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1.7>

#王俊凯的第一个故事

1.7 雪盲⑥

“那现在,我们来说说,昨天夜里,大家都干了什么,以及,你们觉得谁是凶手。”

围炉而坐后,Karry的声音在山洞里响起。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千智赫总觉得,马思远死了之后,山洞空了好多。

尽管马思远对他有过冒犯,可是知道马班长去世的噩耗,还是让千智赫异常难受。八岁时,千智赫看着爷爷离开人世,他问爸爸妈妈,爷爷为什么不睁开眼了,爷爷的身体为什么逐渐冰凉。父母回应他的,只有一声叹息。现在,他十五岁,明白了人世无常,可是面对生离死别,还是会徒生出一种人死灯灭的沧桑。

Karry注意到千智赫细微的小表情,默默伸手握了握千智赫的指尖,Karry手心的温度让千智赫的心绪稍微平静了一些。

眼看着大家都不吱声,Karry决定直接点将:“宇寻,你先说吧。”

天宇寻抬起头来,看了看Karry,想了想,便开口:“昨天,我很早就睡了,中途听到天宇文喊你名字,就醒了一下,隐约好像听到你和马思远在争执什么。后来又迷迷糊糊睡着了,一大早听到宇文的惊呼声,完全不知道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旁边的天宇浩也点点头:“我跟宇寻睡一块儿,跟他的经历基本一致,只不过半夜你回来的那一阵我稍微清醒一些,知道你跟马班长因为千智赫起了争执。但是后来马思远过来我们这边睡觉后,我也就继续睡了,第二天我们俩都是听到宇文的尖叫声才惊醒的。”

Karry皱着眉努力地记忆着。等两人说完,Karry又问天宇文:“二文,你呢?”

“我?”天宇文扫了一眼千智赫,诡异地一笑,“我跟他俩也差不多。”

连问了三个人,却问不出任何有效信息,Karry有些沮丧,但还是继续走着流程,“到我了对吧。我跟你们一样,遭遇了雪崩,但是我走错了方向,导致我深夜才回到山洞。回来之后,马思远非拉着千智赫一起睡,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马思远是我情敌,跟他杠了一下,但说开了之后,马思远也没继续纠缠,自己去火堆边睡了,我也跟千智赫睡了,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白天,当然,也是被天宇文的那声尖叫惊醒的。”

轮到千智赫,Karry看他眼神放空,用胳膊肘捅了捅他,小声提醒:“智赫……该你说了……”

“啊?”千智赫看起来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被Karry提醒后,有些慌乱地说着,“我……我也是跟大家……差不多……中途Karry回来,醒了一下……其他时间……在睡觉……”

千智赫犹豫着要不要把马思远冒犯他的那一段说出来,想了想还是决定保持沉默。死者为大,人世间所有的爱恨情仇都抵不过死亡带来的灰飞烟灭,既然马思远已经去了另一个国度,千智赫也不想再对他曾经的行为口诛笔伐。

哪知道,天宇文听到千智赫的陈述,突然开口:“你撒谎。”

所有人一惊,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在千智赫身上。

“我……我没有……”千智赫反驳着。

“在karry回来之前,你根本没有入睡,不是么?”天宇文灼灼的目光盯着千智赫垂着的眼睛,继续说着,“你还把马班长打晕了,难道你都忘了吗?”

“什么?”其他人又是一惊。天宇寻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我睡着的时候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

千智赫愣了愣神,又摇了摇头,最后目光落在天宇文脸上:“你不是说……你睡了?”

“我只是说,差不多,可没说我跟宇寻宇浩一样睡得雷打不动。再说了,我如果不说得这么含糊,又怎么能套出来你说了谎呢?!”

“宇文学长,你……”

Karry转向千智赫,问道:“智赫,到底怎么一回事?”

说,还是不说?

说了,马思远将会身败名裂。

不说,那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千智赫咬着下嘴唇,眉头拧成川字,两种情绪拉扯着他,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委屈得眼眶都红了。

“你不说,那我代你说吧。”天宇文轻蔑地笑了一下,“那天晚上我睡得浅,大概睡下后一个钟头,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和两个人的对话。我睁开眼,人没动,但是却很清醒,听出了交谈的人是马思远和千智赫。而且,你知道他们在干嘛吗?——调情。”

“天宇文!”千智赫终于爆发了,“你怎么可以信口雌黄?我跟马思远根本没什么!”

“你是说,我污蔑你们调情了?”天宇文也毫不示弱地盯着千智赫,冷冷说着,“说调情都是我顾忌你的颜面了!当时你们俩干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千智赫眼泪霎时就迸了出来:“我们什么也没发生!我根本不喜欢马思远!”

