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一)

#哨兵向导,给@眼闭 的生贺,不过拖了蛮久的……

#时间设定公元5000年。

#七天还在想情节,莫方,我并没有弃坑。

(一)最后一班地下铁

少年站在黄线外,安静地等待着最后一班地下铁。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从领口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和隽秀清冷的脸庞。两条细细的耳机线从上衣口袋蜿蜒到耳蜗,正放着肖邦的钢琴曲。棕色眼眸平视前方,等地铁的样子专心致志,心无旁骛。有着和这个地下世界格格不入的高雅。

这是公元五〇〇〇年。刚刚跨过千禧年的阿耳忒弥斯城处处还洋溢着节日的氛围,地面和空中的广场屏幕上不停滚动播送着对文明的赞美诗。大多数家庭已经人手一部飞行器,地面交通渐渐衰落,地铁这种在一千年前叱咤风云的交通工具也变成了有着铁锈一般年代感的过时玩意儿。

但,社会只要存在,就必然有两极分化。

地铁慢慢变成了犹如中世纪菜市场一般可以瞥见世间百态的地方,如果在地面上和半空里,你能瞥见阳光普照、万物生长的进步和繁华,那走到地铁站里,你会看到那隐藏在背阳面里的黑暗与腐朽。

这里来来往往的,全是社会的底层人物。他们买不起飞行器,更支付不了苛刻的生态税,于是响应政府的号召,用地铁这种公共交通代替私人交通。美名其曰为了蓝天白云,可是除了贫穷,谁愿意每天早晚钻进地铁站里,周围跟他们一样衣着黯淡、神色颓废的人无疑是在提醒着他们拥有同样卑微的人生。相信我,给这些人一些钱,或一些权,他们将是将生态挥霍得最彻底的那类人。

少年是地下铁世界的异类。

他那出类拔萃的气质就好像一颗珍珠被丢进沙砾里,一眼就能看出他并不属于这里。

 

的确,少年不属于这里。

少年的名字叫做易烊千玺,只有18岁,还在读书,人生像是一本尚未打开的书籍,但是阿耳忒弥斯城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少年的存在。因为他的父亲,是阿耳忒弥斯城赫赫有名的富翁,母亲则是一名优秀的芭蕾舞演员。在气候升温、海平面上升淹没了30%陆地的时代,地面土地变得愈加寸土寸金,可是易烊千玺家却还是有着200平的庭院,庭院里种满了名贵的郁金香和法兰西玫瑰。

易烊千玺也早早考出了飞行器驾照,如果他像其他跟他一起长大的哥们一样的话,大概现在应该开着最新研发的G251号飞行器到处把妹,可神奇的是,易烊千玺选择了每天从学校走到地铁站,乘地铁回家。

 

很奇怪?

其实也不足为奇。

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易烊千玺手里拿着一本书。

如果再靠近一些,你会看到书名,是2014年出版的《世界兵器百科全书》。那本书有了些年头,书角卷曲起来,页面也已经泛黄。说老古董毫不为过,毕竟5000年距离2014年已经过了将近3000年。

 

没错,一个月之后,阿耳忒弥斯城所有18岁的少年都要进行一次统一的分级考试,按照成绩分为A/B/C/D/E五等,不同的等级有不同的培养方向。在此之前的测试里,易烊千玺一直保持着全A的成绩,但是他不能掉以轻心,因为这毕竟是关乎一生的重要考试,他不仅要为自己争气,更要为给予他殷切希望的父母争气。

因此,易烊千玺跟父母说这个月他都要乘地铁上下学,这样在上学和放学回家的途中,就能抽出空闲来继续学习。

对于易烊千玺的决定,父母自然是大力支持。父亲拍拍易烊千玺的肩,赞许地说着自己儿子跟自己一样自律。母亲则是细心提醒易烊千玺注意人身和财务安全,钱财不要外露,以免横生事端。

 

