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2.5>

#易烊千玺的第一个故事

2.5乌云镇(5)

千智赫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纠结自己去拜访Karry应该穿什么衣服。

其实千智赫从北京带过来的衣服不多,新衣服也没怎么买,满打满算不过十多套,可就是这十多套,让千智赫纠结得头发都要白了。

穿卫衣吧,有点太休闲;穿衬衫和夹克吧,未免也太正式。千智赫犹豫良久,最终选了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和有麋鹿图案的粗棒针开衫,着一条黑色的牛仔裤,走向Karry的家门。

“喂,Karry在家吗?”千智赫礼貌地敲了敲门。

“门没锁,自己进来吧。”Karry的声音从门缝里传出来。

千智赫一推,门果然开了。Karry站在壁柜左边一堆手办前,正弯腰细心摆放着其中一个手办。

千智赫走到Karry身边,一看手办,笑出声来。Karry将他的所有手办都拿了出来,挨个摆在收纳台上,从左到右得有大几百个手办。每个手办都面向正南,角度分毫不差,一看就知道手办的主人强迫症已经到了晚期。

“你叫我过来,就是让我欣赏你的手办?”千智赫眉眼含笑地看着Karry,“哦,那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声,好棒哦。”

Karry听见千智赫在旁边揶揄他,直起身来,看了一眼千智赫,说道:“我要说的秘密,就在这些手办里。”

“咦?”千智赫拿起其中一个手办,翻来覆去地看了看,放回原位:“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手办啊,没什么特别的。”

“手办是没什么特别的,重要的是手办下面的那张纸片。”Karry朝千智赫微微抬了抬下巴。

“纸片?”千智赫将目光落回到手办上面,这次看到每个手办下面都压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长方形纸片,类似于便笺,但是比便笺的纸张稍厚一些。千智赫拿起其中一个纸片看了看,上面写着一串日文语句、一个落款日期以及一个日本名字。

“看不懂啊……”千智赫歉意地笑笑。

“给我留言的人名叫秋野凉,我们认识的时候,我是个10岁的小孩,他已经是早稻田的学生了。最后一次联系时,我13岁,他说在麻省理工做人工智能博士研究,现在我16岁,跟他失去了联系,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千智赫来了兴趣:“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Karry走到收纳柜最左边,抽出压在机器猫手办下的纸片,看了一眼,回忆着:“大概是2009年8月吧,我听收音机的时候,刚好听到了秋野凉的专访,他来中国做交换生。那次访谈,秋野凉说自己课余时间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破译各种密码,刚好我当时的兴趣爱好也是破译密码,节目末尾秋野凉还礼貌性地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和地址,我头脑一热就给他寄信过去,没想到他居然回了。”

“等等……”千智赫打断他,“乌云镇的邮局,不是不能寄信吗?”

Karry笑了一下:“所以,我就多了这么多手办啊……”

千智赫想了想,想不明白,朝Karry摇了摇头。

Karry看着千智赫眼神迷茫,解释道:“邮局不是能买东西吗?我第一封信就是寄给秋野凉,让他给我买个机器猫的手办。沟通的话写在纸片上,用日文,这样其他人看起来会以为纸片只是随手办赠送的祝福语,里面写着‘多谢惠顾’之类。”

千智赫看向Karry,眼里散发着崇敬的光芒。

“当然,这个方法过了一段就失效了,因为大概邮局的人看懂了日文……”Karry朝千智赫苦笑了一下,“然后我们就改成了摩斯密码。”

“哦……”千智赫移到收纳柜中央,抽出一张纸片,看着上面长长短短的线条,感慨了一句,“还真是。”

“我们用摩斯密码又通信了三四年,后来摩斯密码也行不通了,我寄出去的信石沉大海。我又换了其他加密方式,凯撒密码,维吉尼亚密码等,依旧没有回音。”Karry走到最后一个手办旁,说道,“我们的通信,就停留在了2012年12月21日——传说中世界末日的日子。”

千智赫在旁边看了看Karry手中的纸片,随口问了句:“上面写了什么?”

