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八)

(八)我到底哪里不好?

对于一般人来说,第一次邀请一位女孩子共进晚餐,考虑的问题包括——

我该采用什么方式邀请她?

我该说些什么让她开心?

我该做些什么活跃气氛?

而对于易烊千玺来说,他的攻略简单到令人发指。

——她在哪。

毕竟,在易烊千玺的字典里,就不存在“被拒绝”三个大字。

在拿到A3班上课课表,知道Alisa第三节课上课教室的具体位置后,没有任何迟疑,第二天上午,易烊千玺趁着课间休息的半小时,来到了Alisa所在的教室。

很漂亮的女孩子。

王俊凯应该会喜欢。

透过窗户玻璃看到Alisa的易烊千玺在心底暗暗下着结论。

纤细修长的身材,秀气白皙的瓜子脸,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正歪着头思考着什么,指尖把玩着一只粉红色的水芯笔,笔头轻轻拍打着小小的鼻尖。

易烊千玺敲了敲窗户玻璃,Alisa的眼神从放空状态慢悠悠飘到窗外,看到易烊千玺,问了声:“有事吗?”

“你是Alisa Alwen?”

“我是。你是……”

“Jackson Yi。”

Alisa看了一会儿眼前儒雅礼貌的男孩儿,又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这个听起来有些熟悉的名字,几秒钟过后,眼眸染上欣赏的神色:“哦!我记起来了,今年入学考试,全国第二,向导里的第一,对吗?”

易烊千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嘴角勾出弯弯的弧度:“我可以邀请你今天晚上来我宿舍一起吃晚餐吗?”

Alisa将水芯笔放在桌上,轻轻一推,水芯笔滚到一边,侧过脸,对易烊千玺狡黠地笑:“你请我吃饭?原因呢?”

向导的思维能力比一般人强大,而女孩子的心思敏感程度又甚于男性。更何况,对于男女之情,每个女人都是天生的福尔摩斯。明面上来说,易烊千玺看起来是要追求Alisa,可是从易烊千玺的眼神里,Alisa看不到一丝易烊千玺对她的迷恋。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请自己去他宿舍共进晚餐呢?Alisa颇为不解。

看到Alisa眼里流露出来的疑惑,易烊千玺在心底默默感慨了一句,这个Alisa还真是睿智而成熟,能成为卡俄斯学院公认的院花绝对不仅仅是凭长相。可是就是这样一位聪明的姑娘,天天跟王源吵架,也是挺奇怪的。易烊千玺想着,以这姑娘的情商和智商,把王源儿治的服服帖帖应该没什么问题啊。

不过,眼下可不是进行思维拓展的时候,Alisa还睁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等待回答呢。Alisa开门见山地问了,易烊千玺也就不再隐瞒:“我来邀请你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介绍你跟我室友认识。他叫Karry Wang,中文名是王俊凯,本届入学考试的全国第一,非常优秀的哨兵。”

听到“王俊凯”三个字,Alisa眼睛亮了起来:“你是说,那个全国第一王俊凯?”

少女原本淡雅的脸庞上挂上了一抹春风拂过鲜花盛开的明媚笑容:“就是那个体能训练时跑得像兔子一样快的王俊凯?”

易烊千玺还没开口,Alisa又自顾自地笑开来:“就是那个笑起来特别可爱,鼻子会皱起来,眼睛会眯成一条线,嘴角会露出两个小虎牙的王俊凯?”

不知为什么,看着Alisa如数家珍地赞美着自己本来就要牵线搭桥的王俊凯,易烊千玺心里却并不开心。

他只是淡淡地应了声:“嗯……是那个王俊凯。”

Alisa甜甜地笑着,左手撑着下巴:“好啊,那放学了我就去你们宿舍。我好早之前就想认识王俊凯了。对了,你们宿舍号是多少?”

易烊千玺站在窗前,思维停了一下。

这下,轮到Alisa敲窗:“Hello?”

易烊千玺回过神来,低头看了一眼等待回话的Alisa,讷讷地说着:“12-520.”

“OK。那我们晚上见。See you.”

“晚上见。”

 

回到训练教室,易烊千玺有些走神。

慢跑热身的时候,走神的易烊千玺就撞到了王俊凯。

王俊凯第一反应就是扶住易烊千玺,问他,没事吧?