广播里响起机器女声柔美的到站提示音:“各位乘客请注意,地铁即将进站。”

很快,一列银白色的列车裹着冷风呼啸而至。

叮地一声打开车门,易烊千玺往车厢里看了看,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今天的车厢,跟平时有点不太一样啊。

 

虽然地铁算是过时玩意儿,平时人也不多,但这个点的末班车上,总还是有一半的座位上是有人的。可是今天,车厢里面居然一个人也没有。空空荡荡的,有种诡异感。

易烊千玺垂下眼睛看了看手表,确认这的确是最后一班地下铁。

虽然心存疑惑,易烊千玺还是习惯性地踏上了地铁车厢。

脚尖踏进车厢地板的一刹那,一种不详的感觉铺面而来。

 

13岁时,易烊千玺拿到了分化结果,体检单上,他的属性是“向导”。看到结果时易烊千玺愣了一下,因为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属性是“哨兵”,从小到大,他都显示出了强健的体格和执行能力——体育测试全部满分,各种竞技运动也十分擅长。可是体检结果清楚地显示,他的属性是百分之百的“向导”,而且是精神力和预感十分强烈的那种。

易烊千玺回家时是闷闷不乐的。他的爸爸是哨兵,妈妈是哨兵,耳濡目染里,易烊千玺一直觉得哨兵是比向导更强大的存在,对于自己的分化属性是“向导”颇有遗憾和不满。这情绪被易烊千玺的母亲看在眼里,问自己儿子,出了什么事。易烊千玺把体检单交给母亲,隐晦地透露了自己的属性是“向导”而不是“哨兵”的失望。

哪知母亲一看到体检单就开心地尖叫起来,跑过去握着易烊千玺父亲的手,欢呼着:“我们儿子是向导呢!”

易烊千玺看着父亲和母亲的表现,大惑不解:“爸爸,妈妈,向导不是体力很差,容易生病,还没什么自保能力吗?”

易父走过来,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肩膀:“千玺,事物都有其两面性,这世界由哨兵和向导组成,向导在千万年进化过程中都未曾消失,必然有其优势。是的,向导跟哨兵比起来,体能和反应力确实有劣势,但是向导的智力水平、精神引导能力和预测能力都大大强于哨兵。当初你在你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你妈妈就一直期待着能生出一个向导儿子,虽然哨兵跟哨兵结合,生出向导的概率很低。但是现在,奇迹出现了啊。”

“至于你说的自保能力,”易母走到易父身边,靠着易父的肩膀,微笑着,“你可以找一个哨兵做搭档。你可以稳定TA的精神世界——你知道,哨兵一般情绪不稳定,容易冲动和暴躁。而TA则可以保护你不受伤害。”

易烊千玺想了想,将体检单往旁边一扔,对父亲母亲说着:“别忘了你儿子是体格不逊于哨兵的向导。——我并不需要别人保护我,我自己就可以保护好我自己。”

——————

感应到危险降临,易烊千玺迅速退了一步,从车厢退回到地铁口,就看到一灰褐色的庞然大物从地铁深处的车厢狂奔而来,速度快如闪电。与此同时,一种类似腐朽沼泽的气味也随之而至。

短短几毫秒,易烊千玺就看清了那个呼啸而来的是什么东西。

食人兽!身长10米,身高跟地铁车厢差不多,张着血盆大口,向这节车厢奔来,奔到易烊千玺面对的车门时,居然转了个90度,在地铁即将关门的一瞬间,冲了出来,直接扑向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被吓懵了,连转身逃跑的应激反应都没有。

不过,这个时候,逃跑也是徒劳的。因为食人兽的奔跑速度是人类的10倍。

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死神时,易烊千玺听到一个声音:“走开。”


易烊千玺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个柔软的力道捞到一边放下。他睁开眼,看到不远处出现了一只老虎。白得发亮的皮毛,轻盈矫健的身躯。阿耳忒弥斯城不是原始社会,城市里不会出现野生动物,易烊千玺一眼看出那是一个变成动物形态的哨兵。

