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五)

(五)假期

“准备好了么?昨天只是热身,今天开始,加大训练量。本次的任务是,一小时内传递十条信息。”

默契度训练厅里,Authur教官站在学员方针前,布置着任务。

“准备好了。”训练厅里响起学员们中气十足的回应。

“那么,开始吧。”

Authur教官一声令下,人群自动汇成两股,分别向副厅A和副厅B走去。

这其中,Authur教官却是注意到了易烊千玺和王俊凯这对搭档——没办法,太显眼了,王俊凯一个哨兵混在向导的大部队里,而易烊千玺则是跟着哨兵们往B厅走。

“等等……”Authur教官走过去拦住了王俊凯,“Karry学员,你跟Jackson学员是不是走反了?你确定你要去副厅A?要知道,副厅A是信息传递者……”

“没错啊。”王俊凯嘴角挂上微笑,“就是我向Jackson传递信息。”

Authur教官脸上浮起惊讶的神色,抬起头,眼神复杂地看了王俊凯一眼。

迟疑了几秒,Authur教官好心提醒:“Karry学员,我必须先跟你说清楚。由于哨兵和向导本身存在的天赋不同,你和Jackson学员这样的决定很有可能使得你们在默契度这个选项上的得分远远低于他人。你们确定要这么做么?”

王俊凯越过人群看了易烊千玺一眼。得到易烊千玺眼神的同意后,王俊凯坚定地点点头:“是的。”

“那好吧。”Authur教官带上门前,对王俊凯说道,“祝你好运。”

 

关上门,在一片白色的房间里,王俊凯看着身边一堆向导,有些恍惚。

但随着房间响起的计时声,王俊凯也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进入易烊千玺的精神世界。

因为每次考核都将涉及到最终成绩,王俊凯也没有半点松懈,甚至每次见到精神体的易烊千玺,都来不及聊几句,将信息传递过去之后,就又匆忙回到现实世界里去查看纸片上的单词。

来回在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里切换是很耗费精神力的,没过几个回合王俊凯就已经是满头大汗。由于天赋问题,哨兵在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中穿梭,遇到的阻力更大,打个比方,如果向导的切换阻力是逆水行舟,那哨兵则相当于逆泥石流了。王俊凯看着身边迅速切换的向导们,有点儿羡慕,可事到如今他只能靠着自己的意志和耐力继续克服阻碍传递信息。

时间过得很快,当结束的铃声响起,王俊凯数了一下手头传递过去的信息,耸耸肩,自我开解地说道:“6个,也不错,算及格了呢。”

而副厅B里,Authur教官已经挨个开始检查成绩了。大家报出的信息个数基本上在8到10之间。轮到易烊千玺时,易烊千玺抬起头来,朝Authur教官笑了笑,报出6个信息之后,挑了一下眉毛:“Over。”

“就6个?”Authur教官狐疑地看着易烊千玺。

“就6个。”易烊千玺毫不在意,“以后会越来越好的,不是么?相比上次课程的0,我们这次进步很多呢。”

走出副厅,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会合了。

手环一震,各项指标又发生了实时变化。

王俊凯看着“默契度”一栏的“60%”数值,瞥了一眼身边的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表面看着不显山露水,可是王俊凯知道易烊千玺本质上是个争强好胜的人,不然也不会惦记着自己的考卷答案,在明明不喜欢跟陌生人接触的情况下,还放下成见与自己交流猜疑链问题了。

可是因为自己莫名其妙的原因,易烊千玺就这样被自己拉下了水。“默契度”代表的是搭档之间的默契,自己的手环上出现60%的指标,那易烊千玺那边肯定也是一模一样了。

“不好意思,让你所有指标里,得了个全班最低分。”

“无所谓。”易烊千玺目不斜视地向前走着,淡淡跟王俊凯说道,“既然我现在还是你的搭档,就会尊重你的决定,并且支持你的决定。所谓搭档,难道不应该是相互信任,相互支持,可以放心地将后背交给对方么。”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面无表情的侧脸,突然就笑了一下。

果然没看错,虽然跟几年前相比,性格变得安静内敛许多,也不那么爱笑了,可是内心还是那个温暖善良的易烊千玺啊。

 

训练五周之后,大家欢天喜地迎来了阿耳忒弥斯大陆的国庆日。

一百多年前,阿耳忒弥斯大陆在十月十日这一天宣布独立,因此十月十日也就成为了阿耳忒弥斯人民的国庆日,全国放假一周以示庆祝。

易烊千玺对国庆日的概念嗤之以鼻。

明明是战败之后被人像扫地而出的丧门犬一样灰头土脸地逃到了阿耳忒弥斯大陆,却还美名其曰来到了自由之地,成立了联邦共和国。果然,当局都会玩文字游戏粉饰太平,千百年来不外乎这些手段。

不过,国庆节能放一周假,易烊千玺还是十分开心的。离家已经一个多月,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回去见见爸爸妈妈。

回到宿舍,收拾行李的时候,易烊千玺瞥见王俊凯也在收拾。

“你也回家?”

