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3.3>

#王俊凯的第二个故事

3.3 孤独星球(3)

在人类社会里,星际宇航员大概算是最能适应环境的物种存在。

有时候,他们会互相调侃自己是高智能细菌——像细菌一样,于荒漠处,于熔岩中,于南极冰山里,于任何艰苦环境里顽强存活。

而对优秀的星际宇航员Karry而言,更是如此。

他已经适应了B612的环境,甚至生物钟也由24小时调整成了B612比地球稍短的自转360度时间——21.37小时。

到达B612的第二晚比第一晚睡得还安稳——等他醒来,走出卧室时,B612的“太阳”升到了头顶,而千智赫也已经外出工作了。

客厅的穹顶今天是小清新风格,墙壁和屋顶悬挂着无数朵粉色的樱花。

也不知是什么科技,那些墙壁上的花朵不仅有樱花的触感和樱花淡淡的香味,Karry好奇地摸了一下,居然还有花瓣落下来。

“哇哦……”Karry挑了挑眉头,觉得一切十分新奇。

大屏在感应到Karry的到来后,自动从休眠模式切换为千智赫出门时留下的语音信箱——

“化石先生(千智赫调侃Karry老),早上好。昨晚还睡得好吗?如果你起床没见到我,不用担心,我在距离基地南2.1公里西2.7公里处的地方带着仪器检查您的飞船。餐桌上有三明治,冰箱里有牛奶。我大约会在两个半小时后回来。”

Karry一愣,听完千智赫的语音嘴角就上扬了起来。

“这小屁孩儿,考虑得还挺周到的。”

 

Karry从冰箱里取出人造牛奶,倒了满满一杯,然后拿起碟子中的三明治开始大快朵颐。

期间,智能餐桌感应到三明治已经冰冷,试图给三明治加热,被Karry浅笑着拒绝了。

就像在地球上上小学,妈妈照顾还在襁褓中的Jojo,早上来不及给Karry热早餐,所以Karry只能吃变冷变硬的面包片一样——有时候,不完美不仅不是一种遗憾,反而让人觉得温暖和真实。

吃完早餐,Karry看了看墙上的钟表,离千智赫回来还有两小时。

闲着也是闲着,Karry在餐桌旁坐了一会儿,从门口的旋转衣架上拿了防风外套,走出大门。

 

3.5公里的路程不算近,但也不远。Karry将手表的方位指针调到相应角度后,顺着指针所指的方向往前走,走了一会儿就看到了自己的飞船。再走近一些,Karry就看到了正在工作的千智赫。

他背着一个登山背包,穿着卡其色的外套,浅蓝色的牛仔裤。卷起的裤脚露出纤细的脚踝。从包里拿出一个仪器,弯着腰,贴着飞船壁细心检查了一会儿,又塞回仪器,在工作板上记录着检查结果。

Karry走到千智赫身边,看到他A4纸大小的工作板上已经密密麻麻地记录了几十条。

“我的飞船毛病这么多?”

Karry故作惊讶地开口调侃。

“Karry先生。”千智赫扭头看到Karry,连忙解释,“不不不……您的飞船并没有太多问题,只是我记录得比较详细而已。”

“昨天不是才刚看过吗?”Karry有些困惑。

“昨天是目测,不太精准,所以今天我又拿着仪器测量了一下。”

“嗯,情况怎样?”

“氧化膜磨损度90%,表面凹槽168条,总面积3741平方厘米。仪器失灵度1%,燃料存留45%。跟昨天观察的结论差不多,不过修复时间更加精确——我需要Karry先生您给我31天11小时的时间,我可以完全修复它。”

Karry无奈地笑了笑:“千智赫,我说了,不急的。”

和那些几千年在飞船里度过的漫长时光相比,一个月和31天11小时,真的没有太大差别。

可是千智赫却是很认真:“Karry先生,您不急是您的事情,作为B612的维修工,向您汇报精确预测修复时间是我的责任。”

Karry抬起头看了一眼千智赫。

他琥珀色的眼眸闪烁着坚毅的光芒。

触动了Karry尘封的记忆。

Karry喃喃自语:“这个小孩儿,认真的样子,倒是跟Eureka很像啊。”

 

一起走回基地的时候,千智赫走在前,Karry走在后。

B612淡紫色的阳光斜斜地照过来,将千智赫和karry的身影投射在黄色的大地上。

Karry看着千智赫的影子,突然有些感慨。

这个小孩儿,比他小了几千岁。要不是阴错阳差,冥冥之中根本不可能遇上。

想着想着,Karry在千智赫身后问他:“这几千年,地球发生了什么变化吗?”