“呵。”天宇文冷笑了一声,“不喜欢马思远,却能放任他脱掉你的裤子,真是有意思啊……”

天宇寻、天宇浩惊愕地看着千智赫,Karry更是惊呆了,半天没反应。

千智赫知道自己是解释不清了,一开始他就支支吾吾,现在更是百口难辩。说什么都像是牵强的借口了,此刻再开口说自己以为马思远是Karry,怕是谁也不会信吧。

千智赫沉默了片刻,吸着鼻子,声音沙哑地说了句:“我只想说,我没有杀害马班长,就这么多。”

 说完这句话,千智赫便不再说一个字,只有在暗处握着拳头,努力将眼泪逼回眼眶。

等了几秒,天宇文冷冷地笑了:“这就是你的解释?千智赫,你不觉得特别苍白?”

“我信他。”

Karry突然开口,像砚石一般压住了一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天宇文猛地抬头,不可置信地望着Karry。

“我了解千智赫,他说没有,就一定没有。”在众人的注视下,Karry又补充了一句。

天宇文盯着Karry的眼睛,半晌,说道:“Karry,你果然什么事都护着他。为了他,你连你的理智和公正都丢了。”

说完,天宇文从地上站了起来,冲出山洞。

“宇文学长……”千智赫喊了一句,可是天宇文已经满腔怒火拂袖离去。

天宇寻和天宇浩一看架势不对,也站了起来。

天宇浩扶住千智赫,说着:“你别急,我哥就是个暴脾气。你也别跟出去,他现在看到你准没好脸色。我让宇寻去劝劝。”

天宇寻也点点头:“放心吧,他也就是出去透透气,我这就出去跟他聊聊天。”

他看了一眼Karry,问道:“Karry你要跟我一起吗?”

Karry低着头思考了一下,叹了口气:“也是我不好,让他以为我是在护短。其实真不是。我是了解智赫的为人,以及案发现场的一些情况,才判断智赫不是凶手的。宇寻,我跟你一起去吧,也给天宇文道个歉。”

“走吧。”天宇寻领着Karry走出山洞。

 

山洞里,剩下千智赫和天宇浩。

千智赫低着头发了一会儿呆,忍不住抬头问天宇浩:“宇浩,我想问,天宇文学长,是不是很讨厌我?”

千智赫回忆了一下在学校的场景,天宇文总是有意无意地针对他。见面也从不叫他名字,而是说“那个七年级的”。

“你别多想。”天宇浩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我哥就是有点小圈子情节,你能明白吗?就是喜欢跟一起长大的熟悉的人玩儿,突然冒出来一个你,他一时半会儿难以接受罢了。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想他也会慢慢接纳你的。”

“哦……”千智赫眉头略微舒缓了一些。

天宇浩却是眉头皱了起来,小声嘀咕:“不过,他今天的行为,也确实很奇怪……”

千智赫没听到天宇浩说什么,只是拿着一根树枝,拨弄着那堆还留有余温的篝火。

几分钟之后,天宇寻回来了。

天宇浩问他:“怎么样?”

“没事了。”天宇寻回答,“我哥情绪平静了,没生气了。他也没觉得千智赫是凶手,也就是赌气那么一说而已。”

天宇浩朝洞口望了望:“那哥和Karry怎么还不进来?”

“哥说想跟Karry单独拉拉心。哎,我也是服了我哥了,明明有我这个亲弟弟在,却要跟Karry拉心。“天宇寻话锋一转,“不过也正常,谁让Karry一直是他男神呢。”

 

半个小时后,天宇文与Karry的拉心也进入了尾声。

拉心的内容也是十分普通,Karry和天宇文一同回忆了一下在男生学院里发生的各种各样好玩的事情。

这种家长里短般的温暖让天宇文的脸色渐渐缓和。

“回去吧?”Karry呵着气暖暖被冻得冰凉的手,“外面冷。”

Karry转过身,踩着咯吱作响的积雪准备回山洞时,被天宇文叫住。

“等一下,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Karry回头,看了天宇文一眼,笑了一下:“什么事?”

“你走过来一些。”

Karry不解:“我离你也不远啊,你说大声点,我肯定听得到。”

天宇文倔强地摇头。

Karry疑惑地盯了一会儿天宇文的眼睛,但看他的眼神,确实凝重认真,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天宇文凑到Karry耳边,说着……

Karry身体一滞,沉默片刻,坚定地摇头:“不,我不信。”

“我说的是真的……”

“天宇文你别开玩笑了!”Karry怒视着他,“你不觉得你在侮辱我的智商吗?”

