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七)

(七)结合热

半夜,易烊千玺被一阵来自腰际的触感惊醒。

微凉的夜,风从窗户里灌进来,带着海洋的湿气。

腰部,却似有一尾灵活的鱼,从腰侧,到腹部,贴着易烊千玺的肌肤缓缓游离,并且还有越来越往下的趋势。

王俊凯浊重的呼吸在宁静的深夜里突兀而明显,呼出的热气打到易烊千玺脸上。

易烊千玺捉住了王俊凯想要往他绝对领域入侵的手,声音带上了愠怒。

“王俊凯,你在做什么?”

 

本以为呵斥之后,王俊凯就会规矩很多,可令易烊千玺始料未及的是,王俊凯翻身压在易烊千玺身上,灼热的吻铺天盖地落在了易烊千玺的脸上,嘴里还喃呢着:“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易烊千玺的脑袋轰地一声就炸了。

王俊凯你这是蹬鼻子上脸吗?警告过你我不喜欢跟人有肢体接触,你居然上下其手,更过分的是还上了嘴?

易烊千玺伸出手想要推开王俊凯,王俊凯却握住他的手腕按到床上,力度几乎要把人碾碎的吻又落了下来。

易烊千玺被王俊凯亲了一脸的口水,冷静地蓄了一会儿力,瞅准时机,一脚踹开了王俊凯。

 

被踹下床的王俊凯,坐在卧室地板上,背对着易烊千玺,没有动作,也没有话语,安静得让易烊千玺心生疑惑。

难道是刚刚那一脚力道太大,被踹傻了?

易烊千玺从床上爬下来,站到王俊凯身后,冷冷地问道:“王俊凯,你最好对我解释一下刚才的无礼行为。”

可王俊凯什么反应也没有。

“喂。”

易烊千玺走进王俊凯,弯下腰戳了戳他的后背。

 

一秒之后,易烊千玺就为自己天真的举动后悔了。

瞬息间,王俊凯就像猎豹捕获猎物一般扑了上来,牢牢将易烊千玺压在身下,野蛮地撕扯着易烊千玺的衣服。

“喜欢不算理由吗?”

嘶啦一声撕掉上衣,王俊凯舔着易烊千玺的耳垂,在他耳边说了句。

“想要你不算理由吗?”

在易烊千玺惊愕得不知所措的眼神里,王俊凯又毫不犹豫地撕掉了易烊千玺的裤子。

 

身体一凉,易烊千玺才从惊愕里回过神来,一拳打到王俊凯脸上,吼道:“王俊凯!”

王俊凯的力道很大,易烊千玺也不是吃素的,很快,一抹鲜血就从王俊凯口里流了出来。

可王俊凯似乎还是不知悔改,俯身又封住了易烊千玺的嘴唇,咸腥的鲜血味道浓烈地灌进易烊千玺的口腔。

易烊千玺此刻心里千万头草泥马在奔腾。尽管良好的家教让他平时从来不说脏话,可此时此刻他已经在心底用各种脏话把王俊凯骂了个遍。

 

易烊千玺想要挣脱开。若是一般的哨兵,以易烊千玺的体能,大概也能势均力敌,可是好死不死易烊千玺碰到了阿耳忒弥斯大陆的全国体能第一。钳制的力道有如铜墙铁壁,根本无法逃脱。

“Fuck!”易烊千玺忍不住飙了一句脏话。

果然自己的预感是正确的,早说了应该换室友,换室友的啊!

易烊千玺满腔的怒火从他咬紧的牙关和眼眸的火星就可以窥见一二,可王俊凯却完全视而不见,一手将易烊千玺从地上抱起来,箍在怀里,另一只手捧住易烊千玺的后颈,灼热的吻在白皙的颈部流连,偶尔用牙齿啮咬一下精致的锁骨和突出的喉结。

“嘶……”易烊千玺吃痛地吸了一口气,“疼……”

“疼?”王俊凯停下来,看了一眼易烊千玺,“弄疼你了?”

