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2.4>

#易烊千玺的第一个故事

2.4 乌云镇(4)

千智赫收了伞走进客厅时,晚饭已经备好,四样小菜虽然简单却荤素搭配得很用心,摆在不远处的餐桌上,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叔爷爷坐在烤火桌旁边等千智赫回来,一边烤着火,一边打着盹儿。电视机里调到中央戏曲频道,正播着张君秋先生的《玉堂春》。

千智赫走到叔爷爷身边,轻声唤道:“叔爷爷?”

叔爷爷睁开眼,看到千智赫,一张脸舒展开来:“智赫回来了啊?”

“嗯。”

“饿了吧?”叔爷爷站起身来,往餐桌走,“来来来,吃饭。”

千智赫朝叔爷爷笑着:“好。”

 

扒了几口饭,千智赫想了想,抬头对叔爷爷说道:“叔爷爷,镇子东头,是不是有个邮局?”

叔爷爷愣了一下,看着千智赫一双求知的眼神,点了点头:“是啊。走过去四十分钟。沿着小路,穿过一片田野,会出现一片集市。集市的最东边,就是邮局了。灰色的砖瓦房子,门口有绿色的邮筒,很好找。想要什么东西,把钱放在信封里,写好想要的东西,过几天去邮局,就可以领到。”

千智赫“哦”了一声,嘀咕着:“明天星期六,我也没什么其他事情,就去邮局一趟吧。这镇子信号不好,我爸也不知道我近况如何,我给他写封信吧。”

叔爷爷听到千智赫的嘀咕,却是皱起了眉头。犹豫再三,还是开口了:“智赫,买东西可以。寄信……不可以。”

“啊?”千智赫睁大了眼睛,“邮局,不能寄信?”

“对啊。”叔爷爷回忆着,“当我还是个小娃儿的时候,在收音机里听电台,你知道电台吧?”

见千智赫点头,叔爷爷继续说着:“那时候,不是很时兴交笔友吗?我就按照他们说的地址,写了一封又一封的信,投出去都石沉大海。后来有一天我不小心说漏了嘴,我爸才告诉我,说乌云镇的邮局,是寄不了信的,只能买东西。说是说邮局,更像是个小卖部。”

“还是预购的那种。”千智赫调皮地补充着。

可是别过叔爷爷的视线,千智赫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不能寄信?好奇怪的邮局。

吃完饭,千智赫乖乖地洗了碗,对叔爷爷礼貌地说着:“叔爷爷,我去上面洗个澡了就休息了。您也早点休息。”

“去吧,乖娃儿。”

千智赫转身往楼上走,叔爷爷突然想起来,问了句:“那智赫明天还去邮局吗?”

千智赫停下脚步,思考了一下:“嗯,还是去一下吧。冬天快到了,我想买件羽绒服。”

“哦……记得早点回来。不要晚于六点。”

“什么?”千智赫探出头来。

“不要晚于六点。邮局晚上不开门,千万记得在天黑之前回来。”叔爷爷一双深邃的眼睛里,似有隐情,却又不再言明。

“哦。”

千智赫慢慢走上楼,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看叔爷爷。

那份郑重,明显严重了点,但千智赫却不明白是为什么。

 

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千智赫觉得全身都暖和和的,泡了一杯枸杞党参茶,推开窗户看风景。

千智赫的房间是二楼,推开窗可以看到满天的繁星,以及离他不远的Karry的家。Karry的卧室在一楼,所以从千智赫窗口望过去,刚好可以看见Karry卧室的窗户,如果Karry往房间窗口这边走走,千智赫就能看见他。

而今天,当千智赫的目光落到Karry的窗台时,瞥见Karry的卧室一片漆黑。

“咦?”

千智赫又看了看,才发现Karry家一栋楼都是黑的。

“没人?可是Karry明明是跟我一道回家的啊。”

想了想,千智赫放下茶杯,批了一件大衣,往Karry家走去。

 

雨已经停了,但空气里的水汽还是很重,深呼吸一口,鼻腔里都是湿漉漉的。

两人楼房间的小路坑坑洼洼,千智赫踩过去的时候鞋子上沾了些泥泞,不过想到这鞋子本身就是用来雨天走路的,连颜色都是迷彩,溅了泥点也看不出,便浑然不介意。

刚走到门口,千智赫就与某人撞了个满怀。

雨中结伴回家那熟悉的感觉还残留着,千智赫瞬间就认出来他撞到的人是Karry。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千智赫:“你在家?”

