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1.4>

#王俊凯的第一个故事

1.4 雪盲③

反装着猫眼的酒店并没有住多久,因为在大理游玩了一天之后,几个人就辗转去了丽江。

新的酒店位于丽江边上,晚上推开窗户就可以看到一条倒影着霓虹五光十色的河流。

尽管风景如诗如画,并且Karry也仔细检查了一下居住的房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但毕竟经历了猫眼事件,心有余悸,躺在一张床上,脱去衣服,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时,Karry看到千智赫的眉头微微蹙着。

“智赫……”Karry轻声唤着千智赫的名字。

“嗯?”千智赫回过神来,目光从地上回到Karry脸上。

意识到自己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居然走神,千智赫搂着Karry的脖子,对他说着:“学长,对不起。”

Karry朝千智赫笑笑,伸手抚摸着他的头发:“怎么了?是不是前几天的事情还是有心理阴影?”

千智赫点了点头。他很想告诉Karry,那种被偷窥的感觉并未消失。虽然现在房间是安全的,可是那个人还在。

“那就不做。”Karry躺到千智赫身边,盖上薄被子,在被子里抱住千智赫,在他额前落下一个温柔的亲吻。

“学长……我……”千智赫抱着Karry,心里却有些过意不去。

明明盼望着二人世界多时,明明也很想将自己交付给眼前这个最深爱的人,自己却不知道磨磨唧唧一些什么。

“没关系。”Karry猜出了千智赫心中的顾虑,安慰着他,“交付是一件美好的事,我不希望你有任何勉强。”

悠然的假期总是过得很快,在大理和丽江游玩了五天后,6人打点好行李,奔赴最后一站——梅里雪山。

搭乘从丽江到梅里的汽车,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一行人终于来到了雪山脚下。

一下车,6人都不约而同地裹紧了外套——虽然只是在山脚下,气温仍在零度以下,吹过来的寒风也是冰凉刺骨。

Karry取下围巾,系到千智赫脖子上。

千智赫怕Karry会冷,想推辞,Karry凑到他耳边说着:“没事,我身体好着呢。”

系好了围巾,千智赫一张小脸都裹在蓬松而宽大的白色围巾里,只露出一双琥珀色的清澈的眼睛。

感觉到围巾上残留着的Karry的温暖气息,千智赫内心溢满了幸福,眼睛弯成小月牙,并且真的感觉一点也不冷了。

一旁的马思远眼神黯了一下,就将目光投向远处。

蔚蓝辽阔的天空,雄伟壮丽的雪山,呼啸的寒风带来原始而粗犷的质感。

这让6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年热血沸腾,征服雪山豪情壮志在体内无限升腾。

云南之行最后一站,梅里雪山,果然来对了地方!

 

在山脚下欣赏了雪山的远景后,6人走向不远处的小旅馆。

说是旅馆,其实就是个藏民的农宅,一层楼,砖瓦结构,房子前坪的水泥地上插着五彩经幡,看起来朴实无华。主人本来是自住,但因为有几间空房,偶尔有旅客到访,也会招待来往的旅人。走进客房,简简单单,只有一张床和一个书桌,可是6人都觉得无所谓。

在梅里雪山震撼的美景面前,人类如同渺小的尘埃,伏在雪山脚下虔诚膜拜,对物质的需求反而不会强烈。

6人将行李放好,只背上了一些爬山工具和补充体力的食物,就兴奋地踏上了登山之行。

 

梅里雪山常年都有厚厚的积雪,6人来的季节还是冬天,积雪更是深厚。6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里走着,Karry叮嘱着大家:“跟紧点,千万不要走散了。”

雪地湿滑,6个人走着走着就两两结了对,相互搀扶着走起来更保险些。

马思远走到千智赫身边,还没来得及开口,千智赫已经回了头,对Karry说道:“学长,你跟我一起吗?”

