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十三)

(十三)贫穷贵公子

米洛斯。

懵懂无知的孩童时代,王俊凯从来不觉得自己家乡的名字有什么魔力。但当他远离家乡去外地求学,这三个字便渐渐衍生出海洋的气息。当王俊凯读起它们,那感觉就像是冰咖啡里溢出几个晶莹的气泡,砰,砰,砰,依次破裂,鼻尖便沾染上一抹沁人心脾的清凉。

飞行高度缓慢下降,整个城市逐渐明晰,那自小相伴的蔚蓝色大海的海岸线也变得蜿蜒悠长。

因为温室效应,地球海平面上升,米洛斯的海岸线也随之向内陆侵袭,淹没了王俊凯小时候游玩过的草地和公园。沉在浅海里的希望大厦,是这片区域的唯一建筑,孤孤单单,像一艘被人遗忘的旧帆船。可是,看到它,王俊凯觉得心头温暖充盈。

——因为他知道,在这个大楼里,有他最亲爱的爸爸妈妈。

飞行器在大厦第十层盘旋了几圈,找了个合适的角度钻进去,王俊凯稳妥地将飞行器停在挑台。

挑台上种满了蔬菜和水果。王俊凯停好飞行器后,从舱门跳下来,检查了一下停泊位置。

一切都很完美——除了飞行器底部压坏了一小块菜地。

“不好意思,爸爸妈妈,压坏了几颗你们最爱的紫菜甘蓝。”王俊凯蹲下身,惋惜地摸了摸那几颗紫菜甘蓝的叶子,然后就耸耸肩,将这个小问题抛诸脑后,欢快地跑到806,敲开了自家的大门。

“爸,妈,快开门!你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聪明绝顶玉树临风的宝贝儿子回来啦!”

 

大门应声而开,凯爸和凯妈站在门口,开心地说道:“小凯回来了!”

“爸,妈……”王俊凯一手抱着母亲一手抱着父亲,“我好想你们啊……”

眼看着老婆要哭起来了,凯爸连忙拍拍凯妈的肩膀,又对王俊凯说着:“来来来,进屋聊,让爸爸看看有没有长高……”

凯妈也小声嘟哝:“嗯……我也要看看凯凯有没有瘦……”

王俊凯站在客厅中央,任由爱子心切的父母打量着自己,笑眯眯地配合着:“长高了,没变瘦。而且,是不是又变帅了?”

王俊凯的话把凯爸和凯妈都逗乐了。

“还是老样子!”凯妈靠在凯爸肩头,轻声笑着。

“嗯,小孩样。”凯爸接口。

“爸爸!”王俊凯将凯爸搂到自己胸前,低头看着现在已经矮自己一截的父亲,不满地反驳着,“你儿子已经185了。”

“不管多高多壮,在爸爸眼里,你永远是最可爱的小土豆。”

 

三人开开心心地扯了一会儿家常,凯妈突然想起来自己儿子长途跋涉刚到家,应该还没吃晚饭,问王俊凯:“饿了吗?晚饭想吃什么?”

“想吃我们家的招牌菜……”王俊凯望向凯妈。

凯妈立马会意,和王俊凯同时说出来——“金枪鱼寿司。”

“那我去厨房准备,凯凯你自己将行李放你自己卧室,收拾好了就可以出来吃晚饭了。”

“好的,Sasha女士。”王俊凯调皮地向母亲敬了个礼,提着背包走进卧室。

 

王俊凯带回来的行李不多,十分钟不到就将衣服和电子产品等摆放妥当,闲着无事,便打算去厨房帮忙洗菜。

走到卧室门口,却听见凯妈跟凯爸的对话。

凯妈:“哎呀,忘了冰箱里没有金枪鱼了。”

凯爸:“可不是么。已经几个月没买金枪鱼了。”

凯妈:“可是小凯想吃金枪鱼寿司。怎么办啊……”

凯爸:“今天先做个黄瓜寿司卷吧。明天我去市场买点金枪鱼回来。”

凯妈:“老公……我们预算还够吗?你不是说最近我们家财政都入不敷出吗?还有钱买金枪鱼吗?”

