生火做早餐,就将就吃点速食食品算了。”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对视了一眼,两人默契地打开牛奶纸盒封装口,又从餐桌上叉了几片硬邦邦的培根,放进面包片里夹着吃。

Klye和Evans起初还是板着脸,王源给他们递食物,也高傲拒绝。倒是Cain很自然地接过王源手上的牛奶,说了声谢谢。

不过,在饥饿感的折磨下,最后Klye和Evans还是没忍住,吃了几块面包和巧克力,末了在桌上扔了一块金条,表示两不相欠。

 

吃完早饭,四个人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觉得整个案件目前为止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个名叫Diamond的金发小萝莉,既然她是个大活人,丝尼斯特庄园又大门紧闭,没有钥匙的话,外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那Diamond应该就还在庄园里,当务之急是把Diamond给找出来。

四人将整个庄园分成四部分,每人开始地毯式搜索。

4个小时后,四人在庄园中央碰了头,结论均是——一无所获。

Diamond就好像凭空消失了。

王源、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闲聊着,你一言我一语地探讨着Diamond可能藏在什么地方,Alisa却是少见地沉默着,歪着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王源聊了一会儿,发现Alisa的异样,问她:“Alisa,你是不是发现有什么不对?”

“嗯?”Alisa转过头来,嘴巴张了张,想点头,可又笑着摆了摆手,“没什么……”

“可是我看你一直在思考,是发现了什么吗?”

Alisa摇摇头,表情有些犹豫:“是些小问题……”

“没事,你说吧。”王源鼓励她。

“说了你可不许笑话我。”Alisa叹了口气,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花园里那簇郁金香很难看?”

三人顺着Alisa手指的方向,看向不远处——那是一处花圃,花圃里种植着红色的玫瑰和黄色的郁金香。眼下这个季节,虽然花朵已经凋零,但花瓣还残留在花托上,像是年老色衰的女人舍不得青春的逝去。

“这……有什么问题吗?”王源看了半天,看不出个所以然。

“听说这个世纪的欧洲,因为男主人需要外出经商,所以庄园都是女主人打理的。而这个庄园的女主人还是传说中的大美人,我实在是想象不到这个女主人喜欢的配色如此之土——那红色的玫瑰,配上黄色的郁金香,不是西红柿炒鸡蛋吗?”

“噗!”王源哈哈大笑起来,“你这几天没毒舌,我还以为19世纪欧洲的风把你吹文艺了呢。”

“而且那个摊在中间的鸡蛋,也不成形状,边缘好敷衍,就跟临时移植上去的一样。弄个好看一点的造型会死啊……”

 

——于是,四人忙活了一上午,Diamond没找到,唯一的收获就是丝尼斯特庄园里有一处非常难看的景观,“西红柿炒鸡蛋”。

四人坐在客厅里等着卡特警官的到来,可墙上的挂钟都走到了下午两点,卡特警官还连半个影子都没瞧见。

“这样等着也不是个头啊。要不,我们去警局找他?”王源问王俊凯、易烊千玺和Alisa。

“咱们能出去吗?铁门不是锁着吗?”Alisa疑惑地说道。

“卡特警官昨天把钥匙留下了呢。我估计钥匙肯定不止一副吧,他把他那副带走了,备用的一副就放在大门进门左手边的置物柜的最上层抽屉里。”王源回答。

“那警局在哪儿呢,怎么走?”Alisa又问道。

“我昨天去书房找书时,发现书房书桌上放着科尔马小镇的地图。那上面应该标有警局的地理位置。”易烊千玺思考了一下,便沉稳说道。

“那走。”话刚落音,王俊凯已经大步一跨向着书房走去,“我们已经耗费了一天半时间,却没什么进展,得加快进度,主动出击。”

 

在一楼西侧的书房里,四人还真找到了科尔马小镇的地图——警局就在庄园西南5公里的地方,步行过去大概40分钟,倒也不远。

“去吗?”王俊凯询问众人。

“不去难道等着天黑睡大头觉吗?”王源儿已经迫不及待地走出别墅大门,“速去速回吧,天黑了路可不好走。”

易烊千玺和Alisa也紧跟其上。

王俊凯将地图折叠好,塞进上衣口袋里,也跟上了大部队的步伐。

 

