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nd fall(41)

#娱乐圈 席卷亚洲J*身陷囹圄K

 

41.疗伤

“连你,也要走了么。”

王俊凯凝神望着窗外。秋意渐浓,街角的梧桐树缓缓落叶,就好像昭示着盛夏的一去不复返。

“我只是回家结婚而已,半个月之后就回来了。”ann靠在办公桌边,扫了站在窗边的王俊凯一眼,见他神情黯然,安慰道,“王俊凯,你别多想。”

王俊凯长长的睫毛下墨色的桃花眼失了一会儿焦,等他回过神来时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嘴角向上露出两颗虎牙:“预祝新婚快乐,陈安娜女士。”

“谢谢。”

Ann看着王俊凯的样子,心有担忧,但结婚的事情又迫在眉睫。她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王俊凯需要朋友的陪伴,可是自己的婚礼已经因为王俊凯的低迷状态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辞了,再推辞下去只怕未婚夫没意见,他的家人也有意见。Ann只能叹了口气,提起行李箱。

带上门时,ann看了王俊凯一眼,关切地叮嘱道:“我不在的日子,不要自作主张。如果有什么重大决定,记得打电话跟我商量。我24小时开机的。”

王俊凯洒脱地朝她挥挥手:“安心结婚去吧,我会搞定一切的。”

 

送别了ann,王俊凯在办公室发了一下午的呆,待到暮色四合,才晃晃荡荡回到家中。

“咔嚓”一声旋开门,按开灯,客厅里回荡着钥匙碰撞的声音。

待到王俊凯在门口站定,连窸窸窣窣的噪音也渐渐远去,王俊凯望着客厅,突然觉得这200平的公寓空空荡荡,空得可怕。

站在门口停了几秒钟,王俊凯按灭灯光,转身离开。

现在,他需要一些声音,一些人,一些事情,驱散他心中缓慢滋生马上蔓延开来的孤独。

 

要说人气,深夜的三里屯当仁不让。

选了一个最贵的酒吧,王俊凯坐下来要了一杯酒,独自酌饮起来。

酒吧里各色男女演绎着人生百态。王俊凯就那么冷冷看着,并不想参与其中。这世界他感兴趣的人和事本来就不多,在没遇到易烊千玺之前,还觉得一夜风流有那么点意思,而曾经沧海过后,王俊凯对其他人连凑合也凑合不来了。

他只想找个热闹的地方,沾沾人气,几杯酒下肚,酒精在胃里蒸发,就不会觉得人生海海,独自漂流。

王俊凯在吧台安心喝着酒,不拈花惹草,可有人却是找上了他。

“哟……这不是大明星王俊凯吗?”

轻佻的话语让王俊凯有些不悦,但直呼名字仍是引起了王俊凯的注意。王俊凯一转头,就看到了一位面容清秀但眼神浮躁的男人,上下扫视了一番他那不菲的西装和名贵的手表,王俊凯淡淡开口:“你是?”

“钱堃。”男子吐字清晰地报出自己的名字。

“钱堃……”听到这个名字,王俊凯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记起来这个人,说道:“哦,原来是京城四少之一的钱公子,幸会,幸会。”

听到这句话,钱堃露出得意的笑容,尽管脸面上想装作不在意这名头,但眼角眉梢都带上了一份骄傲,昂着头对着王俊凯开口说道:“既然我认识你,你也认识我,那咱俩喝一杯。”

两杯酒摆到王俊凯面前。钱堃拿起杯子一饮而尽,然后转过头,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扫了钱堃一眼,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端起酒杯平静地喝完,将空杯子放到吧台上,淡淡地说道:“我喝完了。钱公子您如果想去玩点别的,请随意。”

“那怎么行?”钱堃招招手,十杯酒又端了上来。

王俊凯皱着眉,转过头盯着钱堃,问道:“钱公子什么意思?这酒钱浪费到我身上可不好玩,你看舞池里跳舞的小姑娘,你随便带一个走就是,以钱公子的魅力应该没人拒绝。”

钱堃嘴角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凑近王俊凯的耳朵,说道:“她们怎么比得上你……”

王俊凯一惊,身体往后仰,拉开和钱堃的距离,冷冷地看着钱堃半晌,用一贯直截了当的口吻说道:“死心吧,你没有任何机会。”

王俊凯以为钱堃会动怒,哪知钱堃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王俊凯毛骨悚然,才说道:“王俊凯,你以为你谁呢,你说说看,你有什么理由拒绝我?”

