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2.10>

#易烊千玺的第一个故事

2.10 乌云镇(10)

我回来了。

暮霭低沉时分,千智赫走回了乌云镇。

乌云镇静寂无声,千百年里未曾更改那遗世独立的清冷容颜。

但那天际的云,山峦里的风,还有空气里的青草香味,都好似一双臂膀,将千智赫拥入怀中,用温热的胸膛迎接他的归来。

这是他的家。这是他最后的归宿。这片黄土将掩埋他的白骨,他的灵魂将与乌云镇同在。

 

千智赫进入乌云镇镇口时遭到了严密的排查,反复确认后才放他进镇里。千智赫还看到守卫犹如巡视的猎犬一般,目光犀利地盯着每一个来往的行人。他们没有明说,但千智赫知道他们的目的是防止任何一个人逃出乌云镇。

一个也不能少。

赶尽杀绝,斩草除根。

千智赫的心变得沉重起来,加快脚步往镇里走,听到守卫嗤笑了一声,在他身后小声说了句:“自寻死路。”

千智赫不理会他,顺着一条通往自己和Karry家的小路,走到Karry卧室前,敲了敲Karry的窗口。

“Karry,我回来了。”

“智赫?”

Karry打开窗,看到了微笑着的千智赫,激动得直接从窗户里跳了出来,然后将千智赫紧紧搂在怀里。

“你怎么回来了?”

“不欢迎我回来吗?”千智赫佯装生气地看着Karry。

Karry捧着千智赫的脸庞,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着:“我当然希望见到你。可是……乌云镇明显不对头了。你不是答应我如果危险就不要回来了吗?”

千智赫抚摸着Karry的指尖:“我不能放你一个人面对。”

Karry欣慰地笑了笑,笑容过后,愁绪又爬上脸庞,很严肃地问千智赫:“乌云镇真的有危险?”

千智赫点点头:“他们要毁掉乌云镇。”

“你说的毁掉,意思是……”

千智赫看向Karry,一字一句说道:“杀掉所有人。”

Karry一惊,身体僵直地立在原地,就听到千智赫说道:“走,我们去找镇长。”

“找镇长?”Karry被千智赫拉着往前走时,疑惑地问了一句。

“对。”千智赫脚步坚定地往前走着,“让镇长尽快通知能通知的人,我们一起去变电站。”

“去变电站……”Karry略微思考了一下,便明白了千智赫的用意。

乌云镇周围的高压电网电压达到千伏,不经过变电站专门的输变电设备是不可能达到如此高的电压的。所以,找到变电站,破坏输变电设备,自然就能解除高压电网的制约,让乌云镇的人们走出牢笼。

想到这里,Karry小跑几步在千智赫身前蹲下:“上来,我背你过去,更快一些。”

千智赫想了想,就顺从地趴在Karry背上,听着风从耳边呼啸而过。

 

3分钟之后,千智赫和Karry到达了镇长家。

两人疯狂砸门把镇长给吵了起来。镇长本来憋了一肚子火想要教训这两个毛头小孩子,但却在听到千智赫的叙述之后,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几分钟的思考过后,镇长相信了千智赫和Karry的叙述,立马发动所有能联系上的人,让大家在屋前集合,一起奔赴变电站。

镇长通知其他人的时候,千智赫和Karry也没闲着,各自打电话通知同学,把马思远、天宇文兄弟、黄宇航、黄其淋、敖子逸等等全都叫了过来。

半小时后,镇长屋前集结了一百号人。大家从自己家里跑出来,有些人还穿着睡衣和拖鞋。高矮胖瘦站在一起,场面有些滑稽。可是千智赫觉得,他们都是勇士。

镇长看人差不多到齐了,举起手来,发号施令:“出发,去变电站。”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变电站。

夜色下,巨大的水泥立柱和横亘在半空的电线让变电站像一个面目狰狞的钢铁巨兽。

Karry拍了拍千智赫的肩膀,千智赫便随着大部队鱼贯而入,大家在变电站里寻找着总电闸和备用电闸。

几分钟之后,人群里响起一声惊呼:“找到了。”紧接着那人关掉了总电闸。

很快,备用电闸也被找到了。在关掉备用电闸后,镇长还用锤子砸烂了设备,确保短时期内无法修复。

屋子里的灯很快熄灭了。

众人欢呼着跑向屋外,看到周围的情景,欢呼声愈加高昂。

视线所及之处,全是一片黑暗!

乌云镇所有的房子都暗了,最重要的是,镇子周围的高压电网也失去了平时骄横跋扈的模样。所有的光线全部来自头顶的月光和星辉,失去电力的乌云镇像酣睡在摇篮里的婴儿一般宁静安详。

成功了。

下一步,只需要翻过没有任何威胁的铁网,就能奔向自由的远方。

 

千智赫牵起Karry的手:“跟我私奔好不好?”

