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2.6>

#易烊千玺的第一个故事

2.6 乌云镇(6)

滴滴答答的雨水,打湿了木质的窗棂,也叫醒了千智赫的耳朵。

一如既往的下雨天,一如既往的乌云镇。

千智赫撑了一把黑伞出门,走了几步,抬眼便遇上了Karry。

“早。”

千智赫偏过伞面,一双明亮的眸子从黑伞下露出来,向Karry点头。

Karry穿着黑色的长裤,深蓝色的外套,举着一把蓝色的大伞,挺拔地矗立在雨幕里,浅笑着向千智赫挥手。

两人自然而然地并肩而行,一同往学校走。

“还住得习惯吗?”Karry轻声开口询问。他的目光投向前方,可是千智赫知道Karry是在跟自己说话。

“嗯……还不错啊。”千智赫低着头,踩在柔软的草地上向前走着,“除了那些我暂时还无法理解的小秘密,整体来说,这个小镇,让我喜欢。”

Karry侧过脸看了一眼微笑的千智赫。他嘴角露出的小梨涡,像是一盏温暖的小太阳。

“你呢?”千智赫回答完Karry的提问,反问他,“一直在乌云镇,是什么感觉?”

Karry先是沉默了一阵,千智赫以为Karry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却听Karry缓缓说着:“很小很小的时候,其他小孩子还在探索着乌云镇的世界,我便指着远方的群山,问我爷爷,山的那边,是什么。爷爷说,山的那边,还是山啊。长大一些,当所有人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安心留在乌云镇,我却对外面的世界,兴趣一点一点增长。我相信,山的那边,一定有一个大大的、全新的世界。”

“可是,人这一辈子,又能走过多少地方?当你越过山川,到达另一个新世界,会发现,原来那个新世界,跟这片山川并没有什么两样。”千智赫看了一眼聆听他讲话的Karry,苦笑了一下,“我就是厌倦了那个大大的世界,逃到了这个小世界,苟且偷安。”

千智赫说完,就继续往前走。

Karry温柔注视着千智赫的侧脸,想起第一眼看到千智赫时的一幕。

像来自遥远世界的微风里,裹着另一方土壤盛开的花朵的清香。

那后半段话,Karry没对千智赫说。

——可是,自从你来到我的世界,我便觉得,我已看过外面世界里最美的风景。

 

快到学校时,雨势变大了,连绵不断的雨水像断了线的珠子,簌簌往下落。路上的行人也开始脚步慌乱地赶路,千智赫一个不注意,被某个行人撞了一下,一个趔趄便整个人跌进Karry怀里。

四目相遇,两人的脸都红了。

这是千智赫第一次近距离看Karry。他精致的眉眼透过层层水汽显出一种不真实的俊美,长长的睫毛上沾着雨水,微微眨动时如同蝴蝶的翅膀。

两人就保持着千智赫跌进Karry怀里的动作,千智赫不敢动,Karry亦是沉默无言。

怀里的温度徐徐传来,直到一颗调皮的雨滴不小心掉在了千智赫头顶,千智赫才被这一丝冰凉的感觉惊醒,身体离开Karry的怀抱,小声说着:“对不起……刚刚有人撞了我,所以我就……”

千智赫红着脸,想要拉开与Karry这暧昧的距离,身子却被Karry一拉,重新带回到Karry怀里。

他的视线游离到千智赫指尖带着的黑伞,细细的伞骨已经折了一根。

“你的伞坏了,就跟我同撑一把,好不好?” 

千智赫诧异地抬起头,就看到了Karry一双深情眼眸。那句“好不好”,像雨里摇曳的烟柳,温柔得百转千回。

千智赫愣了许久,笑,甜蜜从眼角眉梢晕开来。

“你真的要我,来你的伞下?确定?”

Karry收紧臂膀,将千智赫紧紧搂在怀里。

瓢泼大雨里,千智赫倾听Karry澎湃的心跳声,以及,告白。

“我可以陪你淋雨,也愿意为你遮风挡雨。”

 

来到教室,抖了抖身上的雨水,千智赫目送着Karry走到自己座位上,放下雨伞。

他回头望了千智赫一眼,千智赫脸红心跳地移开视线,心头却是有丝丝甜蜜氤氲开来。

“嘿,早啊,千智赫。”前桌马思远热情地跟千智赫打招呼。

“早,马班长。”