“嗯?”千智赫停下脚步,转过脸来,看着Karry。

“你的时代,和我的时代啊。有什么不同吗?”

千智赫想了想,耸耸肩,继续朝基地走,背对着Karry,声音如透过一层水雾一样朦胧:“地球还是那个地球,人类还是那个人类。科技在进步,本性却一如当初。

——你要问我有什么不同吗?我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同呢。”

 

回到基地,千智赫将仪器放下,换了一件灰褐色的毛绒外套,蜷在大屏前舒服的老板椅上,点开其中一个文件夹观看视频。

Karry注意到,千智赫所看的视频是MIT的微积分课程。虽然Karry对于数学也有诸多好感,但是如果让他在MIT公开课和斯嘉丽约翰逊电影里选一个,Karry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不喜欢看电影?”

Karry推了个椅子过去,学着千智赫的样子在硕大而舒适的老板椅上蜷着,还拿了床毯子裹在身上,又泡了杯咖啡放在工作台上,打点妥帖地陪千智赫看“电视”。

“不是很喜欢。”

Karry看着千智赫专注的眼神,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到千智赫对于自然科学的热爱,笑了笑:“如果出生在我的时代,你会是宇航局喜欢的好苗子。——他们就喜欢乖巧、懂事、安静、好学的孩子。”

“Karry先生,您才是宇航局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现呢。”千智赫说着。

 

Karry摇了摇头。

说实话,当初他笃定心思要去宇航局,并不是因为有着崇高的理想,比如想为人类开拓疆土,或者想为科学进步奉献一生什么的。相较于和他一起训练的学员,Karry的理想小得近乎卑微——他爱上了一名名叫Eureka的女子,而Eureka的梦想则是当一名星际开拓者。

当Karry15岁时,Eureka通过了国家宇航局的测试,进入了国家宇航局星际开拓部。

3年后,Karry也追随者Eureka的脚步,考入了国家宇航局。

Eureka比Karry大了四岁,因此Karry还在训练时,Eureka已经从开拓部毕业,开始了她的外太空之旅。等Karry也从星际开拓部结业时,Eureka已经完成了三次近日航行,成为了肩上带着三颗勋章的优秀宇航员。

相较于Eureka十门课程全A的毕业成绩和毕业之后每半年就圆满完成一次星级探索,Karry在宇航局显得十分默默无闻——毕业成绩勉强及格不说,毕业了半年还没有执行一次任务,和被宇航局交口称赞的Eureka相比,一个是钻石,一个是沙砾。

终于等到第一次航行,Karry也没有太多的兴奋。他登上飞船,心情却十分平静,感觉不过是完成了一次普通的航行,像20世纪的美国旅行客开着汽车从纽约去了一趟华盛顿。

而促使Karry在宇航局继续工作的动力,也依旧是Eureka——他只期待着某次出行时,总部能把他和Eureka安排在一起。在孤独无聊的星际船舱里,他会无微不至地照顾Eureka,在亿万光年的星辉里,献上他准备已久的表白:“我喜欢你很多年了。”

然而,始料未及的是,Karry25岁那年,他没有等来第六次星际航行回来的Eureka,却等来了心上人的噩耗——Eureka操控的麦哲伦号星际飞船,在天狼星伴星附近遭遇了一次超新星爆发,辐射出的能量让原本打算着陆的麦哲伦号重新提速。预备在猎户座α星降落的麦哲伦号,直直地撞上了猎户座α星坚硬的土地。

 

麦哲伦号撞上猎户座α星的那一刻,宇宙一定绽放了一朵小小的烟花。

那烟花里,有着Eureka的绝世容颜。

她的所有,定格在了爆炸的那一刻,定格在了她的25岁。

而后,她1米.65的娇小身躯,会在宇宙里慢慢飘散开来,成为一朵稀薄的、绵延几千公里的星云。

 

两个月后,经过缜密调查,总部下发了麦哲伦号失事报告——报告中显示,在麦哲伦号撞上猎户座α星前十分钟,麦哲伦号的自动保护装置曾经给Eureka发出了红色警告,麦哲伦号离猎户座α星降落点10公里时,飞行时速还有1000公里/小时,强行硬着陆的存活几率不足10%。可是Eureka却毫不在意,说了一句“I can handle it,”便关掉了警示器,开启了反向加速,奔向猎户座α星——也就奔向了死神的怀抱。

