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十六)

(十六)虚拟现实

当15栋宿舍前的花坛里一簇簇纯白的马蹄莲次第盛开,细雨浸润的土地收敛夏日的燥热,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也迎来了在卡俄斯学院的第二个秋天。

今天是开学日。去年的这个时候,两人还站在卡俄斯的会场上聆听Van Descartes院长的致辞,金色的阳光晒得人有些头昏脑涨。而现在,两人穿着舒适的家居服,悠闲地坐在阳台上,品着鸡尾酒,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尽管都是休息,可千人千色,两个人的不同性格可以从他们俩放松的姿态一览无余。

王俊凯将下巴抵在阳台栏杆上,右手端着一杯色彩缤纷的Tequila Sunrise,一双黑葡萄样的大眼睛滴溜溜地扫视着那些刚从开学典礼回来的脸庞上带着稚气和好奇的学弟学妹们。

而易烊千玺则是一条腿垂着,另一条腿蜷进藤椅里,将Side Car放在手边的米色茶几上,捧着一本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眉目微垂,仿佛世界与他无关。

 

“千玺,不知不觉就大二了呢。”王俊凯看了一阵楼下熙熙攘攘的人流,回过头来,冲着易烊千玺傻傻的笑。

易烊千玺眼神沉稳地落在纸张上,修长的手指压着书页,眉眼未抬,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哦?”

“想不到我们也成为了学长呢。”王俊凯下巴微微抬起,语气里带着掩饰不住的骄傲,“想不到我们也有学弟学妹了呢!”

“王俊凯,这好像并没有什么好自豪的。”易烊千玺低头淡淡说着,“只要你没死,升到二年级了自然就是一年级新生的学长。”

“……”

像一只充满气的气球被戳了一针,王俊凯脑袋枕在栏杆上,朝易烊千玺不满地嘟哝:“易烊千玺你把天都聊死了。你怎么这样啊。”

易烊千玺嘴角弯了一下。

虽然易烊千玺从不挑明,但是事实上他特别喜欢听王俊凯生气时说话的语调,气咻咻的像个炸毛的小猫,急起来说话还会磕巴,连带着混进来许多米洛斯口音。

阿尔忒弥斯大陆有统一的官方语言,各个城市的人交流起来没有障碍,可是仔细聆听,每个城市却各有特色。

盖亚城的人们说话最标准,发音有如贵族,这也是盖亚城遇到其他城市人们时引以为傲的资本。可是易烊千玺不喜欢盖亚城的口音,像是涂了厚厚一层粉底的歌姬,脸庞永远温婉,态度永远恭谦,却难以窥见那白色妆容下真实的喜怒哀乐。

而米洛斯的口音则完全不一样。像海滩上粗糙的砾石,少了修饰和委婉,却多了一份小孩子般的简单和纯真。

“你要是觉得无聊,客厅里有我从图书馆借来的书籍,你可以看看。”

“不看。”王俊凯摇了摇头,“明天就要开始上课了,我得抓住假期的最后一天好好放松一下。”

“王俊凯,你这么不思进取小心智力测试不及格。”

“别忘了我是黑暗哨兵。”王俊凯对易烊千玺笑得阳光灿烂,“别忘了我入学考试分数比你高哦。” 

易烊千玺从米兰昆德拉的世界里抬起头来,白了王俊凯一眼。

王俊凯,入学考试这个梗你一年里用了不下50次,还有完没完了。

与易烊千玺目光一接触,王俊凯不失时机地请求:“千玺我想吃水果。”

两人在宿舍住了一年,慢慢形成了一些不成文规定,比如王俊凯做一日三餐,而易烊千玺负责水果饮料。

既然有了明确分工,易烊千玺也不能推辞。

他恋恋不舍地将书籍放在手边的茶几上,起身往客厅冰箱走,顺口问着:“哪种?”

“菠萝,猕猴桃,西柚……还有火龙果。”

易烊千玺回头,冷冷地看着王俊凯:“你怎么不说冰箱里20多种水果每种都来一点呢?”

王俊凯双手向上,指尖落在头顶,给易烊千玺比了个超大号的爱心:“爱你哟!”