“我对你没兴趣。”

“我可不管你有没有兴趣。”钱堃伸手捏住王俊凯的下巴,“长这么好看,我他妈好多年前就想上你了。”

显然,钱堃高估了王俊凯的忍耐力,王俊凯想也没想拿起手边的酒就泼了过去。钱堃抹着脸上的酒水,怒了:“我操你大爷的王俊凯,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你他妈充其量就是一戏子,戏子知道吗?从古到今你们他妈的不就是给我们这种有钱的大爷玩的吗?装什么清高?”

“嘭”,王俊凯一记重拳打在钱堃脸上,钱堃一个趔趄往后退了几步,就听到王俊凯对着他说道:“你他妈也睁开你的狗眼给老子看清楚,我王俊凯就算是一个戏子,你他妈也玩不起。——你不配。”

钱堃只觉得鼻子下冰冰凉凉,咸咸涩涩,用手一摸居然是鼻血,对着身边几个跟班说道:“打,给老子打死这不识抬举的东西。”

酒吧里顿时陷入一阵混乱……

 

“外面怎么这么吵?”

包厢里,易烊千玺皱着眉问投资方。

一分钟之后,酒吧老板满脸堆笑地跑过来赔不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打扰易公子和江总谈正事了。这今晚吧,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好像某个富二代跟一明星打起来了。”

酒吧大厅了打斗的声音从门缝里传进来——

“给我打!往死里打!我呸!王俊凯!什么东西!”

王俊凯?

易烊千玺撂下合约,疾步走了出去。

 

拨开人群,易烊千玺看到王俊凯倒在地上,满脸是血,身边是一堆的酒瓶碎渣。

顾不上可能被拳脚误伤,易烊千玺走到王俊凯身边,蹲下来,抱着王俊凯的头,对着他的脸低声呼唤着:“王俊凯?你醒醒!”

喊了半天没有任何反应——王俊凯已经被酒瓶和拳脚打昏了过去。

 

易烊千玺强忍着怒火站起来环视着四周,问道:“谁砸的?”

一个小跟班还想继续踹,易烊千玺冷冷地说了一句:“你再动一下试试。”

小跟班轻蔑地瞪了他一眼,刚准备伸腿,易烊千玺看准脚踝踩下去,只听见小跟班“嗷”的一声大叫,倒在地上捂住脚踝——骨裂了。

钱堃见状,连忙说道:“我让他们砸的。你不是易烊千玺吗?躺在地上的那个人不是你的敌人吗?”

易烊千玺转头冷眼看着钱堃,语气凛冽而坚决:“我们之间的矛盾,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不用别人插手。”

钱堃听完却是笑了,眼神扫过易烊千玺,挑衅地说道:“如果,我偏不呢?”

迎着易烊千玺疑惑的目光,钱堃走近,面朝易烊千玺,大言不惭地说道:“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吧,老子对他有兴趣,今晚就想带他回去。识相的,滚一边去,咱以后见面还是朋友。不识相的,我连你一起打。”

易烊千玺看着钱堃,冷笑了一下,回应道:“那我也跟你实话实说。王俊凯,他是我的人。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能欺负他。至于你……”易烊千玺上下打量了一番钱堃,这才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你这种货色,给王俊凯提鞋都不配。”

“易烊千玺……你……”钱堃挥手准备教训易烊千玺,却被易烊千玺钳住手腕动弹不得。易烊千玺再一用力,钱堃嗷嗷地叫起来:“放手……放手……啊……好痛……”

易烊千玺放开钱堃,钱堃揉了揉手腕,缓过神来退了两步,冲着易烊千玺吼道:“易烊千玺!你给老子等着!老子让我爹跟你们尚诚断绝关系!!!操!”

