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nd fall(50)

#娱乐圈 席卷亚洲J*身陷囹圄K

 

50.双刃剑

日子晃晃悠悠来到了年底。

正是各颁奖礼盛行的时节。

因为一整年高质高量的精彩表现,易烊千玺成为了颁奖礼的座上宾,赶场不断。偶尔回到山庄,王俊凯倚在沙发上挑着眉问易烊千玺:“千玺啊,你说如果老天给你一项特异功能,你要什么?”

易烊千玺精疲力尽地倒在王俊凯身边,想了一下,说道:“嗯……瞬间移动吧。这样赶场就轻松了……唰地一声,就到达目的地,还不怕堵车。”

王俊凯指尖纠缠着易烊千玺的头发,笑出两颗虎牙:“我觉得吧,另一个功能更好……拔出一根猴毛,一吹,出现几千个千玺……该赶场的去赶场,不赶场的留下来帮忙捶背跑腿,你说好不好……”

易烊千玺靠在王俊凯身上,点点头说道:“嗯,好。”

想了半天,觉得有些不对劲,反应过来,易烊千玺压到王俊凯身上手伸到他腰间挠痒痒:“说谁是猴子呢……说谁呢……”

王俊凯被易烊千玺挠得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连忙讨饶:“我错了我错了……哈哈哈……千玺我错了……”

……

两人调笑了一番,手机铃声响起。接了电话,易烊千玺叹了口气:“好了,我又要去赶场了。中国电影金鸡百花奖颁奖典礼。”

王俊凯捏捏他的脸:“嗯,去吧。”

易烊千玺不满地嘟着嘴:“同是艺人,你怎么就这么闲?”

王俊凯伸了个懒腰,狡黠地说:“因为我过气啊。”

易烊千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真人秀过后,王俊凯的人气重新回到了巅峰状态,甚至可以说比当初巅峰状态时更加辉煌。如果说四年前气场王俊凯是一把利剑,凌厉刚猛,无坚不摧,那现在经过沉淀的王俊凯则是一把重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不露锋芒却俾睨天下。

他不再拘泥于作品的量,而更加注重作品的质,出席活动也是以慈善公益居多,商业代言几乎没有。无数商家和导演盛情邀请,王俊凯不为所动。正所谓得不到的才是心头的朱砂痣,王俊凯的拒绝不仅没有泼灭大家的热情,反而是身价越炒越高,一举超越易烊千玺成为身价最高艺人,并且还有市无价,千金难求,俨然成为了娱乐圈的传奇人物。

从甘肃回来后,王俊凯只拍摄了一部电影,陈汀的小成本文艺片。

不得不说王俊凯挑人的眼光一流。虽然这部电影是陈汀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导演作品,可是他特立独行的拍摄手法和对节奏的掌控不输任何大导演,选的女主角也是虽然青涩但灵气逼人。王俊凯与女主角以及陈汀导演合作十分默契,短短两个月时间就拍完了电影。

而苏昀大导演那边,王俊凯与他敲定了合作,开机时间定在了来年的三月。

由于《金鱼症》扑街,《1966》禁播,王俊凯这一年很难得地没有得到任何电影奖项,也不需要出席任何颁奖礼。陈汀的电影已经拍完,苏昀的电影还未开拍,王俊凯也就闲了下来。

换了一身Armani西装,易烊千玺站在王俊凯面前,盯着王俊凯含笑的眼睛幽幽地说着:“陪我去参加颁奖典礼吧。”

王俊凯仰躺在沙发上,下定决心,斩钉截铁地说道:“不陪……”

浮生偷得半日闲,可以在山庄里悠闲地听雪品茗,才不想去那些喧嚣场合呼吸浊气。

易烊千玺眨着小鹿一样清澈的眼睛,乖巧地说着:“前辈……”

……

然后王俊凯就被易烊千玺给哄到了颁奖礼上。

 

那场颁奖礼,《猜疑链》横扫最佳导演、最佳剧本、最佳剪辑、最佳配乐等各个奖项,易烊千玺也获得了亚太地区最受欢迎男演员奖,但和王俊凯类似的是,易烊千玺同样与最佳男主角奖项失之交臂。

典礼结束,易烊千玺走到后台休息室,王俊凯将他拥入怀中说着:“没关系,你已经很棒了。”

易烊千玺枕在王俊凯肩窝上,呼吸着他身上淡淡的温暖的气息就很满足。

其实易烊千玺根本不在乎得奖不得奖。

以前不在乎,现在更不会在乎了。

对易烊千玺来说,有王俊凯,就够了。

 

两人从休息室出来,一前一后地走着。

经过走廊时,却是遇到了不速之客。

“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还没反应过来,走在易烊千玺身后的王俊凯心里咯噔一跳。

这声音……

王俊凯缓缓抬起头来,越过易烊千玺,就看到了——许枫。

 

