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nd fall(43)

#娱乐圈 席卷亚洲J*身陷囹圄K

 

43.倦鸟归巢

易烊千玺从威尼斯回来时,Jim刚好在家。听到钥匙旋开大门的声响,Jim一回头就看到了拖着行李箱风尘仆仆回到家的儿子。

只是扫了一眼,Jim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几步走到门口,接过易烊千玺的行李箱,问道:“怎么了?”

只不过是3个月不见,易烊千玺整整瘦了两圈,大大的黑眼圈挂在脸上,青色的胡茬从皮肤下冒出头来。

“拍戏。”易烊千玺声音沙哑地回答道。短短两个字,却是透着无尽的疲惫。

Jim叹了口气:“知道的,以为你从意大利拍电影回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从阿富汗逃难回来呢。”

易烊千玺朝Jim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仆人已经准备好了洗澡水,易烊千玺解下衣服泡在浴缸里的时候,才觉得自己真的是很累。

从里到外的无力。

从没有这样一段时光,每天醒来就觉得灰蒙蒙的,没有希望。行尸走肉地拍戏,靠着惯性在生活。本以为回到家中,一切都会好起来,事实证明,并非如此。那些伤痛,如影随形。

 

不知道在浴缸躺了多久,Jim的敲门声才让易烊千玺从混沌里清醒过来。

“Jackson?还好吗?你已经洗了30分钟了。”

“马上就好。”易烊千玺从浴缸里坐起来,随便洗了洗身子和头发,就裹着浴袍走了出来。

Jim难得一见地没有去书房工作,而是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易烊千玺迟疑了一下,走过去,坐到Jim身边,陪Jim一起看电视。

Jim扫了易烊千玺一眼,微微叹了声气。

从易烊千玺出生起,自己一直忙于事业,跟易烊千玺疏于交流。长大了,男人之间嘛,谈心什么的就变成了一件矫情的事情。尽管聊得少,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性格也跟自己像得很——什么都自己扛着,不到万不得已根本不会向人倾诉。可是从易烊千玺回来的第一眼,Jim就知道易烊千玺藏着沉重的心事,所以他故意蹭在客厅里,还好自己儿子今天也破天荒地洗完澡之后没有直接回卧室睡觉而是坐在了客厅沙发上。Jim表面上一本正经地看着电视,其实却是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易烊千玺,电视机里放的内容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良久,正当Jim等得都要睡着时,易烊千玺皱着眉头开口了:“他,离开时,你是什么感觉?”

“他?”Jim重复了一下。但一秒钟之后,Jim就明白了。易烊千玺问的,是他曾经的那位深爱的同性恋人。

“他啊……”Jim仰靠在沙发椅背上,眼神投向远方,一阵静谧之后,缓缓开口,“一开始,我以为是他开的玩笑。我还在心里对自己说,William,你小子行啊,敢这么玩我。我给他打电话,没有人接,我就给他电话留言,说,will,别闹了,快回来。后来,接二连三的人告诉我,他走了,离开这个世界了。我说我不信,我说他们都是骗子。一个月之后,我才真正明白,他真的走了。然后,我就觉得,世界变成了黑白。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后来呢?”易烊千玺听得认真,见Jim低下头,神色黯然,等了许久,开口询问。

“多久的后来?”Jim调整好情绪,转过脸看了一眼易烊千玺,似乎还挤出了一丝微笑。

 

易烊千玺想了想,说道:“现在。——距离他离开30年了,伤口,愈合了吗?”

Jim脸上浮起一抹苦笑:“我年轻的时候,也问过一些老人,说年少的伤痛什么时候能愈合。他们说,等你经历了许多世事,你就会看开,就会淡忘,就会豁达。”

“是吗?”易烊千玺追问。

Jim朝着易烊千玺笑,眉头却有着浓得化不开的忧愁:“我还是想他。时间并没有冲淡我对他的思念。”

“……”易烊千玺低着头沉默半晌,开口说道,“这答案真令人绝望。”

“不过,这没有什么关系。”

