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1.1>

#游戏开始

1.1  圣经与枪支

我被绑架了。

这是王俊凯醒来的第一反应。

睁开眼,一片黑暗。慢慢适应之后,借着窗帘缝隙透进来的一丝光线,王俊凯仔细打量着身处的环境。

这是一所空旷的房子,四四方方,面积大约两百平方米。家具稀少,显得房间更加偌大。屋顶天花板看起来遥远如同夜空,目测楼层高度为5米。墙壁是灰色的,粗犷而原始。房间一面有四扇窗户,同样设置得高高的,离地3米左右,光线就是从这四个窗户处的窗帘缝隙里透进来的。在四扇窗户的中间,有一扇铁门,不用猜测,必然是牢牢锁着的。

而王俊凯所在的位置,是房间的正中央。一张大大的床,铁质结构,一副铁铐将王俊凯的右手与床头紧密相连。床边放着一个床头柜,柜子上放着一杯白开水,还有一本圣经。

圣经?王俊凯翻了翻这本小册子,又放下了。

他是个无神论者,对基督教的读物并没有什么兴趣。

唯一让王俊凯欣慰的是,绑架者给他安排的床位松松软软十分舒服,王俊凯此刻就陷在柔软的被子里,身体放松,脑子却是在高速运转。

怎么回事?

然而,王俊凯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怎么被绑架了。

他能回忆起来的最后一帧画面,是他飞机落地,拖着行李箱到达仁川机场。那时,他的心情十分愉悦,只待柯南道尔奖的主办方过来接他去酒店,完全没想到命运跟他开了这么一个玩笑。

是的,王俊凯受邀来韩国,是来领奖的。作为一名蜚声海内外的悬疑推理作家,他的作品被译成11国文字,发行到了50多个国家,不仅赢得了世界各地推理迷们的喜欢,也让业界交口称赞。这一年,王俊凯更是交出了构思精妙的长篇小说《藏》,这部广受好评的作品最终为他赢得了2015年度悬疑推理届的大奖——柯南道尔奖,王俊凯此行就是特别过来领奖的。

其实颁奖典礼七天之后才举行,按照王俊凯一贯的行事风格,不会这么早早出发。可是这次,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王俊凯突然想放松放松,好好放个假犒劳一下从20岁走上职业作家这条路开始每天写作超过十小时写了八年的自己。

 

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王俊凯伸出空闲的左手揉了揉太阳穴。

——该死,完全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啊。

哐蹚一声,王俊凯陡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盯着铁门。

有人回来了。

门缓缓打开,无数的光线从大门照进来,一瞬间亮得王俊凯有些失明。

白茫茫的一片。门外的景色全都看不见,只看到白色的光线勾勒出一个细细瘦瘦的身影。

逆光,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可是身材十分清瘦,甚至看起来还有些弱不禁风。

王俊凯微微惊讶了一下。他原本想着绑匪会五大三粗来着。

门很快又被关上了。

男子将门关好,一步一步走到王俊凯身边。

 

黑暗将其他感觉放大。安静的环境里,王俊凯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沉默良久,眼前的人突然开口了。

“我不是坏人。”

王俊凯心里又是一惊。

这个绑匪的声音,居然十分温柔平和。不仅没有丝毫戾气,反而有一种温暖人心的魔力。

不。王俊凯摇摇头。想什么呢。

集中精神盯着眼前的人,想从他脸上找到线索,很可惜,黑暗里男人的面容模糊晦涩,背对着窗户,更看不清五官。

“你绑架了我。”王俊凯咽了咽口水,谨慎地说道。

他不想激怒眼前的人,在任何情况都不甚明朗的情况下,耐心和谦卑是最好的策略。

“放心,我不是疯子。”男人缓缓地说着,听起来像是在安慰王俊凯。

可是王俊凯知道,这并不是朋友间的闲聊或小孩子的恶作剧。只要一用力,右手冰凉的镣铐会提醒他严峻的事实。

“你并不想伤害我。”王俊凯小心推断着。

他被放置在柔软的床上,床边还贴心地放好了水杯。他没有感到任何不适,身上也没有任何伤痕。

“继续。”那人似乎很享受王俊凯的推理。

但是王俊凯并不享受。

“如果你的目的不是伤害我,请你放我出去。”

 

说完这句话,王俊凯忐忑地望着男人,男人也安静地面对着他。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偌大的房间只剩下空气在流动。

正当王俊凯以为对方不会回答,准备放弃时,听到男人说了一句:

“你觉得外面安全,是吗?”