看到报告,Karry总觉得哪里不对。

Eureka确实很自负,但是并不鲁莽冲动。

他隐隐有一种直觉——

那次事故,是Eureka故意的。

 

Karry主动向总部申请了帮助Eureka收拾遗物。

得到批准后,Karry第一次走进Eureka的房间。

看到房间的布置,Karry明白了。

她的其他一切,稀疏平常。一张铁床,一套木质办公桌椅,一台电脑,一个衣柜。

唯一让这个房间显得与众不同的,是雪白的墙上贴满的海报。

Kurt Cobain,Nirvana乐队的主唱。海报里,他留着一头不羁的长发,却有一双比孩童还纯真稚嫩的眼睛。

Karry想到了Kurt Cobain饮弹自尽时,遗书的末尾,写着——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

 

三年后,在国家公园墓地,祭奠Eureka的Karry偶然遇上了Eureka的母亲,母亲的话语证实了Karry的猜想。

“25岁那年,总部意外得知了我们家族的遗传精神病史。你也知道,星际开拓者是金字塔尖的人物,是全人类的骄傲,是地球的使者,不容有一点瑕疵。他们给Eureka下达了命令,让她执行完最后一次任务,就从宇航局退下来,作为补偿,国家宇航局会给与Eureka丰厚的经济补偿和一份衣食无忧的工作。我和她爸爸都觉得这是很好的安排,Eureka也表现得接受安排,可是我们都低谷了她对那片太空的热爱。

临走时,我亲爱的女儿伏在我肩头,轻声说着,妈妈,对不起啊。我爱您和爸爸,但我更爱星空。我和她爸爸没想太多,只以为她还是小时候那个喜欢在夜空下追着星星跑的小姑娘,再一次表达着她对理想的热爱。当Eureka失事的消息传来,我们才明白,她选择了反抗,选择了与她爱的星空永远地融在一起。”

 

Eureka死后,Karry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成了宇航局最不怕死、最疯狂的开拓者。

所有艰苦的任务,他来者不拒。

——不管是要休眠几千年,送往离地球无比遥远的边缘地带,还是观测数据贫乏,前途凶险,一去就可能无回的宇宙荒漠。

后来,Karry慢慢变成了宇航局德高望重的前辈,还开始带新学员了。

学员躺在太空舱,看着舷窗外那片完全没有任何光线的、黑得让人心慌的寂静宇宙,问Karry:“老师,您不怕吗?”

Karry的眼神,透过舷窗玻璃,飘到很远很远,好像飘到了宇宙的尽头。

良久,他说着:“不会啊,这个宇宙里,有一朵云,名叫Eureka。”

 

“喂,Karry先生。”

Karry从久远的回忆里回过神来,看到千智赫等待的目光,连忙说道:“哦……不好意思。”

“您的咖啡不喝要凉掉了。”

“哦?哦……”Karry端起咖啡,浅浅地抿了一口。

千智赫又转过头去,眼神发亮地盯着屏幕,甚至让Karry觉得,千智赫是与数学在恋爱。

 

“千智赫,你恋爱过吗?”Karry开口问道。

千智赫将脸从屏幕转向Karry:“恋爱?”

“嗯,”Karry朝千智赫点点头,“fall in love.”

哪知千智赫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Karry,问出一句:“What is love?”

Karry一愣,半晌,才缓缓开口:“你真是问了一个好问题。”

千智赫安静地看着Karry,等待着他的回答。

Karry却是沉默了许久,淡淡说了句:“我也不知道爱是什么。”

“你也没爱过?”千智赫露出惊讶的神色。

“不,我爱过。”

“So,”千智赫追问道,“ what is love?”

Karry的眼神穿过客厅,穿过窗台,停在遥远的天边一朵白色的云彩上,轻声说着。

“Love is nothing. Love is everything.”

 

千智赫听Karry说完,更晕了。

想了半天,脑袋打架,索性不去想,抬起头继续看MIT微积分课程。

Karry陪千智赫看了一会儿微积分,觉得无聊,回卧室取了笔记本,拿着笔写日记。

等Karry写完今天的航海日志,千智赫刚好也看完了公开课,他一转头,看到Karry的航海日志,忍不住笑眼弯弯,嘴角露出两颗小小的梨涡:“化石先生,您又在写日记呢?”

“嗯,对啊。”Karry合上笔记本,放到一边,裹了裹身上的毛毯,挑着眉问千智赫,“有问题吗?”

