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九)

(九)Queen and King

十一月,周末。天气晴。

一场秋雨过后,阿耳忒弥斯大陆褪去了长久以来的燥热,也迎来了一年之中最舒服的时节。凉爽的秋风吹动白色的窗帘,和煦的阳光照进客厅,让人一大早起床就心情愉悦,神清气爽。

王俊凯推开房门时,看到易烊千玺已经起床,优雅地坐在有阳光铺洒的餐桌旁,拿着银制餐具往面包片上涂着蓝莓果酱。

“早。”

王俊凯抬眼打了个招呼,踱进卫生间刷牙。

易烊千玺犹豫了一下,微微转了半个身,靠在椅背上,问他:“真的要去找Alisa?”

王俊凯挤牙膏的手停了一下,嘴角挂上一抹浅浅的微笑,从卫生间隔门探出头来:“怎么了?不想我去找Alisa?”

易烊千玺低头咬了一口全麦面包,又抿了一口热牛奶,这才说道:“谁拦你了?你自己想去就去。”

王俊凯听着易烊千玺的回答,无奈地摇着头笑了笑,刷了牙,吐掉嘴里的泡沫,穿好外套和鞋子,冲易烊千玺又喊了一声:“那我走了啊?”

易烊千玺用后脑勺对着王俊凯,无比认真吃着面包,装作听不见的样子,头也没回一下。

王俊凯舔着唇,坏坏地笑了一下,转身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王俊凯走到王源公寓前时,隔着门就听到了Alisa和王源争吵的声音。

他有点尴尬地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呆了半天,还是敲响了15栋103的房门。

王源儿替他开了门,看到来客是王俊凯,眉头浮上一点喜悦:“王俊凯?你怎么来了?进来吧。”

王俊凯随王源走进了公寓,Alisa正嘟着嘴生气。

和平时精致打扮的校花不同,周末在家的Alisa穿得也很随意,白色T恤,牛仔热裤,头上绑着一个蓝白相间的发带。

“刚刚在门口听到你们在吵架,吵什么呢?”王俊凯悄悄问王源。

哪知Alisa听到了王俊凯的悄悄话,不满地吐槽:“我早上想吃水果,可是冰箱里没有。”

“冰箱里不是还有草莓吗?”王源儿一脸苦逼。

“可是我早上要吃三种水果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每种水果的功效是不一样的。草莓是减肥,葡萄是抗老化,橙子补充VC。我不管,都是你的错。”

“你好烦啊。”王源儿凶了一句,看到Alisa嘴嘟得越来越高,都快能挂油壶了,语气软了下来,“好吧好吧,算我倒霉。我现在去买,行了吧?”

说罢,王源拿上钱包和钥匙,对王俊凯招招手:“哥们,你是过来找我的吧?陪我去买水果,有什么事我们路上聊。”

说罢,王源扯着王俊凯的衣袖就把他往门外带。

王俊凯推开王源儿的手,正色道:“我不是来找你的啊。”

“不是来找我的?那你来我宿舍干嘛?”

“我啊……”王俊凯指了指Alisa,“我是来找她的。”

“唔?”王源和Alisa同时愣住了。

 

“Alisa,我想邀请你出去游玩,可以吗?”王俊凯面向Alisa,诚恳地说道。

经过昨天那次异常尴尬的晚餐,王俊凯心底没底,不知道Alisa会不会拒绝他。

哪知Alisa沉思了片刻,就走过来,挽上王俊凯的胳膊:“可以啊。去哪里都行,我可不想跟一个笨蛋待在一个房间里。”

经过王源儿时,Alisa还趾高气昂地对王源吐了吐舌头。

“Karry,我们走吧。”

“喂……”王源的右手还扬在半空,Alisa已经挽着王俊凯绝尘而去。

 