放下书包,脸上的红晕渐渐消退,千智赫环顾四周,同学们基本上都来齐了,一个周末不见,大家都相互打着招呼,教室里一派热闹。

嘈杂的人群里,千智赫却特别注意到一个人——丁程鑫。

他闭着眼睛躺在课桌上,直到上课铃声响了,还是继续睡着。

“一周前,丁程鑫不是这样的啊。”

这让千智赫感到疑惑不解。一周前,丁程鑫分明是个话唠,喜欢抓着黄宇航和敖子逸絮絮叨叨地聊天,不聊到上课最后一秒都不肯善罢甘休。

现在,他居然安静地睡着。

“马……马班长……”千智赫悄悄捅了捅马思远的后背。

“怎么啦?”马思远回过头来问他。

“丁程鑫……在睡觉……”

马思远看了一眼丁程鑫,不以为然:“他想睡就让他睡呗。”

两节课之后,千智赫望向丁程鑫,发觉他还在睡觉。

而所有人,均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趁着下课,千智赫抓住Karry,在他耳边问他:“Karry,丁程鑫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

“为什么一直在睡觉?”Karry猜透了千智赫的想法。

千智赫连忙点头。

“因为……他困了,所以要睡觉啊。”Karry朝千智赫一笑。

千智赫听到Karry这不走心的答案,瞪了他一眼。

Karry苦笑。天地良心,我还真没忽悠。

只是,有些真相,超出了正常人的理解范畴而已。

“昨天晚上,你说你回去想想,想到什么没?”Karry换了个话题。

“邮局的事情,我想我们已经打探得差不多了,再去也没有必要。我觉得,接下来的一步,是要去档案馆。现在笼罩在乌云镇的疑云,一直都没有个头绪,我觉得是因为我们没有找到最开始的那一环,档案馆里有乌云镇的详细记载,也许翻出某些历史资料,所有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话虽没错……可是……”Karry重重叹了口气,“可是档案馆重重把守,又怎么能进得去呢?”

“办法,我们慢慢想吧。”千智赫碰碰Karry的手臂,“上课铃响了,走,我们先去上课吧。”

“嗯。”

 

这节课是语文课,给大家上课的依旧是娇小可爱的季老师。

她今天看起来气色不佳,眼眸浑浊,大概是没睡好吧,千智赫想着。

甚至连打招呼的声音,听起来也绵软无力:“今天的课程啊,大家自习……老师有点累。”

众人也没有太多惊讶,自觉地翻开语文课本,自行学习。

千智赫也摊开语文课本,读了一遍唐诗后,不经意地瞟了瞟季老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千智赫觉得今天的季老师脚步有些沉重。

她从讲台,走到教室后排,再从教室后排,走到讲台。来来回回,缓缓穿行,依次经过每一个学生身边。

千智赫看着她的眼神,似有诸多不舍。经过千智赫身边时,千智赫听到季老师温柔地说着:“你是千智赫。”

“嗯,季老师。”

季老师朝千智赫浅浅微笑。

可千智赫却总感觉有一种诡异的氛围在无声无息蔓延,压得他喘不过气。

 

季老师走遍了教室,正欲再次走上讲台,突然间,“嘭”地一声,直直倒在了地上!

“季老师!”千智赫一声惊呼,跑过去将娇小的季老师搂在怀里,失控地看着,“老师,你怎么了?”

喊了好几声,毫无反应,千智赫将手指颤抖着靠近季老师的鼻子。

——季老师已经没有了呼吸。

 

千智赫骇然。明明前一秒,她还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微笑着说“你是千智赫”,转眼间,只剩下一具没有呼吸的躯体!

“谁来帮我抬一下!我们把季老师送到医院!”

千智赫慌乱间向同学求助,在看到教室情景一刻,怔住了。

除了他,没有一个人有反应。

所有的人,都安静地,待在自己的座位上,眼神里看不到一丝惊诧,反而异常冷静地看着千智赫。

“你……你们……你们是不是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千智赫朝众人吼着,“季老师……季老师休克了啊!”

依旧是一片沉默。

“好,你们都不去是吧,我送季老师去医院。”

这时候,Karry站了起来,走到千智赫面前。

“智赫,你听我说……”

“你去不去?”千智赫冷冷看着Karry。

Karry想要劝慰千智赫的话咽回了肚子,顿了一下,说道:“我陪你去医院。”

乌云镇不大,从学校飞奔到医院也才二十多分钟。

待千智赫和Karry将季老师放到病床上,千智赫央求医生救活季老师时,医生看了一眼季老师,突然用狐疑的眼神看向千智赫:“你把她送过来干什么?”

