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十四)

(十四)黑暗哨兵

阿尔忒弥斯大陆,北纬37°21'至南纬34°51'间,常年高温、干燥,水汽不易凝结,但也不是一年到头都见不到降雪。

比如,在气候条件相对较好的盖亚城,此时此刻,阿尔忒弥斯蓝色的天空下,就有柳絮一般细碎而绵软的雪花纷纷扬扬地下落。

王俊凯安静地走在易烊千玺身后,看着白色的细小的雪粒落到易烊千玺黑色的毛呢外套上,像停在他肩头的白蝴蝶。可阿尔忒弥斯的雪太小了,几秒钟之后雪花便融化在了衣物的织纹里。

更多的雪花则是落到阿尔忒弥斯的地表上,那些缺失水分的道路,就像行走在沙漠里早已嘴唇皲裂的旅人,雪一落到地面便立马被吞噬得干干净净。

“阿尔忒弥斯冬天的气温又上升了呢。”王俊凯小声叹息着,“不知道多年之后,我们的后代还能不能看到落雪。”

易烊千玺转过头,在王俊凯脸庞上扫了一眼,淡淡说着:“我以为你不关心世界,也不关心将来。”

“我不关心。”王俊凯笑着,“我只是有感而发而已。”

 

向北行走了三公里,在易烊千玺一声“到了”的招呼声里,王俊凯抬起头来。

一片偌大的庄园出现在王俊凯眼前。

木栅栏,铁门,绿树,黄色的郁金香,红色的法兰西玫瑰。庄园的中央是一栋两层楼的房子。

看起来无比朴素,像是王俊凯在课本上看到过的20世纪的美国乡村田园居室。

要不是房子旁边的空地上停着几架飞行器,王俊凯会恍惚觉得自己穿越了。

可是仔细一想,这庄园主人,简直壕无人性。

 

壕的第一重境界是什么?就像那对让人讨厌的富家子弟Evans和Kyle,身上的行头加起来可以买一栋大楼,穿金戴银,虚张声势,恨不得身上挂个喇叭,碰到个人就高声呐喊,看到没,我是有钱人!

第二重呢?是闷骚的壕,看起来高级一些,可有时候还不如第一种坦率可爱呢。总是压抑着自己一颗蠢蠢欲动的心,挣扎在低调与虚荣之间,表面上掩藏起自己的财富和荣耀,但却总会不经意间露出那财富金矿的一点边边角角,让人管中窥豹地知晓,啊,那是壕啊。

而壕的最高境界呢?大概就是易烊千玺这种家庭的人了。

 

你觉得你跟他并没有距离,平易近人,如沐春风。

生活态度就像那庄园边的木栅栏一般,返璞归真,贴近自然。


可是,如果你真的觉得你可以复制这样的生活,那就大错特错。

看似随意,却需要有足够的财力作支撑。

阿尔忒弥斯大陆水比油贵,易家庄园里栽种花草和树木一年所需要灌溉的水分和由此衍生的生态税,足够十个平民人家吃穿用五十年。

阿尔忒弥斯大陆土地比房子贵,大多数富豪购地之后都是修建超级楼宇,然后互相炫耀自己名下拥有多少栋超级大楼。而作为阿尔忒弥斯大陆的首富,易烊千玺的父亲用一栋两层小洋房,轻描淡写地占据了原本可以修建至少十个超级楼宇的地皮,那态度摆明了是在儒雅而高冷地宣布,你们互相攀比吧,我不介入其中。

——潜台词或许是,争吧,争吧,反正争破脑袋,不过是第二。

 

“原来阿尔忒弥斯大陆首富的家,长这样……我以为你们家会是狂拽炫酷吊炸天,地面铺着金砖,大门镶着钻石,闪瞎我的狗眼呢。”

王俊凯在易烊千玺身后感叹着,语气里带着一丝调皮的戏谑。

易烊千玺用一把青铜钥匙旋开了庄园的铁门,吱呀推开的工夫,白了王俊凯一眼。

“对不起啊,让你失望了。”

王俊凯哈哈大笑起来,觉得易烊千玺最近幽默细胞增加了不少嘛,以前王俊凯开玩笑易烊千玺都会横眉冷对,这会儿都能熟练自如地接住他抛出来的梗并且不动声色地反击了。

 