凯爸:“是有点不够呢……上个月政府的催缴单上,我们欠的钱已经超过了1000海币……不过……我们可以其他方面省点花……孩子难得回家一趟,可不能让他连最简单的心愿都实现不了啊……”

凯妈:“嗯……老公,辛苦你了……”

凯爸:“老婆,让你节衣缩食,你才辛苦呢……”

 

王俊凯装作不动声色,推开了门,将一叠钱放到父亲手中。

“爸,妈,这是我的奖学金,你们拿着吧。”

王俊凯偷偷换了概念,将新年舞会上获得的奖金当做年终奖学金,交给了父亲。

他没敢说自己的成绩处于下等,连最低金额的三等奖学金都没有。他知道虽然父母不会责怪他,可是从小到底自己都是学业优异的孩子,王俊凯不想让父母感到失望。

凯爸拿过奖学金,草草翻了一下,惊讶地看着王俊凯:“这么多?”

“嗯……1万海币。反正我在卡俄斯学院包吃包住,没有任何开销,所以奖学金就爸妈替我保管吧!”

“太好了太好了……”凯爸一激动,就脱口而出,“可以拿去还款……”

“爸……我们欠了多少钱?”

凯爸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慌忙捂住嘴:“没有啊……没有欠钱……”

凯妈也捂住嘴:“没有没有……凯凯,我们家好着呢……”

 

王俊凯叹了口气。

这两人动作表情如出一辙的惊慌,瞎子都能看出来是在说谎好嘛。

王俊凯拉着爸妈在沙发上坐下,诚恳地问道:“爸,妈,我们仨一直都是开诚布公,有什么说什么,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秘密。我小时候,喜欢哪个女孩子,被哪个女孩子告白,得了什么奖,受了什么委屈,不管好的坏的都会跟你们说,所以如果你们有了什么困难,也要跟我说,对不对?”

凯爸和凯妈低着头,咬着牙纠结着该不该说。

“再说,你们两个在冰箱前咬耳朵的话语我都听到了……”王俊凯扶了扶额头,“爸,妈,我不是故意要偷听你们说话的,可是你们大概忘了,你们儿子是哨兵……还是五感一等一的哨兵……”

 

这下,凯爸和凯妈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了。凯爸深呼吸了一口,开口说道:“小凯,你最近看了新闻吗?”

“嗯……每天晚上会看一会儿。”

“去年5月份,阿耳忒弥斯大陆出现了近二十年来第一起食人兽伤人事件。之后,政府调查这具食人兽的出处,却不了了之。消停了1个月之后,食人兽再次出现,这次是2头。再后来,食人兽出现得越来越频繁,每次出现的数量也越来越庞大。为了维持社会的安稳,政府调整了财政支出结构,weiwen费用一下子上升了30%——国家财政总收入又没有太大变化,怎么办呢,政府就减少了社会福利。我们家的救济金变成了原来的一半。”凯爸叹了一口气,忧愁地说着,“这么多年,我们家财政都是收支平衡,去年八月第一次出现了赤字……” 

王俊凯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

“不过……别太担心。”凯爸见王俊凯眉头的愁绪越来越浓,连忙开解,“去年的气候非常好,整个秋季都是艳阳高照。我们家栽种在挑台上的蔬菜大丰收了,收成是平时的两倍呢!不仅够我们一家人吃,还可以卖掉一些。我跟你妈原本打算着过了新年就出去,可这几天在下雨,给耽搁了。我跟你妈妈算了一下,如果去年存在储藏室里的蔬菜全部卖掉,刚好能抵消减少的救济金,收支就不成问题。”

王俊凯思考了一下,问父亲:“爸,如果不算卖菜的钱,按照现在的支出和政府的补贴,我们一年赤字累计多少?”

凯爸算了算了,说道:“大概1万3千海币。”

“我拿了1万奖学金呢。所以现在只要卖出去3000海币的蔬菜就行了。”

“嗯。”凯爸点点头,乐观地说着,“3000海币,我跟你妈妈只要出去个十趟就能赚回来。”

王俊凯看着可爱的老爸,心里既是骄傲又是心疼。

他骄傲的是自己这个老爸虽然是个mute,身体和智力都处于弱势,可是心灵上却从来没有过自怨自艾,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是积极面对,努力完成。

而让王俊凯心疼的,也是父亲这倔强的性格。3000海币,需要卖出大概300公斤的蔬菜,就算是两个人一起出去,以十趟计算,每个人每次也要负担15公斤。15公斤,对于王俊凯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可是对于普通人的父亲和母亲来说,并不轻松。

王俊凯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

“去年丰收了,存放在储物室里的蔬菜有3000海币那么多么?”