Karry皱起眉头:“秋野君可真是吊起我胃口,但却不给我回答了。我完全没有明白,他最后一次给我寄过来的纸片,代表什么意思。”

“说什么?”千智赫问道。

Karry将纸片拿在手上,歪着头,说着:“秋野君说,‘世界末日来临了,闭上眼睛狂欢吧。’”

“什么意思?”千智赫心里咯噔一跳,问Karry。

“不知道。我想了快三年了,也没明白是个什么意思。”

尽管不明白秋野凉最后一次通信时留下的信息,但Karry深知秋野凉的性格,他是一个思维严谨、作风古板、很少开玩笑的日本人,并且多年的通信让他们早已成为熟悉的朋友,可以开诚布公直抒己见,可是最后一个便笺,秋野凉却选择了用如此隐晦的方式回信,这让Karry莫名恐慌。

千智赫觉得秋野凉的话语用意很深,可是扭头看了一下Karry,他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呈现忧愁的神色,连忙安慰他:“他是不是说2012年的那个谣言啊?说2012年是世界末日什么的,可是2012年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是活得好好的呀。”

Karry呆在原地许久,将纸片压回手办下面,说着:“但愿吧。”

两个人在收纳柜前站了半个小时,Karry这才想起千智赫是个客人,冲他说道:“我们坐下来再继续聊吧。”

“哦,好的。”

千智赫顺着Karry的指引,跟在他身后来到沙发上坐下。

Karry给两人都泡了茶,一杯递给千智赫,一杯拿在手上,才不急不缓地说道:“最开始我跟秋野君聊天,聊的都是一些学术问题,比如哪些加密方式比较容易破解,用什么方法破解,以及每种加密方式的优势和弊端都在哪里。聊了大概一年多,我渐渐发现我的世界跟他完全不一样,11岁的时候我意识到‘乌云镇’是完全封闭的小世界,很少有人来,更是从来没见过有人出去,这点太奇怪了。我便让秋野君帮我查一查乌云镇。

他查了大概几个月,告诉我网上完全没有任何关于乌云镇的描述,就好像乌云镇完全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一样。我当时觉得也许我们镇子又小又落后,秋野凉又是个外国人,查不到信息也是很正常的吧,也就淡忘了这个事儿。

我12岁的时候,有一天秋野君突然又跟我说起了乌云镇,就是便笺的78号,他告诉我,你们镇子,不正常。

我回他,我知道不正常,你能不能帮我查查导致乌云镇异常的原因是什么。

一个月之后,他回信了,说‘你们镇子根本不落后,边疆手机信号在60年代已经普及了。你以为你的手机打不出去是基站原因,我告诉你,是人为屏蔽’。

可是,从78号便笺开始,秋野君所说的话就越来越奇怪了。”

Karry抽出78号便笺之后的几张纸,皱着眉头读着:“‘黑暗世界,恶龙环伺。’‘被封印的异世界。’诸如此类。我看不懂,想不明白,也曾问过秋野君,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语是什么意思,可是他总告诉我,你以后会明白的。13岁断了联系后,就更加没办法知道秋野君话里的真意了。”

千智赫皱着眉思索了很久,问Karry:“邮局的事情,也是秋野君告诉你的?”

Karry点点头:“93号便笺里,他就告诉了我两个词——一个是‘邮局’,另一个是‘档案馆’。”

“档案馆?”千智赫扶住Karry的胳膊,“档案馆发生了什么?”

“档案馆我没调查过。”Karry叹了口气,“档案馆是通宵营业的,白天和晚上都有人把守,你进去后得要出示证件,以及办事的委托函,有函件才能查找相应的档案,所以我问过一次之后就死心了,将调查重点放在邮局上。”

说到邮局,千智赫一阵激灵:“那天追踪我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军人。”Karry笃定地说着。

“军人?军人把守邮局干什么?”千智赫感觉自己的脑袋里被塞了越来越多的信息,虽然Karry努力给他解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可是千智赫更加迷茫了。

“没错,是军人,而且不是乌云镇本土的人。如果我猜得没错,邮局应该是乌云镇通往外界的通行口,所以才需要派军队把守。”

“你已经去过很多次了?”千智赫眉头紧蹙。

“嗯。”

“很危险的!”千智赫声音突然提高了几个分贝,脸上写满了关切和不安。

“放心,他们才抓不到我。”Karry得意地说完这句,转过脸看到千智赫的眼神,心里动了一下,又默默添了句,“以后不去了。”

意识到自己添加的语句太过刻意,Karry低下头,看着手里的茶杯,嗡嗡地说着:“反正该查到的内容已经查得差不多了,邮局那边也没什么线索了。”

千智赫的眼神透过窗户,飘向遥远的天际:“Karry,我知道,邮局在镇子的最东边。那么,邮局的东边,是什么?”

