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nd fall(53)

#娱乐圈 席卷亚洲J*身陷囹圄K

 

53.善变 

从美国飞回来后,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在山庄里睡了一觉,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

易烊千玺已经打点完毕,一套Anderson&Sheppard 西装将他衬得修长挺拔。

王俊凯穿着一身休闲装站在易烊千玺身边,见他眉头紧锁,安慰着:“千玺,放心,一切都会顺利解决的。”

易烊千玺点点头,旋开大门往外走,刚走几步,折回来,对王俊凯叮嘱着:“小凯……我去公司开会了。你就安心在家,哪儿也别去,好吗?我……担心你。”

王俊凯对他笑了笑:“嗯,知道了。去吧。”

 

两分钟之后,王俊凯站在窗前,看着易烊千玺的保时捷飞驰而过,驶向远方。

徐姐走过来问王俊凯:“先生,早餐要吃什么?”

王俊凯一双桃花眼从窗外飘回来,对着徐姐说着:“今天天气不错……我想出去走走,顺道在外面吃点东西。——徐姐,可以吗?”

王俊凯礼貌的语气让徐姐有些受宠若惊,连忙说道:“可以的可以的……当然可以。”

王俊凯走到玄关处换了鞋,抬头对徐姐说了句:“哦……如果千玺问起,你就说我在附近散步。”

“好的。”

安排妥当,王俊凯走出别墅,却并没有往环境清幽的方向走,而是走向地下室,取了车,奔赴YH娱乐公司。

——既然逃不掉,不如会他一会。

 

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室里,易烊千玺脸色阴沉。

因为许枫的谣言,尚诚一夜之间市值蒸发30%不说,更可怕的是弥漫在尚诚内部的人心惶惶的气氛。偌大的1万人的公司,听到传言走了一千多号人。但令易烊千玺稍微感到欣慰的是,从嘉陵过来的人一个都没走。

而这些股东们则不同了,一个个都是无比精明的商人,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人虽在,但是却是时刻预备着苗头不对抽身走人。

没等易烊千玺开口,尖锐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抛来:

“先生,我们董事会需要的是一个有经验有阅历的领袖而不是一个毛头孩子。”

“市值损失30%,请问Jackson先生有什么应对策略吗?”

“如果尚诚前途不明朗,我们股东是有权利处置我们的资产,及时止损的。”

……

易烊千玺静静地听着股东的发言,一言不发。

等所有股东发言完毕,吵吵闹闹的会议室终于安静下来,易烊千玺缓缓站起来,说道:“Jim不在,我作为法定第一继承人,行使他的权力,履行他的职责。尚诚于你们而言,只是一家公司,但是对我来说,那是我父亲的心血。

我的父亲在巴塞罗那遭遇意外,目前处于昏迷状态,预计5到8个月之后醒来。在这半年时间里,我承诺,尚诚只会变好,不会变弱。你们想撤资的,我不留你们。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对尚诚多一些信心和耐心,不需要太多,半年足矣。半年之后,等Jim回来接手时,一定是一个更加强大的尚诚。”

现场的股东看着易烊千玺用异常冷静平和的语调说出这段话,都愣了一下。眼前的人,分明只有20多岁,为什么说出来的每个字都让人觉得沉稳和信服。

短暂的沉默后,易烊千玺扫视了一下现场的每一个人,锐利而坚定的眼神有如高空盘旋俯视猎物的雄鹰:“你们都不打算撤资是吗?”

鸦雀无声。

现场的股东被易烊千玺的气势震慑,一时间竟没有任何反应。

易烊千玺看着这景象,嘴角浮起一抹微笑:“那谢谢各位继续投资尚诚。”

尘埃落定。

微微躬身向大家致敬后,易烊千玺宣布:“散会。”

目送着股东一个个走出会议室,当最后一个股东离开,易烊千玺瘫坐在椅子上,抹了抹额头上渗出来的细小汗珠。

临时会议终于没有出大乱子地撑过去了,易烊千玺长吁一口气。

可是刚刚仔细观察了在座的所有股东,能做到这位置的都不是省油的灯。内部有隐忧,外部有流言,这内忧外患的状况让易烊千玺觉得自己恐怕是要对王俊凯说出的“速去速回”的承诺食言了。

必须留下来,稳住局势,守住尚诚。

还好,易烊千玺想着,王俊凯会理解的。

 

许枫没有料到,他想逼易烊千玺现身,等来的却是王俊凯。

稍一琢磨许枫便明白了,王俊凯是在替易烊千玺出头。

许枫眼底闪过一丝不屑:这生死相依你侬我侬的,演给谁看呢?

王俊凯站在许枫的办公室中央,屹立着,望着许枫,开门见山:“我不会让你动他的。我说过,他是我的命。”

许枫盯着王俊凯,缓缓走过来,冷冷说道:“小凯,你是在威胁我吗?真有意思。——可是,如果你拿我有办法,你也不用浪费时间过来这里警告我,不是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收手,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不收手,我拼尽所有,也不会让你得逞。”

说完这句,王俊凯转身欲走。

他不知道许枫怎么想,听进去没有,但是自己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话说三分,多说无益。

 

走了几步,腹腔突然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扯得王俊凯登时就支撑不住跪在地上,一手撑着地,一手掐着腹部,额头上冒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

许枫到王俊凯的异样,走过来,看到他苍白的脸色,问道:“怎么了?”

