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十一)

(十一)生命里那些小遗憾

新年舞会一过,卡俄斯学院就进入了全民狂欢的时段。

——卡俄斯学院没有期末考试一说,学员们的期末成绩完全来自于每天点滴的积累。因此愈是临近放假,学院和教官们的心情愈加轻松愉悦。宿舍里大家都在交流着自己的寒假安排,有些说要去阿耳忒弥斯其他城市旅游,有些说要宅在家里陪父母。总之,无论哪种方式,即将到来的寒假都让大家充满期待。

而对12-520的两位大爷来说,即将到来的寒假并没有对两人的心态造成什么影响。

——对于易烊千玺而言,他在卡俄斯学院求知若渴,卡俄斯学院图书馆里有占全国书籍资源1/2的藏书,许多珍稀甚至绝版书籍都可以在卡俄斯图书馆搜索得到,让他对于回家并没有像他人一般的迫切性。

——而对于王俊凯而言,虽然他也想念自己可爱的爸妈,可是他也舍不得朝夕相处的易烊千玺。两相拉扯下,王俊凯干脆放弃了思考,随遇而安,决定在学校就好好看易烊千玺,放寒假了就好好陪爸妈。

 

周一,阿耳忒弥斯大陆气温骤降。

王俊凯穿着薄薄的毛衣出门,一阵冷风灌进肺里,王俊凯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身上多了一件棉外套。

王俊凯一回头,就看到面无表情却细心照顾他的易烊千玺。

“谢谢。”

“走吧,去上课。”

两人走出宿舍,准备出门上课,却是迎面碰到了楼下的同届学员Evans和Kyle。

这两个人,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第一天来卡俄斯就见过。

比起全国第一的王俊凯,排名第三和第四的Evans和Kyle看起来更像是冠军。

他们均来自于阿耳忒弥斯大陆财富排行top 10的家庭,参加入学典礼时均穿着价格不菲的手工西装。

王俊凯当时在知道Evans和Kyle就是入学考试成绩排在他和易烊千玺之后的一对搭档后,还很热情地走过去打算与Evans和Kyle握手。

结果,两人的神情王俊凯现在还记得。

“全国第一的王俊凯?看起来不怎么样。”

“父母是mute,虽然你怎么考了全国第一我不清楚,但我相信进入了卡俄斯学院,你会感到吃力吧。”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发出肆意而刺耳的大笑声。

 

易烊千玺冷眼旁观了这一切,走到Evans和Kyle面前,鞠了一个躬。

正当Evans和Kyle得意时,易烊千玺缓缓抬起头来,用平淡的口吻说着:“你就是Evans Choo吧,Choo集团的大公子。”

Evan十分得意地点点头。

易烊千玺又将目光转向Kyle:“这位想必是St.Leger的第二顺位继承人。”

Kyle打了个响指:“比那位mute家的孩子有眼光。”

易烊千玺冷哼了一声:“可是,你们两家的财富加起来,还不到我们家的1/10,有什么好高人一等的?”

在两人僵化的表情里,易烊千玺又鞠了一个躬:“再见。”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对这两人都没什么好印象,所以尽管在同一栋楼里住了半年,也是像看见瘟神一样尽量绕着走。

哪知今天却碰上了,Evans还装作无意地对Kyle说:“卡俄斯学院网站上公布了前一百对搭档排行榜,你猜怎么着?”

Kyle饶有兴致地配合着Evans:“怎么着?”

Evans提高音量,吐字清晰地说着:“我们排名全国第一的向导易烊千玺和排名全国第一的哨兵王俊凯组成的强强联盟,居然连前一百也没进!你说是不是很神奇!”