科尔马警局坐落在小镇镇中心,黑色的铁门和白色的楼房,再加上门口站立的穿戴整齐的守卫,使得科尔马警局虽然和伦敦警局相比,虽然规模小了许多,等级低了许多,但精气神却未减少半分。

在报过自己的侦探身份和卡特警官的名字后,门口守卫放了行,四人顺着守卫指示的方向来到警署办公室。

“您好,我找卡特警官。”

推开办公室的大门,王俊凯看到一个头戴警帽的警官,正在低头翻阅着档案,于是礼貌地鞠了鞠躬。

警官抬起头来。

是个看起来比卡特警官还要年长一些的男人,比卡特警官要清瘦,上嘴唇留着胡子,眼神里透着军人的坚毅。

“卡特警官今天休息,我是他的上司,Patrick警长,你们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哦……”王俊凯走过来与Patrick握手,“我们是伦敦过来的警探,负责调查丝尼斯特庄园枪击事件。我叫王俊凯,这三位是我的同时,易烊千玺、王源、Alisa。”

“哦,卡特跟我提过你们。”Patrick友好地与三人握过手后,说道:“欢迎欢迎。四位远道而来的同仁,过来警局,是想查询什么资料吗?”

“有丝尼斯特庄园枪击事件的详细卷宗吗?”易烊千玺问道。

“哦,稍等。”

说完,Patrick走回办公桌,在桌子上找了一圈,神色懊恼:“不好意思,先生们,女士,丝尼斯特案件的卷宗被卡特拿回家研究了。明天他就会来上班了,我让他明天一早就去丝尼斯特庄园找你们,顺道把卷宗也带过去。”

卷宗没找到,卡特也没见到,大老远来一趟,又无功而返,四人脸上都有些失落,但还是礼貌地跟Patrick警长告辞:“那拜托Patrick警长转告卡特了。您忙着,我们先走了。”

“没有帮上忙,还请见谅。”

“您太客气了。”易烊千玺说着。

 

Patrick亲自将四人送到门口,就要离开时,王俊凯随口问了一句:“Patrick警长,您知不知道丝尼斯特庄园里,有个名叫Diamond的小姑娘?”

“哦,您说的那位,是丝尼斯特庄园的Diamond小姐?”

“您知道她?”王俊凯眼睛登时亮了起来。

其他三人也停下脚步。

“知道一些。”

“那请把您知道的,都告诉我们吧。”王俊凯语气真挚地恳求道。

其他三人也点点头。

Patrick警长看着期待着的四人,想了想,回忆道:“庄园的主人,二十年前从外地来到科尔马,建造了丝尼斯特庄园。我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他大概35岁,是一名面貌俊朗的绅士。他称自己为伊顿伯爵。伯爵告诉我除了他自己,还有他的妻子也住在丝尼斯特庄园。我问起女主人的名字,伯爵只告诉我,他叫她Twinkle,意为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亮。后来,我们警方经过核实,知道庄园女主人名叫安娜夫人。起初,庄园分外热闹,伊顿伯爵雇了十多个仆人,照料他和安娜夫人的饮食起居。后来,安娜夫人生下了Diamond,庄园就更加美好了,经常可以看到一家三口在庄园里玩乐的画面。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伊顿伯爵离开了庄园。过了几个月,安娜夫人就将庄园关闭了,不让外人进入庄园。之后,丝尼斯特庄园变得越来越诡异,越来越安静,等我们发现枪声,申请了搜查令进入庄园,庄园里只剩下Diamond,并且,什么也不肯说。”

“Diamond才多大啊,您有没有想过给她找户人家照料?”听完Patrick警长的话,Alisa首先想到了孤苦无依的Diamond。

“想过,也找过,可Diamond谢绝了,她说她不能离开丝尼斯特。”

 

作别了Patrick警长,四人在镇上吃了个中晚餐,走回庄园时,天色已经黑了。

Klye、Evans和Cain折腾了大半天,总算把昨天半夜里熄灭的炉火又重新燃了起来。

王俊凯一行人也借着Evans他们的东风,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

 

离睡觉还有些时间,易烊千玺靠在卧室床上看书,王俊凯不便打搅他,自己搬了一把摇椅,童心未泯地摇着摇椅,看着星星,耳朵上挂着他的耳机MP3一体机听音乐,时不时跟着歌声哼上几句。

就这样安然无恙过了一个小时,闭着眼睛听着音乐快要把自己摇睡着的王俊凯突然发现不对劲。

那不对劲来自于听觉。

从他耳机里,依稀传来一个女子的歌声。

那歌声跟王俊凯MP3里自带的歌曲完全不同,哀婉、忧伤,发声方式像是歌剧。

自己的MP3怎么会有这样一首歌曲?