“几天前你被雪块冲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可是我却看到发生了什么。Karry,我是不是在说谎,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Karry一动不动地盯着天宇文足足5秒,才移开目光,说道:“我是不会去试的。”

往回走了几步,Karry又停下来,转过身,看着天宇文,淡淡地说了一句,却在天宇文的心湖里投下一颗重磅炸弹:“天宇文,你是不是喜欢我?”

天宇文慌忙低头,喉结上下浮动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没有。”

可那反应,分明是有啊。

Karry恍然大悟。这样,也就能解释天宇文最近众多的不合理行为,以及他对千智赫的敌意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Karry又问。

“两年前。我被人打,你帮我出头。”

“就这么简单?”

“千智赫对你的喜欢,也不是这么开始的吗?”

Karry突然有些后悔问出了这个问题,因为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天宇文的一往情深。

这些年,5人常常混在一起,Karry是隐约能知道天宇文对他的感情很不一样的。一年前多了个千智赫后,天宇文对他的感情就愈加复杂,但不管天宇文怎么小心翼翼地掩饰,但感情是无法完全被掩盖的东西,像光,像水,总会从不经意的间隙中露出端倪来。

“两年前,你还是个小孩子……”Karry试图说些什么,转移这种无言以对的尴尬。

“现在我长大了。可是我还是长得不够快,不是么……”天宇文神情有些忧伤,“还没等到我长大,积攒勇气去表白,你已经选择了千智赫。”

Karry的手抬起了一下,又无力地放下。

“不过,也没关系啊。”天宇文说着,“我也不是非要你跟我在一起。如果你平安、健康、快乐,那我也就没有什么遗憾。”

天宇文说完心中的秘密,倒是一身轻松了,迈着步子就走进了山洞。

Karry跟在他身后也走进了山洞,却觉得自己的心田,也像外面的土地一样,一层一层又一层,积了厚厚的雪花。

 

尽管积攒了一肚子的心事,等所有人到齐,Karry还是布置了方案:“马思远死了,可是凶手没有找到。Ta有可能是我们中的一个,也有可能是隐藏在黑暗里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些,我们先不管,但是保命是第一要义。以前大家一起睡觉的习惯,我觉得要改一改。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们轮流守夜,遇到异常情况立马叫醒大家,怎么样?”

“这个不错。”天宇浩说道。

“对,这样的话,就算凶手想要下手,也会有所顾忌。”天宇寻也赞同道。

 “天宇文,智赫,你们的意见呢?”karry转向两人。

“我没意见。”天宇文头也不抬地回答。

“我听学长的。”千智赫也应了一句。

“好,那就这么定了。”Karry摸了摸咕咕作响的肚子,“忙了一上午,大家都饿了吧?吃点食物补充补充体力吧。”

大家纷纷散去,到放在墙边的背包里各自拿出自己带食物开吃。

 

马思远的书包,静静地立在那里,没有了主人的它显得很孤单。

Karry叹了口气,从自己背包里拿出所剩不多的食物时,心头一震。

是的,也许从一开始,自己就搞错了凶手的动机。

如果,凶手杀人,不是为了为了私人恩怨,而是为了自保呢?

大雪封山,食物稀少,少一名同伴消耗食物,就多几日的存活机会。

在面临生存的压力时,为了活下去,谁都可能变成吃人的猛虎。

外面的雪停了,Karry的内心却是下起了鹅毛大雪,雪花飞舞着、旋转着,直教Karry越来越看不清真相。

 

吃完饭,5人又出去捡了些柴火,用手头的水壶灌了些雪,就回到山洞。

忙忙碌碌了一阵子,等重新燃了火,锅子里的水烧开了,咕咚咕咚冒着泡时,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又到了夜晚了。

5人围着火堆,昏昏沉沉地几欲入睡。

这些天,大家也都吃得不好。为了能让食物吃得更加长久一些,每个人都是不约而同地减少了每餐食物的摄取量,导致的其中一个后果就是精神萎靡,更加贪睡。

“我,智赫,宇文、宇寻、宇浩,我们就按这个顺序轮流守夜,每人两小时,两小时后叫醒下一位。”

天宇文三兄弟点了点头,就盖着毯子睡下了。

千智赫不肯睡,Karry劝慰他:“乖,安心睡觉,不能任性。再说,你睡两个小时了就要换我呢。我先保护你两小时,你再保护我两小时,是不是很好?”

“可是……”

“睡吧,闭上眼睛,两小时我叫你。”Karry抚摸着千智赫的头发。

千智赫也就不再坚持,乖乖闭上眼睛,侧躺在Karry身边。

Karry看着火光下脸色红扑扑的千智赫,温柔地笑了一下,眼神投向洞口,却是深深地叹了口气,心情沉重。

——但愿,但愿会是一个风平浪静的夜晚。

 

——tbc

评论(95)
热度(604)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