“嗯?”易烊千玺疑惑地看着Jim。

“这世界没有十全十美。每个人都带着各自不同的伤痛在生活。遗憾和残缺本就是人生的一部分。”Jim淡淡地说着,“那些伤会变成插进你心里的一根刺,你触碰到的时候,还是会心痛。但是,慢慢的,你会习惯,学会带着痛去生活。”

听了Jim的话,易烊千玺陷在沙发里,琥珀色的眼睛盯着地板,若有所思。

 

————

从威尼斯飞回北京已经一个月有余。听闻这几天《unknown》电影杀青,整个剧组的中国班底全部班师回朝,王俊凯一直等着电影投资方来找他索赔,等了几天都是安安静静。

娱乐是个圈,稍微一打听王俊凯就打听到了内幕,易烊千玺帮他把违约金都赔了。

王俊凯冷冷地嗤笑。

易烊千玺,这也不过是当初欠我的人情现在还掉而已吧。

 

嘉陵没有了业务,王俊凯直接给他们放了两个月的假,就当提前放他们回去过年了。

回到家里,王俊凯从冰箱里拿了灌啤酒,喝得索然无味——连个一起喝酒的朋友都没有。

这才想起来,ann休假还没回来。

他起身走到阳台,给ann打了个电话。

“王俊凯?”

“是。”夜幕下,偌大的北京城CBD霓虹闪烁,车水马龙,分外热闹,却驱不散王俊凯内心的寂寞,“ann,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好意思,情况有变。”ann先是诚挚地给王俊凯道了个歉,然后羞涩地说道,“我……怀孕了……所以……”

“怀孕了?恭喜!”哪怕最近所有事情都不顺,听到ann怀孕的消息,王俊凯还是由衷地为ann感到高兴,“那你安心在家养胎。前三个月要好好静养。公司这边也没什么业务,我给员工提早放了年假,什么事情都等明年再说了。”

“嗯。”

……

“时候不早了,孕妇要早点休息,那,晚安了。”闲聊了一些,王俊凯准备挂断电话。

“等等。”ann说道,“我不在的日子,没发生什么大事吧。”

想到威尼斯的事情,王俊凯眼里闪过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愫,最后还是决定将所有情绪自己消化,不让那个35岁的高龄孕妇操心,“没有。”

“哦……那就好。”ann长吁一口气。

“晚安。”

“晚安。”

挂掉电话,王俊凯在阳台上吹了一会儿风,转身回到客厅。

200平的房子,除了空空荡荡,还是空空荡荡。

王俊凯想着,是时候找一个温暖热闹的地方疗伤了。

 

当凯妈从麻将桌上赢钱回来时,就看到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口。

从下到上扫视了一番,凯妈就乐了:“嵩嵩!”

王俊凯还没来得及回头,自己母亲直接上手给了他后脑勺一记爱的见面礼:“哟,知道回来看你妈了?”

“哎哟!”王俊凯转过身来,看到母亲,开心的笑容立马从脸上蔓延开来,逗她:“一见面就打我,脑壳都要被你一巴掌拍肿。——不怕打错人啊?”

凯妈脸上浮现骄傲的神色:“看腿就知道是你啊。谁的腿比我儿子长。”

两人打打闹闹走进门,凯妈连忙招呼:“王师傅,快出来啊……你儿子回家了呢!”

主卧的门缓缓打开,王俊凯父亲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王俊凯的一刻,有点恍惚,等摸到茶几上的老花眼镜,仔仔细细看清了来的人就是儿子,凯爸哝哝地说道:“呃……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王俊凯看着眼前的父亲。一年不见,似乎白发又多了几丝,皱纹又多了几条。

再看哼着歌在厨房忙前忙后给他准备夜宵的母亲,王俊凯红了眼眶。

是啊,回来,真好。

任何时候,不论自己是巨星是凡人,不论内心是苦涩是荒凉,家都是最温暖的港湾,在那里,有人无条件地爱着你,用爱驱逐冬季冰天雪地的严寒。

 

————

光阴似箭,一场大雪过后,北京城开始弥漫起圣诞节的气氛。

Jim和易烊千玺都是标准的abc,Jim将工作交代给下属就回到北京休假,而易烊千玺也是推掉了许多通告陪着Jim一起布置圣诞节。

两人一起给圣诞树挂上礼物。挂着挂着,Jim就笑了:“Jackson你知道吗,小时候你一直认为圣诞老人是真实存在的。圣诞夜睡觉时,还会对你妈妈和我说,不要关门,不然圣诞老人进不来。”

