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nd fall(36)

#娱乐圈 席卷亚洲J*身陷囹圄K

 

36.多米诺

清晨的山庄宁静祥和,白色的餐桌上摆放着一株仆人从花园里刚刚采撷回来的带着露水的三色堇。

易烊千玺左手拿着三明治,右手握着牛奶杯,眼神却是投向远方,眉头紧蹙,内心纠结。

当Jim锻炼完毕从外面走进别墅,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三明治凉了,热牛奶冷了,而儿子傻傻地坐在椅子上,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

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Jim随口问道:“在想什么呢……”

易烊千玺这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一看已经冰冷的三明治和牛奶,也没有了大快朵颐的欲望,将早餐放下后,走到客厅陷进沙发里,对着Jim问:“你说,壹周刊会不会供出嘉陵?”

Jim扫了一眼易烊千玺,笑了起来:“你在关心王俊凯?”

易烊千玺收回眼神,低着头说道:“没有。”

“那你今天早上为什么这么不对劲。”

心事被戳破,易烊千玺不甘地反驳:“如果被供出来,那也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Jim看着易烊千玺半晌,摇摇头:“虽然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Jackson啊,只怕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

易烊千玺转过头,疑惑地望着Jim。

Jim随手推倒了茶几上一个杯子,杯子碰翻了茶壶,茶壶打翻在地板上溅起一地水花。

“多米诺效应。”

听到Jim的话,易烊千玺立马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打电话给经纪人Evan:“帮我去办一件事…*%¥*…速去……”

 

壹周刊杂志社。

全社的人都疯了,鸡飞狗跳,手忙脚乱。

尤其是壹周刊女魔头主编,气得在办公室砸东西:“登头条之前不知道自己查一查吗?这下我们壹周刊成为全行业的大笑话了!编造虚假新闻,还得罪了业内冉冉上升的新星和财大气粗的尚诚!你们一个个带了脑子来上班吗?啊?”

十多个与“乌龙事件”有关的职员都低着头站在主编面前,被骂得狗血淋头也不敢还嘴。

主编骂了一阵还不解气,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基础眼看就要被这帮小兔崽子毁于一旦:“你们倒是我说说,你们的愚蠢行为给壹周刊带来的不良影响,怎么挽回?”

几个职员小心翼翼提了几个中庸的方案,被主编一一反驳了回去。

最后,有个刚进来的小姑娘说道:“这又不是我们的错……明明是嘉陵的那个爆料人自己搞不清楚!”

“嘉陵?”主编眼前一亮,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立马撰文,把所有过错推给嘉陵。”

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有几个职员小声嘀咕:“这不好吧?”“得罪嘉陵和王俊凯我们以后也不好过的……”

主编犀利的目光冷冷扫过几个持反对意见的人:“你们懂什么?推出去,我们得罪的是嘉陵。不推,我们得罪的是尚诚。一个小个人工作室,一个财团,你们掂量不出轻重?况且,王俊凯得罪的媒体多了去了,多我们一个有什么关系?”

将任务分配下去之后,主编坐在老板椅上端着水杯喝水,听到敲门声,说道:“进来。”

40岁左右的年纪,破洞牛仔裤,黑色T恤,略显粗糙的脸上总带着笑容,主编一眼认出来这是业内有名的经纪人Evan,捧红过很多明星于是站起身来迎接:“老朋友,好久不见啊。”

Evan跟壹周刊主编行过见面礼后,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们尚诚公司希望贵杂志社背下乌龙事件的黑锅。除了补偿经济损失100万外,还额外给你们一年的Jackson独家平面媒体采访权。怎么样?”

馅饼从天而降,几乎要把主编砸晕了。

100万倒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Jackson Yi一年的独家采访权!这哥们从韩国出道开始似乎就是在走高端大气上档次路线,大牌小牌媒体记者想采访他都采访不到,只有正式活动能趁机问几个问题,还特别惜字如金。要是能拿到独家采访权,壹周刊就算是背了黑锅也不愁杂志销量和业内地位啊!

主编立马点头如捣蒜:“好好好……”

想到刚刚布置下去的任务,主编一拍大腿,慌忙拿起电话拨过去:“小袁……等等……手头的稿件别发出去啊……什么?已经发了?!”