易烊千玺败下阵来,叹了口气,从冰箱里拿了菠萝、猕猴桃、西柚和火龙果,带到厨房去洗切。

半个小时后,听见阳台推拉门被推开的声音,王俊凯一回头就看到了端着果盘走过来的易烊千玺,果盘上四种水果呈扇形分布,每种水果都被细心地切成了一立方厘米大小的果肉。

王俊凯开心地笑着,忍不住由衷赞叹:“易烊千玺你真贤惠。”

易烊千玺琢磨着这夸奖有点别扭:“好好说话,换个形容词。”

王俊凯凝神思考了下,觉得贤惠一词用来形容男生也确实不妥,想了半天,一拍大腿,赞美道:“易烊千玺你真是心灵手巧秀外慧中,我真想娶你。”

“……”

易烊千玺石化了一秒,深深地吸了口气,拿起水果叉,叉了一块菠萝递到王俊凯眼前:“算了你还是别说话了吃东西吧。”

 

彼时,易烊千玺正面朝金色的阳光,穿着白色的针织衫,褐色的瞳孔里有琉璃般的光芒。

兴许是晒了过久的太阳,王俊凯脑子一热就冲易烊千玺说道:“你喂我。”

一秒。

两秒。

三秒。

 

王俊凯看到易烊千玺的脸色越来越黑。

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对易烊千玺说了什么,内心简直翻江倒海般悔不当初。可是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的水,尽管尴尬的气氛像原子弹爆炸后的灰尘一样弥漫了整个世界,王俊凯还是梗着脖子等待着易烊千玺的回答。

“嘭”地一声,易烊千玺将果盘扔在茶几上:“爱吃就吃,不吃拉倒。哪里来的少爷习性。”

说罢,易烊千玺拿起小说,转身走进客厅。

王俊凯委屈地将下巴继续搁栏杆上,无比懊恼。

自己到底中了什么邪,居然指使阿尔忒弥斯首富的儿子喂自己吃水果?

王俊凯对着远方,唉声叹气,阳台上只留下一个颓然的背影。

 

易烊千玺坐在客厅沙发上,阅读着小说,偶尔转过脸去看一眼王俊凯,就看到他在那里仰天长叹,一头柔顺的黑发被他揪成个黑人式爆炸头。

等他看完了整本小说,王俊凯还在那儿悲天悯人。

其实易烊千玺并没有生气,只是他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当时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话,才甩了盘子躲进客厅。

可看王俊凯的样子,大概是误会自己生气了吧。

“这家伙,聪明的时候那么聪明,蠢起来也是蛮蠢的。”

易烊千玺犹豫了一下,就轻手轻脚走到阳台,端起果盘,靠到王俊凯身边。

 

“喂。”

“嗯?”

一脸迷茫的王俊凯侧过头,就看到一块菠萝赫然出现在他眼前。

越过菠萝,是易烊千玺纤细的手指,还有望向远方的一张高冷脸庞。

“趁我没改变主意前,快点吃。”

王俊凯喜出望外,一口咬下菠萝吞进嘴里:“好甜……”

“那猕猴桃呢?熟了吗?”易烊千玺用水果叉在果盘里拨弄,挑了一块猕猴桃,又举到王俊凯眼前。

王俊凯品尝着猕猴桃,点头:“嗯,刚刚好。又甜又新鲜。”

“火龙果呢?”易烊千玺又叉起白色的火龙果果肉。

“好吃……”

“嗯……还剩西柚。”易烊千玺叉起一小块西柚果肉,手停在半空,思索着,“会不会有点苦味……”

“不会不会……”王俊凯怕易烊千玺反悔,伸长脖子凑到易烊千玺面前,咬下他叉子上的西柚,“一点也不苦,好吃!”

……

不知不觉,一大盘水果经易烊千玺的手全部装进了王俊凯肚子里。

望着空空的果盘,易烊千玺陷入了哲思。

本来只打算喂王俊凯一口啊,怎么喂起来完全停不下来,顺手就把一盘水果给喂完了呢。

王俊凯用纸巾擦了擦嘴,察觉到易烊千玺在看他,笑起来,桃花眼眯成了月牙儿,洒着金秋阳光的脸庞上神采飞扬:“千玺你真好。”

所以,还能有什么原因呢?

