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蒸发(9)

#tag是千凯千和千源千,cp洁癖者请注意避雷。

#倒数第二章。

#请勿上升真人。

(9)

“你怎么知道……我是医生?如果你没死,那在王源壁橱发现的尸体又是谁?还有,为什么王俊凯和王源坠楼,没有尸体?”

我有太多的疑问等待着眼前的人解答。

易烊千玺却是淡淡地看着我,耐心等我说完,才问道:“这么多问题,我该先回答哪个?”

我一愣。

易烊千玺朝我勾手,转身往楼梯里走:“天台风大,我们回屋细说。”

我跟在易烊千玺身后,走了几步,停了下来。

以身犯险,并不是什么优良策略。

易烊千玺走了一段距离,发现我并没有跟过来,回头看见我在不远处踟蹰,稍微一琢磨便明白了我的顾虑,笑了一下:“如果你不想知道答案,我不勉强。”

我迟疑了一下,就跟上了易烊千玺的脚步。

的确,我想知道答案,想知道所有的答案。如果我是一个没有好奇心的人,我甚至不会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我本该与他们仨隔着几千米的距离互不相识,而我们之间的关系,将仅仅是一份研究案例与实习心理医生之间的简单关系。简单到不应该有任何交集。

 

我们回到了房间,坐在餐桌边。易烊千玺给我泡了杯热茶,我拿着日记本——或者确切地说,病历记录本,摊开来。

这个房间曾经充满欢声笑语。我也和易烊千玺聊过天,可是现在,同样的房间,不同的心境和身份,跟当初我们坐在沙发上聊天的感觉已经云泥之别。

眼前的易烊千玺,也不是我熟悉的那个,笑起来像三月阳光的千玺。

他现在的样子,更像一轮月亮,一轮静寂孤独而满怀心事的月亮。

抿了一口茶,易烊千玺开口:“首先,在你出现在我世界的第二天,我就调查到了你的身份。调查你的身份并不难,从小到大我接触过的心理医生超过一百个,你的行为举止虽然刻意掩盖你的研究习惯,但是一些小细节还是能透露你的医生身份。”

“其次,在王源壁橱里发现的尸体,只是跟我年龄和体貌特征相近的人。我的工作是医疗器械代理,跟全国200多家医院打交道,找一具这样的尸体,不难。”

“第三,刘志宏,我很佩服你在这起研究中表现出来的天赋和能力,你居然可以分辨出我们三个人,并且良好地融入其间,还跟我们仨互动。但是,你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导致你不能推理出所有事实的真相。”

错误?我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转过头来,对我说道:“在这三人里面,我才是主人格。副人格的死亡,躯体是不会跟随死亡的。所以,消失的也只是人格,没有尸体。”

“怎……怎么会……”我不可置信地摇摇头,“按照出生年月,王俊凯1999年9月21日,王源是2000年11月8日,你是2000年11月28日……”

“谁告诉你最先出生的人格,就是主人格?”易烊千玺打断我的话,“的确,这副躯体的出生年月确实是1999年9月21日没错,但是我的出现,也就是主人格,直到2000年11月28日才苏醒。也因为苏醒时间最晚,所以我反而是三个人格里面最弱的。主人格居然是最弱的,真是讽刺。”

我的脑海突然灵光一闪——

难怪,难怪千玺消失,我们查不到他任何信息。而王源去喀什调查,只能查到王俊凯的身份信息——这副躯壳的主人格虽然是易烊千玺,可是这副躯壳的出生年月却是实打实的王俊凯的出生年月。所以按照易烊千玺的身份信息,是查不到任何东西的——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一个在2000年11月28日出生的“易烊千玺”,只有一个在1999年9月21日出生的躯体,和在2000年11月28日苏醒的人格。

“你从出生,就意识到了你们是三重人格的存在,并且意识到了你是主人格?”虽然做了充分的研究,可是面对着易烊千玺,我想我的表情一定还是带上了惊诧。

“一开始,我以为我们三个人格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世界是一样的。可是到后来,我发现完全不一样——打个简单的比方,那就是如果我们三个人都有认知等级的话,他们是B等级,我是A等级。我根本没办法跟他们解释我们是住在一个身体里的三个灵魂——副人格是意识不到其他人格也占用一个身体的事实的,在他们看来,我们三个就是三个不同的人。”

“可是你不仅知道副人格的存在,还知道我是来研究你们的,我至始至终所看到的只是一副躯体,但是却要配合着你们三个人格,假装三个人的存在——而我的假装你全部看在眼里。为什么不拆穿我?不怕我破坏了你的一石二鸟杀人计划?”我看着易烊千玺的眼眸,问道。

“因为我确定,你是观察着,不是参与者。”易烊千玺直视着我,淡定地说着,“并且,我们还拉勾了,你会为你保守秘密的,不是么?”