千智赫叹了口气:“先生知不知道早在20000324年,全球已经没有实体纸张了?过去终究已是过去,有时候,先生也要与时俱进,不能沉迷在回忆里啊。”

Karry皱了皱眉头:“连实体书也没有了吗?”

那种手捧着书籍,闻着淡淡墨香,内心一片宁静的时光,也被历史的尘埃给埋葬了么。

“还有的,不过基本上只能在历史博物馆里看到了。”

“可惜了……”Karry微微摇头。

“没什么可惜的。时间一往无前,恋恋不舍终究会变成波澜不惊。”

Karry扫了千智赫一眼,眸子里透着惊喜:“千智赫,你刚刚那句话里,我隐约闻到了苏格拉底的味道。”

“苏格拉底是谁?”千智赫面露疑惑。

“古希腊先哲。”Karry笑了笑,“你不看哲学的?”

“试着了解过。但是看不懂,就放弃了。”

“我看你看自然科学脑子还挺好使的。”

“嗯,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我就是对社会科学不在行啊。”

 

吃过晚饭,千智赫照例乖乖走进了卧室,Karry也继续霸占着大屏看电影。

看到一半,千智赫从卧室门口探出头来。

“Karry先生?”

“嗯?”Karry取下耳机,转过脸来,就看见千智赫穿了一身睡衣,左手垂着,右手在朝他挥手。

Karry注意到,千智赫左手上居然拿着一本纸质书。

——是的,他没有看错,就是Karry出声的时代常见的、千智赫那个时代早已放进历史博物馆的纸质书籍。

“你这本书是哪里找到的?”Karry夺过千智赫的纸质书,欣喜地问道。

“我卧室的书架上啊。”

Karry随着千智赫的指引,来到他的卧室,扫视了一眼,愣住了。

千智赫的卧室里,居然有满满一架子的纸质书!

Karry满心欢喜地抚摸着那些熟悉的书籍,喃呢着——

“莎士比亚……莫泊桑……杰克伦敦……乔治·奥威尔……松本清张……”

抚摸完了所有书籍后,Karry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千智赫:“你不是说纸质书在你那个时代已经绝迹了吗?不是说不喜欢纸质书吗?那你怎么还辛辛苦苦从历史博物馆借了这么多纸质书,千辛万苦地驮到距离地球20光年的星球,放在你的卧室里?”

“这不是我带来的。”千智赫走到书架旁,歪着头看了看那些书籍,“是之前的前辈留下的。”

“前辈?”Karry有些发懵。

“嗯,以前在B612待过的前辈。”千智赫解释着,“我并不是B612的第一个登陆者呀。在我之前已经有很多人来过了。他们回地球的时候,有些带走了自己所有的东西,有些则是带走了一部分,剩下的物品就留在了基地里,供下一任维修员使用。这些书籍,就是我上一任前辈留下的。”

Karry听着千智赫的解释,恍然大悟,又看了一眼书架,噗嗤一笑:“你那前辈欣赏水平还不错。挑的书籍都是值得反复品味的经典。”

“其他书籍我都能看得懂,就是这本一直不大明白。”

“哪本?”

千智赫指了指被Karry夺过去的书籍。

Karry定睛一看,是莎士比亚的《Romeo and Juliet》。

karry一怔,又笑起来:“你是说,你猜得透松本清张的设局,品得到乔治·奥威尔的讽刺,却看不懂莎翁的爱情故事?《Romeo and Juliet》本身的故事并不复杂啊。”

“不,故事我明白,只是我不懂,为什么朱丽叶在看到罗密欧死去后,要选择殉情呢?她的死,毫无意义,救不回死去的罗密欧,反而白白浪费了一条生命。”

Karry默默地看着千智赫,突然问道:“B612的修理工作什么时候结束?”

“嗯?”虽然不明白为什么Karry要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千智赫还是乖乖回答,“修理工作以10年为一个任期,我来到B612已经10年,本来准备回去了,接到信号发现有艘飞船要来B612维修,就推迟了几天回家,等帮Karry先生您修好了飞船我再回去吧。回到地球后,如果我还想来B612,也可以向公司申请续约再来B612工作的。”

“如果回去地球,一定要好好谈一次恋爱啊。”Karry狡黠地笑起来,“没有经历过爱情的甜蜜和伤痛,你将永远是一个小屁孩呢。”

“小屁孩儿?”千智赫不满地撅了撅嘴巴,“Karry先生,我必须提醒您一声,虽然在绝对时间轴上您比我大了几千岁,但就实际年龄来说,您才比我大八岁。”

