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nd fall(56)

#娱乐圈 席卷亚洲J*身陷囹圄K

 

56.三生有幸

“听说了吗?307号房新来的犯人昨儿个晚上突然就翘辫子了!”

“嗯嗯嗯……还是说个来头不小的太子爷呢……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啧啧啧……有什么奇怪的啊……”

“听起来你像知道点内幕的样子?”

“昨儿晚上的事情,对外是说暴毙身亡,不过我听小道消息说,他是被同牢房的那几个杀人犯给轮X了……我瞟了一眼案发现场……那叫一个死相惨烈啊……整个水泥地都是血……”

“哎哟喂,真可怜……”

“可怜什么啊……这叫恶人自有恶人磨。听说那犯人还是个娱乐圈大佬,就喜欢玩儿一些童男童女,看上的,千方百计都要搞到手,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鲜血……报应啊!”

……

王俊凯坐在食堂的角落里,吃着简单的早饭,听着身边人的窃窃私语,眼眸如秋日里的湖泊一般安详。

死了?

死了。

终于死了。

安静地吃完早餐,王俊凯将餐盘放到指定位置后,随着人流往走廊走,各自回到自己的牢房。

经过大厅时,铁门外传来一阵阵激烈的争吵声。

 

“你们把我儿子怎么了?!”

“对不起,女士,未经允许您不能进牢房……”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谁!滚开!”

王俊凯被争吵声吸引,抬起头,目光越过铁门,就看到了——许枫那飞扬跋扈的母亲叶洁和看似儒雅实则心狠手辣的父亲许笙。

小狱警还在努力解释着,叶洁抬手就是一个巴掌,画得细细的眉毛挑起,两片涂了口红的嘴唇上下翻飞:“我让你滚开,你听不懂人话吗?”

 

“出了什么事?”

一个磁性浑厚的男低音在嘈杂的环境里响起,四平八稳的语调像暴风骤雨的海上一块不为所动的礁石。

小狱警像看到了救星似的,激动地朝张局敬了个礼:“张局长好!”

一身警服的张局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

“执法重地,谁在撒野?”

叶洁被张局的气场震住了,隔了一会儿才又说道:“你是这个监狱的负责人?”

张局转过身,淡淡地说着:“负责人谈不上,但是事情可以帮忙处理。您有什么事吗?”

这时候,一直一言不发的许笙开口了。

“本人教导无方,犬子贩毒被抓,这无可厚非。但是昨天夜里,突然被告知暴毙身亡,我们夫妻俩就是过来弄清楚这个事情。”

许笙说话的时候,张局盯着他的眼睛,细致入微地观察着。

他能看到许笙眼里隐忍的愤怒,可是许笙说话的语气却又那么平静周祥。真是个厉害人物。

张局心里想着。

那,就更不能供出王俊凯了。

打定主意,张局对许笙和叶洁说道:“那好,我也想弄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我马上把嫌疑人提过来。”

 

很快,狱警将那五个犯人也押送到了审讯室。

张局“谄媚”地对着许笙和叶洁说道:“(审讯室)里面请……一般情况下,非审讯工作人员不能入内,今天我张局是看在许先生和叶女士的面子上,破例了。”

叶洁扫了他一眼,冷笑着,似乎在说,算你识相。

三人鱼贯而入,逐一审讯同牢房的犯人。

审讯的结果,五人口径一致:想玩了,想发泄了。看到来了个细皮嫩肉的,就玩起来了。没想到不经操,玩脱线了。

尤其是审讯到最后一个犯人——黑皮时,那家伙居然回忆着回忆着,意犹未尽地笑了起来:“他大爷的,老子还想多玩几回呢,可惜了……”

这句话彻底将叶洁激怒。

她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黑皮一阵踢打,红色的指甲嵌进肉里,将黑皮的脸抓出一道道血痕,被旁边执勤的狱警拉开。

身体被控制,可是叶洁仍是歇斯底里地喊着:“为什么!为什么要弄死我儿子!你这个禽兽!猪狗不如的东西!”

哪知黑皮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诡异地笑了:“是……老子是猪狗不如,是垃圾,是你们看不上的渣滓。生气吗?恶心吗?你能拿我怎么样?”

是啊?他们是死刑犯,许笙和叶洁权利再大,又能拿他们怎么样?

