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1.5>

#王俊凯的第一个故事

1.5 雪盲④

千智赫睁开眼。

眼前是湛蓝无垠的天空。周围是白茫茫的一片。呼出的热气迅速凝结成霜。

他从雪地里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雪花。

自己,居然没死?

千智赫转了个身,观察了一下地形。

他确实是被雪块砸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冲下了小路,并且滚下了悬崖。

然而,不幸中的万幸是,他坠崖的过程中被一块突起的平地接住,整个人都掉在了这块平地上,因为冲击力而暂时晕厥了,但醒来之后,除了破了些皮,并没有大毛病。

千智赫双手合十,感谢上苍。

可是回过头来,想着自己的处境,却又是愁上眉梢。

跟大部队走散了,一个人孤零零地滞留在雪地里,看看手机,也是一格信号都没有,怎么办?

立在原地思考良久,千智赫突然灵光一闪——背包里,不是还有Karry临行前塞给他的一套求生设备吗?

千智赫连忙将背包放在雪地上,从里面取出Karry塞给他的包裹。从包裹里面,千智赫找到了饼干、红牛、打火机、折叠式军刀和指南针。

千智赫看着这满满一堆物品,心里既是感动又是牵挂。

——Karry,我没有事,你也千万不要有事啊。

想了想,千智赫又在心里加了句:

——不,不仅是karry。马班长、天宇文,还有宇寻、宇浩,你们都不要有事啊。

简单地吃了几口饼干,喝了几口水,千智赫就站了起来,拿着指南针,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

他的目的地很明确——那个山洞。想必其他伙伴也应该在先前那个山洞里。这个推论十分合情合理——首先,雪崩了,下山的道路不出意外已经被堵死,要直接下山难于上青天;其次,经历了雪崩,大家体力应该也已经不支,不可能继续向上攀登,这个时候也一定会再回去山洞静观其变的。

从山洞出发时,千智赫记得Karry说过他们是在向正东方向走。雪崩的时候被雪块冲了一段距离,但千智赫猜测,也不会太远。顺着正西方向走,就算有几十米的偏差,那个山洞很大,肉眼应该也能观察得到。

打定主意,千智赫站起身来准备往前走,刚走几步就一阵头晕目眩,眼睛剧烈地刺痛,开始不受控制地流泪。

糟了,雪盲。千智赫低声咒骂着。

他闭上眼睛,摸了摸自己的背包,从背包里摸出一幅黑色太阳镜,带上。

几分钟之后,千智赫才睁开眼睛。

眼睛还是有些刺痛,流着泪,但是和几分钟之前相比已经好多了。

千智赫吸了吸鼻子,一步一步往前走。

偌大的雪地里,千智赫像一只小小的蚂蚁,孤独而倔强地前行。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犀利的寒风更加冰凉刺骨。一个人穿行在广袤的雪地里,千智赫充满了疲惫,却又不敢停下脚步,只靠着内心顽强的意志在支撑。当他抬起头,终于在一片黑暗里发现了闪着荧荧火光的山洞时,一瞬间眼泪都迸发了出来,加快脚步走进山洞。

“Karry!马班长!宇文宇寻宇浩学长!我回来了!”千智赫冲进洞穴里。

山洞里,马思远、宇文三兄弟围着火堆坐着,看到千智赫,各个表情大吃一惊。

宇文三兄弟已经惊呆了,马思远也是在愣了几秒钟之后,眼神突然明亮:“智赫!你……你回来了?!!!”

宇文三兄弟还愣着,千智赫听到天宇文嘴里不住地喃呢:“你……你怎么会……我明明看到……明明看到……”

看着大家惊慌失措的样子,千智赫连忙解释:“马班长、宇文、宇寻、宇浩学长,我没死。掉下悬崖后,我落到了一块凸起的平地上,捡回了一条命。”

马思远起身走了过来,帮千智赫取下护目镜,掸了掸身上的雪花,又帮他把背包卸了下来,领着他走到火堆边,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待千智赫坐到毡子上烤火,马思远又细心地给千智赫保温杯里灌了一些开水,让他拿在手里保暖。

千智赫身体渐渐暖和了些,环顾四周,不见Karry,于是抬起头,问了句:“Karry学长呢?”

