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nd fall(54)

#娱乐圈 席卷亚洲J*身陷囹圄K

 

54.求你回来

是夜。

黑暗无边的夜。

什么都看不到,只有耳边呼啸的风声。

 

奔跑。

无止境地奔跑。

不知来路哪里,也不知去向何处。

 

易烊千玺唯一知道的,是牵着他往前跑的那个人,那个他熟悉的,深爱的人,王俊凯。

只要是他,易烊千玺就愿意义无反顾地追随到底。

 

穿过树林,越过溪流,渐渐双腿沉重,体力不支。

“王俊凯……”易烊千玺一边跑着,一边喘着气问道,“我们为什么要跑?”

“许枫……他跟在后面……”王俊凯拉着易烊千玺一刻不停地夺路狂奔。

悬崖突兀出现,还没来得及反应,惯性作用下,王俊凯“啊”地一声,坠入虚空……

跌下悬崖的最后一刻,王俊凯不忘将易烊千玺往里面一推,看着易烊千玺被大力推到了离悬崖边缘几米远的安全地带,王俊凯笑了,一张笑脸在易烊千玺的视野里飞速缩小……

“不……”易烊千玺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

————

“千玺?”

易烊千玺从梦中惊醒,意识却还陷在可怕的梦境里,因为梦里的恐怖景象,全身止不住地痉挛。睡在他身边的王俊凯睁开眼,发现易烊千玺整个人都在颤抖,嘴里还在不停地重复着:“不要……王俊凯……不要……”

见状,王俊凯搂着易烊千玺,轻轻拍着他的背,轻身细语地哄着:“别怕……是梦……是梦……”

易烊千玺逐渐平静下来,几分钟之后,睁开了眼睛,月光里王俊凯温柔的眸子映入他眼帘。

“王俊凯……”易烊千玺喃呢着。

“嗯,是我。”王俊凯将手伸到易烊千玺脸上捏了捏,触到一手的汗,探了探他被汗水完全浸透的额头,心疼地说着,“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啊?”

易烊千玺伸手将王俊凯放在额头的手拿过来,十指相扣攥在手心里:“你还在……”

王俊凯朝着易烊千玺微笑:“傻瓜……我当然在。”

易烊千玺凑近王俊凯身畔,感受着王俊凯身体暖暖的温度,鼻尖嗅着王俊凯颈间的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闭上眼,重新安心睡去。

 

吃过早餐,易烊千玺一如既往地开车去尚诚处理公司事宜。

王俊凯沉闷地吃着早餐,犹豫片刻,披上外套,出了门。

 

到达目的地,王俊凯熄火,拔出钥匙,走进电梯,步入YH总经理办公室。

许枫站在办公室里,疑惑地看着推门而入临时到访的王俊凯。

王俊凯没有看他,眼神投向窗外,嘴唇却是吐字清晰地冒出一个字:“货。”

许枫一听,立马了然,嘴角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我记得,当初所有人都吸的时候,你不吸。现在,你身边没有人吸,你怎么开始吸了。”

王俊凯的目光缓缓落回许枫脸上,平静开口:“就问你,卖吗?”

许枫盯着王俊凯半晌,走过去,拉开办公桌抽屉,取出两包“货物”扔给王俊凯:“算我账上。王大明星难得赏脸。”

王俊凯拿在手上,掂了掂分量,从钱夹里取出一千元放在许枫办公桌上:“不用了。以后也要从你手上买货。”

王俊凯感觉许枫的目光又放在了他身上,上下打量,让王俊凯觉得很不舒服。

他抬头扫了一眼许枫,见许枫一脸狐疑,眉宇间尽是警惕,便说道:“怎么了?不愿意吗?”