Alisa和王俊凯都没有吃早餐,因此两人游玩的第一站就是选了个环境优雅的餐厅先把肚子填饱。

侍者端上来了南瓜羹和铜锣烧,细心叮嘱厨师正在给三文鱼切片,所以三文鱼上桌还要等三分钟。

Alisa抬起头对侍者甜甜地说了声谢谢。

王俊凯看着低头喝汤语气乖巧的Alisa,觉得实在难以把眼前的小甜心跟那个时不时就要跟王源儿吵上一架的王源口中的“大小姐”联系起来。

不过,比起Alisa的两面性,更让王俊凯疑惑的是Alisa为什么答应了他的邀请。

“Alisa,有些事情我想我应该向你坦白,免得欺骗或者误会。其实我邀请你,并不是因为我想跟你有进一步发展,而是因为……”

“易烊千玺嘛。”Alisa云淡风轻地开口,倒是让王俊凯心里平地起惊雷。

“你怎么知道……”

Alisa抬起头,看着表情惊愕的王俊凯,噗嗤一笑:“你们哨兵都好笨。你笨,王源也好笨。”

王俊凯无奈地扯出一丝笑容:“我表现得很明显吗?”

“嗯,昨天我们三人一起吃饭,你眼里就只有易烊千玺,就跟我不存在似的。”

“Sorry。”

“没关系。”Alisa大方地摆摆手,“当你爱上一个人,你的眼里就只有他了。我能理解。”

“既然你知道我喜欢易烊千玺,约你出来只是为了刺激他,为什么还答应我的约会呢?”王俊凯眉宇间满是不解。

Alisa一手撑着侧脸,一手拿着勺子,抬起头来,对王俊凯挑了挑眉:“你有你的私心,我也有我的打算。总之,我不亏就对了,你不用觉得于心不安。”

 

新鲜的三文鱼上桌了,Alisa拿着叉子挑了一片放进嘴里,满足地点点头:“嗯,这家店的刺身真不错。王俊凯,你也吃啊。”

见Alisa不打算说出自己的小秘密,王俊凯也识趣地结束了讨论,跟Alisa一边吃着美食一边聊天,气氛倒也轻松和谐。

 

吃完饭,看了一场电影,散步回学校时,已经到了下午三点。

两人经过学校演出礼堂时,看到有工人正在往礼堂门侧的墙上挂着宣传画。

Alisa被画吸引,默默走过去,嘀咕了一声:“什么呀?”

“Alwen小姐。”工人是阿耳忒弥斯卫视频道的忠实观众,一眼就认出Alisa是经常在卫视电视剧间歇出现在某个化妆品广告中的女主角,连忙向她解释,“我们在挂12月上旬新年舞会的宣传画。本次的主题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会场布置的灵感来源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第一次相遇的情景。英俊的罗密欧与美丽的朱丽叶在舞池中一见钟情。”

“所以这次的新年活动就是舞会了?”

“嗯。而且这次的舞会,还会选出queen和king,每人得到1万海币的奖金。”

“哇哦。”Alisa欢呼了一声,转向王俊凯,“参加吗?”

“这……”王俊凯有些迟疑。

“虽然向导的智商卓绝,可是我还是要提醒一声,有些人如果从来没恋爱过,是会反射弧比较长的哦。”Alisa撇撇嘴。

王俊凯一听Alisa这么一说,沉思了一下,点头:“参加。”

Alisa开怀大笑:“那到时候约我。”

走到12栋和15栋的分叉口,Alisa转过身来,朝王俊凯挥挥手:“多谢款待。我先回去了啊。”

“应该说谢谢的是我。”王俊凯感激地对Alisa笑着,又微蹙了一下眉头,“Alisa,你挺聪明的,性格也很温柔善良,可我就不懂了,你怎么老跟王源儿吵架呢?王源儿也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啊。”

Alisa并没有马上回答王俊凯的问题,而是转过身往宿舍走,走了好几步,才悠悠抛下一句:“因为我聪明,他笨啊。我们的智商之间差了十万个尼亚加纳瀑布。”

 

回宿舍的路上,王俊凯一直想着,今天自己消失了大半天,待会儿打开门的易烊千玺是个什么表情。

也许会脸色难看地沉默?

或者生气地问,你跟Alisa干嘛去了?

