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1.6>

#王俊凯的第一个故事

1.6 雪盲⑤

蹲下身,抱着膝盖无声地哭了一小会儿,千智赫站起身来,将马思远架到火堆旁放下后,走回了自己前一晚睡觉的地方。

火堆还在熊熊燃烧着。安静的山洞里,只有上蹿的火苗时不时发出噼噼啪啪的轻微的爆裂声。

走到睡觉的位置,钻进毯子,躺下。

有些冷,有些潮,可是千智赫不在意,将毯子裹好,又在上面压了件自己的羽绒服。

只有无助与孤独,无法排遣,从心房缓缓蔓延开来。  

他想念Karry,想念恋人的温暖,恋人的笑容,想得鼻子酸酸的。

千智赫从身旁拿出Karry的围巾,整齐叠好,枕在脑袋下,侧着身子,脸庞蹭了蹭围巾,带着复杂的心情慢慢睡去。

半夜,千智赫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在喊他时,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等睁开眼看到来人时,千智赫第一反应是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手臂上的疼痛感无比真实地汇入脑海,千智赫这才惊喜地叫了出来:“Karry!”

裹着一身寒气的Karry捂住千智赫的嘴,指尖靠近嘴唇:“嘘……”

千智赫心里很是激动,开心得像个小兔子。可是看Karry的表情,似乎藏着沉重的心事,千智赫便安静下来,等了两秒,直到Karry的手离开了他的脸庞,才小心翼翼地问着:“Karry……你怎么了?”

Karry警惕地朝山洞里面望了望。

大家都睡着,山洞里静寂一片。

Karry观察完状况,又看了看疑虑重生的千智赫,为保万无一失,拉着他的手跑到山洞外。

 

深沉的夜空,不见月亮。只有无数颗星辰缀满天空,像无数个孤单清冷的灵魂。有细小的雪花簌簌下落,天地之间混沌一片。

看不清来路,也望不见归途。

没有大风,但气温依然低迷。千智赫伸手呵了呵气。

Karry脱了外套裹在千智赫身上:“怎么不跟着马思远他们睡一块儿?”

听到“马思远”三个字,千智赫脸色煞白,可是半夜的雪地光线晦暗,Karry并没有注意到千智赫的表情变化。

千智赫走近karry,脑袋靠着Karry的胸膛,低声说着:“我想和你睡一起。就算你不在……我也想睡那个位置。”

Karry听得心头一暖,抱着千智赫温柔地说着:“傻啊……”

恋人怀里的温度终于让千智赫惴惴不安的心平静下来,抱了一会儿,千智赫直起身子,看着Karry,问道:“你刚刚拉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想跟我说吗?”

Karry皱着眉头,目光落在洞口,幽幽地说了一句:“我的指南针被人动了手脚。”

“什么?!”千智赫惊愕地望着Karry,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嗯。”Karry向千智赫解释道,“本来往西走2个小时就能回到山洞,我却是向相反方向整整走了3小时还没到!要不是我累了,并且刚好运气爆棚地在茫茫雪海里又找到了一个可以藏身的山洞,休息了一阵恢复体力,恐怕早就冻死在路上了。休息了大概两个小时,出来时已经是晚上了。空气能见度高,星星清晰可见,借着北斗星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走错了方向。于是我又顺着走过的路走回去,又走了5个小时才回到这里。”

千智赫还是愣愣的。

指南针……被动了手脚?

大雪封山,与世隔绝,没有他人。

那么,动手脚的人,岂不是——马思远或天宇文三兄弟其中一个?

平时关系融洽的同学居然想致Karry学长于死地?

千智赫不禁打了个寒颤。

“你呢?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等了一会儿,Karry收回目光,看向千智赫。

千智赫想到了马思远,想到了一系列异常情况。

“Karry,我发现……”

 

“哟,这不是Karry吗?站在外面干什么?”

身后,马思远的声音突然响起,千智赫心里咯噔一跳,连说出口的后半截话也咽回了肚子里,转过身去,看见雪光反照下俊朗白皙的马思远。他的嘴角挂着温润有礼的笑容,千智赫却如同看到鬼魅一样害怕。

Karry却是看到马思远后,露出微笑:“马思远,你怎么醒了?”

