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1.10>

#王俊凯的第一个故事

1.10 雪盲E

冰凉的刀尖顺着脖颈绕了一圈,握刀的主人,也从身后走到跟前。

“你觉得是我杀了他们?”Karry冷冷地说着。

“我都听到了。”千智赫抬着下颌直视着Karry。他的脸庞纯真无暇,眼眸却冷若冰霜,拿刀的手瑟瑟发抖,“我听到你说,你对不起马思远他们。”

Karry静静地与千智赫对视了几秒钟,闭上了眼睛。

“杀了我吧。”

“Karry,我爱你,如果你要拿走我的命,我不会有半点抗争,可是,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杀了马班长、天宇文、天宇寻和天宇浩?!”

“有些事情,并不需要知道答案。”

千智赫往前走了一步,刀锋在脖颈上划出细细一条血痕:“你是觉得我不敢杀你是吗?Karry,我是善良,单纯,粘人,喜欢被人照顾,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没有是非观。我要真相!告诉我,为什么!”

“真相就是,我杀了他们。”Karry睁开眼,望着歇斯底里的千智赫,用无比平静的语调说着。

“马班长……你要杀马班长我可以理解……可是,天宇文呢?天宇寻呢?天宇浩呢?天宇文还爱着你啊!”

“你怎么知道……”

“我早就发现,天宇文学长看你的眼神,和我看你的眼神,是一样的。”

Karry苦笑了一下:“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天宇文学长有什么错,你要杀了他?”

“没有什么为什么。”Karry握住千智赫的手往回拉,任刀尖刺破锁骨的肌肤,渗出殷红鲜血,却笑得坦然安详,“我没什么好说的。能死在你手里,我也无怨无悔了。”

不,不对,Karry一定在隐瞒什么。

难道,还有比他的生命更重要的真相?

千智赫突然收回了刀。

正当Karry长吁一口气时,就看到千智赫将刀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既然,你不说出真相,就让我和马班长他们,一同葬在这梅里雪山上吧。”

“智赫,你……”Karry伸手想要夺走千智赫的刀。

千智赫见状,后退了几步,躲开Karry。

“你说不说。”

“你这是在用‘你’的命要挟‘我’说出真相?幼稚不幼稚。”

“那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千智赫闭上眼睛,在脖子上一拉。

他等待着鲜血喷薄而出,可是睁开眼,发现一切如旧,脖子上没有血液,刀刃也干净得不染一丝红色。

直到此刻,千智赫第一次意识到——

所有的不对,难道是,因为自己?

“你是杀不死你自己的。”Karry看着茫然失措的千智赫,缓缓开口——

“因为,你早就死了。”

 

几乎就在Karry说出“死”字的一刹那,无数记忆纷沓而至。

2006年8月。千智赫六岁。

六岁的千智赫在床上扯着嗓子大哭,他的爸爸妈妈问他怎么回事,可小小的千智赫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还是最疼他的爷爷跑过来,问千智赫是不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千智赫这才稍微止住了眼泪,怯怯地指着房间的东北角,说看到一个五官变型了的女人。爷爷拍着千智赫的背,告诉他不要怕,那位阿姨一定是有未完成的心愿,想通过千智赫来传达。千智赫于是鼓起勇气问那女人要干什么。女人告诉她,她暗恋着一位少年,可是还没来得及表白就溺水身亡了。她没别的要求,只希望那位少年能去她的坟头为她烧一炷香,送她去黄泉路。千智赫的爷爷找到了女人口中的少年,那少年也很配合地去那位可怜的溺水女人坟头烧了一炷香,香一烧完,女人也不见了。

千智赫抱着爷爷,说:“爷爷,智赫害怕。鬼好可怕啊。”

爷爷摸摸千智赫的小脑袋,告诉他,其实,鬼是不可怕的,如果不是夙愿未完,是不想打搅人类的。

千智赫摇摇头,反驳爷爷:“那……你说过的那些厉鬼呢?那些伤害人类的坏鬼。”

爷爷又慈祥地抚摸着千智赫圆圆的脸颊,说:“厉鬼伤人,也是人类的一个误区。其实,厉鬼本身并没有伤害人的能力,但是,他们能吸收人类的杀戮,并将这些杀戮以十倍甚至百倍的力量反噬给始作俑者。”

“也就是,如果你不想伤害他们,他们也不会伤害你。”

“智赫真聪明。”

 

2008年11月。千智赫八岁。

他倚在爷爷身边,哭得稀里哗啦。

爷爷用孱弱的手抚摸着千智赫的头,轻声说着:“没关系……智赫,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人死后,灵魂还会存在一段时间的。你是通灵体质,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所以你还能看到爷爷的。”

千智赫眼眸里闪烁着惊讶:“我是……通灵体质?”