易烊千玺也笑了:“哦……是吗?我不记得了。”

Jim无奈地摇头。转眼自己那带着少女音的小子就变成了一个英俊的男人。时光真是一位神奇的魔术师。

“虽然你长大了,知道圣诞老人不存在,但爸爸是存在的。说吧,圣诞节想要什么礼物?”挂礼物的工夫,Jim随口问了句。

我想要王俊凯。

易烊千玺脑子里突然冒出这句话,挂饰品的手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

可是,易烊千玺比谁都明白,他要不来。

颓然地摇摇头,易烊千玺轻声说道:“不用了,爸爸。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忙完了装饰,仆人们也准备好了圣诞大餐,Jim和易烊千玺坐到餐桌旁,拿起刀叉开始享用。

Jim低头切着牛排,易烊千玺端着酒杯抿了一口红酒,冷不丁的,回忆像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心。

【我替他喝。】

【这些酒,你都喝下去,电影男一号,就是你的。】

 

易烊千玺先是小声地啜泣,Jim不经意扫了一眼,看到易烊千玺的眼泪滴落到盘子上时,愣了一下。

第一颗泪水滑落,易烊千玺悲伤的情绪如同开闸了洪水,铺天盖地倾泻而至,瞬间将他的理智淹没。

大颗大颗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滴落在餐盘上,易烊千玺失控地喊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Jackson……”Jim刚开口准备安慰,声音就被易烊千玺绝望的哭声淹没。

“是的,一开始我是想报复他,我就想告诉他他错了,他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可是,看到他一步步跌到谷底,我心疼。

之后,我想帮他,我想照顾他,我努力想替他遮风挡雨。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越是想靠近,却越是离他越远……

他走了……王俊凯他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不顾众人的惊愕,易烊千玺伏在餐桌上,嚎啕大哭。

仆人们慌忙围上来,却不知该做什么。Jim吩咐道:“你们都去忙别的吧。让他哭,发泄出来就好了。”

 

人群散去,易烊千玺还在止不住地哭泣,身体剧烈地起伏着,哭得毫无形象可言。

Jim看着他哭,看着他将长久压抑的痛苦通过眼泪和嘶吼释放出来。

哭了好久,直到嗓子完全沙哑,全身没有力气,易烊千玺渐渐平静下来,然后,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呆坐着。

只有客厅的时钟,滴答,滴答。

半晌,Jim走过去,迟疑了一下,还是给了儿子一个男人间的拥抱:“一切都会过去的。”

 

歇斯底里的哭泣之后,换来的是长久的宁静。

易烊千玺走到自己的卧室,拿出了王俊凯的离别信。

这些日子,他尝试着联系王俊凯,每次电话里传来的声音都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去了嘉陵公司,冷冷清清,人去楼空。所有的社交软件他都试过,可是对方如同人间蒸发,没有任何反应。

离开得那么决绝。

易烊千玺拿出打火机,点燃离别信,看着【后会无期】四个字慢慢变成灰烬。

 

————

离家十二载,倦鸟归巢来。

这是王俊凯12年内第一次在重庆过年。在这之前,因为艺人职业的特殊性,年底是最忙碌的时候,王俊凯总是让助理买两张机票,将父母接到北京过年。往往是年三十,踏着凌晨的钟声回到北京的公寓,看到昏昏欲睡的父母还在守着春节晚会等着他,心里藏着愧疚,在凌晨的深夜里和父母吃一顿年夜饭。偶尔,也会听到父母抱怨:“这首都北京的,过年一点意思也没有。”

这次,终于回到家乡。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十多个人围在一起吃年夜饭,好不热闹。

看着父亲喝醉的红脸,看着母亲眉飞色舞地与人聊家常,王俊凯突然觉得,自己过气了,也蛮好的。这样,就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

 

大年初一,王俊凯一睡醒,从卧室里走出来,就看到母亲在客厅里摆了个凳子,旁边放着脸盆、推子和剪子。

“干嘛呢?”王俊凯揉了揉眼睛。

“儿子你真是记性不好。”凯妈招呼王俊凯在凳子上坐下来,“新的一年,从‘头’开始。”