马思远慢慢走过来,瞥了一眼站在Karry身边的千智赫。他低着头,不敢与马思远对视,而马思远稍微一琢磨便明白了,千智赫还没有把他所知道的事情告诉Karry。

这让马思远有一种别样的愉悦,就好像不小心咬了一口不属于自己的苹果,而农场主人还毫不知情面带友善。

“进来聊天啊,都站在雪地干吗?我跟天宇文兄弟又不是野兽,不会吃了你们的。”马思远招呼着Karry和千智赫。

Karry抖了抖身上的雪花,跟着马思远走进山洞。

千智赫犹豫了片刻,也跟着Karry走了进来。

走进山洞,气温攀升,全副武装的Karry也脱了背包,帽子,将东西扔到一边。

马思远扫了一眼火光跳跃里Karry的脸,又将目光回到千智赫身上。

拉住千智赫的手腕,马思远面带笑容地说着:“来……过来我旁边睡觉……大家睡一起比较暖和……”

千智赫往后缩着身子。

“小学弟,害羞吗?”马思远的眼神在千智赫脸上游走,嘴角的笑容愈发明显,“不用怕,大家都知道,马班长对人,又好又温柔……”

感受着马思远手上力道的加强,千智赫求助地望向Karry。

Karry本来还以为马思远是真的关心千智赫,看到千智赫眼神的一刹那,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眼神,根本不是害羞,而是惧怕。

像猎物看到猎人一般强烈的逃避和惧怕。

Karry拦住了马思远:“小学弟好像不愿意啊。”

马思远朝Karry笑,嘴角上扬,眼眸却没有任何温度:“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学弟受冻。”

他又拉了一下千智赫,千智赫被他拉得重心不稳往前趔趄了一步,声音都带上了哭腔:“马思远学长……不要……”

见马思远没有放手的意思,Karry伸手钳制住马思远的手腕,然后一个用力甩开了马思远拉住千智赫的手,冷冷说道:“马思远,他不愿意。”

马思远被Karry的动作甩到墙上,冰冷坚硬的墙壁铬得他背疼。看着千智赫转眼间就跑到了Karry身后躲着,马思远的心更疼,声音分贝突然加大:“Karry,你以为你是谁?”

这一声怒吼,没惊到Karry,却是把天宇文三兄弟给喊醒了。

天宇文看到Karry,开心地喊了一声:“Karry男神!”

可是随即,三人就被这剑拔弩张的架势给震住了。

什么情况?Karry为什么跟马思远在吵架?

 

Karry看了看马思远,突然笑了一下,从背后把千智赫拉上前来,搂在怀里,宣布:“我是谁?我是Karry,我也是千智赫的男朋友。”

除了马思远,所有的人都是一副惊讶的表情。

千智赫呆住了,他没想到Karry就这么爽快地公开了。

天宇文三兄弟也惊呆了,Karry一句话带来的震撼是连锁的:首先,他们诧异Karry竟然是弯的。其次,弯就弯吧,天宇文三兄弟以为Karry和马思远才是官配;最后,他们诧异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学过来的低眉顺眼的小学弟,居然就这样把Karry拿下了。

可是细细一想,三人又觉得一切都有迹可循,只是以前都选择性地忽略了太多。

比如,自习室里,只要千智赫在场,Karry总是轻声细语,眼里的温柔能融化寒冰。

又比如,明明隔着三层楼,临近高三学业紧张的Karry还是会时不时出现在千智赫的教室里,细心指导他的功课。

再比如,天宇文曾经看到Karry买了一个棕色的KUMA熊挂饰。他没有见到Karry戴,几天之后那个挂饰出现在了千智赫的书包上。

 

“问题回答完了。现在,我可以搂着我家智赫回去睡觉了吧,马——班——长?”

Karry的语气平静,声音也不大,可是每个字都像铁锤一样敲碎了马思远的心。

他立在原地,静默地看着Karry。

Karry只是扫了马思远一眼,就转过头看向千智赫,旁若无人地捏了捏千智赫的小鼻子:“我们睡吧?”

