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十五)

(十五)世界格局

王俊凯早早就醒了。

天光微亮,几缕曙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在天花板和床单上投下一抹白色的光影。

王俊凯睁开眼睛,视线在光线朦胧的天花板上转了一圈,想到很快就能见到易烊千玺,嘴角就不受控制地上扬起来。

他走到窗边,推开窗户,呼吸着庄园里的新鲜空气,聆听着不远处的鸟叫声,全身上下都清爽舒坦,瞌睡虫也跑得无影无踪。

下意识想跑到易烊千玺房间叫他起床,走到卧室门口,王俊凯又折了回来。

——一是怕打扰了易烊千玺休息。

——至于第二点嘛,王俊凯自己都觉得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居然羞涩了。

于是我们“千万分之一概率出现的黑暗哨兵”、“一旦出生就是这个世界的王者”的王俊凯同学,从门口又默默移回床上,装模作样地看着手机里的电影,内心焦灼地等待着易烊千玺睡醒了主动过来打招呼。

 

看了101次时间,刷了4集动漫新番后,易烊千玺才姗姗来迟。

敲门声响起的一刹那王俊凯就从床上跳了起来,走到门口时,用手将已经笑出褶子的脸揉了揉,换上一副(自认为)高冷的表情,打开门。

“王俊凯你起床了?”

易烊千玺穿着咖啡色的睡衣睡裤,没有梳理的头发有几根小呆毛立在头顶。圆圆的眼睛看着王俊凯,声音像是清晨的蓝山咖啡,带着一抹刚睡醒的慵懒感。似乎因为在自家的缘故,易烊千玺整个人看起来比平时更加放松。

——也,更加可爱。

高冷的表情没有维持多久,王俊凯的小虎牙又从嘴角溜了出来,看向易烊千玺的眼神也散发着掩饰不住的喜欢。

直到易烊千玺一直默默等待着王俊凯回答,等了半天呈现在他眼前的依旧是一只如同看到了香煎牛排的哈士奇,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啊……哦……”王俊凯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嗯。”

“没等太久吧?”易烊千玺问着。

没太久,也就两小时47分51秒吧……

王俊凯心里飘过一丝哀怨,但紧接着就摇摇头:“没有啊,我也刚刚醒来呢。”

易烊千玺靠在墙上,上下打量了一下王俊凯,嘴里轻轻地飘出来一个字:“哦~”

那尾音拖得悠长,王俊凯的耳朵也不是白长的,从那一声里依稀听出来一丝戏谑。

做贼心虚的王俊凯只能低着头,催促着易烊千玺:“叔叔起来没?昨晚约了今天一起探讨世界格局呢。”

易烊千玺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盯着王俊凯侧脸的耳垂。

王俊凯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又不好意思抬头。

易烊千玺盯了一会儿,偷偷地笑了一下,斜倚着的身子站直了,朝王俊凯勾勾手,领着他往书房走:“我爸已经在书房等着了,走,我们一起去找他。”

 

如果时间是一条河流的话,那么走进书房的一瞬间,王俊凯恍惚觉得自己逆流而上了几万英尺。

没有这个时代常见的全息投影,也没有方便快捷的触摸屏,更没有声控装置以及脑波接受器,靠北一面放着一个巨大的紫檀书架,架子上放着几百本纸质书籍;书房中央一张与书架同材质的实木桌椅,易父此刻就站在书桌前,双手撑在桌子上,垂着眼,凝神看着什么。

王俊凯想起地铁里见到的易烊千玺,带着耳机,拿着《世界兵器百科全书》,安静地等待地下铁,一年前的过往仿佛犹在昨天,偷偷戳了戳易烊千玺的胳膊:“原来你爱看纸质书的习惯来源于你爸爸啊。”

易烊千玺斜睨了一眼王俊凯:“所以呢?”

王俊凯耸耸肩:“其实看到你爸妈的第一眼,我觉得你们一点也不像——体型不像,五官也不像,我还在琢磨着你到底像谁。不过看到叔叔在书房认真看书的样子——你简直就是你爸的复制版,不过是迷你版。”

呵呵。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的侧脸,冷笑。

——就知道王俊凯三句话必定要开嘲讽,他不开嘲讽自己还有点不适应呢。

王俊凯正得瑟着,就感觉自己左胳膊上的肉被易烊千玺揪起来,顺时针转了个360度。

“哎哟!”