Karry:“你怎么过来了?”

 

下过雨的世界透明澄清,星星很亮,空气很纯。洗过澡的千智赫,身上带着淡淡的沐浴露清香,微风一吹,灌进Karry的鼻腔,令人心仪的纯净味道。

怔了一秒,Karry回过神来,咳了咳,在黑暗里开口,说着:“大概开了太多电器,家里的保险丝跳闸了。”

“哦……”千智赫踮着脚尖看了看配电柜,又闻了闻,里面有铅锑合金熔断的焦味。

“换根保险丝不就行了?”千智赫扭头看着karry。

“嗯,刚想这么做。我去拿工具……”说完,Karry转身往客厅走。

“诶,不用……”千智赫话未落音,Karry已经走到了几米远开外。

“说了不用工具的呀。换个保险丝而已。”

千智赫把保险栓拿出来,熔断的保险丝还是热着的。将断掉的铅锑合金丝捏到一起,重新插到原处,Karry家瞬间灯火通明。

“搞定。”千智赫关上配电柜,拍了拍手。

一转身,身后站着拿着螺丝刀和绝缘手套的Karry,正用一种疑惑的眼神望着千智赫。

“看我干嘛?”千智赫低头笑着,“我小时候住在老小区,房子都是六十年代修建的,家里经常跳闸,我爸是董事长,我妈是医生,晚上经常不在家,一停电就是我一个人鼓捣,练就了空手接保险丝技能,都轻车熟路了。”

Karry看着千智赫的背影许久,说了句:“进来喝杯茶吧。我想跟你聊聊。”

“真的?”千智赫很开心地接受了Karry的邀请。

 

走进客厅,千智赫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中世纪的欧洲古堡。

Karry家的装修风格,跟千智赫叔爷爷家的中式风格完全不一样。墙壁是岩石一样的褐色,楼层高度很高,给人一种开阔壮观的视觉感受。房屋的北边一面,还修建着壁炉,此刻炉火正在熊熊燃烧,发出细小的爆破声。

壁炉左边和右边都是木质的收纳柜,右边放着许多书籍,而左边则空一些,千智赫看到某层柜子上有些小装饰品,走过去一看,是各种各样的手办。

千智赫瞥到其中一个路飞的手办,拿到手里,惊喜地问:“你也喜欢海贼王?”

Karry微微点了下头:“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千智赫挨个看完了Karry的手办,坐回壁炉前的沙发上。沙发是跟墙壁一样统一的风格,粗麻面料,上面放着米白色的大抱枕。千智赫一躺上去就觉得特别舒服,陷在沙发里不想出来。

“家里就你一个人?”千智赫问着。

“嗯。我爸妈去了镇子西头——我爷爷奶奶住在那儿。昨天我奶奶感冒了,我爸妈就去照顾他们,明天回来。”

Karry给自己和千智赫倒了一杯奶茶,喝茶的工夫,问他:“你跟乌云镇到底有什么渊源?”

千智赫低着头喝着奶茶,听到Karry的问话,抬起头来,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Karry:“嗯?”

“你跟乌云镇的渊源。”Karry又重复了一遍。

“哦。”千智赫直起身子,双手抱着奶茶马克杯,缓缓述说着,“我的祖祖辈辈一直住在乌云镇,直到五十年代,我爷爷突发奇想,想去外面闯闯,就离开了镇子,去了北京打工,之后生下我爸爸。我出生在北京,成长在北京,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乌云镇,可是,我总觉得,对这个镇子,我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好像我本来就应该生活在这里。”

Karry上下打量了一眼千智赫,说道:“那,你算乌云镇的人。”