易烊千玺呆了一下,转过脸来,瞥了一眼王俊凯。

王俊凯朝他笑,一双波光流转的桃花眼,甚是勾人。

易烊千玺移开视线,低下头,装作不经意地对王俊凯说道:“今天晚上有客人来,如果做饭请添一个人的份量。”

“好啊。”王俊凯满口答应,“家里的食材不多了,我放学了去一趟超市,买点牛肉、蔬菜和海鲜回来。你放学了没事就先回家吧,把客厅收拾一下。”

“嗯。”

 

一天的课程结束后,王俊凯跑到学校超市,在生鲜部挑了上好的牛肉、新鲜的洋葱、甘蓝和肥美的牡蛎,还选了三罐德国黑啤,推开宿舍大门的一刹那,愣住了。

一位长卷发的少女坐在易烊千玺对面,不知聊了什么,两人笑得前仰后合。见有人进来,少女朝他挥手:“嗨,karry你好,我是王源的室友Alisa。”

王俊凯心里翻了个白眼,我管你是王源的室友还是李源的室友,关老子屁事啊。

他的眼神越过Alisa就飘向了易烊千玺,眼里是大大的问号:易烊千玺你邀请的客人是女的?女的?!

易烊千玺从王俊凯的表情和他那吞掉了声音但是口型还在的“WTF”里读出了他的不爽,可是却没说什么,只是走过来,接过王俊凯手里的购物袋,朝里面看了一眼:“看来今天的晚餐将会很丰盛啊。”

王俊凯心里有气,但因为易烊千玺带女生回家就发火,又有点小题大做,王俊凯被弄得心情十分抑郁,从易烊千玺手里夺过塑料袋,闷声走进厨房。

切菜的时候,王俊凯透过厨房与餐厅半透明门,看到易烊千玺与Alisa交谈。易烊千玺脸上挂着礼节性的笑容,这笑容落到王俊凯心头,又变了味。

“怎么跟我聊天没见你笑得这么开心。”

手起刀落,王俊凯将不满全部发泄在了食材上,好好的一颗甘蓝被他切成了碎沫。

尽管王大厨情绪不高,但并不妨碍他做出美味的法式香煎牛排和牡蛎浓汤。

菜肴上桌后,Alisa兴奋得拍手:“Karry,想不到你厨艺这么好!”

王俊凯一双眼睛就盯着易烊千玺:“尝尝,好吃么。”

Alisa看了看王俊凯,又看了看易烊千玺,思索了一下,又不动神色地笑了一下。

易烊千玺舀了一小勺浓汤,吹了吹,放进嘴里,点点头:“嗯,很鲜。”

王俊凯这才稍微舒心一些,拿起勺子也开始喝汤。

 

三人安静地吃了一会儿晚餐,Alisa从餐桌上抬起头来,问王俊凯:“王俊凯,你认识王源的哦……我是他室友……”

“不认识。”王俊凯头也不抬地拒绝道。

易烊千玺转过头,狐疑地看着王俊凯。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今天的王俊凯怎么了。

易烊千玺一边切着牛排,一边思考着王俊凯今天的异常到底是为什么。

等到牛排吃完,易烊千玺排除了一些显而易见的错误答案,在心底默默剩下了一条他认为合情合理的答案——

王俊凯,大概是紧张了。

是不是应该给两人一些独处的机会?

易烊千玺瞥了一眼还在低头吃饭,默然不语的王俊凯,便优雅地放下刀叉,用方巾擦了擦嘴,对Alisa和王俊凯说道:“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易烊千玺一起身,王俊凯就抬起头来,左手抓住易烊千玺的衣角:“你去哪儿?”

“吃得有些撑,去外面散散步。一会儿就回来。”

王俊凯扁扁嘴,不情愿地放开易烊千玺的衣角:“就转一圈是吧?早点回来。”

 

大门一关,房间里就只剩下王俊凯和Alisa。

王俊凯闷头喝着浓汤,时不时抬头看客厅里的钟表。他头一次觉得钟表秒钟走动的速度是如此之慢,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Alisa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跟王俊凯不熟,就从两人共同的朋友王源入手,试图打开话题。

“王俊凯,王源儿是你发小吗?听王源说他小时候长得白白胖胖的?”