两人走到居室大门口,易烊千玺抬起手,轻轻敲了敲门。

门开了,一位优雅而美丽的妇人站在门口,笑盈盈地看着易烊千玺。

妇人穿着白色的亚麻长裙,裹着一条米色的披风,岁月在她脸庞上留下了痕迹,却让她的气质更加高雅迷人,连那眼角的皱纹都有着温柔的弧度。

“妈,我回来了。”

王俊凯内心嘀咕着,原来这就是易妈妈啊,可真漂亮。

自己的妈妈也很漂亮,王俊凯想着,但是是两种不同的风格。如果用鲜花比喻,Sasha女士是清香的栀子,而易妈妈则是那栽种在庄园里的娇艳玫瑰。

“快进来吧。”

眼角的余光瞥到易烊千玺身边站着的王俊凯,易母微微侧过脸,问易烊千玺:“Jackson,这是……”

“我的室友,王俊凯。妈,你不是一直想见见我室友吗?今天我把他带来了。”

易母稍稍怔了一下,思忖着自己何时说过这句话。想起来,半年前千玺入学时,自己随口提了一句。可是千玺怎么就记住了这句话?易母悄悄瞧了易烊千玺一眼,暗自发笑,猜出来自己儿子生性腼腆,怕是自己邀请朋友来家里做客会不好意思,所以用父母打了个幌子。

易母也不拆穿,顺着易烊千玺的话点点头:“对啊,小凯,我和你易叔叔早就想见见你。千玺这孩子不善与人交际,性格也有些孤僻,如果这些日子千玺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还请多担待了。”

王俊凯偷偷打量了一眼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的目光落在地面上,不声不响地往前走。

两颗小虎牙跑出来,王俊凯对易母甜甜笑着:“没有没有,千玺性格很好,能跟他成为室友是我的荣幸。”

又默默在心里加了一句——就是千万别喝酒。

易母浅笑:“那就好。” 

“哦,对了。”想起来上个假期易烊千玺登门拜访时送过来的曲奇,王俊凯朝易母礼貌地鞠了一个90度的躬,“阿姨您上次让千玺带来的曲奇饼干非常好吃。家父和家母都叮嘱我,如果有机会见到您,一定要向您表示最真挚的感谢。谢谢您啊,阿姨。”

易母的脸上飞扬起欣喜的神色:“别客气别客气,你们喜欢吃就好。”

易烊千玺脸上冷若冰霜,内心不住吐槽:王俊凯你真是妇女之友。

易母戳了戳易烊千玺:“千玺,你室友真可爱啊……”

“他?可爱?”易烊千玺扫了王俊凯一眼,王俊凯正在得意地对他挑眉。

易烊千玺继续绷着个脸,嘴角却是不动声色地弯了一下,语气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冷漠:“他哪里可爱了,明明是没脸没皮。”

 

三人走到客厅中央,王俊凯就见到了阿尔忒弥斯排名第一的富翁——易烊千玺的父亲,大名鼎鼎的Vito Yi,绰号Lion King,因为易烊千玺父亲的动物形态是一只体型强壮的美洲狮。

可是眼前的易父,分明更像一只在阳光下舔毛的大型猫科动物嘛——

因为缺了老花镜,易父探着身子,眯着眼睛在看电视,却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时不时用手揉揉眼睛,看起来——很呆萌?

易烊千玺见状,走到父亲身边,递给他新买的老花镜:“爸,眼镜给你买回来了。”

易父戴上金框老花镜,眼前豁然清晰,嘴角挂上笑容:“谢谢Jackson。”

瞥见来人,易父起身相迎:“这位就是王俊凯吧,你好。”

王俊凯上前一步,与易父握手:“叔叔好,久仰。”

易父摆摆手:“小凯太客气了,你是千玺的朋友,也是我家尊贵的客人,不用太见外。”

王俊凯摇摇头,眼眸澄清地看着易父,诚恳地说着:“叔叔,我不是拍马屁,我是真的很崇拜你。”

