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1.8>

#三次元的忙碌告一段落,希望能加快一点进度,将七天码出来。

#说我2016年都写不完这个故事的读者,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依旧是王俊凯的第一个故事 

1.8 雪盲⑦

天宇寻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瞥了一眼洞口。

天色大亮,光线充足。

天宇寻心里一惊,完全醒了。

“怎……怎么没人叫我起来守夜?昨天没有实行守夜制度?”

天宇寻一声惊呼,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醒过来。

Karry揉了揉眼睛,脑子里还混混沌沌的,但是天宇寻的话语传到他耳朵里,仍是条件反射般地回了句:“不是啊……昨天我们都在轮流守夜啊……我守了两小时后,叫醒了智赫继续守。”

“嗯。”千智赫打了个呵欠,睡眼惺忪地接口,“Karry学长守完夜,大概十点。叫醒我后他就睡了,我从十点守到了十二点,然后叫了天宇文学长继续守夜……”

“可是……我哥昨夜没叫我起来啊……”天宇寻话未落音,天宇浩突然焦急地喊了句:“等等,我哥呢?”

众人环顾四周,全身一滞——天宇文不见了。

四人对望了一下,不约而同地冲出山洞。

 

又,出事了。

天宇文倒在宁静的雪地里,脸上带着惊恐的神情。瞳孔放大了许多倍,一双凸出的眼睛几乎要跳出眼眶。

“哥!”天宇寻连忙抱起已经冰冷的身体,天宇浩掉着泪,难以相信这个事实。

千智赫跪在一旁,捂着嘴小声地哭泣着。

Karry内心如同针扎一般难受,咬着牙不让泪水掉下来。

半个小时后,等天宇寻和天宇浩平复了一些情绪,Karry这才说道:“我可以……仔细看看宇文么?”

天宇寻看了看Karry,松了手,让Karry检查天宇文。

没有任何伤口。

Karry又仔细观察了天宇文的面部症状,倒吸一口凉气。

“天宇文,是被吓死的。”

“吓死?”天宇浩不可置信地喊了出来,“Karry你在说什么胡话?”

“你哥有没有什么心脑血管之类的病症?”Karry望着天宇浩。

“我哥一直健健康康的,从来没听说过他有这种疾病。”

“如果……你哥心脏一直很强健的话……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Karry将眼神投向远方绵延无垠的雪山。

“什么可能?”天宇寻问道。

“他昨晚遇到的东西,确实……非常吓人。”

千智赫、天宇寻、天宇浩均是全身打了个冷颤,心底生出的寒意,比梅里雪山的千年积雪还要冷上几分。

 

四人只能简单处理了天宇文的尸体,走进山洞。

没有人说话,气氛更加诡异了。

千智赫知道自己昨天跟天宇文吵过了架,此刻天宇寻和天宇浩大概是不想理他的,于是安静地站在一旁,将自己背包里的最后一点食物放到已经熄灭的火堆旁——那儿,是公共区域,千智赫将食物放在那里,显而易见,就是将自己的食物共享给大家了。

然而,这样示好的举动并没有让天宇寻和天宇浩有任何改观,千智赫甚至能感觉到两人的目光像X光似的,对他进行从头到脚的检查,试图找出任何蛛丝马迹。

千智赫将食物放好,就自己走到Karry身边坐着,低头看着地面,神情黯然。

“智赫……你,恨天宇文学长吗?”

千智赫惊愕地抬起头,看着Karry,愣了几秒,才委屈地说道:“学长……你是怀疑我?”

Karry摇摇头:“千智赫,你知道我是什么性格。感情上我信任你,但客观来说,每个人都有杀害天宇文的动机和时间,每个人都有嫌疑。而你……你的答案,是我最关注的。”

千智赫想了想,摇头:“虽然宇文学长昨天针对我,但是我对他并没有太多讨厌。昨天宇浩也跟我谈了心,说宇文学长也只是习惯跟熟悉的人一起玩,我属于半路插进来的新人,有小小的介怀也很正常吧。”

“真的不恨?”Karry又问了句。

“真的不恨。”千智赫肯定地回答。

Karry将千智赫圈进怀里,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对不起,我不应该怀疑你。我就知道,我的智赫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是不会有害人之心的。”

 

Karry和千智赫抱在一起,天宇寻和天宇浩却并没有打算相信这两人。

天宇浩的心情很微妙。昨天,他还在劝千智赫不要生天宇文的气,还在致力于做个和事老,可是睡了个觉,一切都变了。

自己和天宇寻,天宇浩确定是不会伤害天宇文的。他们是血浓于水的兄弟,更何况天宇文还是他们俩一直敬重并且喜欢的大哥。有时候天宇浩和天宇寻会背地里吐槽一下天宇文傻愣傻愣的,可是两人都明白,他俩是万万不可能杀害天宇文的。

那剩下的两人,就十分可疑了。

千智赫,不用多说,昨天跟天宇文吵了一架,天宇文爆出千智赫和马思远的事情,还斥责千智赫撒谎,伺机报复,合理推测。

Karry呢?也不是不可能。天宇寻想到自己回了山洞之后,天宇文和Karry还在雪地里站了好久,天宇寻回头的时候隐约听见了两人的争吵。天宇寻听不清他们吵了什么,但谁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呢?

