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十二)

(十二)云端漫步

周六,冬日暖暖的阳光将王俊凯叫醒。

他迷迷糊糊地起了床,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到浴室,拿了牙刷,挤上牙膏,闭着眼睛懒懒散散地刷牙。

——根本没意识到没有穿鞋。

等他刷完牙,走到客厅,就看到易烊千玺站在他面前。

“王俊凯。”

易烊千玺开口,声音像羽毛一样轻柔。

“嗯?”王俊凯的思维还没有脱离美梦,睡意像潜海里游动的鱼,悠悠地随着海浪浮沉。

“你怎么光着脚啊。不怕着凉吗?”

那温柔的责备里,带着潜藏不住的笑意。

王俊凯有些发懵,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着易烊千玺,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现实。

——是自己还没睡醒?

易烊千玺无奈地摇了摇头,往玄关处走。

王俊凯趁易烊千玺不注意,偷偷地掐了掐自己的胳膊。

哎哟。王俊凯暗叫了一声。不是梦啊。

 

半分钟后,易烊千玺又折了回来。

他将毛绒拖鞋放在王俊凯面前,示意他穿上。

王俊凯愣在原地,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像是害怕打破某种平衡,又像是幸福来得太突然让王俊凯无法做出反应。

易烊千玺等了一会儿,见王俊凯静立不动,蹲下身来,将王俊凯的左脚抬起来,放进温暖的拖鞋里,又依此类推地为王俊凯的右脚穿上了鞋子。

 

一分钟后,王俊凯终于回过神来,低头看了一眼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冲他笑了笑。

王俊凯“啊”了一声,转头又跑回了自己卧室。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落荒而逃的背影,觉得莫名其妙。

自己又不是豺狼虎豹,这么惊慌做什么。

可是,看着王俊凯一路小跑关上门的样子,易烊千玺竟觉得意外的呆萌。

他也说不清自己是怎样的心理,这感觉完全不符合他一贯的逻辑。可是,自从醉酒那晚开始,易烊千玺就觉得自己对王俊凯的隔阂越来越减少,发展到现在就是怎么看怎么觉得王俊凯可爱,想照顾他,关心他,甚至想把他整个人打包放在自己口袋里。

就像当初喜欢Kitty一样喜欢王俊凯。

易烊千玺想着。

但很快又自己反驳了自己的想法。

不,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王俊凯嘭地一声关上门后,心如撞鹿。

将自己甩在床上平静了一会儿,王俊凯拨通了好基友王源儿的手机号。

“老王?”

“王源儿,我被撩了,我被撩了!”王俊凯的语气既焦急不安又隐约透露着心花怒放。

“你?被撩?王俊凯你骗谁呢?就你这千年老油条,万年厚脸皮,从来都是你撩别人,没有别人能撩得动你……”

“真的!”王俊凯抓着手机,翻了个身,两条长腿在空中胡乱蹬踢,“就刚刚,我忘了穿鞋,跑到客厅,结果千玺帮我穿好了鞋子!你不知道,他那个语气,他那个眼神!啊……我死了死了死了……”

“瞧你这点出息!”电话那头的王源儿翻了个白眼。

然而王俊凯还在那里激动地重复着“死了死了死了……”

王源儿鄙夷地摇了摇头,凑近话筒问王俊凯:“然后呢?你有没有趁机表白?或者来个深情热吻?”

“王源儿你怎么一天到晚开小火车呢?污七妈黑,我都不屑说你。”

王源儿嘴角抽搐了一下。

好像说得这些年你脑子里从来没有污易烊千玺一样。

“好好好,我错了,我低俗,我龌蹉。然后呢?你们就一同探讨了阿耳忒弥斯大陆的人文主义建设?翱翔时代的基础文明特征?或者近年来碳排放的Logistic回归分析?”

王俊凯撇了撇嘴:“我……跑回了自己房间……”

“哈哈哈哈……”王源儿躺在床上,笑得滚来滚去,“王俊凯我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王俊凯仰躺在床上,嘀咕:“我也没想到……”

“不过……想想也正常……”王源儿在电话里分析着,“毕竟我们王俊凯校草,是个看着老不正经实际上却是个没有恋爱经历的纯情boy呢……”

被王源儿说中,王俊凯脸都红了,对着手机说了声“滚”就挂了电话,将手机扔到一边。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王俊凯从床上坐起来。

“千玺?”