易烊千玺父亲被誉为50世纪最伟大的哨兵,同作为哨兵,王俊凯对易父的生平也有所了解。易烊千玺的爷爷也是一代枭雄,在一百年前的圣战里,通过自己强大的体能和反应力,在枪林弹雨里顽强生存,一路从小兵升到了大校。可比起易烊千玺的爷爷,易烊千玺父亲的成功更让王俊凯景仰。他并没有走易烊千玺爷爷铺就的道路,而是通过学习和研究,生产和制造出了许多阿尔忒弥斯居民目前不可或缺的物品。

从自组合纤维布料,到最新飞行器,易父的发明遍及生活的方方面面,易式财富也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没有人不服,因为每一项发明都是足以推动时代往前大跨一步的精妙作品。

“任何一个人,有着Vito Yi先生发明的其中一项,都可以躺在钞票上安心睡觉,可是Vito Yi不断进取,这很可怕,却也很Vito Yi。”——福布斯排行榜如此点评。

“自组合布料采用的是纳米机器人作为原材料,通过邻接矩阵形式,让每个机器人能迅速找到自己的同伴,将原本四分五裂的衣服重新组合成原状。而H100的稳定系统则是借鉴鸟类的调节机制,用不到一立方厘米的中央控制盒解决了以前需要一整套机械装置才能解决的空中飞行风动震荡问题,让H100自重直接减少40%,成本下降70%,让飞行器完全可以为大部分家庭所用,推动了翱翔时代飞行器的普及和交通方式的转变。”

说到发明,王俊凯眼睛发亮,如数家珍。

易父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

他不仅知道事实,还能清晰地说出每个发明里蕴藏的原理,让易父觉得,他口中的“久仰”,还真不是虚伪的恭维。

“看来,小凯也很喜欢研究发明创造啊。”

说起发明创造,王俊凯就想起了他那个倒腾了几年还是只做了个半成品的概率判定仪,叹了口气:“嗯,喜欢,就是最近遇到了一些技术问题。刚好,我也想请教叔叔,您在将头脑中的模型变成实物时肯定也遇到过瓶颈,怎么克服?”

易父笑了一下,认真思考了许久,说道:“我可能不能解决你的具体问题,但是我可以跟你分享一下我的解决思路。”

王俊凯很认真地听着。


“一种,叫做逆向思维。如果正面走不通,试着往反面想一想。

另一种,我称之为分合思维。分,就是把大问题分解为许多小问题,逐个击破。合,就像蚁群一样,将功能分散到每只蚂蚁,但是每只蚂蚁组合起来,变成蚁群,可以完成比每只蚂蚁更多的功能。”

王俊凯想了想,一时半会儿并不能通过易父的提点想到概率判定仪技术问题的解决方式,但觉得易父的思维十分新奇,慢慢咀嚼应该能得到不少启发,于是抬起头来,朝易父感激地笑:“虽然暂时不太理解……不过我回去了会再仔细琢磨的。谢谢易叔叔。”

易父慈爱地摸了摸王俊凯的脑袋:“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你的思想深度已经远超阿尔忒弥斯90%的哨兵和70%的向导了。”

易烊千玺看着相处融洽的王俊凯和自己父亲,心底突然萌生出奇妙的感觉。

——好像一家人。


饭菜的香味从餐厅里飘出来时,坐在沙发上讨论问题的三人才意识到到了晚餐时间。

在易母温柔的催促里,四人走到餐桌边坐下,精致的菜肴让王俊凯眼前一亮。

“饿了吧,开吃吧。”易母提醒着。

易烊千玺拿着木勺盛汤的工夫,想问王俊凯要不要先喝汤,就看到王俊凯拿着小勺舀了一口放在他面前的芝士焗饭,放到嘴里,片刻之后,味蕾满足得连眼睛都弯成了一条缝,声音带着愉悦的尾音:“阿姨,好好吃啊!”

易母看着王俊凯笑得像奶猫一样可爱的样子,心花怒放:“那多吃点!”

“好!”