“嗯。”千智赫对着Karry点点头,就头也不回地跟着Karry外睡觉处走去。

 

钻进毯子,抱在一起,千智赫蹭着Karry的毛衣,无比满足。

Karry摸了摸他的头发,笑着说道:“睡吧。”

“嗯。”千智赫闭上眼睛打算入睡,脑海里突然冒出那酒店里红色的猫眼。

他全身颤抖了一下,嘟哝了一声:“Karry……”

Karry睁开眼睛,问道:“怎么了?”

千智赫望着Karry,心里浪潮汹涌。

马思远就是那个跟踪我们的人。

马思远喜欢我。

马思远居心叵测,也许是那个动手脚的人。

千智赫深吸一口气,刚想开口,Karry伸手揉了揉眼睛。

看得出来Karry很困,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大大的黑眼圈挂在脸上。可是他还是很努力地睁着眼睛,询问着千智赫:“智赫要跟我说什么?”

千智赫心疼了。

今天……Karry在大风雪里一个人走了不下十小时吧?肯定是又困又乏了。让他好好睡一觉吧。所有事情等到明天睡醒再说。

想到这里,千智赫摇了摇头:“没事,就想跟你说一声,晚安。还有,你回来真好,Karry。”

Karry一听,笑着抱紧千智赫:“晚安,智赫。”

 

“啊!!!”

千智赫和Karry同时被一阵凄厉的叫声惊醒。

睁开眼,就看到天宇文慌慌忙忙地从外面跑进来,脚步凌乱,脸色惨白。

Karry疾步接住天宇文:“宇文,出了什么事?”

“外面……外面……”天宇文声音都在打颤,支吾了半天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意识到大事不妙,Karry和千智赫连忙往前赶。

走到洞口,突如其来的白光让千智赫头部一阵晕眩,不受控制地往后倒。

Karry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

“智赫……”

千智赫伸手挡了挡射到眼睛里的光线。

看到千智赫眼睛红肿,眼膜充血,不自觉地眨眼流泪,Karry马上明白千智赫是犯了雪盲后遗症。雪盲症只要发病一次,再次遇到强光时会很容易复发并且加重。

Karry让千智赫闭上眼睛,领着他到山洞里面坐下,说着:“你乖乖坐在这里,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你要小心。”千智赫紧张地抓着Karry的衣袖。

“嗯,我不走远,就在山洞入口处看看。”

听到Karry的承诺,千智赫放开了Karry。

Karry安顿好千智赫,咬咬牙,走向洞口。

眼前的景象,让Karry全身僵直,大脑一片空白。

——马思远,死了。

殷红的鲜血,浸染了洁白的雪地。红白相映,让死亡触目惊心。

宇寻和宇浩赶到现场时,也怔住了。

 

Karry大脑空白了两秒,心里的怒火就生了起来。

虽然昨天的冲突让Karry对马思远有些芥蒂,可是在Karry心里,马思远还是他的朋友,而现在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雪越下越大,落在Karry的身上,也慢慢盖住了马思远苍白的脸颊。

天宇寻和宇浩已经走回了山洞,而Karry还立在雪地里。

愤怒过后,Karry强迫自己压下所有的负面情绪,静下心来,仔细思考。

 

Karry踏着咯吱作响的雪花,走向马思远,蹲在他身边观察。

马思远身边,并没有离开的脚印,只有通向山洞的乱七八糟的脚印。

检查了一遍马思远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外伤痕迹。

可是嘴角、鼻孔流血,症状表明是摔破了内脏。

Karry又抬起头,扫视了一下四周。

以马思远为圆心,直径500米内都是平地。

这片平地上唯一有点起伏的就是他们现在栖身的山洞,但最高点也不过凸起四米。

就算凶手站在山洞顶上把人往下摔,四米处往下落,也是不会死亡的。

所以,凶手是如何让马思远死亡的?

Karry看了看半空。

一轮昏黄的太阳挂在天上。

这是见鬼了吗?看马思远的状况,这个凶手是把马思远抛向了离地至少十米的高度然后让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可是,正常人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把一个近60公斤的人抛到十米以上的半空?

而马思远身边,根本没有离开的脚印。

所以说,那个杀人凶手,就在自己身边???

天宇文?天宇寻?天宇浩?千智赫?

亦或是,隐藏在他们周围,看不见,摸不着,却可以杀死人的力量强大的某种“东西”?