“她是我的语文老师,乌云镇中学的语文老师!今天课堂上突然发病……”

“季佳嘛!我认识她!她小时候还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是问你,为什么要把她送到医院来?”

千智赫被医生的反应惊呆了,愣了半晌,才睁大眼睛,诧异地问:“她……她突然发病……医生,你现在不应该抛开一切,先抢救病人吗?”

“生命按照正常的流程走到了尽头,我为什么要抢救?我是医生,不是耶稣!”

“走到尽头?正常流程?”千智赫不可置信地摇着头,“你在说什么?医生?”他指向已经断气的季老师的尸体,吼着:“她还那么年轻!”

没想到医生比千智赫还愤怒,转头对着跟千智赫一同到来的Karry开炮:“他是你朋友?”

Karry点点头。

“我看,你才应该带带你朋友看看脑科!”

“对不起,医生。”Karry朝着扬长而去的医生90度鞠躬致歉。

而抬起头来,便碰上千智赫不屑的眼光。

“我以为,我原来所处的世界,人很自私冷漠。现在我才知道,自私与冷漠是人与生俱来的本性,哪里都一样。”

“智赫……”Karry的呼喊还未落音,千智赫已经冲出了医院。

 

Karry花了一个下午寻找千智赫,终于在学校操场前的山坡上找到了安静凝视着远处的千智赫。

他坐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面朝着刚下过雨的,被收割过的,光秃秃的麦田。夕阳缓缓下坠,天空中挂着一道彩虹。

“你真误会你的同学,也误会医生了。”Karry在千智赫身边坐下,解释道,“季老师,确实是寿终正寝。”

千智赫转过脸来,摇着头:“怎么会……”

“他们家族,一直都只有20多年的寿命。季老师的哥哥,也是几年前就去世了,去世时也才24岁。不是医生不抢救,而是这些年来,乌云镇的医生都知道,季老师他们家的正常寿命就是20多岁。也有医生不信邪,曾经拿着季老师家族去世的人做尸检,然而各项指标都表明——他们家的人,确实,是老死的。就跟我们活了八、九十岁老死一样。”

千智赫倒吸一口凉气。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镇子。

他的思绪到处乱转,突然又想到了一直昏睡不醒的丁程鑫。

“那丁程鑫呢?丁程鑫又是怎么一回事?”

“丁程鑫?你是说他嗜睡?”

千智赫点头。

“气温一低就会这样。然后会昏昏沉沉睡上好几个月。中间你可以短暂叫醒他,不过叫醒一会儿,他又会睡着。”

千智赫对于丁程鑫的嗜睡没有过多纠缠,相较而言,嗜睡听起来也并没有很吓人,而且两人鲜有交集。千智赫将对丁程鑫的疑问放下,想了想,又转过头来问Karry:“昨天,你说我有特殊能力,乌云镇的每个人都有特殊能力吗?比如……你是什么?马班长是什么?黄宇航是什么?”

“并不是所有人的特殊能力我都知道,并且许多人的特殊能力不会轻易表现出来,或者是他有,但是他自己并不知道。不过……是的,我倾向于认为,乌云镇的每个人,都是有特殊能力的。

我的能力,你想你应该知道了,快速的移动能力。除此之外,我还有异于常人的灵敏听力,可以听见距离我300米以内的微小呓语。”

“微小呓语……”千智赫听到Karry的话语,突然脸红了,“所以……我在我房间里说的话……”

“嗯。”Karry看着千智赫,眉眼都带上了甜蜜的笑意,“所有,我都听得见。我还能听见,你睡着时说的梦话……很可爱……”

千智赫将脸埋进双腿,只留给身侧的Karry一个红透了的耳垂。

Karry笑了笑,继续说着:“而马思远的能力则更加奇妙。我的主要超能力的快速移动,听力只是个附加能力,而马思远的能力,我想想,该怎么描述呢——姑且叫做超灵敏声纳吧。他可以听见方圆几十公里的微小声音,不光能听见人类能听见的声音波长的声音,还能听见人类听觉范畴之外的声音。比如马思远曾经跟我描述过,他能听见池塘里的鱼相互交谈的声音。同时,马思远还能根据声音推断声源的位置,分毫不差。至于黄宇航,他的超能力则是嗅觉。他能分辨出几公里外飘来的气味分子,而由于每个人身上的气味都是不同的,所以黄宇航理论上可以通过嗅觉识别出任何人。”

“原来是这样……”千智赫记起那天两人在季老师替换郭老师进来上课时打的那个赌,恍然大悟。

“可是……我的超能力,是什么?”听完了Karry的解释,千智赫在思考了一会儿后,抬起头问Karry。

“你还记得我家保险丝烧坏那一晚吗?”