王俊凯摘了耳机,可女声还是悠悠扬扬地传来。

王俊凯听明白了,那声音不是来自于他的MP3,而是来自于庄园的某个角落。

声音很小,时断时续,不竖起耳朵仔细聆听根本无法发现。

王俊凯这样的S级哨兵尚只能听出丝毫,其他人就更无法察觉了。

“千玺,你有没有听见有人唱歌?”

坐在床上的易烊千玺从书本里抬起头来,茫然地摇了摇头。

果然声音太小,千玺听不见。王俊凯想着。

可他听得见,并且能听出大致方位……

略微踟蹰了一下,王俊凯就打开门向楼下冲去。

 

Lizzie Borden took an axe,

莉琪波登拿起斧头,

and gave her father forty whacks.

砍了她父亲四十下。

When she saw what she had done,

当她意识到她做了什么,

she gave her mother forty-one.

她砍了母亲第四十一下。

 

走出别墅,周身被黑暗与寒冷笼罩,那哀婉的女声再传进耳里,没来由地让人瘆得慌,王俊凯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可作为哨兵的勇敢和作为王俊凯的好奇心,让他一点一滴地向那个声音的来源地靠近。

别墅在视野里慢慢远去,窗口透出的灯光也被晚上的寒气覆上一层朦胧。王俊凯越往前走,只觉得夜色愈加黑暗,而那声音愈加清晰。

 

那声音的来源似乎就在眼前那处庄园角落里,可那角落幽暗得可怕。

王俊凯鼓起勇气,又往前探了几米,那声音却落到了他背后。

嗯?怎么回事?我明明没看到任何人。

王俊凯前前后后走了几趟,声音有时在前有时在后,但一直在一个位置。

所以,“她”就在我刚刚走过去和走回来的两点之间,只是我没看到她?

王俊凯蹲下来,指尖摸着草地,心想,我不能用跑的方式,我得一点一点,慢慢摸,摸到“她”。

 

正当王俊凯一点一点靠近目标,歌声却停了。

一时之间,万籁俱寂。整个庄园,鸦雀无声。

这种突如其来的静寂让王俊凯全身的毛孔都立了起来。

跑回别墅,也就几十米的距离,可这一刻,看着不远处散发着温暖灯光的窗户,王俊凯觉得像在大海里看到波光粼粼的美人鱼一般不真实。

王俊凯在心里暗暗发誓,下一次任务,说什么也不选地狱模式了,太特么吓人了,谁选谁是孙子。

 

“哥哥。”

 

王俊凯以为自己听错了,可身后的人又喊了一声。

“哥哥。”

 

王俊凯头皮发麻,做好了心理准备,回过头来,看到来人,瞬间放松开来:“Diamond。”

Diamond今天穿了一身墨绿色的小裙子,右手依然抱着那个粉色的布娃娃Alecto。金色的小卷发,眨巴着一双天蓝色的大眼睛。

“Diamond,你有没有听见有人唱歌?”

Diamond沉思了片刻,摇了摇头。

“没听见?”

“没。”

 

“完了,我肯定是幻听了。”王俊凯喃喃。

不过,白天找了一个上午没找到Diamond,这会儿好不容易歪打正着撞见了Diamond,王俊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自我怀疑里,马上振作精神,将注意力集中在Diamond身上:“昨天怎么突然就走了,也不跟哥哥们说一声呢?”

Diamond低下头,棕色小皮鞋轻轻踢着草地上的小石子,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可从Diamond的表现,王俊凯知道Diamond是在自责。

这让王俊凯于心不忍,连忙安慰Diamond:“没事没事,哥哥不怪你,只是问一声而已,没关系。”

Diamond又抬起头来,对王俊凯羞赧地笑了笑。

王俊凯走过去,牵起Diamond的手,领着她往别墅走:“来,去别墅烤火吧,外面多冷啊。”

Diamond乖巧地跟在王俊凯身后。

王俊凯一边走一边问Diamond:“Diamond,今天我去警局了,问过了Patrick警长,警长说你不愿意离开丝尼斯特庄园。为什么不愿意呢?”