哪知王俊凯打开门,看到易烊千玺坐在沙发上,翻着一本弗洛伊德的《日常生活的心理病理学》。

“喂。”王俊凯走到易烊千玺旁边,轻轻踢了踢他的小腿肚,“你就不想知道我今天去哪儿了吗?”

易烊千玺不紧不慢地夹了一支木质花纹的复古书签,将书籍放到一旁,这才抬起头来,推了一下看书时候才会戴上的细金框眼镜,“我为什么要知道你去了哪里?”

“我不在……你……”王俊凯本想问,我不在你就不想我吗?停了一下,还是换了个说辞,“你不觉得不习惯吗?”

“不会啊。”易烊千玺淡淡微笑,“没你在一旁吵我,拉着我看这看那,我看书效率提高不少呢。上午看完了《梦的解析》,这本《日常生活的心理病理学》也已经看了2/3。”

“……”

符合易烊千玺一贯的风格,可王俊凯却隐隐有些失落。

那不是他心底想要的答案。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王俊凯也会时不时地去找Alisa,每次Alisa问起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进展得怎样,王俊凯就会苦笑:还是就那样啊——我跋山涉水靠近他,他轻描淡写推开我。

“你继续加油,我支持你。”Alisa鼓励王俊凯。

“谢谢。”

 

临近12月,新年的气氛越来越浓。

宿舍楼中央摆了一颗巨大的、将近30米高的圣诞树,上面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礼物。

每个宿舍的大门都被装潢了一番,有的贴上了装饰纸,有的挂上了小铃铛。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也随大流地买了个装饰画,拿着胶水和画纸在门口倒腾。

“千玺……新年派对,你参加吗?”贴纸的间隙,王俊凯侧过头看着易烊千玺。

“不去吧。人太多,吵得烦。倒不如在宿舍休息。”

“那怎么能行呢。”王俊凯啪地站直了,一本正经地劝说易烊千玺,“你这性格,太内向慢热了,再不出去走走都要变成化石了。再说了,新年派对夜,整栋楼应该都去嗨了,没人在,你一个人要是无聊了,出门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我不会无聊……”

易烊千玺还想反驳,王俊凯拉了拉易烊千玺的袖子:“听我一次,就一次,行吗?”

易烊千玺迟疑了几秒,妥协:“好吧。”

王俊凯吁了口气。

 

新年舞会那天,王俊凯难得一见地穿上了正装。

黑色的西服剪裁合体地裹着王俊凯的身型,让王俊凯看上去更加挺拔修长。西装外套里是一件纯白色的衬衫,没有打领带,而是解开两粒扣子,露出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

易烊千玺换完衣服,走出卧室,就看到王俊凯斜倚在客厅墙上等他。

“换好衣服了?”

王俊凯瞧见易烊千玺,迈着大长腿就向易烊千玺走来。

易烊千玺细细打量着王俊凯。

他带了耳钉。左右各一个。小小的耳钉在月光下散发着银白色的光芒。配合着不经意间裸露出的肌肤——

如同深海之下的暗涌,张扬的、不羁的、禁欲的却又勾人的魔力。

“发什么呆呢?”

直到王俊凯的手在易烊千玺眼前晃动了好一会儿,易烊千玺才回过神来,尴尬地咳了一声,对王俊凯说道:“走吧。”

 

两人来到礼堂时,偌大的空间已经被卡俄斯学院全校出动的人群所填满。穹顶上挂着一个巨大的霓虹灯,五颜六色的光柱倾泻下来,落到每个人身上,光影被剪辑得支离破碎却又梦幻迷离。

易烊千玺对这种场面不太感冒,不过他也不是不能变通的人,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贴着墙往里走,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到椅子上托着腮放空。

王俊凯也随他坐到一边,但还没坐定,耳际传来女孩子甜美的声音:“王俊凯。”

“嗯?”