 

在雪地上站了许久,Karry才木然地走进山洞。

千智赫在山洞里休息了一阵,雪盲症状有所缓解,眨着一双还带着红肿的眼睛,关切地问Karry:“出了什么事?”

Karry转过头,看着千智赫,叹了口气,目光落在地上,用沙哑的声音对千智赫说着:“马思远他……死了。”

“什么!”千智赫捂住嘴巴,难以置信。

天宇文这时候倒是平静了下来,问Karry:“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Karry的目光从每个人脸上经过。

被吓得不轻,正在互相安慰的天宇寻和天宇浩。

疑惑地问着自己的天宇文。

还在摇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的千智赫。

他们,每一个人,都不像凶手。

是隐藏得太深,还是另有他人?

 

Karry想打电话报警,摸到手机拿出来时,才想起这雪山上根本没有信号。

逃无可逃,注定继续与危机一起。

天宇文三兄弟和千智赫对马思远的死亡症状并不了解,只以为马思远是暴毙,根本不会细想这其中的恐怖之处。

直到这一刻,Karry望向远处茫茫雪山,凛冽的寒风吹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刺入骨髓的凉意。

 

沉默了半小时,Karry突然站了起来,开口,声音在山洞里无比清晰:

“马思远死了。雪崩之后,上山的路被堵死,没有任何外人介入。而案发现场,也没有任何人离去的痕迹。

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有嫌疑。”

众人惊愕地望着Karry。

Karry抬眼,对着众人说道:“那现在,我们都坐下来,好好捋一捋,到底谁是凶手。”

 

————

夜,越来越深了。

王俊凯伸了伸懒腰,走到角落里,烧了一壶开水,倒进玻璃杯里。

“有茶叶吗?”王俊凯问易烊千玺。

“没有。”易烊千玺坐得很安定,从背后看沉稳得如同一座山。

“就知道你没有茶叶。”王俊凯已经倒好了水,走了回来,坐在床上,朝易烊千玺看了一眼。看他一直在凝神倾听,笑了一下,不继续说故事,反而是冲易烊千玺说道,“易烊千玺,你真是一个没有任何生活情趣的人。吃饭,吃压缩饼干。喝水,喝矿泉水或者白开水。连说话,也是能省则省,不多说一个字。你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我是说,要是我是你,我早就闷死了。”

“我并不需要娱乐。”易烊千玺淡淡说着,“我只需要活着。”

王俊凯握着玻璃杯的指尖一滞,为什么明明易烊千玺的声音不带任何情绪,可是却从里面听出了苍凉。

“所以……”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轻声说着,“你从来都不快乐?”

“我也不需要快乐。”

王俊凯盯着易烊千玺的眼睛。

易烊千玺也坦然地让他盯着,盯了足足有半分钟,才说道:“继续讲故事。”

王俊凯脸上露出狡黠的微笑:“故事说到这里,你是不是应该开始猜谜了?”

怕易烊千玺已经忘记了上文梗概,王俊凯还细心帮易烊千玺回忆:“六个人,Karry,千智赫,马思远,天宇文,天宇寻,天宇浩。现在马思远死了,剩下五个人。五选一,你能猜到答案吗?”

易烊千玺摸着鼻子思考了片刻,望向王俊凯。

“为什么不是六选一?”

“因为马思远已经死了啊。”

“哦?是吗?”易烊千玺双臂抱胸,眼神落在王俊凯脸上。

王俊凯先是一愣,随即就明白了。

这个易烊千玺,比自己想象中更厉害。

逻辑思维严谨到无可挑剔。

推理故事里,谁都有嫌疑。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答案。

“你目前给出的线索太模糊,我不会贸然下注。”易烊千玺淡淡地说着,“不过……我心中有一个凶手。我希望,你的故事,跟我所构想的故事,一样精彩。”

“唔?”王俊凯更加惊喜了,“你心里也有一个故事走向?”

“当然。”易烊千玺回答道,“你的故事很精彩,能激发听者的充分联想。”

意外受到夸奖的王俊凯心情愉悦,他还想讲,可是怕易烊千玺疲倦。

“你要睡觉吗?”王俊凯指了指墙上的钟表,“凌晨4点了。”

易烊千玺摇了摇头:“继续。”

——tbc

 

评论(92)
热度(574)
  1. 大雯儿小仙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