爷爷点点头:“没错,你的灵体非常强大……”

可是说完这句话,爷爷的脸色闪现出一丝担忧。

那样强大的灵体,他活了80多岁,头一次见。

如果有肉体禁锢着,千智赫只是个偶尔看到脏东西的凡人。

若有朝一日,失去禁锢,而又遭遇来自人类世界的恶意,后果不堪设想。

 

时间闪回到几天前。

雪崩的那一天,千智赫就死了。

他从几百米高的悬崖坠落,重重地砸在了坚硬的雪地上,永远地沉睡在了梅里雪山,清澈的眼睛倒映着蓝色的天空。

所有人里,只有天宇文看到了那一幕,他怕众人伤心,将千智赫离世的消息咽进了自己肚子里。

而千智赫,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的。他只以为自己在雪地里晕厥了很久,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去山洞找大家。

所以,当天宇文看到千智赫回来的一刹那,表情是无比惊恐的,甚至下意识地说出了:“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可是,除了天宇文,其他人根本没有发现千智赫的异样,大家热情地招呼他过来烤火。天宇文也对自己的记忆产生了怀疑,甚至觉得千智赫也许真的没有死,只是在雪地上躺了很久而已。

尽管如此,天宇文还是对千智赫心存疑虑,晚上睡觉的时候,多长了个心眼,暗中观察千智赫的情况。

是人,是鬼,那夜天宇文没有得出定论,却意外地发现了马思远喜欢千智赫的秘密。

而千智赫更不曾想到,那一夜马思远被千智赫拒绝,跟着Karry一起睡觉后,马思远心里竟动了杀害Karry之心。

“如果Karry死了,千智赫一定是我的。”

凌晨三点,万籁俱寂。

是人最脆弱的时候。

却是鬼魂力量最强大之时。

马思远的刀还没扎进Karry的身体,就被一股力量直接从山洞拽了出去。

来不及尖叫,马思远被千智赫抛向几十米高的半空,然后——重重地摔了下来,当场毙命。

对了,对于千智赫爷爷的言论,或许应该修正一下——

厉鬼,本身是不会害人的,除非,有人想害他,或者想害他最深爱的人。

 

马思远的死,引起了众人的恐慌。而这群人里,只有天宇文是唯一冷静的。

望着毫不知情的Karry依旧关心着在天宇文看来无比可怕的千智赫,天宇文心里的愁绪每分每秒在叠加。

找了个机会,将Karry约到山洞外,隐约告诉Karry千智赫是鬼魂的实情,哪知道遭到Karry一阵激烈的反驳。

“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可是……”

“我每天陪着智赫睡觉,我看得到他,摸得到他,天宇文,你不觉得你的说法特别可笑吗?”

 

天宇文注视着Karry的背影,想起他曾经挡在自己面前,对外校男生说:“天宇文是我兄弟,你们要打他,先得打败我。”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你帮过我,我自然也不能看你深陷泥潭而不自知。

那晚,守夜,千智赫叫醒了天宇文后,天宇文就一直死死地盯着千智赫。

他睡在Karry的臂弯里,小小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均匀的呼吸,美好得像个天使。

是你么?千智赫。

是你么?

天宇文低声询问着,回应他的,是众人沉沉的酣睡。

温暖的火光在跳跃着,熟悉的同学在沉睡着。

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

天宇文长吁了一口气,看看表,凌晨2:58。

该换天宇寻守夜了。

天宇文刚想叫醒天宇寻,视线还没来得及从千智赫脸上收回来,沉睡的千智赫突然睁开了眼睛。

一双黑洞洞的、没有瞳孔、没有感情的眼睛。

天宇文脑袋轰地一声炸裂了,手摸到背包里的军刀,大力刺进千智赫的胸膛。

没有血。没有皮肉划开的声音。

千智赫低头看着胸前的刀柄。

天宇文也屏住了呼吸。

紧接着,天宇文感觉自己像被十级大风袭击一样,瞬间从洞里卷到了洞外,砸到地面上。

耳畔响起野兽般的嘶吼,一瞬间天地变色,风雪交加。

天宇文双腿发软,求生的本能让他手脚并用地想爬出千智赫的控制范围,在雪地里爬了几十米后,一抬头,却看到了一双黑色的眼睛……

 

天宇文死后,Karry再一次想起了他说过的话。

千智赫,不是人。

Karry决定自己去验证。

是人是鬼,其实很好分辨。

——鬼在阳光下,是没有影子的。

当Karry和千智赫被天宇寻和天宇浩逼出山洞时,Karry在千智赫身后,看到阳光下空无一物没有影子的千智赫,倒吸一口凉气。

他的千智赫,已经死了。

“我爱他吗?”Karry问了自己第一个问题。

答案是,爱。

“即使是鬼魂?”