凯爸自豪地说着:“还不止呢。”

“那我明天就帮你们卖掉3000海币的蔬菜吧。”王俊凯语气坚决,“让你们今年一年可以舒舒服服地待在家里,不用辛辛苦苦出去折腾。”

凯爸欣慰地笑了,可随即又拍了拍儿子的背,劝慰道:“凯凯,我知道你心疼爸妈。可是……3000海币的蔬菜……那是一卧室那么多……就算你是一等一的哨兵,那也背不动啊……”

王俊凯看着凯爸,挑了挑眉,笑得无比狡黠。

 

“你小子又有什么鬼把戏?”凯爸揶揄着。

王俊凯不说话,只是牵着凯爸和凯妈爬到第十层的挑台上。

H186在月光下闪烁着荧荧的光辉。

 

凯爸定睛瞧了瞧,就叫出声来:“飞行器?”

“嗯。卡俄斯学院给每个学生配了一台飞行器。”王俊凯得意地笑着,“明天,我就可以开着H186,装上一飞行器的蔬菜,去阿耳忒弥斯大陆最繁华的城市——首都盖亚城——卖菜去。”

“开着飞行器卖菜?”凯妈望着停泊在挑台上的高大上的飞行器,哭笑不得。

“对啊,很帅不是嘛。”王俊凯朝爸妈笑得没心没肺。

 

伴着米洛斯温柔的海浪和咸腥的海风,睡在母亲为自己打点得干净整洁的床上,王俊凯睡得十分安稳,第二天起床精神奕奕。

飞往盖亚城前,王俊凯还特地先带着父母乘坐飞行器在米洛斯海面上翱翔了一圈。

看到父母开怀的笑颜,王俊凯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莫大的满足感。

转悠了足足两个多小时,在凯妈“小凯你再不出去天黑前可回不来了”的叮呤下,王俊凯才将父母放到挑台上,自己驾驶着H186飞向千里之外的盖亚城。

 

盖亚城,阿尔忒弥斯大陆的首府,坐落于大陆的东北边,是全国的经济和文化中心。

在盖亚城上空盘旋,寻找降落地点时,王俊凯就领略了首都之城的繁华和先进。

与海边小镇米洛斯完全不同,如果米洛斯是一个淳朴的田园少女,那盖亚城就是一位金发红唇的摩登女郎。

空中各式各样的飞行器穿行其间,地面上数栋高楼鳞次栉比。因为钛合金材料在这个城市高度普及,即使远在3000米以上的半空,王俊凯依稀能看到整个城市微微闪耀的科技感十足的银白光芒。

“Well, fantastic.”

感慨了一句,王俊凯便按下降落杆,飞行器在地面盘旋了几个圈,最终决定在一处广场上降落。

这个广场处在两条主干道的交叉处,位置显眼并且人流巨大。更重要的是,广场前铺了一片天然草皮,让王俊凯觉得亲切。

王俊凯将飞行器停在广场角落后,就从机舱里搬出蔬菜,放到广场上售卖。

 

3000海币的蔬菜,份量十足,饶是王俊凯这种体能强大的哨兵,也搬了近十次才将蔬菜完全搬下来。

搬完蔬菜,王俊凯关上舱门,走到蔬菜堆前,坐在地上,双手托着腮,内心有些忐忑,不知道盖亚城的人们会不会买他的帐。

不过,王俊凯转念一想,盖亚城的人,跟米洛斯的人,没什么不同啊。大家都是人,都要吃喝拉撒啊,既然都要吃喝拉撒,那也肯定是要买菜的嘛。

王俊凯预料得没错。

几分钟之后,就有一位年纪略大的妇人走过来。

倒不是这一大片水灵灵的蔬菜吸引了妇人,而是坐在这堆蔬菜前卖菜的小伙子让妇人很有好感。

他穿着深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卫衣,柔顺的头发,两手托着下巴,一双黑色的眼睛在阳光下眨啊眨。

妇人看了看王俊凯,又看了看蔬菜,问他:“这些菜,是卖的吗?”