那老虎的体型虽然是人类形态的5倍左右,但站在巨大的食人兽面前,只有食人兽的1/3大小。食人兽大概也是觉得这眼前的与他体型悬殊过大的小可爱这个时候跑过来是在自寻死路,朝高空嚎叫了一声,俯身冲向老虎。

当老虎一个翻身躲开食人兽,紧接着便迅速扑向食人兽,锋利的爪子在食人兽皮肤上划出无数道口子时,躲在一旁的易烊千玺忍不住赞叹:“好快。”

易烊千玺上的学校是混合制,里面有哨兵也有向导。他也接触过不少哨兵,动物状态下不论体型和攻击速度,都远远比不上眼前这只凶猛的老虎。而且更重要的是,哨兵有一种缺陷,在全力以赴战斗时,体力会大幅度提升,但精神力也会大幅度下降,因此战斗时的哨兵基本上是癫狂无脑状态。可是眼前的这只老虎,易烊千玺看到它居然会各种跳跃、迂回,利用地铁地形、借力用力,那食人兽被老虎耍得撞在地铁的墙上和柱子上,然后那只老虎还悠闲地在地上翻出柔软脆弱的肚皮挑衅它。食人兽彻底被激怒,大吼一声,张着嘴咬向老虎。

那冲撞的速度极快,一瞬间老虎的大半个身体被食人兽咬了进去,易烊千玺惊得大叫一声,却看到那老虎迅速幻化成人形,还没等易烊千玺看清容颜就被食人兽完整吞了进去。

“天啊……”易烊千玺心里一沉。

一秒之后,情况突变。食人兽猛然发出一声凄惨的嚎叫,一道人影从食人兽肚子里冲出。

食人兽从头到尾被劈成两瓣,从肚子里流出浓稠的血水。

挣扎了几秒钟之后,巨大的食人兽嘭地一声倒在地上,一命呜呼。


易烊千玺被吓得惊魂未定,直到完全确定食人兽已经死亡后,才从躲着的椅子下走了出来。

他走到倒下的食人兽面前,蹲下,仔细观察了一下。

没错,是一头成年的食人兽,他在科普课本上看到过。

只是——阿耳忒弥斯已经许多年没出现食人兽,这只食人兽是从哪儿来的?

易烊千玺想了想,拿出手机拍下照片,打算拿回去跟父母探讨一下。

拍完照片,易烊千玺又打电话给安全署,让他们派人来收拾食人兽的尸体。


做完这些事情,易烊千玺从站台边拾起那本《世界兵器百科全书》,拍拍灰,站起身来,才想起他应该跟救命恩人说一声谢谢。

他环顾了四周,没看到他的救命恩人。

还好易烊千玺的观察力和感应力强大,顺着哨兵残留下来的气味跟踪,在洗手间门口看到了正在把一脸血水洗掉的哨兵。


看背影,易烊千玺觉得这人也并不比自己强大多少,看起来也是个青涩少年模样,肌肉看起来也并不发达发达,反而皮肤白皙,体态修长。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上面虽然沾了血,却并不让人感到暴戾。

“嘿,谢谢你救了我。”易烊千玺在他身后说道。

哨兵转过身来。

狭长的桃花眼,长长的睫毛,秀气的鼻梁,薄如一线的嘴唇。精致而秀气的长相,很难把他与刚刚杀掉了一头食人兽的老虎联系起来。

“不用谢。我叫王俊凯。”哨兵报出自己的名字。

王俊凯略微低了低头,伸出右手擦拭刚刚打斗时嘴角残留的血迹。细碎的刘海洒在一双墨色的眸子前面,像春日的柳条拂过碧绿的湖面。


易烊千玺突然心里生出奇妙的感觉。

一个很像哨兵的向导,遇到一个,很像向导的哨兵。


“我叫易烊千玺。”

王俊凯抬头看了一眼易烊千玺,蓦然笑了一下。

“我知道你叫易烊千玺。”

听到这句话,易烊千玺却是怔住了。

“我们……认识?”

