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1.2>

#王俊凯的第一个故事

1.2 雪盲①

换个环境,人的潜意识会依旧保持着原来的记忆,所以王俊凯迷迷糊糊从铁床上落到冰凉的水泥地上时,才想起来他并不是睡在自己家里那张宽阔得可以翻几个身也不会掉下来的大床上,并且地上也没有铺柔软的地毯。

不过这一跌,倒是让王俊凯完全清醒过来。

他睁开眼,环视四周。

和昨天醒来相比,这个时刻,光线明显充足了许多,房间里的一切清晰地呈现在王俊凯眼前。

中间是王俊凯所睡的铁床,床边有个床头柜。柜子上放着一本圣经,一杯清水。

北边四扇窗口,一个铁门。铁门的西边有个办公桌,昨天晚上王俊凯就是坐在那张办公桌前写作。

南边整整一面墙都是柜子,柜子是铁质的,类似保险柜的材质,上着锁,王俊凯无法猜测那是什么,但是应该是易烊千玺的个人物品。

靠西的墙边,放置着一张餐桌和两把椅子。

西北方向,有简单的洗漱台和马桶。

东北方向,放着一个皮质沙发。昨天易烊千玺就坐在沙发上入睡。

王俊凯一度以为,是因为自己这个“客人”的到来,易烊千玺让出了床,自己睡沙发,但是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那张真皮沙发,皮质有磨损的痕迹,一看就是买了很久,并且被经常使用。而床则是崭新的模样,甚至连床单都是纤尘不染的。

而那餐桌旁的椅子,一把新,一把旧,很容易就让王俊凯推测出——

易烊千玺绑架他,并不是突发奇想,贸然为之,而是准备良久,步步为营。

王俊凯甚至能想象易烊千玺是如何完成绑架这一行为——像外科手术医生一般,先策划方案,再了解王俊凯的行程,然后在超市买好床、椅子、床单,最后出现在仁川机场,将“客人”请过来。

堪称犯罪小说范本式案例。

正想着,铁门处响起钥匙跟铁锁碰撞的声音。

易烊千玺回来了。王俊凯想着,将目光投向门口。

门开了,易烊千玺出现在门口,手里还拎着一个装满东西的塑料袋。

透过易烊千玺与门之间的缝隙,王俊凯全神贯注地观察着门外的世界,因为他知道,这样的时间和机会,并不多。

只看一眼,王俊凯的心就凉了半截——门外,是一片荒芜的草地!枯黄的野草毫无生机地趴在地上,放眼望去看不到一栋建筑物。

这是哪里?乡下吗?王俊凯思考着,有些懊恼。

看来,就算躲得过易烊千玺的监视,向外界发出求救讯息,以这地方的偏僻程度来看,估计也没有什么路人会听得见或看得到。

自己,似乎处在了一个孤岛,而这个岛上,除了自己就只有易烊千玺。

 

“想逃跑是没用的。”

易烊千玺的声音在房间响起的时候,王俊凯的目光从关上的铁门处收回来,转过头来看着他。

易烊千玺却是没有看王俊凯,径自走到餐桌边,将塑料袋放在桌子上,然后从里面依次拿出来矿泉水、鲜牛奶、巧克力,以及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

王俊凯走过去,看到那个方方正正的东西上写着英文“compressed biscuit”(压缩饼干)。再看看巧克力,联想到易烊千玺娴熟的握枪手法,王俊凯在易烊千玺身后问道:“你是军人?”

易烊千玺已经拿出了塑料袋里所有的东西,将塑料袋折叠,放在餐桌上,用鲜牛奶盒子压住,转过身来,看着王俊凯。

“你不打算回答我对还是错吗?”等了一会儿,见易烊千玺不回答,王俊凯又问道。

大约是今天要出门,易烊千玺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牛仔裤,灰色衬衫和迷彩外套。他靠在餐桌旁,两手像后撑在餐桌边缘,姿态放松地看着王俊凯,比昨天晚上和蔼可亲太多。

不过一开口,王俊凯就觉得,易烊千玺依旧是块难啃的硬骨头。

“我回答是,就是是吗?我回答否,你就会相信我不是吗?”