看清眼前来人的一刹那,易烊千玺像被雷击中一般立在原地。

不堪的往事如同呼啸的狂风,几乎让他站立不稳。身体在颤抖,呼吸变得浊重,周围的一切仿佛夏日的柏油马路扭曲变形成狰狞的模样。

“不认识我了吗?”许枫一步步地走近。易烊千玺心底叫嚣着想要逃离,却依旧僵直着不能动弹。

“我是许枫啊。”

许枫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易烊千玺,末了,吐出一句:“似乎跟三年前不一样了呢。”

长高了,成熟了。混合了一些性感和魅惑,却还保留着纯真和坚韧,似乎——不一样,却又更迷人了呢。

有生以来第一次,许枫对自己享用过的猎物产生了强烈的再吃一次的欲望。

那荧荧的眼神在空气里闪烁,毫不避讳。

王俊凯走上前去挡在易烊千玺和许枫中间,冷冷地对许枫说着:“离他远点。”

 

许枫这才发现王俊凯跟易烊千玺在一起,腾地出现在视野,带着不友好的表情。

许枫略微皱了一下眉头,对王俊凯说着:“小凯,是你。最近过得好吗?”

“我过得好不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不劳你操心。”王俊凯手伸到身后,摸到易烊千玺冰凉的手指,攥在手里,对许枫说着,“千玺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懂吗?”

王俊凯牵着木讷的易烊千玺往外走,身后传来许枫带着冷笑的声音:“王俊凯,你以为你是谁?蚍蜉妄想撼大树,不自量力。”

 

坐进车里,王俊凯系好安全带,放缓语速对易烊千玺说着:“千玺……我们回家吧。”

也许是车内熟悉的环境让易烊千玺觉得安心,又或许是王俊凯三月春风般的轻柔语调起了作用,易烊千玺渐渐恢复了平静,拿着钥匙准备启动车子,插了好几下却是一直都插不进钥匙孔里。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微微颤抖的右手,解开安全带对他说道:“过来副驾驶。今天我开车。”

易烊千玺淡淡地应了一声,从主驾驶位上跨过来。

经过王俊凯身上时,王俊凯搂着易烊千玺说道:“不要多想。有我。”

易烊千玺点了点头。

车子从颁奖典礼驰骋到山庄,三个小时过去了,下车时,王俊凯看到易烊千玺紧蹙的眉头还是没有舒展开来。

 

回到山庄,走到三楼阁楼外的阳台,泡了一壶热茶,王俊凯以为易烊千玺心里的冰雪会随着手里的那杯热茶而解冻,可是却并未奏效。

良久,易烊千玺转过脸来,对王俊凯问了一句:“我不是唯一一个(受害者),对吗?”

王俊凯愣了一下,说道:“你不是。”

易烊千玺的眼神飘到远方,似乎陷入了思考。

而王俊凯,也不由自主地陷入了久远的回忆里。

长久的静寂之后,王俊凯望向易烊千玺。

他还在思考着,嘴唇紧抿,脸色沉重。

 

原来,四年前的事件,对他造成的伤害比我想象中更深。王俊凯想着,心疼不已。

可是,并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过去的。时间久了,就会麻木了。我得帮千玺解开心结。

 

王俊凯点了一根烟,开口:

“那一年,我17岁。”

烟圈在空气中氤氲,然后缓缓散开,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在月光下坚毅的脸庞,眼底却有着隐忍的悲伤,大概意料到他要说什么,喃呢:“王俊凯……不要……”

王俊凯却是对他笑笑。这件事,本来已经将它好好埋葬,这辈子都不打算提起。可是既然鼓起了勇气,开了个头,就不想半途而废。

于是王俊凯继续说着:“第一次见到许枫的时候,他西装革履,礼贤下士,我还在心底感叹,老板真是温文尔雅啊。哪知道,不过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年终庆典,我喝醉了,许枫搀着我回酒店睡觉,我还对他说着麻烦老板了,但接下来的事情演变成一场巨大的梦魇。

尊严被撕裂成碎片,痛苦像利剑一样贯穿身体。听着浴室哗哗的水声,你躺在床上,觉得自己是块被人用过的抹布。整个世界都面目可憎,污浊不堪。”

“王俊凯……”易烊千玺轻声呼唤着。那么骄傲倔强的人,剥开自己的伤口是多么困难的事情,而他这样做的目的,只为治愈自己。

一根烟抽完了,王俊凯从往事里抽离出来,看着易烊千玺专注而关切的目光,突然笑了。

傻瓜,那么眼巴巴地看着我干嘛。

一切都过去了啊。

而现在,我是多么幸福。有你在身边。

 

易烊千玺却是紧握双拳:“我想杀了他。”

“我也想。”王俊凯苦涩地笑了下。

易烊千玺没有接话,王俊凯觉得不对劲,眼神扫过易烊千玺的眼睛,见他眼里带着决绝和凶狠,连忙说道:“千玺……你……”

