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教授与软萌助手系列之 博弈论(14)

#看来把故事讲完整要三章了。所以要写到4.16完结。周末会码出来滴。爱我吗?


4.14 回溯


5天前。


“千玺你要精/尽/人/亡了。”

八轮训练过后,王俊凯躺在床上揶揄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反手捏了一下他的腰,不出意外地听到王俊凯哼了一声,说道:“你难道比我好到哪里去。”

两人斗了一会儿嘴,王俊凯翻了几个圈滚到易烊千玺身边,将他的手拿过来,轻轻摩挲。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长长的睫毛投下深深浅浅的阴影,忍不住心疼地说道:“小凯……怕吗?”

王俊凯想了想,开口说道:“说不怕,那是假的。可是我知道,我非去不可。”

易烊千玺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头发,凝视着他好看的桃花眼,看到王俊凯一直安静地看着自己,叹了口气:“小凯,这次的行动,肯定是万分凶险,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你听到任何关于我的不幸的消息,千万不要真的绝望。”

王俊凯一听易烊千玺说“不幸”两个字,当即露出关切的神情:“千玺……我不要你有事……”

易烊千玺轻轻做出“嘘”的动作,补充道:“记不记得我们这次行动的代号?”

王俊凯想了想,开口:“博弈论?”

“没错。”易烊千玺点头,“你也看了书,知道博弈论的精髓吧。既然我们怎么也赢不了,倒不如‘输’一回。说不定,输的一方,才是赢家呢?”

王俊凯立马领会了易烊千玺的意思:“你是说……假死?”

易烊千玺又点点头:“不过……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要求他们杀了你。”

王俊凯皱皱眉:“这又是什么逻辑?”

易烊千玺严肃地说道:“经过这些回合的较量,不难看出幕后首脑是个刚愎自用的人。也就是说,你越求她什么,她越不让你得到什么……”

王俊凯点点头:“我懂了。求她杀我,反而是一种自保。”

易烊千玺见不用多说,王俊凯就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心里一动,翻身将王俊凯压在身下,挑逗的气息覆在他的睫毛上:“我家宝贝真聪明……要奖励……”

王俊凯在易烊千玺身下一脸坏笑:“千玺你行不行哦?不行别逞强……”

易烊千玺已经开始细细密密地舔舐王俊凯的喉结,嘟哝着:“你看我行不行……”

……


醒来,王俊凯已经不在了。

易烊千玺接到了母亲,不出所料,自己母亲的记忆被永久破坏了。接到首脑的电话,被告知游戏时间归零,重新开始。

顺着对方所给的信息,易烊千玺和王源查到了对方引导他们查到的方向。

伊利诺伊州厄巴纳。


易烊千玺觉得这个地名很熟悉。

搜寻脑海,想起来,叶晴空就在那儿。

所以,首脑找的替罪羊,是王俊凯前女友叶晴空?

可不算高明。


飞美国之前,易烊千玺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给叶晴空打了个电话。

那边先是一愣,然后传来叶晴空愤怒的声音:“易教授我都逃到美国了你还想怎么样?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我要挂电话了……”

易烊千玺开门见山:“王俊凯有危险,你救不救?”

叶晴空听到“王俊凯”三个字,准备挂下的电话迅速接了起来:“王俊凯有什么事?快说!”

易烊千玺将王俊凯被当作人质,只有72小时营救时间的事情告诉了叶晴空,并说道:“虽然我们相互不待见,但是在营救王俊凯这件事情上,我们毫无疑问是盟友。”

那边沉默了一下,问道:“怎么做?”

易烊千玺露出放松的笑容……


叶晴空19岁去了美国,在香槟分校待了6年,对厄巴纳的地理环境和人际关系早已熟稔。加上自己父亲本身就是享誉国内外的大教授,叶晴空调动起救卫队和州立医院的资源来也是不在话下。

在易烊千玺和王源还没有飞美国前,叶晴空已经去往州立医院向院长阐述了此次行动的重要性,为了抓捕跨国罪犯,需要医院工作人员协助。正直的院长同意了叶晴空的请求,并对医院的相关医生和护士进行了紧急培训。而易烊千玺到达美国后,叶晴空配合着他演了一出戏,之后更是悄悄拔掉了易烊千玺身上的医疗装置,造成心跳停止的假象。


他躺在病床上,用耳朵静静地听着周边的动静,终于,抓到了自己想要的猎物。



——————

王俊凯这边,相对来说进行得不是很顺利,但也有惊无险。

首先,王俊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突如其来的电棒击晕了。

等他醒来时,空气的温度已经下降了许多,虽然眼睛被蒙着,可是通过体表感受到的温度,他知道已经是深夜。

王俊凯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听到身边两个守卫的聊天,才依稀捕捉到关键句子:“那傻逼好像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

王俊凯在心里算计着时间,从别墅到车上,需要一段时间,自己昏迷,两天两夜,那不出意外,也快到72小时截止时间了。

王俊凯佯装睡觉,实则竖着耳朵倾听。

那名在boss身边的小喽啰好像又被骂了。王俊凯觉得那小喽啰也真是好脾气,要是自己一天到晚被人当狗一样地骂,早翻脸不干了。

几个小时之后,王俊凯不出所料地听到了易烊千玺“死亡”的消息。

王俊凯“愤怒”地喊道:“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好了!”

boss看着王俊凯,开口说道:“想死,没那么容易。你觉得我会送你们去黄泉路上团聚么?”

