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14)

#abo

#请勿上升

 

【南部小城/没有光彩照人/

每次我回到这里/我都感觉着平静

阳光炽烈/人们慢悠悠的步子/

零落的草帽/我栽的花儿

摇啊摇摇啊摇/摇啊摇 摇啊摇

我在这里一个人唱这首歌/人们只是微笑 哦 微笑

我在这里一个人唱这首歌/你不会知道 哦 知道……】

在一群小孩子的簇拥下,Jackson抱着吉他唱着民谣。

席地而坐,歌声如泣如诉。

夏日,西双版纳阳光明媚。清晨,山坡上空气清新。偶尔有微风拂过,带来漫山遍野野花的清香。

一曲终了,Jackson放下吉他,用温柔的声线询问身边的小朋友们:“好听吗?”

“好听!”稚嫩的童声此起彼伏地响起,夹杂着雀跃的鼓掌,暖到了Jackson心里。

Jackson也心情大好,从背包里拿出食品和学习用品分给身边的小朋友们。

小朋友们一阵欢呼,各自拿走自己喜欢的物品,几个小妹妹还凑过来在Jackson脸上留下了几个香香的吻。

Jackson害羞地笑着,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在清晨的阳光下荡漾。

其中有个小女孩儿,却是不经意间看到了Jackson手腕上的黑色皮筋,开口:“Jackson哥哥……我想要……那个……”

Jackson顺着小女孩的眼神将目光投到自己的手腕上,看了一眼黑色的皮筋,一愣。

右手覆上左手手腕,纤细的指尖在皮筋上缓缓摩挲,脸上带着无限深情。良久,开口:“小妹妹……对不起……这个不能送你。”

小女孩儿歪着头:“哥哥……为什么不能送我呢……”

Jackson苦笑了一下:“因为,这是哥哥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如果你喜欢皮筋,哥哥下次来这里给你带一大盒皮筋,各种各样的颜色都有,好不好。”

小女孩点点头,往福利院跑回去。

小朋友都走远,特瑞莎修女却是颤颤悠悠地走到了Jackson面前,握着Jackson的手说道:“谢谢你,Jackson,谢谢你一直用歌声给孩子们带来欢乐。”

Jackson摇着头:“特瑞莎妈妈,其实,不是我在守护他们,是他们在治愈我。”

 

晚上回到家,洗澡时,Jackson随口问了一句:“妈妈,你看到我的黑色皮筋了吗?”母亲的声音客厅传来:“给你放在洗衣机上了。”

洗完澡,穿好衣服,擦干头发,Jackson便习惯性地像佩戴饰品一样将黑色皮筋圈在了左手手腕上。眼神在皮筋上停留了片刻后,就对母亲说:“我睡觉去啦。妈妈你也早点休息。”

母亲在客厅沙发上昏昏欲睡,听到Jackson的声音,微微起身,没回头,淡淡地说了句:“Jackson,你很爱那个人吧。”

Jackson一愣,脚步停在卧室门前。

身后,母亲继续平静地说着:“还有你衣柜里那件缺了扣子的衬衫,我也给你补好了。那件衣服,也是他的,对吗?”

Jackson呆在原地,没有任何言语。

“傻孩子,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如果你真的爱他,就去找他啊。”

母亲的声音是那么平和,却是穿透了时间一般,沉淀在Jackson心底。

只是,即使想回头,哪里还有路?

带着欺骗与阴谋接近他,在他最柔弱的心房捅上致命一刀。

爱情,在阴暗的土壤萌芽,曾经想过要连根拔起,却抵不过现实的羁绊。那些没有说出口的依恋和感谢,只能像那件衬衣一样,整理打包,放进衣橱,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再翻出来扰动心绪。

良久,Jackson长叹一声,开口:“妈妈,你别多想了。我会学着向前看的。”

 

——————————

 

没有你的时光,日期只是数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不同。毫无意义。

距离丢掉EAC项目已经3个月,奇怪的是,除了那一天在会议室表现激动之外,之后的日子,Karry表现得无比平静——平静得,如同行尸走肉。

当Nicolas走过来向Karry汇报年中公司经营情况时,Karry在听完所有内容后,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

Nicolas站在Karry身边,欲言又止。

几分钟之后,Karry才意识到Nicolas还在他办公室,皱了皱眉:“不是汇报完了吗?还有什么事情?”

