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nd fall(51)

#娱乐圈 席卷亚洲J*身陷囹圄K

 

51.Butterfly Effect

天色尚早。

昨天下过一场雪,雪还没化,踩上去咯吱作响。天空中乌云压顶,映照得整个北京城灰蒙蒙一片。宁静的街道,没什么人气,只有簌簌的寒风呼啸而过,卷动光秃秃的枝桠打着颤儿。

一位三十五岁左右的男人,裹了一件军绿色的大衣,打着呵欠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毕了开门准备出去买菜。

铁门嘎吱一声打开,却瞧见一位身材颀长的男子。

易烊千玺取下墨镜,拿开围巾,礼貌地鞠躬,自报家门:“您好,我是易烊千玺。”

男人愣在原地。

易烊千玺是谁?红透半边天的大明星啊,谁不认识。只是,他怎么出现在自己家门前?

呆了几秒,见易烊千玺还在等着他回答,男人连忙说道:“你好你好,我叫申捷。有什么事吗?”

易烊千玺确认了对方是自己要找的人,尽管相貌和气质已经和当初出道时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完全不同。

“我想问问,当初在YH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导致你直接出走,再没回来。”

听到YH两个字,申捷脸上显露出惊恐的神色,啪地一声关上铁门,又关上防盗门,声音从门缝里飘出来:“无可奉告。”

易烊千玺皱了皱眉头。

 

大门被无情关上,易烊千玺只得走到楼梯边,坐下,上下打量了一下申捷的居住环境。

北京老式的筒子楼。六层,有楼梯,没有电梯。墙面灰扑扑的,上面张贴着各种各样的小广告。刚从门口看过去,申捷住的房子也不大,客厅里摆满了家具,无声无息地透着一份逼仄和窘迫。易烊千玺叹了口气,在阴冷的楼梯口搓了搓手,继续耐心等着申捷出来。

 

半小时后,申捷打开门,看到易烊千玺坐在楼梯间,听到响声就站了起来,申捷有些不耐烦地说着:“你怎么还没走?”

提着个环保袋,看起来是要去买菜,易烊千玺连忙跟在申捷身后。申捷听到背后易烊千玺的脚步声,回过头来对易烊千玺吼着:“我说易烊千玺大明星,闲得无事吗?跑到这种贫民窟来体验生活。”

易烊千玺鼓起勇气,上前一步,眼神真诚地说道:“我想问您一些事情。”

申捷十分想甩脸走人,奈何易烊千玺的态度实在是太谦逊有礼,眼睛太诚恳善意。申捷看着看着便妥协下来:“想问什么?”

易烊千玺看着申捷,问道:“申大哥,你离开YH,是……跟许枫有关吗?”

申捷表情明显一滞,回过神来对易烊千玺摆摆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别来烦我了……”

易烊千玺看着申捷隐藏了许多情愫的面部表情,又听到他拒绝的话语,咬了咬嘴唇,对他说出一句:“我们……同病相怜。”

申捷脚步一顿。

良久,他转过身来。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申捷叹息着说道:“进屋说话吧。”

易烊千玺大喜过望,跟着申捷走进房间,把门带上。

 

“说吧。”

脱下棉大衣,申捷点了一根烟,对着易烊千玺说着。

“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易烊千玺直截了当地说道。

升腾的烟雾里,申捷的脸庞变得有些失真。他冷笑了一下,问易烊千玺:“小朋友,你是YH的签约艺人吗?”

易烊千玺摇摇头:“我是尚诚的艺人。”

申捷轻蔑地笑了一声:“想不到那老狐狸把他那脏爪伸到YH公司外面了。真是越来越嚣张了。”

易烊千玺凝神问道:“他以前……只在YH内部下手吗?”