易烊千玺瞥了一眼腕表上依旧处于及格线上的默契度一栏的“61%”,握紧拳头,沉思片刻,准备找眼前这两位幸灾乐祸的家伙理论。

王俊凯却是拦住了易烊千玺。

“走吧。”

“走?”易烊千玺转过脸看了王俊凯一眼。

就好像角色互换似的,平时冷若冰霜的易烊千玺一脸愤怒,而平时脾气火爆的王俊凯此刻却是面色平静。

对于自己的举动,易烊千玺也有些疑惑。

他并不是一个容易动怒的人,从小到大保持着超出年龄的淡定优雅,可是看到这两人又是在欺负王俊凯,易烊千玺莫名其妙地就怒火攻心,很想反手给这两人一人一个耳光。

王俊凯拉着易烊千玺的衣袖,凑到他耳边,轻轻说了句:“试图以别人的弱点攻击对方的人都是不折不扣的loser。生命如此美好,何必把美好的生命浪费在两个垃圾身上?”

易烊千玺本来还生着气,听到王俊凯的话,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淡淡地扫了Evans和Kyle一眼,没说一句话地略过两人,往教室走去。

 

下午,经过体力训练和智力训练的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像往常一样来到默契度训练厅准备接受训练,却看到Athuer教官站在学员们面前,露出难得一见的温和笑容:“默契度训练本学期课时已满。大家都有很大的进步。作为教官,我十分感谢学员们整整一学期的努力。今天我们不训练,大家走到训练厅前的草地上,围成一个圈坐着——咱们聊聊天吧。作为你们的教官,我也很想跟你们说说话呢。”

众人先是一愣,但看到Athuer教官真诚的眼睛,都笑了起来。

大家三三两两地走出训练厅。

冬日阳光正好,暖暖地照在卡俄斯学院的草地上。

众人陆陆续续坐定,Athuer教官也走了过来,跟学员们坐在一起。有学员好奇地问Athuer教官:“聊天是不是应该有个主题啊?”

Athuer教官想了想,笑着说道:“嗯……那我们今天就坐在一起,聊一聊你人生中的一些小遗憾吧。”

大家一个一个轮流发言。

王俊凯托着腮,听到了各种各样奇妙的版本——

比如一位平日里看着没心没肺的大老爷们,最大的遗憾是没有认认真真对妈妈说一句“我爱你”,而她的母亲在一次航空事故里永远地去了。

再比如班里一位娇滴滴的向导小姑娘Cici,没想到却是个“超大胆”,喜欢各种极限运动,最大的遗憾是在她16岁去Hades城旅游的时候,没有完成高空蹦极。那个蹦极的地点,因为机械的老化,已经于去年永久关闭了。

“你可以去Poseidon城啊。Poseidon城有个水上乐园,乐园里新建了一个蹦极点。”

“没意思。”Cici低头玩着她的麻花辫,噘着嘴不满地说道,“Poseidon城蹦极点的垂直距离才40米,一点都不刺激。哎,好可惜,Hades城那个点垂直距离有200米呢!”

众人抬头看了看半空,卡俄斯的中心建筑——Hera图书馆,10层楼高,也才40米。若是200米……

大家不约而同地倒吸一口凉气。

……

终于轮到易烊千玺,王俊凯眼睛里闪耀着好奇的光芒,戳了戳易烊千玺的腰:“千玺,你的小遗憾呢?”

易烊千玺犹豫了一下,修长的指尖缠绕着一株细长的小草。

他玩了一会儿,直到不小心拉断了草叶,才缓缓开口。

“我丢过一只猫。”

“嗯?”众人都望向易烊千玺。

这又是哪门子的人生遗憾?

“猫?”王俊凯疑惑地看着易烊千玺。

“嗯。”易烊千玺继续说着,“一只猫,黄白相间的,特别温柔的母猫。第一次见到Kitty,她过马路被车轧伤了腿,躺在马路上奄奄一息。我冲到马路上把她救了回来。伤好后,她就特别喜欢跟着我,我去哪儿她去哪儿,寸步不离。

我不知道其他宠物怎么样,能不能听得懂人话,会不会完全信任它的主人。可是Kitty真的是我见过的最聪明最有灵性的动物。我说话,她就会用一双黑曜石一般的大眼睛专注地看着我;我看书,她就会伏在我的腿上安稳地休憩;我伸手,她就会将可爱的小脑袋伸过来,开心地顶我的手心;我放学回家,轻轻唤一声Kitty,她就会从房间某个角落跑出来,欢快地蹭着我的小腿。”

“那不是挺好吗?”学员中有人忍不住问道,“怎么是遗憾呢?”