Karry摇摇头:“没去过。”

千智赫转过脸来,目光专注地看着Karry。Karry明白他的疑问——为什么不去呢。

“因为啊,邮局东边是一张巨大的高压电网。”

千智赫大吃一惊:“什么……电网?”

“嗯,高度足足有十米。我站在那电网前,向左看不到头,向右看不到头,电网就像一个巨大的钢铁怪兽,你在它面前显得特别渺小脆弱。”

“电网……是把整个镇子包住了吗?”千智赫思考了片刻,幽幽地说着。

“应该是的。”

千智赫对乌云镇没有坏印象,相反,乌云镇的质朴、静谧都让千智赫如沐春风。可是,在了解了乌云镇越来越多的真相之后,千智赫突然觉得这个镇子处处充满了诡异——是那种暴风雨前不同寻常的宁静安详。

千智赫不禁抱起了热茶,端到嘴边抿了一口。

暖暖的茶水顺着口腔流进胃里,多多少少安抚了千智赫觉得寒风凛冽的躯体。

“说完了我,说说你吧。”Karry见千智赫愣愣地喝完了半杯茶,开口询问道。

“我?”千智赫转过脸来,看着Karry,诚恳地说道,“我该告诉你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了啊。包括我家里出了什么事,我为什么来乌云镇。还想知道什么?我的身高体重血型?”

Karry笑了起来,千智赫也对着他笑。等两人笑容消散开来,Karry才对千智赫说:“你回答的,是你觉得重要的信息,我跟你思考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所以还想问问你一些小问题。”

千智赫朝Karry点点头:“你问吧。”

Karry转向千智赫,认真问他:“在乌云镇的历史里,从来没有人走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过。你的爷爷是第一个。他是怎么走出去的?”

千智赫想了想,摇摇头:“不知道。爷爷从来没跟我说过,我爸更是从来没提过乌云镇的事情。”

“什么时候走的?”

“1960年。”

“那你是谁送进来的?”

“我爸。”

“他来过乌云镇,也走掉了?”

“对啊。”

Karry停了下来,皱着眉思考。

千智赫等了等,不见Karry有反应,手上的茶也喝完了,走到饮水机旁准备接水,听到Karry突然问道:

“那你知不知道你身上的特殊能力……”

“特殊能力?”千智赫猛然转过脸,看着Karry。

Karry一愣,发现自己说漏了嘴。

千智赫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没什么……”Karry连忙低下头,长长的睫毛覆住墨色的眼眸。

千智赫却是反复推敲着Karry不经意间脱口而出的这句话,琢磨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第一天跟Karry见面时一个微小的细节。

第一眼,他还在卧室中央。

一秒之后,他来到了自己身边。

“乌云镇,是不是每个人都有特殊能力?”千智赫盯着Karry的睫毛,追问道。

“你当看漫威漫画呢……”Karry没有抬头,只是低头笑了笑,“我逗你玩的。”

“可是……第一天,我明明前一秒看到你在卧室,为什么后一秒你就到了我身边?”

