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nd fall(55)

#娱乐圈 席卷亚洲J*身陷囹圄K

 

55.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原本应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早晨,却因为一桩特大新闻而变得甚嚣尘上。

——本报讯,当红巨星王俊凯在北京朝阳区某会所吸毒被抓!

王俊凯被警方逮捕视频一出,一小时内网上转载量立马达到50万之多。

确认消息真实性三小时后,王俊凯全球后援会宣布永久解散。

 

在山庄一宿没有入睡,焦急等待着王俊凯回来的易烊千玺,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王俊凯吸毒被捕的消息。当从早间新闻里看到王俊凯被警方扭送到警车的画面时,易烊千玺眼前一黑,直直地向后倒去……

徐姐和仆人们七手八脚地将易烊千玺抬到沙发上放下,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小少爷。几分钟后,易烊千玺睁开了眼睛。大家长吁一口气,可是过了一会儿,渐渐觉出不对。

少爷变得神神叨叨的。

只见易烊千玺眼神木讷,口中却一刻不停地念叨着:

“不会的……不可能……王俊凯怎么可能吸毒……一定是假的……假的……”

“一定是有竞争对手想打压他故意编造出来的假新闻……对……一定是这样……”

“他会回来的……再等等……一会儿他就回来了……”

“他不会抛弃我的……他说过不会抛下我……”

“对……也许这只是个噩梦……像前几天的噩梦一样……对……我还在梦里……”

……

徐姐愕然地看着易烊千玺半晌,捅了捅身边的仆人:“少爷怎么了?”

仆人不可置信地摇着头。

他服侍了小少爷几千个日日夜夜,万万没想到平时沉着冷静的小少爷听到王俊凯吸毒被捕的消息会瞬间陷入呆滞状态。

仆人指了指脑袋,皱着眉头对徐姐说道:“这里……受了刺激吧?”

徐姐无奈地叹了口气。

 

警局审讯室里,张局坐在王俊凯面前,静静地看着他。

王俊凯神色平静安详,甚至嘴角还带着一丝放松的微笑。

张局疑惑地说着:“王俊凯,我真搞不懂你了。”

王俊凯抬起头来,看着张局,笑着说道:“哪里不懂?”

“明明自己吸食了大麻,你也知道尿检肯定检查得出来,为什么还要报警呢?挑你不在的时候打电话不好吗?我还真没见过自己把自己送进局子的。”

王俊凯笑容渐渐褪去,沉默片刻,轻声说着:“也许只有这一次机会。”

“什么机会?”张局追问道。

“将许枫送到牢里。”

“怎么会呢……”张局不解,“像这种毒枭,狗改不了吃屎,不可能捞了一笔就金盆洗手吧。人的贪欲是无穷的。”

王俊凯将修长的双手放到审讯桌上,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你不懂许枫。他谨小慎微,多疑猜忌。毒品只卖给亲信的人。昨天,是缅甸那条线终于打通了,他一时狂喜拿来了成品向我们炫耀。巨大的喜悦或悲伤都容易让人丧失理智,露出破绽。所以我才有机会参加那个聚会,所以我才有可能走到走廊打电话。”

张局点点头,思考了一下,又问道:“可是你这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举动,大概不是为了纯粹伸张正义吧?”

王俊凯看了一眼张局,低下头笑得苦涩却又甜蜜。

“嗯。为了一个人。许枫觊觎他,而我想保护他。”

张局看着王俊凯桃花眼里盛着如水深情,开口道:“你很爱他/她?”

王俊凯笑起来,露出两颗虎牙:“对啊。”

“谁啊?”张局追问。

王俊凯先是一愣,然后噗嗤一笑。他没想到自己这个看似严肃呆板的忘年交还有这么八卦的时候。眉眼灵动,脱口而出:“替我保密?”

张局郑重地点点头。

王俊凯也不再扭捏:“易烊千玺。”

“他!……”虽然尽量掩饰自己的惊讶,可是张局的语气还是出卖了他。

“怎么了?不行吗?”王俊凯正视着张局的眼睛,平静地说道。

那坦然的样子让张局连任何质疑都说不出口。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忘年交,看似浪荡,实则痴情,认定了的人,也是不会变了。

两人聊着天录完了口供,末了,张局合上记事本,略微思考了一下,走到王俊凯身边坐下,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值得吗?”