“嗯。”王俊凯把当季换洗的几件衣服从衣柜里抱出来,扔进行李箱。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一道在客厅里收拾,易烊千玺想起明天的出行问题,随口说道:“阳台上的两台飞行器,一台是G250,功率大,加速快;另一台是H186,自重小,转弯灵活,你先挑一台,剩下的给我。”

“我不用飞行器。”王俊凯应了一句。

“嗯?”易烊千玺转过头,疑惑地看着王俊凯。

“我不会开。”王俊凯又淡淡地补充了一句。

不会开飞行器?易烊千玺内心嘀咕着,难不成每次出行都有专门的司机?这王俊凯也真够娇贵的啊。

“那你怎么回去?”

“坐地铁啊。”王俊凯收拾完了,拉上行李箱拉链,侧过脸来看着易烊千玺,“你不是也坐过地铁么?别搞得好像除了飞行器不知道其他交通工具一样。阿耳忒弥斯大陆地下交通网络四通八达,通过4趟地铁无缝换乘就能从盖亚城去往米洛斯。——你不是学霸吗,这也不知道?”

易烊千玺苦笑了一下。

要不是从书里知道有地铁这玩意儿,以易烊千玺的生活范畴,也许真有可能这辈子他也不会知道有除了飞行器之外的其他交通工具。

“对了,突然想起来,那天你为什么出现在地铁站?那并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难道你喜欢地铁站,喜欢那种带有古老气息的粗糙颗粒质感的建筑物?”王俊凯琢磨出来了不对。

易烊千玺想了想,还是决定如实相告:“不,我并不喜欢那种地方。只是那时候我要考试了,所以想抽出时间来看书,所以选择乘坐地铁出行。”

“还挺努力的嘛。”王俊凯朝易烊千玺挑了挑眉。

易烊千玺刚想自谦,王俊凯又加了句——

“可是还是没考过我,哈哈哈!”

易烊千玺抄起手边的瑞士卷就朝王俊凯脑袋扔去。

王俊凯一把接住,看了看,笑得更加肆意:“这是给我准备的明天的早餐吗?谢啦……”

易烊千玺:“……”

王俊凯将瑞士卷放进行李箱,将箱子立起来放在墙边上,从冰箱里拿了一只冰淇淋,蜷在沙发上,一边悠闲吃着冰淇淋,一边问易烊千玺:“你明天几点出发,我站在阳台上给你送个别。”

“我明天也坐地铁。”易烊千玺头也不抬地说道。

“嗯?”王俊凯愣了一下,冰淇淋的甜味从口中蔓延到心里。

——直接说你想跟我多待一会儿啊。

 

周六上午,睡到自然醒,吃完早餐,易烊千玺和王俊凯拉着行李箱往地铁站走。

十月的和煦阳光暖暖地照在两人身上,照得两人心情都十分惬意美好。钻进地铁站,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王俊凯却是其他都视而不见,只专注地盯着易烊千玺的侧脸,觉得安静听歌的易烊千玺像油画般漂亮。

王俊凯就这么盯了易烊千玺40分钟,直到他感觉到易烊千玺戳了戳他的胳膊。

“我到站了。”

“啊?”王俊凯一脸懵逼,“就到站?”

“对啊。我居住的地方离卡俄斯本来就只有314公里,从花园站下车后走几步路就到了。还有1分钟就到花园站了。”易烊千玺眼睛扫过地铁站站门顶上的提示牌。

40分钟过得怎么这么快啊。王俊凯在心里叹息着。

地铁停下,易烊千玺提上行李往外走去。

“下周见了。”

“嗯。”王俊凯回到地铁座椅上,隔着地铁窗户,盯着易烊千玺的背影。直到易烊千玺站台上的背影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才收回目光,满心不舍。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易氏别墅门口,易烊千玺站在阳光里,微笑地看着好久不见的父母。

“千玺!”易母首先跑了过来,牵着易烊千玺的手往客厅走,“怎么样,在卡俄斯学院还适应吗?”

“一切都好。”易烊千玺将行李箱交给管家,随母亲在沙发上坐下。

易父也坐在客厅沙发上,正戴着眼镜看报纸。

“爸爸。”

“Jackson回来了啊。”易父摸了摸易烊千玺的头发。

“在看什么呢?”易烊千玺凑到父亲身边,下巴靠在父亲肩膀上,看到报纸的头条的图片是一头食人兽。

“又是食人兽伤人新闻。自从你那天在地铁站遇到食人兽开始,阿耳忒弥斯大陆最近时不时就会出现食人兽伤人事件,都见怪不怪了。”易父取下眼镜,放在茶几上,转过头看着自家儿子,宠溺地说,“一个月没见Jackson啦。让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

易烊千玺也配合地站在父亲眼前,问着:“胖了还是瘦了?”