只怪王俊凯太可爱。

 

新学年的第一堂默契度训练课,当A1班的学生发走进大二的默契度训练厅,发出一阵阵惊叹。

从外观来说,两个训练厅是一样的,都是一个主厅加无数个副厅。可是走进训练厅内部,才发现里面的设施千差万别。

模拟实战的主厅像一个洋葱,横切面是直径200米的圆形,越往上走圆的直径越小,最后形成一个尖。圆筒状的墙壁材质是液晶显示屏,不停地滚动播放着画面,画面里是一些常见的物品,组合在一起却十分怪异,比如围裙和AK47同现,十字架和《道德经》齐飞。主厅摆满了几百个一模一样的白色的老板椅,从尖尖的穹顶上垂下来无数根银白色的金属软管,像一棵巨型榕树垂下来的无数气生根,堪堪地停在椅子上方。软管有粗有细,其中一些管子直径稍粗,下端挂着一个摩托车头盔一般的白色物件。地面是镜面设计,纤尘不染,映照出一个完整的倒立世界。真实、虚幻,交相呼应,一时间时空错愕,让人分不清脚下的是大地还是天空。

唯一让学员们感到有那么一丝现实的熟悉感的,是大二的默契度训练导师依旧是Auther。

他也换了一身装备,全身银白色的、有缓冲气垫设计的制服让Athuer老师看起来像一个宇航员。

“我想大家也都看到了你们的新训练厅。如果你们已经忘记了你们在卡俄斯学院的训练内容,我不介意再重复一次。卡俄斯学院为三年制,其中,默契度训练分为基础训练、模拟实战和真实实战。今年你们是第二学年,所以我们的默契度训练的方式是模拟实战。”

Athuer老师微微侧身,举起左手,指向身后的“藤蔓”:“看到那些奇奇怪怪的枝条了吗?那是感官传送装置,将脑电波读取装置——也就是那顶白色帽子戴在头上后,将感官传送装置依次接在脑电波读取装置上,电脑里的场景就会真实清晰地呈现在你们面前。在这个模拟世界里,你将拥有逼真的听觉、视觉、味觉、嗅觉和触觉,基本和真实世界感官无差。”

“黑客帝国啊。”王俊凯小声对易烊千玺说着。

“其实虚拟现实早在公元前200多年的古代中国便出现了。”易烊千玺补充着,“《庄子.齐物论》中的庄周梦蝶一章,可以说是此种思想的原型。”

 

两人简短地交流了一下,又不约而同地看向Athuer老师,继续专注地倾听Athuer老师的释疑。

“我身上穿戴的,是模拟实战训练服。没错,你们进入模拟场景后,脑子是高速运转的,身体却是相对平静的。注意,我说的是相对平静,不是绝对平静。有时候,你们的虚拟世界动静太大,也会导致身体上有相应反应,所以卡俄斯特别设计了训练服,用以保护你们的身体,保证在模拟实战时你们的身体不被误伤。 

好了,解释了一些基本的常识,接下来是模拟实战的重点内容,希望同学们牢记在心。

模拟实战分为四种难度,大家可以自由选择难度后进入场景。与默契度基础训练的训练周期不同,基础训练每天一次,而模拟实战训练是每两周一次,一次持续五天。在虚拟世界里,你们也会度过相应的五天。

这五天,是连续的,不间断的,也就是这五天的分分秒秒,日日夜夜,你们都会在虚拟世界里度过。有同学可能会担心真实世界里的能量供给问题。不用担心,我们卡俄斯学院的医护人员会定时给大家的身体注射葡萄糖和微量元素,保证每日营养所需。

好,继续回到主题。卡俄斯的模拟实战训练场景有几万个,并且阿尔忒弥斯皇家科学院的科学家们每年还会为卡俄斯学院的数据库增添新的场景。这些场景有些来自于电影,有些取材于小说,还有些是真实案例抽象而来。当然,每次选择时,我们不会开放所有场景,因为那样中央电脑负荷过重。而是按照难度等级,每种难度从场景库中随即抽取十个场景,4种难度共计40个场景。”

说到这里,Athuer老师叹了口气。卡俄斯的学员们对虚拟现实的数据量还没有概念,可Athuer有。就算缩减为40个场景,因为场景的宏伟性和逼真性,其能耗也占了整个阿尔忒弥斯大陆电力的10%。Athuer的老婆就曾打趣Athuer,“只要你们卡俄斯不进行模拟实战,我觉得我们家灯泡都比平时要亮。”

“报告。”

人群中,Evans Choo突然举起了右手。

他依旧保持着他一贯的着装风格,深紫色的缎面西装埋着纹路复杂的金线,右手手腕上的限量版手表表盘的钻石熠熠生辉。

“请说。”

“我们班有50对搭档。而每次开放的场景只有40个。也就是说,至少有10对搭档,他们将和其他人共用一个场景。”

“没错。”

“是独立场景吗?互不影响?”