叶洁绝望地嘶吼着:“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黑皮的笑声飘在审讯室:“不劳您大驾,老子很快就能跟这个操蛋的世界说再见了。”

叶洁先是大声地咒骂着,接着哭得声嘶力竭,最后晕倒在地……

 

送走了许笙和叶洁,张局静静地看着两人扬长而去时豪车卷起的灰尘扬到半空,缓缓落下。

就此尘埃落定。

张局长吁一口气。

休息了一会儿,张局走进王俊凯的牢房。

围观了一场骂战,知道那五个犯人没出卖自己后,王俊凯悄无声息地离开,早早回到了自己房间,此刻正坐在桌子前喝茶。

阳光落在王俊凯头上,勾勒出一圈光晕。

英气的眉眼在茶叶的雾气里氤氲,低垂的睫毛上沾着一层薄薄的水汽,眨眼的时候闪着晶晶亮亮的光芒。

修长的手指握着褐色的紫砂杯,白皙的肌肤在橙色的布料里愈发白得发亮。

张局心想着,原来有些人,即使沦为阶下囚,也自带一份磨不去的风雅。

 

门口的脚步声让王俊凯转过头来。看到老友后,王俊凯微微一笑,伸手做了个迎客的动作:“请进。”

牢房狭小,并且只有一个椅子,张局扫了一眼布局,就坐到王俊凯床上,拿出记事本和钢笔,低着头说着:“例行公事,问问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王俊凯淡淡地问:“关于许枫?”

“嗯。”

“你想要我说什么?”指尖扣着杯口,王俊凯静静地盯着张局。

笔尖突然停住,黑色的墨水慢慢在纸张上泅出一大团墨渍。

等反应过来,记事本上已经多了一个大大的黑点。张局无奈地将被墨水污染的几页纸都撕了下来,起身走到垃圾桶旁撕碎扔掉。

王俊凯以为张局会继续盘问,哪知张局蹲在垃圾桶旁,一边撕着纸张,一边似喃喃自语又像是与王俊凯聊天——

“我年轻的时候啊,血气方刚,觉得这世界,非黑即白,发誓一定要找到每件案子背后的真相,将凶手绳之以法。

28岁时,我遇到了一位特别好特别好的姑娘。她不计较我的工作是危险的,不知道哪天出门了第二天就回不来,也不计较我是个穷鬼,车也没有房也没有,毅然嫁给了我。我当时觉得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啊。

那一年,我抓到了一个罪犯。抢劫,强奸,无恶不作,却是苦于没有证据,不能将他绳之以法。这一次,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案子都判下来了,无期徒刑,基本上等于做一辈子牢,老死在牢里了。结果我翻阅卷宗的时候,发现不对劲。这案子的作案手法跟那罪犯以前的手法都不一样。当时我跟我们科长说这案子有问题,科长说小张啊,何必自己给自己找乱子呢。

于是我就自己去调查,查到最后终于让我找到了,犯事的是另一个人,因为母亲生病,抢了银行,遇到目击者,就杀了两个人。我抓到真凶的时候,他老母亲哭得昏天暗地,一直跟我说她的儿子天性善良,我们肯定是抓错了人。”

王俊凯听得入了迷,见张局突然停下了叙述,忍不住问道:“然后呢?”

张局眼神呆滞了一下,继续说道:“真凶抓到了,那个惯犯就被释放了。

一年之后的某一天,我接到消息,说……说……”

张局眼里涌出泪水:“说我妻子……被人强奸……最后被残忍地杀害了……两年之后……我终于找到了凶手。就是那个我曾经帮他逃过牢狱之灾的惯犯!”

王俊凯被震惊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半晌后,王俊凯走过来,拍了拍张局的肩膀。

他想说一些话安慰张局,可是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在深重的悲痛前,言语是多么苍白无力。

还是张局自己慢慢调整过来。站起身来后,脸色回复了平静。

他转过身,直视着王俊凯:“从那以后,我就对自己说,我不要真相,我只要正义。我要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以前,人们总喜欢孜孜不倦寻找真相,将善恶奖惩留给老天,结果总是天不遂人愿。那我就倒过来,我来惩善罚恶,真相——就留给老天吧。

王俊凯——你懂我的意思吗?”

王俊凯长久地沉默着,张局也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最终,王俊凯点点头:“我明白了……老朋友,谢谢你。”

张局长吁一口气,打开记事本,用例行公事的口吻说道:“许枫的事情,你知道什么其他情况吗?”

“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王俊凯回答。

 

太阳渐渐出来了,冬日的阳光透过窗口洒进客厅,照得房间温暖如春。

徐姐的心情却还是如同坚冰一般寒冷。

——少爷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觉了,并且自从昨天上午听到王俊凯的新闻后就一直口中念念有词,自言自语,让徐姐感到害怕。

正当徐姐想着要不要将私人医生请到家里时,易烊千玺突然从混沌里清醒过来。

——王俊凯在保护他。

——王俊凯在以身犯险,以命搏命。

——王俊凯吸毒的目的是为了接近许枫。许枫被警察逮捕是王俊凯报的警。

摸到这个思路后,易烊千玺觉得一切都豁然开朗。王俊凯的所有行为都变得合情合理。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性要排除了。易烊千玺在心里想着,王俊凯是真的控制不住去吸毒,所以需要投靠许枫,还是为了接近许枫,而故意去吸毒。

 

易烊千玺拿起手机,拨通了ann的电话。

“您好。”

“安姐吗?”