听到钱堃放出的狠话,易烊千玺不以为意地整理着自己刚刚因为打斗而崩开的袖扣,扣好了,这才又走到钱堃面前,俯身,靠近他的耳朵,一字一句在他耳边说着:“你想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父亲?我没意见。不过……我提醒你一句,就因为你色心大起在酒吧挑衅滋事,惹毛了合作伙伴,还恶人先告状,你爹要是知道真相,会不会一气之下断掉你的经济来源让你好好反省反省?”

一提到经济来源,钱堃像被捏住了七寸,瞬间软了下来。

易烊千玺拍拍他的脸:“滚,今后如果让我看到你还找王俊凯的麻烦,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钱堃咬咬牙,一勾手,带着他的跟班灰头土脸离开了。

 

待钱堃走远,易烊千玺抱起王俊凯,将他放到后座上,却并不急于发动引擎,而是蹲下来,仔仔细细地看了看王俊凯。

衣服在打架过程中被弄得破破烂烂脏兮兮。脸上挂着血痕,头发上还挂着酒水和玻璃渣子。明明应该是一副凄惨落魄的鬼样,可为什么那唇色苍白的人依旧俊美得熠熠生辉。

易烊千玺叹了口气。

 

回到家中,易烊千玺将王俊凯抱到卧室,放到床上。

王俊凯没醒,易烊千玺就坐在床边陪着他,月光从天窗洒进来,像一张轻盈洁白的被子盖在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身上。

易烊千玺心情复杂。一方面,这宁静的月夜,身边沉睡的人,都让他的心房变得柔软;可王俊凯那鲜血淋漓的脸,以及和王俊凯之间这错综复杂的矛盾纠葛,又让他感到心里闷闷的,透不过气。

正胡思乱想着,王俊凯睁开了眼,环顾了一下四周,用微弱而沙哑的声音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易烊千玺被王俊凯的发声惊醒,回过神来扶着王俊凯坐起来,说道:“你在我家。”

借着皎洁的月光,看了片刻,王俊凯这才看清眼前的人是易烊千玺。

有一瞬间,王俊凯以为易烊千玺来到了他梦里。

但是身上的疼痛让他回忆起晕眩过去之前发生的一切,知道自己是被易烊千玺救了。

然而,对于王俊凯来说,被易烊千玺英雄救美,并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被一个陌生人救了去,或者索性没人管他,让他自己在酒吧里自生自灭——也好过让易烊千玺看到他这一副被人欺负的可怜样。

王俊凯低着头看着地板。

世界陷入了一片沉寂。

易烊千玺等待了片刻,开口打破沉默:“你等一下,我下去一趟就上来。床头柜上有泡好的红茶,不过有点凉了,你口渴了就喝。”

 

王俊凯没有动,静静地坐在床上。内心已经风起云涌,哪里还能顾得上喝茶。

直到易烊千玺下楼了又上来,王俊凯都一直保持着石化的姿势。

“啪”地一声按开壁灯,突如其来的明暗变化让王俊凯伸手挡了挡光线,狭长的桃花眼半眯起来。等适应了光线,放下手臂,王俊凯就看到易烊千玺站在他面前,左手拿着打湿的毛巾,右手拿着碘酒瓶子和棉签。

“你额头都是血和玻璃渣子,不清理的话容易感染破伤风。”