这让王俊凯觉得挫败。不仅是因为易烊千玺的话无法反驳,更重要的是,易烊千玺引用的还是王俊凯在《藏》里面主人公说过的原话。被自己打脸,可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

“来吃早餐吧。”易烊千玺话锋一转,邀请王俊凯。

被易烊千玺提醒,王俊凯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将近14个小时没有进食了,饿晕了自己不觉得,易烊千玺一说,肚子便条件反射似的咕咕叫了起来。

于是王俊凯也不客气,坐到餐桌边开吃。

可是,眼前的食物,除了牛奶让王俊凯有些兴致,巧克力太甜他吃不下,压缩饼干又是硬邦邦的。勉强吃了几口压缩饼干后,想不到一点点压缩饼干威力就很惊人,王俊凯觉得胃里饱饱的,开了一盒牛奶慢慢喝。

“你平时就吃这些?”王俊凯指着餐桌上的食物。

易烊千玺看起来没有丝毫不爽的样子,不急不缓地吃着难以下咽的压缩饼干,就跟正常人吃早餐一个模样。

“嗯,怎么了?”易烊千玺淡定地问着。

“没什么。”王俊凯摆了摆手。

 

吃完早饭,王俊凯坐在床上,无聊地发着呆。

易烊千玺给他扔过来一本书。

王俊凯定睛一看,居然是他最喜欢的推理作家之一岛田庄司的推理小说《异邦骑士》。

虽然推理大牛们的小说王俊凯几乎都拜读,但是这本《异邦骑士》还是王俊凯几年前看过的,许多细节已经忘记,重温起来有一种别样的惊喜。

捧着书如痴如醉地看了十几页,王俊凯才想起来,自己在看书,易烊千玺在干什么?

王俊凯抬起头,就看到易烊千玺回到了他的沙发上,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幅画板和铅笔,正在一丝不苟地画着什么。

王俊凯放下书,走了过去。

易烊千玺见他过来,也不闪躲,继续低头画着。

王俊凯看到易烊千玺的画作仅仅开了个头,他在右上角画了一些直线和曲线,并不能看出任何雏形。

“离讲故事还有14个小时,你难道不应该专注你自己的事情?”见王俊凯盯着自己作画,易烊千玺开口说道。

王俊凯抱着胳膊,饶有兴致地看了易烊千玺一眼:“那你呢?就这么有信心赢我,都悠然自得地开始画画消遣了?”

易烊千玺又描了两笔之后,放下画笔,抬起头看着王俊凯。

“你错了。画画才是正事,讲故事才是消遣。”

“哦,大画家易烊千玺先生。”

易烊千玺冷漠地扫了王俊凯一眼,不理会他的揶揄,低下头继续画着。铅笔在画纸上游走,发出沙沙的声响。

“那个……”站了一会儿,王俊凯有些局促地说道,“谢谢。”

易烊千玺从自己的世界里抬起头,不解地看着王俊凯。

“谢谢你的推理书。”王俊凯说着,“不然我会无聊到不知道干什么。”

“哦……”易烊千玺淡淡应着,“不用谢。”

“你也喜欢岛田庄司?”王俊凯推测着。

易烊千玺摇头:“不喜欢。”

“不喜欢你买他的书……”王俊凯皱起眉头。

突然间,王俊凯又明白了。

那本书,也是崭新的。虽然拆了封,可是没有被人翻阅过的痕迹。

这个绑匪,对自己不差嘛。王俊凯在心里嘀咕着。

但下一秒,王俊凯就苦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在一段绑架与被绑架关系里,绑匪对人质表现出温柔体贴的特质,那只是因为这样会减少人质的抗拒感,安抚人质的情绪;而在相处中,因为孤岛效应,人质会对绑匪不经意的施舍感恩戴德,那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病,得治。

 

接下来的十个小时,王俊凯看完了一本书,而易烊千玺安心地画了十个小时的画。那幅图画被易烊千玺填充了1/8,线条极其细腻复杂,可是就算易烊千玺已经画了不少内容,王俊凯依旧看不出那是个什么东西。

这期间,王俊凯还跟易烊千玺吃了中饭、晚饭。

但令王俊凯愁眉苦脸的是,中饭是压缩饼干,晚饭还是压缩饼干。

“再这么吃下去我会死。”王俊凯抱怨了一句。

“这些食物里有充足的蛋白质,糖类、脂肪、矿物质和维生素,能保证你每日所需。”

“我想吃烤肉。”王俊凯望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继续吃着压缩饼干。

“你不喜欢吃烤肉吗?”王俊凯朝易烊千玺说道。

“食物的用途只是用来补充能量。”

“你知道我除了是一个推理作家,还是个厨神吗?”王俊凯对易烊千玺说着,“尤其是新鲜的牛眼肉,放在煎锅上煎到七成熟,浇上黑胡椒汁,柠檬汁,撒上海盐,出锅的时候配上罗勒……”

“那个……”易烊千玺打断王俊凯,“我对食物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

 

