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二)

(二)请问,可以换室友吗

易家客厅里,易烊千玺母亲端着一份切好了的水果,放到茶几上,瞥了一眼一回来就缠着父亲讨论问题的易烊千玺,温柔地问着:“在讨论什么呢?”

易烊千玺抬起头来,朝母亲笑了一下:“讨论出结论了给母上大人汇报!”

易母宠溺地拍了拍易烊千玺的头,走到沙发旁,坐在易父身边,倚着易父的肩,看到易父正拿着易烊千玺的手机,凝视着手机上的一张照片。

片刻过后,易烊千玺父亲取下金框眼镜,抬头对易烊千玺说道:“没错,的确是食人兽。”

易烊千玺从父亲手上接过手机,对着照片,眉头紧蹙:“阿耳忒弥斯已经十几年没出现过一只食人兽了,有记载的食人兽最后一次在阿耳忒弥斯露面还得追溯到23年前。我记得我看过相关报道,那次一头食人兽从野区冲破阻挠跑进了城市里,伤了13条人命。之后政府加强戒备,将阿耳忒弥斯当时现存的104头食人兽全部转移到了距离阿耳忒弥斯大陆50公里以外的四面环海的尼普顿岛,且有重兵把守,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这只食人兽是怎么逃出来的?”

“Jackson,”易父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指着易烊千玺的手机照片,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再仔细看看,这只食人兽,和上次报道的食人兽,有什么不同?”

“虽然23年前我没出生,也只能通过报道看到那次咬死了十多人的食人兽的模样,不过……”易烊千玺低下头,“我再看看。”

“嗯。”易父赞许地点点头。作为一个优秀的哨兵,易父的感官十分发达,从细枝末节里看出了问题所在,不过他相信易烊千玺。虽然易烊千玺是个向导,但易父一直觉得儿子的天赋是惊人的——或许第一眼他看不出破绽,可是给他多一些时间,他能做到一般哨兵能做到的事情。

一分钟之后,易烊千玺果然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这只食人兽的皮肤……”

“看来你发现了。”易烊千玺父亲接口,“这只食人兽身上附着着一层粘液。而23年前那只,是干燥的。再想想,这说明了什么。”

易烊千玺在父亲的引导下,思维慢慢拓展开来:“食人兽是一类很能适应环境的物种,身体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进化。当他们生存的环境气候湿润时,皮肤会有一层薄薄的粘液;而当生存环境恶劣干燥时,为了储存水分,减少蒸发,它们的皮肤也会相应变成一层厚厚的角质层。阿耳忒弥斯城属于热带沙漠性气候,不可能孕育出表皮湿润的食人兽。所以这只食人兽的产地是——”

易烊千玺怔了一秒,缓缓说出后半句:“ Apollo城。”

“没错。完全正确。”

“可是……”一个问题解决了,另一个更大的问题却接踵而至,“他们为什么将食人兽投放到阿耳忒弥斯城?两个城邦,明明已经几百年井水不犯河水。”

易父却是摇了摇头,不置一词,一抹忧愁从他眉间无声无息地蔓延开来。

气氛突然变得肃穆,易烊千玺母亲见丈夫和儿子都愁眉不展,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肩膀,换了个轻松点的话题:“下周要考试了哦?怎么样,紧张吗?偷偷给妈妈表个态,准备考进前百分之几?”

易烊千玺从沉思里回过神来,将手机暂时扔到一边不去管它,对母亲自信地笑着,伸出一个手指头。

“前1%?对自己很有信心嘛。”易母笑得合不拢嘴。

“妈妈,”易烊千玺不满地纠正她,“我是说,我要考第一名。”

“阿耳忒弥斯城今年一共有54131名考生要参加分级考试。你是说,你要考前1/54131?”易母有些惊讶。

如果易烊千玺说要考1%,易母是断然不会有半点诧异的。可是,第一名就一个,除了实力,还跟运气有关系,谁能知道考试那天,幸运之神站在谁的肩膀上啊。

“这有什么难的。”易烊千玺站起身来,“今天也不早了,我上楼洗澡了睡觉。爸爸妈妈,晚安啦。”

放榜的日子,易父推掉了所有的会议,易母也早早地准备好了午餐,看到易烊千玺从外面回来,焦急问他:“怎么样?”