气氛突然降到了冰点。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沉默。

等了好久,见没有一个人说话,千智赫看向身边的马思远,摇着他的胳膊:“马班长,Karry学长去哪儿了?”

宇文三兄弟低下了头。千智赫更是看到天宇文低头的一瞬间有泪滴落下来。

这感觉太不好了。

千智赫心跳越来越乱,越来越慌,向马思远问道:“马班长,出了什么事?你快告诉我啊!”

“千智赫……”马思远的声音响起,透着浓重的悲伤,“Karry他……还没有回来。”

“什么?!”千智赫站起身来,“这么冷的天,他一个人在外过夜会出问题的!我……我得去找他。”

“千智赫!”一向温柔的马思远突然吼了一声,分贝之大把千智赫和其他人都吓了一跳,“你开什么玩笑?!现在出去就是找死!Karry现在生死未卜,我不能放你出去。”

“可是……”千智赫眼里顿时盈满了泪水,“万一Karry……万一他……”

“理智一些好吗千智赫!”马思远扶着千智赫的肩膀吼着,“这么暗的天,你出去找他有意义吗?找得到他吗?”

“可是……”千智赫泪水滴到马思远手上,他想告诉马思远,自己爱Karry,如果Karry不在,那自己也生无可恋了。但残存的理智让千智赫咬紧了嘴唇,牙关在下唇下印下深深的牙印。

看到千智赫痛苦的神色,马思远的语气缓和下来:“再说了,你能走得回来,Karry也一定能找得回来,对吗?你要相信他。”

在马思远的安慰下,千智赫渐渐平静下来,又坐下来,跟着大家吃了点东西御寒。

只是,储备的零食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了。手机也是一如既往地没信号。大家,像被囚禁在了冰雪的监牢里,与世隔绝,无法向外界求救,也无人过来救援。

 

睡觉时候,千智赫一个人默默地走到了曾经和Karry一起睡过的毡垫上。

刚准备躺下,身后传来马思远的声音:“怎么不跟我们睡一起?”

千智赫抱着毯子,坐在毡垫上,抿着嘴不说话。

马思远陪他坐了下来,转过脸来,小声说道:“千智赫,有个问题我很早就想问你了。你喜欢Karry,对吗?”

千智赫看了看远处的宇文三兄弟,又看了看安静等待着他回答的马思远,便承认道:“是的。”

尽管早就知道了答案,可是从千智赫嘴里说出来,马思远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人剜了一块,钻心地疼。

低头调整了一下情绪,马思远再开口时,语调已经恢复到正常:“那……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见千智赫有些羞赧,又有些犹豫,马思远补充着:“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回忆往事,千智赫琥珀色的眼睛在火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晶亮的光芒:“那时候,我被一群外校的小混混欺负,就听到Karry学长喊着,‘住手!你们这么多人打一个人,丢不丢人?’然后,就没人打我了,转而群起而攻之Karry学长。我捂着眼睛,以为学长会被他们打趴下呢,十分钟之后,听到Karry笑着跟我说,‘喂,把手拿开。’我睁开眼睛一看,那些小混混都被撵走了,只有Karry学长笑意盈盈地望着我,对我说,‘你好可爱,叫什么名字。’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喜欢上Karry学长了,然后越陷越深,却也甘之如饴。”

马思远握紧了拳头。

你该遇上的人,应该是我!

你该爱上的人,也应该是我!

 

“马班长?”千智赫说了一堆,扭头看马思远,看到马思远脸上的表情略显狰狞,似乎陷在某种仇恨和懊悔里。

催促了两声,马思远这才反应过来,接收到千智赫疑惑的目光,连忙说道:“哦……真好……真好……”

他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往里面走,走了几步,回过头来问千智赫:“你……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烤火吗?”