晚饭之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虽然看不到窗外的景色,可是从窗帘缝隙处的光线变化,王俊凯还是能感觉到,夜幕降临了。

他搬过来一把椅子放到床边,自己坐在床上,对远处的易烊千玺喊道:

“我要开始讲故事了。”

易烊千玺坐在离他无比遥远的角落的沙发里,警惕地看着王俊凯,眼神像某种不相信人类的小动物。

“过来啊。”王俊凯招呼着易烊千玺,“一个故事要说很久,你坐我面前听故事才好。”

易烊千玺想了想,就站起身来,坐到了王俊凯床边。

“不过,故事开始之前,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待易烊千玺坐定,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说着,“故事里有两个男主角的名字要定。其中一个,我命名为Karry,这个名字想必你不陌生……”

易烊千玺当然不陌生。王俊凯推理小说所有的男主角名字都叫做Karry,后来有一次采访,王俊凯说自己的英文名叫做Karry,还引起了一大波黑粉的攻击,说王俊凯是典型的自恋型人格,简直自恋到变态。

“另一个名字,”王俊凯笑了笑,“你来定吧。”

易烊千玺沉默了片刻,开口:“叫千智赫吧。”

“千……智赫。”王俊凯问着,“有什么特定含义吗?”

“没有。”易烊千玺低着头,微微摇着,“随便取的。”

 

随便取的?王俊凯靠在床头。

心理学告诉我们,人所有的行为都是有据可循的,区别只是意识和潜意识而已。不过,王俊凯不打算纠结这个小细节,又问易烊千玺:“第二个我想确认的是,你知道‘雪盲’吗?”

易烊千玺点点头。

“那好。”王俊凯双手交叉,放在身前,身体后仰,摆出一个放松的姿势,“我的第一个故事,《雪盲》,现在开始。”

 

————————

《雪盲》

重庆。

冬日。

楼梯间。

千智赫嘴里呼出的热气落在Karry嘴角,进而被karry吻进肺里。零下的温度里,千智赫却被吻得面色潮红,呼吸加速,全身灼热。

“哐嘡。”

有什么东西从顶上落了下来,千智赫慌忙推开Karry。

“有人。”

Karry对这个甜蜜的亲吻还意犹未尽,刚想再次吻上千智赫,听到声响却是警觉地抬起了头。

旋转楼梯一眼望过去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掉下来的物品是个一块钱的钢镚,也不知道哪个冒失鬼一个不注意掉了钱还毫无知觉。

“不用管他。”Karry捧起千智赫的脸,看着他琥珀色的清澈眼睛,“我还没亲够,继续。”

“没时间了啊。”千智赫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要上课了。”

Karry望着千智赫往教室走的背影,一方面被千智赫这种严格遵守课堂纪律的正直弄得哭笑不得,另一方面却更喜欢千智赫了,喜欢得心里痒痒——禁欲,才是Karry的心头好,千智赫越是乖巧可爱,Karry越是心潮澎湃,欲罢不能。

可是,和千智赫在一起的时间永远过得那么快,Karry真想能有一段时光,每天形影不离地陪着千智赫,从黄昏到日暮,再从黎明到向晚。

Karry几个跨步就赶上了千智赫,离教室还有几步路的距离,拉住他的衣角小声说着:“寒假有什么安排?”

“没有……”千智赫有些害羞地躲着Karry。在这所中学,千智赫和Karry的关系并未公开,所以一切都处于地下恋情状态,连那帮朋友——马思远、宇文兄弟都蒙在鼓里。

“可以……陪我一起旅游么?”

“旅游?”千智赫睁大眼睛望着Karry。

“对啊。”Karry看着千智赫,一双眼睛变得温柔,如同盈着一湾清潭,“陪我旅游,陪我一起慢慢走遍世界每一个角落好吗,亲爱的智赫。”

千智赫愣了一下。

“叮……”,上课铃声响起。

“我……我下课后答复你……”千智赫红着脸跑进教室。

Karry目送着千智赫走进教室,笑了笑,转身往自己教室走。

虽然千智赫没有给出肯定答案,可是从他的眼神里,Karry知道千智赫是欣喜的。

他走到隔壁教室里,在自己座位上坐下,老师已经走上了课堂,拿起粉笔开始写板书。

Karry却是靠在桌子上,脑子里全是千智赫,笑得比夏日的阳光还要灿烂。

 

——tbc

 

#为什么写了这么多字王俊凯的第一个故事才起了个头……o(╯□╰)o让我死一死……我还以为14章,最多16章就可以完结,看来我是想多了呵呵呵呵呵……

 

 

评论(95)
热度(754)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