“不。”Athuer老师摇了摇头,看向众人,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是存在于一个场景,相互影响。每个场景只有一个主线任务,也就是说,只有一对搭档能完成任务,获得奖励。所以,如果两对及以上搭档进入同一场景,是选择合作,各自取得任务分的一半,还是选择竞争,全由你们自己掌握。”

易烊千玺思考了一会儿,举起手来。

“千玺同学,你有什么疑问?”

“刚刚老师您提到了一个词,‘主线任务’。那是不是可以推断,也有支线任务?”

Athuer老师笑了笑:“你的推断很正确。我解释一下,主线任务是必选项,选择相应难度后,如果完成任务,则加相应分数;任务失败,则会扣除同样分数。但是支线任务则是可选项,视各位的精力、时间和能力自行取舍,完成支线任务可以获得附加分,完不成也不会有相应扣分。”

“那四个难度等级,相应分值是多少呢?”人群中有同学喊道,“我们大一训练时,每次训练完,各项数值增加0.1到0.3不等。模拟实战以周为周期,那应该就是增加或减少0.5到1.5分吧?”

Athuer老师听完学生的问题,苦笑着摇了摇头:“谁告诉你们卡俄斯的每学期学分分布是均匀的?”

Athur老师举起右手,伸出食指,比了个1.

“那是,增减10分左右?”

“不,四个难度等级的分值分别是10,20,50,100.”

“100!”人群里有人尖叫出声。

王俊凯看了看自己的手环,每个技能点平均300分左右,不禁皱眉问道:“这样算起来,有可能模拟实战之后,有人的技能点分值是负数?”

“不,卡俄斯学院学生的技能点不可能是负数。”Athuer老师强调道。

“可是……”

“一旦某次模拟实战后,学员的某个技能点分值降为0值或负数,那么,等待他的将有两种结果,第一,从卡俄斯学院离开。第二,降为新生,重新训练。第二种情况下,学员的技能点也会全部归零。”

人群里声音窸窸窣窣。

“太残忍了吧……”

“卡俄斯学生的学习压力大还真不是说说而已。”

 

Athuer老师站在学员前面,听着大家议论,不打断,也不参与。只是当他听到有学生觉得模拟实战的规则很残酷时,冷冷地笑了笑。

——如果模拟实战都觉得残酷无情,那真实实战岂不是人间炼狱?

不过Athuer是不会多言的。毕竟这些学员里,有至少一半撑不到第三年,就退学或者留级了。

 

喧哗了一阵后,Athuer老师看着愁眉不展的学员,拍了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大家也不必太过紧张。下面我有两个关于模拟实战的好消息向大家宣布。”

众人听到“好消息”三个字,都抬起头来,满怀期望地看着Athuer老师。

“第一,你们进入场景前,可以选择电视墙上任何一件东西,选择之后它将在虚拟世界里变成实物。比如选择微波炉,就可以做饭;选择火把,就可以取暖和照明;选择枪支,就可以杀人。”

“这个不错。”王俊凯朝易烊千玺挤挤眼。

易烊千玺却是抿着嘴唇,不做评价。

——主要是场景太多了,没有针对性地带物品,能起到作用的概率微乎其微,基本等同于不带。

“第二,你们每个人可以邀请一位朋友随你们一起加入模拟实战。性别不限,年龄不限,身份不限……任何都不限。当然,如果你们觉得自己一个人就挺好,也可以选择放弃这项权利。”

“哇……”人群里响起了一阵欢呼。许多学员都长吁了一口气,有些学员已经拿出了电话开始盛情邀请了。

王俊凯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地说道:“我要请王源儿。”

“你不是嫌弃王源儿好吃懒做又抠门吗?”跟王俊凯同住一年,易烊千玺听王俊凯吐槽最多的就是王源儿。不过易烊千玺也听得出来,王俊凯吐槽归吐槽,两人友谊的小船还是蛮坚固的。所以易烊千玺也不是真惊讶,而是假揶揄。

“懒是懒,抠也是真抠,但关键时刻还是挺靠谱的。”王俊凯解释着,又问易烊千玺,“你请谁啊?”