 

易父听到声响,抬起头来:“千玺,小凯,你们来了?”

王俊凯被易烊千玺揪得生不如死,但遇到易父的眼神,立马礼貌地鞠了个躬:“叔叔早上好。”

默默揉了揉左胳膊的肉,王俊凯委屈地瞥了一眼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先是憋着笑,憋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满面春风地跟老爸打招呼:“早啊,爸爸。”

易父欣慰地点点头,招呼道:“你们俩过来,我们一边看地图一边讨论问题。”

 

王俊凯与易烊千玺对望了一眼,走到书桌前,这才看清摊开来放在书桌上的,是两张世界地图。

王俊凯不明就里,讲问题,一张地图已经够用,为什么要两张?

他低下头,仔细瞧了瞧那两张世界地图,渐渐觉出了异常。

 

这两张地图,粗略一看,并没有太多不同,可是仔细观察,放在王俊凯左手边的地图,是他从小到大见过的版本,地图上整个地球只有两块陆地,一块被阿尔忒弥斯占据,另一块则是Apollo所有,两块大陆面积相当,共同瓜分地球资源;而在王俊凯右手边的地图,阿尔忒弥斯仅仅占据了地球面积的1/10不到,而其他陆地和海洋板块,全部被Apollo占领。

“这是,我们地理课上见到的世界地图。”王俊凯指着左手边的地图,抬头对易父说着。

“你觉得它画得正确吗?”易父问道。

王俊凯又低头审视了一下两张地图,陷入了思考。

 

作为一个从小到大各种知识点烂熟于心的学霸,王俊凯对有关阿尔忒弥斯大陆的数据无比熟稔。

面积约3020万平方千米(包括附近岛屿)。

南北约长8,000公里,东西约长7,403公里。

东至东经51度24分,北纬10度27分,南至东经20度02分,南纬34度51分,西至西经17度33分、北纬34度45分,北部至东经9 度50分、北纬37度21分。

 

地理课上,老师说过,Apollo处于阿尔忒弥斯大陆的正对面,与阿尔忒弥斯沿地球自转轴呈轴心对称分布。

王俊凯以前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联想到自己和易烊千玺驾驶着飞行器飞到阿尔忒弥斯大陆最北端遇到Apollo领空防御警告,深思起来却是大有文章。

按照老师的说法,Apollo在阿尔忒弥斯的正对面,两个陆地并不接壤,那往北飞,分明是一片巨大的公海领域,怎么会接到Apollo军方的警告?

唯一的结论是,阿尔忒弥斯根本就是被Apollo完全包围着。

王俊凯并没有飞去最东边、最西边和最南边,试试能不能接到Apollo的防空警报。

但不需要尝试所有可能,一叶即可知秋。

 

突然之间全盘推翻接受了18年的教育,让王俊凯有些发懵。

他没有立即回答易父的问题,而是将脸庞转向易烊千玺,问着:“千玺,你觉得呢?”

“你也知道,我并不太相信官方说法。”易烊千玺的目光落在王俊凯脸上,淡淡回答。

“那倒是。”

王俊凯想起易烊千玺在卡俄斯课堂上关于100多年前分裂战争的不同观点。

尽管在阿尔忒弥斯入学考试上王俊凯赢了易烊千玺,可王俊凯还是不得不承认,在某些问题上,尤其是历史和军事问题上,易烊千玺一向比他想得深,也想得远。

 

“所以,其实这才是真正的世界格局?”王俊凯将视线转向右手边的地图。

“这是我从一位老人手中买下的地图,说珍贵的历史文物也毫不为过,因为如果不出我所料,其他正确的世界地图,已经被当局销毁了。”易父站在地图前,用手比划着,“你看,世界其实有六大陆地板块。许多年前,它们被称之为亚欧板块,非洲板块,印度洋板块,太平洋板块,美洲板块和南极洲板块。我们的阿尔忒弥斯,就是其中的一个板块——非洲板块。而且,讽刺的是,当局一直在极力美化阿尔忒弥斯,说阿尔忒弥斯大陆是月亮的岛屿,是神的恩赐,是气候条件最好的陆地,可事实上,除了处在地球最南端气候极寒的南极洲板块,阿尔忒弥斯大陆是这些板块里气候条件最恶劣、土壤最荒芜的陆地。”

易烊千玺脸上渐渐呈现出担忧的神色。他想了想,嘴唇嗡动了几下,最终将他的担忧汇成了一句简单的提问:“当局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个谎言需要一千个谎言去掩盖。除非迫不得已,当局不会织下这漫天大谎。”易父叹了口气,语气哀伤,可是逻辑却是条缕清晰,“为什么撒谎,一来,是当局无力更改这个局面,二来,是为了维持暂时的稳定。”

易烊千玺听着父亲的回答,内心滋生出更多的疑虑。

——易父的解释,意味深长。

首先,当局无力更改局面,意味着Apollo的军事势力完全压制阿尔忒弥斯。

其次,“暂时的稳定”是什么意思?