Karry走到千智赫身边,牵住他的手:“你别东张西望,看脚下。”

“哦,好。”千智赫不好意思地朝Karry笑笑,露出两颗小小的梨涡。

那甜美的笑容看得马思远有些失神,等他回过神来,千智赫和Karry已经两两结对往前走了,倒是天宇文走了过来:“马班长,就我们俩落单呢?一起走吧。”

马思远回头,看着天宇文朝他友好地微笑。

“那你过来吧。”马思远朝天宇文说道。

 

6人沿着一条前人留下来的一条小路向上攀升着。

梅里雪山的登山条件一向不好,6人在登山前就详细了解过。所以登山之前,Karry、马思远和天宇文三人还不约而同地买了一些登山特定的设备,比如登山杖、马灯、简易指南针等等,细心的Karry还买了双份,临行时偷偷塞给千智赫一份。而千智赫则是在网上查了好几天的攻略,最终确定了这一条登山路线,虽然登山路线比较迂回,上山和下山分别要10个小时和8个小时,但是比起有些快捷却险恶的路线,这条却是最安全的,只要不遇上天灾人祸等重大事件,基本上没什么问题。

6人沿着小路走了将近5个小时,渐渐有些体力不支了。

天宇文忍不住走到千智赫身边,问他:“七年级的,这一路上有没有休息的地方啊?我走得腿都要断了。”

千智赫连忙点点头:“有的。再往前走有个山洞,可以遮风避雨。”

“你可别骗我。”天宇文挥挥拳头,“不然,我……”

“你你你……你凶什么呢。”马思远劈头给了天宇文一记招呼,“不准欺负学弟。”

其他人哈哈大笑起来。

6人又向前走了500米,果然有个山洞在眼前慢慢浮现。

走进山洞,抖落掉身上的雪花,天宇文观察了一下山洞,不由自主地赞叹了一句:“千智赫,你小子不错嘛。”

这山洞,深有10米深,宽也达到了4米左右,高度也不逼仄,里面还有以前的登山者留下的毡子垫、打火机、木柴和烧水用的锅子,在梅里雪山这算是五星级豪华山洞了。

6个人合作着将火生了起来,又取了些雪水,烧开了灌在保温壶里。

围着火堆坐下,千智赫询问着大家的意见:“那……学长们……我们今天还继续登山吗?”

“不登了不登了。”天宇文首先表态,“今天就坐下来聊聊天吧。我们又不是旅行团,没必要赶得匆匆忙忙的啊。”

马思远也点了点头:“大家也都累了,再往上走也更冷,氧气更稀薄。还是休息好了再往上爬吧。”

“可是……”千智赫的声音小小的,被淹没柴火噼里啪啦的爆裂声里。

察觉到千智赫的小表情,坐在旁边的Karry暗暗用肩膀碰了碰千智赫的肩膀:“怎么了?”

不知为何,千智赫隐隐有些担忧。但是这种担忧是无法跟人言说的。前文说过,千智赫的第六感比一般人强烈,可是现在他分辨不出这种不详的第六感到底是什么。他自己不清不楚,那就更无法对别人解释了。

于是千智赫对着Karry摇了摇头,又笑了笑:“没事。”

马思远看着karry,问他:“你的想法呢?”

Karry看了看已经躺下来的天宇文,笑了一下:“你们决定就好,我没意见。”

马思远又征求了一下宇寻和宇浩的意见。

那两人已经冻僵了,好不容易烤着火暖和一些,说什么也不肯走了。

那好,就留下来休息吧。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雪山在黑暗里散发着莹白色的光芒。

6人围炉夜话。

“时间还早呢,我们娱乐娱乐。”天宇文提议。

这个建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成。毕竟现在才晚上7点,习惯了城市生活的6人这个点是怎么也睡不着的。