“哦……”我想起那日我和易烊千玺单独相处时,易烊千玺微笑着朝我伸出小指,狡黠地说着,这是我和你之间的秘密,不准告诉表哥哦。

原来是这么个意思。我苦笑了一下:“我还真没深想你是这么个暗示。”

“就算你没有明白个中深意,你也不会插入我们三人之间的生活的,哪怕你亲眼看着其中一个人格的死亡。”易烊千玺平静地说道。

我盯着他:“这么笃定?”

 

易烊千玺眼波流转,往事浮上心头:“在我7岁的时候,洛云教授来找我玩,他问了我一个经典的心理学问题,就是那个著名的铁轨实验。

——如果有一辆行驶的火车,前面有两条分叉的铁轨,左边铁轨上绑着十个人,右边铁轨上绑着一个人。不扳动道岔,火车会往左边开过去,会轧死十个人;扳动道岔,火车会往右边行驶,轧死一个人呢。你,扳还是不扳?

当时洛云教授问过了许多人,答案都是统一的——扳动,因为一边是十条性命,一边是一条性命,显而易见的答案。洛云教授也以为七岁的我,会给我一样的答案。

可是我思考了一分钟之后,告诉他,不扳。

洛云教授惊讶地看着我,问我,为什么?

我告诉他,

一,扳动道岔,是谋杀。不扳动道岔,这件事情是个意外,而与你无关。

二,于生命而言,一条生命和十条生命同样值得尊重。

三,而于世界规则而言,自以为是的介入,引发的也许不是正义,而是观察状态的坍塌——你将永远失去知道真实答案的机会。”

 

“你跟我说这些,想说明什么?”我不解地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又淡淡笑了一下:“洛云教授是你的老师,你对洛老师有着崇拜之心,你的心理学启蒙读物就是洛老师的《精神病理学研究》,对吗?所以你的行为准则,也会受到洛老师潜移默化的影响。因此,我断定,你会是个冷静细致的观察着,而不是意气用事介入案例中的外行。——简言之,你不会破坏我的计划。”

我发现,撇开其他不谈,眼前的易烊千玺的心理学素养之高,出乎我的意料。在我还没研究透他之前,他已经完完全全研究透了我。

他冷静,睿智,耐心,优秀。可是这样一个智商和情商都凌驾于常人之上的人格,为什么要杀害其他人格?

“为什么要杀掉王俊凯和王源?”沉默半晌,我还是问出了盘桓在我脑海多时的问题。

听到这句话,易烊千玺的表情突然就沉重起来。那云淡风轻的眼眸也如同水墨画被细雨晕染,画卷之内全是秋雨过后叶落花谢的深切悲凉。

“你以为我想杀他们吗?我没有办法,我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听到易烊千玺的说辞,我有些愠怒:“王源壁橱上的尸体是你放的,刻意的消失挑起两人之间的猜忌也是你一手导演的。现在他们俩都坠楼死亡了,你还要装无辜?”

易烊千玺却是一点也没有在意我的愤怒,眼神飘向窗外,看着那在寒风里不断摇摆的光秃秃的枝桠:“刘志宏,你知道癌症的机理吗?”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知道,我只想知道易烊千玺为什么可以狠下心来杀掉两个朝夕相处,对他重情重义的人。

易烊千玺没听到我的回答,自顾自地说着:“一开始,癌细胞和人体内的白细胞是能好好相处的。那个阶段,叫做良性肿瘤。这种肿瘤,只要保持这个状态,对身体没有任何影响,可以伴随着病人过一辈子。可是,大部分情况下,癌细胞想侵占领地,病情就会开始恶化。癌细胞和白细胞会爆发激烈的斗争,斗争的结果,要么是癌细胞取得胜利,可是这样的胜利也是不长久的——躯体会死亡。宿主死亡,癌细胞也会跟着死亡;要么是白细胞取得胜利,癌细胞被吞噬干净,排出体外,人战胜癌症,得以继续生存。”

我咀嚼着易烊千玺的话,脑海里的一团乱麻渐渐清晰:“你是说……王俊凯和王源是副人格,可是他们想侵占躯体。但副人格侵占躯体了的话,躯体也会死亡。所以斗争的结果,要么是王俊凯和王源其中一个人格取得胜利——但是最终也会死亡,要么是你取得胜利,然后存活着……”

“没错。”易烊千玺的眼神垂了下来,呆呆地看着地面。

“只有这一种可能性吗?”我对着千玺说着。这未免也太过残忍。想了想,我又猛然抬头,问他:“对了,良性肿瘤……如果你们三个人和平相处,是可以一起存活一辈子的,对不对?”