没等王俊凯回答,易烊千玺径自将碘酒和棉签放到床上,开始给王俊凯擦脸。

隔着擦脸的毛巾,易烊千玺的脸忽明忽暗地出现在王俊凯视野。看着易烊千玺专心致志的神色,英气的眉毛微蹙,手上的力道却是无比温柔,王俊凯忍不住红了眼眶。

易烊千玺擦完,转身放毛巾,王俊凯也慌忙用手擦了擦眼泪。

等到易烊千玺转过来拿起碘酒和棉签时,王俊凯已经恢复了平静,长长的睫毛垂着不去看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当他劳累,也不勉强,打开碘酒瓶,用棉签蘸了些碘酒,小心翼翼地涂到王俊凯额头上。

“嘶……”伤口的疼痛让王俊凯倒吸一口凉气,整张脸也皱了起来,眉毛拧成个疙瘩。

“有点疼,忍着点。”

像哄小孩子一般,易烊千玺的语气比羽毛还轻柔。

千玺……

王俊凯鼻子发酸。

这些年,我到底错过了什么。

 

“你……嘴角流血了。”

正当王俊凯愣神,易烊千玺的提醒传进耳朵里。

“唔?”王俊凯回过神来,抬起右手手背擦了擦右边嘴角:“还有吗?”

“在左边……”

王俊凯指尖移到左边抹了一把:“这下呢?”

“还是有……”

眼看着王俊凯一直擦血却擦不到重点,而自己左手拿着碘酒,右手拿着棉签,几乎下意识地,易烊千玺脸凑了过去。

 

温热的气息覆在鼻尖,英气的眉眼近在咫尺。就连眉间一颗小小的眉心痣也看得真真切切。王俊凯定在原地,连大气也不敢出。

他只能安静地,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表面平静的假象,感受着易烊千玺软软的舌尖掠过他的嘴角,将那咸腥的血液全部舔舐了去。

易烊千玺也愣住了。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可是明明知道不对,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想靠近。

 

触到王俊凯的目光,像触到烙铁一般,易烊千玺迅速从王俊凯唇边离开,感觉到自己口腔里还带着王俊凯的味道。

心跳得厉害,易烊千玺慌忙站起来:“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放心,这一次,我不打扰你……上一次……对不起……”

听到这句道歉,王俊凯连心底仅有的一丝怨恨都消散无形。

 

易烊千玺走到门口,握住门把手准备出去,手腕被王俊凯拉住。

“千玺……”

易烊千玺身体一滞,深呼吸了几口气,缓缓转过身来。

王俊凯的墨色的眼眸在灯光里氤氲,桃花眼里浸着一抹温柔深情。

易烊千玺咽了一口口水,低声问道:“什么事?”

王俊凯很想开口说,千玺,我们重新开始吧。他很想把这3年多来日日夜夜的思念和煎熬讲给眼前的这个人听,他想告诉他,哪怕世界都离我而去,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是最最幸福的人。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王俊凯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握着的易烊千玺的手腕。

易烊千玺今天穿着白色的睡袍,真丝的质地,手腕洁白的袖口上绣着花样复杂的暗纹。

不过2厘米的距离,视线稍稍后移,王俊凯看到了自己。白色的衬衫在打斗中弄得脏乱不堪,袖口上沾了灰尘和污渍,衣袖还被酒瓶渣子割破,看起来十足像个乞丐。

哦,易少爷。

那一刻,王俊凯突然觉得,横亘在两人面前的,家室,地位,前途,已经是一道深渊。

曾经,王国里的小小王爷飞过这道深渊来到他身边。可是他弄丢了他。

然后,一切,就再也回不去了。

尤其还是,当自己跌落谷底,而他已经席卷亚洲之时。

 

“没什么。只想说声,谢谢。”

易烊千玺眼底的火焰陡然熄灭,愣了两秒,喃呢:“哦……不用谢。”

关上门,王俊凯躺在易烊千玺的床上。

这一次,没有强迫,没有纷争,两人相敬如宾,礼尚往来。

可是,为什么,感觉更加苦涩。

我还爱你,你爱我吗。

 

——tbc

 

评论(289)
热度(1269)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