知是玩笑,因为karry和千智赫还要回去通知各自的家人一起出逃,可看到千智赫的眼睛,Karry笑了起来,陪他疯闹:“好啊。”

 

咔嚓。

狙击枪上膛的声音。

千智赫浑身一冷,慢慢回头,看到从暗影里走出来的士兵。

那个在档案馆里见过的军人。

他托着枪托,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千智赫,一步一步走过来,遇上千智赫一双愤怒的眼睛,居然笑了:“让你逃了一次,你还自己跑回来,找死。”

“恐怕死的是你。”

电光火石间,一道白光从千智赫体内溢出,穿过士兵的身体。

千智赫本以为他会像那些士兵一般猝然倒下,可是这一次,士兵平静地站着,就好像刚刚的一幕只是千智赫脑海里的幻觉。

千智赫不可置信地摇着头,看了一眼士兵,又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自己的特殊能力失灵了?

还是那名士兵,嗤笑了一声,卷起袖口。

月光下,千智赫看到他裸露的肌肤上有一层薄薄的白色覆盖物,闪着淡淡的银色光泽。

“绝缘衣。薄如蝉翼,却可以阻挡5000伏以下的电流。运送到乌云镇的最后一批物资。专门为你设计的,荣幸吗?”

千智赫愣在原地,整个人像冬天屋檐下被冻住的冰棱。

Karry偷偷摸到千智赫的左手,准备牵着他飞奔,士兵立马朝Karry厉声吼道:“别动。不然几千把机枪扫射,会死得很难看的。”

几千把?

士兵冷冷地笑着,叫身边的下属往天空发射了一颗照明弹。

大地被照亮,乌云镇的勇士们往周围看了一眼,内心徒生无限绝望。

——周围,全部是黑压压的士兵。

里三层,外三层,将他们重重包围了。

一个个举枪瞄准,神态默然。

狙击方阵以镇民为中心,延伸到几百米开外……

胜负已定。

四面楚歌。

 

“逃啊,怎么不逃了?”士兵用枪口抽着千智赫的面颊,“还有,你真以为你以及你的家族,一而再再而三地逃出乌云镇是一个意外?”

千智赫望向士兵,心脏揪紧,神情痛苦地问着:“什么意思?”

“也罢,让你死个明白。你是元首的最后一个试验品。如果在你生命里,没有伤害任何人,元首将解除对乌云镇的禁锢。可是这次的实验结果是——失败。”

千智赫愣了一下,开始笑,笑得癫狂,最后跪倒在地上。

——过了八十年,依旧逃不过被当做物品一般对待的命运。

士兵看着千智赫笑了哭,哭了笑,用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发泄着内心的绝望和愤怒,然后突然就安静下来,眼神空洞洞,像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

也许是16岁花样年华少年脸上绝望的眼泪唤醒了士兵仅存的一点点良知,他叹了口气:“你逃走了就不应该回来。”

千智赫仰着头哈哈大笑,笑完了,看向士兵:“我逃走了你们就不会抓我吗?”

士兵无言以对。

千智赫说得没错。

元首并不会漏掉他。

元首不会漏掉乌云镇的每一个人。

千智赫又笑了,笑得无比凄凉:“与其颠沛流离,客死他乡,倒不如回到家乡,枕着故土长眠。”

 

那天之后,乌云镇又变成了乌云镇。

雨依旧滴滴答答。风依旧迂回缱绻。不知情者依旧过着平凡的日子,知情者只字不提那晚知道的一切,换上笑脸和珍惜,用更加感恩的心陪伴家人过为数不多的每一天。

千智赫与Karry日日痴缠,好似连体婴一般一分一秒也不舍得分开。

 

传说今晚有流星雨,Karry和千智赫吃过晚饭后便爬到屋顶上看星星。

下过雪的空气像薄荷草般清新透彻。头顶的银河星辉闪耀,每一颗星星都特别明亮,仿佛近在眼前,触手可及。

“怕吗?”Karry双手撑在屋脊上,微微仰头眺望浩瀚星河。

“你怕吗?”千智赫侧过脸,微笑着看着Karry。

Karry转向千智赫,似水眸子温柔流转:“本来很怕,有你在就不怕了。”

“不觉生命苦短吗?”