“妈,给我夹一块肉……”易烊千玺朝母亲说着,眼巴巴地看着离自己几米开外的金针菇肉卷。

“没空……”易母头也不转地看着王俊凯,“你看小凯吃饭多乖……千玺你吃饭可不乖了,吃意大利面是一根一根的吃,吃披萨也只能吃一半……”

易烊千玺脸上闪过一道黑线。

——我的亲妈,你是不是忘了,因为种类差别,向导和哨兵体型差距大,新陈代谢速度也差异巨大,向导的食量只有哨兵的1/3。

可是易母似乎全然忘了易烊千玺和王俊凯是不同的属性,一边嫌弃易烊千玺优雅的进食速度,一边热情地招呼:“小凯多吃点哦。”

总之,这顿饭,王俊凯吃得备受宠爱,易烊千玺吃得像被打入冷宫的妃嫔。

——妈,你变了,你真的变了。

易烊千玺嘀咕着。

——我才是你的亲儿子啊。

晚饭结束,将餐盘端到厨房清洗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易母脚下打滑,碟子从手上飞出,眼看着就要摔在地上砸成碎片。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黑影闪过,盘子稳稳落到王俊凯手上。

将盘子放回易母手头,易母都没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只有易父,目睹了这一幕,心中闪过一阵惊叹。


“小凯,你的父母是mute?”

目送着易母和易烊千玺走到厨房,王俊凯转过头来,听到易父的提问,苦笑了一下,“嗯,是mute。奇怪,叔叔问的问题怎么跟Van Descartes院长一模一样?”

“Van Descartes也问过这个问题?”易父想着,这老朋友看起来跟自己想法一致啊。

“嗯,还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什么阿尔忒弥斯有救了……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什么意思。”

“你不明白什么意思?”

王俊凯茫然地摇了摇头:“完全不明白。”


易父盯着王俊凯看了一会儿,却是话锋一转:“小凯,吃完饭要运动运动,消化一下,愿不愿意陪叔叔比试一下?”

“比试?”

“哨兵动物形态的切磋。”

王俊凯先是一愣,看着易父认真的神色,笑着点了点头:“那……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来到室外,片刻的工夫,一头毛皮发亮的白色老虎和一头体格强壮的美洲狮出现在草地上。

易烊千玺和母亲端着一盘水果,坐在洋房旁边的竹椅上观战。

“老爸今天是来了什么兴致?他都好几年没变形成动物形态了。”

易烊千玺仔细回忆了一下,能回忆起来的自己父亲变成美洲狮的记忆还是他13岁时。分化结果刚出来,易烊千玺坐在大门前哭鼻子,父亲变成一头威风凛凛的狮子,让易烊千玺坐在脖子上逗易烊千玺玩耍。

“棋逢对手,酒遇知音。”易母轻声说着。


战斗开始了。

虽说是切磋,可是两人都将移动速度和反应能力瞬间调到最大值。

对对手的尊重,就是用最好的状态应对挑战。

美洲狮向白虎奔跑,流线型的肌肉和闪电一般的奔跑速度给予强大的压迫。

白虎也毫不示弱,嚎叫一声,奔向美洲狮,在快接近狮子的时间点,一跃而起,扑向狮子。

易烊千玺仔细观察着王俊凯的速度和力度。

和半年前入学时相比,经过卡俄斯学院的训练,王俊凯的各项能力又增进不少。

当然,自己父亲的速度和反应力也让易烊千玺惊讶。他很少见到完全战斗状态的父亲,小时候父亲变成动物形态也只是逗他玩,动作和速度都温柔得很,易烊千玺还一直以为身边的人说他父亲是阿尔忒弥斯的霸主是一种谄媚呢。

王俊凯年轻、体能充沛。

易父经验老道、战略完备。

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


两人来来回回切磋了几个回合,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依旧胜负难分。

正当易烊千玺思忖着这场战斗到底谁会胜利时,场面发生了戏剧化的一幕。

高强度的奔跑后,两人都已经气喘吁吁。

美洲狮却是找准两人均有所放松的间隙,饶了一个圈,从背后进攻老虎。

偷袭进行得悄无声息,当美洲狮冲向白虎,爪子扼住老虎的咽喉时,易烊千玺和易母都觉得王俊凯输了。

是眼花么?