易烊千玺的表情看起来不太好:“妈妈……没考好。”

易母心里一惊。难道,发挥失误,从A等掉到了B等?

可是易母不想表现出不开心,那样只会加重儿子的心理负担。于是易母带着笑容将儿子拉回家里,拍着肩膀安慰着:“没事没事……考得不好也没什么,一次分级考试而已,只是人生一个小小的驿站。”

易父也过来安慰:“考好了分到A级也没什么好的,竞争压力也大,倒不如去B级的学院,压力小,生活得更轻松惬意一些。”

易烊千玺看着关切的父亲和母亲,感动地深吸了一口气,眼底却是有藏不住的笑容溜出来:“爸爸,妈妈,让你们失望了,我没考到全国第一名,我考了——全国第二!”

“什么?”易母被这巨大的转折冲击得有些没回过神来,等看到易烊千玺哈哈大笑,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开心地抱住儿子,“你真考了全国第二?全国第二?!”

“对啊……”易烊千玺笑得眼睛都弯成了两个月牙儿。

易父不像易母那样情绪外露,可是从他明亮的眼睛里,还是能看到像艳阳一般闪耀的快乐:“恭喜你,Jackson。什么时候去报道呢?”

“一个月之后。”易烊千玺开心地倒在沙发上,吃了一口母亲准备的水果。

“想去哪儿旅游呢?”父亲坐到他身边,问着。

“哪儿都不去。”易烊千玺抱着父亲,轻轻地摇晃着,“想陪着你和妈妈。”

一个月时间转瞬即逝。

陪好爸爸妈妈后,易烊千玺在开学的日子里,来到卡俄斯学院,与1000名新生一起,在秋天金色的阳光下,站在卡俄斯学院操场上,聆听着主席台上卡俄斯学院院长Van Descartes致辞。

“欢迎各位进入阿耳忒弥斯城第一等级学府——卡俄斯学院。你们站在这里,代表着你们是阿耳忒弥斯城最优秀的学生。祝贺你们。

首先,请容许我介绍一下将要见证你们成长与蜕变的,你们现在所处的——卡俄斯学院。卡俄斯学院学制三年,每年仅招收1000名左右的学生。1000名学生里,一半哨兵,一半向导。哨兵与向导两两配对,共同迎接接下来的学业和挑战。500对学员分为10个班级,每个班级50对,每个班级配备一名教官,两名辅导员。毕业时,我们将根据每对学员的成绩——注意,是每对,而不是个人,所以相互之间的合作很重要——做出评判,每对学员的成绩将成为我们衡量推荐这对学员进入何种职位的最重要的参考。三年后你们将从这里走出去,在阿耳忒弥斯城重要岗位上担负起与之能力相当的责任。

其次,我想告诉各位的是,进入卡俄斯学院,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而是你们奋斗的开始。如果你们觉得你们的初中,高中,十分努力,相信我吧,孩子们,你永远不知道你能有多少潜能,直到你来到了卡俄斯学院。想放弃的话,任何时候,从卡俄斯学院大门走出去,我们不会有任何阻拦。但是,如果决定留下来,作为院长,我向你们说一句过来人的经验之谈——任何一滴辛勤劳动流下的汗水,都是浇灌明日希望之花的甘泉。

最后,再次欢迎各位来到卡俄斯学院。卡俄斯学院有最优良的设备、最优秀的老师、最豪华的环境,请好好加以利用。谢谢各位。”

易烊千玺从院长的话里,提炼出了几个关键词——

比初高中更辛苦?正好,易烊千玺一直嫌初中高中学业太轻松无聊,知识和力量的需求都很大,总有种吃不饱的感觉。

哨兵向导两两配对?这可让易烊千玺有点为难了。他习惯了独来独往,除了父母和一起长大的一帮朋友,慢热的易烊千玺几乎很难对陌生人放下心房。三年能真正交上一个朋友吗?易烊千玺表示怀疑。