千智赫想问Karry的划分标准是什么,谁算是乌云镇的,谁又不算。不过看Karry的神色,似乎也不想解释,也就缄默下来,喝着热气腾腾的奶茶。

“那你为什么回来乌云镇?外面的世界不是挺好吗。”Karry抿着奶茶,淡淡问着。

千智赫眼里闪过一丝忧伤。

离世的母亲。

冷漠的同学。

Karry等了很久,千智赫都没有回答,疑惑地转过脸,看到千智赫垂着眼睛,说道:“我不想说。”

好吧。Karry转回脸。确实是自己冒昧了。

两人安静了一会儿,Karry喝完了奶茶,站起身来准备去厨房加一些,经过千智赫时问他:“要不要也帮你倒一杯。”

“不用了。”千智赫礼貌地起身,将杯子放到茶几上,“打扰多时,不好意思。”

千智赫踱到门口,Karry也将宾客送到门外。

临分开时,Karry随口问了句:“明天周六,怎么安排?”

“哦……去一趟邮局。”想了想,千智赫又笑了一下,“总觉得你们镇什么都神秘兮兮的,邮局更是迷中之谜,很想一探究竟呢……”

“不要去……”Karry突兀地插了句。

千智赫转过头来,眼神灼灼地看着Karry。

——你知道什么?你在隐瞒什么?

下意识地说出“不要去”,Karry吃了一惊,看到千智赫还直直地看着他,眼神闪烁了一下,低着头说道:“邮局……没什么好玩的……”

千智赫盯着Karry的脸,可是Karry的视线再也没有与他接触。

“记得早点回来。”Karry说完,就往回走进房屋。

千智赫站在门口,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关门时,Karry从门缝里瞥见千智赫的神情,心头涌起一丝担忧。

 

第二天一大早千智赫就醒了。

小镇的空气很清新,让人神清气爽。千智赫陪着叔爷爷劳动了一上午,给家里的菜园翻土、施肥,又将屋里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

吃完午饭,千智赫换了身衣服,对着叔爷爷说着:“叔爷爷,我去邮局了。”

“早点回来!”叔爷爷又叮嘱了一遍。

“嗯。”

千智赫走到小路上,礼貌的笑容就敛了回来。

背包里带着晚餐呢,千智赫已经决定主动出击,搞清楚这个神秘小镇最神秘的地方了。

走了四十分钟,按照叔爷爷昨天的描述,千智赫果然在东头找到了邮局。

看起来是一个特别平常的小房子,一层的小楼,楼前有个墨绿色的邮筒。

在邮筒前面仔仔细细瞧了瞧,也就是个平常的邮筒,跟其他地方的邮筒一样,看不出任何区别。

千智赫皱了一下眉,看了看邮局里面,就走了进去。

邮局内部构造也跟其他地方差不多,除了房子更加简朴。

房间右边有张桌子,放着一些工艺品小玩意儿,左边有柜台,一位20出头的工作人员微笑着问:“您要寄或者买什么东西?”

千智赫连忙从包里拿出钱包,对工作人员说着:“我想买件羽绒服。”

“有特定的需求吗?比如什么牌子,货号多少。”

千智赫想了想,茫然地摇摇头:“没有啊。”

“没有的话,没办法帮您购买。”

千智赫思考了一会儿,灵光一闪:“那您这儿最近一次记录,买的是什么?我跟他买一样的吧。”

工作人员看了一眼电脑,回答千智赫:“哦,是张专辑。”

“我就买那个。”千智赫把钱递给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狐疑地看了千智赫一眼,也没说什么,在电脑上操作了一分钟,将零钱和存根双手递给千智赫:“先生您好,您的订购已经完成,5天之后可以来邮局取货。”

“谢谢。”

 

忙完事情,千智赫并未离开,而是就在集市上转悠。

集市倒也热热闹闹,有老农向行人热情推销着自家的水果,有妇人聚在一起聊着育儿家常。

千智赫还在某个摊子上吃了一顿馄饨,皮薄肉多,鲜美可口,放在背包里的晚餐也没有派上什么用途。

可是一过下午五点,氛围就变了。

太阳西沉,所有的人都散去,集市空无一人时,那立在集市东边白日里看起来无比正常的邮局,此刻却散发着一种阴气沉沉的恐怖意味。

千智赫站在邮局门口前的路上,一直在思考——

这个邮局,到底是用来干嘛的?真如所有人所说,只是用来寄东西和买东西的?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一个邮局,却不能寄信?