Nicolas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开口:“Karry……刚刚我报告里提到,上季度我们的营收额增长率是负20.13%……恐怕,还有更严重的问题。”

Karry回过神来,静静地看着Nicolas,抬抬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EAC项目竞标失败导致一系列连锁反应……拿不到地皮,没有担保,扩大不了规模,进行不了二次融资……加上竞争对手E公司最近挖走了很多人才……而其他项目因为EAC项目抽调了一批人手导致进度滞后资金回笼困难……而银行又对我们缩紧了银根……”

Karry打断Nicolas的话:“说重点,Nicolas。”

Nicolas停顿了一下,脸色沉重地开口:“Karry,我们……要破产了。”

Karry听到Nicolas的话,先是一愣,然后居然笑了起来:“来得这样快?我还以为会晚几个月呢。”

Nicolas吃了一惊:“K……Karry,你早就料到了?”

Karry嘴角划过苦笑:“树倒猢狲散,千古颠破不灭的真理,我只是把那些孙子散伙的速度还算得慢了。”

Nicolas毕恭毕敬地给Karry鞠了个躬,语重心长地说道:“Karry……我知道您不愿跟令尊有任何瓜葛,但是现在……也许只有令尊能救T公司了。”

Karry将目光投向Nicolas,说道:“我会考虑的。”

 

自15岁出国求学之后,Karrys就很少踏入这片别墅区。尽管,在这里,他曾度过了他的童年和青少年,但那些经历并不愉悦。

学业、家事、长相、身材,看起来无一不是上天的恩赐。

可是每天回来,都能听到父母亲激烈的争吵。那是Karry从小到大的噩梦。

后来,两人倒是不吵了,一个人拼了命的工作,一个人拼了命的旅游散心,就好像逃避问题,问题就不会出现了似的。留下小小的Karry,每天像个孤魂野鬼一样在偌大的别墅里,只能自己唱着歌陪伴自己,放眼望去皆是无尽的寂寞。

后来,Karry学会了放浪形骸,16岁之后流连于各色美丽的Omega上。可是越是放纵,越是空虚。就像吸食毒品一般,满足之后是身与心的被掏空。

Karry觉得自己没救了,像一颗橘子,从里到外地腐烂。

直到某一天,遇上Jackson。

 

不,Jackson,他已经离开了。

Karry调整了一下思绪,哒哒哒,敲开了家门。

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的母亲的笑脸,她开心地将Karry迎进屋子,说道:“Karry,今天怎么来了?”

Karry也见到了许久不见的父亲,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几年不见,他并未表现出太多的激动,只是说了句:“来了啊。”

听到声音,屋子里的其他人也从二楼走了下来。

一头长卷发风情万种眼里却带着不易察觉警惕的小妈和跟Karry年龄相仿却一直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同父异母哥哥。

小妈一走下来就跟父亲撒娇,而哥哥也跟父亲聊得很开心。

而自己,如同外人。

这样的感觉让Karry一刻不想多待,决定长话短说:“爸爸……我的公司最近出现了一点财务危机……我想……找您融资……”

哥哥却是挑眉,语气带着讽刺:“平时不过来,借钱的时候倒是想到爸爸了啊……”

小妈嗔怪地打了一下她的儿子,靠在Karry父亲身上,语气温柔却话中带刺:“我们家Karry也就是爱玩爱闹了一点……正经的生意他是没什么心思打理的。老爷为什么不让Karry做他想做的事情呢?你看,Karry夜生活丰富,想必也积累了不少经验,老爷子您给他在市中心开个Pub,以Karry的能力和交际,肯定稳赚不赔。Karry啊,你又何苦为难自己,非要玩什么房地产呢。”

Karry只是冷冷地笑,不接小妈的话。

Karry母亲听出了画外之音,走过来对Karry父亲说道:“Andy,你知道Karry这孩子的个性,一般不会随便求人的。这次过来肯定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看在父子情分上你帮他一次吧。”

Karry父亲略微沉思时,就听到小妈靠近Karry父亲的耳朵,悄悄说了些什么。

Karry父亲听完,开口:“Karry,你的公司,我同意投资。”

Karry大喜过望,刚准备开口道谢,就听见父亲又说了一句:“可是你生性爱玩,打理公司的事情就交给你哥哥吧。”

Karry回头看了一眼哥哥和小妈,看到两人眼中的狡黠之后,愤怒地说:“我自己打下的地盘,为什么要让给别人?”