专注的询问里,王俊凯箍在易烊千玺身上的手臂也放松下来。

注意到王俊凯短暂的松懈,易烊千玺迅速从王俊凯怀里抽身出来,等王俊凯再想扑倒时,抓住王俊凯的领口,冷不丁对王俊凯来了个过肩摔。

“轰隆”一声,王俊凯被易烊千玺重重地砸到床上,紧接着就是木头大床哐哐嘡嘡的散架声。

易烊千玺用手卡住王俊凯的喉咙,让他动弹不得,直到完全控制了战况,这才长吁一口气,问道:“王俊凯你今天怎么了?”

被卡住喉咙口,是战斗的终结,因为战败一方深知对方只要手上稍一用力就可以取自己性命,所以易烊千玺也以为这条适用于所有人的定律也适用于王俊凯。

可问题是,今天的王俊凯,就不是正常人。

 

电光火石间,王俊凯又翻身压倒了易烊千玺,易烊千玺胁迫性地卡住王俊凯的咽喉让他呼吸困难,也阻止不了王俊凯的继续侵犯。

低头亲吻时,月光直射进王俊凯的眼睛,易烊千玺这才弄懂发生了什么。

王俊凯的眼睛是全红的。

如同狼眼一样,在黑夜里炯炯地闪烁着红光。

理智失控,欲望增加,全身灼热,眼睛全红,瞳孔放大,体能大幅度提升——

王俊凯,狂化了。

 

狂化是哨兵特有的现象,狂化的原因有很多种,最常见的原因是结合热。

哨兵16岁左右进入成年状态,之后每个月一段时间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结合热,并且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增强。结合热的程度还与哨兵的天赋有关,越强大的哨兵,结合热症状越剧烈。

狂化还有其他可能性,比如与哨兵结合的向导死亡导致精神结合断裂,哨兵也有可能出现狂化。或者是战争状态下,为了赢得战斗,人为地注射狂化剂提高各项能力,但是因为狂化对感官的副作用很大,人为注射狂化剂被阿耳忒弥斯大陆明令禁止,狂化剂也被阿耳忒弥斯当局列为违禁品。

 

狂化起来的人根本没有理智可言。并且狂化的时间越长,对身体的伤害越大。

易烊千玺叫不醒王俊凯,卡住咽喉也控制不住王俊凯,王俊凯侵犯的动作还越来越剧烈。

情急之下,易烊千玺操起手头的落地台灯,哐地一声砸向王俊凯的脑袋。

5秒钟之后,王俊凯晕了过去。

 

——————

 

金色的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来,暖和的阳光洒进卧室时,王俊凯缓缓睁开眼,伸了个懒腰,就摸住了自己的额头。

“脑袋……怎么有点疼?”

心想也许是昨天夜里没睡好,王俊凯也不在意,坐了起来,环视了一下四周,懵逼了。

床……怎么垮了?

还有易烊千玺,为什么裹着棉被坐在地上,一脸幽怨地看着自己?

“千玺……昨天发生了什么?”王俊凯睁着一双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看着易烊千玺,脸上的表情像绪任克斯的山泉一般纯净无邪。

“你难道不知道……”话说到一半易烊千玺就反应过来,是啊,他知道些什么呢?狂化清醒后的人是不可能记得狂化状态下发生的事情的。

“算了……”易烊千玺挥着棉被的一角,无奈地摆摆手,“别提了。今天雨也停了,风平浪静,跟你爸妈道别一下,我就回去了。”

“哦……”虽然还是很疑惑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看易烊千玺的意思又不愿意说,那也就不谈吧。

 

砰砰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聊天。

凯妈甜甜的少女音从门缝里飘进来:“凯凯,千玺,起床没?”

“妈……”王俊凯听到母亲关切的声音,美丽的桃花眼就带上了笑容,走到门口打开门。

易烊千玺那句“别开门,先收拾一下”还没开口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缺根筋的王俊凯在凯妈惊讶的眼神里,回头看了一下自己卧室此刻的现状,才明白这画面冲击感有多强。

一张结实的木床已经完全散架,上面铺着的床单像狗啃一般凌乱。整个卧室地板上都是被撕成碎片的布条,仔细辨认一下颜色,可以知道那是王俊凯昨天递给易烊千玺睡觉穿的浅灰色T恤和深灰色的短裤。而易烊千玺娇羞地裹着被子,脸上红一块白一块,低着头,欲语还休。而自己此时也是面容憔悴,衣衫不整,圆领T恤生生被扯成了性感的V领。