王俊凯眼神投向远方,眸子里往事浮现。

他记起第一次见易烊千玺时,易烊千玺红着脸,有些紧张,抬起头对他无比认真地说着:“你就是王俊凯前辈吧!我很喜欢你,你是我的偶像。”

小鹿一般清澈的眼睛,小小的梨涡,雨后小白杨一般清新的气质。

那么纯真美好的人,自第一眼开始,王俊凯就想好好保护他。

思绪从回忆里收回,王俊凯朝张局笑,笑得恬静而不悔:“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天色渐暗,黑夜将白日的喧嚣与光明吞没。

北京郊外的山庄里,易烊千玺还在喃喃自语。

而北京城区某监狱,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张局已经下班了,下班时特地安排了个关系较好的狱警过来看守王俊凯。

狱警本身也是王俊凯的半个粉丝,大致了解王俊凯吸毒新闻是怎么一回事,心里的崇拜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所以对于王俊凯的要求,基本上是有求必应。

就比如王俊凯看着铁窗外夜幕降临,繁星点点,突然对狱警说了句:“林大哥,有茶叶吗?我想喝茶。”

狱警连忙回答:“有的有的。想喝哪种茶叶?”

“碧螺春,谢谢。”王俊凯礼貌地说道。

“好,你等一会儿。”

几分钟之后,狱警跑回来,递给王俊凯一盒未开封的茶叶和一个烧好热水的水壶。

王俊凯拿着茶叶,脑海里浮想联翩,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蚍蜉撼大树,不自量力。】

是的,在大多数情况下,蚍蜉是不能与大树抗衡的。但是,如果是极端情况呢?

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不要以为被奴役的阶级就是听话的奴隶,被逼急了兔子,也是会咬人的。

历史告诉我们,陈胜吴广推翻了大秦帝国,朱元璋战胜了陈友谅。光脚的,战胜了穿鞋的,也不是不可能。

许枫,或许你懂得玩弄上层社会的权谋之术,但是你不会懂得底层人民的粗鄙之法。

千玺善良,不会以暴制暴。

但是,我会。

 

许枫被盘问了整整16个小时之后,像一条奄奄一息的鱼被扔到了重刑牢房里。

天黑了,狱警一个个牢房检查过了之后,关上监狱大门。

“嘭”地一声,密闭的世界只剩下一群罪恶之徒。

许枫沿着冰冷的铁门站了起来,扫视了一下自己的狱友。

五个男人,各个人高马大,面露凶光,看着他。

那目光里,有打量,有审视,还有些他看不懂——或者潜意识里根本不想去看懂的东西。

这目光让许枫觉得全身不自在。他沉默地向自己的床铺走去。

 

王俊凯坐在桌子边,拆着茶叶包装。“嘶啦”一声,茶叶袋被拆开,碧螺春的清香从袋子开口处溢出来,满室飘香。

王俊凯将撕掉的部分扔到垃圾桶,拿起茶叶闻了一下,心情愉悦地感慨:“好茶。”

 

还没走到床沿,许枫察觉到自己肩膀上多了一只力道强劲的手,阻止着他继续前行。

于是他转过头来,皱着眉头对着眼前有着络腮胡子的男人说道:“干什么?”

络腮胡子先是微笑,然后笑声渐渐大了起来。他一笑,连带着其他四人也笑了起来,五个男人莫名其妙的笑声让许枫感到毛骨悚然,开口,语气里已经有了一丝戒备和颤抖:“笑……笑什么?”

络腮胡子左右看了一眼同伴,与他们交谈:“嘿,兄弟们,他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你们说怎么办?”

另一个肤色黝黑的男人走了过来,眼里放着光:“那还不简单?我告诉他啊。”

牢房里又响起一阵淫邪的笑声。

五个男人交头接耳:

“虽然年龄大了些,可是细皮嫩肉的,看着不错啊……”

“听说从来都是他上别人,没人上过他呢……”

“啧啧啧……所以到时候会很紧……很爽咯……”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中年发福啊……影响感觉的呢……”

“脱掉不就知道了……”

许枫听着他们的对话,脑袋轰地炸了,嘴唇不停地哆嗦,连讲话也讲不利索:“你……你们别乱来啊……我……我爸是许笙,我妈是叶洁……你……你们给老子长点眼睛……”

络腮胡子回头看了他一眼,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

“哟……是个太子党呢……”他转头对着几个男人笑,“还他妈是个特权阶级!”