开学仪式结束后,每个人都领到了一份入学小礼品,里面装着一些牙刷、毛巾之类的日用品,以及一把宿舍钥匙。

钥匙是铂金的,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小小的细节彰显了卡俄斯学院的财气和魄力。

易烊千玺看了一眼钥匙上刻的数字,将“12-520”记在心里后,按照指示牌,走到了12栋。

不得不说,卡俄斯学院的宿舍简直就像历史课本里的凡尔赛宫一样奢华。每栋宿舍楼都是一栋独立公寓,坐落在风景优美的草坪上,建筑物设计与周围景色相映成趣。整体风格由本世纪最伟大的建筑师设计,灵感来源于木星系。走进宿舍楼,中间是一个直通穹顶的圆,圆的周围等距离分布着5个套间,每个套间里面有一个客厅,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一个餐厅,两间卧室,还有一个向外延伸的,扇形的阳台。阳台上停着两架给学员们配备的飞行器。公寓一共5层。

易烊千玺顺着楼梯慢慢悠悠地走到了5楼,在20室前站定,拿出钥匙,旋开门锁。

打开门,易烊千玺见到了他的室友。

世界如此之大,而自己到底是有多倒霉,才能再次见到几个月前在地铁里遇见的神经病?

易烊千玺往后撤了一步,王俊凯倒是很热情地招呼:“hello,我们又见面了。我叫王俊凯,你还记得吧?”

易烊千玺嘴角抽搐了一下。

“记得,当然记得。”

“你居然还记得?”王俊凯听了易烊千玺的回答,惊喜得眼睛放光,走过来,抓起易烊千玺的手腕,“来来来,商量一下晚上吃什么。我会做饭,你会吗?”

易烊千玺低下头,不爽地看了看王俊凯放在他手腕上的手。

嘿,我跟你很熟吗?

哪知王俊凯不仅没感受到易烊千玺的冷漠,反而是一顺手就滑到了易烊千玺手上,似乎怕易烊千玺跟不上他脚步一般,自然而然地就与易烊千玺十指相扣,将易烊千玺的手牢牢攥在了手心里,回头对他笑着:“你饿了吗?”

掌心相对,温度传来,易烊千玺像碰到烙铁一般,火速地甩开了王俊凯的手。

王俊凯却不以为意,打开冰箱翻着食材:“有西兰花、土豆、西红柿,意大利面……呀,太好了,还有牛肉。卡俄斯学院真是人间天堂啊!”

他转过头,拿出一盒牛肉,看着易烊千玺,兴致勃勃地询问:“牛排加西红柿意大利面怎么样?”

易烊千玺看着笑得一脸纯真的王俊凯,试探地问道:“你没觉得……你刚刚的行为……有点……奇怪?”

第一次见面就贴额头,第二次见面牵手,再相处一段时间会怎样?这是要上天啊。

对于这种逾越礼节的行为,易烊千玺也不是一棍子打死——要是眼前的人有改正的觉悟,还是可以再给一次机会的。

王俊凯闭着眼睛努力思考,“嗯”了很长一段时间,突然睁开眼,点点头:“我知道,是有点奇怪。”

“嗯……所以呢?”易烊千玺耐心等待着。

“牛排怎么能配西红柿意大利面呢?应该配西兰花意大利面。没错没错,你提醒得很对。”

“……”

“咦,你去哪儿?”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夺门而出,在他身后好奇地问道。

“我有点窒息,出去呼吸点新鲜空气。”

王俊凯挠了挠头:“房间里空气也挺好的啊。”

易烊千玺一口气跑到了院长办公室,咚咚咚敲响了院长的大门。

“进来。”

易烊千玺走进院长办公室,看到坐在办公椅上的院长,礼貌地躬身:“Van Descartes伯父好。”

院长见到易烊千玺,起身恭迎:“是Jackson贤侄啊。令尊最近身体还好吗?”

“承蒙挂念,家父身体无恙。”

寒暄过后,易烊千玺切入正题:“伯父,请问,我可以换室友吗?”

院长吃了一惊。申请换室友的事儿,卡俄斯学院不是没出现过,但还没出现过开学第一天就申请换室友的——这是多大仇啊。

“怎么回事,Jackson,与你配对的那个室友,不好吗?太冷淡?不热情?”