“记得。怎么了?”

“我们家的电柜并没有安装自动断电保护设备。所以,按照你的那种方式,电线短路时,经过人体的电流高达几千安培。”

千智赫怔住了。

“我暂时还没弄明白,你的超能力,是绝缘,还是不死。”Karry淡淡说着,“但是肯定的是,你也不是普通人了。”

千智赫长久地看着Karry,突然释然地笑了。

“原来,我们都是怪胎。”

“谁说不是呢。”

太阳完全沉到了西边。阳光一收,天地再次陷入黑暗。

 

————————

 

“你是吗?”故事听到这里,王俊凯突然挑着眉,突兀地问了易烊千玺一句。

“什么?”易烊千玺正慢慢讲着故事,突然被打断,面有愠色。

“你是怪胎吗?”王俊凯一动不动地盯着易烊千玺的眼睛,追问。

易烊千玺从自己的故事里抽离出来,静静地看着王俊凯,身体微微后仰,靠在椅背上,淡淡说道:“你觉得呢。”

“又是这句……”王俊凯低着头苦笑了一下,“易烊千玺你还真是滴水不漏,想从你嘴里套出个什么信息,还真是难于上青天。”

易烊千玺嘴角勾起一丝愉悦的微笑。

“不过……”王俊凯抬起头来,望向易烊千玺,缓缓说道,“讲故事的过程,就是一个将自己剖开的过程,没有人能从无到有地变出一个故事,所有的故事都是从你内心世界里长出的果实。

故事的来源,有两种,方式,一种叫经历,一种叫愿景。第一种叙事方法,我叫它‘陈述’,顾名思义,就是将自己的亲身经历通过一定的艺术手法重现在读者面前。而第二种,我称之为‘过度补偿效应’,也就是大家所说的,越是缺什么,越是表现什么。”

“哦?”易烊千玺稍稍抬了抬眉毛,“那你觉得,《乌云镇》是哪一种?”

“很简单,《乌云镇》从始至终充斥着孤独。你不缺孤独,所以你只是在陈述你的过往。”

王俊凯靠近易烊千玺的脸庞,问他:“《乌云镇》里,千智赫被莫名其妙丢进了一个小世界,易烊千玺,你也是么?”

易烊千玺抿着嘴,不说话,眼神直直的。

王俊凯又靠近一些,这下,他能清晰听见易烊千玺的呼吸:“《乌云镇》里,千智赫失去母亲,又被父亲抛弃,易烊千玺,你也是么?”

近在咫尺的距离里,王俊凯听到易烊千玺渐渐浊重的呼吸。

“《乌云镇》里,千智赫昏暗世界里唯一的光明是Karry。易烊千玺,你也是么?”

易烊千玺依旧沉默,可是,那脖颈暴起的青筋泄露了他隐忍的情绪。

“你也深爱着一个人吗?告诉我,那个人,是我,对吗?”

易烊千玺陡然抬头,目光撞上王俊凯犀利的目光。

呼吸瞬间急促,胸膛像波浪起伏。牙齿咬着殷红的嘴唇,唇色像糖果一般诱人。

哦,难得一见的,情绪化的你。

王俊凯低头便吻住了那唇。

“嘭”地一声,不出王俊凯意料,易烊千玺直接大力将王俊凯扔在地上,枪管指着王俊凯的头。

“我想你似乎还未弄清楚关于我最基本的一条事实。”

王俊凯躺在地上,嘴角还带着笑:“你说。”

“当你企图试探我的底线,你已经触犯了我的底线。”

王俊凯盯着易烊千玺的眼睛很久,耸了耸肩,点点头:“OK,明白。”

“明白就好。”

易烊千玺收回枪,往大门走。

“喂,不继续说故事吗?”王俊凯在他身后喊道。

“出去一趟。”

铁门“哐”地一声打开,很快又关闭了。

王俊凯望着易烊千玺离去的方向,淡淡笑了一下。

易烊千玺,你在我心里放了一把火,燃起了我的兴致,火势渐长,你却想抽身逃离?