“对啊。”申捷语气里透漏着满满的不屑,“YH的男女艺人,但凡长得有几分姿色,几乎都逃不过他的魔爪。”

烟圈在空气里游弋,申捷半眯着眼睛,陷入回忆里,缓缓述说:“当初跟我一起签约的,还有三个人。李林,苏皓,陈诚。”

李林和苏皓,易烊千玺知道。YH推出的歌手,虽然没有之后推出的王俊凯那么大红大紫,但依靠着YH的资源,这些年一直都是主流市场上的一线歌手,名气不错,生活优渥。

而申捷和陈诚,易烊千玺是在网上找了资料才知道的这两人,如果不刻意去查,几乎已经完全销声匿迹。

“你和陈诚……都退了?”易烊千玺询问着。

“是。四个人,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申捷淡淡地说着,就好像说的是一个与他无关的故事,“当许枫提出那种要求时,我和陈诚选择了拒绝,可是没想到李林和苏皓居然同意了。他妈的,为了成名真是什么都做得出啊。”

“那王俊凯……”易烊千玺不知怎的,突然冒出这句。

“他不一样。”申捷没听出易烊千玺语气里的心疼,只以为易烊千玺只是对这位大明星好奇,“他是被迫的。当时他坚定地拒绝了许枫。没想到,那禽兽软的不行来硬的……

当时我们知道这件事,都以为以王俊凯那样烈的性子,肯定会直接走人,没想到我们都低估了他对梦想的执着。

他愣是忍受着对许枫强烈的恶心,拼命工作,再加上找朋友到处借钱,攒够了赎身钱,和YH解了约,自己成立了一个小工作室。工作室成立之初,许枫放了话让圈内的所有同行不能接他的唱歌通告,他才开始演戏的。

还好,他成功了。也算是为我们这些离开YH的人出了一口恶气。说实话,我申捷这辈子没服过什么人,但我唯一佩服的就是他。”

“这些人里面,有未成年吗?”易烊千玺神色凝重地问。

“多了去了……”申捷报出一串名字,有些易烊千玺熟悉,有些已经完全淡出圈子了。

说完这些,申捷抬眼望着易烊千玺:“你问这些,不会是……”

易烊千玺站起身来,裹了裹身上的大衣:“是的。集腋成裘,聚沙成塔。我就不信这么多罪证还扳不倒那个禽兽。”

申捷沉默许久。直到易烊千玺已经走了出去,申捷在他身后叹息:“你太年轻了……”

 

王俊凯觉得最近的易烊千玺有些不对劲,工作回来就一头扎进书房,有时从书房的书架上抽出一些法律书籍研读,有时听着录音笔在电脑上做记录,有时埋首整理一些纸质文件。那些文件越来越多,但是都被易烊千玺细心打包好锁进抽屉里。

王俊凯问起易烊千玺最近怎么对法律感兴趣了,易烊千玺答他最近接了一部法律题材的电影,正在为开拍做准备工作。

王俊凯知晓易烊千玺肯定对他隐瞒了什么,却不打算多问。如果易烊千玺要隐瞒,那必定有他要隐瞒的理由,王俊凯知他懂他但更信任他。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直到某一天易烊千玺将抽屉里的文件取出来暗中命人送到警局,才长吁一口气。

王俊凯坐在沙发上给易烊千玺做按摩,问着:“这次的电影,有这么累吗?”

易烊千玺讷讷地点头,含糊地应着:“是啊……”

易烊千玺并不是想刻意隐瞒,可是他不想让王俊凯为自己担心。

每件事物如果曾经存在,消亡后都会留下蛛丝马迹。易烊千玺只是惦念着把纸质文件送走,却忽略了其他细节,也让王俊凯发现了易烊千玺的小秘密。

某天上午,易烊千玺出去工作,王俊凯闲来无事在家里走动,心血来潮地到了书房,发现易烊千玺抽屉没锁,从已经被搬空的抽屉最里边,找到了一支录音笔。

虽然只是录音,没有影像,可是那些曾经共事过的人的声音,王俊凯还是轻易分辨了出来。

听着内容,王俊凯便全部明白了易烊千玺最近在干什么。

 

深夜十分,易烊千玺跑完通告,回到山庄时,发现王俊凯坐在门口,一动不动,一言不发,像个雕像。

易烊千玺走过去拍拍他的头:“王俊凯你怎么坐在外面啊?等我回来吗?走咱们进屋吧,外面冷。”

王俊凯抬起头,冷冷说了句:“你在偷偷搜集证据?”