易烊千玺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竟然没有一个合格人选。

这些年,抢着与他做朋友的人不少,可是很难说哪个人是真心的想和易烊千玺这个人做朋友,而不是阿尔忒弥斯首富儿子这个身份。

“还没想好,到时候再说吧。”

 

Athuer老师介绍完模拟实战规则就给学员们下了课,加上周末两天,一共给了学员们三天时间让他们好好准备第一次的模拟实战。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下了课就直奔12栋,找到了正在吃晚餐的王源和Alisa。

说明了来意后,王源儿放下筷子,开门见山:“去!”

“王源儿,你可得想清楚啊,到时候觉得累,可别说哥哥我诓你。”

“我早就想见识见识A1班的实力了。现在有这个机会,当然要去啦?”王源儿站起身来,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再说了,咱俩谁跟谁啊,同穿一条开裆裤的哥们啊,你邀请我,我哪有不去之理。”

“那你自己的模拟实战训练怎么办?”王俊凯问道。

“我们两个班的课表刚好是岔开的,我们休息的时候你们在上课。完美。”

“那你岂不是要连轴转,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这不还有周六周日可以休息吗?再说了,要是我觉得太累,我可以在场景里休息啊。谁规定帮手必须拼命啊,我在场景里只是个帮手,表现不计入成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啊。而且在你场景里积累了经验,还有助于我在我的模拟实战里得高分呢,对我来说百利而无一害啊。”

“太好了!”王俊凯将王源抱了个满怀,“那就这么说定了,周一来B1训练厅,我们一起并肩战斗。”

 

一直安静吃饭的Alisa默默走到王源身边,一改平时和王源儿唇枪舌剑互不相让的模样,轻轻说了句:“那你下周参加模拟实战,要好好保护自己。”

王源儿转过脸,看到Alisa黯然垂下的睫毛,心里突然有些酸酸的。

“Alisa,我……”

王源儿平时也是伶牙俐齿,可这会儿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那王俊凯邀请王源已经说定了,我就可以邀请Alisa了吧。”

一直沉默着看着三人的易烊千玺突然开口。

情绪低落的Alisa听到易烊千玺的话,猛然抬起头来,眼睛里闪烁着星光:“千玺,你要邀请我?”

“对啊。”易烊千玺笑了笑,露出嘴角两颗小小的梨涡,“在我心里你一直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向导。”

“你真的要邀请我?”Alisa又不可置信地问了句。

易烊千玺重重地点了点头。

“哇!”Alisa兴奋地拉住易烊千玺的胳膊,易烊千玺朝她笑的时候,Alisa给易烊千玺丢了个Wink,低声在易烊千玺耳边说道,“谢谢成全。”

 

周一,A1班学员齐聚一堂,各自带来了自己的外援。

大家基本上带的都是跟自己年龄相仿的朋友。只有一名学员带来了自己的历史家教老师,因为他猜测随机场景里可能会有古大陆时期的设定。

Evans Choo和Kyle St.Leger最后到来。

当两人带来的外援走进大厅时,现场响起了一阵惊叹。

王俊凯顺着声音望过去,瞥见一个清瘦的男子。

皮肤白皙,是那种近乎白纸的苍白。头发是月光一般的银白色,眼睛如柳叶一样细长。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唇色也是接近白色的淡红。尖尖的下巴,穿一身黑,围着黑色的围巾,整个人困顿在沉闷的黑色里。

“是他。”易烊千玺轻声说道。

“谁?”王俊凯回过头来,赶忙问道。

“王俊凯你好像什么也不知道啊。”易烊千玺皱着眉,有点不敢相信。

当年Cain在卡俄斯学院的事件轰动一时,虽然最后Cain被无罪释放,可当时举国上下全民讨论,可是闹得沸沸扬扬。

“我等边塞屁民怎么知道你们大首都的事情。”王俊凯耸耸肩。

“他叫Cain,以前是卡俄斯学院最优秀的学生。向导属性,传说智商高达160,一对一从来没输过,精神力完全碾压其他人,并且攻击力非常高,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可是,本应该有可能是卡俄斯学院优秀毕业生的他,3年前,发生了一起事故,导致Cain被驱逐出了卡俄斯学院。”

“什么事?”