“唔……”

凯妈和凯爸对视了一眼,尽力消化着事实。

“爸,妈,你们听我说,我可以解释……”王俊凯急了,连忙对父母说道。

“哦……”凯妈转向王俊凯。

“嗯……”凯爸也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儿子,等待着他的合理解释。

“昨天的实际情况是……”

王俊凯说完前面几个字,就卡住了。

好像怎么解释都很让人浮想联翩啊……

尴尬地对视了好几秒,世界安静得好像地球都不转动了。

还是凯妈打破僵局,说道:“凯凯啊,妈妈跟你说哦,其实我们不反对同性恋的啦。”

“嗯?”王俊凯皱起眉头。什么鬼?!我爸妈脑子里在想什么?

“对啊对啊!”看着儿子紧皱的眉头,凯爸内心脑补了一出旷世虐恋但是因为怕父母反对只能将爱情深埋在心底的剧情,赶紧接着老婆的话头安慰道,“你看你妈妈跟我,当初也是多少人反对,可我们还是幸幸福福在一起20多年了啊!你们至少还是哨兵跟向导的结合啊,别的不说,生存能力那是杠杠的。到时候生活稳定了,可以领养一个小孩……”

“啊???”王俊凯被父母天马行空的脑洞吓到了,“爸,妈,你们听我说……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要是不喜欢领养,代孕可以的……”凯妈耐心给儿子出着主意,“生两个小孩,一个像你,一个像千玺……我觉得蛮好的……”

“天啊……”王俊凯欲哭无泪,“爸妈你们一天天都在家里面干什么啊,看狗血家庭伦理小说吗……”

 

“阿姨,伯父,昨天晚上王俊凯出现了狂化症状。”眼见着局势越来越跑偏,再说下去话题要偏到许普诺斯群岛(阿耳忒弥斯大陆最南端的岛屿)去了,易烊千玺走过来,认真向凯爸和凯妈解释,“为了制止王俊凯,我跟他发生了一些打斗。你们大概也知道,王俊凯跟我的入学考试成绩分列全国第一和第二,所以打斗过程也比较激烈,弄坏了床和衣服,还请见谅。”

“这样啊……”凯妈和凯爸喃喃道。

不知是不是错觉,王俊凯依稀从自己爸妈脸上看到了——失望?

“今天雨也停了,阳光也出来了,可以回程了。”尽管睡眼惺忪,头发凌乱,易烊千玺依旧礼貌而优雅地给凯爸和凯妈鞠了个躬,“已经打扰伯父和阿姨多时,就此别过,谢谢伯父和阿姨的款待。”

“吃个早餐再走吧?”凯妈挽留着。

“不了……母上大人还等着我回家,不过,还是谢谢阿姨。”

 

关上门,王俊凯脱下乱糟糟的衣服,换了一身清爽的白衬衫和短裤。

他扭头看易烊千玺,看到易烊千玺正裹着被子,忧愁地抬头看着昨天被凯妈偷偷洗好了晾在阳台上还没干透的自己的衣服。

“还没干呢。”王俊凯走到易烊千玺身边,语气讨好地说道,“要不,还是穿我的衣服吧?等明天你的衣服干透了,我给你带到学校。”

易烊千玺想了想,也没其他的办法,就点了点头。

王俊凯在衣橱里找了找,找出一件红色的T恤和白色的裤子,递给他。

换衣服的时候,王俊凯瞥见易烊千玺手背上有一道红色的口子。

是昨天为了制服自己,打斗时候留下的伤痕吧?

想到这里王俊凯有些难受。

明明是想捧在手心去呵护的人,明明是想用余生的时光去报答的人,怎么就一个不小心,伤害了他呢?