“王俊凯,睡醒了么?”

王俊凯甩了甩头,捧着一张绯红的脸,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语调平静,攻气十足:“嗯。什么事?”

“前几天我提过周末教你开飞行器的。如果醒了,我们就开始吧。”

王俊凯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你等等,我换身衣服就出来。”

“好,不急。你慢慢来。”

 

王俊凯换了身衣服,走出卧室,就看到了站在阳台上的易烊千玺。

彼时,易烊千玺正站在阳台上的两台飞行器中间,一手托着手肘,一手扶着下颌,背对着王俊凯,正在凝神思考着什么。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和浅色的牛仔裤,冬日早晨清朗的光线将他的身影剪辑得修长挺拔。

王俊凯走过去,看着眼前两架飞行器,问道:“我开哪个?”

易烊千玺回头看到王俊凯,嘴角弯了一下:“你喜欢哪个?”

王俊凯仔细观察了一下两台外表完全不同的飞行器,思考了一会儿,转过脸来问易烊千玺:“哪台机动性好,停泊面积要求不高,可以降落在超级楼宇的挑台上?”

易烊千玺指着右手边那台体型小一些的飞行器:“H186。设有螺旋桨,可以直升和直降。”

说完,又指了指左手边的飞行器:“G250的起飞和降落则需要一段滑行距离。”

王俊凯走到H186飞行器面前,歪着头看了它一会儿,拍了拍它的银白色机身:“那我就挑这个了。G250给你。”

“OK。”易烊千玺走过器,拉开H186的舱门,“上去吧。你坐在主驾驶座,我在你后面指导你。”

 

王俊凯钻进飞行器里,在主驾驶座上一坐定,看到前面密密麻麻一堆按钮,头都感觉大了几圈。

两百多个按钮,五颜六色。每个按钮上写着两到六个字母的英文缩写。

飞行器内部有两排共计四个座位,前一排是主驾驶位和副驾驶位,后面一排是客人座位。

王俊凯以为易烊千玺会坐在客位上指导他,哪知易烊千玺并没有坐下,而是站在王俊凯身后,微微弯了腰,下巴就搁在王俊凯左肩的位置。王俊凯甚至能清晰地听到易烊千玺均匀的呼吸声。

“准备好了吗?”

王俊凯点点头。

易烊千玺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一脸惨白却强装淡定的王俊凯,嘴角浅浅地笑了笑,在他耳边说道:“那我们开始吧。看到你右手边写着‘APU’字母的红色按钮了吗?按下去。”

易烊千玺声线醇和,语速平缓,呼出的热气像一团棉花糖覆在王俊凯耳际,王俊凯有些心神荡漾,好不容易集中精神,按下APU,问易烊千玺:“这是启动键吗?为什么飞行器没有任何变化?”

“APU是总开关,按下APU键后要等大概30秒钟才能发动。”

“哦……”王俊凯记在心里。

等待的30秒,易烊千玺就弓着身安静地站在王俊凯身后。

王俊凯微微侧过头,瞟了一眼易烊千玺好看的侧面,偷偷地将身子往后靠了靠,后背贴着易烊千玺的前胸,感受着易烊千玺胸膛轻微的起伏,以及徐徐传来的属于易烊千玺的体温。

 

“好了,旋动启动键。”

易烊千玺声音不大,可王俊凯还是做贼心虚地腾地坐直了身体,慌忙地将目光投向操作面板,看到启动键,按了按,嘴里发出疑惑:“好像……出故障了……按不下去啊……”

易烊千玺噗嗤笑了一下,手掌靠近王俊凯的手背,指尖轻轻贴着王俊凯的的指尖,带着他顺时针转动了一下启动键,将启动键的指针调到“on”的位置:“王俊凯,你听课不认真啊。我说的是旋动,不是按下。”

王俊凯这会儿却莫名其妙地害羞了,蜷缩了一下手指,避开易烊千玺的指尖,脑袋乱乱地想着:“因为你让我分神啊。”

 