“说什么呢?”马思远抱着膝盖,饶有兴趣地问着。

“要不……大家都说说自己‘感情’方面的事情吧!”天宇文语出惊人。

千智赫一愣,看了Karry一眼。

而Karry看起来十分淡定,还不忘给千智赫一个暖暖的微笑,那意思似乎是,我在呢,别担心。

“这个好。”宇浩总结道,“情犊初开的少年,谁心里没有个意中人。”

“真好。”宇寻复议。

“嗯,那你们谁先开始。”马思远扫了一眼,指了指天宇文,“你先提的,你自己先自爆。”

天宇文挠了挠头,羞涩地笑了笑:“我的心上人,你们都知道的啊。隔壁女校郑紫琪啊。”

“你都因为她被人打成猪头了,还喜欢她啊?”马思远夸张地叫了一声。

天宇文连忙低下头:“不行么?”

“行……”马思远对这个爆料很失望。原本以为能爆出些不一样的东西呢,结果还是郑紫琪。

不过,马思远心想着,反正我的关注点也不是天宇文。

“好了,我爆完了。轮到你们了。”天宇文提醒道。

宇寻和宇浩也先后爆料了自己喜欢的人。出乎意料的是,看似成熟的宇浩在选择恋爱对象时,喜欢的是一个成熟的大姐姐,而看着特别像女孩子的宇寻,内心却是霸道总裁范儿,当其他五人听说宇寻直接把人家小姑娘堵教室里表白,不接受不放她出去,小姑娘一边哭一边接受了他的表白后,都惊讶地发出“哟哟哟哟”的声音。

“真人不露相啊!不错哦,宇寻。”Karry朝宇寻交换了一个惺惺相惜的小眼神。

按照顺序,轮到马思远。

只见马思远本来还跟大家笑着,谈到感情问题,笑容淡了下去。

“我啊,喜欢一个人,本来他也应该喜欢我,可是却阴差阳错地错过了。”

看着马思远失落的样子,众人不胜唏嘘。沉默了一会儿,天宇文说道:“那你把她追回来啊。”

“对啊。”宇寻附和道,“你可是最迷人班长啊,马班长出马谁也扛不住。”

“算了。”马思远苦涩地摇了摇头,“他现在……有属于他的幸福。”

山洞里响起长长短短的叹息声。

襄王有意,神女无情。没想到马班长居然情路坎坷。

众人叹息了一阵,天宇文就看向了Karry:“Karry,你呢?”

“我?”Karry心里小声嘀咕着,我喜欢的人就是千智赫啊。

不过,又不便说破,于是Karry笑了笑,一双桃花眼深情款款:“我喜欢的人啊,又可爱,又善良。笑起来甜甜的,亲起来也是甜甜的。我想一辈子和他在一起,宠他一辈子,爱他一辈子。”

“天啊……”宇浩夸张地摸了摸胳膊,“鸡皮疙瘩掉一地。”

“她是谁啊?”宇寻好奇地问道。

千智赫心跳漏了一拍,脸也唰地一下红透了。但是在火堆的掩映下,并没有人看出他的失态。

“他啊……”Karry对众人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狡黠地说道,“这个悬念,留给你们揭晓吧。都告诉你们了,还有什么意思。”

宇寻已经脑洞大开地开始盘算Karry的绯闻女友了:“是八年级的校花苏青青?初中部的小可爱花痴季芸芸?还是校广播站的御姐何琳娜呢……”

他越盘算越迷糊,觉得Karry绯闻女友实在太多,这也太难猜了,完全没想到Karry的“正牌女朋友”就在这里。

众人都说完了,只剩下千智赫。

千智赫本想大家记不起他,他也就不说了,但是还是被天宇文抓个正着:“哎,你,七年级的。你还没说呢。”

“我……”千智赫咽了咽口水,神色焦急。

这,这该怎么说呢……

眼见着等了好久,千智赫都咬着牙没有开口的意思,天宇文急了:“喂,就你一个没说了。大家都说了,你好意思不说啊?”