“昨天……我的狂化症状严重吗?”王俊凯小心翼翼问了句。

炽热的体温,霸道的力度,疯狂的亲吻……

一瞬间所有片段纷沓而至,却让易烊千玺无所适从。

他甩了甩头,努力平复情绪。

还好,身为优秀向导,易烊千玺调节情绪的能力一流,片刻之后就有如秋日的湖泊一般波澜不惊:“在控制范围以内。”

王俊凯还想问什么,易烊千玺已经穿好了衣服,抬头看着王俊凯:“走吧。”

 

坐在船上,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易烊千玺却是看向远处的海浪,一言不发。

王俊凯自己知错,也没了平日的嘻嘻哈哈,安安静静地将易烊千玺送到了停机坪,朝易烊千玺挥手:“注意安全,一路顺风。”

“嗯。”

易烊千玺简短地应了一声,就关上了舱门,启动了飞行器。

王俊凯看着飞行器划破苍穹,在蓝天里留下一道白色的痕迹,然后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消失在了视野里,深深叹了口气。

好像又搞砸了。

本来缓和了一点的室友关系,又重新回到了原点。

作为一个全国第一的哨兵,王俊凯虽然表面上大大咧咧,可是从易烊千玺的语气里,王俊凯知道易烊千玺又对自己关上了心门,并且很长时间不会打开了。

得,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侠请重新来过。

 

下午茶的时候,易烊千玺降落在了家里的停机坪,走进别墅时,母亲正在喝着咖啡吃着曲奇饼干,纤细的手指悠闲地翻阅着杂志,而父亲则是带着老花镜在看财经新闻。

“爸,妈,我回来了。”

易母从杂志里转过头来,看到易烊千玺后,轻声笑了一下:“Jackson,这是你室友的衣服吗?”

易烊千玺的性格,易母知道得十分透彻。喜欢买白色、灰色和黑色的衬衣,黑色的长裤或者深蓝色的牛仔裤,衣服尺寸合适,贴身,衬衣会一丝不苟地塞进裤子里。可眼前的易烊千玺,穿着大一号的红色T恤,舒服的白色短裤,还别说,有一种属于这个年龄的孩子气般的可爱。

“昨天白天温度高,出了一身汗,洗完澡换了身衣服。本来想把我自己的衣服带回来洗,可王俊凯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帮我洗了,没干,就让王俊凯明天给我带学校去。”说罢,易烊千玺撇着嘴,扯了扯空旷的袖口,有些不自在。

“这么穿也挺好看的。”易母看着易烊千玺眉头微蹙的小表情,善解人意地说着。

易烊千玺走到沙发边,易父也调小了电视机音量,转过头笑呵呵地问易烊千玺:“怎么样,Jackson?拜访还开心吗?”

易烊千玺很想脱口而出,前80%的时间还是轻松愉悦的,但后20%那简直丧心病狂。

不过易烊千玺不打算对父母说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来怕父母担心,而来也是为了保护王俊凯的隐私。

于是易烊千玺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嗯,挺好的。”

“Jackson,王俊凯的父母叫什么名字?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认识呢?”易母看完了杂志,也走到沙发边坐下。

易烊千玺嘴角笑了一下:“Sasha lia gong,Abraham wang,认识吗?”

易母在脑海里搜索良久,摇了摇头:“不认识。”

“你当然不认识。”易烊千玺向母亲解释道,“他的父母都是mute。”

“mute?”易母吃了一惊。且不说这世界mute已经十分稀少,双方都是mute的家庭更是难得一见了。双方都是mute,还能养育出一个全国第一的哨兵,简直就是一种创世纪一般的奇迹。

“不过,与我们熟知的那些羸弱、身体上容易生病,情绪上容易低落的mute不同,王俊凯的爸妈非常友善、乐观、豁达。我想这也许是他们能培养出王俊凯的原因吧。”

“那你室友的父母真的很棒。”易母说道。

末了又加了句:“你室友也很棒啊。”

很棒?

易烊千玺暗暗揉了揉自己昨天与王俊凯打斗之后发酸的胳膊。

是啊,“很棒”,母亲大人,他要是再棒一点,你儿子都已经被他吃掉了。

不行,明天去卡俄斯学院,说什么也要让院长帮我换个室友。

易烊千玺打定了主意。

美好的午后时光,三人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易烊千玺突然想到一点,直起身来,表情严肃地问父亲:“爸爸,我想问一个问题。”

易父转过来脸,看着易烊千玺:“你说。”

“每个哨兵都会遇到结合热吗?为什么有些哨兵结合热症状很严重,但是却一直不找向导结合呢?”