“据说,他杀死了与他配对的哨兵。”

“啊?”王俊凯惊愕得瞪大了眼睛。

“更神奇的是,他是在模拟实战里杀害了他的哨兵。”

“怎么可能?”王俊凯说道,“模拟实战只是虚拟战斗啊,不可能对身体造成实质性伤害啊。”

“模拟实战里控制人物的手段是脑电波,你觉得大脑的紊乱不可能引发身体机能的破坏?19世纪时,心理学家就做过一个实验,让受试者蒙住双眼,捆在椅子上,旁边放一根导管,导管里不断滴落水滴,并且暗示受试者那是他手腕处滴下的鲜血,结果受试者真的失血过多死亡了。”易烊千玺不急不缓地解释着,“Cain事件以后,卡俄斯学院模拟实战都穿上了训练服,你以为是皇家科学院凭空想出来的?”

“那他真的杀了他的搭档?怎么杀的?”

“具体细节,我就不清楚了,当时的法庭审判是非公开的。但是案件还是很轰动,因为是阿尔忒弥斯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个虚拟杀人案件——不出意外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最终评审结果,Cain被无罪释放了。但是……怎么说呢,法律判其无罪,不代表其无罪,只能说证据不足以定其有罪,对吧。不过……”易烊千玺的目光越过空间,飘向Cain,“最优秀的学生,向导?”

 

易烊千玺闭上眼睛,摒除了周围环境的干扰,如同冬日海面下暗涌的洋流,悄无声息地靠近Cain,想摸一摸Cain的精神力到底有多强大,走近Cain时,却感受到了一股凛冽的寒意,再也无法接近。

“蛇用苹果引诱了夏娃,人类被逐出伊甸园。——试探是根源。”

 

易烊千玺倏然从精神世界里清醒,带着疑惑又看了一眼Cain。

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除了易烊千玺和Cain两人,谁都不知道两个阿尔忒弥斯最强大的向导之间刚刚经历了一次小范围的精神较量。

“Cain很强大,又熟悉游戏规则,小心点。”易烊千玺对王俊凯说道。

“场景那么多,我们不一定会遇到那三个瘟神呢。”王俊凯生性乐观地安慰道,“别管他们了,我们先挑一下随身携带的物品吧。”

“好。”

 

两人走到墙壁边,看着琳琅满目的物品从眼前一个个飘过。

“选什么呢?”王俊凯有些纠结。

“随便选吧。反正也不一定派的上用场。”易烊千玺见王俊凯站在墙壁前犹豫了半分钟还下不了决心,宽慰他。

当看到屏幕上飘过一个物件时,王俊凯眼睛一亮,指尖碰到物件,物件上立马多了个已选标签:“就它啦。”

易烊千玺仔细看了看王俊凯选的物品,哑然失笑。

——王俊凯,我是说随便选,反正也不一定有用,但你挑的物品,那简直是一定没用啊。

王俊凯挑了个耳机MP3一体机。

没等易烊千玺开口询问,王俊凯已经开始解释。

“很小的时候,我很胆小,怕鬼,又怕黑,需要妈妈唱着摇篮曲才能入睡。长大一些,妈妈并没有说我没用,而是和爸爸一起省吃俭用,给我买了一个耳麦。妈妈说,我们每个人都生来孤独,但我们要学会和孤独做朋友。从那之后,我每晚枕着李斯特、肖邦、德彪西入眠,音乐就像我的保护神,让我不再害怕黑夜。”

王俊凯看向易烊千玺,笑着说道,“所以,带上音乐吧,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对吗?”

谈起父母,王俊凯脸上浮现着温柔而幸福的神色。易烊千玺也被他感染,点点头,默许了王俊凯的选择。

轮到易烊千玺自己选择物品时,他也稍稍迟疑了一下,可当其中一个物品的名字映入易烊千玺眼帘时,学霸骨子里流淌的求知欲让他目不转睛。

“好吧,就你了。”

王俊凯瞥了一眼易烊千玺选择的物品,嫌弃地撇了撇嘴:“开过光的温彻斯特M1300,什么鬼?”