王俊凯这才想起来,母亲是个美容美发师,小时候每年初一都会被母亲“强制剃头”。13岁时,王俊凯迷上了band,自己组建了乐队,想留个非主流发型,唱得兴起时头发一甩,想想都帅,到最后还是被母亲摁在凳子上把蓄了几个月的长发给剪成了板寸。

小时候那些撒泼耍赖,慢慢变成了最珍贵的记忆。

洗了头,凯妈帮王俊凯围好毛巾,在头上忙活着。

王俊凯问道:“王师傅(王俊凯对父亲的称呼)呢?”

“出门买菜了。”

“家里冰箱里不是还有很多菜吗?”王俊凯忍不住偷偷鄙视了一下自家老爸的智商。

“这你就不懂了吧。”凯妈关键时刻站在了自己丈夫这一边,“你爸说了,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得给他天天吃新鲜水灵的菜。我拉他都拉不住,大清早哼着歌就出门了……”

“这王师傅……真够倔的。”王俊凯呶呶嘴,但随即就笑了起来,笑得脸上都出现了褶子。

“是啊……丈夫也倔,儿子也倔。不知道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哦摊上你们这俩爷老。”语气虽是责备,但凯妈心底的幸福感还是挡也挡不住地从她说话时上扬的尾音里溢出来。

麻利地剪完头发,凯妈走到王俊凯正前方,微微蹲身看了看,满意地说道:“小伙子真俊!你妈果然宝刀不老,技术精湛。”

“那是因为你儿子长得好。”王俊凯笑着说道。

“也是。”凯妈想着想着,就笑开了花。

将搭在肩上的毛巾拿开,凯妈走到垃圾桶边抖了抖上面的头发,问了句:“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给我带个儿媳妇儿回来。”

王俊凯有点失神。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到了易烊千玺。

想完,心底滚过一阵苦涩。

先不说带个男人回来自己母亲会不会晕厥,就说他与易烊千玺本身,也已经是天荒夜谭了。

自己名气比他高的时候,两人还算是“势均力敌”。

可是,现在呢?

自己在重庆市郊长大,父亲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母亲是一名美容美发师。17岁去北京,因为没钱而睡在公司的录音棚里。登上过巅峰,也坠落到谷底。

而易烊千玺,是怎样的人呢?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是易少爷,是想重新出道就可以让父亲随便砸个一亿玩儿的人。而现在,他越来越红,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了。

他庆幸自己曾与易烊千玺的人生有过浅浅的重叠,那份感情他会记得一辈子。

可是,两个世界的人,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美梦再旖旎,也是要醒来的。

这是他曾经愿意用生命去捍卫的,无法割舍的放弃。

但如今,也只能放弃。

 

回过神来,王俊凯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坐久了有点麻掉的大长腿,对着母亲说道:“怎么,嫌我讨厌,希望有个女孩子把我拖走这样你就清净了?我——偏——不。”

凯妈摆摆手:“哎呀哎呀,随你……”

 

一场春雷过后,冬雪开始消融。

王俊凯已经在家里待了足足3个月,却是越待越舒服,越待越自在。

他关了手机,离了微博,每天跟父母唠嗑,看看泡沫剧,偶尔弹弹放在家里的破旧的吉他自娱自乐,都快忘了自己艺人的身份。

当xx卫视的导演辗转找到王俊凯时,他正拿着一本菜谱无比认真地研究水煮鱼的正宗做法,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听到洪导一声感慨:“总算找到你了!”

王俊凯上下打量了一番,终于想起来,说道:“洪导?!”

“哟,你还记得我!”洪导眼里闪着惊喜的光。看来邀约有戏。

“当然记得。我的第一场小型歌友会还是在你们台办的,那时候刚好你是总导演。”王俊凯记起来自己刚出道的时候,求了多个导演和大佬让他们帮忙办个小型演唱会,别人嫌他咖位太低都不接。没想到找到洪导,听完王俊凯唱了一首歌之后,就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还帮他把场地和工作人员全部安排好。那次歌友会之后,王俊凯慢慢红了起来,接到的邀约不断,可是他从没忘记这个在最初时候给予他支持的贵人。

将洪导迎进门,给他泡了一杯茶,王俊凯问道:“洪导这次过来有什么事?”