正当易烊千玺、易母和易父都以为结局已定时,原本处在某个位置的老虎突然以肉眼都不能观察到的速度,鬼魅一般地闪到了美洲狮身侧,用头将美洲狮掀翻在地,牙齿含住了美洲狮的喉咙。


变回人类形态后,易父看着王俊凯,问道:“那一秒发生了什么?即使我变成了动物形态,各项身体机能都成倍增加,我也没看清你怎么突然换到了我身侧。”

变成人形的王俊凯,走到原地点,还原了一下当时的移动轨迹,一边走一边解释着:“当时叔叔在这个位置制住了我,我从这里撤了一步,脱身,然后走到这里,完成了进攻。”

易父看着王俊凯所说的两个位置。

两个位置之间相差了一百多米。

但王俊凯移动的时间绝对不超过0.1秒。


“小凯,今天天色已晚,留在这里休息吧。”易父突然说道。

“这……”王俊凯望向易烊千玺,神情犹豫。

“就待一晚上吧。帮你爸爸妈妈做的事情你今天一天也做完了。寒假还有这么多天,多在我家待一天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易烊千玺开口。

“那……好吧。”王俊凯稍微踟蹰了一下,就接受了易烊千玺的建议。

他捧着脸想着,自己也确实真的舍不得跟易烊千玺分开呢。


易父走进客厅角落,拿起听筒,拨通了私人医生的电话:“艾丽医生吗?不好意思,请过来一趟。……嗯,突发状况,麻烦了。”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已经舒舒服服地窝在了沙发上看电视,没注意易父的举动。

只有易母走到易父身边,等他挂了电话,关切地问着:“Vito,刚刚打斗时伤到了么?”

易父摇摇头:“不,不是给我请的。”

他的眼神越过客厅,停在王俊凯身上:“是给小凯。”

“小凯伤了?”易母眉头皱起来。

“不不不,夫人你别担心,我跟小凯都没有受伤。”易父安抚了一下易母,语调悠远地说道,“夫人,也许一个小时之后,我们要见到阿尔忒弥斯的神。”


与此同时,沙发上两个大学生友好相处了一小会儿,又风云突变地进入了撕逼模式。

“我要看动漫!”王俊凯伸手抢着遥控器。

易烊千玺将遥控器坐在屁股底下:“王俊凯你幼稚不幼稚?我觉得现在的内容就挺好看的,不换。”

“易烊千玺你老古董啊,与我们生活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仙女座类地小行星天文研究有什么好看的?”

易烊千玺不从,王俊凯就伸到易烊千玺腰侧,挠他痒痒。

易烊千玺一笑就破功,遥控器从身后甩了出来。

王俊凯开心地抢到遥控器,换成动漫频道看了一会儿,就听到易烊千玺在他耳边“好心”提醒:“王俊凯,你今天住我家,是不是得跟叔叔阿姨说一声?”

“对哦,差点忘了这个事了。”王俊凯抬头看了看钟,“还好你提醒了我,不然sasha女士要去睡美容觉了。”


王俊凯拨通母亲的电话,就拿了个抱枕,下巴搁在抱枕上,悠闲地趴在沙发上给母亲打电话。

易烊千玺抢回遥控器主权,也很满足地继续看那颗可能存在智慧生物迹象的小行星介绍。

“Dear sasha,猜猜我是谁。”

凯妈立马听出了那玩世不恭语气调戏自己的就是自己从小到大情书不断的儿子,将手机调成外放,拉着凯爸坐到地板上,开心地聊着,“宝宝,什么时候回来?”

王俊凯挠了挠头:“妈,今天回不来耶。”

凯妈一听,以为是蔬菜和水果没卖出去,连忙安慰着:“凯凯,没关系,菜没卖完也没关系,早点回来,我们明天再出去。”

“妈……”王俊凯笑眯眯地说着,“蔬菜今天,全部卖完了哦!”

“哇!”凯妈欢呼了一声,“儿子真棒!”

“那当然,你sasha女士的儿子,他不棒谁棒。”王俊凯得瑟了一会儿,又说道,“不过,今天卖菜的时候,遇到了千玺,他说他爸妈想见我,我就跟着他过来了。今天晚上住他家,妈,可以吧?”