“我……”千智赫急得额头都渗出了细汗。

“他啊……”Karry突然开口,表情笃定地说道,“他喜欢学姐。”

“你怎么知道?”天宇文问。

“就是那天我去图书馆的时候……被我撞见了。”karry挑了挑眉,对千智赫说着,“是不是啊,千智赫?”

千智赫抬起头,茫然地看着Karry。

自己喜欢Karry,并且只喜欢过Karry。这事情Karry也知道的,那他口中的“学姐”又是哪一出?

“不承认啊,那不要怪学长不厚道啊。”Karry朝众人神秘地笑着,“那天我不小心去了图书馆,正好撞见我们的小学弟跟学姐在一起,嗯……接吻。”

“接吻!”听到关键词,众人来了兴致,宇寻还催促道,“快说快说。”

Karry也在众人的期冀眼神里,继续说着:“那位学姐啊,可漂亮了。修长的双腿,大大的眼睛,乌黑的秀发。他们在图书馆的角落里接吻。大概是第一次接吻吧,千智赫还磕破了那位学姐的嘴唇呢……”

说到这里,千智赫总算明白了。Karry口中说的“学姐”就是他自己,那个在接吻的时候被千智赫牙齿碰上嘴角流血的人,也是苦逼的他。

那场景千智赫还记忆犹新。接吻磕破Karry的嘴唇后,Karry擦了一下嘴唇,笑着对千智赫说着:“你这是要亲我啊还是要吃我啊。”

千智赫就脸红地低着头,垂着眼睛看着地面,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小声说着:“对不起。”

Karry忍不住噗嗤一笑,凑到他眼前说着:“我又没生气,你干嘛道歉?”

他抬起千智赫的下巴,一双桃花眼里尽是笑意:“再来。”

 

“那……那位学姐呢?不会是玩玩吧。”宇寻对马思远的单恋还记忆犹新,而这位学姐听起来条件不错是个大美女啊,千智赫能HOLD住吗?

“我问过她了。”Karry笑着说道,“学姐说,他对千智赫一见钟情呢。她很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他。”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Karry的目光就落在千智赫脸上,千智赫也静静地望着他,然后点点头:“嗯,我们在一个戏剧化的场景里相遇。看到他第一眼,我也喜欢上了他。我也很喜欢学姐啊。”

众人又是一顿惊呼。大家笑着闹着,冷清的山洞也变得热闹有趣起来。

睡觉的时候,Karry主动将毡垫脱到靠近洞口的位置。

山洞很深,但是不宽,围着火堆根本睡不下6人,必须有人在远离火堆,也就是靠近洞口的地方睡觉。

Karry一动,千智赫就抱了床小毯子走到Karry身边。

“智赫,你怎么来了。”Karry凑到千智赫耳边轻声说着,“乖,跟着他们一起在火堆边睡着。这儿冷。”

千智赫倔强地摇摇头。

“不听话哦?”Karry悄悄握了一下千智赫的手,“快过去睡觉。睡这儿万一你感冒了我还得照顾你。”

“你可以抱着我。”千智赫已经躺了下来,“这里光线晦暗,他们看不到的。而且,抱着我,你也不容易感冒啊。”

Karry看了看山洞里面,4人已经睡着了。而且确实如千智赫所说,这地方远离火堆,离洞口也有一段距离,月光照不进来,一起睡也未尝不可。

于是Karry也躺了下来,抱住千智赫,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说道:“嗯,我抱着你了。可以安心睡了吧。”

千智赫在Karry怀里小幅度地点了点头,就安心闭上了眼睛。

深夜里,马思远睁开眼睛,看着千智赫和Karry睡觉的区域,握紧了拳头。

——智赫,你是我的,你本应该是我的。为什么造化弄人。

 

在山洞睡了一夜,6人清早起来,虽然不像在家里睡得那么舒服,但好歹也算是休息得不错,而且万幸的是,大家都没有感冒。

“都准备好了吗?”马思远扫视了一眼人群,看到大家都整装待发,说道,“走吧。”