千智赫坚定地摇摇头。

即便Karry不在,千智赫也只能在这儿才能安心睡觉。

至少在这里,千智赫可以回味昨天Karry怀里的温暖,回味与他拥抱时的安心。

 

半夜,千智赫被一阵细细密密的亲吻惊醒。

唇瓣落在千智赫脸上,眼睛上,鼻子上,嘴巴上,火热而深情。

“Karry?你终于回来了。”

“嗯。”轻轻哼了一声,Karry又急不可耐地撬开千智赫的牙齿,与他的舌尖痴缠。

被吻得意乱情迷,千智赫感觉到karry的双手已经探进了他的腰际,顺着腰部线条上下滑动抚摸。

“嗯……”千智赫嘴里溢出轻轻一声呻吟。

半梦半醒间,千智赫听到Karry在他耳边说了声,站起来。

千智赫只觉得今天Karry的声音有些奇怪,可是脑袋还未完全清醒,又想着Karry或许是感冒了,也没多想,扶着岩壁站了起来后,就被Karry从后面贴着抵在墙上。

“唔……”千智赫的前胸贴上岩石,身体缩了一下,喃喃,“karry,墙壁好冷……”

可一向温柔的Karry就像没有听见千智赫的请求一般,自顾自地脱着千智赫的裤子。

当身后人也解下裤子贴上千智赫身体的一刹那,千智赫总感觉这肌肤相亲的感觉有哪里不对,却又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错。

直到一枚硬币从身后人的裤子口袋里滑出,落到地上,激起一声清脆的响声,千智赫才如被雷劈中一般,整个人一颤。

“你不是Karry!”

相处两年,千智赫深深清楚Karry平时的小习惯。比如,Karry从来不带硬币,平时买东西找零,也是只要纸币不要硬币。如果找零碰到几角,Karry就会让对方留着不用找给他。

联想到旅行之前,学校楼梯间诡异的硬币,千智赫慌忙转过身来,问道:“你是谁?”

月光下,千智赫努力适应着昏暗的光线,一张面孔慢慢出现在千智赫眼前。

“马……马班长?”

拉上拉链,回复到千智赫熟悉的那个谦谦君子,马思远平静开口:“对,是我。”

“可是……你……我……”千智赫不可置信地看着马思远。

“你还不懂吗?”马思远走近千智赫,盯着他的眼睛,“我喜欢你啊,千智赫。”

千智赫哑然,怔在原地。

掩埋在内心深处看似平静却是活火山岩浆一般炙热的暗恋一说出口,马思远表白的话语便一股脑儿倾泻而出:“千智赫,我早就爱上你了,我比Karry更爱你,你知道吗?

早在Karry救你之前,在某个早上,在你经常等车的公交站,我就已经爱上你了。你的眼睛倒影着蓝天,你的嘴角带着小小的太阳,你穿着白色的衬衫,灰色的毛衣,乖乖地等公交,那一刻,我心动了。

那场抢劫,你真的以为是意外吗?不,那是我精心导演的与你相遇的戏码啊。可是阴差阳错,却让Karry占了便宜!你知道我听你说你和Karry相遇的情节我有多心痛吗?你知道我当初在楼梯间看着你跟Karry接吻我有多嫉妒吗?你知道我在酒店里看到你和Karry上床我有多抓狂吗??!!!”

千智赫全身颤抖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睁大眼睛:“是你?那些背后使小手段的人都是你?”

“没错,都是我。”马思远双手缓缓攀上千智赫的肩膀,注视着他的眼睛,深情却又暴戾地狠狠说道,“你应该是我的,你应该是我的,千智赫。我爱你,我爱你啊……”

肩膀传来疼痛的触感,看着马思远的眼眸越来越疯狂,千智赫心生恐惧,低声说着:“马班长……放手……”

“你是我的……”马思远不顾千智赫的反对,抱住千智赫,握住他的后颈,低头胡乱地亲吻。

“马……马班……”还没喊出口千智赫的嘴唇就被马思远给堵住,千智赫慌乱地推着踢着马思远,可马思远像个没有痛觉的野兽一般继续疯狂地亲吻着千智赫。

宇文三兄弟在离他5米远的地方,睡得很熟,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情急之下,千智赫摸到一块石头,朝马思远砸了下去。

两秒钟之后,马思远顺着千智赫的身体,倒在地上。

千智赫大口喘着气,喘了很久,才平静下来。

他颤颤巍巍地把手指伸向马思远的鼻孔。

还好,有呼吸。马思远只是晕了过去。

千智赫却是蹲下来,抱住膝盖,咬着牙,无声地哭了起来。

 

夜更深了,气温更低了,代表着Karry存活的可能性越来越低了。

可是,千智赫还是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祈求着。

老天爷,求求你,千万不要让Karry有事。

Karry,你在哪里。

Karry,我好想你。

 

——tbc

 

评论(85)
热度(599)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