王俊凯神游的眼神从半空收回来,看到顾客,连忙点头:“是的是的,我们自家种的蔬菜,因为去年收成好,吃不完,所以拿出来卖掉一些。”

妇人拿起一颗小白菜,瞧了瞧,又闻了闻:“很新鲜啊……小帅哥,帮我拿3斤吧。”

“好的。”

 

做完第一笔生意,礼貌送别妇人,王俊凯将钞票放进口袋,开心地说了声YES。

“万事开头难,有了好的开始,今天肯定顺顺利利的。”王俊凯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开张大吉后,接下来的两个小时,王俊凯有条不紊地给蔬菜称重、打包、收钱。

他身前的蔬菜摊面积也在慢慢变小——300公斤的蔬菜已经卖出了一半。

 

“哟……那是最新款的H186?”

几双鞋子出现在王俊凯的视野时,王俊凯正在低头整理卖出蔬菜后到手的钞票,哪知视线微微前移,却让王俊凯心头不悦——其中有个人,穿了皮鞋,而右脚那只皮鞋的鞋头,踩在了王俊凯正在贩卖的蔬菜上。

“你好……”王俊凯抬起头来,看到一张和他差不多年纪的脸庞。

那脸庞的主人皱着眉头看着王俊凯,懒洋洋地说道:“怎么了?”

“你踩着我的蔬菜了。”

那皮鞋主人听到王俊凯的提醒,“哦”了一声,将鞋子往后撤了撤。

王俊凯刚想道谢,皮鞋主人飞起一脚,像踢皮球一样将一颗紫菜甘蓝给踢了出去。

跟他一起的人发出哄堂大笑。

紫菜甘蓝在空中划了一条抛物线,向着遥远的角落里滚去。

王俊凯火气噌地一声蹿上来,站起来问他:“干嘛?”

“哟,生气?”皮鞋主人的眼神落在王俊凯脸上,带着莫可名状的傲慢,“你哪家的小屁孩,跑到San广场勤工俭学呢?”

“你又是哪家的熊孩子,这么糟蹋别人的劳动成果?”王俊凯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

众人先是一愣,又哈哈大笑起来。

但是这一次的笑,明显多了一份揶揄。

人群里有个男孩拍了拍皮鞋主人的肩膀:“喂,他说你是熊孩子。三少,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指着你鼻子骂你熊孩子,哈哈哈,好玩儿!”

那个皮鞋主人,也就是被称为三少的男子,走近王俊凯,直视着王俊凯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你不知道我是谁?”

王俊凯冷笑了一声:“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让开点,别拦着我做生意。”

身后的笑声愈发响亮,传进三少耳里也就愈发烦心。

“小子,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这个广场叫什么名字。”

王俊凯回了一下头,看到广场后的高楼上,写着三个英文字母,SAN。

“San广场?”王俊凯猜测。

皮鞋主人点点头。

“哦,那又怎样?”

“既然你知道这个广场姓San,既然你把蔬菜放在我家的地盘上买卖,我不收取你费用,就算是够仁慈了,你还想让我向你道歉?”

王俊凯却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钱,扔到三少脸上:“场地租用费,我给你了。现在,给老子把你踢出去的紫菜甘蓝捡回来。”

这下,人群都笑岔气了。

飞扬的钞票纷纷落下,三少的脸色变得铁青。

“不识抬举的乡巴佬,今天就让我Willson San告诉你什么叫规矩。”

话音刚落,王俊凯感到眼前的光线突然被遮挡,抬头一看,皮鞋主人已经兽化成了一头体格巨大的豹子。

紧接着,他身后跟着的随从,也变成了哨兵的动物形态。有棕熊、鳄鱼,还有黄金巨蟒。

豹子朝王俊凯大吼一声,声音震耳欲聋,地上的草皮似乎都要被掀开。

王俊凯深深地叹了口气,心底暗骂着:“还跟我一样是哨兵,真他妈丢死哨兵的脸了。”

 