“结合热是每个哨兵都会遇到的,只是有轻有重而已。轻的话,就像感冒发烧一样,有些头昏脑涨。严重的话,就会变得神志不清。至于为什么不找向导结合,一来是可能遇不到合适的向导,二来是有些哨兵觉得自己能扛得住,不需要向导的帮助,毕竟就社会地位来说,哨兵普遍有点心里上的骄傲的。”

 

“哦……”

易烊千玺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王俊凯的症状,这家伙是有多骄傲,狂化那么严重了还不找向导进行绑定。

“如果狂化症状很严重呢?会有生命危险吗?”易烊千玺又问了第二个问题。

“没有。从来没听说过狂化发作而死人的。”易父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

哦,那就好。易烊千玺心头悬在半空的石头安稳落到地上。

但接下来一句话,却让易烊千玺揪紧了心脏。

“但是,会迷失。”

“迷失?”

“是精神体陷入死寂状态的一种通俗说法。”易父解释道,“打个比方,每个人的精神体像是一个热爱跑步的运动员,他每天在自己熟悉的区域里活动。狂化时,他的跑步效率会提升,因此活动半径也会大很多。而如果狂化程度非常严重,这个运动员就像撒开了蹄子狂奔的马驹一样,无拘无束地奔向了他完全不熟悉的世界。等到狂化减弱下来,有些跑出去了的马驹,还能找回原来的路。而有些跑得太远的马驹,一辈子找不到回来的路,就永远地待在了那片他完全不熟悉的领域里,我们称那类有去无返的地方为‘黑洞’。待在黑洞的时间越久,越不可能回来,然后就暗无天日地停在那里,没有意识,没有时间概念,空洞而平静地等待着肉体的死亡,精神体也随之湮灭。”

易烊千玺想了想,抬起头来,看着父亲的眼睛,专注地问道:“那,有哨兵从‘黑洞’回来过吗?”

易父苦涩地笑了笑:“一百多年前,圣战期间,有位体能和智力都出类拔萃的顶级哨兵——阿克琉斯将军,就是为了短时间提高战斗值,自愿进入狂化状态。那场战役,阿克琉斯将军带领一个团,击败了一个旅的敌人,可是之后,阿克琉斯将军就进入了黑洞。直到60年后,阿克琉斯将军去世,他的精神体还是没有苏醒过来。

所以,孩子啊,为什么叫‘黑洞’,就是代表着,一旦掉进去,就不可能再出来啊。”

听着父亲的叙述,易烊千玺陷入了凝重的思考里。

 

周一上课的时候,王俊凯明显感受到了易烊千玺的戒备。

平时上课,王俊凯总是易烊千玺坐哪儿,他就屁颠屁颠地坐在易烊千玺身侧的位置上。虽然易烊千玺有时候会露出嫌弃的眼神,但是却从来没有实质上反对什么。

可是今天,王俊凯一坐到易烊千玺旁边,易烊千玺就噌地一身站起来,坐到了离王俊凯十万八千里的地方。

王俊凯扁了扁嘴,觉得委屈。

可是同时他又觉得自己活该,内心无限懊恼。

身边的小姑娘还叽叽喳喳地问着,“王俊凯,我坐你旁边可以吗?”“同学你旁边没人吧……”“你不说话我就坐你旁边了哦……”

王俊凯只想把头埋桌子抽屉里,消除掉一切噪音。

爱我的人那么多,我爱的人却连看都不想看我一眼。

 

放学了,易烊千玺以为王俊凯还会缠着他,一回头却发现王俊凯人不见了。

“看来还是生气了吧。”易烊千玺喏喏地说了句。

他跑到学校内部的西餐厅,点了一份牛排和意面,将意面用叉子卷好塞进口里时,易烊千玺下意识地皱起眉头,小声说了句:“难吃。”

侍者马上小跑过来,礼貌地询问:“先生,本餐厅主厨是连续三年获得阿耳忒弥斯全民票选第一的Saint Leo先生,饭菜不合您胃口吗?请提出建议,Saint Leo先生会根据顾客的合理建议,持续改进的。”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想了想,摇了摇手。

面条劲道,番茄汁新鲜而浓郁。牛排更不用说,选用最好的食材,加上精准的烹饪时间,使得牛排外焦里嫩,芳香扑鼻。

并不是食物的问题,而是与自己一同品尝食物的人。

明白了这个道理,易烊千玺默默吃完了晚餐,回到宿舍,发现王俊凯早就回来了。

不仅回来了,还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全是易烊千玺喜欢的口味。

“回来啦?”王俊凯笑着将餐桌旁的椅子拉开,“快点儿吃饭吧。”

易烊千玺默默地看了王俊凯一眼,问道:“默契度训练课,下课后你就不见人影了。去了哪儿?”