“你在千玺家?”凯妈声音提高了几度。

“嗯……”王俊凯有点做贼心虚,他怕他平日里最喜欢吃醋的妈会觉得自己有了媳妇忘了娘……

哪知凯妈朝王俊凯激动地喊着:“好久没见千玺了,我跟你爸都好想他!快点把电话给千玺!”

“呃……”

王俊凯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

妈,我才是你亲儿子啊!

“那个……”

“凯凯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你明天不就回来了吗?跟你聊天的机会多的是。快点,把电话给千玺……”


王俊凯继续一脸懵逼,木讷地将手机递给易烊千玺。

“给我干嘛?”易烊千玺疑惑地看着王俊凯。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给我妈打电话,她点名要你听电话。”王俊凯内心悲伤地想着,妈,我不再是你的小嵩嵩了吗。

“哦……”易烊千玺接过电话,微笑着开口,“阿姨好。”

“千玺!”凯妈拍着凯爸的背,激动地说着,“千玺,你好久没来我们家玩了,我跟你王叔叔都等着你再过来一起吃饭、聊天,玩游戏呢。”

“这几天在家陪爸爸妈妈,过几天一定去拜访叔叔阿姨。”易烊千玺瞥了一眼嘴唇撅起来都能挂油壶的王俊凯,噗嗤一笑,继续说道,“今天王俊凯在我家睡觉,请叔叔阿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那千玺你过几天一定要来啊,早点来,多住几天。”

“好啊。”


挂了电话,易烊千玺脸上还挂着甜蜜的笑容。

王俊凯半是嫉妒半是戏谑:“我爸妈好喜欢你。”

易烊千玺回过神来,靠在沙发背上,目光落在王俊凯墨色的眼眸上:“我爸妈也好喜欢你。”

王俊凯撇了撇嘴:“干脆换儿子得了。”

易烊千玺想也没想,顺口就接了一句:“换什么换,干脆变成一家人得了。”


话一出口,两人都愣住了。

四目相对,半晌无言。

王俊凯表面镇定,内心巨浪滔天,一个浪头一个浪头地打得王俊凯风中凌乱。

几秒钟之后,王俊凯稍稍平静了些,看着易烊千玺琥珀色的安静眼睛,开口:“千玺……你说的……是真的吗?”

易烊千玺还陷在思维的迷宫里,琢磨着自己怎么会说出那句话,王俊凯一问,反而思绪明晰起来。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王俊凯性格开朗,喜欢肢体接触,喜欢靠在别人身上,喜欢撩。可撩起来了怎么办,他并不知道。长了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却比谁都纯情,喜欢撩骚易烊千玺,可易烊千玺一回应,他又无所适从。

而易烊千玺,或许不会主动拥抱世界,可是一旦决定出击,便一直向前,坚定执着,且无所畏惧。


他轻轻挑了一下眉毛,眉头舒展,眉间的美人痣像落在宣纸上的一粒朱砂:“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王俊凯的心脏狂跳起来。

可是,王俊凯不知道,这份心跳,到底踏实不踏实。

按照这个发展趋势,自己迟早要被易烊千玺撩得神志不清。

是该继续沉沦,还是悬崖勒马。

趁着思维还清醒,那个迟到了几个月的问题,王俊凯鼓足勇气问出。

“千玺,我想问你,这段时间,你对我的态度的180度转变,到底因为要负责,还是因为其他什么?”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许久,问道:“其他什么是什么?”

王俊凯只觉得喉咙发涩,嘴唇干涸。可是,王俊凯知道,如果这时候不问,积蓄的勇气会像开了口的可乐里的气泡,溢出到空气里,消逝得无影无踪。他舔了一下嘴唇:“比如……发自内心的关怀。”

末了,又郑重地加了句:“我并不想本末倒置。”

易烊千玺皱着眉头,牙齿轻咬着右手拇指指甲。

王俊凯知道易烊千玺在思考,不打扰他,安静等着。

嗒,嗒,嗒。

王俊凯能听到,墙上时钟走动的声音。

每一秒,像蜗牛爬行般缓慢。

不知过了多久,王俊凯听到易烊千玺的声音。

“那还是责任感更多一些吧。”


像绷紧的气球,突然被人戳了一针。

紧张感消失不见,无力感却缓缓攀升。 

难过。

一开始是微小的难过。像是精神自我保护机制,在洪水来临前筑了一道堤坝,可悲伤的细流还是一点一点地渗透进内心。

然后,悲伤缓慢累计。

变成水洼。

变成湖泊。

变成海洋。


“哦。”

长久的沉默之后,王俊凯用一个声音沙哑的单音节,回应了易烊千玺的坦诚。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的反应,不明就里。

难道不应该是开心吗?