“千玺?”ann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带着欣喜,“千玺,是你吗?”

“是我……”易烊千玺答复着。听ann那轻松的语气,似乎还不知道王俊凯的事情?

于是易烊千玺试探地问道:“安姐,最近有没有看电视和上网啊?”

那边传来小孩儿奶声奶气的哭声,易烊千玺听到ann小声地哄着:“不哭不哭哦……妈妈就来陪你……”

哄好了孩子,ann继续说道:“没有呢。刚生完孩子,视力还没恢复,看什么都模糊一片,干脆也就戒了电视剧和网络,安心带孩子。不过说实在的,就算我现在身体倍棒,也没啥时间玩儿,小孩子每隔两小时就要喂一次奶……”

Ann的生活听起来如此忙碌,易烊千玺决定长话短说:“安姐,王俊凯自制力怎么样?”

“自制力?”ann想了想,就坚定地说道,“王俊凯是我见过的,自制力最好的人。”

“怎么说?”

Ann的思绪飘到十二年前:“我记得,王俊凯出道的第二年,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举行了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大型演唱会。为了这个演唱会他准备了很久,整个公司也是事无巨细确保万无一失,但演唱会进行到一半,还是出了问题——王俊凯低血糖发作,脸色惨白地唱完一首歌之后,升降台一降下来就看到他趴在地上,大家去扶他的时候,四肢僵硬,全身冰凉。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完了,演唱会肯定是开不了了,脑子里想着怎么去收尾,结果王俊凯爬过来扯着我的裤脚说,ann,这是我的第一场演唱会,说什么我也要坚持下去。

我看他嘴唇都没颜色了,太吓人了,就凶他,说你这样子,不说唱歌,连站在那儿都有困难。

然后王俊凯就那么笑着,说,那你给我准备一张沙发啊,我躺着唱啊……”

回忆到那个艰难的场景,ann吸了吸鼻子,然后继续说道:“我们坳不过他,还就真搬了个沙发上去。王俊凯一上台,就跟没事人一样的,继续给歌迷唱歌,晕眩得支撑不下的时候,就躺在沙发上继续唱,实在唱不动了就对歌迷说我想听你们的声音……

我们都以为他坚持不下去,医生在后场随时待命准备冲上去,没想到他愣是坚持完了整场演唱会,演唱会一结束灯光一暗,他就直直地倒了下来,医生和保镖火速冲上去将他抬上担架送到了医院……

后来我遇到很多人,把这个故事隐了名字讲给他们听。他们都说,ann你扯吧,哪里有人低血糖犯了还能坚持两小时的。

是啊,要是我,不是亲眼目睹也不会相信。可是,那就是王俊凯,那就是王俊凯能干出的事情。

对了,你问我什么来着?”

易烊千玺释然地笑了,摇着头对ann说道:“我清楚了。安姐,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你了。”

Ann笑得恬淡:“好的。等我家娃娃大一些,我把他带到北京见见你和王俊凯。没准儿十多年后,他能跟同学朋友炫耀,说自己是个小屁孩时,就见过两位巨星呢。”

易烊千玺开怀大笑。

挂了电话,易烊千玺走去卫生间冲了个澡,穿戴整齐,精神气质焕然一新。

他拿了车钥匙,披上外套准备出门。徐姐连忙问道:“少爷……您这是要去找谁呢?”

易烊千玺回头给了徐姐一个灿烂的微笑:“王俊凯。”

 

隔着一层玻璃,王俊凯看到了心里无比想念的人,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也注视着王俊凯。那双墨色的眸子,即使隔着玻璃依旧温柔如水,让人无法不沉溺其中。

王俊凯拿起电话,示意易烊千玺也拿起来。

易烊千玺将话筒放在耳边,王俊凯缓缓开口:“你怎么来了?”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的眼睛,轻声说着:“不可以来吗?”