并且,叔爷爷和Karry都强调,天黑之前一定要回来,为什么?

是不是——晚上,这个邮局,功能会有什么不同?

 

太阳已经完全地落下去了,它一点一点地收好自己的光线,于是安静和黑暗完全笼罩了大地。

千智赫在门口踟蹰了许久,一咬牙,往前走去。

他本来打算随便推推门,预想大门是反锁的,大概需要绕到后面去爬窗户,哪想到,轻轻一推,吱呀,门开了。

漆黑一片。

像一个巨大的野兽,张着嘴,等着他走进去。

黑暗似乎将所有都吞没了,连同声音。此时此刻,千智赫耳边,一点声响也没有。

连风都没有。

时空仿佛凝固了。

喧嚣使人烦躁,可是完完全全的静寂呢?更令人恐慌。

千智赫能听到自己胸腔里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在这静寂的空间里,无限放大。

咽了一下口水,千智赫摸黑继续往前走。

他仔细观察了房间的各个地方。

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一间普普通通的房子。

所以,他们到底紧张什么?

千智赫耸了耸肩,拢了拢背包袋子,起身准备出门,突然——

 

哒,哒,哒。

远处传来硬质鞋底撞击地面的声音。

有人来了。

千智赫心脏突突跳了起来。不知为何,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个人是冲他而来的!

哒,哒,哒。

脚步在门口停住。

千智赫屏住呼吸。

那种脚步声,太诡异了。

很重,很慢。

很重,听起来身体无比强壮。

很慢,猫捉耗子一样不急不忙。

——不要进来,不要进来。千智赫在心底说着。

然而,怕什么,一定会来什么。

当千智赫听到那人吱呀一声推开门时,那吱呀的声音就像电锯锯在他脑门上,然后将头皮掀了起来。

他来了。

一步一步,越来越近。

千智赫蜷着身体,往柜台桌子下面躲进去。

那人在房间里,一点一滴搜查着。

千智赫的手紧紧抓住书包带子,身体因为紧张,一阵阵发抖。

那人,却是在柜台前停下了。

千智赫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他一定只是经过对不对?自己藏得这么好,怎么可能被发现?千智赫不断在心底给自己打气。

可是,那人就站在了千智赫躲着的柜台前。一动不动。

视野里,出现了一个男人黑色的西服裤脚,还有一双黑色的皮鞋。

他要干什么?

对未知的恐惧让千智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沉寂。

死亡一般的沉寂。

然而,千智赫知道,那并不是结局。一定会发生什么。

几秒钟之后,千智赫听到“哐蹚”一声。

那是……

千智赫一惊。

那是狙击枪子弹上膛的声音!

千智赫的脑袋轰地一声炸了,危急时刻,扫视了一遍周围所有的角落,在自己身后,看到了一丝光线。

等等,那是,邮局后门?

千智赫心底生出希望。

也许上了锁,也许还没打开就被杀死。

可是这些,千智赫顾不了了。

坐以待毙,一定是死。

说那迟那也快,千智赫从柜子里手脚并用爬了出来,往后门奔去。

后面的脚步声也忽然急促起来,两人距离越来越近。

千智赫知道,那人跟过来了!可是他也顾不上其他,只能加快脚步,奔向那透着一丝微光的后门。

所幸,后门是老式结构,用门栓插着,并没有从外面反锁。千智赫拔开门栓,冲出门口,刚想像无头苍蝇般乱窜,手腕却被一个人给截住,那人牵起千智赫的手,在他耳边说了句:“走。”

来不及多想,千智赫跟着那人跑了很远,直到邮局被远远甩在了视野之外,才有时间停下来,转过头一看,愣住了。

是Karry。

“你?”千智赫面露惊愕。

Karry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喘着粗气。

休息了一会儿,千智赫问Karry:“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Karry扫了千智赫一眼,冷冷说着:“你不是答应我早点回?”

千智赫咀嚼着Karry话里的深意,突然心头一动。

——他是为了我而来?

