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蒸发(7)

#tag是千凯千和千源千,cp洁癖者请注意避雷。

(7)

事不宜迟,我和王俊凯简单收拾了几件这个季节能穿的衣服,就提着行李箱招了辆的士直奔酒店。

车子在道路上飞速地行驶,王俊凯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看得出他心事重重,我也不好意思再问他什么,寻思着,有什么事情,到了酒店休息一阵平复下情绪了再说,毕竟这几天出了这么多事情,换谁都消化不了——最好的哥们,一个人间蒸发,一个疑似杀人。

我陪王俊凯沉默着,头靠在出租车后排椅子的椅背上,习惯性地摸摸口袋看看钱包手机在不在,突然想起来,我日记本落在千玺的卧室里了!

糟糕!怎么把这么重要的物品给忘记了?

“司机,停车!”

“怎么了?”王俊凯扭过头来问我。

“我的日记本……”我对王俊凯说着,“我把日记本落家里了……”

“一个本子而已……”王俊凯劝慰我。

“不……它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想了想,又补充道,“我每天晚上都有记日记的习惯,有时候写不出也会翻翻以前写的东西后入睡。对我来说,日记本就像我的老朋友一样,没有它我不习惯。”

我没敢明说,那日记本里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对三人关系的猜测和联想。

王俊凯见我神情坚定,便对司机说道:“师傅,您靠边停一下,谢谢了。”

从出租车里出来时,王俊凯拍了一下我的后背:“拿了日记本就马上来酒店,不要停留,知道吗?”

我大概能猜测出王俊凯在担心什么。可是王源不是下午才回来吗?我对王俊凯笑笑:“嗯,你先去酒店吧,我随后就到。”

 

再次回到这个房子,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更加阴森了。连易烊千玺粉嘟嘟的房间都驱散不了我心中的阴霾。

大概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导致我的神经也有点衰弱,想了半天想不起来我把日记本扔哪儿了。在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房间都找了个遍,最后还是在千玺卧室的床缝里找到了我的日记本。

我把日记本从床缝里拿起来,吹了吹上面的灰尘,抬手看了看表,不知不觉找日记本已经花了半个小时,心想王俊凯怕是在酒店里等得已经心急火燎,连忙拿着日记本往大门奔去。

走到客厅,还没来得及打开门,只听到咔嚓一声——

有人转动门锁。

来人了。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这个时候,回来的,是谁?

 

门开了,我看到眼前的人,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王源。

尽管昨天已经做了心理建设,对自己说要遵循最基本的原则——没有定罪即假定无罪,可是当王源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发现我错了——我还是惧怕他。

他扔下背包,脱下厚厚的麂皮大衣,一步一步走到我面前,看到木讷站立的我,皱着眉说了一句:“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嗯?”我被他的话弄懵了。

电话?打给我?

“今天早上的电话。我一下飞机就给你打电话,有重要事情告诉你,你居然没接。”

早上?我想起来了。那个被我掐灭的未知来电。

可是,王源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我脑子里闪过无数种可能性,但是有个荒谬的想法却固执地占据了我的思维——

他不会是约我见面,然后,杀人灭口吧?

我的心脏狂跳起来,可是心理上剧烈的情绪变化带来的副作用竟是全身的僵硬——我立在那里,表面平静得像一座米开朗琪罗的雕像。

王源又扫了我一眼,看我脸色惨白,也不想问什么,只是倒了一杯水,坐在椅子上对我说着:“我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千玺失踪,王俊凯嫌疑最大。”

这句信息量巨大的话语,把我从冰冻状态释放出来。

千玺失踪??他还不知道千玺已经……

王俊凯嫌疑最大?你才是最大嫌疑犯吧???

等等,他居然在孜孜不倦调查千玺失踪事件?那是不是代表着——他不是凶手?