“去超市啊。买了些东西。顺道还买了些做饭要用的食材。怎么了?”

王俊凯的大眼睛在易烊千玺面前眨啊眨,易烊千玺就知道自己对于王俊凯生气的推断错到离谱。

那双桃花眼里,哪里有半分生气的意思。

“哦……”知道王俊凯只是去超市买东西忘了告诉自己,易烊千玺放下心来,瞥了一眼王俊凯,说道,“你人不在,我自己去学校西餐厅吃了晚餐。”

“哦……既然你已经吃了晚饭,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自己去吃晚饭啦……等你等得饿死了……”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蹦跶着就过去了,嘴角不自觉地弯了一下。

 

王俊凯吃过饭,易烊千玺也看完了今天智力课程里老师布置的阅读任务,正准备拿了衣服去浴室,王俊凯叫住了他:“诶,别走。”

易烊千玺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一溜儿小跑来到客厅,从购物袋里拿出一个东西,递给易烊千玺:“愈合膏,你的手不是受伤了么?涂点这个能让你的伤口恢复得快一些。”

易烊千玺接过药膏,心情有点复杂。

“还有,虽然并非故意,但是我还是想向你道歉。前天晚上的事,对不起。”

易烊千玺握着药膏,沉默了一会儿,抬头对王俊凯说道:“没关系。”

听到易烊千玺的回答,王俊凯喜出望外。

他的眼睛眯起来,脸上都笑出了褶子,对着易烊千玺笑了一会儿,又突然想起来什么,折回到茶几处,又从购物袋里拿出一件物件,递给易烊千玺。

“什么东西?”易烊千玺一头雾水地看着王俊凯递过来的物品——一个圆乎乎直条条的金属棍子。

“防狼电棍啊。”王俊凯一本正经地解释,“今后如果我又发狂,你就用电棍击晕我。”

“……”

将电棍扔到一边,易烊千玺盯着王俊凯的眼睛,认真地问他:“听我父亲说,狂化可大可小,最极端的情况,是精神死寂——相当于大脑死亡。你结合热产生的狂化症状尤其严重,为什么不找向导稳定一下?”

王俊凯扫了易烊千玺一眼,淡淡地说道:“在我心仪的向导愿意和我灵魂绑定之前,我拒绝跟其他向导将就。”

易烊千玺眉头紧蹙起来。

“这不是儿戏。”易烊千玺极力劝说着王俊凯,“我的父母也是没有长期绑定的向导,但是每个月会固定去向导的精神稳定所稳定情绪,这些年也没出现任何问题。”

看着王俊凯用复杂的眼神望向自己,易烊千玺心里猜想,莫非是金钱的问题?连忙又补充道:“要是你最近资金紧张,稳定费用我可以帮你出。”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王俊凯抬头看着易烊千玺,易烊千玺也等待着他的回答。

是因为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啊。

可王俊凯说不出。

他只能郁闷地揉了揉脑袋上的呆毛,留下一句“你什么也不懂”,就冲进卧室,关上了门。

 

“莫名其妙。”易烊千玺嘟哝了一句,拿着衣服,走进浴室,关上了门。

等他洗完澡,走到客厅,看见王俊凯在冰箱上留了张纸条:“去跑步了。一小时后回来。”

“哦……”

易烊千玺对着纸条点了点头,从冰箱里拿出水果,在厨房里切好了,拿到客厅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慢慢吃。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易烊千玺以为王俊凯回来了,打开门嘀咕了一句:“这才半小时,不是说一个小时后回来么?”抬眼却看到了另一张脸庞。

白皙的肌肤,甜甜的笑容,眼珠子亮晶晶的。

易烊千玺想起来,这不是王俊凯的发小王源么。

“王俊凯呢?”王源开门见山。

“他跑步去了,大约半小时后回来。”

“哦……那我过半小时后再过来找他。”王源儿转身就走。易烊千玺在他身后喊道:“等等。”

“什么事儿?”王源回过头来,满脸疑虑地看着易烊千玺。

“有事想问你。关于王俊凯的。”

王源儿听到易烊千玺的话,返身又走进公寓:“好说好说,但是讨论王俊凯之前,我先问一下——有吃的吗?”

