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nd fall(44)

#娱乐圈 席卷亚洲J*身陷囹圄K

 

44.我本善良

冬日的阳光将阁楼染上一层金黄。

窗台前,易烊千玺像做高难度化学实验似的,用镊子、针线,将断开的手链修补成完整的圆。

他制作得很认真,眉头微蹙,眼神专注,以至于Jim在他身边站了足足十分钟都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待终于将手链重新弄好,易烊千玺长吁一口气活动了一下筋骨,就看到了安静陪在一旁的Jim。

“做手工?”

“嗯。”

易烊千玺也不多做解释,只是脸色平静地将两串手链戴在了左手手腕上。

那两串手链,依偎缠绵,似乎就抚慰了易烊千玺一颗有寒风灌进来呼呼作响的苍凉荒芜的心。

 

摸了摸手链,恍惚了一阵,易烊千玺回过神来问Jim:“上来找我,是有事情要告诉我吗?”

Jim点点头:“Evan给你打电话你关机,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转告你韩国之行明天正式开始,一系列活动等着你到了韩国之后陆续启动。其中包括韩国sun公司的广告,韩国SBS电视台的一个综艺,以及一个小型的韩国见面会。Evan给你定了今天下午首都机场飞首尔的机票。”

“嗯,我这就去公司找Evan,然后跟他一起出发去机场。”易烊千玺拿了一件毛呢大衣披在肩上。

“记得在国外好好照顾自己。别……想太多。”Jim不放心地叮嘱。

那场圣诞节的失声痛哭之后,易烊千玺就再也没有情绪失控过,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每天健身,看不出任何低落。可是Jim知道,所有的一切只是表象,如果剖开内心,依旧血流如注。易烊千玺是坚韧的、内敛的,可是这样性格的人,更容易让自己内伤。

可是,这一切,Jim无能力为。家人和朋友虽然可以让易烊千玺感到一些温暖,但说到底,成长是一个人的事情,没有人可以代替他痛苦和领悟。Jim也只能默默地祈祷,希望儿子能扛下来,然后继续前行。

当飞机划过蔚蓝的天空,易烊千玺在想,王俊凯,你在哪里,你过得怎样。

想了很久,心情越来越沉重。为了不让自己再次陷入情绪的漩涡,易烊千玺闭上眼睛,缓缓睡去。

 

那边,易烊千玺在韩国如火如荼地完成一系列活动,这边,王俊凯正式入驻真人秀。

第一站是湘西。

王俊凯一出场就把其他嘉宾和现场工作人员给震住了。

虽然是个真人秀,但好歹也是个“秀”,其他嘉宾都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男的俊女的美,王俊凯倒好,穿着一件灰色的T恤和黑色休闲裤,套了件牛仔外套,风尘仆仆地赶到节目组,没换任何衣服,也没化妆,就大大咧咧地出现在了镜头里。一双桃花眼睡眼惺忪,脸上几颗痘痘自由地呼吸着空气,长得十分茁壮。其他嘉宾绵里藏针地打趣:“哟,穿着睡衣睡裤就来做节目了啊。”王俊凯笑得坦然:“有颜,任性。”

真人秀开拍的第一天,其他嘉宾大清早地开始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给学校扫地,有的拿着礼物去送给学校的孩子们,有的跟留守老人和儿童聊天,只有王俊凯,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伸着懒腰问节目组:“几点了?”

现场工作人员都无语了。

洪导好心提醒他:“王俊凯,有些东西,还是要粉饰一下的。”

王俊凯回给洪导一个没心没肺的微笑:“如果他们不喜欢这样的我,那我也没办法。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变不成其他样子。”

 

因为是节目开始的第一站,为了让嘉宾能深入浅出地适应这个节目,第一站的挑战项目难度都不大,无非就是给某户家庭挑几桶水,给某个房子重新修葺一下,给某个孩子补习一学期的某门功课。王俊凯选了个最没表现力的,给房子修葺屋顶。