王俊凯只是死死地掐着腹部,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艰难地抵抗着疼痛的汹涌来袭。

五分钟之后,疼痛终于有所缓解,王俊凯一身虚汗地站起来,晃晃悠悠都站不稳,许枫扶住了他:“你生病了?”

王俊凯警惕地把胳膊从许枫手里抽出来:“没有。”

“你脸色不好。”许枫继续问道。

王俊凯没说话。

思考了一下,许枫便笃定地说道:“事故后遗症。”

王俊凯不想再与他纠缠,踉跄着往前走,被许枫抓住手臂。

王俊凯正欲发火,许枫突然从口袋里将什么东西塞到了王俊凯的裤子口袋里。

王俊凯连忙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东西,是几个透明塑料袋,里面有一些白色的粉末。

凑到鼻子前闻了闻,王俊凯脸色立马铁青,将东西扔到地上:“滚开,我才不要这玩意儿。”

许枫将地上的大麻捡起来,重新塞回王俊凯的口袋:“药,是没有害的。有害的,是贪得无厌的人心。我放在你口袋,只是有备无患。如果你觉得没用,随时可以扔掉。”

还没等王俊凯开口,许枫拍了拍手,进来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王先生今天身体有些不适。你们护送他去停车场取车。”

那些烫手山芋,静静地躺在了王俊凯裤子口袋里。

 

王俊凯中午就回到了别墅,而易烊千玺因为要处理公司的事情,忙到晚上十点才回来。

徐姐已经做好了宵夜,招呼易烊千玺过来吃一些。

王俊凯晚饭吃得很饱,但还是坐在餐桌边陪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舀了一碗汤,慢慢喝着,看起来心事重重。

王俊凯伸手拍着他的头:“怎么了?回来一个小时了,也没见你笑一下。”

易烊千玺抬起头给了王俊凯一个勉强的微笑,匆匆笑过之后愁绪又爬上脸庞。

“怎么了?”

易烊千玺放下筷子,抬起头对王俊凯说:“公司情况比我想象得复杂。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一两天可能回不去了。对不起。”

看着易烊千玺情绪低落的样子,王俊凯连忙安慰:“没事……事情多,慢慢来,会越来越好的。傻瓜,对我说什么对不起……”

易烊千玺伸手握住王俊凯放在餐桌上的手:“还好有你在。”

王俊凯对着易烊千玺温和地笑:“我会一直在的。”

 

之后的日子,易烊千玺每天早出晚归。

如果Jim看到易烊千玺这般拼命,大概会怀疑是不是有人掉包了自己那闲云野鹤一般生性淡漠的儿子。

而易烊千玺的殷勤打理也颇有成效,尚诚的股票止住了下跌的趋势,然后逐步回升。尚诚公司内部也有如吃了定心丸一般,渐渐恢复了正常运作。

王俊凯却是遇到了一些“小”问题。

又一次腹痛过后,王俊凯叫来了私人医生。

经过周密的身体检查,医生放下仪器,一边填着病历一边对王俊凯说道:“您的病情已经没有大碍,请保持充足的睡眠、坚持合理强度的运动,保持良好的饮食习惯。”

将病历填好,收拾好仪器,医生准备走,被王俊凯叫住。

只见他一脸狐疑地问着:“医生……我最近还是时不时会腹部绞痛。能不能……给我再开几支杜冷丁。”

医生看着他,皱着眉摇头:“不行。王俊凯先生,长期使用杜冷丁会产生药物依赖作用。您现在的生理疼痛属于正常可承受范围,如果再使用杜冷丁对您身体是一种伤害。作为医生,我不能同意您的请求。”

王俊凯眼里闪过一丝失落,但很快调整过来,对医生说道:“谢谢。明白了。”

 

王俊凯没有骗人。清醒状态下,他确实明白,是药三分毒。

可是,疼起来呢?

身体的虚弱,带来的连锁反应是意识的决堤。

当王俊凯疼得在地上翻来覆去大汗淋漓时,他触到了某天放在裤子口袋里的“药”。

他拒绝了它。

扔掉了它。

在他还保留着一丝理智的时候。

可是,疼痛越来越重,王俊凯在光明与黑暗里苦苦挣扎,最终仍是跌入不见底的深潭。

他从垃圾桶里捡起塑料袋,颤颤悠悠地打开了它……

 

所谓亲密关系,大概是,他一个皱眉,你便知道他在愁什么。一个低头,你便知道他在找什么。一个细微的不同,即便当事人都无法察觉,但情人会感应得到。

这些日子,易烊千玺与王俊凯相处时间不多,可是每晚相拥而眠,王俊凯身体上那多出来的一丝味道,让易烊千玺惶恐不安。

某天夜里,关了灯,躺在床上,易烊千玺突然问王俊凯:“王俊凯,你善变吗?”

看不到表情,可是易烊千玺能感受到王俊凯的身体微微一颤。

良久,王俊凯的手覆上易烊千玺的侧脸,淡淡开口:“千玺,人类本来就是善变的动物。”

这不是易烊千玺想听到的答案。这答案让易烊千玺觉得周身寒冷。他抱紧王俊凯,头埋在王俊凯怀里,问着:“王俊凯,你会有一天不爱我吗?”

黑暗里,易烊千玺感觉到王俊凯抚摸着他脸庞的手掌停顿在那儿。然后,王俊凯的声音在易烊千玺耳边响起,坚定而决绝:“永远不会。”

这就足够了。易烊千玺在心底说着。

其他的,不想再问,也不必去问。

 

——tbc

评论(196)
热度(826)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