四人围着已经冷却的木炭,吃了一顿相对无言的早餐,Karry起身准备出去找点树枝,被天宇寻叫住。

“Karry,带上背包。”

Karry对着秀气的天宇寻露出友善的微笑:“不用,我就在附近捡一些树枝,很快就回来。”

“Karry……”天宇寻停顿了一下,抬起头,盯着Karry的眼睛,缓缓说道,“你,和千智赫,带上背包,出去。”

Karry这才读懂天宇寻话里的深意,不由得火冒三丈:“天宇寻,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要赶我和千智赫走?”

“谁能说谁赶谁走呢?”天宇寻平静地说着,“也许出去,才有生机,谁也说不准,不是么?只是,我和天宇浩已经不再信任你或者千智赫。不管凶手是你,是千智赫,还是什么其他人,甚至其他‘东西’,对我和天宇浩而言,最重要的是,自保。”

“千智赫不是,我,也不是。我对天发誓。”Karry说着。

“我也对天发誓,我不是。”千智赫站在Karry身边,补充道。

“事到如今,Karry, 千智赫,你们现在对谁发誓都没用。”天宇寻看着Karry的眼睛说着,“此时此刻,此地,生存,才是唯一信仰。”

天宇寻和天宇浩的态度已经很明了了,Karry觉得多说无益。

他刚想问千智赫,你跟我走么?千智赫已经坚定地牵起了Karry的手,对他说道:“学长,我们一起下山吧。”

Karry知道千智赫信任他,也知道那次雪崩之后山路堵死,几天之内有很大可能性是没通的,可是千智赫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和他踏上前行的道路。

Karry淡淡地笑了笑,握紧千智赫的手:“嗯,我们走吧。”

 

走到洞口时,千智赫刚想弓身钻出去,Karry替他拉上了冲锋衣的拉链,带上护目镜,又给他细心带上了冲锋衣的帽子,还在脖子上围了条围巾,将千智赫包成了个小粽子之后,才放心地拍拍他的屁股:“嗯,外面风大,裹好了才能出门。现在行了,走吧。”

千智赫被Karry照顾着,整个人躲进厚厚的衣服和装备里,心底藏着的是Karry予他的深情,便觉得,真的一点也不冷。

两人在雪地里前行了半小时,太阳慢慢从山边爬到了头顶,光线渐渐强烈起来。

千智赫望着漫天遍野的白雪,呼吸逐渐急促……

“不行……这个时候不能犯病啊……千智赫你撑着些……要陪学长走下山……”

可是,不管千智赫理智上多努力地想压下自己的雪盲反应,可是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还是不断地冒出来,脸色也由红晕变得煞白。

“好……好难受……”意识模糊前,千智赫感到天旋地转。

这次的反应……比前几次强烈太多了……有种全身都被炙烤得快要蒸发的感觉……

“智赫!”Karry接住了往下倒的他……

 

等千智赫醒来,看了一眼周围——

怎么……又回到山洞了?

Karry看到千智赫醒了,抚摸着他的脸,问他:“怎么样,还头痛头晕吗?”

千智赫身体还很虚弱,是那种生病过后还没恢复的虚弱,两片薄唇,毫无血色,却还是安慰着Karry:“我没事。只是……我们不是在下山吗?怎么……”

“你雪盲反应太强烈,我没办法,只能又把你背回了山洞。”

“那……宇寻和宇浩……”

千智赫担心的是,天宇寻和天宇浩本来就对他心生芥蒂,这么一折腾,更显矫情了,只怕两人更加反对他和Karry在这里过夜吧。

静静地看了千智赫和Karry好久的天宇寻和天宇浩,这时慢慢走了过来。

“宇寻……宇浩……”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天宇寻打断千智赫的话,说着,“你跟Karry走了以后,我和宇浩两个人思考了很久,是不是我们太自私了。这种情况下,把你们赶出去,其实相当于谋杀。我们不能因为害怕魔鬼,自己成了魔鬼。”

千智赫琢磨着天宇寻的话,眼里出现希冀。

“所以我和宇浩商量了一下,让你们留下来。”

千智赫欣喜地看了一眼天宇寻,又看了看点头的天宇浩,连忙说道:“谢谢,谢谢。”

Karry也感激地看着天宇寻和天宇浩,说了句:“谢谢。”

“不过……我们要更改一下守夜方法了。”天宇寻双手抱臂,说道,“这一次,两两结对。”

“两两结对?”众人都望向天宇寻。

“没错,两两结对,每次都是两人醒着守夜,这样,虽然我们每个人的睡觉时间都会兑减到原来的一半,但是却可以保证万无一失——总有两个人醒着,凶手就算是想作案,也会被另一个人监督着,就没有任何下手的机会了。” 

天宇寻说完,现场陷入一片沉寂。

天宇寻也不急,让大家消化一下这个方法,一分钟之后,才问道:“同意么?”