王俊凯想了一下,点点头,嗯了一声。

“那我告诉你,你错了。”

仍然是温柔平和的声音,可是清晰的声线听起来无比笃定。

 

“你是谁?”

王俊凯决定不再拘泥于辩论,单刀直入。

男人又走近了一步,拉了把椅子,坐在王俊凯面前,语气依旧不急不缓:“你是悬疑推理作家。你来告诉我,我是谁。”

“你……你知道我?”王俊凯不可置信。

“悬疑推理届21世纪的天才作者王俊凯先生,文学界的爱因斯坦,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你有什么目的?”

“尽管不好猜,但我还是坚信,给你足够的时间,王俊凯先生,你能推理得出来的。”

王俊凯看着眼前的人好一会儿,身体向后,靠在床背上。

“你是让我在一片黑暗中做推理吗?抱歉,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男人似乎轻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习惯了黑暗,忘记王先生需要光明了。”

“啪”的一声,一盏落地台灯被打开。

台灯的光线很柔和,只照亮了房间的一隅,虽然房间的四个角落依旧黑暗,可是床附近的视野却是清晰可见。

而让王俊凯始料未及的是,绑架他的人的面容,就这样毫无防备地闯进他眼里。

——展现在王俊凯眼前的是一张异常英俊的脸庞。浓浓的眉毛,秋水一般的眸子,薄薄的嘴唇,秀气的下巴。男人正看着王俊凯,笑得很浅,但是看得出来在笑,神奇的是,嘴角居然还有两颗梨涡。他穿着黑色的衣服黑色的裤子,将自己笼罩在一片黑色里,一张白皙干净的脸庞却熠熠生辉,形成强烈的反差。

完全,完全不是王俊凯所能想象出的绑匪的样子!

 

“喂。”

直到眼前的男人发出声音,王俊凯才从震惊里回过神来,慌忙低下头,移开一直放在男人脸上的视线。

“推理出什么了吗?”

男人挑着眉,气定神闲地问着王俊凯。

在所有的推理故事里,王俊凯是唯一的上帝。而这一次,就算自己被迫成为推理小说里那个深陷泥潭的男主角,王俊凯也不打算放弃这种特权。

推理的世界,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打定主意,王俊凯抬起头来,看着男人的眼睛。

“如何称呼。”停顿了一下,王俊凯又加了句,“如果不方便透露真名,也请给我一个代号。我可不想用‘喂’来称呼你。”

王俊凯没觉得男人会报出名字。哪知道男人笑了一下,开口:“易烊千玺。”

“嗯?”王俊凯愣了一下。

“我的名字。”

王俊凯狐疑地看着易烊千玺,想从他的眼神里判断他是否说谎。结论是,没有。

一个敢于说出自己真实姓名的绑匪。王俊凯心里嘀咕着,不是疯子就是自大狂。

问题是,两者都不好对付。

眼角瞥到床头柜上放着的圣经,王俊凯拿到手上,抬起头对易烊千玺说道:“你绑架我的目的,不会是想找个人来帮你读圣经吧。”

易烊千玺笑了起来:“你这么说,倒也没错。”

王俊凯就看着易烊千玺,知道他肯定没有说完,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半句。

易烊千玺看向王俊凯,缓缓说着:“你知道,上帝七天创世纪吗?”

“嗯。所以呢?”王俊凯淡淡地回应着。

“而我想知道一件事。”

“什么?”

