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蒸发(5)

#tag是千凯千和千源千,cp洁癖者请注意避雷。

(5)

易烊千玺离开的最初几天,生活如同溪水一般缓缓流过,波澜不惊。可是等到第七日,事情开始变得不对头起来。

我和易烊千玺互加过微信。前几日,我还看到他在朋友圈里分享喀什的风光,但这几天过去了,微信里一条动态也没有。

鼓起勇气给并不太熟的易烊千玺发了几条微信,石沉大海。

终于,在王俊凯周五工作完毕回来时,我向他提出了这个疑问。

 

“你是说,千玺失踪?”

王俊凯一边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一边抬着头跟我说着。他嘴角上扬,表情轻快,这一对比反倒是我小题大做了。

“放心吧,千玺也是20多岁的成人了,你当他三岁小孩被拐卖呢?”

“可是……”我皱着眉头,捏着手机,忧心忡忡,“表哥,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吧。问问他近况也好啊。最近新疆零下十度呢。你是不是该问问千玺有没有感冒啊?”

王俊凯已经坐到了沙发上喝热茶,听到我的说法,想了一下,觉得是有必要关心一下远在他乡的易烊千玺,朝我点点头:“嗯,你说得对。”

他放下茶杯,拿起手机,拨通了易烊千玺的电话。

我站在一旁看着王俊凯打电话。

十几秒钟后,王俊凯叹了口气,放下了手机。

“没接?”我赶忙问了句。

“嗯。”

心里不详的预感又强烈了。

“表哥,你说千玺为什么失联了??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

“呸!”王俊凯言简意赅地反驳了我,看着我愁眉不展的样子,又解释道:“千玺工作很认真的。新疆跟我们这边有时差,我下班了,新疆还亮堂堂的,10点钟太阳还没落下呢。搞不好这会儿千玺还在忙工作呢。工作时间不方便接私人电话也是正常的啊。”

王俊凯说得真切,再说我跟易烊千玺本来也不熟,担心得也挺莫名其妙的,也就勉强接受了王俊凯的解释,将疑虑和不安暂时放在了肚子里。

 

晚上的时候,王源回来了。

对于王源这位大神,我的心里既是敬敬的,又是怕怕的。敬敬的原因是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怪物,画画画得那么好,游戏居然也打得那么好,上帝真是不公平,画画和游戏本来根本是两个南辕北辙的爱好,一个喜静一个需动,他怎么就两者兼得了呢。怕怕的原因,你们也知道的,这人除了对易烊千玺是热情的,对王俊凯是有互动的,对其他人就是盐你一脸没商量。

我趴王源卧室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跟他聊天时,王源却是看到了我。

“刘志宏,你这是要进来还是不进来?”

“啊?”我从乱七八糟的思绪里回过神来,看到王源一脸疑惑地看着我,干脆跨了一步走到王源卧室,说道:“千玺还没回来,我有点担心他。”

哪知王源的反应跟王俊凯一模一样:“你担心他干什么?他又不是小孩子。”

“我……”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要接什么。

王源扫了我一眼,开始玩游戏。进界面的工夫,王源随口说着:“千玺做事挺靠谱的,不用担心他。”

“可是他走了已经七天了……他说他出差一周来着……手机也联系不上……”

“说不定明天早上你睡醒就能看到他回来了呢。”王源说道。

好吧。听王源的语气,易烊千玺也是个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人,也许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但愿吧。

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安,我瞥了一眼王源,他选了在世界大赛上最擅长的英雄,准备开始大战一场了。

我凑到王源旁边坐下,幽幽地问了声:“王源,可以带我玩吗?”