千智赫偷偷瞟了一眼Karry,他的眉目依旧冷淡,估计直接询问是不会承认的。千智赫也不想说些暧昧的话语,万一被否认,尴尬的是自己。于是调整了一下情绪,侧过脸对Karry说道:“谢谢你。要不是你及时出现,知道往哪个隐蔽的方位跑,我也摆脱不了那个人。”

“不用谢。”Karry依旧语气冷冷的。

一轮昏黄的月亮下,两人一同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千智赫陪着Karry走了十几分钟,突然开口:“可是……你又怎么知道,我晚上会有危险呢?”

Karry的脚步停了一下。

“而且,在黑暗中能那么快找到一条路径逃跑,也不是第一次晚上过来邮局吧?”

说完这句,千智赫转向Karry,静静地看着他。

Karry也缓缓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看着千智赫。

“那个人,是谁?邮局里,藏着什么线索?乌云镇,又藏着什么秘密?”千智赫一字一句地逼问道。

Karry盯着千智赫的眼睛片刻,移开了视线。

“我不知道。”

“你说谎。”

Karry转过头来,直视着千智赫:“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你昨天不是问我为什么转来乌云镇吗?你告诉你答案,你也告诉我答案,行吗?”

“千智赫。”Karry看着千智赫,冷冷说道,“我不想说出我的答案,我也根本不在意你的答案。”

千智赫立在原地,似乎被Karry的无情打击到了,眼神黯然,表情失落。

Karry扫了他一眼,径自转过身去,大步流星往前走。

千智赫愣了两秒,也跟在Karry身后往前走。

两人隔了十米的距离,走了一公里,Karry走到家时,见千智赫还在他身后跟着,扔了句:“我回去休息了。”就准备进门。

“我妈妈死了。”千智赫突然开口,Karry在门口停了下来。

“死因不明。据法医说,死者心脏骤停,全身无任何伤口。可是我的母亲,根本没有心脏病。”

宁静的夜色里,千智赫忧伤的声音在风中飘着。

“警察调查了一周之后,没有任何线索,定为自杀。

母亲死后,同学一直追问我母亲的死因。我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知道我母亲是非正常死亡,我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他们就联合起来起来攻击我。

所以当我爸爸问我,要不要转校,我说好。于是我就来到了乌云镇。”

Karry的视线从地面回到千智赫脸上。

千智赫抬头看了一眼Karry,苦笑了一下:“我说出我的事情,并不需要你回答你的事情。只是最近我跟我爸联系不上,在乌云镇也暂时没交上什么朋友,今天跟你讲这些,纯属发泄一下,谢谢你的倾听。我回家了。”

千智赫走了几步,Karry在后面叫住了他。

“明天,过来,我把我的一些发现告诉你。”

千智赫回头,眼神明亮:“真的?”

Karry点点头。

千智赫眉间愁绪化开,跑到Karry面前,说道:“别等明天了,现在就告诉我吧。”

Karry拦开千智赫,冷冷地看着他。

“开玩笑的。”千智赫看着Karry严肃的表情,连忙补充了一句。

Karry看着千智赫,突然间抬起手,指尖碰上千智赫的脸。

千智赫愣了一下,脑子里一片凌乱,不懂Karry的举动是什么意思,就听见Karry说着:“回去洗个澡,早点睡。脸上都是泥巴,跟个花猫似的。”

千智赫擦了擦脸,不好意思地笑笑。

“那我走了。”

Karry没有答话,千智赫也就自己默默往回走。

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Karry,他倚在门口,目送着自己。

 

洗完澡,千智赫打算休息,拿着毛巾擦头发时,从窗口瞥见Karry坐在窗前的地板上唱歌。

还是那首歌曲。歌声在夜色里穿行,漂浮,氤氲,消散。

“除了风以外我还能听到什么,除了尘以外我还能拒绝什么,除了你以外,还能倚赖哪一个。在千里以外在呼喊的什么,在百年以后想回忆的是什么,在离开以前能否再见那一刻……”

那声音让千智赫觉得安稳。

“晚安。”

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前,千智赫轻声说着。

指尖在琴弦上划过,弹完最后一个音符,Karry浅笑了一下,收起吉他。

好梦。

 

——tbc

 

评论(124)
热度(625)
  1. 大雯儿小仙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