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六)

(六)做客

将曲奇饼干放进背包,将背包放在飞行器的副驾驶座位上,易烊千玺启动装置,按照操作屏上的导航,飞行了4个多小时,几乎横跨了整个阿耳忒弥斯大陆,从西边飞到最东边,总算来到了米洛斯圣奥尔街和沿海东街交界口。

沿海东街,顾名思义,是一条沿海而建的海边公路。易烊千玺将飞行器停在停机坪,背上背包,走出舱门,便瞥见蔚蓝的大海。

金色的阳光洒在蓝色的海面上,逐沙的海浪嬉笑着跑到岸边又退了回去。呼吸间是易烊千玺居住的阿耳忒弥斯内陆首都不曾有过的湿润的水汽和略带咸腥味道的海风。

易烊千玺站在街道边的栏杆边,悠闲地看了一会儿海景,吹了一会儿海风,就望见王俊凯从远方缓缓走来。

他带着一顶渔夫帽,白色T恤,蓝白相间的沙滩裤,耷拉着一双拖鞋。看惯了王俊凯在卡俄斯学院穿着白衬衫和蓝色棒球外套、灰色长裤的样子,此时此刻的王俊凯看起来像个海边自由玩耍的小孩儿。

“没久等吧?”走近了,王俊凯朝易烊千玺问道。

“刚到。”

“嗯。”王俊凯转过身,领着易烊千玺往前走,“跟着我走就行,不远。”

 

踩着绵软的细砂,随着王俊凯往前走了大约一千米,易烊千玺的眼前出现一条小木船——特别原始的小木船,船上还放着两片桨,易烊千玺来回扫视了几下,这条船貌似连发动机也没有。

“嗯?”看到这景象,易烊千玺有些迷惑。

“坐上来吧。”王俊凯已经一脚跨进了木船,回头朝易烊千玺勾手,“剩下的一段距离,我们得乘船才能抵达。”

尽管一头雾水,可是看着王俊凯熟门熟路的样子,易烊千玺还是登上了船,坐在船这头。

“坐稳了?”王俊凯问他。

易烊千玺双手扶在船舷上,调整了几下坐姿,让重心保持在船的中轴线上,然后点了点头。

王俊凯笑了一下,转过身去,拿起船桨。

船桨在水中激起一阵波涛,小船悠悠地乘浪向前游去。

 

易烊千玺在王俊凯身后,看着他的背影。

眼前的人,有很漂亮的肩膀和纤细的腰肢,白色的T恤灌进风来,更显得空空荡荡。

要是从背后拥抱,手感应该不错。

这念头一出,易烊千玺自己一愣,又自嘲地笑了一下。

想什么呢,都是男人。

 

在水面航行了30分钟之后,一栋巨大的建筑物呈现在易烊千玺面前。

易烊千玺没来过这里,不过从外观和风格来看,可以断定是一栋联合体社区。

——所谓联合体社区,是指100层以上,每层5000平方米,能容纳10000+人员居住的超级楼宇,楼里配备了超市、医院、学校、购物城、健身馆、商务办公室等多种配套设施,令社区居民足不出“楼”就可享受所有服务。

可是,将联合体建在海里,这还是易烊千玺头一回碰见。

他学过简单的建筑学,知道在海水的侵蚀下,沙滩的地基都是流质状,十分不适合建造超级大楼,不仅施工困难,建好了稳定性和安全性也存在隐患。

不过,古有巴比伦空中花园,今有米洛斯海上大厦,如果将基础打得深一些,牢一些,也不是不可能吧。

王俊凯将小船的绳子拴在一根装饰用的柱子上,跳上楼宇的水泥地,朝易烊千玺伸出手。

易烊千玺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放在王俊凯手上,走到平地上后,又很不习惯地甩开了。

王俊凯也不介意,领着易烊千玺继续往前走,走到楼梯处,王俊凯用手指指了指上面,说道:“我家在八楼,所以我们要走八层楼梯。”

易烊千玺很想说,不用电梯吗?可看着王俊凯头也不回地顺着旋转楼梯往上爬,易烊千玺估摸着八楼也不高,锻炼身体也挺好的,也就没多问,安静地跟在王俊凯身后走楼梯。

只不过,越是往上走,易烊千玺越觉得有些诡异。

这栋超级大楼,好安静。

除了两人攀登楼梯的脚步声和喘息声,还有从楼梯窗口涌进来的外面大海的潮汐声,易烊千玺就再没听到其他任何声音。

不见机器运作的声音,也听不到居民们说话的声音。整栋楼就像无人居住的鬼城一样。

——也许是这栋联合体的隔音效果做得太好呢?易烊千玺转念一想,觉得这个推测合理。

 