Diamond停下了脚步。

王俊凯想带她往前走,Diamond却是像被美杜莎看了一眼的船员,直直地定在了原地。

王俊凯转过身来,蹲下身,问Diamond:“怎么了?”

哪知,面色平静的Diamond蓝色的大眼睛里突然滚下来两颗硕大的泪珠:“我不能。”

“Diamond,我知道你从小就生活在丝尼斯特庄园,对外面的世界不熟悉,感到有些害怕。可是,请你相信,只要你敢于跨出第一步,外面的世界会更加精彩的。那里有更多的鲜花,更多的洋娃娃,还有很多和你一样大的小朋友陪你一起玩……”

“可是……先生……我不能……我走不出丝尼斯特……”

王俊凯还想说什么,Diamond突然甩开王俊凯的手,向外跑去,等王俊凯追过去时,已经没了人影。

 

与此同时,王俊凯听到耳边响起了他们初来场景时的机械提示音:

您已开启支线任务——寻找Diamond的童年。


王俊凯将支线任务记在了心里,可脑子里却没空理会它——主线任务尚且像一团毛线一样纠缠不清,更没精力去完成支线任务了。

又一次弄丢Diamond,王俊凯懊恼了一会儿,想起来易烊千玺还在等他睡觉,走进别墅,上了楼,推开易烊千玺的卧室房门,还没来得及呼唤易烊千玺,就被易烊千玺抱了个满怀。

“谢天谢地你没事。”

王俊凯被易烊千玺紧紧抱着,有点发懵,大脑短路了足足3秒,才重新运转,却是塞满了问号——

咦,千玺怎么突然变这么主动啊?这种揩油的事情难道不是我的风格吗?

“我就出去散了个步,我能有啥事啊……对了,我还遇到Diamond。”

“怎么不把她带回来呢?我们还有好多事情要从她那里寻找线索。”

“哎,也不知道我说错了什么,她又像上次一样溜走了。”

“没事,你平安无事就好。”

易烊千玺说完这句话,王俊凯就反应过来,易烊千玺这么紧张,是怕自己出现跟今天清晨一样的自杀幻觉呢。

 

王俊凯垂着眼睛瞟了一眼易烊千玺,看着易烊千玺紧张的样子,心中闪过阵阵暖流。

好感动……王俊凯心中感叹着,千玺这么关怀备至,我也必须投桃报李。

易烊千玺还在单纯地抱着王俊凯的腰,王俊凯想了想,就伸手过去,很自然地搭在了易烊千玺的屁股上。

 

一放上去王俊凯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喜地瞥了一眼易烊千玺的屁股。

他手放在易烊千玺腰臀部时,已经感觉到了易烊千玺纤细的腰肢和紧实的臀部肌肉,这一瞥更是让王俊凯确信,如果创造易烊千玺的神是上帝,那上帝一定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米开朗基罗。

王俊凯心里感叹着,手上一个没忍住,在易烊千玺屁股上捏了一把。

 

易烊千玺从小到大贯彻高冷风格,别说被人摸屁股了,连跟人拥抱都很少,王俊凯这流氓行径一出,立马条件反射似的一把推开,冷着脸说道:“干嘛?”

王俊凯被易烊千玺抱了,又摸了易烊千玺屁股,心里还在蝴蝶飞舞,易烊千玺的质问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一抬头,张口就答:“干啊。”

“……”

易烊千玺被王俊凯噎得半天没回过气来,等王俊凯自己反应过来说了什么,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时,易烊千玺已经拿了本书坐在床上,低下头专心致志看书,理也不理王俊凯了。

 

王俊凯自知理亏,灰溜溜地走到床边,掀起被子一角,钻进去,露个小脸,小心翼翼地喊着:“千玺……”

易烊千玺当做没听见,不理他。

王俊凯又喊了两声,易烊千玺都当耳旁风。

 

王俊凯扯起被子,用被沿盖住他那已经委屈到撅到天上去的嘴巴。

——看来今天是不能抱着千玺睡了。我还是自己乖乖睡觉吧。

 

片刻过后,王俊凯感觉到易烊千玺下了床,耷拉着拖鞋在房间里走动。

王俊凯好奇地睁开眼,看到易烊千玺在窗帘前晃荡,问道:“千玺……你怎么起来了?”