许枫盯着王俊凯的眉眼许久,笑了笑,说着:“不不不。王大明星赏脸光顾,我的荣幸。只是事出突然,我有些惊讶罢了。”

王俊凯嗤笑着:“许枫,我是很讨厌你这个人,但是我不讨厌你的‘货’。你知道我就算再讨厌一个人,也不会把私人感情带到生意里。你的货渠道稳定,买卖谨慎,同等质量下价格还比市面价格便宜20%,我没必要跟自己的钱过不去。”

 

公司的事情告一段落,易烊千玺终于有空抽出一整个白天待在家里和王俊凯共度二人时光,可是总感觉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横亘在两人中间,让交流变得不那么顺畅。

就比如某个晚上,易烊千玺在沙发上看电视,而王俊凯靠在他身边玩着手机。

中间打广告的时候,易烊千玺从沙发上微微直起身来,对王俊凯说着:“家里还有水果吗?”

王俊凯随口应着:“冰箱里还有葡萄,要吃吗?”

易烊千玺点点头:“嗯。”

王俊凯起身去厨房冰箱拿葡萄。

几分钟之后,易烊千玺发现王俊凯拿过来的是一个烟灰缸。

易烊千玺满眼的不解:“小凯……我没说要吸烟啊。”

王俊凯更是一头雾水:“不是你让我拿烟灰缸的吗?”

易烊千玺顿时语塞。悻悻地自己起身,去厨房洗了葡萄端出来。

清甜的葡萄,在冰箱里放了太久,缺了新鲜,失了养分。

 

这奇怪的感觉盘旋在易烊千玺心里一个多月,直到王俊凯某一次又准备出去,易烊千玺叫住了他。

“王俊凯。”易烊千玺压抑着不安的声音在客厅响起。

“嗯,怎么了?”在门口换鞋的王俊凯扫了易烊千玺一眼。

“又要出门吗?”易烊千玺盯着王俊凯的发旋,一声轻微的叹息从口中飘出。

“是啊。”王俊凯换好鞋,对着易烊千玺说道,“走了。”

易烊千玺犹豫了一下,对着王俊凯的背影说道:“你去哪里?”

王俊凯一怔,回头对易烊千玺说了句:“工作呢。”

心却是因为撒谎而砰砰乱跳起来。

“是吗?”易烊千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如同冬天凛冽的寒风。王俊凯周身一抖。

易烊千玺缓缓走到王俊凯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抛出的问题像站在他眼前的人一样无法逃避:“王俊凯,我问过Evan了,他说你最近没有任何通告。所以你最近每隔几天就要出门,是去哪里。”

王俊凯皱起眉头,语气愠怒:“易烊千玺,你调查我?”

“我要确保你的安全。”

“安全?”王俊凯冷笑着,“说到底你是不信任我了。”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眼底的伤痛和冷漠,口气软了下来:“王俊凯,答应我,今天陪我在家。”

王俊凯从他身边经过,头也不回地往外走:“抱歉。”

心底不详的预感越演越烈,易烊千玺赶上去从背后抱住了王俊凯:“别走……”

王俊凯心里一痛,内心百转千回。

千玺,我也不想离开你。我也想留下,可是我不能不去。

“易烊千玺,松开。”

“王俊凯。陪着我。”易烊千玺靠在他背上,祈求着。

王俊凯思绪复杂地感受着易烊千玺身体的颤抖,听着他努力地求他留下。可是几秒钟之后,王俊凯还是坚定地推开了易烊千玺,向着停车场走去。

 

对不起,千玺,我要去做一件飞蛾扑火的事情了。

这件事情有多大的成功几率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不做这件事,我们的幸福永远存留着巨大的隐患。

我从不以身犯险,可是我可以为了你不顾一切。

因为我说过,我会尽我所能,让你今世无虞。

 

望着王俊凯的跑车消失在视野里,易烊千玺无力地重复着:“求你……回来……”

徐姐等了几分钟等不到少爷,跑出门来看到易烊千玺颓然坐在雪地里,连忙跑过去将易烊千玺搀扶起来:“哎哟我的小少爷啊,天气这么冷你怎么坐地上啊!快点快点回去暖暖身子……”