联合体的所有居民公寓被做成统一的式样,连大门都是平淡无奇的单一白色。要不是大门顶上有门牌号码,估计连公寓主人都会不知道自己住的是哪一间。

这是翱翔时代的特色,所有的东西都标准化,规范化了。社会的运转,多了秩序和效率,却少了创造和各异。

在806前停下,王俊凯扭头转向易烊千玺,嘴角弯了一下。

“紧张吗?”

易烊千玺咽了一口口水。

他不像王俊凯一样,是人是鬼都能一秒混熟,除了家人和熟悉的小伙伴,易烊千玺对生人有一种本能的戒备,对于每一个需要打交道的陌生人,初次见面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小紧张。

不过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狡黠的眼神,怎么咀嚼起来那么意味深长呢?

易烊千玺将目光停在大门上,不动声色地说着:“别废话,快敲门吧。”

王俊凯又是一笑,心情愉悦地用手指扣响大门。

门开了,眼前出现两张亲切的笑脸。

“是小凯的室友——千玺吧?快进来!”

 

不同于自己沉着内敛的父亲和优雅的母亲,王俊凯的父母似乎有一种天然的热情,就是那种你从他们的眼神里就能看出他们对你真心的喜爱,简单直接却又真实自然。

这让易烊千玺顿时就放心下来,连那一丝紧张感也消失无踪了。

从背包里取出包装好的曲奇饼干,易烊千玺双手递给凯妈:“阿姨好,这是我妈妈让我送给您家的,希望您和伯父能喜欢。”

凯妈惊喜地接过盒子,抚摸着盒子上的蝴蝶结,十分感激地说道:“麻烦令堂费心了,太客气了。”

王俊凯就微笑地站在一旁,看着这有爱的一幕。

看得出来自己的父母很喜欢懂事礼貌的易烊千玺。

果然是自己亲爹妈,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大家品味十分一致嘛。

寒暄了一阵,凯爸对易烊千玺说着:“哎,千玺啊,还没吃午饭吧?”

易烊千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还没呢。”

“老婆,千玺还没吃饭呢。要不,去做个你拿手的金枪鱼寿司卷?”

“不用了,我随便吃点零食吧……”易烊千玺连忙开口。

“那怎么能行呢?”凯爸拍拍易烊千玺肩膀,说着,“再说了,你阿姨的手艺很好的,试试阿姨做的寿司卷吧,保你不会后悔。”

盛情难却,易烊千玺也就低头笑了笑,说道:“那辛苦阿姨了。”

“我去厨房帮忙,俊凯你在客厅陪千玺聊天。”凯爸对王俊凯吩咐道。

“没问题。”王俊凯伸手跟凯爸来了个击掌。

 

易烊千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环视着四周。

王俊凯家的装修,怎么说呢,有一种跟这个高科技时代背道而驰的原始。客厅里没有最新的电子产品,甚至连电视机也没有。在原本应该放电视墙的地方,放着一整面的书。古老的书籍,配合着泛黄的墙壁,倒也自成一派风格。

王俊凯泡了两杯茶,放在茶几上,从书架上取了两本书,一本扔给易烊千玺,蜷进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玩着头发,看着书。

易烊千玺瞥到王俊凯扔给他的书,是19世纪的哲学经典《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对于王俊凯缘何能猜出他的喜好,易烊千玺想着大概王俊凯兴许也研究过他的入学考试试卷吧。

翻了几页,易烊千玺停了下来,抬起头来,朝王俊凯努了努嘴:“喂。”

“嗯?”王俊凯从书里抬起头来。

“为什么你们家没有电视机?”