“好像变结实了。”易父笑着,“嗯,慢慢有男子汉的样子了呢。”

易烊千玺坐回沙发,挽着父亲的胳膊:“会慢慢变成跟爸爸一样强壮的男子汉啊……”

一家人坐在一起,天南海北地聊着天,聊着聊着,易父突然提到:“Jackson,听说卡俄斯学院都是两两配对制,说说你的新室友吧。”

想到王俊凯,易烊千玺思维停滞了一下。

该怎么形容那只人来疯、自来熟呢。

想了想,易烊千玺嘴角抽搐了一下:“挺好的……”

“就这一句?”易母对易烊千玺的简单回答表示不满意,“至少要描述一下性别,长相,性格吧……我跟你爸都很好奇呢。”

“他叫王俊凯。入学考试是阿耳忒弥斯的全国第一。性别啊,男。长相嘛……”易烊千玺在脑海里回忆着王俊凯,“长得很好看。像妈妈你喜欢的男明星Echizen。”

“哇……”易母眼眸浮现少女一般的欣喜,“那很帅呢。”

“是啊……”易烊千玺暗暗嘘了一口气。要是你看到体能训练时那绵延几百米的迷妹观光团,就知道王俊凯这长相有多拉风了。

“不过性格嘛……”易烊千玺微微皱了皱眉头,内心有种一言难尽的纠结,“很阳光、开朗,与每个人都能迅速打成一片。见到我时,也是一腔热情,就好像跟我认识很久似的。有时候会让我觉得有些不适应。”

“那不是挺好么。”易母开导着易烊千玺,“你的性格呢,就是慢热,看着不容易接近,实则内心细腻柔软。你们正好互补呢。”

“嗯,性格相反,但是很相配。”易父也补充道。

易烊千玺托着腮。

是么?

反应过来情况有些不对,易烊千玺摇了摇头,不禁嘀咕出声:“咦,爸,妈,我不是在吐槽我室友吗?你们怎么对他挺满意的样子?”

“你在吐槽?”易母嘟哝了一声。

易父看了一眼易母,相视一笑:“嗯,我们知道你室友成绩好长得帅,性格开朗,待人热情。那我跟你妈妈就放心了。”

易烊千玺:“……”

什么情况,易烊千玺心里想着,为什么遇到王俊凯之后,自己的语言表述能力也下降了,明明是想吐槽王俊凯的各种奇葩特点,效果却是背道而驰了呢。

 

在家的日子总是分外轻松愉悦。易烊千玺通常在早上8点起床,去花园里采摘一束新鲜的花束,插在花瓶里,放在餐桌上。

母亲这时候通常准备好了早餐,叫上易父和易烊千玺一起吃。

吃完早餐,三人会一起看会儿电视,聊聊天,或者天气良好的话,坐在花园里晒晒太阳。

11点左右,易母会回到厨房做午饭,而易烊千玺则是在母亲身边打下手,洗菜或者递递餐盘。

吃完饭,易父通常会去公司一趟,处理日常工作。而易母也要去一家NPO组织做义工。而这个时候,易烊千玺则会泡一杯咖啡,坐在书房的地毯上,品一杯咖啡,读一本好书,消磨掉下午的时光。

 

假期进行到第五天时,易母做了一大份曲奇饼干。当做下午茶吃掉了1/8后,易母望着那堆曲奇饼干,发着愁。

“放久了不好吃的。”

“你可以带给你服务的那家NPO的孩子们。”

“那家的孩子们才十多个。我明天会给他们带过去,但是满打满算,饼干还有多。”

易烊千玺还在思考着如何处理剩余的饼干,易母突然眼前一亮:“你不是有新室友吗?给你室友送点我们家做的曲奇饼干吧。”

明媚的下午,易烊千玺只觉得天空中似有一道闪电劈过。

“他们家住在米诺斯附近,离我们家有4个小时的飞行距离呢。”

“那你明天上午出发,下午还能赶回来吃晚饭呢。”

“……”

 

虽然内心有些抗拒,可是易烊千玺一向是个孝顺乖巧的孩子,他看着母亲欢快地跑进别墅里,走到厨房拿出铁罐,将曲奇饼干放进铁罐里,然后再用粉色的包装纸包好,末了还用玫瑰色的丝带打了个蝴蝶结,愣是将溜到嘴边的“我可以不去吗”吞回了肚子里。

于是吃完晚饭之后,易烊千玺给王俊凯打了个电话。

“在家吗?”

“嗯,刚吃完晚饭呢。”接到易烊千玺来电的王俊凯喜出望外。这阵子,虽然和父母在一起也很幸福,但王俊凯还是时不时会想念易烊千玺。可难得的假期,易烊千玺肯定也在跟父母一起享受天伦之乐,王俊凯不便打扰,只能将想与易烊千玺联系的想法压到心底。没想到居然接到了易烊千玺主动打来的电话。

“明天也在家吗?”

“在呢。怎么了?”

“明天上午别出门,我去找你。”

这下,王俊凯更惊喜了。可是想着这种主动拜访的行为不像易烊千玺历来的风格,王俊凯还是问了声:“怎么突然想到来我家玩儿?”

“我妈做了曲奇饼干,我们一家人也吃不完,我妈就说给你家也送一点。你家具体地址在哪里?”

那边安静了一秒,王俊凯才缓缓说道:“我家地址……很难描述清楚。这样吧,你停在圣奥尔街和沿海东街交界口,我去接你。”

“OK。”

 

——tbc

 

评论(88)
热度(743)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