就在这时,易烊千玺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王俊凯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皱着眉看着他。却看到易烊千玺双手撑在王俊凯身边,整个身子压迫过来。

他要,干什么???

眼看着易烊千玺的脸越来越近,王俊凯怔在原地,思绪混乱。

凑近了,近到彼此的呼吸都相互交织,四目相遇目光也无法躲闪,易烊千玺开口,吐出的气息落在王俊凯脸颊细小的绒毛上:“我想知道,七天,可不可以让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

噗通,噗通。

王俊凯感觉自己心跳得厉害,脸霎时滚烫绯红。

 

在耳朵尖都快烧熟的时候,易烊千玺突然离开了王俊凯,回到1米远处的椅子边,坐下,顺便拿走了他手中的圣经,低下头开始翻书。修长的指尖落在黄色的纸页上,带着笑意的声音传进王俊凯耳朵里:“开个玩笑。”

王俊凯抿着嘴,觉得这个玩笑并不好玩。

翻到指定的位置,易烊千玺转过脸来,将圣经举到王俊凯眼前,让他能看清上面的字。

“我们玩一个游戏。”

“我为什么要陪你玩游戏。”王俊凯靠在床上,并不看他。

“你赢了,我就放你出去。并且,我给你七次机会。怎么样,有兴趣吗?”

王俊凯转过头来。

显然,他对这个游戏产生了兴趣。

易烊千玺迎着王俊凯的目光,说道:“上帝创世纪用了七天,我也陪你,玩一个七天的游戏。根据圣经里七天创世纪的内容,我们每天晚上轮流讲一个推理故事。在故事谜底揭晓前的时间里,听者可以在任意时间写出自己认为的谜底。当故事结束后,听者可以指出作者的漏洞。简单的说,每一天,两个人,两个故事。谁的故事更加精妙,让人猜不出结局,漏洞更少,谁就是赢家。你赢,你走。我赢,你留下,我们继续讲故事。”

“如果平局呢?”王俊凯侧着脸看着易烊千玺。

“我是庄家,你懂的,庄家继续连庄。毕竟,我给你七次机会,那么我得到这一点点特权,也不算不公。”

他说得没错。王俊凯想着,不仅没有不公,相反,这个易烊千玺未免太过自信,给了自己七次机会。只要赢了一次,自己就可以逃出生天。

王俊凯还在思索着,易烊千玺抬起手,看了看表,又将目光投向王俊凯。

万物初始之前,宇宙是无边无际混沌的黑暗,只有上帝之灵穿行其间。上帝对这无边的黑暗十分不满,就轻轻一挥手,说:“要有光”,于是世间就有了光。上帝称“光”为“昼”,称“黑暗”为“夜”。亮光隐去,黑暗重临,从此,世间就有了昼与夜的交替。这是上帝创世的第一天。

所以,我们第一天的写作主题,是‘光明与黑暗’。现在是晚上11:28分,你有24小时的时间,构思第一个故事。祝你好运。”

王俊凯想了想,问:“纸笔呢?”

看着易烊千玺不解地望着他,王俊凯解释道:“我需要记下我的灵感。”

易烊千玺看了王俊凯一会儿,指着一角说道:“那个角落里有书桌。桌子抽屉里有白纸和铅笔。”

“请帮我拿一下,谢谢。”王俊凯晃了晃手上的镣铐。

易烊千玺这才想起王俊凯还被拷在铁床上,略微沉思了一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片小小的钥匙,低头给王俊凯开锁。

“你不会逃,对吗?”易烊千玺还是低着头,随口对王俊凯说着。

“不……”王俊凯咬了咬牙,又补了一句,“不会。”

解开镣铐,易烊千玺就往黑暗里走去,一点一滴消失,跟黑暗融为一体。

“我先睡了。你随意。”

 

王俊凯揉了揉被镣铐栓红的手腕,从床沿爬起来,往书桌走。

果然,从书桌的抽屉里,王俊凯找到了想要的纸笔,拿到床头柜旁。

光明与黑暗……

凌晨是王俊凯的灵感来源高峰期。很快,王俊凯就想好了故事梗概,低下头开始写作。

安静。旷野无边般的安静。

王俊凯写到一半,突然停下了笔。

并不是他灵感中断,相反,他现在文思泉涌,灵感纷沓而至。

只是,王俊凯想到了一个目前而言比写作更重要的事——

易烊千玺,睡着了?