豹子一跃而起,像一道闪电一样扑向王俊凯。

王俊凯一个侧身躲开了豹子,想用速度甩开豹子,却被棕熊和鳄鱼拦路。

躲过棕熊的掌击和鳄鱼的啮咬,豹子又重新扑了上来。

王俊凯一边灵活地闪躲,一边仔细观察这些哨兵的能力值。

这四个哨兵能力不强,甚至连卡俄斯体能测试排名末尾的学生都比不上。

王俊凯在心里冷笑,思维稍稍放松一些,却是在这节骨眼上出了乱子。

那条一直没在王俊凯视野里出现的黄金蟒,趁着王俊凯不注意,偷偷从身后靠近,在王俊凯与豹子、鳄鱼以及棕熊的对战时,冷不丁地缠上了他的脚踝。

王俊凯心里一惊,想要挣脱蟒蛇的围困。

可身长十多米,直径半米宽的巨蟒就像一条结实的绳子,牢牢地缠在王俊凯的脚上,限制了他的行动。虽然一秒之后王俊凯很快反应过来并且用他的力气甩开了巨蟒,却是因为这零点几秒的制约,被豹子用尖利的爪子划破了右臂,白色的卫衣顿时被鲜血染出一片刺眼的殷红。

 

“嘶。”王俊凯深深地吸了口气,左手按住右臂,看了一眼伤口。

皮肉绽开,一道20公分的伤痕依稀可见。

“轻敌了。”王俊凯暗暗想着。

王俊凯没料到这四个哨兵虽然智商低了点速度慢了点,可是却会配合协作。这唯一的变数让右臂受伤的王俊凯处于了下风。

王俊凯按压着右臂,正精神高度集中地思考着对策,却看见眼前的四个哨兵变回了人类形态。

“咦?”

王俊凯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睛。

不乘胜追击?不像这群混混的风格啊。

但接下来的事情更让王俊凯惊讶。

变成人类形态的四人竟然一水儿地跪在了王俊凯面前,为首的三少还恭恭敬敬给王俊凯磕了个响头:“对不起,我错了,求你原谅。”

“你……你没事吧?”王俊凯有点害怕地向后躲。

“我没事我没事。刚刚小人不小心划伤了您,要不要紧?”

看着前一秒还不可一世暴戾乖张的Willson san这一刻却一脸关切地走过来,王俊凯连忙摆手拒绝:“不要紧不要紧!呵呵……(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情况)没别的事你们就散了吧……”

“少爷您不想看见我们,我们立刻、马上消失!”Willson san对着旁边的随从使了使眼色,“走!”

四个人又恭恭敬敬地朝王俊凯鞠了个躬,转过身去迅速离开。

王俊凯满脑子疑问号。

 

他疑惑地环视了一圈四周,当看到某个角落里站着的人时,脸上笑容肆意绽放。

广场角落,飞行器旁边,易烊千玺靠着墙,捧着紫菜甘蓝,穿着黑色风衣,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

一如既往的淡漠,一如既往的寡言,可谁能想象到,就是这么一位站得远远的向导,不动声色地扭转了激烈的战局呢。

他走过去,靠在易烊千玺旁边的墙上,刚想开口,易烊千玺皱起眉头:“伤口这么深……”

王俊凯看了一眼自己手臂的伤口,朝易烊千玺笑笑:“没事儿,小伤口而已,我体质好,很快就能愈合。”

易烊千玺却是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块手帕,细心给王俊凯包扎。

王俊凯垂着眼睛看着易烊千玺,他专心致志地替王俊凯包扎着伤口,将绽开的皮肉包裹在手帕内部,末了细心地打好结。

“谢谢。”王俊凯想收回手臂。

“别动。”

“嗯?”

只见易烊千玺将手覆盖在王俊凯伤口上,几秒钟之后拿开,炯炯而出的鲜血居然止住了。不仅如此,王俊凯活动了一下手臂,连撕裂的痛感也消失了。

王俊凯看着胳膊,望向易烊千玺:“你有治疗技能?”

“很惊讶?”

“你智力值全国第一,还带治疗技能?”

不是王俊凯孤陋寡闻,而是一般来说,向导的天赋也是各有千秋的,有人擅长精神攻击,有人擅长给友方提供精神屏蔽保护,有人则擅长对受伤哨兵进行身体上的修复。前者被称为攻击型向导,后面两种称为防守型向导。通常,攻击天赋卓越的向导,防守天赋相对就会弱一些甚至根本没有,而且可以对哨兵进行身体修复的向导很少很少,出现的概率大约为千分之一。可没想到的是,易烊千玺竟然所有天赋全占。

 

易烊千玺看到懵逼了的王俊凯,拿着右手在王俊凯眼前晃了晃:“hello?”