“在找东西。”

王俊凯从床上坐起来:“找什么?”

“绳子。”

“绳子?”王俊凯很是不解,“你找绳子做什么?”

 

易烊千玺找了半天没找到绳子,看到系窗帘用的窗帘绳,解下来,扫了扫长度,差不多合适,走回床边,将绳子一头系在王俊凯左手手腕上,另一头系在自己右手手腕上。

“这样,万一你再出现自杀幻觉,我可以拉着你。同样,如果我出现自杀幻觉,你也可以牵制我。”

 

“千玺……”

原来他在关心我。

原来如果我不醒来,易烊千玺就会暗戳戳地关心我。

王俊凯心都醉了,看向易烊千玺的眼神缠绵缱绻。

目光落回到手腕,摩挲着手上的红绳,王俊凯似乎想到了什么,嗤嗤地笑了起来。

易烊千玺抬起头疑惑地看着暗自傻笑的王俊凯:“笑什么?”

王俊凯抬起胳膊,冲易烊千玺狡黠一笑:“像不像月老的红线?”

易烊千玺一愣,脸上随即浮上一层红晕。

王俊凯桃花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易烊千玺有些气结,狠狠地甩了一下另一端连在自己手腕上的红绳:“王俊凯!”

作为顶级哨兵,王俊凯虽然生就一副纤细的外表,体格却是十分强健,易烊千玺这样拉扯的力度对他来说就跟挠痒痒一样,可王俊凯还没玩够,顺着易烊千玺用力的方向就倒在床上,一脸“痛苦”地哼唧:“哎哎哎,疼……”

易烊千玺一听王俊凯喊疼,立马神色紧张地跑过来,右手握着王俊凯的右手,左手指尖温柔地拨开王俊凯手腕上的绳子:“很疼吗?对不起。”

本来就不疼,被易烊千玺这样轻言细语问候着,王俊凯觉得就算自己是第12级疼痛此刻也被易烊千玺完全治愈了。

易烊千玺拨开绳子后,将手心覆在王俊凯手腕上,用向导的治疗技能帮王俊凯消除疼痛。

——虽然那疼痛根本就是王俊凯的碰瓷。

“不是那儿疼。”王俊凯小声说着。

易烊千玺转过脸来,认真问道:“不是这里?那是哪里?”

王俊凯握住易烊千玺的手指,拉到胸口,让易烊千玺的右手食指指尖抵着他的左心房,然后坏坏地笑着:“感觉这里被丘比特的箭射中了呢。”

说罢,王俊凯就恬不知耻地对着易烊千玺笑成了个叉烧包。

易烊千玺反应过来自己被捉弄,从床上站了起来,狠狠白了王俊凯一眼:“他怎么没把你射死呢。”

“那不好吧,天妒英才啊。”

“那是为民除害。”

 

两人一左一右躺在床上,中间是一条长长的红绳。

哨兵的精力向来旺盛,易烊千玺断定王俊凯这么早肯定不会乖乖睡觉,勒令王俊凯闭上眼睛睡觉。

王俊凯闭了十分钟,偷偷睁开眼,易烊千玺已经睡着了。

他的胸脯微微起伏着,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半侧面的线条柔和又英气。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就忍不住嘴角上扬,笑容绽放。

他痴痴地看了易烊千玺许久,久到上下眼皮开始打架,沉入梦乡时,嘴角还带着残留的笑容。

夜色如水,来不及关掉的MP3里还在播放着歌曲,甜美的女声像一杯热可可在冬日的空气里氤氲——

 

자꾸얼굴이빨개져심장이떨려기분좋아널볼수있어서

脸总是变红彤彤总是紧张只要能看见你心情就很好

미소가예쁜너부드러운말투까지이렇게널바라보다

你美丽的微笑和你温柔的语气每天都期盼你的到来

꿈처럼느꼈던순간너를사랑하게된거야

和你相处的时刻就像做梦一样

너를사랑해서행복해

与你长相守此生很幸福

——《연애의 시작(恋爱的开始)》

 

——tbc


评论(82)
热度(623)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