“你们一直在一起上学吗?王源儿说你一直是校草来着?那王源儿有女生喜欢吗?”

“王源儿有没有恋爱过啊?他喜欢的女生是什么类型?”

可是不管Alisa提什么问题,王俊凯都能在三个字内解决。诸如“嗯”、“对啊”、“是啊”之类一听起来就十分敷衍的词汇。

到最后,Alisa也不做声了,低头喝汤,气氛肃穆得像参加一场尊敬长辈的葬礼。

在这样尴尬而漫长的煎熬里,王俊凯吃完了牛排,再看向钟表时,距离易烊千玺离开宿舍已经半小时之久了。

“不是说出去转一圈就回来吗?”

王俊凯脑子里过了一遍易烊千玺的行为,突然间意识到——易烊千玺,是在撮合自己和Alisa。所谓的散步,根本就是个借口!

想到这里,王俊凯脑袋轰地一声炸了,疾步跑出宿舍。

 

易烊千玺并没有跑远,就坐在宿舍楼前的草坪上看夕阳。

王俊凯冲到易烊千玺面前,扯着易烊千玺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

“易烊千玺你什么意思?”

“嗯?”易烊千玺看到王俊凯满脸愤怒,一头雾水。

“你把我跟Alisa扔一个屋,你什么意思?”

“Alisa不好吗?”

“她好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

易烊千玺皱起眉头:“王俊凯,你怎么跟个小孩儿似的?我这是全心全意为你好。你是全国第一的哨兵,Alisa是全国第一的女向导。上次劝你去向导事务所做短期稳定,你不听,现在我给你介绍一个合适的向导,你生什么气?”

“你就这么希望把我打包送给别人吗?”王俊凯心里一痛。

“狂化伤人又伤己,尽早找到合适的向导,我也会为你高兴的。”

“易烊千玺!”王俊凯抓着易烊千玺的领口逼近他,直视着他的眼睛,埋在心底的话语几欲冲破喉咙,却在最后关头又沉到深处,推开易烊千玺,转过身,“你个傻子,你什么都不知道。”

 

手机铃声响起,王俊凯从口袋掏出手机,手机显示一串陌生的座机号码。

王俊凯接通来电,听筒里响起一个低沉成熟的男声:“请问是karry Wang吗?”

“我是。”王俊凯回答,“请问您是……”

“Van Descartes院长。”

“哦……”王俊凯尊敬地说着,“Van Descartes院长您好,找我有什么事吗?”

“有关课程安排和考核成绩的事情,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现在有空吗?来我办公室一趟吧。”

“好的。”

挂了电话,王俊凯停了一秒,想回头看一眼易烊千玺。

他不知道易烊千玺此刻是何种表情,让他有些担忧。

可是王俊凯最终还是忍住了回头的欲望,迈着大步向校长办公室走去。

 

王俊凯站在院长办公室大门前,抬起手敲了敲门。

“进来吧。”

王俊凯推门而入,就看到了头发发白、满脸慈祥的Van Descartes院长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来,对着王俊凯友好地笑了笑,招呼他:“请坐。”

王俊凯在椅子上坐定,抬起头来看向院长。

院长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不急不缓地阐述着:“你是这次的入学考试全国第一的王俊凯同学,对吗?”

王俊凯点点头。

“对卡俄斯学院的教学体系和课程安排还满意吗?”

王俊凯仔细想了想,又点点头:“挺好的。”

“我听Authur教官说,你其他的训练都是满分,就是默契度一栏勉强及格?怎么回事?”

王俊凯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右手摸了摸耳朵,对院长说着:“那个……是我个人的问题。原因比较复杂,请院长允许我暂时保留一下自己的小秘密。”

Van Descartes院长也十分开明,听到王俊凯这么说,也就不勉强:“好吧,我也不会苛刻你们这些孩子面面俱到,事事完美,但是要再接再厉,争取今后的日子里,默契度指标有所提升,好吗?”

“一定。”王俊凯自信地说道。

“听Authur说起,你其他指标增长速度都大于0.3?”