易烊千玺目光落到草地上,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后来,我考上了寄宿制中学,每周回来一次。我没有办法照顾Kitty,父母也工作繁忙,商议之后,决定把Kitty暂时放在位于市郊的姑妈家。我母亲说我姑妈家绿树成荫、环境清幽,Kitty应该会生活得很好。

我带着Kitty去了姑妈家,姑妈也很热情地接纳了Kitty,看得出来是真心喜欢她。我也就放心地回到了家里,收拾好行李去了中学。

结果开学的第三天,母亲打电话给我,说Kitty丢了。”

“丢了?自己走丢了吗?”学员里有个小女生担忧地问道。

讲到这里,易烊千玺脸上露出难过的神色:“我想Kitty可能是想我吧,想去找我,就从姑妈家跑出来了,但是又找不到路去我家,也找不到回姑妈家的路,就丢了。

我母亲告诉我Kitty丢了后,我请了三天的假,加上周末两天,不停地寻找Kitty,可是却找不到了。当夜幕降临,我坐在姑妈家前的台阶上,想着被我养成小胖子的Kitty能去哪里觅食,要去哪里睡觉。”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自责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也许Kitty福大命大,自己也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呢。”

易烊千玺颓然摇头:“家猫的寿命有十多年,流浪猫的寿命却只有短短两三年。Kitty又挑食,怎么可能……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抛弃了她,谋杀了她。”

“千玺,别这么想……真的……这只是你的主观臆断而已……”

“直到现在,我还偶尔会梦到Kitty,梦见她那双灵气的、无比信任我的大眼睛。虽然我已经从悲痛中走了出来,但这仍是我生命里无法弥补的遗憾。”

 

王俊凯盯着易烊千玺看了好一会儿。

易烊千玺一直低着头,掩饰着眼角的泪水。

“千玺,Kitty也许真的过得很好。”

易烊千玺感激地看了一眼王俊凯。

虽然他不信王俊凯的话,可是这个时候,王俊凯说出这样的话来安慰他关心他,还是让易烊千玺很感动。

等到情绪平复,易烊千玺侧过头来:“你呢?”

“我?”王俊凯反问。

“你生命里的遗憾。”

“我啊。从小到大顺风顺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怎么可能有遗憾。”

王俊凯的回答让全场听众哄堂大笑。

在众人的欢笑声里,王俊凯看着已经转过脸去的易烊千玺的侧颜,在心底默默说着:“有机会努力的事情,就不算是遗憾。千玺,你是我生命里为数不多的珍惜,我一定不会让你成为我的遗憾。”

 

太阳西沉的时候,Athuer教官结束了今天的课程,也结束了本学期的默契度训练。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并肩走回宿舍后,做了一顿简简单单的意大利通心粉,吃完晚饭王俊凯就闪身回去了自己卧室。

易烊千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吃着水果。

悠然吃完了一盘水果后,易烊千玺敲响了王俊凯的房门。

“你自己进来吧。”

易烊千玺推门而入,就看见王俊凯正蹲在一个机械托盘前,托盘上放着一个由电板和金属丝组成的奇怪玩意儿。

“这是……”易烊千玺看着这个奇怪装置,皱着眉思考着。

“还记得第一天你问我的问题吗?”

“嗯。记得。猜疑链。”被王俊凯点醒,易烊千玺有如醍醐灌顶,“难道这就是……”

“没错,这就是我说的概率判定仪。我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Gamble,是不是很酷?”

易烊千玺仔细看了看那堆聚合得密密麻麻的金属,撇撇嘴:“看着不酷,倒是挺丑的。”

王俊凯护犊子似的嘟着嘴:“Gamble不丑。我还没加上外壳呢。加上外壳了会像《变形金刚》里的大黄蜂一样漂亮。”

易烊千玺凝视着Gamble,观察良久,问王俊凯:“你那次说的输入参数,Gamble都能检验吗?”