再联系起100多年前将地球一分为二的分裂战争,易烊千玺心里咯噔一跳——

难道……

太阳东升西落,世间白云苍狗。人类的贪欲却是代代相传,不死不休。

100多年前,一场战争让两个城邦两败俱伤,谁也吞并不了谁,于是将世界一分为二,偃旗息鼓,各自为政。

而100多年后,当Apollo城邦元气恢复,占有着地球的大部分良好资源,经济发展,科技进步,对阿尔忒弥斯呈绝对压倒之势,会发生什么,简直不言而喻。

 

“爸爸,你是不是意识到了,这是黎明前的黑暗,所以在战争即将来临之前,将真相和盘托出?”

缘何一向三缄其口的父亲突然态度转变,要跟自己谈论政治和军事,易烊千玺也明白了。

以前不谈论,是因为父亲不想让自己活在忧愁里。

可现在,不谈论也只不过是掩耳盗铃了。

 

王俊凯听到易烊千玺和易父讨论的内容,颓然地往后退了一步。

“真要打仗?”他的眉头浮起一抹沉重,“我的父母都是mute,如果真的打起仗来,他们可怎么办?”

“倒没有那么紧迫。”易父分析着,“Jackson,还记得我跟你谈论过的海平面上涨的问题吗?”

“记得。”易烊千玺回忆着,“你说,阿尔忒弥斯目前的人口是74800万,海平面上涨速度是每年3毫升。100多年的时间,阿尔忒弥斯海平面上涨347毫升,淹没了30%的土地。”

“我计算过,阿尔忒弥斯的人口增长速度是2.67%。人口在增加,土地面积却在减少,不久的将来将会出现一个临界点——阿尔忒弥斯因为资源问题,会产生内乱,内乱影响范围多大,还得看当局的本事,但是当局只能说是尽量减少内乱的负面影响,要根除是不可能的——资源需求和供给的矛盾客观存在,动乱无法幸免。

Apollo的科技不在阿尔忒弥斯之下,所以我想,他们一直按兵不动,也是在等待着那个临界点——在阿尔忒弥斯内讧、无暇一致对外的特殊时期,一举歼灭100多年前的‘异类’。”

 

王俊凯呆呆地看着那张真正的世界地图,沉默良久,开口问道:“那个临界点,还有多久?”

易父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

“三年。”

 

“三年……”王俊凯苦笑了一下,“还好,还有三年。那时候,我已经从卡俄斯毕业了,可以待在父母身边保护他们。”

易父看了一眼王俊凯,想说什么,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说。

他只是在心里喟叹——

小凯啊,你是这个世界的王者,恐怕,你要保护的,不仅仅是你的父母,还有整个阿尔忒弥斯。

 

“不对。”

正当王俊凯和易父都沉默不语时,易烊千玺突然突兀地冒出声来。

两人将目光投向易烊千玺,易烊千玺的指尖正弯曲着放在唇上思考问题,突然拿来开,斩钉截铁地说道,“虽然我同意父亲您的观点,正面战场三年后打响,但是事实上,战争前的试探和侦查早就开始了吧?说不定,一直没断过。”

“嗯?”易父对于易烊千玺的推测表现出迷茫,“Jackson,说明白点。”

“爸爸,还记得一年之前我在地铁站遇到的食人兽吗?”

易父恍然大悟:“你是说那具本属于Apollo城邦的皮肤湿润的食人兽?”