王俊凯佯装愠怒:“易烊千玺你是猪吗?现在人人都恨不得跟我撇清关系。要是有记者发现你来监狱看我,又会是一顿乱写——”

硬起心肠骂了两句,王俊凯的语气就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那样的话,对你不好,知道吗?再说了……这是我自己犯下的错,跟你没关系,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易烊千玺只是深情地看着王俊凯,听着他善意的谎言,眼眶就湿了。

等王俊凯说完,易烊千玺才盈着泪光微笑着对王俊凯说道:“王俊凯,你掰,你随便掰,我看你掰出什么花来……”

看着易烊千玺完全“不为所动”,眼里除了深情还是深情,王俊凯忍不住轻声呼唤了一句:“千玺……”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缓缓述说着:“王俊凯,我们曾用三年的时间,学会坦诚相待,再也不要误会彼此。所以,你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因为我知道,你为了我,放弃了所有,如果我还误会你,我连禽兽都不如。”

“你……都知道了?”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摸了摸手腕上的手链,说着:“一开始,我没想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后来,我在想,如果你是我,我是你,如果许枫要的是你,我会怎么做。——一瞬间我就想明白了。如果是我,或许方式不一样,但我也一样会拼尽全力保护你。

为我做了这么多,还打算骗我都是你的错,好减轻我的负罪感——王俊凯,你就是个傻子。”

“说到傻子……你在这节骨眼上过来看我也很傻啊……”王俊凯赌气地反驳着,嘴角却是带着藏不住的笑,“我们家我已经这样了,就靠你赚钱了啊易烊千玺……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冲动啊……”

“王俊凯。”

“什么啊?”

“我爱你。”


长久的对视后,王俊凯幸福地叹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读着深爱的人的名字:“易烊千玺。”

“在。”两颗小梨涡冒了出来。

王俊凯凑近玻璃,笑着对易烊千玺说道:“三生有幸,遇见你。”

谢谢你,懂我,爱我,陪着我。

易烊千玺先是一愣,笑容洋溢开来:“王俊凯,你抢了我的台词。不要脸。——我才是,三生有幸啊。”

用完了探监时间,直到狱警再三催促,易烊千玺才恋恋不舍地起身说道:“等我下次过来。最近要管公司,还要跑一些以前接下来推不掉的通告,可能不能每天过来。但是间隔不会超过三天的。”

王俊凯点点头,潇洒地挥挥手:“你也快回去吧。早点睡觉,好好休息。”

“你也是。”

“嗯。”

 

送别了易烊千玺,王俊凯刚走到房间里躺了一会儿,就又听到狱警喊着:“王俊凯,有人来看你。”

王俊凯翻身坐了起来,心里吐槽着:怎么又有人来看望自己?看来就算在监狱里,自己也还是“炙手可热”啊。

走到探监室,看到来人,王俊凯愣住了,过了许久,才开口:“爸,妈。”

凯爸和凯妈居然从重庆赶来了北京。

王俊凯看着自己的父母,感慨万千。

开朗的母亲脸上没有了笑容,面色也憔悴了很多。

不苟言笑的父亲,眉头更加紧锁了,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王俊凯觉得父亲的白头发多了很多。

仿佛一夜之间,父母都苍老了十岁。

王俊凯的心被揪得生疼。

这些年来他在北京打拼,虽然陪伴父母的时间很少,但是遗憾之余并没有其他不好的情绪。他知道他仍是父母的骄傲,他知道母亲会在跟街坊邻居聊天的时候自豪地宣布自己有个大明星儿子,他也知道每次有人夸奖自己的时候,父亲虽然嘴上说着“都是些虚架子”,但心底是开心的。

可是这次,自己不仅不能让他们骄傲,还让他们伤心、失望、担心了。

王俊凯心里涌过一阵又一阵内疚。

 

还是凯妈开口:“嵩嵩……你怎么……进监狱了?”

王俊凯听着母亲叫着自己的乳名,心里更加五味陈杂。

可是,该怎么解释呢?

该解释自己染上了毒品?

还是解释自己其实没有毒瘾,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男人?

都无法开口。

王俊凯只能低着头,对父母说着:“对不起。”

 

一阵沉默之后,寡言的凯爸开口了:“小凯,我从小教育你,行得正坐得端。我也知道你在这个圈子里面,压力大。但是,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希望你自己心里有一杆秤。”

王俊凯点点头,说道:“明白。”

“你爸爸我不是什么哲学家,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但是,小凯,你答应我,以后不要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念你初犯,下不为例。

我还听到别人说,你们这个圈子乱得很,除了吸毒,还有些我都听不懂的怪癖。别人我管不了,你是我老王家的儿子,要是你再整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出来,我话先撂这儿,你就不要进我老王家的门,我当我没有你这个儿子,听到没?”

王俊凯皱了皱眉。

“听到没?”凯爸又重复了一次。

“知道了,爸。”

凯妈和凯爸脸色终于稍微舒展了一些。

王俊凯却是暗自摸着手上的手链,目光投向远处,眉头紧锁,愁绪繁生。

——tbc

 

评论(153)
热度(1084)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