微微侧身,王俊凯就看到了今天打扮得般熠熠生辉的Alisa。

她穿着一件银色的抹胸鱼尾长裙,修长的脖子上戴着一串祖母绿项链。两侧的头发绾成了高贵的公主髻,用一根长簪固定于脑后,剩下的头发则披散下来,如同瀑布一般垂在身后。

“跳舞吗?”Alisa伸出一只纤纤细手,邀请王俊凯。

王俊凯偷偷瞥了一眼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喝不惯鸡尾酒,找侍者要了一杯白开水,低着头在那里淡定地喝着水,对于Alisa邀请王俊凯的举动显得完全不上心。

王俊凯心头一气,就站起来,牵起Alisa的手,领着她往礼堂中央的舞池走:“Alisa你今天很漂亮。”

“谢谢。”

 

“会跳舞么?”走到舞池,Alisa问王俊凯。

“嗯……不太会。”王俊凯面露难色。

“没关系,我们跳最简单的,你只需要抱着我,随着音乐晃动,就行了。”

搂着Alisa翩翩起舞时,王俊凯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易烊千玺。

他闷着头喝水,偶尔抬头瞥一眼熙熙攘攘的人群。

那双被细长睫毛投下阴影的眸子,波澜不惊,神色平静得好像无风的秋日里挂在湛蓝天空的一丝白云。

“哎。”

王俊凯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王俊凯和Alisa跳舞的时候,王源儿也姗姗来迟。

舞会已经快接近尾声,气氛逐渐高涨,原本坐着的人们也纷纷起身,跟着音乐一起律动。

所以,坐在椅子上岿然不动像块磐石的易烊千玺,就好像水落石出一样,突兀地出现在了王源的视野里。

“嘿。”王源走过来,拍拍易烊千玺的肩膀,“王俊凯呢?”

易烊千玺沉着脸,伸手指了指已经熟悉了Alisa舞步,与Alisa渐入佳境,嘴角挂着灿烂笑容的王俊凯。

Alisa也甜甜地笑着,眉眼弯弯,笑容有如十五的满月。

王源看到这番景象,撇了撇嘴,小声嘀咕:“和我在一起时,吹胡子瞪眼。看到帅哥倒是笑得开心嘛。”

侍者们还在兢兢业业地端着托盘来回穿梭,为客人们送去可口的点心和饮料。

王源儿拦住了其中一位,端走托盘上的鸡尾酒,问他:“还有吗?这位先生也要。”

易烊千玺见王源指的是他,连忙摆手:“我不喝酒。”

“喝一点嘛。酒精能让人开心,忘记许多不愉快的事情。”

易烊千玺略带疑惑地看着眼前的鸡尾酒。

王源将侍者递过来的鸡尾酒塞到易烊千玺手里:“cheers。”

易烊千玺摩挲着酒杯杯沿,看了一眼透明的液体,又扫了一眼远处亲密共舞的王俊凯和Alisa,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狂欢进行到了12点,舞会的司仪走到台上活跃气氛。

“今天是阿耳忒弥斯新年日。我们举办了这个盛大的舞会,邀请卡俄斯的学子们共聚一堂共同迎接新年。好了,现在是12点,到了卡俄斯学院的每年保留环节——评选出今年的卡俄斯queen and king。准备好了吗?一、二、三……”

头顶散开的霓虹灯变成一道白色光束,随着强劲的鼓点不断旋转,光线在每个人身上走了一圈。当鼓点停止时,站在白色光束里的王俊凯和Alisa成为了所有视线的焦点。

“恭喜两位成为本届的Queen and king!”

Alisa惊喜地捂住嘴巴。

王俊凯也挑了一下眉毛:“哇哦,有意思。”

司仪拉着王俊凯和Alisa走上舞台。

两人也大大方方地朝着众人又是挥手又是飞吻。

强光的照射下,王俊凯和Alisa的身型和眉眼愈加惊艳。两人并肩站在一起,男俊女靓,一对璧人。

众人开始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司仪也打趣着:“国王与王后,要不要满足一下子民们的心愿?”

 

Alisa往后退了一步,偷偷朝王俊凯说了句:“我不要。”

王俊凯凑到她耳朵边,说着:“又不是真的要亲。”

“借位?”Alisa瞬间明白。

“Bingo。”

说罢,王俊凯将脸转向Alisa,背对着观众,捧住Alisa的脸,装模作样地与Alisa鼻尖前一公分处的空气亲了一下。

王源儿已经愤怒了,直接吼了出来:“有没有搞错!这才没见几次面就吻上了?吻!上!了?!”