易烊千玺倔强地摇摇头:“我等王俊凯回来……”

王俊凯今天说出的话语都无比冷漠无情,可是离别时,王俊凯转身看了易烊千玺一眼,不着痕迹,却有着恋恋不舍。从那双桃花眼里,易烊千玺读到了为爱牺牲的决绝。

似乎证实了自己内心的不安,这让易烊千玺更加惶恐。

王俊凯……他要做什么。

在徐姐的劝慰下,易烊千玺最终还是走进了屋子,眼睛却是一动不动地盯着窗外的道路,等待着王俊凯的回来。

 

车子九拐十八弯,在一个隐蔽的会所前停了下来。

报上名字,侍者将王俊凯带到了指定包厢。

推开门,是一群人在狂欢。男男女女,莺莺燕燕。房间里弥漫着金钱、权利和美色混合的腐朽而靡靡的味道。

许枫走过来起身相迎:“大明星来了。”

王俊凯勾着许枫的肩膀走到沙发上坐下,熟练地从桌子上拿起一片卷烟纸,套上过滤嘴,将大麻一点一点拨进卷烟纸里,点上,抽起来。

许枫看着吞云吐雾的王俊凯,悠然地笑。

他还记得王俊凯找他买了几次大麻之后,许枫约他来参加同道中人的派对。

第一次到场的时候,王俊凯虽然与人交谈甚欢,却是在大家开始high的时候,格格不入地喝着酒。

许枫给他卷了一只烟递给他,眼里流露着意味深长的精光:“小凯,这里不好玩吗?想作壁上观?”

王俊凯的目光落到许枫眼睛上。

进一步,兄弟相亲。退一步,反目成仇。

退无可退。

真是只老狐狸。

片刻之后,王俊凯接过许枫的烟,将那只烟完完全全吸进肺里,对着许枫微笑:“以后的活动,请叫上我,好吗?”

许枫静静地看完了王俊凯的所有动作,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哈哈大笑,拍着王俊凯的肩膀说道:“好,好,好。”

一回生二回熟。第一次来,王俊凯不知道怎么卷烟,不认识在场的人,几次之后,卷烟点烟吸烟一气呵成,和在场的老板款爷称兄道弟。王俊凯在聚会上玩得越来越开心,成为许枫聚会活动的常客。

 

抽完一支烟,王俊凯伸手准备再拿卷烟纸,许枫拦住了他,狡黠一笑。王俊凯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说道:“我搞到了一些更好玩的东西。”

“唔?”王俊凯脸上露出一丝好奇。

扫了一眼周围的群众,一个个脸上也是期待不已。

许枫看着眼前的金主们,粲然一笑,从暗处拿出一个保险箱,输入密码,打开来。

整整齐齐已经包装好的白色粉末。一整箱,至少有10公斤。

“极品黄金海洛因。纯度99.99%。每克110美金。今天送给大家尝尝鲜。”

许枫话刚落音,现场的金主们眼睛都亮了,包厢里一片窸窸窣窣的声音——

“黄金啊!总算让我见着了!”

“110美金,这么贵……”

“货好,自然昂贵。话说,纯度这么高,很难搞到吧……”

……

听着众人的议论,许枫嘴上浮起得意的微笑。

缅甸那边那条运输线和关系网在十几年的努力下终于打通了,以后可以从缅甸直接取货,不必经过中间环节,不仅品质更加上乘,价格更加优厚,更重要的是免除了中间环节之后更加安全。以后,不说别的,光守着这一条线,就可以保证几辈子吃穿不愁,让许枫怎能不开心。

王俊凯也从箱子里取出一小包,打开来,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又拿在手上捻了捻。

毫无疑问,好货中的好货。质地细腻,香气浓郁,纯度极高。

真是一批能让人醉生梦死神魂颠倒,甚至能勾魂噬命的好货。

王俊凯站起身来往外走。许枫随口问了句:“小凯,去哪儿呢?”