Karry伸手揉着千智赫的头发:“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活一天,一个月,一年,一百年,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古代的皇帝向往长寿,要大臣们每天跪在金銮殿,大喊万岁万岁万万岁。可就算活上万岁,与头顶的星空相比,也不过宇宙长河之一瞬。

我们每个人,来世间走一遭,是为了在心底,留些纪念。

而我,有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光,有跟朋友嬉戏打闹的日子。”

Karry顿了一下,专注地凝视千智赫,“还有,和你在一起的回忆。已无遗憾。”

千智赫愣了许久,红着眼眶,默默摸到Karry的手指,牵住他的手。

Karry与他掌心相对,十指相扣。

千智赫转头望向远方的群星,喃喃:“Karry,你说,蘑菇云升起的那一刻,会不会很美?”

Karry顺着千智赫的目光,看向亿万光年外的星星,嘴角挂着恬静的笑容:“是啊,会很美。像烟火一般在天空爆炸,宇宙里几亿年难得一见的风景。”

“那……”千智赫释然地笑起来,望向远方的眸子镀着一层幸福的光彩,“我们一起,看世界末日的烟花吧。”

 

CD机里放着唱片,正好播到千智赫第一次见Karry时他抱着吉他唱的歌。恍惚间,过去与现在浅浅重叠,Karry磁性的嗓音穿过窗棂,飞过云彩,飘向一望无垠的远方……

趁着我会喜怒你会哀乐,唱几分钟情歌,没什么,至少证明我们还活着。

 

【《乌云镇》全文完】

 

————————————

“怎么了?”

讲完故事,易烊千玺一直在等待王俊凯的评价,可王俊凯低下头,沉默了许久,没有任何反应。

几秒钟之后,王俊凯终于抬起头来,可劈头就是一句:“易烊千玺,你的人生到底经历了什么?”

易烊千玺冷冷地扫了王俊凯一眼:“你是说乌云镇的结局吗?如果我没记错,《雪盲》也是悲剧来着。”

“但我的故事让人悲伤,你的故事却让人感到一种深入骨髓的绝望。对世界的绝望,对人性的绝望。从开始到结束,你的故事都笼罩在一种莫名的压抑里,读者像是溺水的人等待救援一般等待着故事的转机,可到一直等到最后一刻,太阳没有升起,黑暗彻底降临。你摧毁了所有希望,不给人留一丝念想。”

“可是,这就是现实。”易烊千玺轻描淡写地回应着王俊凯的质疑。

王俊凯盯着易烊千玺好一会儿,说了句:“没良心的小东西。”

易烊千玺剜了王俊凯一眼,似乎对他的称呼不满,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嘟哝了一句:“至少他们曾经相爱过。”

王俊凯盯着易烊千玺,看他神色平静地喝了几口水,陷入了沉思。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他到底有怎样的经历。

 

“你这样的性格,很让人讨厌。”

王俊凯朝易烊千玺说道。

“我知道。”易烊千玺并没有看他,神色平静地回了句。

“也让人心疼。”

王俊凯后半句一出,易烊千玺身体明显停滞了一下,几秒钟之后,才说道:“我不需要你怜悯。”

“这不是怜悯……”王俊凯解释着。

“王俊凯,”易烊千玺打断王俊凯的话,冷冷说道,“怜悯是世界上最没用的东西。自以为是对别人好,在感情上摆出一副施舍的姿态,简直比谩骂还伤人。”

王俊凯受伤地看着易烊千玺。

如果我说,我的心疼,不是因为你的脆弱和孤独,而是因为爱呢?

王俊凯无法说出口,因为他知道,他说了,易烊千玺也不会信。

易烊千玺像一只贝壳,只有在风平浪静、没有威胁的时候,会愿意稍稍打开他的防备。一旦感觉一丝不对,立马牢牢关上保护壳,让人无法窥探他的内心,走进他的世界。

 

“那个……”令人感到压抑的氛围里,王俊凯主动开口,打破沉默,“故事结束了,你要不要看我写的答案?”

易烊千玺沉思了一下,伸过手:“给我吧。”

王俊凯将爱心交给他,易烊千玺皱着眉头拆开叠得纷繁复杂的爱心,用手掌微微压平,白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三个字母:GMO。

“你答对了,恭喜。”易烊千玺面无表情地祝贺。

“我怎么觉得你言不由衷呢。”王俊凯问着。

“如果你有那么一点逻辑能力和观察力,猜到结局应该不难。好歹你也是知名推理作家。”

“……”

聊起推理,气氛渐渐融洽了些,王俊凯暗暗松了口气。

将白纸扔到一边,易烊千玺懒懒说道:“说说,《乌云镇》有什么不足。”

“没什么不足,很好。”王俊凯狡黠地笑着。

“可是你那笑容是怎么一回事?”

不得不说,易烊千玺的观察力真是A+级别。

这就尴尬了。王俊凯努力想在脑海里过一遍《乌云镇》梗概,可思绪却不由自主飞向奇奇怪怪的地方。

——什么都瞒不过易烊千玺,连点个人的小心思都藏不了。

——那岂不是以后一起过日子,连私房钱都不能藏?