“不要。”

“我技术还可以的……”

“不信。”

我以为王源曾经那么热情地邀请易烊千玺陪他玩游戏,那么我热情地邀请他应该不会一口拒绝吧——我果然是很傻很天真……

王源已经开始游戏了。我在一旁看了半个小时,站起身来活动活动一下筋骨。

很快,我被王源房间里的一个小东西吸引了。

是一幅画。白纸上似乎是王源未完成的作品,大部分被画板盖住,露出一个小角,但那微毫方寸之中露出的一双素描的纤纤细手,美轮美奂,惹人遐想。

我走到角落,蹲下,揭开画板,一张精致的美女图赫然出现在眼前。

纤细的身材,温柔的眉眼,秀气的下巴,长长的秀发,优雅的构图,流畅的线条,没有一条多余的描线,都昭示着画者对于这位美人心存爱慕,在心里临摹过无数遍,否则下笔不会如此精准而简练。

“你干什么?”

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画板哐嘡一声落到地面上。转身就看到王源不悦的眼眸。

“那个……我……你画得真好……”我红着脸语无伦次地解释着。

王源走到我前面,将画板盖在白纸上,盖严实了,大概看到我被他那一声呵斥吓得不轻,语气柔了下来,对我说道:“不好意思,我不太喜欢别人动我的东西。”

“明白,明白……”

 

晚上躺在易烊千玺的卧室里,我拿着日记本记日记,思绪却似乎陷入了一个漩涡,怎么也想不明白。

我翻了翻前几天的日记,几乎笃定王源是喜欢易烊千玺的,搞不好比我表哥王俊凯喜欢易烊千玺更喜欢易烊千玺。可是……今天看到的画像,又是怎么解释呢?难道说以前都错了,王源其实喜欢的是一个女人?

我摊开日记本,思考了好久,还是下不了笔。索性日记本一合,跑到王俊凯房间找他聊天。

王俊凯已经准备睡了,手机放到一边刚钻进被子里培养出来的一点点睡意就随着我的到来而被驱赶得没了影儿。

“干嘛呢,刘志宏!”王俊凯佯装愠怒,可是我知道他根本不会真的生我的气。

“我一个人睡不着。”

“得了吧,前几天你不是在千玺房间睡得好好的吗?!”

我朝王俊凯嘻嘻哈哈地笑,他也拿我没辙,往旁边挪了挪给我让出个地方。

我掖好被子后,问王俊凯:“表哥……问你一个问题啊……”

“嗯,你说。”王俊凯转过脸来看着我。

“表哥……你跟王源相处了这么多年……有没有发现他有喜欢的人啊……”

“喜欢的人?”王俊凯露出惊讶的神色,“刘志宏……你是不是发现了点什么??快说快说……”

“喂,表哥,我先问的问题,你应该先回答我吧??”我不满地嘟着嘴。

“我不知道啊。”王俊凯耸耸肩,“我是真不知道他喜欢哪个女孩子。初中那会儿吧,他跟我说他女神是朴信惠来着,再加上那会儿源儿最活泼最招女孩子喜欢,啧啧,妇女之友啊你懂吗,我还跟易烊千玺说,看着吧,源儿一定是我们仨里面最早有女朋友的。结果,后来他性格越来越盐之后,别说女朋友,连养狗都养的是公狗,身边唯一的雌性生物就是他妈……”

王俊凯说了一堆,我也想了一堆。

没有?可那画像上的女孩子也不像凭空臆想出来的啊。而且跟朴信惠一点也不像!!!王源他妈妈我也听王俊凯描述过长相,是那种温柔慈爱的阿姨,也根本不是画像中那个眼角眉梢带着风情的女子啊!

“喂,我说完了,轮到你了。”王俊凯用胳膊肘捅了捅我,将我从混沌的思维里拉了出来。

“我今天去王源房间,发现他画了一幅画。”

“嗯,然后呢?”王俊凯巴巴地看着我,显然对这个八卦十分有兴趣。

“画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眼睛圆圆的,下巴尖尖的,长发飘飘,指若青葱。”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看到那副画像的震撼,只能又补了一句:“反正特别好看。”

“那就有意思了……”王俊凯撑着下巴思考着,“改明儿问问他……这个王源,真是的……要是真恋爱了,大大方方跟我们说啊,藏着掖着干什么……”