还没来得及细细思考所有,我首先接了句:“千玺已经……”

“什么?”王源嘟哝了一句。

我突然停了下来。

我不想告诉他,千玺已经死了。不管王源是千玺的朋友,还是凶手,我都不想告诉他这个事实。此刻我的情绪复杂得堪比王源的调色板,各种情绪组合成一幅连我自己都看不懂的抽象图。

王源也没在意,喝掉杯子里的水,休息了一下,就走到门前,咔嚓一声,反锁了门。

“你干什么?”我对王源的举动吃了一惊。

“防止王俊凯突然回来。”王源锁好门,转过身来对我说,表情严肃。

“我不信你说的话,他是我表哥。”我对他吼道。

王源看着我的样子,皱起了眉头。

“刘志宏,你是不相信我?”

我抿着嘴唇,感觉喉咙干涸。

他的眼神平静地注视着我,没有躲闪也没有隐瞒,坦坦荡荡不像谎言。可是我心里又有着疙瘩,他对易烊千玺的占有欲,在他房间里发现的尸体,和他神出鬼没的作息时间,都让我无法信任他。

“看来你是信王俊凯不信我了。”王源冷笑了一下。

他冷冷的笑容刺激了我,似乎在阐述着,刘志宏你连这点真相都看不清吗。

“我谁都不信。”咬着牙沉默了许久,我哽着嗓子吼出一声。

王源抱着胳膊看着我,点了点头:“嗯,谁都不信,这才是对的。”

我走到门前,弄了几下门锁弄不开,想走到玄关处拿起我开门时放到玄关处的钥匙开门,王源抢先一步夺走了钥匙,说道:“你不能出去,我要对你的安全负责。你是千玺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王源的朋友。”

我都快疯了。心里叫嚣着,跟你单独共处一室才危险好吗?

“你放我出去啊。”我踢着门,踢得铁门哐当哐当作响。

王源却是不理会我的愤怒,低着头刷着手机,我踢了一分钟,他才心平气和地将他查询到的信息递到我眼前:“刘志宏,看看这个,你发现了什么?”

我看了看,是航班信息。某月某日,从A市飞喀什的航班信息。乘客姓名是王俊凯。

这条信息原本平淡无奇。可是将日期和姓名联系到一起,我的心又是咯噔一跳——

“你,你是说……”

我惊讶地看着王源。

“没错。”王源显然也知道我在惊讶什么,说道,“我去了喀什,没有调查到千玺的任何消息,却是意外发现千玺出差到喀什的那天,王俊凯居然也飞到了喀什……而联想到千玺神秘的失踪,你不觉得王俊凯的行为很诡异吗?”

我想起王俊凯在易烊千玺那几天的表现——

他告诉我工作室很忙,可能需要通宵,确实有那么几天就睡在了工作室,让我好好照顾自己。

而现在细想起来,那不就是易烊千玺失踪的时间吗?

而熟人作案,再将尸体藏在王源房间里,即使被发现也是王源嫌疑最大……

我全身打了个冷颤。

我该怎么办?我能信任谁?所有的一切,我都看不清了。

 

我靠在墙上,感觉心力交瘁。

我的情绪是如此低落,以至于王源习惯性地走向他的卧室休息,我都没反应过来那里还保留着警察取证过的痕迹。

王源打开门,看到地上的封锁条,愣了一下,转头问我:“发生了什么?”

“我……”

我说了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那慎重取证的画面,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小案件。这自然也逃不过王源的眼睛。

他走过来,握着我的肩膀,厉声问道:“刘志宏,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源……”我抬起头,看着他,抽泣着,“千玺……死了。”

“什么?”王源摇了摇头,“我不信。”

“是真的。”我艰难地对他复述着,“尸体是在你壁柜里被发现的。法医鉴定死者男,23岁,血型O,身高178至180公分,体重60至65公斤之间……所有的信息表明,死者不是千玺还能是谁……”

一直平静的王源,听到这个消息几乎立刻崩溃了,眼神都失了焦,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双手撑着地,泪水滴在地板上,嘴里不住地喃呢:“不会的……不会的……千玺怎么可能会死……”

我看着王源那痛苦的样子,突然就动摇了我之前的想法。

王源,也不是凶手吧?

可是,我现在真的一点也确定不了我哪些判断是对的,哪些是错的。

 

王源跪在地上哭了很久,才慢慢恢复了情绪。

我见他擦干眼泪,沉默了很久,突然问我:“警察对这个案子还有什么结论?”