易烊千玺的目光落到王俊凯脸上,见他神色紧张,开口说道:“你放心。我没那么冲动。我不会以暴制暴的。不过……不能这么便宜了他。他那样的人,犯下的罪恶不止一桩两桩吧?那样的恶魔,我要把他关进铁笼里。”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沉默着。

 

良久,王俊凯开口,说了句:“我把我的经历告诉你,是想让你,不要复仇。”

易烊千玺愕然。

“你……你说什么?”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听错了。

“复仇是一把双刃剑。”王俊凯走过来,蹲在易烊千玺身前,抬起头看着他,说着,“千玺……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你不喜欢这样平静的生活吗?”

“我喜欢……喜欢得不得了。”易烊千玺说着,“可是……”

“你有没有想过,复仇会毁了我们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的生活?”

“可是……就这么放任许枫为非作歹吗?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他不会停手,会有更多的受害者?”

“别人我管不了,但是我会保护你不受伤害。”王俊凯说着。

“别人就不是人吗?王俊凯你怎么能这样?”

易烊千玺话语刚说出口便意识到了自己不对,看到王俊凯受伤的神色,心里一痛。沉寂了片刻,语气变得柔和:“对不起……”

王俊凯却是没回应,坐到椅子上,重新点了一根烟,慢慢地抽。

易烊千玺也不说话,安静地陪着。

 

烟蒂燃烧到了尽头,王俊凯这才掐灭,转过头问易烊千玺:“千玺,你出生在哪里?”

“美国,纽约。”

“父亲呢?”

“美国,波士顿。”

“母亲呢?”

“美国,旧金山。”

“所以你不了解中国。”

易烊千玺摇摇头:“可是我的爷爷奶奶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他们告诉我许多关于中国的事情。就算出生在美国,我骨子里依然是中国人。”

王俊凯淡淡地笑着,也不反驳,只是说着:“我的父亲,出生在中国重庆,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我的母亲,出生在重庆,是一名美容美发师。我,出生在重庆。我在这片土地上最普通的人家出生,成长,应该比你更了解中国,是吗?”

易烊千玺想了想,点点头。

王俊凯又问道:“那你觉得马克·扎克伯格在美国算不算上流社会的精英?”

易烊千玺对王俊凯的提问大惑不解。Facebook创始人,年轻的亿万富翁,坐拥135亿美元财产,每年还呈不断攀升之势,这还用问吗?见王俊凯望着他,易烊千玺回答:“当然是。”

“那迈克尔杰克逊呢?”

伟大的舞者,伟大的歌者,其音乐风格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易烊千玺又回答:“也是。”

“可是放到中国,他们连上流的边缘都够不上。”

易烊千玺大吃一惊,说道:“怎么会……”

“如果把中国社会分为三阶九等,那马克·扎克伯格和迈克尔杰克逊大概在第四等。然而,越是往上,金钱和名声越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权势。这权势,又近乎世袭。”

易烊千玺听得茫然,想了半天,说道:“我听不懂。”

王俊凯朝他笑笑,“有些人活了一辈子,也许都不明白。这没关系。”

易烊千玺抬头望着王俊凯,问道:“你说这些,跟许枫有什么关系?”易烊千玺知道,王俊凯认真说话时,从来都是有的放矢,不会有半句无用的言论。

“我就想告诉你,你知道许枫的父亲姓许,是个富商,但是你不知道的是,许枫的母亲,姓叶,是将军之后。你想通过罪证将许枫送到牢里,老实说,我觉得希望不大。”

王俊凯说完这句,停顿了一下,想开口,终究是忍住了。

他还没说,许枫不仅娈童,还贩毒,手上沾满了鲜血。这只野兽比易烊千玺所看到的所能想象的更加凶残。它狂妄,它吃人,它藐视规则,它凌驾法律。

然而,无可奈何。他就是特权阶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王俊凯不说,是不想易烊千玺对这世界太过失望。

 

看着易烊千玺淡色的眸子在星辉下失了光彩,王俊凯劝慰他:“千玺,这个世界并不会按照我们期待的轨道运转。学会接受不能改变的事实。”

易烊千玺没回答他,只是继续沉默着。

夜深了,温度下降,寒气入侵。

王俊凯走过去,低头看着他,捏了捏他的脸蛋,觉得有些凉,说道:“回房间吧。外面越来越冷了。”

易烊千玺随着王俊凯往温暖的房间方向走,回头看了一眼这世界。

万籁俱寂,白雪皑皑,树木和青草都被掩盖在广袤无垠的白色里。

可是,无论冬天多么漫长,春天终会来临,会有嫩芽,冲破层层阻碍,从冰封的土壤里长出来。

——tbc

 

 

评论(182)
热度(1068)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