易烊千玺心里咯噔一跳,看着王俊凯黑白分明的眼瞳,坦白道:“对。”

王俊凯勃然大怒:“我前段时间跟你掏心掏肺说的话你都当耳旁风吗?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引火自焚??”

易烊千玺被王俊凯吼得有些懵,头脑一热,脱口而出:“王俊凯你可不可以不要将你的人生哲学强行灌输在我身上?我说过我有我的处世方式,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

易烊千玺说完,王俊凯停在原地,一双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易烊千玺。深冬的晚上寒风凛冽,王俊凯只觉得全身的温度都被呼啸的寒风抽了空。

意识到自己言重,易烊千玺走过去,伸出手抱着王俊凯,在他耳边说道:“对不起。”

王俊凯没答话。

易烊千玺蹭了蹭王俊凯的脖颈,继续说着:“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放心,我举报用了匿名。为了你,我也要保护好自己。”

王俊凯被易烊千玺抱着,听着易烊千玺讨好的道歉,将易烊千玺紧紧箍在怀里,似乎要把易烊千玺揉进身体里:“千玺……你知道吗,我不能承受再一次失去你。你有任何意外,我都会疯的。”

“我知道。”易烊千玺拍着王俊凯的背,“我不会有事的。我们都会好好的。”

 

举报一周之后,易烊千玺和王俊凯都没收到许枫方面的任何恐吓,两人长吁一口气,心想或许是匿名起了作用。

托线人打听到的消息是,许枫的案件已经立案了,这让易烊千玺和王俊凯都感到惊喜。

只不过,很快,惊喜变成了惊吓。

 

亚马逊雨林一只蝴蝶翅膀偶尔振动,两周后引起了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身在中国的易烊千玺匿名举报了许枫,猜猜谁遭到了报复?

——远在巴塞罗那的Jim。

 

当易烊千玺接到电话得知Jim被送到了医院,拉着王俊凯就往机场跑,十五个小时之后终于出现在了病房。

医生得知易烊千玺是Jim的儿子后,告诉他Jim在巴塞罗那街头招到了抢劫,抢劫过程中被刺了五刀,头部也在打斗过程中受到了重创,被好心群众送到了医院。经过救治,Jim没有生命危险,那五刀都没有刺破内脏,疗养一阵就会痊愈,就是头部的撞击比较麻烦一些,有血块压迫了脑部神经导致昏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次脑内出血不算严重,等血块被吸收后,病人就会苏醒。

易烊千玺赶忙问道:“那这个过程需要多久?”

“五至八个月不等。”医生回答。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顿时觉得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没有生命危险,确定能醒过来,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那几个好心的群众还没走,在病房外一直陪着Jim,等待着Jim的亲戚或朋友过来照料。

易烊千玺听完医生对病情的陈述,安顿好Jim,走到走廊,见到了那几位父亲的救命恩人。

一个六十多岁白发苍苍的老婆婆,还有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叔。

易烊千玺走过去握住老婆婆和大叔的手:“谢谢你们救了我的父亲。”

老婆婆和大叔都笑得很慈祥,安慰着易烊千玺:“你的父亲会没事的。上帝保佑着他。”

 

王俊凯顺着声音也跟了过来,见到两位好心者也是礼貌鞠躬表示感谢。

四人在走廊上交谈了一会儿,老婆婆微笑着说道:“那得知那位先生已经脱离危险,我们也就放心了。Peter,咱们回去吧。”

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王俊凯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疾步走到老婆婆身边说道:“不好意思,夫人,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您。”

老婆婆停下脚步:“小伙子,还有什么问题?”

王俊凯表情严肃地问道:“你们有没有看清抢劫犯长什么样?”

老婆婆摇摇头:“当时一切发生得飞快……我……没看清……”

“请想一想,他们是亚裔人种吗?”

