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蒸发(8)

#tag是千凯千和千源千,cp洁癖者请注意避雷。

#倒数第三章。

#请勿上升真人。

(8)

当大门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时,我知道,王俊凯回来了。

显然,王源也意识到了这个情况,蜷着的腿伸直,站起来,走向门口。

门开了,王俊凯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逆光里,他脸色严肃,眉头微蹙。

王源亦是同样的表情。

老实说,这气氛着实微妙。王俊凯静静地看着王源,王源也靠着墙看着他。两人都试图从对方的眼神里找到心里问题的答案,然而两人所有的情绪却又都被埋进了看似平静的表面之下。

我以为两人相见,场面会波澜壮阔,哪知却是水波不兴。甚至我看到王俊凯开口时,嘴角还带上了一点儿令人费解的微笑:“换个地方聊?”

王源回头扫了我一眼,目光落到王俊凯脸上,点点头:“我也有些事情,想单独问你。”

“那走吧。”王俊凯朝楼梯走去。

“去哪里?”王源跟在身后。

“天台。”

 

我听着两人的对话,大概能猜出两人的内心想法——即便对方是凶手,但曾经也是好到同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不管怎样也希望对方第一个对自己坦诚。

至于人身安全,我也是不担心的,毕竟这是大白天,天台又是个敞亮的地方,小区里人来人往目击者众多,就算是个傻子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杀人吧。

直到门哐蹚一声合上,又传来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我才陡然惊醒——什么鬼,又把我反锁在房间里了?

我又走过去扒拉了两下门锁,确定是反锁了,垂头丧气地坐在椅子上,手撑着脑袋,心塞成狗。

倒不是觉得两人把我当外人,而是觉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这次的谈话,肯定十分关键,说不定可以解答我之前的所有疑惑——王源从玩偶里拿出来的黑色东西是什么?王俊凯对我说过到酒店之后再说的事情是什么?这节骨眼上居然都不约而同地撇下我,心脏都被吊到了喉咙眼又不让人知道,不带这么玩儿的!

别说什么等他们回来再问。依着王源的性格,不管最后凶手是他还是王俊凯,他一定会三缄其口。王俊凯,我也不好说,大概就算是跟我说个大致结论,那谈话内容估计也不会地事无巨细地告诉我的。

不行!我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什么我也得跟着他们上天台去。

大门出不去,我又在房间里绕了一圈,发现阳台是开放式的。我趴在阳台栏杆上琢磨了一会儿,确定应该是可以从家了的阳台翻到隔壁的阳台的。

我往下瞅了瞅。六楼,阳台离地面的距离大概有个20米,往下望还是有点吓人的。可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活动了一下筋骨,就抓着窗沿,从阳台翻到了隔壁。

轻巧落地后,我长吁一口气,为了真相我还真是豁出去了。

经过隔壁房间的客厅时,男主人正在跟女主人亲热,我的出现把他们吓了一大跳。再三表示抱歉之后,我从隔壁大门出去,然后火速赶往天台。

 

天台的风很大,我从楼梯口走出来时就感觉到了寒冷,不由得裹紧了自己的外套。

王俊凯和王源却是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两人都盯着对方,看样子似乎已经吵了起来。

 

“王俊凯,想不到你这么变态。”王源拿起手中的黑色东西,冷笑着,“针孔摄像头,有意思吗?就算是喜欢到疯了,你也不能侵犯千玺的隐私吧?你是从什么时候爱上他的?我想想……第一个毛绒玩具,15岁送的。那时候你就已经喜欢上他了,对吗?”

王俊凯的表情惊讶了一秒,随即就平静下来:“是,我喜欢他,恨不得24小时看着他,就连他安静睡觉的样子,我都可以一动不动看上几个小时。我也相信,千玺是喜欢我的。”

听到这句,王源又冷笑了一下:“喜欢你?别做梦了。说到喜欢,难道你没发现千玺更喜欢跟我一起玩吗?我们有更加相近的年龄,相同的兴趣爱好,他和我在一起更快乐。”

“快乐不代表爱吧。”王俊凯抬着下巴,语气笃定,“千玺,他信任我,依赖我。他会因为我跟你走得近而不开心,他会在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场合里都用目光追随着我,王源你看清楚,喜欢是单纯的快乐,爱是会嫉妒会占有,这才是爱情。”