摄影机架不到房顶那么高,航拍又不可能降到那么低。所以王俊凯虽然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修葺房顶,从天亮忙到了天黑,但修葺屋顶,拍来拍去就那几个镜头,为了播出的视觉效果,王俊凯完成任务的部分被剪辑成了简短的几个镜头,于是观众看起来就是这样一个直观感受——王俊凯睡饱了起床,随便忙活了两下,完成了任务。

《Superhero》第一集播出就引起了网上的剧烈讨论。几个嘉宾的表现得到了观众的认可,有人赞美女嘉宾给孩子讲解学业时的耐心,有人夸耀男嘉宾可以放下身段帮当地居民挑水砍柴。连在网上风评不好的某位男明星,也因为自带礼物送给贫困地区的小学生,而让部分黑转路人,部分路人转粉。可到了王俊凯这儿,情况就不大妙了——几乎是清一色的吐槽。

“他以为他是谁啊。吊儿郎当的。”

“选的任务也是最简单的,两三下都搞定了。”

“还睡到那么晚起床,其他人都去帮忙了。一点也没有团队精神。不说了,一生黑。”

……

王俊凯晚上刷到这些评论,无所谓地笑了笑。

隔着重重迷雾看世界,永远看不到真实的一面。他早已习惯外界的误解。

刷完评论躺在床上,王俊凯的心情居然是愉悦的。

因为他想起了几个小时前,自己坐在茅草屋顶上,一边修葺一边看日落。落日的余晖将整个村庄都涂上了一层暖色,王俊凯就沐浴在夕阳里,连一天的劳累都消减了许多。房屋的主人——一位70岁左右的老人关切地对他说:“娃儿,下来喝口水吧。”

王俊凯对着老爷爷笑,说道:“不用了,我先帮你把屋顶修好!”

结果老爷爷楞是自己顺着梯子爬了上来,王俊凯连忙扶住老爷爷,说道:“爷爷,您上来不安全……”

老爷爷摆摆手:“放心,娃子,我身体好着呢!”

老爷爷坐在房梁上指导王俊凯怎么修葺房顶,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王俊凯效率提高不少,终于在夜幕初降的时候讲任务完成了。

宁静的月光里,老爷爷点了一只旱烟,王俊凯也陪他聊着家常。等吸完烟,老爷爷转过头来对着王俊凯说道:“娃儿,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娃儿啊。”

这就够了。王俊凯心想着。这一句,远胜过网上的几千句攻击。

 

有人说,真人秀就是一面照妖镜,此话不假。

当《Superhero》进行到第4集的时候,王俊凯的个人魅力开始慢慢展现起来——前3集大家卯足了劲地表现,到第4集都有些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问题——因为想更好地完成任务而起了争执,因为经济公司设定的人设和自己真实性格有偏差而出现的撒谎和前后矛盾,因为条件艰苦身心俱疲而导致的情绪崩溃等。

然而,只有王俊凯,从第一集到现在,完完全全过他自己的生活,就好像镜头从来不存在似的。

回访的片段也播出了。镜头里,受到其他嘉宾帮助的村民只是礼貌地说:“谢谢XXX。”轮到王俊凯帮助过的人,那些人说起王俊凯来,都是有血有肉,有滋有味。湘西的老爷爷抽着烟斗笑眼弯弯地说:“凯娃子,我等着你回来跟我继续讲你爷爷和奶奶的故事呐!”

直到这个时候,网上才慢慢出现不同的声音:

“原来,这几个嘉宾里面,王俊凯才是最不装的?”

“岂止不装,简直就是太不装了……连迎合观众的口味都不迎合……”

“可是,只有他是真心与当地的居民交流耶……没剪辑到正片里的部分,他还陪老爷爷聊天……平时一副僵尸脸,跟老人家聊天又那么暖——反差萌简直萌到没有我嘛!”

