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2.3>

#易烊千玺的第一个故事

#懒得起名字的lo主直接用男自+练习生的名字了,名字只是代号,请勿较真。

2.3 乌云镇(3)

提起窗栓,吱呀一声推开老式木框结构的窗户,千智赫探出脑袋看了看天气。

不愧是乌云镇,今天依旧是个阴天,一团团乌云压在半空,仿佛随时随地就会变成雨水落下来。

“智赫,起床了啊?”

千智赫回头,看见了叔爷爷,连忙鞠躬:“叔爷爷,早上好。”

叔爷爷朝千智赫慈祥地笑着,从门口走到窗前,指着房屋前面一条羊肠小道,对千智赫说着:“那条路,就是从家通往学校的路。学校不远,步行的话最多半小时后就到了。顺着小路走到底就是学校,也没有分岔路。智赫,要我陪你去学校吗?”

千智赫看着叔爷爷满头的白发,摆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学校就成。”

“也好。你来之前我已经跟学校的校长和老师们打过招呼了,你直接去教室就行。放心,乌云镇是个小镇子,大家都跟家人似的,没你们城里那么些讲究。”

千智赫点点头,穿上外套,背上书包,准备下楼的时候,在窗口瞥见了刚刚走出家门去上学的Karry。

“昨天见到的那个人。”千智赫小声嘀咕着,抓上帽子戴在头上,想赶上Karry。

等他从二楼跑到一楼,从房门冲到小路时,Karry已经不见了身影。

“走那么快干嘛?”千智赫悻悻地说道。

 

20分钟后,千智赫走到了乌云镇中学。

这个中学,看起来完全不像21世纪的学校,反而有着八十年代的气息。校门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乌云镇中学”五个大字。穿过校门,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大大的花坛,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花圃。教学楼就两栋,靠左是初中部,靠右是高中部。高中部的旁边还有三栋房子,那是教职工的宿舍。越过教学区,再往前是操场,简单修葺了野草的地面上用白色的石灰铺着起跑线和跑道线。操场左边修建着一个水泥升旗台,右边有一些大众健身体育器材,比如双杠、单杠等。再往右是四个简易的篮球场。操场再往前,就不是学校了,而是一个下坡,坡前就是一大片的麦田。这个季节,麦子已经收割了,只剩下光秃秃的麦茬。

千智赫对这学校倒是并不反感,他看厌了他那金碧辉煌、现代感十足的贵族学校,看到这些景象竟是有些身心放松。

大致了解了学校的内部结构后,千智赫走进高中部教学楼,顺着教室门口的牌子,找到了高一班。

还没到上课的时候,但高一班的同学基本上已经到齐了,正在三三两两地聊着天。

千智赫瞧了一下,一个班的人也不多,三十来个的样子。课桌是砖红色的,一共六列,每列五到六个人。

人群里,千智赫看到了Karry。

他安静地坐在第五排倒数第二的位置,一个人看着书,并不与人交谈,看起来冷冷的。

“咦?新同学吗?”

正当千智赫在细细观察Karry时,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活泼的声音。

千智赫微微转头,就看见眼前站着个眼睛明亮的男孩儿,正在微笑着看着他。

“嗯,新来的,我叫千智赫。”

千智赫伸出手。

男孩儿也友善地伸出手与千智赫握手:“我叫马思远,是这个班的班长。欢迎欢迎。”

“哦……马班长好。”

马思远领着千智赫走到某个课桌边,指着那个空座位说道:“班主任几天前嘱咐过我,说这几天会来一个新同学,桌椅和书本我都已经帮你准备好了。”

千智赫看了一下自己的课桌椅,就摆在马思远的课桌后面,想必马班长也是深思熟虑,怕千智赫人生地不熟没人照顾,特地放在他后面,方便照顾千智赫。

千智赫将书包放在椅子上,说道:“谢谢班长。”

“别客气。”马思远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转过身来面向千智赫,“想到什么问题,问我就行,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千智赫的眼神不自觉地飘向与他隔着两列座位的Karry。

千智赫坐在最后一排,从他的位置望过去,只能看到Karry大部分的背影和1/4的半侧面。

他看起来还是遗世独立般安静,身边的同学也好像知道Karry脾气似的,不去打搅他。

“是个……冷血动物吗?”千智赫在心底嘀咕着。

Karry像察觉到了什么,侧过脸来,扫了千智赫一眼。

千智赫一怔,慌忙别过视线。

 

“马班长……”千智赫开口。

“嗯,在的。”马思远仍然微笑着,笑容像春风一般和煦自然,“什么事?”