易烊千玺狠狠地点了一下头:“之后阿尔忒弥斯又出现了多具食人兽。每只食人兽被击毙后,都被国家安全署拖走了。我没有机会对那些食人兽进行解剖,不过,有极大的可能性,那些食人兽是Apollo侦查设备的载体,用以监视整个阿尔忒弥斯。”

“而且还可以扰乱阿尔忒弥斯的社会秩序,以及破坏阿尔忒弥斯目前来说稳定的财政结构。”王俊凯补充道,“食人兽出现后,当局调整了财政结构,社会治安费用增加了30%。仔细想来,往阿尔忒弥斯投放食人兽的目的,是让阿尔忒弥斯那个内讧的临界点来得更快吧。”

 

金色的太阳升起来了,挂在东边的天空,炙烤着干涸的大地。

干燥的空气里,有细小的灰尘颗粒在阳光里跳动。

书房陷入长久的静寂,微风从窗口吹进来,吹起泛黄地图的一角,有年代久远的书香萦绕在房间里。

 

“该怎么做?”良久,易烊千玺轻声开口。

易父眉间平复下来,看着易烊千玺,说道:“Jackson,对于未曾到来的事情,不要过多担忧。你要做的,就是专注于当前。——好好上学,努力提高实力。

再说,3年之后,也并不是世界末日——虽然就分析而言,Apollo的实力远大于阿尔忒弥斯,可是历史上以弱胜强的例子也不在少数。谁知道到时会发生什么?”


前文说过,哨兵和向导对于情绪具有不同的处理方式。

哨兵的情绪像暴风雨,猛烈直接,却也来得快去得快,不消多时王俊凯已经接受了事实。

而作为向导的易烊千玺则没有那么容易翻篇。向导虽然不受情绪影响,可是在他们的世界里,坏情绪更像一条虽然细小却不中断的溪流,在心头持续作用。

看着还陷在愁绪里的易烊千玺,王俊凯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着:“是啊,千玺,在战争来临之前,至少我们还可以过一段无忧无虑的学生生活。”

易烊千玺情绪还有些低落,王俊凯撞了撞他的肩膀:“别不开心啦,这样吧,为了让你愉快地享受学生生涯,我答应你宿舍的卫生我全包,每天吃什么你定,成吗?”

易烊千玺听到王俊凯这无厘头的保证,噗哧一声笑起来,两颗小小的梨涡挂在嘴边,伸手打了王俊凯一下。

 

易父看着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打闹的样子,思绪飘到了几十年前。

那一年,自己也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室友则是一张娃娃脸的Van Descartes。

现在,Van Descartes已经成为了阿尔忒弥斯最高学府里德高望重的院长,自己也成为了阿尔忒弥斯首富,可大学时代的情谊依旧深深地镌刻在两人心中。

想到卡俄斯,易父突然正色起来:“小凯,千玺,我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希望你们共同努力,一起进步,以年纪第一的成绩从卡俄斯毕业。”

易烊千玺听着父亲的言论,微微蹙了蹙眉。

自记事起,父亲从来不苛求易烊千玺的学习成绩,挂在嘴上的口头禅是“学到知识就好”,今天怎么突然强调起了学习,并且还特别强调“以年级第一”毕业?

“爸爸,为什么一定要是年纪第一?”易烊千玺一双睿智的眼睛盯着易父金框镜片下海一般深邃的瞳孔。

易父却是移开视线,抿着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当你们以年纪第一毕业,或许不用我解答,自会有人告诉你答案。”

“爸爸,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您对未来的预测,似乎不仅仅源于您手头的资料吧?”

易烊千玺出生时,易父已经35岁。

然而让易烊千玺一直疑惑不解的问题是,对于父亲,关于他18岁到35岁的经历,易烊千玺一无所事。

不仅易烊千玺如此,整个阿尔忒弥斯都是如此。

阿尔忒弥斯首富18岁到35岁的经历,完全是个谜。

“Jackson,Sorry。”

“好吧。”易烊千玺叹了口气,“您不说,我也不强求。”

易父欣慰地笑着,“Jackson,谢谢理解。”

易烊千玺舒展了一下眉头:“我是你儿子嘛。”


易烊千玺没有继续追问,易父的脑海里却是开始闪过无数尘封在记忆深处的片段。

[“渗透计划。”阿尔忒弥斯国会议事厅里,国家最高元首郑重地宣布。

以年纪第一从卡俄斯学院毕业一脸青涩的Vito Yi(易父)和他的大学室友兼搭档Van Descartes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是渗透计划?”