“而且仔细想一想,他一直都在做最艰苦的任务呢……”

……

 

而当网络风向转变,某种王俊凯曾经失去名为人气的东西又慢慢回归时,王俊凯毫不知情。

他只在《Superhero》第一集播出的时候看看反响,之后就再也没管过这个事情。

网络和媒体赠与他鲜花和赞美,而咱们的主人公——王俊凯,浑然不觉地正在甘肃的某个山旮旯里灰头土脸地拍摄《Superhero》第五集——也是《Superhero》第一季的收官之战。

 

王俊凯对这个节目已经轻车熟路,被节目组拖到甘肃定西市某县城某乡村后,几乎没做调整就直接奔赴了当地的小学。

其他嘉宾还在宾馆收拾着行李,王俊凯已经站在了县城唯一的一所小学窗边,温柔地看着里面那些虽然物质贫困,却对知识充满着热切渴望的小孩们。

懵懂的孩子,破旧的衣衫,眼睛却如同黑葡萄一般明亮。一个个都扬着红扑扑的脸庞认真地听老师讲课,生怕错过一个字。他们就是这黄土地上开出的花朵,哪怕这片土地再贫瘠,有他们就有了希望。

王俊凯不愿意打扰他们正常的上课,在教室外站了大半节课,下课铃响起后,这才走进教室与小孩子们聊天。

这些小孩们年龄有大有小,大的13岁左右,小的9岁左右,都在上小学5年级的课程。面对摄像机和节目组工作人员,孩子们腼腆却又对这些新奇事物十分好奇,经过一阵纠结,好奇心还是战胜了羞涩感,大家围在王俊凯以及工作人员身边叽叽喳喳地问问题:

“叔叔你肩上扛的这个是什么啊?”

“姐姐你穿得这么少(轻薄羽绒服)不冷吗?”

“姐姐你头上的小花花好漂亮哦……”

……

王俊凯看着这群天真烂漫的小孩子,眼神愈加温暖柔和。

 

“咦,小凯,那不是你偶像karry吗?小凯……”

身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引起了王俊凯的注意,尤其是“小凯”两个字,让他的耳朵分外敏感。

他顺着声音望过去,就看到一个好动的小男孩正在用胳膊肘戳着另一个沉默的男孩儿。被戳的男孩儿脸上泛着红晕,既是藏着激动,又是面带羞涩。

王俊凯走过去,坐到沉默的小男孩旁边,问道:“你也叫小凯?”

男孩儿点点头,并没有看向王俊凯,但是却是很认真地回答他:“嗯。王俊凯哥哥好。我叫顾凯。”

不敢直视陌生人的眼睛,但是尽管紧张,却会礼貌地回答别人的问题,哪怕面前是自己的偶像也不谄媚不讨好,王俊凯从他身上似乎看到了一些自己小时候的影子。而眼前这个小孩儿也叫“小凯”,冥冥之中缘分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小凯……”王俊凯笑着提问,“你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没等顾凯开口,身边那个小男孩连忙开口说道:“他会唱歌!他唱歌可好听了!”

周围几个女孩子也点头附和:“嗯嗯嗯,顾凯唱歌很棒的!”

“哦……”王俊凯听到大家对顾凯的高度评价,说道,“小凯……看来你是你们班的超级巨星啊……”

顾凯的脸庞更加绯红,拼命摇了摇头说道:“他们瞎说的……”

聊了一会儿,上课铃响起,王俊凯自觉地从教室里退了出来。节目组告诉他接下来的安排是回到节目组下榻的酒店,那里有活动室,导演会在里面讲解这次的挑战任务。

跟着节目组工作人员往酒店走的时候,王俊凯回头望了一眼教室,顾凯和他的同学们都拿起了书本在朗读。王俊凯想着,一定要抽个时间过来听听这小孩子唱歌,一定很有意思。

 

回到酒店,洪导开始讲解挑战任务。

“这次的任务有以下几个选项……”

15分钟的解说后,洪导问嘉宾:“清楚了吗?”

王俊凯想了想,言简意赅地问道:“所以,这里面难度系数最高的,是跳伞对吗?”

“是的。”

“如果我选择跳伞这个任务,各有哪些难度级别?”