老婆婆如同醍醐灌顶:“对对对!你说得没错!是两个亚洲的小伙子。20岁左右。我当时还纳闷,我们巴塞罗那现在这么多亚洲人了啊……”

王俊凯心里一惊。

跟老婆婆和大叔礼貌道别之后,王俊凯转头往Jim的病房跑,脚步匆匆,神色凝重。

易烊千玺不明所以,跟着王俊凯走回病房,就看到王俊凯上下翻着Jim的衣服和公文包。

当王俊凯从床边挂着的Jim的外套里搜出了钱包时,跌坐在椅子上,全身颤栗。

 

他们根本不是抢劫。

他们是在报复。

这风格,这做派,王俊凯再熟悉不过。

那幕后主使者是……

许枫。

易烊千玺的匿名举报,暴露了。

 

呆坐了十分钟,王俊凯腾地站起来,往阳台走。

易烊千玺连忙跟上。

颤抖着拨通许枫的电话,还没等许枫开口,王俊凯愤怒地吼道:“Jim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易烊千玺一愣,很快就明白了王俊凯在给谁打电话,攥紧拳头,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仔细倾听。

那边先是一愣,接着,如同跟老友叙旧一般,许枫平静得近乎冷血的声音传过来:“你说什么,我不懂。”

“有脸犯事没脸承认吗?”

“哦……小凯?好久不见,你生气的声音也很好听呢。”

听到这句话,王俊凯更加抓狂,感觉自己是一只被猫咪抓到却反复玩弄的老鼠。也不管许枫承认不承认,怒吼着:“许枫,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那边传来许枫的笑声:“王俊凯,我就喜欢你们这种老百姓自欺欺人。自己没有本事,就将希望寄托在老天,念叨什么多行不义必自毙,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扪心自问,你信吗?——王法?我就是王法。”

王俊凯咬着牙,牙齿在嘴唇上留下深深的印迹。

见王俊凯沉默,许枫诡谲地说着:“不听我的话,就是这个代价。有本事你找警察查我。”

“你……”王俊凯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王俊凯因为生气而急促的呼吸声,许枫粲然一笑,对王俊凯说道:“知道这世界如此不公平,当初为什么不臣服于我?小凯,我对你不薄,你知道当初我得到你之后,有整整两年时间我都不碰其他任何人吗……”

“你闭嘴!”王俊凯失控地喊着。

许枫的笑声陡然响起,笑得无比放肆:“时候不早,早点睡觉。晚安。”

似乎无比享受王俊凯的气急败坏,王俊凯准备挂机,却听到许枫靠近手机,幽幽地说了句:“哦……易烊千玺在你身边吗?替我跟他说一声——晚安。”

声音在王俊凯耳畔飘荡,似笑非笑,如同撒旦。

然后,电话里传来“嘟嘟”的盲音。

谈话结束了好几秒中,王俊凯都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安静地站在原地,身体止不住颤抖。易烊千玺将他拥入怀中问他:“许枫说了什么?”

王俊凯神经质地一直摇头。

见王俊凯不说话,脸色煞白,易烊千玺心疼地吻了吻他的额头,轻声说着:“好了,别想太多了。Jim没有大碍,医生说回家疗养也没问题……所以,我们明天休息一下,后天带Jim回北京吧。”

听到“回家”两个字,王俊凯一阵激灵,清醒过来。

北京……家……可是,北京有许枫……那是他的地盘……

王俊凯拽着易烊千玺的衣袖祈求:“千玺……我们别回去了……躲一躲吧……”

易烊千玺皱着眉望着王俊凯:“躲?躲哪儿?为什么要躲?”

王俊凯紧紧抱着易烊千玺:“我们去美国好不好?去你以前生活过的地方。我想看看。”

也许,过一阵子,许枫会忘掉举报的事情。也许,过一阵子,他会换了口味,不再惦记千玺。王俊凯在心底希冀着。

对王俊凯的要求,易烊千玺无法拒绝,更何况易烊千玺也隐隐知道国内并不安全。

于是他拍拍王俊凯的背,说道:“好,我们去美国。”

——tbc

 

 

评论(205)
热度(1027)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