想到这里,王俊凯自顾自笑了笑,一转头看到易烊千玺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好吧。”王俊凯收起笑容,直起身来,微微欠身,看着易烊千玺的眼睛,想了想,认真说道:“《乌云镇》有个缺点——其实这个问题在《雪盲》中也存在——因为这个缺点,这个故事很容易被一些古板苛刻的推理作家唾弃。原因在于……”

“违反了推理小说二十条守则第三条。”(所谓推理小说二十条守则第三条,指侦探小说不应扯上暧昧和爱情;否则就纠缠不清,使一场纯粹智力的竞赛复杂化。侦探小说的任务,是把罪犯绳之以法,而不是为了使有情人终成眷属。——作者注)

“Bingo。”王俊凯打了个响指,可随即又皱起了眉头,眼神充满了疑惑,“既然知道,你为什么不避免?”

“有些规则是用来遵守的,有些规则是用来打破的。”易烊千玺嗤笑了一声,毫不在乎地说道,“推理故事,说到底也只是故事中的一个类型。而一个故事如果没有爱恨情仇,有什么意思。”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嘴角浮起发自内心的赞许微笑。

怎么会有人跟他思维如此一致。连那嘴角嘲笑的弧度也跟自己如出一辙。

尽管内心完全赞同易烊千玺,王俊凯嘴上却是颇有兴致地易烊千玺抬杠:“你真的觉得推理故事里应该穿插感情?我怎么感觉在我印象里你不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呐。”

“我只是内敛,并不无情。”易烊千玺淡淡地说着。

 

王俊凯咀嚼着易烊千玺的话,总觉得他话里有话,可是这次,明显易烊千玺也不打算让他猜出来自己在想什么,说完话就收了眼神,只留王俊凯一人,靠着作家发达的联想力猜测无数种可能。

“好了,”易烊千玺又开口,打断王俊凯的悠长联想,“这个不足,我不打算改。还有其他不足吗?”

王俊凯舔了舔嘴唇:“除了讲述过程稍微有些混乱——比如一些暗线可以埋的再早一些,那两个老将军的出现就有些突兀——但总体上,没有硬伤。是一部完整、合格的推理作品。第一天的对决,你赢了。”

易烊千玺听到王俊凯的总结,舒了一口气。

如果有谁的评价易烊千玺能放在心上,这样的人全世界不会超过四个。

父母,导师,王俊凯。

而因为种种原因,这世上,只剩下他唯一在乎的人。

 

“几点了?”王俊凯突然问道。

易烊千玺看了看手表,回答:“晚上9点。”

“是不是又到了我说故事的时候?”

王俊凯一说,易烊千玺才想起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如果到晚上11点28分王俊凯还没开始说故事,就代表王俊凯第二个故事自动弃权认输了。

“你还有两个小时可以想个开头。11点28分之前开始,都算没过时限。”

“听你的故事听得入迷,忘记想自己的故事了,怎么办?只剩两个小时了。”王俊凯眼巴巴地看着易烊千玺,内心在憋着笑意。

“哦……那你可以直接认输。”易烊千玺也毫不心软地提醒。

王俊凯闻言,笑起来,伸了伸懒腰:“你也知道的……直接认输……并不是我风格。让我休息休息,11点27分,正式开始。对了,第二天的主题是什么来着?”

“你手头不是放着一本圣经吗?”易烊千玺瞥了王俊凯一眼。

“可是我想听你读。”王俊凯托着腮,微笑地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冷眼看着王俊凯,可王俊凯就那样满怀憧憬地看着他,像个任性而天真的小孩儿。

易烊千玺叹了口气,拿起圣经。

“第二天,上帝仍不满意眼前空洞的景象,就一挥手说:“天上要布满星辰。”于是,宇宙间又布满了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星球。上帝将日、月星晨摆列在天空中,它们各司其职,掌管着昼夜和时节。”

读完了章节,易烊千玺将圣经放回床头柜,对王俊凯说道:“我们第二天的主题,是【星辰】。”

“嗯,星辰。”王俊凯躺到床上,盖上被子,满意地闭上眼睛,“我先睡一觉,11点叫我……”

“喂……”

易烊千玺有些惊愕地看着王俊凯。

喂,王俊凯,你可是人质啊。

怎么感觉你这是来度假了?

这家伙——怎么待得越来越自在了?

易烊千玺先是对着王俊凯从被子里露出来的后脑勺摇了摇头,过了几秒,突然笑起来,笑容如雨后初霁,照亮一室昏暗。

 

我给你一颗星,你要不要还我一个宇宙?

我给你一颗心,你会不会放在心上,变成一颗红豆?

 

——tbc

 

评论(107)
热度(728)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