“啧啧啧……”Karry无奈地耸肩,“某人喜欢叫我化石先生,说我老,却又不承认他自己小,真是像小孩子一样任性呢。”

千智赫得意地笑起来,眼睛都弯成了两道缝,那表情分明是,我就是任性啊你能拿我怎样。

Karry看着千智赫得瑟的笑容,摇着头从椅子上站起来,踱着步子走向卧室。

“时候不早了,小屁孩儿,我也进屋睡觉了。”

“晚安啊,化石先生。注意身体哦。”

 

关了门,想起和千智赫的聊天,Karry忍俊不禁。

有趣的人。

像夜幕里划开一根火柴,荧荧火光照亮漆黑时空。

Karry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又翻身起来,拿起航海日志,坐到桌子前,记下和千智赫今天的思想碰撞。

等他写完,准备收起笔记本时,两页纸,却是脱离书脊,像两片白色的羽毛,轻飘飘地掉了下来。

——————

墙上的时钟,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

王俊凯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刚过晚上十二点。

“有点口渴。”王俊凯将杯子往易烊千玺面前一伸,“可以劳烦你帮忙加杯水吗?”

易烊千玺抬着眼,静静地看着堪堪踩在他动怒与不动怒警戒线上的王俊凯, 许久,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背走到西北角,给王俊凯的杯子续上了开水,又折回来,递给他。

“谢谢。”王俊凯天真无邪地笑着。

“你也曾爱过一个女子吗?”

“唔?”低头喝水的王俊凯抬起头来,看着易烊千玺。

“你说过,讲故事的人,与其说讲的是他人的故事,倒不是说是在剖析自己。所以,你也像故事里的Karry一样,爱过一个女人吗?”

王俊凯嘴角弯了一下,露出调侃的笑容:“易烊千玺你不是NW组织的成员吗?像你们这样的人,应该早就养成了一颗对万事万物保持最低程度好奇的心。”

易烊千玺不理会王俊凯的扯淡,言简意赅地扳回话题:“爱过么?”

王俊凯将目光从易烊千玺脸上收回,躺在床上,后脑勺枕着胳膊:“当然。”

等了半天,没等到易烊千玺的提问,王俊凯转过脸来,问易烊千玺:“你难道不应该继续问我是谁吗?”

易烊千玺不动神色地笑了笑,问他:“是谁?”

“尤美。”

“哦,是她。”

“你也认识?”

“王俊凯,你是觉得我的信息有多闭塞?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乌云镇》的千智赫了?”

王俊凯想了想,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就算是当,我也会把你当《雪盲》里的千智赫。乖巧的小学弟,对Karry学长百依百顺。”

易烊千玺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不过,既然是尤美,易烊千玺也没有再问下去的必要了。

死者为大。

听故事时,易烊千玺大概猜到了Eureka的原型,现实中的这位尤美,跟Eureka一样强势,也跟Eureka一样决绝。这是一位公认的天才作家,16岁就写出了震惊世界的推理小说《十三》,20岁写出了巅峰之作《神迹》,但接下来的两年都销声匿迹了。世人以为她耽于过去的荣耀,但事实是她比以往更加努力地创作,可是却再也找不到当初的灵性。22岁时,她烧掉了自己在20岁到22岁之间写下的手稿,留下遗书,在浴室里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掐指一算,尤美已经去世了十年。

所以就算爱过,那也是十年前的事了。

 

易烊千玺还在沉默,王俊凯等了好久,问他:“目前为止,对这个故事还满意吗?”

易烊千玺回过神来,目光轻轻扫过王俊凯,淡淡问着:“要说实话吗?”

王俊凯粲然一笑,明亮的双眸注视着易烊千玺:“哦?难道你对我说过假话?”

“说过一句。不过,无关痛痒,不必介意。”

王俊凯真的很想知道,那句是哪句。可是易烊千玺的神色,分明是关了话匣子,不打算再深入下去。

心里明清的王俊凯睿智地回到刚刚的话题:“请评价吧。” 

“目前而言,有些乏味。整个故事像一顶英国老伯爵的黑色圆顶礼帽。”

“哦……”王俊凯眉毛微微耸动了一下。但除此之外,就再无言语,也无表情,看不出失落,也看不出疑惑。

“但是我相信,你能从礼帽里变出兔子。”

王俊凯惊喜地望向易烊千玺,看着易烊千玺眼里闪耀的确信光芒,眉宇间慢慢浮上笑容:“谢谢。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tbc

评论(70)
热度(429)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