王源看着王俊凯,嗤笑了一下:“王俊凯你疯了。”

“如果陷入爱情的都是疯子,我想我是疯了。”

“疯到一旦发现千玺爱的不是你,就爱而不得毁灭掉?——哦,不对,我跟一个变态讲什么道理。能在千玺房间装20多个针孔摄像头的家伙,还有什么理智可言。”

哪知王俊凯听到王源的话,哈哈大笑起来:“说到变态,我自叹弗如。”

王俊凯从口袋里摸出那张白纸,一点一点展开来,举到王源面前。

我在远处看得不甚清晰,但是依稀可以看到——

是一副躶体素描!

“你……”王源伸手欲夺,王俊凯闪开来,嘲讽地说着:“我就觉得这画像看着眼熟,原来原型就是千玺。将表层的铅笔擦掉后,展现在我面前的钢笔线条,真是一副令人惊诧的画面啊……”

王俊凯走近王源,在他耳边说着:“所以,在你脑海里,对千玺到底肖想了多久?你画了多少幅这样的画像?我想想,一千幅有吗?每一次画像里,每一次肖想里——都是一丝不挂吗?”

王源的脸立马红了起来,推开王俊凯,吼道:“你这个疯子,明明是你在贼喊捉贼!”

王俊凯却是不依不饶:“画这些画的时候,你在想什么?会摸它吗?会亲它吗?会对着画像自渎吗?!”

王源的脑袋轰地一声炸了,一把拉住王俊凯的领子:“那你呢?偷窥的快感愉悦吗?你敢说你没有看到令你血脉贲张的画面,脑子里没有过奇奇怪怪的想法?!”

两人互相推搡着,话语越来越野蛮,理智也越来越脱离正常的轨道。

 

我看到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大,从楼梯口走出来,喊道:“你们别吵了!”

可是两个人眼里都燃烧着怒火,我的劝架没有起到任何平复情绪的作用,反而将两人的争吵推向白热化。

“你居然还试图洗脑刘志宏让他相信我是凶手!”王源怒吼着。

“是不是你自己清楚!”王俊凯不甘示弱,“得不到的爱情令人抓狂是吗,王源!”

我走向王俊凯和王源准备拉开两人,意外突然发生——推搡过程中,不知是谁一个用力,其中一人一个趔趄向边缘倒去,又因为两人纠缠不清,竟然一同摔下了天台!

“不!”我尖叫着跑向栏杆,然而视野里只有两具飞速下坠的越来越小的身体……

 

嘭。

一切,都结束了。

三人的戏剧,以三人的死亡而收场。

我跪在地上,呆立良久,才缓缓回过神来,走到楼下。

我以为在我面前铺展开来的,是一副鲜血淋漓的画面。

然而——

没有尸体。

什么也没有。

 

怎么回事?

我茫然地看着地面,又茫然抬起头,看向天空。

视线的余角,我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天台上,竟然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人影!!!

等等——王俊凯,王源,我。当时天台上就我们三个人。两人坠楼,我也下来了。天台上,应该没有任何人!

那出现在天台上的,又是谁?

来不及多想,我一头冲向天台。

 

天台的风更大了。呼啸的风声从耳旁经过,整个世界仿佛都被这阵风刮得天昏地暗。

那人背对着我,背影似曾相识。

“你……是谁?”我颤抖着声音问道。

那人转过身来,淡色的眼眸望向远方,嘴里喃喃:“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眼前的人,陌生而熟悉。熟悉的是外表,不熟悉的是他此刻的气场和表情。可是那软糯的音色,说话时缓慢而优雅的语调,我记得是谁。

“千玺?你……没死?”

“一切都结束了,不用再演戏了。”易烊千玺缓缓开口,声音如同冬天的寒风一般冷漠却犀利,“你冷眼旁观了一切,你什么都知道。有许多问题,我还要问你呢——”

他靠近我,淡色的眼眸盯着我,吐字清晰地说道:“对吗,刘志宏医生?”

 

——tbc

 

评论(135)
热度(572)
  1. 景行行止小仙子 转载了此文字
    存文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