“王俊凯做了两人份的晚饭,可是我吃过了,所以他就吃了自己的那份,还有一份没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太好了!”易烊千玺的话还没落音,王源已经飞奔到了餐桌旁,眼睛放光地看着桌子上的西班牙海鲜烩饭和蘑菇汤,顺手拿起餐桌上的勺子,舀了一勺蘑菇汤放进嘴里,感慨地赞美,“啊……好好吃!”

“你……你是饿疯了吗?”易烊千玺用惊愕的眼神看着王源儿风卷残云地消灭着食物。

“嗯。我跟我室友,就是那个大小姐Alisa,还记得吗?第一天就把我赶出来的那个小妞。我们约定轮流做饭,结果今天我记岔了,以为是Alisa做饭,其实是我。那家伙居然宁愿自己饿肚子也不提醒我,等到晚上7点才敲着桌子冷冷对我说,Roy,今天好像是你做饭吧。结果等我记起来,跑去超市,食材都蔫了吧唧的。再去学校餐厅,已经打烊了。卡俄斯学院又在无人打搅的幽静地带,跑去市里吃个饭来回还得折腾个把小时,没办法,我就只能饿肚子了。Alisa倒是一身轻松,啃着苹果当减肥,我可就惨了。我可是个180公分的新陈代谢旺盛的男人啊!所以我就又跑到你们这儿来求接济了……”

说罢,王源儿又咬了一块培根,幸福从眼里盛放开来:“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吃……”

“……”易烊千玺突然觉得,王俊凯的思维还是挺正常的。嗯。

看王源儿吃得急,易烊千玺倒了一杯热开水递给他:“慢点吃,别噎着。”

“谢谢。”王源对易烊千玺露出灿烂的微笑。

吃完饭,倚着阳台的栏杆,王源儿满足地拍着自己的肚子,转头问易烊千玺:“对了,你不是说要问关于王俊凯的问题吗?想问什么?”

“我想问,王俊凯为什么不找向导?”

王源儿看着易烊千玺特别认真地询问他,内心暗暗说道:哪里没找,王俊凯他分明一直在努力啊。

可是王源儿也不能说。要是让王俊凯知道王源儿不小心泄露了他的秘密,那铁定会打得王源儿屁股开花。

“他啊,在等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啊。”王源儿的眼神飘向头顶的星空,微笑地说着,“这么多年,他都在等那个人(再次)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所以王俊凯并不是不想与向导绑定,只是因为没遇到合适的?”易烊千玺思考了一会儿,侧过头对王源儿确认道。

“嗯……可以这样说吧。”

“那他要多认识一些人。或者——让人多介绍一些向导让他认识。”

“嗯……嗯?”意识到有些微妙的不对,王源儿望向易烊千玺,不可置信地说道,“你……你不会是想……介绍其他向导给王俊凯认识吧……易烊千玺,听我说,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是不是我语言表达有问题……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王源巴拉巴拉地解释了一大堆,以为易烊千玺听进去了,哪知易烊千玺突然打断他的话,问道:“你上次是不是说你室友是个向导,并且很漂亮?”

“嗯……对,说是卡俄斯的校花来着,我看着也不怎么样嘛。等等……”王源儿的眼睛已经越睁越大了,都快要从眼眶里蹦出来,“你不会是想把我室友介绍给你室友吧?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易烊千玺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抬起头来,郑重地点头:“没错。我想把Alisa介绍给王俊凯。我想,他会喜欢的。”

王源儿将脸埋进手里,泪流满面。

这情形,怎么越来越复杂了。

 

——tbc

评论(82)
热度(869)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