 

然而,还没等王俊凯旁敲侧击出王源的小情人,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吸引了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

易烊千玺,消失了。

 

尽管我在第七天就提醒过王俊凯和王源,易烊千玺失联了,可是王俊凯和王源一向相信易烊千玺,觉得易烊千玺肯定在忙工作上的事情,所以打不通电话也无需担心。

然而……

第八天……

第九天……

第十天……

一直等到第十五天,半个月过去了,易烊千玺仍然没回来。

 

“报警吧。”

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宣告无效之后,第十五天时,王俊凯抓狂地揉了揉头发,然后抬起头对我和王源说了句。

王源点点头,想了想,又说了句:“我去他公司问问。”

说罢,王源走进卧室关上门。我以为他只是换一套出门的行装,结果半个小时后他不仅换了身衣服,手里还多了张画像。

英气的眉毛,淡色的眼眸,嘴角两颗小小的梨涡。

原来他刚刚是跑进卧室画素描去了。

“如果公司有人不知道千玺的名字,看到画像应该能记起来这位同事吧。”王源说道。

王俊凯连忙点头。这样就更加万无一失了。希望公司有人知道易烊千玺去了哪儿。

“事不宜迟,我们分开行动。我去公安局,你去公司。”王俊凯布置道。

“行。”王源卷起画像放在包里,往外走去。

王俊凯也疾步出门。看着雷厉风行的两个人渐渐远去的背影,我喊了一句:“那我呢??”

王俊凯回头,对我说了一句:“你在家找找看有没有线索。”

“嗯?”

“你表哥是说,易烊千玺离开的时候,应该是有收拾行李的。你看看他衣柜里的衣服到底带了多少天的?仔细找找,应该还有其他细节能反映问题的。”王源补充了一句,就头也不回地跟王俊凯继续往前走了。

 

我一个人在家里,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千玺的房间转悠。

打开了衣柜,翻了翻易烊千玺的衣服。毛呢大衣似乎带走了两件的样子,格子衬衫也带了几件,裤子似乎带了条牛仔裤和一条卡其色的冲锋裤。易烊千玺带走了哪些衣服,我也只能毛估估,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他衣柜里本来有多少衣服,也只能凭着印象推断。

——但是我能感觉到的是,他没有想要长待在外面的意思。包括出发前他跟我道别,也根本不像临别感言。听他的语气,就是一周之后会回来的啊……

比起王俊凯和王源,我在家里翻翻捡捡,任务是最轻的,可是那种不详的感觉却越来越沉重地压在了我心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所以忙一阵,我就会坐在床上休息一阵,脑子里却一直在不停地运转,思考着,这到底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王俊凯和王源打探到的消息,更让我感到周身冰冷,毛骨悚然——

 

手机腾地在安静的环境中响起,我吓了一跳。从桌子上拿起手机,一看来电人是王俊凯,我马上接通。

“表哥,怎么样?警方有没有找到线索?”

“表弟,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你说。但是……我也不知道应该找谁说。我说的都是真的,答应我一件事情,相信我所说的每一个字,好吗?”王俊凯的声音透出难得一见的严肃和沉重。

我了解王俊凯的性格,如果不是遇到了特殊事件,他不会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的。我连忙回答:“我相信你。”

那边顿了一下,说道:“我去报案,警察让我报出千玺的身份证号,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警方说,根本没有这个人。”

一阵寒意掠过全身。

“表哥,是不是他们输错了?”

“我让他们输了三次。确认无误,没错的。”

“那……那是不是因为千玺的身份证不是A市的,所以查不出?”

“公安局说身份证系统是全国联网。——表弟,不仅身份证查不出,我让他们用‘易烊千玺’这个名字查询一下。千玺的名字很特别,我想应该没有重名。结果,查询后,他们说,这世界上根本‘易烊千玺’这个人,一个也没有。——查询为空。”

我打了个冷颤。

不可能……怎么可能查询不到易烊千玺的信息?