王俊凯不知道增长速度0.3是个什么概念。虽然王俊凯争强好胜,但是大多数时候,他享受的是获胜的过程,对展示结果的指标项并不是很上心,更遑论关心其他人的增长速度了。Auther教官不止一次地惊叹过王俊凯的增长速度,可王俊凯总觉得Auther教官表情太夸张了,却根本没想到,带了不下一千个学生、阅人无数的Auther教官,在那一千人里也没见过像王俊凯这样每天增长0.3的恐怖速度。

“我不清楚呢。”王俊凯从手腕上取下手环,递给院长,“您要看吗?”

院长从王俊凯手里接过手环,按照王俊凯的入学时间,推断了一下增长速度,大吃一惊。

再抬起头来时,院长眼里满是惊喜,嘴里喃喃:“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增长很快吗?”王俊凯摸了摸后脑勺,开心地笑着。

院长的眼神又落回到王俊凯的手环上,盯着那串指标项数字,自言自语:“何止是增长很快?感谢上帝,阿耳忒弥斯有救了……”

“嗯?”王俊凯听得更加迷糊了。他往前探了探脑袋,轻声唤了一句:“院长?”

“你父母是不是mute?”Van Descartes院长突然转过脸来问道。

王俊凯一愣,心想院长怎么知道自己父母的属性。难道自己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在某个申请表上填过父母的属性?

王俊凯想不起来,也不纠结,爽快地对院长点点头,说道:“嗯,我父母是mute。”

“那就对了……”Van Descartes院长意味深长地说着。

什么鬼?

王俊凯眉头紧皱。

那就对了,什么对了?

不可思议,什么不可思议?

我的增长速度,跟阿耳忒弥斯有没有救有什么关系?阿耳忒弥斯不是好好的吗?

 

院长却是陷在自己的世界里,一直激动地重复着“太好了”。

“那个……院长……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

院长的思维被王俊凯的话语拉回来一点儿,嘟哝了一句“好的,你走吧”,就又飘远了。

王俊凯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跟院长绝对有代沟。珠穆朗玛峰都填不平的马里亚纳海沟。

王俊凯给院长鞠了个躬,准备转身往外走时,瞥见院长笔记本下压着的一张申请单。

那隽秀的颜体,王俊凯一眼认出是易烊千玺的字迹。

他的目光微微下移,就看到了申请表的名字,更换室友申请表。

院长还在放空,王俊凯从笔记本下抽出申请表,仔仔细细看明白这的确是易烊千玺申请换宿舍的申请表——表格上明明白白写着易烊千玺根本不愿意与自己同处一室成为室友,顿时感觉心房被铁锤击中,耳边响起轰鸣而刺耳的回声。

“千玺,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王俊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区的,等他茫然地抬起头,就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自己的宿舍楼前。可看着12栋这个字眼,想到易烊千玺说的话,王俊凯只觉得心脏一阵一阵地抽痛。

于是他拐了个弯,避开了自己的宿舍楼,走到15栋103,敲开了好基友王源的大门。

“哎哟我去,王俊凯你脸色怎么惨白惨白的。”

王源儿一开门就看到脸色奇差的王俊凯,连平时自信张扬的一双桃花眼也没了光彩,目光都是直直的。他连忙把王俊凯搀进家里,拉着他到沙发边坐下。

王俊凯木然地抬起头,对王源说了句:“王源儿,我问你——我很差吗?”

王源用惊恐的眼神打量着王俊凯。

他认识王俊凯18年了。打出生就认识,夏天一起游泳冬天一起打雪仗。后来虽然搬离了希望大厦,不跟王俊凯家住一起了,但与王俊凯还是一个学校的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

在他18年的记忆里,王俊凯从来没这么失落过。从小到大,王俊凯总有一种天生的自信,哪怕身边的人恶意诋毁,他也能用不凡的实力将那些看轻他的人打脸打到脸肿。小学时候,大家的体能和智力差距不大,而王俊凯父母是mute,总有一些自以为是的人想要欺负王俊凯,结果就是体能和智力双双被碾压。到了初中,王俊凯优势渐渐凸显,除了再没有人敢惹他,随着身型的拔高和脸蛋日益精致,成了女孩子心中的男神,这些年愈发顺风顺水,所以王俊凯问出这个问题,王源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他!