相比而言,易烊千玺就平静多了——他只是“平静”地又喝掉了3杯鸡尾酒。

 

舞会结束,王俊凯和Alisa拿了大奖,双双走下台来。

见到王俊凯,易烊千玺站了起来,抓住王俊凯的衣袖:“回宿舍休息吧。”

“哦……”王俊凯对易烊千玺笑了一下,“我先送Alisa回去。”

易烊千玺一愣,沉默了一会儿。王俊凯看见易烊千玺的眼神都变得有点委屈了,于心不忍,可是一想到易烊千玺那突破天际的反射弧,又狠下心来。

“那……你早点回来。”沉默过后,易烊千玺妥协道。

王俊凯身体微微前倾,嘴唇靠近易烊千玺的耳朵。

易烊千玺刚觉得烦躁的心有一丝安定,就听到王俊凯说:“也许,进展顺利的话,我就不回来了……”

易烊千玺猛地抬起头,就看到王俊凯已经拉着Alisa走远,经过王源时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们儿,我室友好像喝酒了,你帮我把他送回去吧。”

易烊千玺只觉得有块石头砸下来,堵住了他的胸口。这样的情绪,说出来矫情,不说又难过。

易烊千玺不知道该说什么。

于是,那块石头一直堵在胸口。

很难过。

 

回到自己宿舍,Alisa先是进屋换了一身休闲服,然后端了两杯热茶,和王俊凯靠着阳台栏杆上聊天。

“不怕易烊千玺真的误会吗?”冬天的凌晨气温低迷,Alisa将手缩到卫衣袖子里,像哆啦A梦一样捧着茶杯喝着茶。

“那家伙,总是把我推给别人。我倒是不生气,可是我想知道,他心里有没有我。”

 

两人在阳台上又聊了一会儿,Alisa揉了揉眼睛:“不行,好困,我要去睡觉了。你呢?睡王源儿房间吗?”

“我再等等吧。如果王源儿送千玺回宿舍了,睡在我宿舍,那我就睡王源儿卧室。如果待会儿他回来了,那我就睡回去。”王俊凯看了看Alisa,笑着说道,“你先睡吧。”

“嗯。”Alisa打着呵欠走进卧室。

 

王俊凯躺在沙发上,关了灯,什么也不做,盯着窗外的星星。

易烊千玺现在在做什么呢?

不会真以为我跟Alisa有什么吧?

沙发很柔软,王俊凯翻了半个身,调整了一下睡姿,让自己躺得更加舒服。

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易烊千玺时那双蜜糖色的眼睛。

“过来,别怕。”

 

“哐”地一声,王俊凯从回忆里回过神来,就看到王源儿急切地打开门冲了进来。

“不是让你陪着易烊千玺吗?他睡了?”

“没睡呢!”

“没睡你回来干嘛?”

“不行我扛不住了。”王源儿拉住王俊凯的手臂,泪流满面地诉苦,“今天的易烊千玺,不知道怎么了,一言不合就喝酒,一言不合就又喝酒啊!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喝了整整三瓶500毫升的干红了!”

“我去!”王俊凯连忙跳起来往外跑,“王源儿你怎么不劝着点?易烊千玺不喝酒的啊!”

“怎么没劝?根本拉不住啊!易烊千玺喝醉酒了好吓人!完全不是平时的易烊千玺!王俊凯你……”

“你小心一点啊”还没出口,运动能力卓绝的王俊凯已经跑到了100米开外。

 

火速赶到自己宿舍,打开门,迎接王俊凯的却是一片黑暗。

来不及开灯,王俊凯先问了句:“千玺?”