“可不可以,给我介绍一下我们班的同学?”

“对哦,把这事儿给忘了。”马思远不好意思地笑笑,从教室门口第一组第一个开始逐个介绍,“那个皮肤白白,长得很秀气的男生呢,叫做天宇寻。他后面那位是他的哥哥,天宇浩。当然,他们家还有一位,也在我们班上课,第三组第四个,看到没?那是天宇文。好了,回到第一组,宇浩后面那个长得也特别好看,眼睛好像自带眼线的小帅哥,就是丁程鑫了,程程后面那个皮肤黑黑的男生呢,叫做黄宇航……第二组第一个笑起来很可爱的男生,叫做敖子逸,小逸后面那个耍宝的人就是黄其淋了……”

等马思远介绍了几乎介绍完了班里的所有同学,千智赫脑子里已经塞了无数个名字后,千智赫突然打断马思远,指着Karry的背影,问马思远:“那……他呢?”

马思远顺着千智赫的指尖,看到Karry,说了句:“他啊……”

“嗯。”千智赫转向马思远,问着,“他是谁?”

“Karry啊,大校草。”马思远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小揶揄,“其实我们班长得好看的男孩子挺多的是吧,不过Karry特~别~讨女孩子喜欢。”

“特别”两个字,马思远拉得老长,千智赫听出了马思远的揶揄,兴致勃勃地问着,“怎么,Karry不好吗?”

“挺好的,校学生会副主席,长得好看,成绩棒,会弹吉他,唱歌还特别好听。”马思远说着说着,噗嗤一笑,“就是……就是脾气有点儿不好。”

“嗯?脾气……不好?”千智赫不解地看着马思远。

“他倒是不常发脾气,一年也看不到他发一两次脾气。”马思远说着,“不过,我们俩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初三那会儿,有几个高中部的学生特别喜欢欺负弱小,老是喜欢堵在上学的小路上敲诈别人的饭钱,有一次敲诈到了Karry头上,那时候Karry也才1米6左右吧,身材也跟个豆芽似的。结果把Karry惹毛后,Karry一个人把他们几个人干倒了,而且我不知道Karry怎么突然就暴怒了,等我反应过来去拉架的时候,Karry居然把其中一个人的门牙都给打下来了。”

千智赫又看了一眼Karry的背影。

“我觉得,他看起来脾气挺好的样子啊……”

马思远朝千智赫挑挑眉:“总之,不要惹毛Karry就对了。”

 

千智赫还想向马思远询问其他事情,比如昨天Karry口中所谓的“乌云镇的历史”,上课铃声响了起来。

“下课再跟你聊。”马思远说完,转过身去。

千智赫也点点头,从课桌上摞起来的一堆书里抽出第一节课要上的语文课的课本,翻开来。

抽书的时候,千智赫看到马思远还细心地帮他打印了一份课表,拿到眼前,一看,疑惑顿生。

其他课程,跟千智赫在北京的课程安排基本上是一样的,语数外,政治,历史,化学,物理,体育,音乐,美术。

——唯独缺了,生物课。

千智赫思考了很久,想不出来这样的安排是为什么,不禁戳了戳马思远的后背。

“什么事儿?”马思远转过头来问他。

千智赫将课表摆到马思远眼前,指着课表,问他:“马班长,你给我的课表是不是有错啊?这里面……一节生物课也没有。”

哪知听到这句话,马思远不以为意地笑起来:“我们本来就不上生物课的啊。”

“啊?”千智赫更加疑惑了,“不上生物课,怎么高考啊?难道……你们都选文科?不对啊,如果你们全都选择文科,那化学和物理为什么又开着呢……”

马思远看千智赫脑袋都要打结了,连忙回答他:“千智赫,我们不用高考的啊。”