我足足呆了一分钟,发现王俊凯还在线。

显然,他也被这状况吓得不请,都忘记挂电话了。

意识到我表哥内心受到的震撼比我更甚,我赶忙说道:“表哥,你也别多想,也许是查询系统出了问题呢。你先回来吧,我们一起商量。”

王俊凯愣了好久,回了句:“嗯。”

 

整个下午,我就陪着手脚冰冷的王俊凯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王俊凯的眼神直直的,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思绪凌乱,电视里的东西完全看不进去。

临近日暮的时候,王源终于回来了。

他一回来,王俊凯和我就像看到救星似的,问道:“问出什么了吗?”

王源先是呆呆地看着地面,看了一会儿,突然把包直接扔在了地上。

“那帮人一个个都是瞎子吗?”王源儿似乎压抑了很久,愤怒像火山一样爆发了,“一个个居然都说没见过没见过,还说什么长得这么好看的男孩子还来我们公司做销售干嘛,直接去娱乐圈当明星啊!”

“你……你居然也碰到了这种情况?”王俊凯瞪大眼睛看着王源。

“也?”王源咀嚼出了关键的字眼,抓住王俊凯的胳膊,“你那边情况怎样?”

 

当王俊凯向王源复述出他在公安局的经历后,我们仨都不可置信地坐在沙发上,说不出一句话来。

——仿佛突然之间,易烊千玺,一个大活人,消失了。

消失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好像这个人,从来没有在这个人世间出现过。

易烊千玺,人间蒸发了。

 

那个周末,两人把所有能跑的地方都跑遍了,找不到易烊千玺的任何线索。

我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给他们俩做好一日三餐,至少保证身体不垮台,再能谈其他。

周一的时候,要上班了,王俊凯蜷在床上,神情颓然。

我劝慰他,千玺是要找的,可是工作也是要工作的,这事儿急不来,我们慢慢找肯定能找到他。生活还是得继续,该干嘛干嘛,这是长久战,不是突击。

还好王俊凯也不是个听不进别人劝告的人,说了句:“那我早点去工作室,把工作尽快忙完,然后再继续找人。”

“嗯。”

王源背上了背包,我以为他去采风,结果他告诉我,他要去喀什一趟——

“说不定到了喀什,所有疑问都会得到解答。”

“可是……”

我对喀什没有意见,可是一想到易烊千玺是在喀什这个地方失联了的,很难让我不担心王源也有可能重蹈覆辙。

王源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忧,说了句:“我速去速回。在喀什最多待两天。查得到消息,我立即通知你们。查不到消息,再待下去也没意义,我就会回来的。”

王源主意已定,我也不能再说什么,唯有叮嘱他注意安全,祝福他一路顺风。

 

王俊凯上班,王源去了喀什,家里面又剩下了我一个人。

联想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虽然我嘴上一直安慰着王俊凯和王源,可是说实话,大白天我都瘆的慌。

如果安静待着,哪怕电视开到最大分贝,我脑子里面仍会乱想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所以我只能起身,到各个房间走来走去,身体忙起来了,脑子里面就会消停很多。

我在房子里踱着步子,看看易烊千玺的小黄鸭,摸摸表哥的海贼王手办,瞟瞟王源的英雄联盟世界冠军奖杯。

王源的画画工具都堆在床边的角落里,水彩笔横七竖八地摆了一地。作为一个处女座,我实在是很想帮他整理好,但碍于王源提醒过我的“我不喜欢别人动我的东西”,只能强忍着心中那种猫抓一般的难受感,它乱任它乱。

这世界上肯定有两种人,一种叫做处女座,一种叫做非处女座。这两种人之间是有一道鸿沟存在的。嗯,是的,我非常想不通王源是怎么忍受卧室的脏乱而不去收拾的。

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准备从王源房间里退出来。

快走到门口时,一滴液体,啪嗒一声,落到我后颈上。

浓稠,冰凉。

——tbc

 

 

评论(153)
热度(609)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