Karry父亲面露愠色:“什么叫让给别人?你哥哥难道是外人?这企业还不是我们家族的?你自己没有经营能力,还不让能者上位?”

Karry母亲却是在听到Karry父亲的言论之后,爆发了,走到Karry父亲面前说道:“难道我儿子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如那个狐狸精的儿子?”

一个巴掌甩到Karry母亲脸上,Karry父亲的话语传来:“注意你的言行!什么狐狸精?再说,我就是觉得她儿子比你儿子稳重,我这么多年的看人经验在这里,你们有什么好怀疑的?”

Karry看了一眼父亲,冷笑着:“是没有什么好怀疑的。”

拉着自己的母亲,说道:“我们走。”

Karry母亲却是皱着眉看着Karry:“没有投资你的公司怎么办?”

Karry淡淡地扫了父亲一眼:“他不会借的。再说,就算他愿意借,我现在倒是不想要了。”

Karry朝父亲、远处的小妈以及哥哥挥了挥手,甚至带上了一丝笑容:“祝你们生活愉快。”

牵起母亲的手,Karry说道:“妈妈,我的公寓不大,你住的习惯吗?”

Karry母亲重重地点头:“早就想离开这坟墓一样的别墅了。公寓小,那刚好啊。打扫卫生省不少事儿呢。”

 

虽然在父亲那里碰了壁,Karry还是积极四处找朋友融资。可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那些平时的玩伴、朋友、哥们,一个个消失得无隐无踪。

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1个月时间里,Karry几乎跑遍了所有朋友的住所登门拜访,得到的待遇不是闭门羹,就是礼貌周到的菲佣恭恭敬敬地对Karry说道:“对不起我们主人在***度假,等他回来我们会告知Karry先生您的来访的。”

Karry垂死挣扎了一个月,还是没能阻挡公司的破产。当法院的封条将曾经叱咤风云的T集团主办公楼上银色的LOGO盖上时,Karry便从Y城最英俊多金的钻石王老五,变成了一文不名。

 

似乎是放弃了一般,Karry作为钻石王老五的最后日子里,居然毫不在意地将自己最后的财产挥霍得一干二净。

去北欧滑雪;去巴西看世界杯;去非洲摄影;去太平洋某个不知名的小岛上潜水。

挥霍完所有的钱财后,Karry像个鸵鸟一般,不理世事,每日每夜混迹在苏荷酒吧喝得酩酊大醉。

Roy也不劝,也不骂,就看着Karry疯,Karry喝醉后就把他扛到酒吧某间空闲的客房里让他自己睡觉。

有时候,Karry会清醒一点,笑嘻嘻地对Roy说:“真没想到我那群狐朋狗友里面……居然是你Roy最讲义气……”

Roy就坐在吧台喝着酒,有一搭没一搭地跟Karry说着话。

“反正酒吧这么多客人,多你一个不多。你愿意喝酒你就喝吧。”

“酒吧约炮的客人那么多,我提供客房服务。你要睡在这里也影响不了我太多收入,大不了少提供一件客房而已。”

 

3个月之后,Karry喝到胃出血,蹲到马桶前吐得天昏地暗的时候,Roy走了进来。

“再喝你就死了。”

Karry朝他摆摆手:“没有……我没喝醉……”

“要死不要死在我酒吧。”Roy伸脚踢了踢倒在地上的Karry。

Karry只是对着Roy傻笑,伸出手指戳了戳Roy的腿:“Jackson……你今天是跳舞呢……嗝……还是……唱歌呢……”

Roy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将一张纸甩到Karry脸上:“老子真是受不了你了。深更半夜会突然惊醒哭着喊着叫Jackson的名字,晚上哭得像个傻逼,白天醉得像个二逼。还好我从员工档案里面找到了Jackson当时填写的表格,上面有Jackson的家庭住址。我也找人打听过了,云南西双版纳的同行说见过他。去找他吧,Karry混蛋。老子真的要被你逼疯了。走走走……老子的酒吧以后再也不要接待你。”

听到Jackson的名字,Karry整个人醒了过来,看到纸张的一刹那,黯淡的眸子重新点亮起希望的光芒。

 

——tbc


评论(55)
热度(702)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