王俊凯回过神来,又问道:“刚刚他们欺负我,也是你帮我解围的?”

易烊千玺也坦然地点头:“嗯。”

“虽然猜到是你,但是我还是想问,怎么做到的?”

易烊千玺并没有回答王俊凯的问题,而是将手中的紫菜甘蓝捧到面前,吹了吹最外面一层叶子上的灰尘,递给王俊凯:“给。”

王俊凯接过紫菜甘蓝,抬起眼皮,对易烊千玺说道:“谢谢。”

易烊千玺将紫菜甘蓝还给王俊凯后,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细细解释着:“今天吃早餐的时候,我父亲随口提起他的老花镜摔坏了,想去San购物大厦买一个。我看着父亲没戴眼镜行动不便,就说我给他买回来吧。结果我刚到San广场,就看到了你们打架的一幕。我清楚你的为人,知道滋事的肯定是他们,就动用了一下向导的技能……”

“精神控制?”王俊凯脱口而出。

“嗯。”易烊千玺点头。

“是精神输入吗?”王俊凯很好奇地问道。

“精神控制分为三种,精神输入,精神干扰和精神屏蔽。但这次我用的不是精神输入,而是精神干扰中的其中一种——镜面控制:让他们做出与自己的真实想法完全相反的行为。精神控制最讲究因材施教,在刚刚这种情况下,镜面控制比精神输入效果更好——他们越是想撕碎你,镜面控制下就会越保护你;越想压制你,镜面控制下就会越臣服于你……”

“原来如此。”王俊凯朝易烊千玺投去敬佩的目光。

易烊千玺笑了笑,眉眼依旧一副淡然神色。

“可是……我听说精神控制十分耗费脑力。”王俊凯不解地看着易烊千玺,他神色安详,呼吸平稳,根本看不出有任何变化,“你还同时控制四个,怎么没见你有一点吃力?”

“你是说,控制四个智力值不到70的对手吗?”易烊千玺嗤笑一声,“还不够我热身呢。”

王俊凯又暗暗吃了一惊。

 

他不是没见过向导,却没见过像易烊千玺这般不用吹灰之力就能将四个哨兵玩弄于股掌的精神力如此强大的向导。

如果一个优秀哨兵的可怕在于可以在千里之外取人首级,那一位出色向导的可怕则是兵不血刃,杀人于无形。

这是王俊凯在同一天短短两分钟里又一次惊讶。易烊千玺的攻击能力,也远远超过他原来的预想。

同时,王俊凯也第一次意识到一个更加宏大的事实——一个优秀的哨兵,加上一个出色的向导,如果两者配合默契,也许能完成许多人类甚至都无法想象的奇迹。

 

“不过,有一点我不太明白。”

易烊千玺的提问将王俊凯的思维拉回现实。

看着皱眉思考的易烊千玺,王俊凯笑了一下,问他:“什么不明白?”

“为什么不反抗呢?那群人看起来最多B级,你是S级的哨兵,变形之后,一个打十个都没问题。”

王俊凯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掂量了一下手上的甘蓝,又踱着步子回到蔬菜摊前。

易烊千玺也跟着王俊凯走到广场前,王俊凯坐下来,他就站在一边。

“有些事情,并不是靠武力能解决的。”王俊凯将甘蓝放回蔬菜摊里原来的位置,拍了拍手,继续说道,“我是可以打得过他们,可是,打一架之后又能怎样呢?大家成长环境不一样,所形成的观点也不一样,就算打死他们,有些谬论依旧根深蒂固地存在于他们的血液里。

从小到大,我受的偏见可多了去了。12岁属性报告没出来前,经常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因为他们认定了mute的孩子,有很大概率依旧是个mute,笃定我不会翻身。可属性报告一出来,他们就傻眼了,再加上那一年第一次中学入学考试我就考了个体力智力双项第一,他们就对我关怀备至起来。

有什么用呢?我只看到了他们根深蒂固的偏见,对我好,依旧是因为偏见。

经历了那么多,就想明白了,不必去在乎那些在你生命里匆匆而过的路人的想法,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无法改变世界,我们只能改变自己。”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突然间颇有兴致地问了句:“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可以改变世界,你会去改变吗?”