客厅沙发上传来易烊千玺的一声轻哼。

王俊凯顺着声音摸索过去,借着月光,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一滩烂泥的易烊千玺。

真的喝醉了。王俊凯想着。

眼前的易烊千玺,只会哼唧,王俊凯叫他名字,他连眼皮都没抬。

“小祖宗你怎么喝了这么多……算了……我把你扛到卧室吧。”王俊凯自言自语地说了句,走到易烊千玺前面,伸出手准备将易烊千玺抱起来。

易烊千玺这时候却是突然醒了过来。

“王俊凯?”

易烊千玺一开口,一股子浓烈的酒气喷到王俊凯脸上。

王俊凯憋了一会儿呼吸,无奈地叹了口气:“嗯,是我。”

“王俊凯……”易烊千玺又重复了一次。

“乖,我抱你去睡觉。”

哪知易烊千玺并没有温顺地搂住王俊凯的脖子,而是将王俊凯推开。

王俊凯被易烊千玺突如其来的发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正在恍惚间,易烊千玺就跨上来,坐在了他腰上。

什么鬼?!

想反攻吗这是?!

“易烊千玺别闹了,已经很晚了!”

易烊千玺却是喝嗨了,见到茶几上还有没喝完的红酒,拿起酒瓶,嘴对嘴吹。

“别喝了……”王俊凯抢夺着易烊千玺的酒瓶。

易烊千玺就听了王俊凯的话,没有再往胃里灌酒,却是拿着红酒直接往自己身上和王俊凯身上倒。两人的衣衫尽数湿透,衣服紧紧贴着身体,再加上两人争夺间扯开的领口,袖子,画面变得比小电影现场还狼藉香艳。

“我去……易烊千玺你真是,一般不发疯,发疯起来不是一般人啊。”

王俊凯钳住易烊千玺的手,想用哨兵的体格强行压制住易烊千玺。谁知喝醉酒的易烊千玺动作狂放又肆无忌惮,而王俊凯收敛着自己的动作怕伤到易烊千玺,这样的状况下,两人居然势均力敌,僵持良久。

易烊千玺此时已经神志不清了,逮着什么撕什么。

所以王俊凯的外套,衬衣,一件件报废。

眼看着从上衣撕到了裤子,王俊凯慌忙制止:“易易易……易烊千玺,你别装醉耍流氓啊!”

粗鲁可以,反攻可不行!王俊凯一边死死压住裤腰,一边在心里咆哮着。

“你不能跟别人在一起,听到没有!”杂乱里,易烊千玺突然喊出一声。

王俊凯怔住了。

片刻过后,王俊凯欣喜地说道:“千玺,你说的是真的?”

一松懈,王俊凯的裤子又宣告报废。

易烊千玺来势汹汹,脱完王俊凯的裤子就把他压在身下,低下头咬着王俊凯的脖子,咬得侵略性十足,这野兽一般的荷尔蒙风暴让王俊凯有些慌乱。

而且让王俊凯更加慌乱的是,他试图挣扎了一下,居然——挣脱不开。

 

“我他妈是全国第一的哨兵,全国第一!哨兵!难道就这么被压了?简直就是惊天大耻辱!”

王俊凯的手在茶几上乱摸,摸到一个金属质地的东西,心里一动,打开开关就捅向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颤栗了几秒,嘭地一声倒在地上。

王俊凯擦了擦汗,甩掉手中的防狼电棍:“好险,差一点就被压了……”

 

防狼电棍与易烊千玺身体的接触时间不长,并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易烊千玺被电了之后,倒在一旁,过了几分钟,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醉酒的易烊千玺,终于以这种奇葩的方式,进入了梦乡。

王俊凯苦笑着将易烊千玺抱到了沙发上,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支着胳膊,托着腮看着易烊千玺。

熟睡的易烊千玺,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长长的睫毛覆着眼睛,眉间一颗秀气的美人痣若隐若现。胸口有节奏地起伏着。

“不能跟别人一起……”

易烊千玺迷迷糊糊地嘟囔着。

听到易烊千玺这句话,王俊凯的心都化了,嘴角浮起满足的微笑。

“傻瓜,我怎么可能跟别人在一起呢。我就喜欢你啊。”

我就喜欢你啊,易烊千玺。

你也喜欢我啊,傻瓜。

 

——tbc

 

评论(146)
热度(958)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