即使是鬼魂。

 

他问过千智赫,恨不恨马思远和天宇文。千智赫回答,不恨。

Karry将千智赫抱在怀里,相信千智赫的话,相信两人的死亡与千智赫无关。

而千智赫现在的存在,只会让Karry更加珍惜与千智赫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因为Karry不知道何时千智赫就会突然魂飞魄散。

他更加频繁地在千智赫耳边诉说,我爱你。

却忘了,千智赫不想去杀人,却总有人,是想杀他的。

 

三人同行的雪地里,天宇寻和天宇浩发现了千智赫的秘密。两人强压着心中的讶异,联系起马思远和天宇文的死因,将凶手锁定在了千智赫身上。

两人想起,Karry也曾和千智赫一起出去过。那么,Karry是知道千智赫是鬼魂的事情的。

“Karry真的很爱你。”天宇寻不禁对千智赫说道。

千智赫茫然地“啊”了一声,天宇寻也关了话匣,不再多言。

他不恨这样的千智赫,因为他什么也不知道。

而他准备去杀死的,是在凌晨才会出现的,杀死了马班长和自己哥哥的恶魔。

弑魔,或者被魔所杀。天宇寻和天宇浩打定了主意。

然而,他们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或者说,低估了千智赫的能力,以为凭借两人之力可以轻易制服看似柔弱的千智赫,并不曾知道,他们将要面对的,是比活人强大几百倍的死灵。

决心越是强烈,反噬越是彻底。几乎就在一瞬间,两具鲜活的躯体被撕裂成了几千几万块,混合着洁白的雪花,白得晶莹,红得惨烈,纷纷扬扬,从天空落下。

“传说,每个灵魂死后不愿离去,是因为尘世有他记挂的人。智赫,你记挂着我,对吗?”Karry悲伤地啜泣着,跪在雪地里,“如果我一开始知道你已经死去,下到黄泉陪你,那马思远、天宇文、天宇寻、天宇浩都不会死,是不是?”

 

所有的一切,都明晰了。

原来,自己居然是杀人凶手。

千智赫木讷地站在原地,任凭大雪盖住他的头发,睫毛,脖颈,身体。

他感觉不到冷,感觉不到与这个世界的联系。

“你的雪盲,也并不是雪盲症,而是鬼魂对阳光的本能恐惧。”Karry哭着,又笑着,哭哭笑笑像是疯了,“我好自私啊,明明知道你是鬼,却还想着能留你在身边,多一分一秒也好,让我再听听你的声音,看看你的脸,却将他们都害死了。”

马思远、天宇文、天宇寻、天宇浩……

千智赫读着这几个熟悉的名字,心脏一点一点地揪紧,发痛。

我杀了他们,我杀了他们……

“如果,你的夙愿是要我陪你一起走,那么,来吧,带我走吧。”Karry捡起地上的刀。

我的夙愿?我的夙愿是什么?

千智赫想起自己从雪地里苏醒时的第一想法。

——Karry怎样了?不会有事吧?一定不要有事。

千智赫扑过去,打掉Karry手上的刀。

“我的夙愿,是看着你被营救,看着你安安全全地离开梅里雪山,看着你重新回到现实生活里。”

“发生了这些事,我还回得去吗?”Karry朝千智赫吼着,“你死了,马思远死了,天宇文天宇寻天宇浩都死了!我回去还有什么意义?”

“活着,多好。”千智赫喃喃,“每天醒来,可以看到明媚的阳光。没有阳光也没关系,听淅淅沥沥的雨,看路上奔跑的人群。会因为每天发生的小小事情而生气,也会为不经意得到的小小快乐而开心。等再大两岁,Karry你会走入大学,去看更广阔的世界,去奔向属于你的美好未来……”

“有什么用……有什么用……”Karry泪流满面,“我的未来,没有你……”

 

就在这时,山间突然响起了嘹亮的广播声:“山上的同志请注意,山上的同志请注意!我们是梅里警方,被毁坏的山路已经修好了,三十分钟之内会有人上来将你们带到山下!不用担心,不用恐慌,你们获救了!请耐心等待救援!”

 

“Karry你听……警察就要来了……你获救了……”千智赫的唇角浮起一丝放松的微笑,“那,我也就没什么好牵挂的了……”

Karry看到千智赫的身体在一点一点变淡,慌忙抱住千智赫,“智赫……你别走……我不要你走……你走了,我也活不下去……”

“傻瓜……”千智赫白皙的指尖温柔地抚摸着Karry俊秀的脸庞,轻声说着,“今后,你还会遇上比我更好的人,请忘记我,不要再想念。能爱过你,被你爱过,已经足够。”

“智赫……”Karry忧伤地看着千智赫在自己怀里越来越透明,却无能为力。

“答应我,好好活着。为我,去看每一次日出,每一朵花开。去再爱,去拥抱世界。去哭,去笑,去过活色生香的一生。”

最后一秒,千智赫朝Karry笑。

那模样,让Karry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千智赫时,他羞涩却美好的微笑。

清澈的眼睛弯成两弯新月,嘴角的梨涡盛着蜂蜜一样的甘甜。

 

一阵风吹来,千智赫近乎透明的魂魄被冲散,化成了梅里雪山的一缕青烟,飘然远去。

 

【《雪盲》全文完】

 

——tbc

 

评论(184)
热度(747)
  1. 大雯儿小仙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