元首扫视了一眼议事厅。

几百人的议事厅,人群纷纷退去,不多时,偌大而空旷的议事厅只剩下元首、Vito Yi和Van Descartes三人。

元首右手上拿着三份文件,站在主持台前,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是阿尔忒弥斯最高机密,有,且仅有,我们三个人知晓。你们还记得小学智力课程上的物理实验吧?两种溶液放置在一个烧杯里,两者会相互融合,你的溶液分子进入我,我的溶液分子进入你的过程。那个过程就叫做渗透。具体的计划内容,文件上有详细描述,请你们自行阅读,并且牢记在心。”

“当我们完成任务回来,可以提及吗?”Vito Yi抬起头来看向元首。

“我要你们终生保密。对任何人都不要提及一分一毫——包括对你的妻子和孩子。Copy?”

“Roger .”Vito Yi和Van Descartes声音洪亮地回答。

“那么,请看文件。”元首将两份相同的,封面上刻着九个A的最高绝密文件交到Vito Yi和Van Descartes手上。

人生里,第一次,易父知道了世界的真相。


然而,渗透计划以失败告终。

元首费了一个旅的兵力,才把Vito和Van两人从Apollo的乱坟岗里救了出来。

而Vito和Van身心都遭受了沉重的创伤,两位阿尔忒弥斯当时最优秀的哨兵向导,愣是用了十年时间才从那场失败里走出来。

即便如此,Vito和Van却还算幸运,至少捡回了一条命,并且30岁之后,人生也渐渐走上了正轨。

最悲惨的,是用六十多年时间策划了渗透计划,又亲眼目睹了整个渗透计划溃败的元首。

知道结局的那晚,满头银发的元首,平静地走向自家别墅的屋顶,用一根麻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彼时,阿尔忒弥斯大陆正处于凌晨三点。元首的别墅前,夜来香开得浓烈。孩子们和大人在沉睡,天空中有一轮金黄的月亮。

元首投到地面的阴影里,静静放着一张淡绿色的信纸,上面有着元首写下的遗言——

“我累了,请让我入睡,睡在一无所知的美梦里,睡在阿尔忒弥斯皎洁的月光里,睡在这风平浪静的夜色里。”]


从回忆里回过神来,易父从鼻梁上取下眼镜,捏了捏鼻梁。

易烊千玺的判断是正确的。

这些年的太平只是表象。事实上,阿尔忒弥斯和Apollo一直在相互试探,只不过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一切都在暗中进行。

再戴上眼镜时,易父换了话题:“小凯,千玺,大学时期建立的友谊是最单纯,最真挚,最美好的。那是一段多年之后想起来,只有阳光没有风雨的岁月。能成为同学已是缘分,能成为室友更是千年修得的缘分。你们要相互包容,珍惜彼此,知道吗?” 

王俊凯转过脸,就发现易烊千玺已经看向了自己。

抬着下把,努了努嘴,王俊凯话里有话,眼里带着坏笑:“千玺,你要珍惜我,知道吗?”

易烊千玺瞬间就明白王俊凯在想什么,长长的睫毛在阳光里颤动着。

他知道王俊凯只是玩笑,可是回答时的心境无比诚恳:“我会好好珍惜你的。”


在易烊千玺家里吃过午饭后,王俊凯就回去了米洛斯。

米洛斯的大海让王俊凯心神安定,可倚在阳台的栏杆上,看着蔚蓝的大海,手中捏着手机,踟躇了几次,每次按下易烊千玺的号码,只差最后一步时,王俊凯又取消了拨号,继续看着海浪翻涌。

——只是分离了一天,为什么思念像大海一样汹涌。

结果日暮时,易烊千玺憋不住,打了过来。

 

“千玺?”

接通电话的王俊凯声音里有隐藏不住的欣喜。

“嗯。”

易烊千玺压低着声音,好让自己在电话那端听起来不至于像个痴汉。

——不过说回来,自己跟痴汉也没什么两样了吧?

一整天都想着他。

一整天都想着那个一笑起来就一脸褶子的叉烧包啊。

 

“你说过你父母想见我的。”易烊千玺说着。

“嗯!”王俊凯握着手机,开心地点头,“你快来看看你sasha阿姨和你Elden叔叔吧。他们天天在我面前念叨你,一天得念叨个几百回呢。”

——喂,王俊凯你好像歪曲了事实吧。

不小心经过阳台的凯爸翻了个白眼。

——明明是凯凯你每天在我和sasha面前念叨千玺,一天得念叨个几百回呢。

 

“那就明天去看看叔叔和阿姨。”

王俊凯盖住听筒,激动得在阳台上鬼喊鬼叫了几声。

平静了几秒,王俊凯将手机放到嘴边,说道:“好呀,那你明天早点到啊。”

“嗯。你也不用来接我,我去过一趟,记得路线。”

“你不让我接,那我就更要接了。”王俊凯坏坏笑着,“你还是像上次一样,停在圣奥尔街沿海东路口吧。几时到?”