“没错……”许枫立马说道,“只……只要你们……听我的话……保证你们……衣食……无忧……飞黄……腾达……”

“特权?我呸!”黑皮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另外四人也是冷笑着。

他们都是死刑犯,并且家里上有老母下有妻儿。社会的底层,蝼蚁般苟延残喘,缝隙里艰难求生。要不是被生计所迫谁会铤而走险杀人放火。而许枫的身份,只会让这些死刑犯心里仇恨的怒火燃得更加剧烈,烧掉最后的理智。

“老子他妈这辈子就想操你们这种‘特权阶级’。”最后四个字,黑皮说得咬牙切齿,然后不由分说地撕掉了许枫的上衣。

“你们……别乱来……”许枫转身准备逃走,被络腮胡子一把摁下,在他腰上摸了一把,点评道:

“身材不错啊……”

其他人笑得更加放肆。

许枫在地上拼命挣扎,被其他四个人摁着四肢,牢牢地固定在地上。随即,身下一冷,裤子也被扯掉,双腿被掰开,赤身裸体地趴在水泥地面上。

挣扎间膝盖和手臂的皮肤都被磨破,渗出鲜红的血,许枫已经无暇顾及。与身体的疼痛相比,内心的恐惧更加致命。

络腮胡子淫荡地笑着,一边脱裤子一边对身边的几个男人说着:“谢谢兄弟啊。那我先来了。”

“你……你要干什么?……”许枫艰难地转过头,看到朝他压过来的络腮胡子,惊恐地说着。

“啊!!!!”

身体最脆弱的部分被撕裂,许枫痛苦地大叫,鲜血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王俊凯修长的手指捻起一些茶叶放在紫砂杯里,倒上开水。茶叶在杯子里慢慢舒展开来。

水温尚高,王俊凯起身,在牢房里走了几步。

窗外,一片乌云飘过,遮住了月亮,让夜色更加黑暗。

安静的牢房里,只有王俊凯平静的呼吸声。

他伸出手,修长的指尖抚摸着高挺的鼻梁,恶趣味地联想着,另一个牢房里,是不是热闹非凡。

在进牢房之前,王俊凯就已经部署好了一切。详细查阅了每个牢房犯人资料,最终给许枫安排了五个非常“适合”他的狱友们。

——都是些为了家人能生存下去而走上犯罪道路的杀人犯和抢劫犯。

王俊凯告诉他们,许枫娈童,贩毒,买凶,杀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特权阶级,无法无天。

王俊凯还告诉他们,他给每个人的家庭匿名捐赠了100万,请他们在狱中“帮个小忙”。

走回桌子,王俊凯坐在椅子上,指尖轻轻拂过水杯杯沿,眼神看着空气里热茶杯口上方升腾起的白色雾气,幽幽地想着——

站在道德的层面,他们觉得自己在替天行道。

站在金钱的层面,家人可以获得一大笔酬劳。

道德和金钱的双重引诱下,你猜,那些犯人会对他做什么?

 

骇人的疼痛从下半身传来,许枫睁着眼睛,瞳孔放大,嘴里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叫喊。

可是,这群豺狼虎豹不懂怜香惜玉,更何况对他们来说,这本来就是他应该遭受的报应。

身后的人已经从络腮胡子换成了黑皮。

黑皮性子暴躁,听到许枫的喊叫,一巴掌扇到他脸上,许枫嘴角顿时流出了血:“你他妈的,会不会叫/床?老子听到你这杀猪叫都要萎了!”

身旁传来了哄笑的声音:“黑皮你他妈的自己萎不要怪别人……你看胡子玩得多爽……”

黑皮恼怒成羞地又是一个巴掌,直扇得许枫两眼冒星,随手拿起旁边被撕碎的布料塞进许枫嘴里,下半身重重地挺进,巨大的痛楚贯穿全身,牢房里响起许枫绝望的呜咽……

 

水温慢慢冷却下来。

王俊凯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一口,细细品评。

茶叶的微苦在舌尖弥漫开来,片刻过后,生出丝丝回甘。

反正时间多得是,不急,可以有一整晚的时间慢慢喝完一杯茶。

正如,在某个牢房里,时间也多得是,凌迟,可以从天黑直至天亮。

这个时候,许枫会很绝望吗?

会吧。

正如那些曾经被他蹂躏过的人那般绝望。

王俊凯不在乎胡子他们怎么玩。随便怎么玩都行,他对过程没有任何兴趣。

他只关心结果。

毕竟,自己给他们的一百万时,提的条件可是明明白白的——不要让许枫有活着出去的可能,否则,后患无穷。

 

一杯热茶缓缓从口腔滑入脾胃,碧螺春的香味浸透身体的每个细胞,让王俊凯觉得全身上下都无比舒坦。

他放下茶杯,躺在床上,觉得这监牢的硬板床比五星级酒店的大床更舒服。

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酣然入梦,高枕无忧。 

——tbc

评论(251)
热度(986)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