在易烊千玺的指导下,王俊凯依次完成一系列操作,飞行器缓缓离开地面,向上攀升。

100米,200米,1000米,5000米……

房子渐渐变小,变成一个个小小的火柴盒,再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

道路慢慢变细,变成一条细线,然后在视野里消失不见。

舷窗外先是高楼,然后变成空无一屋,再后来有了一丝云,最后云朵越来越多,飞行器便进入了云层里。

 

飞行器爬升的时间里,王俊凯一丝不苟地盯着仪表盘。

易烊千玺在王俊凯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王俊凯转头看着易烊千玺,以为他又有什么指示。

“爬升到平流层后,运行环境基本稳定。如果没有特殊需求,设定好飞行方向和飞行时间后,飞行器会进入自动驾驶状态,不需要手动操作。你现在可以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甚至可以喝杯咖啡,都没问题。”易烊千玺指了指正前方,“王俊凯,你抬头看看前面。”

王俊凯回过头,看到眼前的一幕,发出一声惊叫。

 

置身于广阔无垠的天空,周围全是洁白的云朵。那些云看起来却不像云,更像翻着波浪的海洋。云海的尽头,金色的太阳从云彩的间隙里升起来。也许是离太阳更近的缘故,又或许是视野里除了白色的背景再无其他,那旭日看起来异常清晰而温暖。

阳光像有了温度和生命,透过飞行器的玻璃,落在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脸上,在两人的鼻尖和睫毛上跳动。

升到了平流层,虽然飞行器以每小时1000公里的速度在飞速运行,但是因为运行平稳,给人的感觉却如同一搜小船慢慢悠悠地漂浮在风平浪静的海上,美轮美奂,不似人间。

王俊凯回头看了一眼易烊千玺。

他的目光望向太阳的方向,嘴角带着微笑。

“谢谢。”

王俊凯说道。

“嗯?”

易烊千玺将目光从金色的云层里收回来,投向王俊凯,眼神里带着疑惑。

王俊凯从主驾驶座上站起来,直视着易烊千玺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开口:“谢谢你告诉我开飞行器,谢谢你带我看这么美丽的日出。谢谢你成为我的室友。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千玺,我……”

 

安静的飞行舱里,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警报。

与此同时,仪表盘上的橘色警示灯也亮了起来。

飞行器广播自动开启,一个陌生而庄严的声音响起:“请注意,请注意,您的飞行器已经进入Apollo领空,,如果您不是Apollo大陆的居民,请迅速离开,请迅速离开。如果接到警告,5分钟之后拒不离开者,本基地军队有权按照地球公约第三十四章第五十一条将飞行器歼灭。”

“我们行驶了多少公里?”易烊千玺连忙快步走到主驾驶座前,快速而专业地操作着飞行器仪表盘。

王俊凯看了一眼显示器,说道:“3104公里。”

“居然忘了这是Apollo大陆边界。我的失误。”易烊千玺一边操作着仪表盘,一边打开了语音指令装置,“立马调转180度回程。”

三分钟后,警报解除。

易烊千玺长吁了一口气,摊在椅子上,鼻尖渗出细细的汗珠。

王俊凯透过挡风屏,看着下面一片蔚蓝的海洋。

Apollo大陆和阿耳忒弥斯大陆隔着一条海峡遥相对望,那海峡不过300公里宽,却是Apollo子民和阿耳忒弥斯大陆子民永远跨不过的樊篱。

“你去过Apollo大陆吗?”王俊凯朝易烊千玺问道。

“没有。你去过?”

王俊凯摇摇头:“没有。”

“怎么突然问这个?”易烊千玺问王俊凯。

“只是有些感慨而已。在翱翔时代之前,我们的活动范畴是整个星球。可圣战之后,我们都只拥有了不完整的家园。”

易烊千玺看着若有所思的王俊凯,微微笑了一下。

“有时候你真的一点也不像哨兵。”

王俊凯回过神来,坐到易烊千玺身边:“是么。”

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阳光将天空煊染得金碧辉煌。

天光云影里,两人肩并肩坐在客位上,在返程的闲暇时光里,悠然地聊天。

“我还记得,你在智力课上说过,你不相信圣战爆发的官方记载。”

“嗯,一百多年前,一定隐瞒了些什么。我想,这个隐藏的真相,不仅关乎那个时代,更关乎我们这个时代所有人的命运。不然一百年了,再绝密的资料也应该公开了。”

“猜到什么吗?”