“嗯。”王俊凯指着Gamble的各个构件,向易烊千玺解释,“你看这个微型摄像头,可以扫描到瞳孔放大率和面部微表情。这根金属线,用以传递体表温度信息,而这部分则是分析心跳异常率。这个看起来像音响的东西是超灵敏声纳,用来接收声音。所有信息汇聚到仪器最中间的微型电脑上,通过我设定的算法,在0.001秒内计算出判定结果。”

易烊千玺惊愕地看着王俊凯。半晌之后,才说道:“你居然真的把概率判定装置制造了出来。”

“那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王俊凯眉梢飞扬,表情愉悦,可随即又拉下脸来,“不过,还有两个技术性难题没有解决。”

“什么难题?”易烊千玺听得津津有味。

“一是设置问题。这个装置必须要贴附在人体皮肤上,不然无法采集到相关数据。这他妈就很尴尬——你莫名其妙给人贴这么个东西,再迟钝的人也能看出你这人有点不正常……第二个就是体积问题了。虽然我绞尽脑汁减少仪器的尺寸,但是由于输入变量实在很多,而运算时间又必须控制在0.01秒以内——否则好不容易计算出别人对你产生怀疑,想要枪杀你,信息却延迟几秒传到你这里,恐怕都已经死翘翘了,这仪器装了有何用——所有功能全部具备,gamble的体积就有了一个保险箱大小。虽然我还在一直用最新材料改进gamble的体积,但是我计算了一下,极限压缩,gamble还是会有半个保险箱大小。这样的体积,就算不放置到别人身上,光是自己带着,都特别显眼,如果在战争状态下,那不是带了警戒装备,而是带了个靶子啊!分明就是在呐喊,向我开炮!”

易烊千玺噗嗤一声笑开,笑完了,又有点忧愁地看着装置,重复了一遍:“设置问题,体积问题。”

“嗯,就是这两个技术难题,卡了我好几个月了。这两个问题不解决,Gamble就是一堆废铁。”

易烊千玺看着愁眉不展的王俊凯,想了想,说道:“慢慢来吧,也许哪天灵感来了,就能解决这些问题呢。”

“嗯。”王俊凯重重地点了点头,又抬起头,看着易烊千玺:“你找我什么事儿?”

 

“早上跟Evans和Kyle的冲突,让我想起来,虽然你我都不是很在乎成绩排名,但是默契度还是需要提高一下。”

“你是说,换回来?我不换。”王俊凯立马表情严肃地强调。

“没有,依旧是你做信息传递者,我做信息接收者。但是我会教你一些更快速地在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里切换的方法。”

王俊凯嘴角上扬,露出微笑:“哎哟,我还以为你放弃默契度拿A+的想法了呢。”

“本来我是无所谓的。如果年级第一是其他人,我会衷心祝福。”话锋一转,易烊千玺皱起眉头,“可是我刚刚查了一下学期末成绩排名,第一居然是Evans和Kyle,什么东西。”

“所以你是预备打他们的脸吗?看不出来易烊千玺你这么暴躁。”

易烊千玺已经走到了王俊凯身后,拖起他的胳膊让他双臂向身体两侧伸展,微微低了头,嘴唇落在王俊凯耳畔。

“嗯,不仅要打,还要打肿。”

“哈哈哈哈……”王俊凯开怀大笑起来。

 

笑了一阵后,在易烊千玺醇和的声音里,王俊凯慢慢进入了学习状态。

“向导在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间切换有天然的优势,但这个优势并不是无法逾越的。现在我就把我的经验教给你。

首先,在准备进入精神世界时,要尽量保持现实世界的安静平和,可以让你比较自如地顺利进入精神世界。第二,进入精神世界后,需要寻找对方的精神体。哨兵的处理方式通常延续了在现实世界中的经验,大多数选择物理移动,通过速度和视野,地毯式搜索对方。但是,精神世界不同于现实世界,精神世界更讲究‘联系’。精神世界也不存在于绝对的‘距离’的概念,对方这个时间点也许与你远在天边,但同时也可能与你近在咫尺。所以,你要做的,不是狂奔,不是搜索,同样的,是平心静气,感应他,感应对方精神体的存在。当你感应到对方,对方也感应到了你后,你们之间产生了联系,距离可以立刻缩减到零。第三,离开时,也请保持两个世界的稳定,哪怕任务和时间再紧迫,也要逐步抽离,不能一蹴而就。我的经验基本就是这三点,你要不要按照我所说的试一下。”