易烊千玺在心里叹息,不是不“热情”,是太“热情”,“热情”到令人吃不消……

“就是觉得……可能我们两个人性格上有一些不合。为了避免今后的矛盾,希望您能同意我的请求。”

院长静静地听完易烊千玺的叙述,沉思了片刻,面露难色:“Jackson,抱歉,我不能同意你的请求。”

“嗯?为什么?”易烊千玺皱着眉。

院长走到易烊千玺面前,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认真解释着:“你的室友,是系统经过筛选的,与你能力值最匹配的室友。你很强,你的室友也不弱。”

易烊千玺小幅度摇了摇头,不赞同院长的理论:“你是说,卡俄斯学院配对的规则是,强配强,弱配弱?那岂不是很不公平,大家一开始就没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大家本来就不站在同一起跑线啊。”

“我觉得应该是强带弱,大家实力相当,一起进步。”

“那你就错了。”院长笑着,“你有没有想过,那样,强的一方的能力是富余的,很有可能他的潜能会被浪费?强强并肩,才能相互匹配,彼此协作,激发出体内最大的能力,成为阿耳忒弥斯大陆最可靠的栋梁。”

易烊千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理论,与他平时被父母教导的中庸之道完全不同。可是想了想,易烊千玺就接受了院长的说辞。的确,卡俄斯学院是不需要均衡学生的能力的。就算在卡俄斯学院排名末尾的学员,走出学院,依旧是社会的精英。而卡俄斯学院的目标,是将优秀的种子培育成更加卓越的人才。

见易烊千玺不说话,院长思索了一下,礼貌地询问着:“还想换室友吗?”

易烊千玺犹豫了一下,院长又开口了:“就算申请换室友,也请一个月之后提交申请书。买个产品,也需要先试用一下再否定吧?”

“这……”易烊千玺面露难色。

院长看着易烊千玺的表情,微笑了一下,从身后的玻璃柜里找出这届学生的档案,翻到王俊凯那份,拿出来,递给易烊千玺:“其实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你会否定王俊凯。在我看来,他真是非常非常优秀的人。你不是全国第二吗?王俊凯是全国第一。档案里有王俊凯的考卷,你要不要看看他的答卷,对比一下你跟他的差距在哪里?”

“他是第一?”

易烊千玺有些不敢相信。

——那家伙看起来明明傻乎乎的。

可是打开考卷,易烊千玺就惊叹了。

分级考试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体能测试,一部分是智商测试。体能测试里,王俊凯所有的运动项目全部为满分,共计600分(易烊千玺体能测试得分是570分,这个分数也是向导里得分最高的);而在阿耳忒弥斯城分级考试,哨兵平均分不到300分的智商测试里,王俊凯拿到了惊人的586分(易烊千玺智商测试是满分),而且考卷里有些题目给出的解题思路和方法,让易烊千玺醍醐灌顶,时不时发出一声赞叹“原来这题还可以这么解”。

院长在一旁细心观察着易烊千玺的反应,等他全部看完了,才在旁边问着:“怎么着?要不,先不换?”

易烊千玺收好试卷,双手递给院长:“军事考卷上最后一题,有关猜疑链的,他的答案真是出人意料却又切实可行。对不起院长,先不换室友了。我回去问问他怎么想出来的……”

说罢,易烊千玺脚步轻快地跑出了院长办公室。

院长在易烊千玺身后,微笑着长吁一口气:“就是嘛,一个哨兵中的全国第一,一个向导里的全国第一,优缺点互补,能力值相当,天作之合,没有把你们拆开的道理啊。好好相处,你们会发现对方身上的闪光点的。”

王俊凯做好了西蓝花意大利面和煎牛排,坐在餐厅椅子上,托着腮等易烊千玺回来。

门铃一响,王俊凯开心地奔过去开门,没等到易烊千玺,倒是看到王源儿拿着根烤肠就走了进来。

“哇塞,好香啊……王俊凯你居然动手做晚饭了?”

看到餐桌上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牛排,王源儿两眼放光,伸手就准备拿个叉子开动,被王俊凯打了手背:“去去去……不是给你吃的。”

“是不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铁哥们啊?我都快饿死了,你居然不给我吃!”