“不用高考?!”千智赫更讶异了。

“对啊。”马思远语气平静地说着,仿佛不用高考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乌云镇地处边塞,自古以来都是自给自足,我们上学也并不是为了高考,而只是学习知识啊。”

那一刻千智赫突然觉得自己前十五年都是坐井观天,果然中国幅员辽阔,不出去走走,永远不会知道中国居然还有个地方不需要高考。

“那……如果自给自足,你们的电视机、烤炉……怎么生产出来的?不要告诉我乌云镇工业发达到所有的东西都可以造出来吧……”

马思远又笑了起来:“我说自给自足,可没说完全与世隔绝啊。镇子的东边有个邮局,我们小时候管它叫哆啦A梦,你想要什么东西,问好价格,将钞票放进信封,信封上写明你要的东西,过几天后去拿,东西就在啦。”

“是这样啊……”

“有意思吧?”马思远得意地说着。

千智赫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但是说不上来。

 

“上课。”

一个洪亮的女声响起,千智赫收回思绪,看到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

“老师好。”全班同学齐声说道。

“同学们好。”语文老师是个二十多岁左右的女人,看起来也比她的学生大不了多少,黑黑的长长的卷发,小小的脸,斯斯文文,穿着白色的毛衣和黑色的牛仔裤,走路的样子像猫咪一般轻盈优雅。

“请翻到课本35页,今天我们学习《鸿门宴》。”

 

上课的感觉与平时也没有什么不同,下了课,千智赫走到走廊上,想给父亲打电话,告诉他“乌云镇居然没有生物课,也不用高考”这种神奇的事情。

千智赫拿出手机,看到手机的信号是1格。

——介于有信号和没信号中间。

也不知道能不能打通。千智赫挠着头皮忧愁地想。

不管三七二十一,千智赫拨上父亲的手机号,还真通了。

“爸,我智赫啊……”

“哦……智赫啊……住得还习惯吗……在新学校@@##¥适应吗@%*……”

父亲的声音断断续续,时有时无。

“挺好的……”千智赫大声说着,“爸……你在北京还好吗……”

“#¥&*#……”

噪音压过了千智赫父亲的声音,千智赫完全听不到父亲的话了。

千智赫连忙跑了几步,从走廊的西边跑到东边,又跑回来,来来回回跑了许多次,还是无法再多听到一个字。

衣袖被人抓住,千智赫这才停下来。

“没有用的,别跑了。”

千智赫转过身来,是Karry。

“乌云镇这种被科技遗忘的小地方,手机基站建得太少,镇里的人拿着手机也只是镇里内部通讯一下,你想打到外面去是不可能的。”

千智赫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似乎手机也在帮Karry的忙,现在的信号变成了“无信号”了。

千智赫无奈地叹了口气。

Karry说完话,转身往教室走,千智赫跟在他身后,问他:“昨天你说的乌云镇的历史,是什么历史?”

Karry继续走着,不说话。

“感觉你懂很多的样子。”

回应千智赫的依旧是一个高冷背影。

“跟我说说吧。”千智赫紧紧跟在Karry身后。

Karry一站定,来不及收脚的千智赫一头撞了上去。

Karry回过头来,冷冷地看着千智赫。

“Sorry。”千智赫赶忙道歉。

Karry看了千智赫很久,开口:“有时候,我羡慕你的无知。”

 

一句话把千智赫说得云里雾里,Karry却也不再解释,径自走回自己座位,千智赫也不好意思专门跑过去再问什么。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回到了座位上,因为下一节课即将开始。

上课铃响起的时候,马思远突然说道:“千智赫,信不信,下节课还是语文课。”

千智赫翻了翻课表,对马思远说道:“不对啊,马班长,这上面写着数学课呢。”

“赌不赌?”马思远狡黠地笑着。

坐在他身边的黄宇航安静了两秒钟,也开口说道:“嗯,没错,是语文老师来了。”

千智赫朝门口望了望,从他的角度,并没有看到任何老师过来的迹象,不由得笑了一下,朝马思远和黄宇航说道:“你们还会未卜先知呢?”

3秒钟之后,语文老师出现在门口,歉意地笑笑:“郭老师(数学老师)刚刚临时有事,这节课继续上语文课。”

千智赫惊讶地看着马思远和黄宇航,不可置信。

“你……你们怎么知道的?”