“我打算吃过早饭后出发,大约12点左右到。”

“行。明天你落地就能看到我。”

王俊凯挂了电话,望向海平面。

余晖下的大海,波光粼粼。太阳已经落了一半,那半边太阳没在海水里,似乎将冰冷的海水也染得暖和温柔。

“今天的落日很美啊。”王俊凯下巴抵在栏杆上,默默感慨着。

电话那头,按了挂机键的易烊千玺脸上也带着未曾散去的微笑。

“明天见啊,王俊凯。”

 

晚上临睡前,王俊凯有点小激动,翻来覆去睡不着,就开始打电话骚扰死党,同穿一条裤子长大的王源儿首当其冲。

“王俊凯,大半夜的打什么电话呢?”王源啪地一声按亮床头灯,接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联络感情啊,王大源你个没良心的。”

“放屁!大白天的你怎么就想不起来要联络感情?”

那句“放屁”王源说得字正腔圆义愤填膺,气出丹田声如洪钟。

骂完人王源就清醒了,从床上坐了起来陪王俊凯唠嗑。

“说吧说吧,你又遇到什么事儿了,害得你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里骚扰无辜的吃瓜群众。”

“千玺明天要来我家!好激动,睡不着。”

“瞧你这点出息……”王源撇了撇嘴,突然又想起来王俊凯最近的行踪,咂咂嘴,“哎呀,老王,你们俩也够黏糊的啊,我记得前几天你才去千玺家啊。明天千玺又来你们家?”

“是啊。”王俊凯嘻嘻地笑着,“有什么问题吗?”

王源45度角仰望窗外的明月,留下了单身狗的眼泪:“妈的,猝不及防又被塞了一嘴狗粮。”

王俊凯笑得更欢了,明明听到了王源的每个字,却佯装听不见,喊着:“王源儿,你说什么来着?再说一次,我听不见!”

“单身狗这种物种是多么可爱,你为什么一定要虐它?”

“我没有虐你啊,我也单身啊。”

“去你妈的,单身贵族正义联盟不接受你这个叛徒。”

“离见到千玺还有10小时35分钟。时间过得好慢啊……你说我明天见千玺,穿什么呢?是该穿T恤展现我的青春朝气,还是穿衬衫展现我的英俊挺拔呢……”

“世界再见!”

“喂,源儿……源哥?源少?再聊几句嘛!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啊……”

“王俊凯我警告你不要打扰你源哥哥睡觉,不然我把你拖进黑名单……”

嘟——

愤怒的王.单身狗.源干净利落地挂了电话。

王俊凯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将手机扔到一边,仰躺在床上,叹息声里三分焦急,七分幸福——

“还有10小时31分钟才能见到千玺……”

 

 第二天,在圣奥尔街口接到易烊千玺后,王俊凯就开启了牛皮糖模式,凯妈和凯爸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儿子毫不掩饰地跟在易烊千玺身后,易烊千玺要去挑台看蔬菜就陪着他去挑台,易烊千玺要在阳台上看海就坐在他身边陪他看海,连吃饭时也要贴着易烊千玺坐,向日葵一样地托着腮看着易烊千玺:“千玺你多吃点。”

凯妈暗暗戳了戳凯爸:“我说什么来着?有奸情。”

凯爸偷偷打了一下凯妈:“有你这么说儿子的嘛……”

凯妈扯了扯凯爸的袖子,像个观看偶像剧的少女一样说着:“你看你看,你看他们俩的眼神!”

“我觉得自己是个灯泡。”凯爸默默说道。

“嗯,我也有这种感觉。”凯妈附和着。

“得了,我们去海滩散散步吧。”

“好主意。老公你真聪明。”

 

等到两人散步回来,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已经洗好了碗,洗完了澡,两个人正坐在沙发上拿着吹风机互相吹头发。

“感觉回来早了。”凯爸打开门,看到眼前的场景,摇着头感叹。

“再……散散步?看看月亮?”凯妈提议。

“好。”

两人转背准备出门,被王俊凯看到。

“爸,妈,你们回来了?”