“我知道M1300是霰弹枪,可是,开过光?”易烊千玺哭笑不得。

一把枪而已,又不是佛像。

“听起来倒是牛逼闪闪的样子。希望有用。”王俊凯对易烊千玺点了个赞。

可从王俊凯那坏坏的笑容里,易烊千玺读懂了王俊凯的潜台词:易烊千玺你比我还不靠谱。

 

全班学员都选好物品后,两两配对的搭档,连同他们邀请的外援,换上了白色训练服,一同坐到了椅子上。

带好头盔,接好金属线后,Athuer老师按动升降键,每个人面前都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触摸屏。

 

不出意外,这就是模拟实战的开机界面了。

“请各位学员点击触摸屏,选择场景和相应难度。一经选择不能修改。配对的哨兵和向导请选择共同难度等级,系统会将你们分配到同一场景。如果配对的哨兵和向导选择不同难度,系统将选择折中难度,但会扣除10分作为非默契惩戒。

进入模拟实战界面后,天空中会出现操作说明和任务提示,这些图像只出现大约1分钟,之后不再重复出现,请务必牢记在心。

有三种情况可以提前结束模拟实战,第一,任务失败;第二,闯关角色死亡;第三,完成任务。

模拟实战第一课,祝各位好运。”

 

王俊凯看着操作界面,界面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文字,弯弯曲曲像蚯蚓一般,十分难看。

“什么鬼……”

王俊凯一边无比嫌弃地吐槽,一边手指上下滑动准备选择难度,哪知道一戳屏幕,立马选定。

“지옥。”

听到声音,易烊千玺、王源、Alisa同时转过来脸,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感受到三道飕飕的目光,侧过脸看着三人,一脸懵逼:“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王源小心翼翼地问道:“老王,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个单词的意思。”

王俊凯看了一眼界面,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完全不懂啊。”

“所以……其实……界面上的所有文字,你都不懂?那四个难度等级选项,你也不懂了?”

“对啊。”王俊凯又看了一眼那弯弯曲曲的文字,“搞不懂界面为什么要用这么诡异的文字,英文和汉字都很好啊!”

“这套游戏系统的雏形是2000多年前一位韩国人发明的,不过韩国这个国家在1000多年前已经消失了。游戏系统的总设计师名叫Jang Jae-Ho,游戏中的名字叫做Moon,也被后世称为月神。”易烊千玺开口解释道,“后来,模拟实战系统进行了多次改进,但是为了尊重创始人,系统的界面一直沿用韩语。”

“那四个等级分别是什么意思?”

“쉽다,보통,곤란,지옥,难度从低到高,分别是简单、普通、困难,还有最后一个最难的,地狱模式。”

“那我选的是哪个?”王俊凯一脸纯真地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选的是지옥——地狱模式。”

“…………”

从选择到进入有30秒钟的调整时间。

剩下十秒时,王俊凯电脑的倒计时开始响了起来。

——十,九,八……

“千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真不知道那是地狱模式。”王俊凯委屈又懊恼地垂丧着脑袋,“你选简单模式吧。扣10分就扣10分好了,我下次保证不犯错误。”

“真是服了你了。”易烊千玺叹了口气,带上头盔,按下“地狱模式”键。

王俊凯眼角余光瞥到易烊千玺选了跟自己一样的最高难度,又惊又喜。

“摊上你这么个搭档也真是没办法。”易烊千玺无奈地说着,“不过,既然你不小心选择了最高难度,那我们就去最高难度看一看。I’m in.”

“千玺……”王俊凯嘴唇嗡动着,心里默念,有你真好。

 

心情由阴转晴,王俊凯一张笑脸转向王源和Alisa:“你们呢?”

“一开始就玩这么大,很好,我喜欢。”王源按下“지옥”键,“In!”

“Of course,in.”Alisa按下“지옥”键。

 

不远处,Evans Choo偷偷在Kyle St.Leger耳边说着:“王俊凯那家伙,真不知天高地厚,选了地狱模式。”

“可不是么,万一失败,要扣100分呢。真是丧心病狂。”Kyle St.Leger附和道。

两人正在交头接耳,突然听到一阵嘲讽的笑声。

循着笑声望过去,就看到没穿训练服的Cain抱着胳膊冷笑。

“还没开始战斗,就预设失败?你们两个比我想象的要怂包嘛。”

Evans和Kyle听Cain这么一说,有些愠怒,内心的好胜心也被激发出来。

“我们才没有犯怂呢。我和Kyle在来训练厅时就已经想好了,选择地狱模式。”

Evan说罢,瞟了一眼Kyle。

牛皮已经吹出来,没有回旋余地,两人都按下了지옥键。

Cain的视线扫了一眼已经进入场景的、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的王俊凯、易烊千玺,苍白而冷漠的脸上浮起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便按下按键,进入了虚拟世界。

 

——tbc


评论(141)
热度(815)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