作为一名优秀向导,易烊千玺有着良好的记忆能力,他在自己的记忆库里搜寻了一遍,确认自己没有见过王俊凯。

“对啊。”王俊凯突然上前一步,抓住易烊千玺的手臂,“几年前见过,你不记得了吗?”

“不……”不记得三个字还没说出口,王俊凯又抓住易烊千玺的另一条胳膊,将他拉向自己,眼睛直视着易烊千玺,嘴角带着一抹微笑:“你看看我的眼睛。看不出我是谁吗?”

易烊千玺被王俊凯的举动吓了一跳,呆在原地,一头雾水。

王俊凯将脸凑近易烊千玺,脸都快贴到脸了,问着:“你可以做我的向导吗?”

然而此刻易烊千玺脑子里飞速闪过一个念头——

我的救命恩人虽然很强大,长得也一表人才,但是,好像精神有点不正常啊……

“答应我好不好?”

易烊千玺惊慌地甩开王俊凯的手,逃也似的冲出了地铁站。


“你丫傻逼。你丫大傻逼。”

地铁里响起一声清脆的鸟叫。

王俊凯闭着眼睛,不耐烦地喊了句:“王源儿你给我出来。”

一只黑色的老鹰从阴影处飞下来,落到地上,幻化成人形,一个身材瘦削的少年出现在王俊凯眼前。

“你是鹰,不是鹦鹉。”王俊凯白了他一眼。

“你是老虎,不是小狗。我好像看到刚刚某人摇尾乞怜,就差求那个向导把你打包带回家了。”少年不甘示弱地反击。

“王源,我现在心情不好,你再找死试试。”

被称之为王源的少年靠在立柱上,狡黠地笑着:“不就是再一次被拒绝吗?你几年前已经被拒绝一次了,应该习惯了啊。”

王俊凯狠狠瞪了他一眼。

“还没习惯?”王源劝他,“王俊凯你就是一根筋,人家不喜欢你这样的,你就找其他的向导啊。说实话,你也算是风流倜傥、能力卓越——就比我差那么一点点而已。你王俊凯要是那么一招手,想跟你配对的向导能装满三个得墨忒耳广场(阿耳忒弥斯城最大的广场,面积约为3个足球场大小)。三条腿的人不好找,两条腿的向导可多得是呀。”

王俊凯皱着眉头往前走:“你懂个屁。”

王源跟在王俊凯身边,一边走一边笑着:“怎么着,就看上那小子了?”

王俊凯不理他。

王源儿倒是自顾自地说上了:“那小子几年前到底对你做了什么,把你收得服服帖帖的?而且我看他那样子,根本不记得你啊。”

王俊凯大步流星地往前走,本来还心情烦躁,可走出地铁口,皎洁的月光洒在身上,王俊凯的心情就好了起来。

哨兵的情绪就是这样,来得快也去得快。

“那小子似乎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王俊凯想着,“想不起来也没什么。今后的故事肯定要比过去的回忆更精彩,不是么?”


“喂,发什么呆呢。”王源看到王俊凯一直望着易烊千玺离去的方向傻笑,捅了捅他的腰。

王俊凯回过神来,勾住王源的脖子,带着他转身往前走:“我说,一个月后就要考试了,你复习好没?”

“其他都没问题,就是人类行为学和心理学两门课程有点困难。”

“没事,这两门是我强项,走,去我家,我们一起复习。”

易烊千玺向南而行,王俊凯向北而去。

有些人,匆匆一瞥,或许今生不会再相逢。

有些人,短暂分离,但即使一个向南,一个向北,绕过一个地球,依旧还是会相遇。


tbc

评论(146)
热度(1452)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