宇浩举起手:“我同意。”

Karry的大脑在飞速旋转。如果凶手是四人中的一个,这个方法能保证至少一人与凶手相互监督,就算凶手一人单挑另一人,那么即便他成功了,跟他结对的人死了,也就自然暴露了他是杀人凶手;如果凶手是四人之外的不明嫌疑犯,那么两人结对,也肯定比一人单独面对凶手胜算高。

“我同意。”经过思考后,Karry点头回答。

千智赫看了一眼Karry,又望向天宇寻和天宇浩,说道:“我也同意。”

“那,晚上就两两结对守夜吧。”天宇寻取了些树枝,加到火堆,看着红色的火光在山洞里跳跃,说道,“如果这样,还不能保证安全……”

天宇浩拍拍他的肩膀:“别多想……多撑一天,就多一丝希望。我们已经被困在雪山三天了,估计已经有人发现我们失联了,没准儿营救我们的队伍,明天早上就到了呢。”

 

——————

“只剩两章了。”

王俊凯看着窗帘缝隙处微微透进来的晨光,转过头,看着易烊千玺说道。

易烊千玺只是简单“哦”了一声,看起来十分淡定,似乎已经洞悉了结局一般。

“你猜到答案了么?”王俊凯继续说着。

易烊千玺看了王俊凯一眼,低头继续画着什么。

纸张被易烊千玺的右手挡着,王俊凯并不清楚易烊千玺画了什么,但是大概从王俊凯讲到第五章开始,易烊千玺便拿了一只铅笔过来,一直画着,这让王俊凯十分好奇,想问,却又怕提前知道了答案反而失去猜测的乐趣。

“我说了,我心里早就有答案。你现在的推理小说构造方法,很像辩护律师,给了我许多不相关的信息让我从中鉴别出有用信息。你试图让所有人都有动机和嫌疑,但是……”

易烊千玺抬起头来,看着王俊凯:“但是你低估了我的抗干扰能力。”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秋虹一般沉静的眼睛,笑了一下:“哦?知道答案了?那就写下来啊。”

“我已经写了。写在了纸的背面。凶手的姓名。”

“哦……”王俊凯尾音悠长地应了句,又指了指易烊千玺的画卷,“既然都写出了凶手名字,那你还在纸上画什么呢?”

易烊千玺略微抬头,扫了王俊凯一眼,目光又落回纸面上:“我在画,《雪盲》的故事机理。”

“哦?这也能画得出?”王俊凯愈加兴致盎然了。

“能。”

易烊千玺说完这个字,就不再多言,一瞬间就沉入自己的小世界里,像偶尔冒出水面的鲸鱼,呼吸几口又沉入神秘的深海。

王俊凯伸了伸懒腰。

不伸还好,一伸懒腰,王俊凯只觉得自己已经讲了好几个小时,从天黑讲到了天亮,现在全身酸软,脑袋昏沉。

他躺回床上,朝易烊千玺说着:“我能睡一会儿么?”

“只有两章了。”易烊千玺停下笔,淡淡说着,语气里既没有失望也没有开心,像白开水一般尝不出任何滋味,“不打算说完?”

“好累。而且最后两章,也最耗脑力啊。你懂的,有时候一部推理小说的神来之笔,也许就是最后一章,甚至最后一段话——不,甚至最后一句话。”

易烊千玺将画板和笔放到一边,看了看王俊凯。

王俊凯确实也困了。虽然作家的作息时间不稳定,常常凌晨是创作高峰,文思泉涌,奋笔疾书,但一般也就熬到个凌晨三点,这会儿晨光初露,已经是清晨5点了。王俊凯的眼睛里已经布满了血丝,一双迷人的桃花眼此刻也是被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抢了风采,看上去憔悴又滑稽。

“那你睡吧。”

易烊千玺起身,朝角落的沙发走去。

王俊凯盖上被子,闭了眼睛。

眼睛虽然阖上了,王俊凯的脑子还在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一会儿是后两章的情节,一会儿是他平时跑步时的那条小道,再后来莫名其妙变成了对他说着“赌你七天会不会爱上我”的易烊千玺。

迷糊间,王俊凯听到易烊千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走到了他的床边停下。

嗯?

正当王俊凯一头雾水,闭着眼睛努力猜测着易烊千玺想干嘛时,感觉被子被易烊千玺上拉了一些,盖住了王俊凯有些着凉的胸膛。

脚步声又逐渐远去。

王俊凯失神了好一会儿,才想明白——易烊千玺,在帮自己掖被子?

台灯关了,屋子陷入黑暗,王俊凯却是睁开了眼,望向角落处。

他看不清易烊千玺,但却有强烈的欲望,想看清这个人。

易烊千玺在破解王俊凯的迷局,而王俊凯却觉得,自己被“易烊千玺”这个迷局,深深吸引了。

 

——tbc

 

评论(126)
热度(693)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