易烊千玺讷讷:“曾经,我也以为可以的……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们三个人之间,出现了嫉妒和占有的情绪……”

“他们……”我顿了一下,说道,“他们爱上了你。”

易烊千玺的眼神更加黯淡了:“刘志宏,你爱过人吗?”

爱?

我轻轻读着这个字。

我爱一个人,爱了许多年,说不出口,又放不下来。像一条小船,栓在一湾无人到来的渡口,一年又一年孤寂而又心甘情愿地等待着奇迹的出现。

“爱过。”

“爱过,就会知道那种感受吧……”易烊千玺轻声说着,“想把他抱在怀里,揉进生命里,想和他融为一体,一辈子不分离。王俊凯,王源,他们都那么肆无忌惮热烈地爱着,可我能做的除了装傻就是远离。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无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他们是副人格,便可以无所顾忌地去爱。而我是主人格,我知道一旦我心动,爱上其中任何一个人,我会被‘吞噬’,我们三个都会死亡。”

我惊讶地张大嘴巴。我没想到,爱情之于易烊千玺而言,是举起屠刀;而爱情之于王俊凯和王源,是致命毒药。

“我也曾试图推开他们,让他们明白,我是不值得被爱的。”说到这里,易烊千玺声音黯哑,情绪隐忍。他没有任何煽情的语气,可是就那么一字一句平淡的述说,听得我想哭。

“我会在王俊凯微笑着对我说,千玺,我给你做了饭你过来吃吧,回他,你自己吃吧。会在王俊凯连夜为我在录音室录制一首生日歌曲,拿给我听时,回他,不好听。会一次又一次打击他的热情,可是他却还是会笑着摸摸我的头,说没关系,老幺就是用来宠的嘛。

而对于王源,我知道他对许多事情不在乎,但是极度在乎我,却会不停地在他面前说王俊凯的好,暗示他我喜欢的是王俊凯。可是王源就陪着我,安慰着我的不开心,熨帖着我的情绪,有时候打完游戏跟他睡在一起,他以为我睡着了,可是我没睡着,会听到他说,千玺啊,不管你喜欢的是谁,我只要你快乐就好了。

刘志宏,我试图阻止他们的爱,可是我失败了。我被爱着,可是他们的爱越深,我越惶恐。

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会被吞噬,我们都会消失。

求生的本能攫获了我。我虽是主人格,可是我很弱。王俊凯张扬自信,王源双商甚高,我谁都赢不了,我只能让他们互相残杀。

现在,他们,都不在了。

我赢了,可是我也输了。”

 

我停下笔,抬起头,看着易烊千玺。

他昂着头,脸色平静,就像带着一副面具。

而我已无法分辨,这具面具背后藏着多少的无奈和遗憾。

“今后,还能看到你吗?”我问道。

“相见不如怀念吧。”

“有什么打算?”

易烊千玺沉默了一会儿,苦笑了一下:“大概,找个春暖花开的城市,再不回来。”

 

离开的时候,我扭头看了一眼易烊千玺。

他还坐在餐桌边,一动不动,低着头。

我想了想,最终还是没忍住,开口问:

“易烊千玺,你爱谁?”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过了几秒,才缓缓说道:“这跟你的研究没有关系吧。”

“不是研究。”我摇摇头,“只是想知道。我和你们三个人相处了三个月,对你们每个人都有感情。我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易烊千玺微微摇头:“刘志宏医生,对研究样本有感情,不利于你做出客观结论。”

“千玺。”我盯着他的眼睛,“对我来说,你们三个,是三个活生生的人。我只是想替王俊凯和王源问一句,你到底爱谁?”

易烊千玺长久地看着我,睫毛颤抖着,垂下来,覆在一双忧伤的眼眸上。

“我谁都不爱。我没有爱过。”

 

走出大门时,我想起了什么,将三人合照的照片,发到易烊千玺手机上。

关上大门的时候,我看到易烊千玺痴痴地看着照片,然后将手机抱进怀里,贴着心脏,两行泪水从眼眶滑落,滴在餐桌上。

门关上的一瞬间,20230806号案例研究宣布完结。可是我的心里,苦苦的,涩涩的,许久无法抽离出来。

 

——tbc

 

评论(147)
热度(686)
  1. 大雯儿小仙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