王俊凯睁开眼,转过头,朝易烊千玺点了点头。

“那就来吧。试一试这次从精神世界里找到我,需要多久。”

王俊凯闭上眼睛。

现实世界慢慢沉静下来,周围的风似乎也静止下来,空气凝固成一块。

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连接起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王俊凯踏入了易烊千玺的精神世界。

面对空无一人的竹林,王俊凯刚想往前走,想起了易烊千玺的话。

“精神世界,没有绝对的距离。”

“他远在天边,也近在眼前。”

“你需要感应对方。”

 

王俊凯缓缓闭上眼睛,用心感受着这个精神世界。

哗啦。

那是微风拂过竹林。

滴答。

那是茅草屋檐的雨水滴落在了长满青苔的石阶上。

沙沙。

那是毛笔狼毫划过宣纸的声音。

 

王俊凯嘴角粲然一笑,顺着沙沙的声响,感应到了易烊千玺的位置。

等他睁开眼时,他已经身处于几公里之外的草庐里,面前正是拂着长袖专心写字的易烊千玺。

“恭喜。”易烊千玺写完最后一笔,将毛笔搁在砚台上,抬起头来。

“这次速度还行吗?”

“精神世界的时间维度和现实世界不一样,所以想知道你完成任务的时间,还得回到现实世界。”易烊千玺不急不缓,娓娓道来,“不过,我猜……完成得不错。”

听到这句话,王俊凯心情就灿烂起来:“那好,我回去现实世界看看时间。”

易烊千玺双手恭敬作揖:“再会。”

王俊凯往前走了几步,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千玺……”

“嗯?”

王俊凯犹豫了一下,摆摆手:“没什么,我回去了。”

“嗯。”

 

按照易烊千玺的指导,王俊凯用缓慢的速度,慢慢从精神世界抽离出来,等他睁开眼,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大吃一惊。

他以为按照平时传递一个信息需要15分钟的时间,这一次怎么着也要10分钟以上,可手机清楚地显示着,从他闭上眼开始进入精神世界,和从精神世界里出来,前前后后不到5分钟。

与此同时,两人的腕表也发出“叮”的一声提示。

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自己的技能点显示腕表,默契度一栏,直接从61%跳到了70%。

王俊凯笑得眼睛都不见了:“千玺,你说我们毕业的时候,默契度会不会‘爆表’?我是说真的,爆表。听说默契度的上限就是100%,按照咱俩这进步速度,毕业时这默契度一栏根本记录不下我们的默契度!绝对1000%。”

易烊千玺没好气地扫了王俊凯一眼:“我们俩这是起点太低,所以稍微训练一下就进步了很多,但是以后肯定就没这么容易了。别得意,就算涨了9%,我们的默契度还是排在整个卡俄斯下游,总成绩依旧在500名开外,先不说年级第一,想要进前一百,都还得好好努力。”

“不管怎么说,要庆祝一下。”王俊凯走到客厅里,打开冰箱门。

“喝酒?”

“嗯。”

话刚落音,王俊凯想到那一晚……

被压的恐惧历历在目,王俊凯打了个寒颤,愣是把红酒塞了回去,拿出两罐可乐:“喝什么酒啊,明天还要上学呢。喝罐可乐意思意思就行了。”

易烊千玺也表示同意。

两人靠在阳台栏杆上,吹着微风喝着可乐。

易烊千玺的眼神无意识地游走着,不经意间就看到了停在角落里的两台飞行器。

“周末有空吗?”

“嗯?”王俊凯转过脸来。

“周末有安排吗?”

“没有。”

王俊凯心想,我哪里有什么周末安排,如果有,那也是简单的两个字——泡你。

“如果没安排的话,周末我教你开飞行器吧。”

 

——tbc

 

评论(101)
热度(762)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