王俊凯回头,给了许枫一个放松的微笑:“去一趟洗手间。回来陪你们high。”

许枫哈哈大笑,示意他快去快回。

王俊凯走到包厢外,关上门,又走了几步走到走廊拐角僻静处,笑容冷下来。

修长的手指划开屏保,王俊凯拨通了北京市缉毒总队张局的电话。

十年前,王俊凯拍摄一部缉毒公益电影时,剧组曾请张局过来现身说法。之后王俊凯和张局成了忘年交,这么多年过来,王俊凯越来越熟悉并且信任张局。铁面无私,刚正不阿,顶天立地,不畏强权。

“张局,我,王俊凯。举报。聚众吸毒。

……这个地方……我不知道在哪里……每次都是先到达规定的地方……然后被送上车,蒙着眼睛带过来……

嗯,我手机开着,你们跟踪我的信号定位,然后火速带人过来抓人。

……好……嗯……再见……”

挂下电话,王俊凯冷冷地笑了。转身走进包厢,继续和许枫他们进行最后的狂欢。

当一堆人吸食着黄金已经飘飘欲仙时,警笛轰隆,几十个缉毒警察鱼贯而入逮捕了在场的所有人……

现场有几个老板想跑,可是挺着个大肚子哪里是警察的对手,刚跑几步就被警察摁倒在地扣上了手铐。

只有王俊凯和许枫,无比平静地接受着现实。

一个,是事件策划者。

另一个,则是有恃无恐。

许枫虽然情绪平静,内心却是不解:谁出卖了自己?

他的眼神逐一扫视过每个人的脸庞,当扫到王俊凯时,看到他嘴角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诡谲笑容,立马清明:“是你?”

王俊凯不回话,只是用冷冷的眼神看着他,嘴角依旧挂着鬼魅一般的笑。

 

许枫看着王俊凯对着他笑,一下子全明白了:自己中了他的圈套。顿时怒不可遏地吼道:“王俊凯你是真蠢还是假蠢?你也吸毒了,你以为你逃得掉?到时候新闻一出,你前途尽毁。

为了弄我,赔上自己,值得吗?”

王俊凯白了他一眼。他对这个人发自内心地觉得恶心,演完戏半句话都不想与他多言。

许枫见王俊凯不说话,更加愤怒,失控地大吼着:“你真的觉得你把我弄到牢你有用?王俊凯你别天真了!”

听到这句话,王俊凯转过头来,终于说出了逮捕之后的第一句话:“那些海洛因的数量,足够你做一辈子牢。”

许枫看着王俊凯,突然笑起来,笑到最后全身都在耸动:“哈哈哈哈……王俊凯……你真是好笑。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你拘役15天对吗?

信不信,我会比你还早出来。”

王俊凯当然知道许枫在说什么。

对一般人来说,那样数量的海洛因,足以让贩毒者被投进监牢,将牢底坐穿。

但对于许枫这号人物,剧情走向也许是,无期徒刑,保外就医,政治避难,逍遥法外。

只是这一次,王俊凯转过脸去,对着许枫挑了挑眉:“是吗。”

许枫浑身一颤。

明明是一张脸蛋俊美如天神下凡,为何恍惚看到了嗜血的撒旦。

 

许枫,你小看了我。

既然我好不容易把你弄进监狱,就不可能让你活着出去。

 

——tbc

 

#一点小解释:

1、文中大哥吸食的是大麻,没有碰其他毒品。吸食次数很少,小于10次,只在有许枫的聚会场合吸食。没有成瘾。不会复吸。

2.大麻本身会不会成瘾,因人而异。之所以吸食大麻最后都会走上不归路,是因为大麻是毒品的初级阶段,在吸食一段时间后,毒瘾者为了寻求更大的刺激会转而寻找XXX、XXX等毒性更大的毒品,进而一步步跌入深渊。

#我不喜欢在文章里叨逼与正文无关的内容,但是由于这两章涉及的内容比较敏感,特解释一下。

#最后,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评论(210)
热度(1056)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