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蒸发(6)

#tag是千凯千和千源千,cp洁癖者请注意避雷。

(6)

突然落到我后颈的液体让我全身僵直。明明是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可是我为什么觉得窗外的太阳离我很远很远,远到照不进这方诡谲天地。

我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摸了摸后颈。

粘稠的感觉在指尖化开,取而代之的是空气中弥漫开来的咸腥味道。

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将手指拿到眼前时,看着眼前殷红的液体,我的心脏还是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

——血!

我深呼吸了两口气,对自己说,一定是我最近没有休息好,出现了幻觉,不然为什么会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然而,还没等我安慰完自己,啪嗒,又是一滴。

逼人直视的真实。

我只能顺着液体流下的方位,抬起头。

 

头顶上是一个壁柜,那种嵌在衣柜之上的,一般用来放大件杂物的柜子。除开换季需要将棉被和衣服收纳进去,其他时刻都没有人会注意它。

而现在,它就像尼斯湖的水怪一样,可怕,却神秘,让人想一探究竟。

迟疑了一秒,我从客厅搬来凳子,搭好后,站上凳子,打开壁柜。

柜门一开,一阵腐臭就从堆满灰尘的柜子里面飘了出来。而正对我视线的,是一个蛇皮袋。那些血,就是从蛇皮袋里流出来的。

我把蛇皮袋从壁柜里移了出来,放到地上的时候,沉甸甸的。

那里面是什么?

我盯着蛇皮袋的拉链思考着。

可是再多的思考也无济于事。要想知道答案,打开就行了。

我咬咬牙,拉开了拉链。

只看了一眼,我就瘫坐在地上。

——那是!那是被肢解的尸体!!!

 

我几乎是连混带爬地冲出卧室,哐嘡一声关上了门,将那狰狞的现场隔绝在我的视野之外。

慌慌忙忙找到放在客厅的手机,手抖得连解锁都用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

解开锁,我双手颤抖地拨通了王俊凯的电话,声音都带了哭腔。

“表哥!快回来!!!”

王俊凯显然被我的声音和语气吓到了,我听到他一边蹬蹬蹬地跑,一边问我:“刘志宏,怎么了??”

“我……我……”我的脑袋里一团乱麻,连给王俊凯解释的逻辑都乱了,只能握着手机不停地说着,“表哥……你快点回来……快点回来……”

“好,我就回来。”

王俊凯的承诺让我心安了许多,我又听见他说:“我打车回来,30分钟之后就到了。你还好吧?”

“嗯。”我勉强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让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失控,“等你回来再说。”

 

30分钟的时间不长,但对我来说是漫长的煎熬。

我不想做其他事情,就蜷在沙发里,直勾勾地盯着大门,就像一只在雨天被淋湿的落汤狗一样巴巴地等待着主人回来。

30分钟之后,王俊凯旋开门锁,推开了门。

“刘志宏,这么急叫我回来,发生了什么事?”

房间里多了王俊凯,我马上觉得自己不是孤身一人了,压抑的感觉也减少了许多,连带着情绪也趋于正常。

待王俊凯走到我身边,我从沙发上爬起来,面对着王俊凯,对王俊凯说道:“王源的房间里……有……”

“有什么?”王俊凯看着我。

“尸块”两个字,我嘴唇嗡动了两下,实在说不出。只能低下头,说道:“进去就知道了。”

王俊凯不明所以,看我表情沉重,还冲我笑:“刘志宏,你这脸色,刷白刷白的,我还以为你大白天见鬼了呢。”

我心里想着,这跟大白天见鬼也没什么区别了。

推开门,蛇皮袋就放在门口。

王俊凯看了一眼,表情立即变了,身体也往后趔趄了一下。

“刘志宏……这……”他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我。

“表哥,这是我今天从王源卧室的壁柜里找到的。”

王俊凯捂住嘴巴,不可置信地摇头。

“这……这是……”

“表哥……别多想……”

“对……一定不是……一定不是……”

我们都刻意避开了千玺的名字,就好像不说出口,那具尸体就一定不是他。

 

我和王俊凯用了整整半小时消化情绪,这半小时哪儿也没去,就坐在地上,双眼盯着那个还流淌着鲜血的蛇皮袋。

半小时之后,王俊凯从地上站了起来,掏出手机。

“110?”我问。

王俊凯点点头。

“你有没有想过,凶手是谁……”

我不想说出王源两个字。可是从王俊凯的眼睛里我知道我和王俊凯的认知是一致的——王源作为这个卧室的主人,嫌疑最大。

“刘志宏,你也别多想。也许凶手另有其人。不管怎样,先报警。”

“嗯。”

 

报了警,警方说20分钟之后赶到。

在等待的间隙里,我和王俊凯也在王源房间里走动,但是尽量保留着卧室里所有东西的格局,不敢乱动。

王俊凯却是在走到西北角落时,停了下来。

我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看到他正在看那天我看过的仕女图。

“你那天说的,就是这张?”王俊凯指了指画像。

“嗯。”我点点头。

王俊凯从画板里把画像取了下来。

“表哥……”我喊了一声,“别动这屋子里的任何东西啊!警察要拍照的。”

可王俊凯已经卷好了,往外走:“我总觉得这画像的女子似曾相识。有时候,人也要相信一下直觉。”

王俊凯将画纸对折再对折,然后放进裤子口袋里。

20分钟后,警察准时到来。

经过拍照,取样,简短交谈和记录后,一位人高马大的警察叮嘱我们:“作为目击证人,这段时间请留在A市,如有需要,我们会派同事过来二次取证,希望你们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我和王俊凯也点点头。

临走的时候,王俊凯像想起了什么,突然开口问道:“法医检验报告,几天后出来?”