凯爸和凯妈只能硬着头皮转过身来。

“嗯……回来了啊……”

“我跟千玺都洗完了澡,准备吹干头发聊聊天就休息了。你们也快去洗澡吧。sasha你不是经常嚷着要睡美容觉吗?这已经晚上九点半了哦。”

 

凯妈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也确实不早了,于是走到卧室拿衣服。

经过沙发时,凯妈对易烊千玺说道:“千玺,给你开了个卧室,床单被套都是新的,以后那个卧室就是你专属的,你过来我们家,陪凯凯玩,晚上休息就可以睡你的卧室。”

易烊千玺听到凯妈的话,欣喜不已:“谢谢阿姨。阿姨和叔叔对我太好了……给叔叔阿姨添麻烦了……”

“没有没有,”凯妈笑眼弯弯地说着,“我跟凯凯他爸都特别喜欢小孩子,可是我们的经济条件,只允许我们养一个。现在,你能经常过来玩,我跟你凯叔叔都特别开心,就像多了一个儿子一样。”

也或者是儿媳妇。凯爸在心里嘀咕。

 

吹完头发,王俊凯收了线,将电吹风放进抽屉里,摸了摸易烊千玺的头发。

“嗯,吹干了,可以睡觉了。”

易烊千玺也摸了摸王俊凯的脑袋。

“嗯,发质不错。”

“谢谢啊。”王俊凯笑着。

“所以你的营养都提供给了头发所以大脑跟不上吗?”

王俊凯佯装生气地瞪了易烊千玺一眼。

可一对视,两个人都绷不住地大笑起来。

 

时针指向晚上12点,凯爸和凯妈都进入了梦乡,发出轻微的鼾声。

月光的清辉从窗棂透进来,微凉的海风裹挟着水汽飘进客厅,落在易烊千玺和王俊凯身上,带来一点寒意。

“要睡觉了。”

王俊凯看了一眼挂钟,无奈地对易烊千玺说着。

“嗯。”易烊千玺从沙发上站起来,“那就去睡觉吧。”

王俊凯也跟着起身,缓慢地往自己卧室移动。

易烊千玺倒是走得潇洒,走到门口时,王俊凯有点不舍地喊了声:“千玺。”

易烊千玺回过头来:“嗯?”

王俊凯的房门离客厅近,虽然王俊凯是龟速移动,此刻也已经移到了门边,靠着门,对易烊千玺说了句:“晚安。”

“哦,谢谢。你也早点休息。”

 

说完,易烊千玺就闪身走进了卧室。

王俊凯望着易烊千玺的卧室门,望了几秒,耸耸肩:“明天见啊。”

躺在床上,王俊凯仰视着天花板,思维渐渐沉入睡梦时,过往的片段亦真亦幻地飘进脑海……

11岁的易烊千玺。11岁的王俊凯。

18岁的易烊千玺,18岁的王俊凯。

彼此都变化很多,唯一不变的,是易烊千玺带给自己的感觉。

可以依靠的,可以信赖的,不会背叛的,不会伤害自己的,就算全世界风雨来袭,也可以给予一个温暖怀抱的,易烊千玺。

 

耳边响起轻轻的敲门声时,王俊凯还以为自己在梦里。

睁开眼好一会儿,确定自己处于清醒状态,王俊凯这才意识到有人敲门。

他迷迷糊糊地走到门口,按开白炽灯,打开房门,易烊千玺站在门口,温柔地对着他笑。

他还是穿着王俊凯的衣服,长长的袖子遮住了手背,大大的领口歪到一边,露出白皙的脖颈和漂亮的锁骨。

——易烊千玺你这是色诱吧。

王俊凯内心咆哮着。

可是易烊千玺笑得特别无邪,无邪到王俊凯都不好意思脱口而出自己的龌蹉想法。

“好像忘了点什么。所以睡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爬起来。”易烊千玺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笑着。

“忘了什么?”王俊凯问道。

“晚安。”易烊千玺说着,“忘了对你说晚安。”

 

王俊凯靠在门框上,歪着头,眼底浮现满足而幸福的神色。

自己喜欢的人半夜爬起来对自己说晚安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就是脸上笑开了花,心里乐开了怀啊。

 