“隐隐约约有一些,但不明朗。”

“什么?”

“想知道?”易烊千玺勾勾手指。

王俊凯把脑袋凑过来。

“不告诉你。”易烊千玺顺势揉了揉王俊凯的头发。

“你……”这似曾相识的场景,让王俊凯意识到,易烊千玺这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分明就是在报复自己与他做室友的第一天故意吊他胃口!

“易烊千玺,冤冤相报何时了。”

易烊千玺心里想着,那就不要“了”吧。

 

学会了开飞行器,又下了几场雪,听过几次雨,上了几天课后,卡俄斯学院宣布放假。

王俊凯在自己卧室里整理行李,将几件换洗的衣服扔进背包时,易烊千玺推门走了进来。

“你已经收拾好了?”王俊凯一边继续收拾,一边转过脸问易烊千玺。

“嗯。”易烊千玺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走到王俊凯身边,蹲下来,帮他收拾行李。

王俊凯瞥了易烊千玺一眼,心里甜丝丝的。

可一想到这一切只是个误会,甜里又加了一丝酸,变得酸酸甜甜,像小时候馋嘴从阳台架子上采摘下来的未熟透的葡萄。

“那个……”

“嗯?”听到易烊千玺的声音,王俊凯转过脸来,专注地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欲言又止,王俊凯等了老半天,才听到他的后半句话:“寒假如果有空的话……来我家玩吧。”

王俊凯一怔,继而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知道易烊千玺的性格,有十说一。如果口头上都控制不住要邀请自己的话,那足以可见心里有多舍不得分开了。

王俊凯逗他,明知故问:“嗯?为什么要邀请我去你家玩啊?”

易烊千玺一本正经地回答:“我爸妈对你挺好奇的。他们觉得你很优秀,想看看你。”

王俊凯撇撇嘴,心里吐槽:明明是你想看我……

不过,开心归开心,面对易烊千玺的盛情邀请,王俊凯还是得拒绝。

他将目光从面带羞涩的易烊千玺脸上收回来,说道:“谢谢邀请。说真的,如果有空,我真想去,我很想看看阿耳忒弥斯大陆首富的家,让我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也能长长见识,以后吹吹牛逼……”

易烊千玺捶了他一下。

王俊凯这才正色,对易烊千玺道出真话:“回家之后没几天就开春了。你也知道我们家自给自足,回去了我就得帮我爸妈收割、存储、翻土、播种,应该是没什么时间去你家了。你好好回去陪陪爸妈,我们开学再见吧。”

易烊千玺的眼里流露出无限的失落,沉默了许久,只淡淡说了声,哦。

王俊凯瞟了易烊千玺一眼,看到他的眼神,有些心疼,却又无可奈何。

就像那些打包放进背包的行李,王俊凯也只能将自己对于易烊千玺的不舍打包塞进心里。

 

收拾完行李,王俊凯背上背包,故作轻松地对易烊千玺笑了笑,转过身,跨进飞行器。

易烊千玺站在阳台上目送他。

透过舷窗,王俊凯偷偷观察了一下易烊千玺。

大概没想到王俊凯临行前还会偷偷看他,以为送别了王俊凯的易烊千玺,任由伤感的情绪从身体里释放,眼睛呆呆地看向地面,长长的睫毛在琥珀色的眼眸里投下阴影,表情委屈又失落。

惹得王俊凯恨不得跳下飞行器,跑过去抱住易烊千玺,对他说老子不走了不走了。

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

自从易烊千玺时不时流露出对王俊凯的关心和爱护后,王俊凯反而变得深思熟虑很多。

没办法,王俊凯总觉得易烊千玺的举动只是源自那个美丽的误会,易烊千玺不明就里,能将错就错,可自己却心如明镜,所以无法自欺欺人,贸然接受易烊千玺的好意会让王俊凯觉得很不踏实。

“开学见吧,千玺。”

王俊凯揉了揉发酸的鼻子,关上舱门,启动飞行器。

飞行器在空中划了个一道长长的白线,向着王俊凯的家乡驶去。

——tbc

 

评论(73)
热度(767)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