“我……我都告诉你了。”

“你再想想。”王源盯着我的眼睛,“所有。我要你把你知道的信息一字不漏地全部告诉我。”

我仔细想了想,回忆着:“警察说,他们只能提供给我们最基本的信息,如果有些信息涉及到破案,暂时保密。警察还说是熟人作案,说死者死前没有任何打斗的迹象……”

王源听到这句话,一怔,然后忽然站起来,往王俊凯卧室走。

我跟在他身后,问他:“怎么了?”

王源并没有回头,而是开始翻着王俊凯卧室的各种东西,可是带着压抑愤怒的声音还是从他嘴里飘了出来:“刘志宏你还不懂吗?我被陷害了。”

“被陷害?”

“是王俊凯对你说,凶手是我,对吗?”

我一愣。事实虽然是这样,可是我不相信那是表哥故意的陷害:“尸体是在你房间被发现的,你嫌疑最大,怀疑你也是正常的。”

“怀疑我?”王源冷哼了一声,“比起辩白,我更想首先调查清楚一件事——王俊凯是不是凶手。”

我看着王源翻完了王俊凯房间里的所有东西,然后抱着胳膊站在卧室中央,凝神思考着什么。

这些天的相处,表哥对我委实不错,就算千玺失踪那几天他行踪飘忽,并且航班信息显示他也去了喀什,可是我潜意识里还是偏向于那只是表哥关心千玺,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谋杀的。我想我还是一个会被感情影响的人,我内心还是在维护着王俊凯。

“找不到证据对吗?王俊凯根本不是凶手!”

王源瞥了我一眼,又一言不发地越过我,走进千玺的卧室。

王源在易烊千玺的卧室也搜寻了一番,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床上的十多个毛绒玩具身上。

他拿起其中一个毛绒玩具,挤压了几下,眼睛一亮,然后撕开了毛绒玩具的布料。

一个黑色的东西从里面填充的白色棉花里冒出头来。

王源将那东西拿在手里,冷冷地笑了,一字一句,从牙缝里挤出来,每个字都带了浓重的鄙夷和不屑。

他就说了四个字,可是每个字都猛烈地敲打着我的心——

【贼喊捉贼。】

 

我瘫在床上,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都被抽干净了。

听王源的意思,笃定王俊凯是凶手?

可是我又怎么能相信我表哥会杀了千玺呢?

爱情真的会让人疯狂?

两个人的爱情,都有无数情杀,三个人的纠缠,是否更容易生出异端?

 

手机铃声突兀地在安静的环境中响起,我猛然惊醒,跑到客厅拿起来,是王俊凯的来电。

虽然脑子里一团乱麻,我还是接通了王俊凯的电话,听到他在电话里焦急地说着:

“刘志宏,你怎么还没来?”

我刚想说话,一只手伸过来,把手机从我手上抢走,放到他耳边。

王源坐在椅子上,声音出奇地平静:“王俊凯,我们谈谈。”

说完这句话,王源停下来,耐心等着王俊凯的回答。

我也屏住了呼吸,一时间房间安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不。”半晌之后,王俊凯拒绝了他。

这在我意料之内。

谁他妈的会答应一个心目中的头号杀人嫌疑犯的邀请。

“你表弟在我这里。”王源拿着手机,缓缓说着,“你不是觉得我是凶手吗?凶手为了毁灭证据,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比如,杀掉知情者什么的。”

我惊呆了,什么时候我居然成了谈判筹码。

我并不认为王源会杀了我,他只是想约王俊凯见面。

可是想着王俊凯沉重的神色,再看看王源冷漠的表情,我知道两人迟早要见面,撕破脸皮地对骂一场。

可是我也心存侥幸——也许两人对峙之后,会发现两人都不是凶手,冰释前嫌呢?

王俊凯沉默了很久,说道:“好。我们见一面。我回来见你。”

“等着你。”王源挂掉电话,将手机扔到桌上,专心等待。

房间里又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tbc

评论(138)
热度(573)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