王俊凯将落地台灯转向易烊千玺的方向,看到易烊千玺坐在角落的一张皮质沙发椅上,双臂抱胸,就那么睡着了。王俊凯蹑手蹑脚地走向易烊千玺,隔着一米的距离,因为环境的静谧,能听到易烊千玺均匀的呼吸声。

他睡着了,跑!

王俊凯扭头就向铁门奔去。

嘭。

耳边划过锋利的子弹,一声巨响震住了王俊凯逃跑的脚步。

下一秒,王俊凯感觉到耳际潮湿,有咸腥的血液慢慢渗出来。

子弹,从耳朵边擦过。再右偏一些,就是直接爆头。

 

身后响起易烊千玺慢慢起身,衣服与皮质沙发摩擦的声音。

然后,就是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哒,哒,哒。

王俊凯已经僵在原地,不敢动弹。易烊千玺绕到王俊凯面前,举起枪,金属触感的枪管托起王俊凯的下颌,逼王俊凯抬起头直视他。

“如果你试图逃跑,bang——

如果你试图喊叫,bang——

如果你试图反抗,bang——”

 

易烊千玺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说出拟声词时,就像在模拟一朵烟花的绽放。可是王俊凯却头一次觉得,世界上有人,将威胁说得如此优雅,亦如此可怕。

“你出血了……”易烊千玺伸手准备触摸王俊凯的耳朵。

王俊凯闪了一下。

察觉到王俊凯的抗拒,易烊千玺冷下脸来,半晌,开口说道:“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切身体会到,你已经进入了这个游戏。在没有赢我之前,不要将精力放在注定会失败的事情上。

——再说,你以为这是地狱,其实不是。而你想要逃往的天堂,也并不是天堂。”

王俊凯的目光落在地上。易烊千玺的羞辱让他握紧拳头。

“如果我是你,我会全神贯注,写出一个精彩的故事。作为推理作家,你应该懂得,这才是你最有把握并且毫无风险赢得胜利的最优策略。”

易烊千玺说完,收回手枪,走到角落里,靠在沙发上,继续休息。

“你还有23小时。晚安。”似乎是落地台灯的灯光让易烊千玺有些不适应,他戴上了上衣的帽子,将整个人隐逸在黑色里。

王俊凯一直盯着易烊千玺,盯了足足有5分钟。

他现在对于这个人的好奇心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甚至都超过了王俊凯内心对阿瑟·柯南道尔、阿加莎·克里斯蒂和列奥纳多·迪·皮耶罗·达·芬奇的兴趣。

他明明很年轻,却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冷静。

他明明应该是个冷血绑匪,可是他身上并没有任何引起你警惕感的残暴。

而当你以为他温柔平和时,他却又可以丝丝入扣地控制你的思想和行动,让你确信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不可违抗。

 

王俊凯走到床边,回过神来,嘴角竟浮起一抹笑容。

——为什么自己居然隐隐期待起和易烊千玺的智力对决。一定很有意思。

与此同时,王俊凯的第一个故事也在脑海里创作完成。

在纸上记下梗概后,王俊凯坐在床上,喝了一口水,恬然地笑着。

易烊千玺,等着我明天给你讲个好故事吧。

我也想知道,你会给我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心态放松,困意袭来,王俊凯钻进被子,闭上眼睛,渐渐进入了梦乡。

 

——tbc

评论(170)
热度(1121)
  1. 大雯儿小仙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