告诉你,已经晚了。

就算乌云镇所有的暴雨浇下来,也已经浇不灭我对你的渴望。

目送易烊千玺离开后,王俊凯吃了点饼干,又走到烧水壶旁,给自己加了点热水,折回到床上,坐上床,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一边看推理小说,一边悠闲地喝着茶。

喝到一半,王俊凯突然灵光一闪,从办公桌里拿出了纸跟笔,写下了三个英文字母。

“我真他妈是个天才。”王俊凯对着稿纸自言自语。末了,又加了句:“易烊千玺也真他妈是个天才。”

 

————————

 

“欧巴!”美丽而温柔的韩国小妹小鸟依人地倚在王源身侧,昨天跟这位异国男孩儿缠绵时留下的草莓还挂在脖子上。

“乖乖乖……”王源儿拍着女孩的头,“快点快点,24倍快放……”

“欧巴……”女孩儿嘟着嘴撒娇,“24倍快放,什么都看不到的啦……”

“让你快放就快放!”王源儿一瞪眼,看着女孩快哭的小脸,连忙又哄着,“哦哦哦……宝宝别哭……哥哥我……我就是想看看你们监控质量好不好,24倍快放流畅不流畅……”

“好吧……”仁川警察局的警花无奈地将仁川机场监控视频调到24倍的速率,一瞬间,王源儿便安静下来,身边所有的事物都隐去,全神贯注地盯着监控,周遭发生的事情再也影响不了他分毫……

16个监控屏幕正以24倍速度快放仁川机场监控画面。时间以24倍速度从王源眼前流过。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

一帧帧画面在王源眼前划过,然而王源儿推测中的那个人并没有出现在画面里。

不对……王源儿在心底否定着。

监控的画面日期已经跳到了绑架案前一周,如果绑匪这个时候都不出来踩点,难道他不需要任何布局就可以从仁川机场轻易劫走一名当红作家?

日期又跳了三天,看到穿着一身黑色,带着黑色鸭舌帽的人出现在画面里时,王源儿全身一震。

没错,就是他。

刻意避开了所有监控镜头,所有镜头里都看不到他的脸。可是除了这个训练有素的人,还有谁能保证穿行在仁川机场20多个高清摄像头里,但是完全不露脸?

“身高约180公分,体重约65公斤。身材瘦削,带着黑色鸭舌帽和口罩。习惯性地抬起左手上拉口罩上沿……走路姿态放松,脚步沉稳……”王源儿一边拿出手机咔咔拍了几张照片,一边将监控画面里那人的特征一一记在心里。

看完视频,王源儿低下头亲了韩国小妹的脸颊,然后往门口走:“宝贝儿我要回中国了。”

“欧巴……你什么时候再来韩国?”小妹眼含泪花,依依不舍。

王源儿给她一个飞吻:“宝贝儿,你要相信,缘分,会让我们再次相遇的!”

“欧巴!”小妹靠在门框边上,为王源的深情感动。

“可是,我是不会吃回头草的啊。”王源儿在心底补了一句。

 

快步走出警局,王源儿拿起手机给张督查打电话:“调出机场录像了。”

“我就知道派你去韩国是个明智之举!”张督查在电话里笑得乐不可支。

“明智个屁!我又卖了一次身!”王源儿在电话里怒吼着,“再卖下去我真不知道自己是个警察还是个牛郎!”

“长得帅也是天赋,你要善于利用天赋。”

“我谢谢你啊。”

“老相识了,跟我客气什么。”

“呵呵。”

“好了好了,不鬼扯了。”张督查正色下来,严肃说道,“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人物性征已经锁定,接下来要做地理侧写和心理分析……我要去机场附近走一趟,探查一下附近哪些地方有作案和绑架的可行性……”

“时间有点紧啊……你知道的……柯南道尔奖……”

“知道知道!”王源儿一边大步朝地铁站走着,一边跟张督查互呛,“好了好了,我要去办案了,有进展了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挂了。”

张督查还没来得急说出“好”字,王源儿已经不由分说地挂了电话。

“这暴脾气……”张督查嘟哝了一句,就笑了。

不过,当张督查的视线落到办公桌上的日历时,又皱起了眉头。

现在是1月2日下午1点。目击者称最后一次看见王俊凯是在仁川机场,时间是12月31日下午9点——王俊凯失踪了已经整整40小时。距离1月8日晚上9点举行的柯南道尔奖颁奖典礼也只剩6天8小时。

虽然王俊凯失踪案小道消息已经传得纷纷扬扬,但官方一直保持缄默,国际局势也维持着表面的平和。然而,如果8号9点之前依然找不到王俊凯,那颁奖典礼上王俊凯的缺席定然会让王俊凯失踪的消息成为公开的、板上钉钉的事实。到那时,NW要做什么,要求什么,引导舆论毁灭什么,恐怕都不是警方再能控制的局面。

——tbc

评论(139)
热度(649)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