我都说了我会负责啊。

易烊千玺不知道,王俊凯在想什么,可是对他自己而言,他是一个对感情慎重而认真的人,说出口负责,基本也就代表着对这个人负责一辈子了。

几秒钟之后,易烊千玺终于琢磨出来不对头。


他转过头,看着仍然陷在悲伤情绪里无法自拔的王俊凯。

——他想要的,是我发自内心的关心?


心上的那根弦,毫无防备地被拨动了。

易烊千玺右手放在左心房,垂着眼睛,不懂心头那些错综复杂的情绪。

有欣喜,有心疼,有疑惑,有感动,还有不成片段突然涌来的许多回忆。


“叮咚。”

正当沙发上的两个人怀着不同的心情定格成JPG时,一声门铃声惊醒了两人。

易母打开门,艾丽医生提着银白色的医药箱走了进来。

熟练地将医药箱放在地上,取出白色橡胶手套戴上,艾丽医生问易父:“Vito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不适?”

“医生,今天不是为我做身体检查,是给这位先生。”易父将艾丽医生的视线引向王俊凯。

被众人疑惑的眼神聚焦,王俊凯回过神来:“我?”

“小凯做过全面的身体检查吗?”易父问道。

王俊凯摇摇头:“属性分化时和卡俄斯入学体检时做过基本检查。不过全面检查一直没做过。”

“艾丽医生,给王俊凯先生做一个详细的检查。”

 “好的,”艾丽医生走到王俊凯身边,又问易父,“要详细到什么程度?”

“最详细的程度。”易父回答。


王俊凯见艾丽医生摆出了一大堆仪器,有些疑惑地问易父:“叔叔,为什么……”

易父知道王俊凯在疑惑什么。不过,没有检查结果,易父也无法解释清楚,于是说道:“小凯,谢谢你对我的信任。请耐心等待两个小时,拿到体检单,如果我的推测没错,我会将我知道的一切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你。”

“哦……”王俊凯点点头,捋起衣袖,“来吧,艾丽医生。”


抽完血的王俊凯有点虚,靠在沙发上休息。

易父和易母也坐在他身边陪着他。

易烊千玺看了看挂钟,已经凌晨12点了。

这让易烊千玺感到惊讶。

他父亲和母亲都是作息时间非常严格的人,睡觉的时间不会晚于10点半。

可是今天两人居然都没睡。

到底在等待什么?


两个小时后,艾丽医生拿到分析单,看到分析单上的内容,大吃一惊。

愣了几秒,她径直走向王俊凯,伏下身,朝王俊凯敬了个大礼。

“艾丽医生……”

王俊凯连忙蹲下来,准备扶艾丽医生起来。

艾丽医生却是毕恭毕敬地贴在地面上,口中说着:“请允许我表达一下我对karry先生的敬意。”


易母将脸转向易父。

“Vito,怎么回事?”

“看来,我跟Descartes的预感是准确的。”易父顿了一秒,说出真相——

“小凯,是——黑暗哨兵。”


黑暗哨兵?!

四个字,每个字都很常见,组合在一起,却是平地惊雷。


“黑暗哨兵,哨兵里异常罕见的存在。超越任何哨兵的体能,超越大部分向导的智力。对所有哨兵具有完全的压制性,对所有向导的精神控制具有天然的屏蔽性。一旦出现,就是整个种群里当之无愧的王者。”

这下,王俊凯又懵逼了。

几秒钟之后,王俊凯讷讷地说道:“呃……叔叔,我不太懂……能不能……说慢一点……”

易父又重复了一遍。

王俊凯坐在沙发上,眼睛看着地面,继续懵逼。


倒是易烊千玺反应过来,问父亲:“所以,换言之,黑暗哨兵是这个世界天生的领导者,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正常情况下,是这样的,只要不遇到……”

易父说到一半,突然停下。

“那都是太遥远的事情。今天也不早了,小凯也被折腾了一晚上,早点睡觉吧。”


众人渐渐散去,客厅里只剩下易烊千玺和王俊凯。

王俊凯已经发呆了十多分钟,正当易烊千玺已经放弃叫醒他,准备自己去睡觉时,就听见王俊凯突然冒出一句。

“操。”

易烊千玺转过头,看着王俊凯。

“嗯?”