马思远朝黄宇航瞥了一眼,调皮地对千智赫说道:“这是个秘密。”

“嗯……”黄宇航也露出坏坏的笑容,“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就暂时不告诉你啦。”

 

课程上到一半的时候,太阳难得一见地从云层里冒出来,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棂照进教室。

“出太阳了啊……”

语文老师眯着眼睛看了看太阳,突然就扔下了书本,对讲台下的学生说道:“你们自习,我去晒晒太阳。”

千智赫猛地抬起头来,就看到语文老师笑容满面地搬了把椅子放到走廊上晒太阳去了。她小小的身子陷在椅子里,后背靠在椅背上,两只脚还搁在栏杆的水泥板上,晒得那叫一个轻松惬意。

“语文老师……她……她就这么去晒太阳了?”千智赫张大嘴巴问马思远。

不过除了千智赫,其他人又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对啊,乌云镇难得出一次太阳,而季老师(语文老师)又是出了名的爱晒太阳啊!你看她晒得多开心啊……”马思远回答他。

透过窗口,千智赫看到暖暖的阳光洒在季老师的脸上和身上,她闭着眼睛微微笑着,白色的毛衣被太阳晒得蓬蓬松松的。

千智赫突然觉得,也许,乌云镇的人们,才是正常的吧?

而自己在北京所过的,自己认为正常不过的每一天,离阳光很远,离自然很远,离自己的内心很远。

 

上午的太阳,如同昙花一现,到放学的时候,居然又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

千智赫站在教学楼门口,看着珠子一般不断下落的雨滴和阴暗的天空,心里发愁着,怎么回去呢。

在门口踟蹰了片刻,千智赫将书包顶在头上,打算冒雨跑回去。

书包带子被人抓住,然后千智赫就被人给拽了回来。

 

黑色的雨伞出现头顶,遮住了下落的雨滴,千智赫转过脸来,就看到Karry举着雨伞,眼神看着前方,淡淡说着:“你的伞。”

“唔……”千智赫从Karry手上接过雨伞,瞧了瞧,还真是昨天晚上不小心落在Karry窗边的那把雨伞。

“回去吧。”Karry说着。

“哦。谢谢。”千智赫扫了Karry一眼,Karry的眼神还是投向远方,一如既往地高冷。

千智赫握着雨伞,走了几步,回头看Karry还站在原地,折了回来。

“你没带伞吗?”千智赫问道。

Karry的脸色黑了一下。

千智赫知道自己猜中了,笑了笑,又对Karry说道:“一起走吧。”

Karry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蜿蜒的小路伸向远方,两旁的涂地里,下落的雨水汇成一条条涓涓细流,缠绕着被冬雷惊醒的草木合奏一曲婉转清新的小调。

千智赫偷偷打量着Karry。

天青色的烟雨里,他睫毛浓密而纤长。有水汽蒙在了那双墨色的眼睛上,像露水沾湿花蕊。

雨越下越大,密密麻麻的雨幕遮住了视线,已经看不清家在哪里。

可千智赫无所谓。

就这样,慢慢走吧。

一直走下去,也是可以的啊。

 

手里的伞柄倾斜到千智赫的一方,千智赫回过神来,发现Karry不知何时握住了伞柄,将伞往千智赫的方向倒,嘴里淡淡说着:“打过去点,你肩膀都湿了。”

千智赫看着Karry大半个淋湿的肩膀,将伞推给Karry:“你还说我,你衣服全被雨水淋湿了……”

推搡的时候,千智赫的指尖碰到了Karry的手背,像触电一样缩了回来。

Karry嘴角弯了一下,霸占了伞柄,坚定地将伞举在千智赫头上,任由雨水落在他身上,处之泰然。

将千智赫送到后,Karry收了伞,放到大门门口。

“你打着回去吧。”千智赫说道。

“不用,反正也不远。”

Karry说完,转身冲进雨幕里。

千智赫倚在门口,看着Karry的背影,笑意像初融的冬雪,慢慢自眼底浮现。

 

——tbc

 

评论(138)
热度(608)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