“哦,因为大楼没电啊。”

“啊?”易烊千玺有些错愕,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难道你没发现这栋楼都没电吗?连电梯都用不了。”

这么一说,易烊千玺才回忆起来,那个电梯口确实看起来年久失修,电梯铁门上锈迹斑斑。

“怎么一回事?”易烊千玺放下了书本,认真地询问王俊凯。

王俊凯瞥了一眼易烊千玺认真的眼神,想了想,也把书放到一边,耐心跟易烊千玺解释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民的生活。

“为什么会没电呢?因为海平面近几年上升了十米,把这栋楼的地下管线全部淹没了。而米洛斯是阿耳忒弥斯大陆的边缘地带,住的都是些没钱没势的小市民,一个小区1000多人加起来一年的纳税额还不如你家一个月的纳税额。地下管线用的材质不好,密封性不够,水一泡,短路了,烧掉了地下电器,联合体就停电了。停电之后,政府也懒得重新修整地下管线,于是给了一些遣散费用,邻居们就各奔东西了。”

“他们都走了,你家为什么不离开呢?”

王俊凯的眼神透过窗户望着远处的大海,沉默了片刻。

几秒之后,王俊凯起身走向阳台:“过来,我们来阳台上聊天吧。”

王俊凯走到阳台上,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

易烊千玺踟蹰了一下,就跟着王俊凯来到阳台。

王俊凯背靠在阳台上,对易烊千玺说道:“希望大厦(王俊凯家居住的联合体社区的名字)被海水淹没的时候,我还小,5岁吧。在那之前,整栋楼都很热闹,每天我都会在各个楼层里上蹿下跳,比如去51楼买零食,去53楼玩碰碰车,去70楼看哥哥姐姐们上课。可是之后,邻居们陆陆续续搬走了,像长出翅膀的蝴蝶一样,飞往其他的地方,只留下一个个空房子。

而我们家选择继续住在这里,有几个原因。第一,是因为我从小出生在这里,在这里住了十八年,有了感情,不想离开。我爸妈就住得更久,更有感情,更不想离开了。第二个原因,是最重要,也最现实的原因——我们没有地方可以去。”

“没地方去?怎么可能?”易烊千玺皱了皱眉头。

“政府的救济金只够买个厕所。就算在阿耳忒弥斯不繁华的地区买个房子,也还需要50万海币。”王俊凯苦笑了一下,语气却是置身事外般云淡风轻,“没钱。”

“不对啊……”易烊千玺盘算着,“如果是哨兵,可以去体能事务所,向导的话,去科研机构,再不济每年净收入10万海币是有的,省着点花,每年存4万,12年也存够50万了,你父母工作了不止十年吧,怎么会……”

“因为我爸妈是Mute。”

 

Mute词汇从王俊凯口中一出,易烊千玺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所谓Mute,是人们对“普通人”的俗称,严格来说,还带有一些轻微的蔑视。与这个世界存在数量极多的哨兵和向导相比,Mute十分少见,并且随着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越来越少。他们既没有哨兵灵敏的五感和强壮的体魄,也没有向导那样强大的精神控制力和情绪平复能力,在这个充斥着哨兵和向导的世界里举步维艰地生存。有时候两个哨兵或向导吵架,互相攻击对方的时候,会说,我看你就是个mute。

易烊千玺愣了几秒,想说什么,却又觉得无话可说。

王俊凯看出他的困窘,浅笑了一下,慢慢说着:“我爸妈也曾尝试过离开希望大厦,去繁华的市区找工作,可是接二连三被拒绝了。mute在工作上没有任何优势,体能比不过哨兵,智力比不过向导,那些雇主宁愿招工作态度不佳的哨兵或向导,也不愿意给我父母一点机会。碰壁之后,我妈就对我爸说,那我们自给自足吧。大厦每隔十层有一个突出的挑台作为公共活动空间,天气好的时候附近楼层的居民会跑到挑台晒太阳。于是我父母把第十层的挑台整理出来,在那儿开垦出了一片菜地,铺上土,种上新鲜的蔬菜和水果。然后每个月用政府的救济金买一些没办法自己生产的日用品。大厦里有一台太阳能发电机,功率不大,不能给整个大厦供电,但是我们一户人用还是绰绰有余的。就这样,我们一家人住在海上的房子里,生活得简单,却快乐。”

说罢,王俊凯转过身,伸出手臂拥抱天空和大海,一阵风吹来,扬起他的头发和衣角,像个将军旗插在敌方高地上的士兵一样趾高气昂:“这样也很好,坐拥100多层的房子呢,他们不要,那就全是我的。”

 

“千玺,小凯,过来吃寿司卷啦。”

凯妈温柔的声音传到阳台,王俊凯回过头来,看到妈妈,立马笑开了花:“有我的一份吗?”