王俊凯自己并不想睡觉,恨不得每时每刻就看着易烊千玺。

他清澈的眼睛,他嘴角的梨涡,他穿着自己衣服的可爱的样子。

可是瞥到易烊千玺因为大半夜还没睡觉眼里浮出的红血丝,王俊凯恋恋不舍地说道:“嗯,晚安也收到了。快去睡吧。”

“嗯。”易烊千玺朝王俊凯挥了挥右手,准备回去睡觉。

 

身子一活动,大大的领口就从左肩掉了下来。

王俊凯瞧见,伸手帮易烊千玺提了一下衣领。

短短一瞥,却是看到易烊千玺左肩上有一块形状繁复的图案。

仔细一看,那图案是黑色的,所有线条从外到内聚集,像是一朵玫瑰。

一朵黑色的玫瑰。

 

王俊凯手上停下了动作,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易烊千玺的左肩。

易烊千玺发现了王俊凯的异样,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左侧,又扭头看向王俊凯。

“喂,还放不放我回去休息呢?”

王俊凯松了易烊千玺的领子,指尖触到易烊千玺左肩的“玫瑰”,顺着纹路抚摸:“这是什么?”

“胎记,从出生就有。”

“胎记?”王俊凯有点不敢相信,“好特别啊。”

“嗯,我也觉得很特别,还特意问过我爸妈。我爸妈也说我从一出生就有这个,所以我确定这是胎记。”

王俊凯指尖摩挲着易烊千玺的胎记:“像一朵玫瑰花。”

易烊千玺也看向那朵玫瑰,等了几秒,叹了口气:“可惜是黑色。总感觉有些不祥。我还考虑着要不要把这块胎记弄掉。”

“不用啊。”王俊凯抬起头,对易烊千玺说着,“多美啊。”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指尖划过每一片“花瓣”,一种莫可名状的感动涌上心头。

——王俊凯,是不是,只要与我相关的事物,你都不吝赞美与欢喜?

 

王俊凯抚摸完“玫瑰”,偷偷瞟了一眼易烊千玺,然后吃吃地笑了起来。

易烊千玺一脸茫然:“王俊凯,你笑什么?”

王俊凯双手抱胸,靠在墙上:“易烊千玺,你的肌肤接触恐惧症好像好了嘛。”

易烊千玺这才听出王俊凯的揶揄。

他表情淡定地拉上领口,回王俊凯:“没有。”

“可是我刚刚摸了很久,你并没有不爽啊。是不是该感谢我治好了你的肌肤接触恐惧症。”

“王俊凯。”易烊千玺抬起头,直视着王俊凯的眼睛,“我的肌肤接触恐惧症依旧很严重——只不过对你,我觉得安心。”

 

最后一句话一出,王俊凯只感觉自己的心都空了。

懵了片刻,王俊凯开口:“千玺,我一直以为我才是撩妹(汉)高手,没想到你撩起来脸不红心不跳,失敬,失敬。”

易烊千玺语气淡然:“我只是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光明正大,为什么需要躲躲藏藏?”


王俊凯歪着头看着易烊千玺,看了一会儿,走向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就淡定地靠在墙上,看着王俊凯走近,不抗拒也不躲闪。

走得足够靠近,王俊凯双臂靠在墙上,环抱着易烊千玺,一低头就看得到易烊千玺长长的睫毛和小巧的鼻尖。

“易烊千玺,你这样很危险呐。”

暧昧的气息覆在易烊千玺脸上。

易烊千玺却是迎着王俊凯的调笑,抬起头来,与王俊凯对视。

“说得好像你可以置身事外一样。王俊凯,难道你就不危险吗?”

 

那双琥珀色眼睛里,有笑意,有挑逗,有狡黠,就是没有害怕。

这样可不行啊。

王俊凯想着。

就好像笃定我是高尚的柳下惠似的。

 

王俊凯低下头,将脸庞埋进易烊千玺的肩窝。

一阵淡淡的香气传来。

是易烊千玺洗完澡之后的体香。

类似柏树与海地岩蓝草混合的味道。

淡漠,凛冽,却让人上瘾。

 

易烊千玺的唇近在咫尺,王俊凯却犹豫了。

这是他爱了七年的人,爱得虔诚,深刻,近乎教徒般的朝圣。如果没有一句“我爱你”作为仪式的开始,渴求与占有便是一种亵渎。

 

嘴唇移到易烊千玺额头,任内心风起云涌,只落下春风化雨的浅吻。

“Good night.”

——tbc


评论(154)
热度(951)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