王俊凯思考了一下,摇头:“其实我并没有很大的抱负和野心。我只想保护我爱的人,我的父母,我的朋友,我的……”

王俊凯停了一秒,扫了易烊千玺一眼,咳了一声,继续说道:“保护这些人,还有我自己,平安健康快乐,就好了。”

“你真是mute养大的孩子。”易烊千玺说道。

“嗯。我是mute养大的孩子。”王俊凯笑着重复。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的侧面,望向远方的一双桃花眼眼波流转,小巧而精致的鼻翼洒着一层淡淡的阳光。

“多好。”

“嗯?”王俊凯转过头来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转过脸去,视线投向正前方。

王俊凯不满地嘟了嘟嘴,无声地抗议易烊千玺说话只说一半的坏毛病。

而易烊千玺却是在心底小声述说着他觉得说出来会很肉麻的完整话语——

多好啊,你是mute养大的孩子,所以才能如此善良、温暖、美好,有血有肉。

如此不同,如此让人心生向往。

 

“你还剩多少蔬菜没卖完?”

安静了一会儿,易烊千玺开口问道。

“嗯……我看看。”王俊凯探着脖子瞧了瞧,说道,“还剩大概100公斤吧。”

“多少钱,我买了。”易烊千玺低头拿出钱包。

王俊凯将易烊千玺的钱包塞回口袋:“虽然你是阿耳忒弥斯大陆首富的儿子,虽然我知道你不缺钱,可是……你这样的行为,和刚刚那位智商70的San集团三少爷有什么区别呢?”

王俊凯拿起地上两颗青菜、几个土豆和几个胡萝卜,递给易烊千玺:“要是你想吃我们家的蔬菜呢,我可以送你一些。要是你想把我们家的蔬菜全买了,那就免了吧。我爸说过,无功不受禄。”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坚定的眼神,想了想,就笑起来。

王俊凯正疑惑易烊千玺笑什么,就看到他一屁股坐在了王俊凯身边。

“你干嘛?”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扫了一眼王俊凯,就对着来往的人群说道:“自家种的新鲜蔬菜,各位要不要来看一下?”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坐下了,还自然而然地跟买菜的大叔大婶们打成了一片,心里被温暖与感动充盈,嘴上却不忘揶揄:“易烊千玺,你这是穿着4万海币的风衣坐在地上卖蔬菜?有钱人家的假期休闲方式我真是看不懂啊。”

易烊千玺也毫不留情地顶嘴:“有什么办法呢。有个傻瓜好好的假期不待在家里休息,非要跑出来帮助爸妈赚钱养家。有人想出钱全买了他还不卖,作为他的室友,也就是毕业时成绩必定相同的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唯有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

王俊凯笑得瘫倒在易烊千玺身上,一脑袋的头发丝骚扰易烊千玺的脸颊和脖子。

易烊千玺嘴上嫌弃地说着“王俊凯别闹了,还有蔬菜没卖完呢你能不能正经点”,嘴角却是挂上笑容,左手指尖偷偷摸了摸王俊凯头顶立起来的小呆毛,一本正经地评价,嗯,发质不错。

 

夕阳西下的时候,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卖完了所有的菜。

广场上的人群渐渐散去,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也收拾了一下摊子,将竹篓等工具收进飞行器里。

两人收拾完,王俊凯就坐在飞行器驾驶座上清点钞票,易烊千玺玩着手机陪着他。

“居然赚钱4000多海币。超额完成任务。”

清点完钞票,王俊凯感觉待在手上的技能点手环震了一下。

易烊千玺也同时感觉到了。

两人对望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看向手环。

生活真是处处充满了惊喜。

两人的默契度,在这个齐心协力卖菜的下午,跃升了8个百分点。

 

王俊凯启动飞行器,准备打道回府,易烊千玺看他设定的目的地是米洛斯,突然插过来,按灭了导航键——

“既然你都已经来了盖亚城,我们又刚好碰到了,我家就在前面3公里不到的地方,要不要过去坐坐?”

“唔?”王俊凯脑袋有些当机。

还没等王俊凯回答,易烊千玺直接暗灭了APU键,将王俊凯从飞行器里拉了出来往前方走:“盖亚城治安很好,飞行器暂时放在这里没什么问题。3公里不远,咱们走路过去。

——对了,可不是我要留你。

我说了,我爸妈很想看看你呢。”

 

——tbc

评论(119)
热度(839)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