6人依旧根据昨天的队形,两两结伴往前走着。

越往上走,越感觉到离天空很近,离浑浊越远。因此,虽然被冻红了鼻子,积雪也高到了一脚踩下去能没入到大腿根部的厚度,6人仍是兴致勃勃地往前走着。

又走了2小时,山洞已经不见,周围全是白茫茫的积雪。

走到开阔处,天宇文站在一块凸起的平地上,眺望着远处的群山,感叹着:“你看这景色,多美啊。”

众人也停下了脚步,欣赏一下壮丽的雪景。

就在这时,千智赫听到了“咔嚓”,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

“Karry……”那种不详的预感又压迫了千智赫的心脏,千智赫抓住Karry的胳膊问他,“你有没有听到什么不对的声音?”

“没有啊……”Karry摇摇头。

这时,站在平地上,视野最为开阔的天宇文突然指着远处说道:“咦,那是什么?”

千智赫顺着天宇文的手指方向往远看,看到很远的地方有大块的雪花簌簌下落。

很快,耳边细小的咔嚓声音变成了砰砰的坠落声和隆隆的回声,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

“不好……雪崩!!!”千智赫大喊一声,“快往回走!快啊!!!!”

大家听到“雪崩”两个字,都大惊失色,拼命往回跑。

可是,就算拼了老命,在这寸步难行的雪地里,人的移动速度完全赶不上雪崩的速度。

呼啸而至的雪块冲散了众人,也将千智赫和Karry冲开。

全世界都被白色裹挟,看不到任何东西。

千智赫一开始还能听到karry大声呼喊他的声音,但人被裹在巨大的雪块里,一转眼Karry的声音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滑行了几百米之后,千智赫只觉得身体突然一空,然后垂直地坠落……

我这是……坠崖了?

千智赫内心被深切的绝望和巨大的恐惧填满。

——————

“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易烊千玺虽然听得津津有味,但是还是忍不住打断王俊凯,“你已经讲了三个小时。我不介意你睡一觉了再起来讲。”

易烊千玺说话的时候,王俊凯就静静观察着他。末了,问了一句:“你不困?”

“不。”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的眼睛。的确,他的眼神里看不到睡意,应该是生物钟已经习惯了凌晨之后再睡觉。

再联想到房间常年累月地拉着窗帘,睡在椅子上的奇怪举动,这种昼伏夜出、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性完全不是军人的做派。

可是他对枪支的熟练程度,以及饮食习惯和危机意识,又作何解释呢?

王俊凯绞尽脑汁,突然灵光一闪,脱口而出:“你是军事组织的人?”

易烊千玺没有回答。

“没错,你是。”王俊凯笃定地点头。

易烊千玺的表情只是闪过一丝惊愕,随即归于平静。与王俊凯对视良久,易烊千玺的声音在深夜里响起:“要么继续讲故事,要么睡觉。”

“我继续讲故事。”王俊凯回答。

 

————————

国际刑警香港分部。

“著名推理作家王俊凯失踪24小时了。”办公室里,张警督将卷宗交给得力下属王源,“目击者称他最后消失的地点是韩国仁川机场。王俊凯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很大,最近也是受邀参加柯南道尔奖,并且是获奖呼声最高的作家。这个案子组织很重视,我特派你去韩国查一查。”

“Yes sir.”王源朝张警督敬了个礼,拿走卷宗,临走时问道,“张警督,我想问一下,这是一起简单的失踪案吗?最近,世界各个地区的政要和知名人物接连失踪,我怀疑是……”

“这正是我派你去韩国调查的目的。”张警督打断王源。显然,两人都对王源要说未说的组织心知肚明,但没有定论的事情多说无益,“当然,首先我希望这只是一起简单的失踪案件,破获起来会容易很多。但如果不是,那我们也没什么好怕的。——维护世界和平,还轮不到他们。”

 

——tbc

 

评论(90)
热度(682)
  1. 大雯儿小仙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