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nd fall(40)

#娱乐圈 席卷亚洲J*身陷囹圄K

 

40.久远的真相

人生之奇妙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将会发生了什么。

就比如,王俊凯戒备地看着费悦,在想这家伙又在打什么小算盘,费悦却是迎着王俊凯不太友善的目光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两罐啤酒,递给他一罐:“我过来陪你喝酒。”

王俊凯盯着他手中的啤酒好一会儿,又看了看费悦的眼睛。见他眼神如湖水般平静,王俊凯接过啤酒,拉开拉环,对着嘴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

半罐啤酒下肚,心底的抑郁派遣了不少,王俊凯扭过头对费悦说了句:“谢谢。”

费悦看着王俊凯,苦笑着叹了口气。

对待自己的敌人,能做到如此坦然,自己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误会眼前的这个人颇有心机?

王俊凯自顾自地坐在椅子上喝完了一罐啤酒,拿着空罐子晃荡着问费悦:“还有吗?”

费悦见王俊凯偏着头询问,放下手中的啤酒,将身后的背包取下来放在手上掂了掂说道:“还有个4、5罐,够喝吗?”

王俊凯开怀大笑:“那就好。”

他站起来大步流星地往室外走,经过费悦时留了句:“走,去屋外喝,屋里闷得慌。”

 

两人一同在草地上坐下,王俊凯吹着夜风喝着啤酒,寄希望一醉解千愁。

费悦喝了几口啤酒,停了下来,说道:“最近,我听到一些事情,颠覆了我以前的认知,让我觉得,或许我一直是错的。”

王俊凯灌了一口啤酒,慵懒地开口:“错的事情多了去了,错了就让它错好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费悦摇摇头,开口说道:“我偶遇了carol的一位闺蜜,她得知我对你一直看不顺眼后,对我说,其实carol自杀不关你的事。她说你是个好人。所以我想知道,10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俊凯刚把啤酒送到嘴边,听到费悦的疑问,整个人停顿了一下,然后缓缓放下啤酒,转过头来,墨色的眸子投向费悦,十分认真地询问:“你想听真相?”

费悦郑重地点了点头。

王俊凯犹豫了一下。他本打算将这个真相带进坟墓,可是费悦也算是为了这个真相孜孜不倦追寻了十多年的人,有资格听到这个故事的原版。于是王俊凯下定决心,开口说道:“你一直以为carol自杀的原因是我劈腿对吗?事实上,劈腿的是她。

我曾深爱过carol,幻想过和她在一起一辈子。可是她没等到故事的结局就离开了。

17岁成名之后我的工作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抽不出时间陪她。加上那时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变得脾气很暴躁。后来她找了另一个男人。其实我也想得通,那既然她爱上了别人,我就放手。

然后我也就为疗情伤地流连花丛,年轻嘛,总觉得只要身体满足了心灵也就不会空虚。

可是几个月之后她后悔了,重新回来找我,说爱的还是我。可是当时的我年轻气盛,跨不过心里那道背叛的沟壑,拒绝复合。

后来的事情,你也就知道了,不需要我再详细说明了吧。”

费悦听完王俊凯的叙述,连忙问道:“那……为什么你一直不说出真相?”

王俊凯转头,朝费悦笑了笑,无奈地说道:“就算我说出真相,又怎样?那时的你会信吗?不会觉得我在推脱责任吗?大众会信吗?不会觉得我靠着死无对证在洗白自己吗?那我说出真相有意义吗?况且死者为大,生前的恩怨都让它随风而逝,我也不希望再生波澜,打扰死者的宁静。”

听着王俊凯云淡风轻的回答,费悦心里突然五味陈杂。一方面,十多年的真相终于找到了,作为一名曾经的记者他感到无比欣慰;另一方面,自己与王俊凯作对了十多年,王俊凯鼎盛时期所有人都在夸他可是费悦却是对他从头到尾不屑,而现在,这位当初的媒体宠儿已经沦落到坐在室外喝酒都没人偷拍,可自己心里却对他生出无穷无尽的敬意。

想了想,费悦还是开口对王俊凯说了句:“抱歉。”

抱歉这十多年的针锋相对。

王俊凯却是扫了费悦一眼,笑了起来:“嗯,接受。”

就这简短的两句,两人都觉得横隔在双方之间的冰山消融了。

费悦看着王俊凯笑,也笑了起来:“其实我从北京到杭州的飞机上,一直在猜测你会是个什么状态。我以为你会更消沉来着。”

王俊凯咧开嘴,笑得无比灿烂:“你是觉得我落到这个境地就该唉声叹气愁眉不展吗?从我踏入娱乐圈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人气都是浮云。如果我害怕失败,我就不会选择走这一条路。你放心,我没事。——再说了,人气下降也不完全是件坏事——至少,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系列的事情,你也不会卸下心防,相信我所说的话,不是吗?要是我还是当红,你会觉得我高高在上,根本不会静下心来陪我聊天。你,得到了久违的真相;而我,少了一个敌人,多了一个朋友,不也是一件乐事?”