 

等到Evan回到别墅负荆请罪时,网络和电视上,“Jackson包养事件幕后黑手实为嘉陵公司”的消息已经铺天盖地。广大人民群众的智慧和联想力都是无穷的,很快就理出了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在争夺电影资源,包养事件如果没有反转,最佳受益人就是王俊凯。

易烊千玺一拳打在墙壁上,手背破了皮也浑然不觉,抿着嘴,一言不发。

Evan还在努力解释着自己工作的失职,易烊千玺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只是在心底默默祈祷:但愿这次事件,只是独立事件,没有后续。

 

可是,怎么可能。

 

在圈里,王俊凯的演技和他的脾气一样出名。前者让业内赞美让粉丝疯狂,后者却让媒体吃够了苦头。

这些年王俊凯的事业如日中天,那些不喜欢他的媒体都变着法儿示好,内心却是憋了越来越多的怨气。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几乎是在壹周刊发表包养事件声明的同时段,无数牛鬼蛇神都冒了出来。

 

首先发表言论的是《光荣》剧组的几个群演。

几位妇人开心地接受着采访,同仇敌忾地吐槽:

“哎哟喂,你们不知道王俊凯私底下的样子吧?可凶了。”

“就是就是!我们不就是多看了他俩眼,你猜他说什么?他说——‘看什么看,滚’!他叫我滚!你说说,有这么嚣张的明星吗?”

 

第二个粉墨登场的是女演员Mia,在镜头前抹着眼泪说道:“我当初跟他对戏,以为是演戏,结果是真打!当时脸就肿了!”

Mia哭得梨花带雨,工作人员连忙关切地送去纸巾。

 

紧接着,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又被翻了出来。

“王俊凯这样的人也能洗白我也是醉了。当时劈腿导致女朋友自杀身亡这事情难道没人记得?”

 

……

 

怀恨在心的艺人。

落井下石的媒体。

见风使舵的投资人。

 

多米诺骨牌,一块块地倒下了。

 

Ann赶到王俊凯住所时,王俊凯正躺在沙发上抱着笔记本玩游戏。

Ann又放心又生气地说道:“我还以为你躲在家里哭。”

“难得的空档,我不趁机享受一下,我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干吗?”

话虽这样说,但ann知道王俊凯的事业心比一般人强100倍,手头几个洽谈的失败和几个合约方的出尔反尔一定让他很不好受,可是他就是可以做到自己一个人消化,有时候这种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连ann都自叹弗如。

看到王俊凯的状态,ann长吁一口气,坐在沙发上想着接下来的对策。

乌龙事件显然对嘉陵对王俊凯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手头突然骤然减少的合约量让ann很不安。

但愿王俊凯能熬过这次风暴。

 

正当ann在失神,王俊凯打完了游戏,对ann说道:“你那儿……还有什么意向在谈?”

Ann回过神来,“啊”了一声,听到王俊凯的问题,不知道该说不该说,想了半天还是说出口:“就……一份合同。”

“哪份?”王俊凯盯着ann闪烁的眼睛。

想了想,王俊凯明白了。

哪份?就那份呗——跟易烊千玺争得头破血流的那份电影资源呗。

“OK,约了几点?”

“今天下午4点。”ann下意识地说出来。

“哦……”王俊凯抬头看了看手表,“那我要准备一下出门了啊……”

王俊凯的身影从ann面前走过,走到卧室,过了5分钟更衣完毕又经过ann面前,ann忧心忡忡地说道:“王俊凯……你…真要去?…”

王俊凯扣着衬衣的扣子,略微停顿了一下。

他知道ann在担心什么。

投资方的意向是易烊千玺,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己更无胜算。

可是,因为害怕失败就事先放弃,那不是他王俊凯的作风。

就算只有渺茫的机会,也要尽最大的努力。

 

开着车行驶在高速桥上,王俊凯下意识地摸了摸左边的手腕,发现忘了带手链。这让他有些不适,就好像整个人都缺了点什么似的。但是路途已经开了一大半,再回去肯定赶不上约定时间,王俊凯甩了甩脑袋,继续往目的地开去。

 

某高档会所的包厢里,易烊千玺正满腹心事地喝着酒,胖胖的投资方老板一脸谄媚地在旁边说着:

“我们这部电影啊……就是为易少爷你量身定做,量身定做的啊!您一声开口,要什么合作演员我们给你配什么合作演员!什么X志玲啊,X唯啊,X亦菲啊,你说啥我们给您配啥!您就算喜欢国外的,我们也给少爷您配来啊!”