“明天下午。”

“好快!”我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人命关天,不快不行啊。”警察说道。

“法医结果出来,可以给我打个电话吗?”王俊凯诚挚地看着警察,祈求道。

警察面露难色。

王俊凯低下头,缓缓说着:“我只想问一些基本情况,好确认死者是不是我关心的那个人……仅此而已。”

警察沉默了一下,看起来像是在做思想斗争。几秒钟之后,他说道:“好,结果一出来,我就给你打电话。但是我只能提供一些最基本的信息,如果涉及到破案关键线索需要保密的话,我就不会回答你了。”

王俊凯赶忙说道:“谢谢。”

“不客气。”警察向我们敬了个礼,离去。

 

这个晚上我和王俊凯注定睡不好,两人一拍即合地窝在沙发上一起看了一晚上的周星驰电影。

可是以前笑到肚子痛的喜剧片,这天晚上却完全没有效用。我和王俊凯都苦着一张脸,默不作声地看着电视机里的周星驰笑得花枝乱颤。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困意终于袭来了,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一睡就睡到了下午一点,连王俊凯什么时候睡什么时候起的都不知道。

睡醒从沙发上爬起来,王俊凯递给我一片三明治:“将就着吃点吧。我最近也没什么心情带你吃香喝辣,对不起啊,刘志宏。”

我看着王俊凯消瘦的脸颊和憔悴的神色,知道这状况他肯定比我难受一百倍,又怎么忍心责怪他呢。我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勉强朝王俊凯挤出一丝微笑:“嗯,很好吃呢。”

王俊凯也朝我笑了一下。平时笑起来能迷死一个班的王俊凯牌甜美笑容此刻完全就是苦涩的,明明自己情绪不好还努力照顾我的情绪,看得我一阵心疼。

 

吃过午饭后,王俊凯就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捧着手机等待着警局打过来的电话。

我也玩着手机,脑子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

——王源去喀什也已经两天了。

第一天车马劳顿没有消息还好说,第二天居然也是没有任何动向。

王源在调查失踪的易烊千玺,可是现在王源的房间居然出现了尸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觉得我逻辑思维还算清晰,可是事到如今,我真的一点头绪也没有了。

 

手机铃声只响了一声,王俊凯就好像条件反射似的立马跳起来接通电话,握着手机焦急地问道:“检验报告出了吗?”

我走到沙发边,看着王俊凯的表情变化。

“那你告诉我,死者性别?”

“年龄呢?”

“血型……”

每听到一个答案,王俊凯的脸色就沉重一分。等听完血型,王俊凯猛地坐到沙发上,眼泪瞬间迸了出来:“不……不可能……怎么可能……”

看到王俊凯的表情,我的心也完全掉进了冰窟。

死者,是千玺。

 

快挂电话的时候,王俊凯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突然又听到了什么似的,凑近了,一动不动地仔细听着。

我看到王俊凯听完最后一句话后,呆若木鸡一样地挂了电话。

我在他身边静静地等待了许久,王俊凯才从混沌的状态里清醒过来,转过脸来,对我说了一句:“警察说,死者指甲和皮肤未见打斗和挣扎痕迹,是——熟人作案。”

我和王俊凯对视了很久,都不想承认,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王源。

王源喜欢易烊千玺。王源跟易烊千玺很熟悉。尸体在王源卧室的壁柜被发现。王源每天白天都会出门,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换言之,他没有不在场证据。

“表哥,你是不是在猜,凶手是……”

“不,不是他。”王俊凯躲开我的眼睛。

人都是有感情的吧,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兄弟是杀人凶手。

“等王源儿回来,我们问清楚,就好了。”王俊凯依旧一派善良,“刘志宏,你也不要随便猜测,自己吓自己。”

王俊凯的话让我审视了一下,自己是否太过主观,将王源带入了杀手的身份,才会越想越觉得是他。我甩了甩头,努力清空自己胡思乱想的脑袋,下定决心,在案子没破之前,不作任何不负责任的推断。

 

晚上,洗了个澡,我坐在千玺的卧室里,打开日记本。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一时间我居然无从下笔。

我想了好久,日记本还是空空如也。最后索性爬上床,盖上被子。

有什么东西硌在我腰上,硌得我有些不舒服。

拿出来一看,是一个毛茸茸的小黄鸭。

想到这是千玺的毛绒玩具,再想到第一次见到千玺时,他戳着我的酒窝说,哎,你有酒窝我有梨涡耶,突然很想哭。

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了就没了。

 

第二天早上,我还睡得迷迷糊糊,手机铃声突兀地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让我本来就紧绷的神经更加紧张,脑子太阳穴都有点隐隐作痛了。

我坐起来,从床头拿起手机,是一串陌生号码。

正犹豫着要不要接,王俊凯突然打开房门冲了进来。

“表哥?”

“收拾行李,搬出去。”王俊凯厉声说道。

他的表情,无比严肃。

手机铃声还在响个不停。我掐掉一直在响的讨厌的陌生来电,抬头问王俊凯:“怎么突然要搬出去?”

“王源今天下午回来是不是?我们上午就搬出去,去酒店住。——我跟你一起。”

“表哥,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我从床上下来,站到他面前。

王俊凯盯着我一会儿,欲言又止,最后说道:“时间紧迫,你先收拾行李,到酒店了我再和你细说。”

——tbc

评论(181)
热度(546)
  1. El_horizonte小仙子 转载了此文字
    有意思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