费悦静静地听完王俊凯的话,内心有无数情绪翻涌,可说出来都显得矫情,最后举起啤酒罐,哽咽得说了一句:“敬朋友。”

“敬朋友。”

两罐啤酒“嘭”地一声相撞,有细小的啤酒泡从瓶口溅出来,落到俩人手上,带来一抹夏日里令人安心的清凉。

 

费悦喝了2灌啤酒,再三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王俊凯……我有个事情想问你……只是我个人的好奇心而已,你可以不回答。”

王俊凯转过头,眼里流露着狡黠:“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唔?”费悦表示不信。

“你想问我,跟易烊千玺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没等费悦说话,王俊凯直截了当地说道,“是真的。”

费悦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王俊凯会这么简单地就承认了。足足愣了5秒钟,回过神来,费悦忍不住问:“那……你还爱他吗?”

“爱。”

简简单单,再没有任何补充说明,可是费悦知道那个字的重量。

“那……他呢?”费悦凝神看着王俊凯的眼睛。

“我不知道。”王俊凯望着远方,墨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忧伤。

 

将背包里的啤酒全部喝完,两人又聊了会天,共同回忆了一下这些年娱乐圈的浮浮沉沉,揶揄了几个两人共同不爽的艺人。

临走的时候,费悦笑着对王俊凯说道:“今天跟我说这么多掏心掏肺的话,不怕我狗仔的职业病爆发,把你这些信息都捅出去?”

王俊凯面色轻松地回答:“第一,我既然说了你是我朋友,我就坚信你不会卖我。要是你卖了我,我也无话可说,就当自己看走了眼;第二,费悦你这小子别玩我了,你都已经从XX报社辞职了,早就不是狗仔了。我看你背的是旅行包,这是准备回家了么?”

费悦哈哈大笑,笑完,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北漂了十三年,漂不动咯,回家了。年少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不可一世,发誓要干一番大事业,就跑到了北京,找了一份记者的工作。当时听说可以跟踪明星,主编说挖一个猛料奖励1万块,简直就是疯了啊,做梦都在明星家门口蹲着。后来,就发现,没意思,真他妈的没意思。天天跟个疯狗似的跟着明星后面跑,追一些狗血的事情,谁谁谁夜会小三了,谁谁谁跟老婆吵架了,谁谁谁勾搭了哪个有妇之夫,谁谁谁又跟谁有一腿。

十多年里,赚了点钱——虽然跟你们这些大明星相比少得可怜啦,但对我来说够花了。回去,好好照顾父母,兴许运气不错,两年之内找个老婆生个孩子。”

王俊凯嘴角浮起一丝羡慕的笑容:“真好。”

能有权选择想要的生活,真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情。

费悦跟王俊凯握手道别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最近在忙什么?”

王俊凯回答他:“哦,一部电影,《1966》。”

“《1966》?”费悦想了一下,说道,“是根据XX的同名小说《1966》改编的电影吗?”

王俊凯“嗯”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着:“希望能完成好这个作品。”

费悦停了一下脚步,对王俊凯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将想要说的话咽回了肚子,心里默念着一定是自己多想了,王俊凯他会吉人自有天相的。遂对王俊凯告辞:“那,我走了。再会。祝你好运。”

“谢谢。”

 

——————

小时候,老师总告诉我们,天才是1%的灵感加99%的汗水。于是我们都以为,只要足够努力就能去的成功。

但,成功需要的,不仅仅是努力。

王俊凯当然也明白,并不是所有的努力就能换来成功,并不是所有的过气明星认真工作就能咸鱼翻身,否则这圈子就不会有那么多红了还不要命工作的艺人。

只是,王俊凯万万没有想到,压垮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居然是那样莫名其妙的理由。

 

5个月在黄土高坡里摸爬滚打用心拍摄的电影《1966》被禁播了。不仅不能在电影院线和电视屏幕上出现,连DVD发行也被禁止。

被禁的理由是:政治敏感。

 

当王俊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竟生出对老天爷的敬佩。

——真是个整人高手啊。

几年前自己鸿运当头的时候,连涉及“吃人”这种三观不正画面血腥暴力的forever广告都能在各个频道播出,获得业内和舆论一致好评;而时光流转,同样的敏感题材,只是这次从暴力敏感变成了政治敏感,亟需靠此作品翻身的王俊凯却是被命运结结实实地踩在了脚底下,连半分挣扎的可能性也没有。

 

王俊凯觉得自己是个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刚刚浮上水面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咔的一声,稻草折断,自己攥着这根最后的稻草,沉到了暗无天日的深渊里。

 

——tbc

评论(174)
热度(974)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