Karry停了两秒,抬起头来:“你眼花了。”

千智赫直视着Karry:“我没有。”

“你眼花了。”

对话进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再争辩下去也毫无意义。千智赫转过身,朝Karry冷冷说道:“哦,是我眼花,那不打扰了,我回去休息。”

眼见着千智赫沉着脸往门口走,Karry在他身后说道:“千智赫,你不要急着弄清楚所有事情好吗?邮局的事情我把能告诉的都告诉给你了,至于我自己,我过一阵子自然会告诉你。”

千智赫回过头来,看到Karry,眼眸里满是真诚,便知道Karry的考虑一定有他的理由,语气也就柔和下来,对Karry说道:“sorry,是我太心急了。你说的没错,你今天告诉我的事情,确实有很多诡异之处,我要细细思考。我先把你告诉我的事情想清楚,其他再说。如果我想出了些什么——明天不是要上课吗?我们教室见。”

“嗯,明天见。”

——————————

“到目前为止,唯一的死者是千智赫的母亲。你这个故事是要询问杀死千智赫母亲的人是谁吗?”

两人已经吃完了饭,但是还是坐在餐桌的两边,易烊千玺讲故事,王俊凯听。

当易烊千玺起身去添热水时,王俊凯抽丝剥茧,朝易烊千玺提问。

易烊千玺背对着王俊凯,将几片茶叶放进水杯里,浅浅笑了一下:“你觉得我会出这么简单的谜题?未免太好猜了。”

“的确。”王俊凯伸了个懒腰,又将手臂放回餐桌上,“所以,你想问我,乌云镇到底发生了什么。”

易烊千玺转过身,回到餐桌边,抬起眼皮扫了一眼王俊凯:“不算太笨。”

王俊凯有些忧郁。看来自己在易烊千玺眼里的形象是不怎么高大了,怪谁呢?只能怪自己第一轮放水得太厉害。

“可是你用的是蒙版式写法,所有的线索都欲说还休,目前为止不能确认任何信息是‘有效的’,因为你给读者提供的所有信息,都来自于两位主角的‘口述’,口述这种东西,你也懂的,主观性很大,主角眼见都不一定为实。”

“如果猜不出来,可以弃权啊。”易烊千玺吹了一口茶叶,淡淡地说着。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平静的眉眼,语句明明是毫不掩饰的挑衅,被他说起来却带了一种春风拂柳的淡雅。

王俊凯笑了笑,回答易烊千玺:“弃权多不好,万一胡乱猜谜,猜对了呢。”

“哦,那祝福你瞎猫碰上死耗子吧。”

哟,这是智商鄙视么?

给点阳光就灿烂啊。

王俊凯低头喝着茶,轻轻说了句:“不过,乌云镇的地理位置,以及千智赫爷爷出走的时间点,倒是给了我不少灵感呢。”

易烊千玺握着茶杯的手停在半空,静止。

王俊凯倒是自顾自地笑了起来,眼神掠过易烊千玺的身体,看了看他放到角落里的画板。

“今天还要画画吗?”

“不用。”

王俊凯挑挑眉。

那自己的推断又是对的。

易烊千玺每次都是从外面回来之后,会进行一到两个小时的绘画工作,绘画时不发一言,注意力也十分集中。而今天有点特别,因为王俊凯给易烊千玺讲了个故事,易烊千玺又在给王俊凯讲故事,所以今天的出门购物活动是取消的。没有出门,便不作画。那么,可以推测,易烊千玺绘画的内容,一定是他在外面看到的很重要的信息,这个信息重要到易烊千玺每次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将所见记到画纸上。

可是……

王俊凯回忆起曾经匆匆一瞥看到的图纸上的复杂图案——

那是什么呢?

“你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其他的东西?我的故事就这么不吸引人,可以让你忍不住走神?”易烊千玺似乎看透了王俊凯的疑虑,沉稳的声音在王俊凯耳边响起。

王俊凯回过神来,转向易烊千玺,突然笑起来:“下章会死人吗?”

易烊千玺无语地王俊凯,觉得王俊凯有时候像个小孩儿。

“我不像你,说个故事,死一大片。”

“嗯,我就是这么心理变态。”王俊凯微笑着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看了王俊凯几分钟,才回答他:“有。然而……”

“然而,这不是重点对吗?整个故事的核心是隐藏在乌云镇背后的秘密。这个故事,是一个不以死亡为谜面的故事。”王俊凯想也没想,接口道。

易烊千玺沉静下来,喝了几口茶,嘴角突然弯了一下。

我只说一词,你便知所有。

心领神会,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美妙默契。

——tbc

 

评论(133)
热度(628)
  1. 大雯儿小仙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