王源儿以为王俊凯在开玩笑,等了两秒,见王俊凯神色沉重,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样子,仔细一瞧,眼眶里竟然还含着泪花,连忙说道:“没有!你很强啊!怎么了这是?王俊凯,有话好好说,别一言不合就流泪啊,整得跟言情小说女一号似的!”

“今天……我看到了易烊千玺的更换室友申请表。”王俊凯望向王源,故作轻松地笑,可是在王源看来笑得比哭还难看,“王源儿,怎么会这样?我到底哪里不好?我真的很喜欢千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连跟我做室友都不愿意。”

王源沉默了一会儿,走过来,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

“王俊凯,感情是无法勉强的。”

“我知道啊。我并不强求他喜欢我。我只是想能待在他身边照顾他。这样也不行吗?”

“很明显,易烊千玺对你,并不像你喜欢他一样喜欢你。”

王俊凯听着王源的话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鼻子不断翻涌上来难受和心酸。

哪知王源儿突然话锋一转:“要不,你就顺着他的意思,跟Alisa在一起得了!”

“王源,你!”王俊凯登时就跳了起来,指着王源儿的鼻子,“我一直把你当最好的兄弟,有什么困扰都会跟你说,你这是出的什么馊主意!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易烊千玺,已经喜欢了……”

“七年嘛!我听得耳朵都起茧了!”王源动作浮夸地用手捂住耳朵,嘴巴却还在继续跟王俊凯扯淡,“但是王俊凯,你也知道,易烊千玺真的不好搞定……你看你第一次搞砸是因为年轻不懂事,那个还情有可原……第二次,地铁重逢,你直接把人吓跑了……我就不懂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必单恋一枝花呢是吧……”

“王源儿!”王俊凯瞪着王源儿,似乎要把王源儿吃了,“你再说一个让我放弃易烊千玺的字试试。”

王源立马噤声。

 

长久的沉默后,王俊凯舔了舔嘴唇,声音沙哑却坚定地说道:“王源,你跟我是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哥们,你该明白,我根本不可能放弃千玺。所以别劝了,不然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王源儿靠在沙发扶手上,托着腮看着王俊凯,叹息着摇了摇头。

“王俊凯你真是一根筋。”

“我愿意。”

“可是恋爱讲决心,更要讲策略啊。”

王俊凯默默地转过头来。

“比如说,易烊千玺让你跟Alisa约会,你就跟Alisa约会啊。”

王俊凯听得气不打一处来,抡起拳头打算揍王源,王源闪开一个身位的距离,咯咯地笑起来,朝王俊凯眨了一下眼睛。

王俊凯恍然大悟:“你是说……”

“你终于明白了。”王源无奈地耸耸肩,“你在易烊千玺那里持续下线的智商终于回来了那么一点点。”

“去你的。”

王俊凯打了一下王源的胸膛,王源儿碰瓷地倒在地上,哼唧:“哎哟哎哟,重色轻友的家伙。”

王俊凯却是心情大好,跨过王源儿的身子,往外走去:“走啦。”

 

从王源宿舍回来时,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半。

王俊凯旋开门锁,开了灯,以为易烊千玺已经回卧室休息,没想却听到易烊千玺迷迷糊糊的声音:“回来了?”

王俊凯顺着声音找到易烊千玺,看见易烊千玺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揉着眼睛。

在等我?

王俊凯心中一暖,走到易烊千玺面前,低头看着他乱糟糟的头发和呵欠连连的脸庞。

“怎么还没去睡觉?”

易烊千玺抬起头来,认真地对王俊凯说道:“对不起。”

“嗯?”

“我不该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你头上。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

王俊凯望着易烊千玺。他的睫毛长长的,眼眸像琥珀一般澄清。刚刚睡醒爬起来的几根小呆毛立在头顶,让眼前的人显得异常可爱。

王俊凯忍住想要摸易烊千玺脑袋的念头,对着易烊千玺挑眉:“不啊,我觉得你做得很正确。”

在易烊千玺依旧迷糊的眼神里,王俊凯朝他绽放一个无比灿烂的笑颜:“明天是周末,一起床我就会去找Alisa,让她和我约会。谢谢你介绍我们认识。”

——tbc

 

评论(69)
热度(808)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