“有呢。做了四人份,我们每个人都有份。”

“太棒了。”王俊凯勾住易烊千玺的肩膀,将他带到餐厅。

新鲜的鱼肉,软糯的米粒,放在木质的餐盘上,还配上了南瓜汤和蔬菜沙拉,精致而有心。

“饿了吧?开吃吧。”凯妈笑盈盈地对易烊千玺说着。

“谢谢阿姨,那我开吃了。你们也吃吧。”

 

菜式很简单,但是一蔬一饭皆是家的味道。

易烊千玺吃得很满足,偶尔抬头看了一眼。

这一瞥,就还正好看见了有爱的一幕。

凯爸吃完了自己的那份寿司,意犹未尽地舔着嘴,末了朝凯妈盘子里看了一眼。

凯妈盘子里还剩一个寿司,看着凯爸那小眼神,轻轻地说了句:“想要这个?”

凯爸乖乖地嗯了声。

“可是我也想吃这个。”凯妈歪着头看着凯爸。

凯爸想了想,说道:“老婆大人最好了,老婆大人最疼我了……”

凯妈噗嗤一声笑出来,然后夹起寿司塞到凯爸嘴里,嗔怪着:“都40多岁的人了,怎么跟个馋猫似的。”

等凯妈转过头来看到慌忙别开视线的易烊千玺和已经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的王俊凯,脸唰地一下红了,丢了句“我去阳台给花浇水”就跑开了。

“我……我也去帮忙……”凯爸吞下寿司卷,也跑走了。

易烊千玺低着头,忍者笑。

王俊凯在餐桌下踢了他一脚:“不许笑。”

两人的视线凑到一起,同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吃完饭,易烊千玺照例收拾碗筷,王俊凯拦住他:“这多不好,你是客人,坐着吧,我来洗碗。”

“说好我洗碗的。”易烊千玺端起碟子。

“那一起吧。总不能我这个主人坐着,让你这个客人一个人在厨房里劳作吧。”

易烊千玺想了想,便同意了。

 

洗完碗,从厨房出来,外面天色渐晚,易烊千玺才想起来要回家的事情。

“时间不早了吧。”易烊千玺抬起手臂,看了看表,“不知不觉已经下午6点了呢。”

“要回去了?”王俊凯脸上浮起些许的失落。

“嗯,从我家到你家有4个小时的航程,我得走了,到家就十点多了。”

“好吧。”虽然留恋,可是王俊凯也不想易烊千玺回家太晚,便对父母说了声:“爸,妈,千玺要走了,我去送送他。”

凯爸凯妈问讯,从阳台上走进来。

“要走啊,不多坐坐?”凯妈热情地挽留着。

“谢谢伯父和阿姨的款待,不过我答应妈妈今天回去的。”

“哦……”凯妈叹息了一声,“替我向您父母问好。”

“一定带到。”易烊千玺礼貌地朝凯爸和凯妈鞠了个躬,说着,“那我先告辞了,伯父阿姨,再见。”

 

两人出了门,还是按照原路返回。

一层一层往楼梯下走时,王俊凯瞥见易烊千玺双手摩挲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米洛斯临海,地势平坦,冷热空气都可以长驱直入,因此昼夜较大。这不,中午穿个T恤都热,黄昏时分却是凉风阵阵了。

王俊凯脱下外套,披在易烊千玺肩上。

易烊千玺反应过来,连忙拒绝:“不用……”

“可是我是哨兵啊。身体好着呢。”

“我身体也不弱啊。”易烊千玺极力反驳。

“穿着吧。”王俊凯突然转过头来。

黄昏的阳光从窗口倾泻而至,洒满了王俊凯的衣裳和肌肤。一双墨色的桃花眼融在金色的余晖里,愈加温柔似水、含情脉脉了——

“算我求你,好不好?”

易烊千玺胸膛里突然绽放了一簇小小的烟花。嘭的一声,姹紫嫣红。

 

天空闪过一片白光,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

两人同时反应过来,看向窗口。

几秒钟之后,天空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糟了……”

王俊凯迈着长腿跑到小船停泊的地方。

易烊千玺也跟着王俊凯跑到水泥地处,看到雨水从天而降,落到海面上溅起一层水花。瓢泼大雨里,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更加汹涌而清晰。

“涨潮了。”王俊凯偷偷地瞟了一眼易烊千玺。

“什么意思?”易烊千玺看向王俊凯。

“意思就是,这种天气没办法出船。”

“没办法出船……”易烊千玺复述了一遍,不可置信地问道,“也就是,我没办法从这栋楼回去海边,也不可能去停机坪,更不用说在十点之前回到我家了?”