“你室友呢?也不会做饭?对了,你住哪一栋?”

王俊凯拉着王源儿到客厅沙发上坐下。王源儿眼巴巴地看着牛排离他越来越远,却无可奈何。

“我住你们前面的前面那栋,15栋103室。至于我室友?别提了,那架势就跟我是她提鞋小弟似的。切……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被誉为阿耳忒弥斯城有史以来智商最高颜值最高的女神嘛。”

“你跟Alisa是室友?”王俊凯朝王源儿抛了个媚眼,“艳福不浅啊!”

“有个鬼的艳福!我是走了八辈子霉运吧。这不,刚住进去,还没过三小时,我们就因为谁做饭的问题吵了一架,我就躲你这儿来了。你倒好,明明做好了晚餐,还不让我吃。”

“我这是给……”

门被打开,易烊千玺时机刚好地出现在王俊凯和王源儿眼前。

“给他做的。”王俊凯毫不掩饰地接上了后面一句。

王源鄙夷地看了王俊凯一眼。

易烊千玺走了进来,看到王源儿,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你好。”

王源儿仔细瞧了瞧眼前的这个人。

上次地铁一面,王源儿看得不是很清楚,这会儿有充足的时间,王源从头到脚把易烊千玺打量了一番。

纤细修长的身材,清冷高雅的气质。巴掌大的小脸,俊秀的五官和琥珀一般晶莹剔透的眼睛。

“你就是易烊千玺吗?我是王源儿,也是这一届的新生。请多多指教。”

王源伸出手,想与易烊千玺握手。

易烊千玺迟疑了一下,也礼貌地伸出手。

两人手掌还差十公分时,王俊凯突然夹到两人中间,一边推着王源往外走,一边朝易烊千玺歉意一笑:“王源儿你刚刚不是说你室友做好了晚饭等你回去吃吗?快点回去吧,不然饭菜凉了不好吃了。”

说罢扯着王源儿的衣袖就把他带出了房间。

易烊千玺:“……”

为什么感觉王源非常不情愿出去的样子?

不过易烊千玺对不熟的人也没有太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兴致,走到餐桌边,拿着刀叉,优雅地吃起牛排来。

门外,被王俊凯强行推出来的王源儿哭哭啼啼地靠在王俊凯身上:“老王,我饿!你现在就是给我一头牛我都能吃得下!我看你做的晚饭份量也挺大的,要不你们俩将就将就,给我匀一份出来?”

“你还想让我给你匀个晚饭?我没打断你的手就算客气了。”

“我怎么了?”王源儿直起身子,看着怒目圆瞪的王俊凯,一头雾水。

“我告诉你,别碰我的易烊千玺。”王俊凯口头警告。

“……”王源儿这才明白,王俊凯这是在吃刚刚他跟易烊千玺见面握手的醋。

这他妈也能吃醋?

“王俊凯,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王,以前你不是十分鄙视那些秀恩爱的cp狗,说想捆起来一把火烧死吗,没想到啊没想到……”

“回去回去,别碍着我跟易烊千玺共进晚餐。”

“……”王源儿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觉得生无可恋。

正当他准备对着月亮感慨无常的人生时,突然感觉口袋一沉。

王俊凯往他上衣口袋里塞了一份打包好的牛排。

“一斤重,应该够你吃的了。”

“老王……”王源儿看到牛排,感动得眼泪都出来了。

“好了好了快走吧。”

嘭。

王俊凯干净利落地关了大门,王源儿听到王俊凯欢快的声音从门缝里飘出来。

“千玺你已经吃了很多?看来我手艺不错啊……哈哈哈哈……”

“嗯。还有面吗?”

“有的有的,你不用起身,我帮你盛。对了,你刚刚去哪儿了?”

“……院长办公室。”

“去干嘛啊?”

“……院长跟我父亲是故交,我去登门拜访一下。”

“哦……你快吃吧,面条冷了不好吃。”

“……谢谢。”

王源叹了口气。

这铺天盖地的恋爱的酸臭味啊。

——tbc

 

评论(79)
热度(945)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