易烊千玺拿着合约,言简意赅地说道:“也就是说,这部电影,角色谁来演,我可以做主?”

喝得满脸红光的胖老板吐着酒气喊着:“都……都是您做主!”

易烊千玺凝神思考了一下,说道:“好,那我们合作愉快。”

胖老板笑得眼睛都没了:“对对对……合作愉快!还希望易少爷在令尊面前美言几句,我是XX影视投资公司……记住了啊……XX影视……”

“知道了。”虽然话不投机半句多,易烊千玺还是维持着表面的礼貌儒雅。

胖老板连忙起身与易烊千玺握手,说道:“那……不打扰易先生的时间了……下次再聊……下次再聊啊……期待下次合作!!!”

易烊千玺也起身:“我送送你。”

 

所以,在这种场合遇见,是该高兴还是尴尬呢?

至少对王俊凯来说,这个场景是很尴尬的,尤其是当他还努力对投资方推销了一下自己,而投资方横眉冷对时,这种尴尬达到了顶峰:“王俊凯先生哦,我觉得您不是很适合这部电影呐。”

易烊千玺神色复杂地看着王俊凯。

从他13岁在电视上看到王俊凯的第一眼,他就觉得王俊凯身上一种王者的气质,这么多年,他的骄傲从未缺席,可是现在王俊凯就在他眼前好言好语地对翻着白眼的投资方说着话,易烊千玺甚至想将王俊凯一把拽开说“你别求他了,他已经把合约给我了”,可是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胖老板看了一眼王俊凯,又看了一眼易烊千玺,联想到两人之间的竞争,表忠心似的对王俊凯恶狠狠地说道:“别想了,电影合约不会给你的。好的电影要给德才兼备的好演员!”

王俊凯呆呆立在原地,胖老板从他身边经过也无暇顾及。

哪怕料到这个结局,伤心和失落还是在所难免。

不过只是愣了5秒,王俊凯调整过来,转身准备走,易烊千玺拉住了他:

“来都来了,急着走干嘛?”

王俊凯抬头,一脸狐疑地看着易烊千玺,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放心,我没有半点羞辱你的意思。我也是从小演员过来的,知道被拒绝的滋味。”易烊千玺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借一步说话行吗?我不想跟你堵在大门口谈事。”

王俊凯想了想,点点头。

两人在包厢里重新坐下,易烊千玺苦笑了一下:“想不到当初我们分开是因为一部电影,现在相聚也是因为一部电影。”

王俊凯点了根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面无表情地说着:“我就是个演员而已。”

易烊千玺喃喃道:“演员……”眼底闪过一抹苦涩,随即又回过神来,转过脸看着王俊凯,说道:“那么,演员王俊凯,我邀你演戏,你参加吗?”

王俊凯扭过头,淡淡地扫了一眼易烊千玺,说道:“参加啊。为什么不参加。”

易烊千玺闻言,举起手中的合约说道:“这是刚刚我与XX传媒签订的合约,电影所有演员我都可以做主——包括男一号。”

易烊千玺将合约丢给王俊凯:“给你了。”

王俊凯看着眼前的合约,先是微微讶异了一下易烊千玺的举动,接着心底涌起被羞辱的愤怒——这是在干什么?怜悯我吗?

易烊千玺仿佛洞穿了王俊凯想法似的,并没有看王俊凯,可是却是一句话打消了王俊凯的顾虑:“我并不是在怜悯你,男一号也不会白白给你。”

王俊凯抬起头,盯着易烊千玺的眼睛。

淡色的眼眸在昏暗的灯光里摇曳,看不清易烊千玺在想什么。

两人正对视着,沉默被侍者的声音打断:“不好意思打扰了。”

将10瓶红酒开封后,侍者礼貌退场,易烊千玺扬起下巴,对着王俊凯说道:

“这些酒,你都喝下去,电影男一号,就是你的。”

 

——tbc

 

评论(236)
热度(977)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