王俊凯佯装遗憾地点点头。

易烊千玺蹲在地上,望着烟雨朦胧的大海,神色忧愁。

王俊凯站在易烊千玺身边一会儿,估摸着易烊千玺消化了这个悲惨事实,提议道:“没事,说不定这雨就下一阵,过一会儿雨就停了呢。再说了,如果雨一直下,今晚就在我家休息一晚,也没关系的,明天早上雨应该会停的,到时候我再送你回去吧。走,先上去吧。”

望着越来越大的雨势,易烊千玺也毫无办法,只得听从王俊凯的建议,又折了回来。

凯妈对于易烊千玺的回来喜出望外,知道易烊千玺因为天气原因被阻隔了回去的道路后,一边安慰着易烊千玺,一边招呼着在阳台上纳凉的凯爸:“千玺回来啦~我们打桥牌吧……”

王俊凯:“……”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

凯妈切了水果,还做了夜宵,一家人加上易烊千玺,一人捧着一个大号的盘子,一边吃着意大利面一边围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玩纸牌游戏。

四个人玩得欢笑连连,易烊千玺也被这种情绪感染,渐渐忘记了不能回家的愁绪,等到他接到母亲询问何时回家的短信,才又看了一眼窗外——雨还是没停。

易烊千玺握着手机,思考了片刻,就打下了一行字。

“妈妈,外面下大雨了。天气不好,夜间飞行也不安全,今天我睡王俊凯家,明天早上回去。”

很快,易妈回了短信:“OK,明天也是假期,不急。好好照顾自己,明天早点回来。”

易烊千玺接到回复,如释重负地将手机放到一边,又加入了激烈的战局。

玩到了十点多,凯妈打了个呵欠,说困了要睡觉。

三个男人也伶香惜玉,一致同意说不打了,洗漱洗漱了就可以上床睡觉了。

分配房间的时候,出了点小问题——

王俊凯家是两室一厅,只有两间卧室。凯爸凯妈一间,王俊凯一间,并没有客房。

“你睡我房间,我睡沙发。”王俊凯站在卧室门口,指着自己的大床,对易烊千玺说道。

易烊千玺思考了一阵,开口:“算了,一起睡卧室吧。”

王俊凯转向易烊千玺,一脸惊喜。

易烊千玺倒是十分淡定:“床也挺大的,睡得下两个人。”

 

决定了在王俊凯家过夜,易烊千玺走到浴室去洗澡,走到一半回头对王俊凯说:“我洗完澡穿什么?” 

原本打算当天来,当天回,易烊千玺并没有戴换洗的衣服。

“哦,忘了。”王俊凯转身往卧室走,“你等一下,我帮你拿衣服。”

不多时,王俊凯走了回来,塞给易烊千玺一件宽松的浅灰色T恤和深灰色的短裤。

“将就着穿一下我的衣服吧。

易烊千玺微微皱了一下眉。王俊凯以为他要拒绝,可是易烊千玺什么话也没说,拿着衣服走进了浴室。

十五分钟后,易烊千玺从浴室里出来,站在王俊凯面前,有些不适应地整理着T恤的衣袖。

王俊凯一看,就笑了。

就身形来说,王俊凯天生纤细,但再纤细的哨兵,也还是拥有180+的身高和结实的肌肉。王俊凯的T恤套在向导易烊千玺身上,明显大了一号,挂在身上松松垮垮的,袖口都盖住了手背。

“是不是大了点?”易烊千玺折腾了一会儿过长的袖口,卷起来,又放下去。

“有点。”王俊凯脑子一热,就脱口而出,“像偷穿男朋友T恤的小女朋友。”

易烊千玺脸色登时就黑了,卷起下摆准备脱掉。

“别别别……开玩笑的。”王俊凯慌忙制止,“睡衣嘛,当然要宽大一点才对啊。”

易烊千玺看了一眼王俊凯,想让他给自己换件衣服,可想着这是王俊凯的家,那他衣橱里衣服的尺寸也应该都是这么大,叹了口气,无奈地接受了不可更改的事实。

 

王俊凯洗完澡回到卧室,易烊千玺已经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休息了。

轻手轻脚走到床边,钻进被子。

柔和的壁灯里,王俊凯微微转头,偷偷打量着易烊千玺的侧脸,心里的蝴蝶都要飞出来了。

秀气的脸庞,浓密的睫毛,英气的剑眉。仔细瞧,眉心还有一颗小小的美人痣。

 

王俊凯觉得被子似乎有些厚,他有点燥热。

踢开被子,凉爽的室温让皮肤的温度降了下来,可王俊凯的心还是在突突直跳。

 

“喂,睡了吗?”