“我们都知道,跳伞的话,应该在离地面500至800米高度打开降落伞为宜。但其实安全起跳高度也没有个特定的标准。有些优秀的跳伞运动员能够在300米左右打开降落伞并且能确保完全的安全。而历史上也出现过100米高度打开降落伞而只出现轻微刮伤的例子。当然,作为非专业跳伞运动员我们不会苛求500米以下的起跳高度,我们对你们的要求只有三个等级,700米,600米,500米。完成700米难度任务,节目组将为当地捐献一所希望小学,外加100万奖金作为这些孩子们的学习和生活慈善基金捐出去。如果提高难度降低起跳高度,每减少100米,我们节目组就会额外增加100万奖金。”

听完,王俊凯一乐,开口说道:“那我快落到地面再打开降落伞会怎样?0米起跳——我想想,那节目组要捐出去800万呢……”

洪导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揶揄道:“Karry求你放过节目组吧。你真是要钱不要命……”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节目组搭建场地需要两天时间。

王俊凯便又晃晃悠悠来到小学看望孩子们。

他扫了一圈,发现顾凯不在,找人询问,被告知“小凯已经退学了”。

“什么,退学?为什么?”

有个心直口快的小孩随口说道:“没钱。”

王俊凯凝神思考了一下,找到顾凯的同桌问道:“你知道他的家庭地址吗?”

 ————

顺着蜿蜒迂回的山路走了几个小时,日落时王俊凯才终于到达目的地——顾凯的家。

一看房子王俊凯就倒吸一口凉气。

哪里是什么房子,分明就是个简陋的茅草棚子,王俊凯敲门进去后,看到顾凯在昏黄的灯光下认真看着课本。

将王俊凯迎进来的一男一女,看年龄,不出意外就是顾凯的父母了。两人都是一副朴实的打扮,看到客人来了,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搁,可脸上的笑容却是发自肺腑地真诚。

王俊凯给他们鞠了个躬,轻声问道:“怎么……不送他读书啊?”

两人的脸上浮起了忧郁。许久,女人缓缓开口:“不是我们不想啊,只是……饭都吃不上了……”

王俊凯微微叹了口气。

和顾凯父母闲聊了一会儿,王俊凯了解了情况,一看时间不早了,起身告辞。

一直沉默着的顾凯站起身来:“王俊凯哥哥,我送送你吧。天黑了,路不太好走。”

王俊凯连忙推辞:“不用……”他扭头看了看一直在他身边跟拍的摄像,又将脸转向顾凯:“我这不是也有同伴吗?我们相互提醒,应该可以顺利回去的。”

“那……我送你一小段吧。”顾凯坚持道。

嘿,这孩子……王俊凯笑了。真是越看越像小时候的自己啊。


已是3月,可是夜晚的乡村还是春寒料峭。

王俊凯裹了裹外套,问一旁安静走路的顾凯:“小凯,除了唱歌,还有什么愿望吗?”

那边静寂无声。

王俊凯也不追问,低着头继续走着,突然听顾凯开口:“我想继续读书,好好读书,考上大学,成为一名大学生。学校有读书角,那里放了好多其他城市的叔叔阿姨们捐来的书籍,那里面有说很多很多故事,也介绍了很多很多地方,什么北京天安门,上海东方明珠,香格里拉……我都想去看。——我真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啊。”

王俊凯一转头,看着顾凯望着远方的群山,眼眸里透着一份希冀的光彩。

王俊凯一愣,坚定地说道:“你会美梦成真的。”

“可是……”顾凯低下头,望着自己沾满泥巴的鞋子。

“一定会的。”王俊凯重复着。

顾凯看到王俊凯坚定的眼神,突然就释然起来,揉了揉冰凉的耳朵,对着王俊凯说道:“王俊凯哥哥想听我唱歌吗?”

王俊凯连忙点头:“嗯。”

顾凯清了清嗓子,稚气却纯真的声音飘荡在山谷里:“梦想起航那一秒,泛起我们,久违的心跳……”

是《梦想起航》,自己发行的第一章专辑的主打歌。王俊凯听着顾凯的歌声,笑容从脸庞上洋溢开来。


原本只是想在节目里混个脸熟,可是这一刻,王俊凯突然觉得,洪导真是位有深刻思想的人。这次的任务,因为这些孩子们的梦想,肤浅的明星真人秀变得充满了丰富的内涵。

王俊凯暗暗下了决定:明天,一定要成功。

不,要比成功更成功。

 