“想邀请您参加我们台的一档真人秀节目。”洪导开门见山地说道。

听到“真人秀”几个字,王俊凯眉头皱了起来,有些踟蹰。

尽管走上艺人这条道路,就意味着要牺牲掉很多的隐私和自由,可是时至今日,王俊凯依旧不喜欢将自己的一切暴露在镜头前。

洪导见他犹豫,连忙游说道:“真人秀这种节目形式,表现得好,身价立马涨个几十倍不成问题。”

这一点,王俊凯自然知道。洪导也是一名才华横溢的人,这几年制作的综艺节目均是场场火爆,参加了节目的当红小生不用说,人气更上一层楼;连有些已经在演艺圈沉寂多年无人问津的老油条,也在洪导的节目里枯木逢春,老树开了新花。

“为什么找我?我知道以洪导在业界的地位,可以请当红明星的。比如xxx、xxx……”王俊凯念出了几个如今在演艺圈叱咤风云的名字。

洪导笑着摇摇头:“karry,你知道我从不以咖位论英雄。我不请‘当红’的人,我只请‘有趣’的人。”

王俊凯的笑容在脸上荡漾开来:“我很无趣的。”

“我说的有趣,是看一个人,有多能忠于自己。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请你口中所谓的那几个当红明星吗?因为他们熟谙规则,削足适履,看着是光鲜亮丽惹人喜爱,实则被外界喜好摆布迷失了灵魂。这样的材料,放到我的节目里,我都做不出一桌好菜。”

洪导抬起头来,看了王俊凯一眼,继续说道:“而你,Karry,虽然我们已经十多年没合作,可是在我心里,你是个有趣的人。17岁时你来我们台办歌友会。虽然那时候你是一个新人,可是有意思的是,你对权威藐视,却对那些身份卑微的工作人员十分尊重。那个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你。这么多年,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可是我看你的眼睛知道,有些内在的东西,你还是没有变的。”

王俊凯沉思了一下,并不急于接受或拒绝,而是慎重地说道:“洪导,可否介绍一下这个节目。”

“嗯,好的。”洪导从携带的背包里摸出一份材料递给王俊凯。王俊凯一边翻着,洪导一边解释,“这个节目的名字叫《superhero》,打的噱头是24小时明星真人秀,本质上是个公益慈善节目。每个明星每期各挑战一个任务。明星可以任意选择任务的难度等级,根据完成的任务,折合成奖金,捐献给贫困地区的儿童,帮助他们修建希望小学和资助他们读书。”

王俊凯思考了一下,提出疑问:“我怎么知道是真捐还是假捐?万一只是做做样子呢?”

洪导认真解释:“我们这个节目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挑战之前去看望捐助者。还不是蜻蜓点水,而是实打实地跟这些孩子一起同吃同住一段时间。第二部分才是挑战任务。第二部分之后你们的任务就算结束了,但对我们节目组来说还有第三部分——当希望小学建好后,我们会回到录影地,拍下孩子们的近况,这些都会有后续报道播出。”

王俊凯的指尖在材料上停留了片刻,想了想,问洪导:“有台本吗?”

洪导坚定地摇头:“没有。而且我们尊重你的意志。如果你觉得不想挑战,选择放弃挑战项目我们节目组也不会有任何意见。我们要的是100%的真实性。我们不要高高在上的神,我们要有血有肉有优点优缺点的人。”

王俊凯点点头,提出最后一个问题:“那你们节目组对我们艺人有什么要求?”

洪导想了想,回答:“挑战都需要自己完成,不能请替身。不然就失去了节目原本的意义。我们要的是真实,不要欺骗。”

“这是自然。”在这点上,王俊凯觉得自己与洪导不谋而合。

洪导见状,站起身来,微笑着看着王俊凯的眼睛,诚恳地说道:“那么,王俊凯先生,您要参加首季《superhero》吗?”

嘴角浮起笑容,桃花眼带上光彩,王俊凯朝洪导伸出手:“我接受。”

 

——tbc

 

评论(265)
热度(1202)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