冷不丁听见易烊千玺的声音,王俊凯心跳都漏了一拍,下意识接了句:“没有。”

“其实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家境优渥来着。”易烊千玺睁开眼,目光盯着天花板,醇和的声音飘进王俊凯耳朵。

“是吗?”王俊凯瞥了一眼易烊千玺冷峻的侧脸,想了一下,笑得阳光灿烂,“我看起来有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吗?哎,果然我这种人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魅力是掩饰都掩饰不住的啊。”

“不是,就是有一种爆棚的自信感,通俗来说就是,特别中二。”

“……”

易烊千玺扫了一眼王俊凯,眼见他的表情由期待变成了委屈,易烊千玺忍不住暗笑了一下。

“不过,说真的,我从来没想到你的父母会是mute。并无贬义,只是下意识推断全国第一的你的父母会很严苛来着。”

“你的疑问,我从小到大都碰到过。”王俊凯转过头,仰望着天花板,自豪地说着,“我上一年级那会儿,每次体能测试都能甩出第二名一大截。智力测试虽然没有体能卓越,却也跟班里最优秀的向导并驾齐驱。那时候就有很多老师和不明真相的同学问我,父母是不是特别厉害的哨兵或向导。每次我说我父母是mute,他们都会呆掉,哈哈。

其实,我并不觉得mute有什么不好啊。弱势怎么了,人类也是自然界的弱势物种,没有猎豹的速度,没有鹰的视力,没有狼的爪牙,不一样成为了食物链的顶端么。

我的父母很早就知道自己是mute,可是都特别坦然地接受了自己是mute的事实。你知道吗,我妈年轻时是个大美人,远近驰名的那种,好多人喜欢她,其中不乏特别优秀的哨兵和向导。当时我外公和外婆怕我妈妈一个mute嫁给我爸爸这另一个mute会没有生存能力,极力劝导我妈妈嫁给追求者中的哨兵或向导,可是我妈还是选择了我爸爸。婚后的生活,虽然平淡,甚至有时候有点儿窘迫,可我们一家人一直都觉得很幸福。

在家长会上,有些同学抱怨自己的父母陪他们的时间太短,而我的父母,在我成长的道路上,从来没有缺席一天。而且从小到大,其他小孩儿都被父母逼着要努力,要成才,我父母却一直告诉我,开心最重要,开心是他们对我唯一的期盼。我入学考试考了全国第一,他们还不相信呢,可拿到录取通知书时,都高兴坏了,哭得稀里哗啦,抱着我说我是他们的骄傲。”

窗外的雨声渐渐小了。细细的雨丝洒在海面上,温柔的潮汐像是一首摇篮曲。

易烊千玺听着王俊凯的叙述,轻声说了句:“真好……”

王俊凯也满足地微笑着。

他爱他的家人。虽然他的父母没有给他充足的物质生活,可是给了他满满的爱。

“那你以后找对象,肯定也不在乎家世背景属性了。”易烊千玺随口说了句。

王俊凯微微侧头,看了一眼易烊千玺。

何止不在乎家世背景属性,我连性别都不在乎好吗。

 

聊了一阵,易烊千玺眼皮开始打架。

于是他翻了个身,背对着王俊凯,说了句:“晚安。”

“晚安。”

王俊凯恋恋不舍地说完这两个字,盯着易烊千玺后颈的绒毛发呆。

喜欢一个人,大概就是看着后脑勺都能笑到脸僵吧?

王俊凯就这样盯了易烊千玺许久,听到易烊千玺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想伸手摸摸易烊千玺的头发,最终还是定格在了离易烊千玺一公分处,手垂下来,嘴角上扬,眉眼被如水的温情覆盖。

“好好睡吧。”

——tbc

 

评论(69)
热度(883)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