“叔叔说,我是黑暗哨兵,一旦出生,体能和智力就占有绝对优势。”

“对啊。”易烊千玺说着,“而且我也看过文献,黑暗哨兵出现的概率是20亿分之一,自从圣战大将军Achilles4913年去世后,87年里阿尔忒弥斯没有再出现一个黑暗哨兵。而且,黑暗哨兵只能由mute和mute结合才有可能出现。随着阿尔忒弥斯mute的减少,黑暗哨兵出现的概率一直在降低。王俊凯,你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

“所以,我他妈入学考试前半年每天学习到凌晨三点是傻咯?”

“理论上来说,是的。”易烊千玺跟王俊凯解释着,“黑暗哨兵天生强于他人,所以就算不认真复习,学习成绩应该也不差。”

“我还一直以为我靠自己的刻苦和努力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呢!”

“你想多了。”

王俊凯看了一眼易烊千玺,又说了句:“操。”


易烊千玺忍不住笑了笑,起身前往二楼给王俊凯拿睡衣。

他自己的衣服尺码都比王俊凯小一号,怕睡衣穿在王俊凯身上不舒服,想了想,敲开父母的卧室房门。

易父开了门。

易烊千玺找父亲拿了几套衣服,临走前易父叫住他。

“明天起床,叫上小凯,还有你,一起过来书房。”

易烊千玺面露疑惑:“书房?谈什么?”

易父笑了一下:“世界格局。”

“真的?”易烊千玺开心地说着,“爸,现在就去吧,我不困。”

在过往的十八年岁月里,易烊千玺对于历史和100多年前的圣战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和渊博的知识。可是,奇怪的是,身为阿尔忒弥斯某大学历史系客座教授的易父,却一直从不跟易烊千玺讨论历史和政治,不仅不讨论,反而忌讳莫深,如临大敌。

这一次,父亲居然破天荒地要跟自己和王俊凯开口谈世界格局?

“你不困,小凯也困了啊。”易父拍拍易烊千玺的肩,“快睡吧,明早起来,我们可以慢慢讨论。”

“好吧。”易烊千玺温顺地听从了父亲的劝告,“老爸老妈,晚安。”

“晚安,Jackson。”


从父母卧室离开,走到客房,王俊凯刚好洗完了澡,走回卧室。

白色的浴袍裹在身上,黑色的头发滴着水,墨色的眼睛蒙着一层雾气,抬起头看着易烊千玺时,易烊千玺心跳漏了一拍。

“给,你的睡衣。”

易烊千玺低着头,手举到王俊凯身前。

王俊凯双手扶在门框上,静静地看着易烊千玺低下来的刘海。


许久,易烊千玺听到王俊凯说,谢谢。

低沉磁性的声音。

当王俊凯不嬉笑不打闹的时候,他的声音十分成熟,像夜风里的海浪,有一种勾人心魄的魅力。

易烊千玺轻笑了一下:“王俊凯啊,还好我们学院的那群小女生不知道你是黑暗系的哨兵,不然,整个卡俄斯学院都要沦陷了。”

王俊凯也笑。


易烊千玺转身的时候,听到王俊凯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不急不缓地述说,像一首温柔的夜曲。

“千玺,不管我是什么身份,我还是我。

我的人没有变。

我的心也不会变。”


心脏骤然开始跳动。

王俊凯说得隐晦,可易烊千玺听懂了每一个字。

易烊千玺捂着左心房,从客房门口走到自己卧室,关了门,躺在床上,听到自己的内心说着——

原来,不是因为责任。

——tbc

评论(191)
热度(978)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