第二天天一亮,节目组就来到了室外,那里停着一架小型直升机。

“节目组大手笔啊。”王俊凯感叹了一句。

专业跳伞教练过来给王俊凯换上专业装备。

从头到脚武装完毕,王俊凯、飞机驾驶员以及跳伞专业教练登上直升机,洪导还细心嘱咐王俊凯:

“耳麦不要摘,我们会实时汇报你的地理高度和仪器运转情况。”

“嗯。”王俊凯眼光发亮地扫视着机舱设备。小时候,有一段时间,王俊凯的梦想就是当一名飞行员。虽然这个梦想很快又被服装店店长这个简单粗暴容易实施的梦想取代,但现在坐在直升机副驾驶位上,王俊凯已然觉得实现了自己小时候的梦想之一。

直升机升到1000米,所有装备又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虞,教练拍拍王俊凯的肩膀:“嘿,兄弟,准备好了吗?”

“走起!”

王俊凯在飞机里助跑了一小段,然后就张开双臂跳了下去。


耳边传来呼啸的风声,身体急速地向下落,耳麦在定时汇报——

“高度,1000米……”

“高度,950米……”

“高度,800米……

“高度,650米……”

而此刻王俊凯只有一种感觉,他伴着风声在空中大叫着:“好爽啊!太爽了……”

听到仪器里传来王俊凯的欢呼声,洪导笑着嗔骂:“这个疯子。”

降到550米的时候,洪导打开话筒对王俊凯说:“注意,550米了,准备打开降落伞。”

high着的王俊凯,其实一直没有忘记正事——他仔细倾听着高度。

从昨天晚上开始,王俊凯就已经想好了起跳高度——400米。

这次资助的贫困村一共38户人家。按照当地的物价水平,每个家庭如果给与10万,不仅可以保证每个家庭的日常开销,还能确保他们的孩子读书没有经济负担。那么,总共需要380万。700米起跳是100万,那400米起跳就是400万,应该够了。

王俊凯自己不是没钱,可是捐款会遇到很多问题:通过基金嘛,不靠谱。自己亲自过来,也不一定再有机会和时间。

所以,王俊凯想着,就趁着这个节目,一次性搞定这400万。


“高度,500米。”

可王俊凯却并没有拉开降落伞。

洪导从仪器里监视到王俊凯的背包状态,连忙说道:“王俊凯你干什么?快点拉线!!!”

“急什么。”王俊凯小声嘀咕了一句。竖着耳朵耐心捕捉“400米”的提示。

“快点拉线!王俊凯!!!”洪导的声音从耳麦里源源不断地传过来。

好吵……

王俊凯嫌耳麦各种声音吵得烦,等好不容易听到“高度,400米”,拨开了耳麦。

他摸到右手边的拉绳,用力往下一拉,等待着降落伞“嘭”地一声打开,然后自己如同一片树叶慢慢悠悠地落到地面上。

打不开。

王俊凯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但还是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继续拉拉绳。

目标急速地坠落,400米,300米……

洪导和工作人员几乎全部陷入癫狂里。

所有的仪器和话筒全开,洪导声嘶力竭地喊道:“王俊凯,快开降落伞!!!”

地面越来越近,王俊凯从没感觉过这突然出现在视野的越来越清晰的山峦和河流如此可怕。

还有多少米?300米吗?200米?100米?

头皮一阵发麻,整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王俊凯使出吃奶的力气拉着绳子。

背包出现了障碍,绳索卡住了,降落伞打不开。

死亡之手掐住了王俊凯的咽喉。


洪导和工作人员再也坐不住,纷纷冲到室外的预定降落区域。

王俊凯在离地100米才终于打开降落伞。虽然降落区域铺了一层防护垫,但巨大的冲击力又怎是几米高的海绵垫所能抵消的!

当众人扒开降落伞的伞盖看到王俊凯时,只看到一片血肉模糊……


远在韩国的易烊千玺心里一阵狂跳,却并不知道为什么。

几个小时后,当他看到手机上弹出“真人秀出大事故,王俊凯当场昏迷,被送往医院抢救,生死未卜”的新闻时,扔下手机朝机场奔去……

——tbc

评论(352)
热度(1169)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