王俊凯继续“愤怒”着,为了显得自己演技真实,处女座的王俊凯还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恶心感从boss脸上咬了一块肉下来。

被彪型大汉扔进禁闭室里后,王俊凯露出狡黠的笑容。

易烊千玺,你那边,应该已经请君入瓮了。那我这边,也要开始金蝉脱壳了。


禁闭室是一间地下室,没有窗户也没有灯光,黑乎乎一片。

老旧的房间,应该以前是用来堆放杂物的。

但是看房屋的构造,应该有通风管通到地面上。

王俊凯沿着墙面摸索了一阵,终于找到了通风管。

年久失修,通风管上都是铁锈,但是正中王俊凯心意。将手上的绳索在通风管上下摩擦,磨了半个小时总算解开了套在手上的绳子。

王俊凯自己又解下了绑在脚上的绳子,就贴着禁闭室的门,仔细地听着。


在醒来的几个小时里,王俊凯一直用听觉分析着周围人的行为和习惯。

他听到自己耳边的声音不是同一批人的,而且声音的变换很有规律性,得出结论这些人是轮流值班,三拨人,每隔4小时换一班人,这拨人换班之后,会四处检查一下看看有什么问题。

而这些人里面,有老手,有新手。

老手似乎见惯了场面,心硬得很,也比较谨慎。而新手虽然被严格训练过,但是在职业素养上还是不如老手,有时候会有放空或走神的情况出现。

王俊凯估摸着,换班时间也到了,而接替门口守卫的人,是个很新很新的新手。

那人先是仔细巡视了一番,然后就待在门口守卫。

王俊凯按兵不动。

1个小时之后,那新手觉得一切十分平静,也十分无聊,于是叼着根烟抽起来。


王俊凯闻到烟味,知道守卫已经放松下来,于是用轻松的语气对着门缝说道:“小哥……抽的是……兰州吧。”

新手本来不想搭理他,但是看门的工作实在是无聊,便回答道:“对。怎么,你也抽烟?”

王俊凯嗯了一声,然后狡黠地笑着说:“抽……抽得厉害……小哥我告诉你……这些烟抽起来太没劲了……抽大麻才有意思……”

新手吃了一惊:“我去,没想到你居然抽那玩意儿。”

王俊凯浪笑着说道:“你是不知道那玩意儿有多爽……包你爽到天上……”

新手抽着烟,摇摇头:“得了吧。谁都知道吸毒不好啊……我又不是没见过吸毒的,毒瘾发作起来简直就不像人……唉我说你有没有毒瘾啊,隔多久发作一次啊?”

新手问完话,一向快速响应的王俊凯却是一片沉默。

等了一会儿听不到任何回应的守卫转过脸来贴着门,却听到里面一阵鬼哭狼嚎和重重撞击的声音,就好像里面关着一只野兽。

我艹你妈!怎么到我值班的时候毒瘾就犯了!

新手一边埋怨着一边拿出钥匙,开到一半停住了——

万一他讹我呢?

但转念一想,怕个球啊,人还被绑着呢。

于是打开了门钻进去……

闷头一记重击。

王俊凯拿过钥匙,看着倒在地上的新手,长吁一口气:“奶奶的,还好我看过你们的人毒发身亡的现场教学,不然爷爷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演。”

换上了新手的衣服后,王俊凯偷偷摸摸地钻出禁闭室,装作咳嗽的样子快速地穿过人群……

正当王俊凯走出大门时,突然被人拉到一边。

王俊凯定睛一看,居然是那名跟在boss身边的小喽啰。

其实他年龄不小,只是平时唯唯诺诺让王俊凯觉得身份卑微。

小喽啰开口:“要逃走?跟我来?”

王俊凯警觉地说道:“我为什么要信你?”

小喽啰盯着他说道:“我早就看我们老大不爽了,把我当狗一样使唤。你快点走,等你走了我他妈也不干了。到时候兄弟记得意思一下……放心……我要求不高,不会狮子大开口的。”

王俊凯站在原地。

小喽啰见他愣着,催促道:“快点走啊!被人发现我们都死定了!这基地地形复杂,没有内部人带领,你出不去的。”

王俊凯一想,也确实是这样。这基地确实地形无比复杂,像迷宫一样,他用了3个小时的时间在脑子里绘制地图,都绘制不出1/10。

王俊凯贴近了小喽啰的身体,拉着他的手臂说道:“行,我们走……”


九拐十八弯之后,果然,王俊凯依稀看到了高速公路上点点的车灯。

王俊凯松开手,跑了几步,确认前面是高速公路后,回头,对着5米开外的小喽啰说道:“感谢。要是你也逃出来,记得到北京找我。”

突然,小喽啰掏出手枪,瞄准了王俊凯。

“我就不懂老大为什么不杀你。明明后患无穷。她倒是觉得天人永隔是最大的痛苦,我不觉得。只有死人,才是最可靠的。”

他妈的,身体果然不会骗人。

王俊凯脚步一后退,立马跌入了身后的沟壑里……

小喽啰惊觉目标丢失,打出几枪子弹之后发现王俊凯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他要开枪一般提前准备了后路,于是携着枪往前跑了几步,准备追捕王俊凯,却听到“嘭”的一声,黑暗里出现一个人影,而自己脑袋上中了一枪,看清了来人,不死心地睁着眼睛倒了下去。

王俊凯从暗处爬了上来,看到持枪的人是首席工程师,信。

信托着枪踢了踢小喽啰,确认他已经死亡之后,蹲下来,摇摇头,替他合上了双眼,然后对着身后的王俊凯说道:“出来吧,没危险了。”

王俊凯走过来,想了半天没理清楚思绪,于是开口问道:“他是谁?为什么杀我?他不是被老大呼来喝去没半点自尊吗?”

信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王俊凯,冷冷地一笑:“没半点自尊,他就会背叛那位老大吗?呼来喝去,就会有仇恨吗?就算那位老大做得比现在过分十倍百倍,他们的关系也不会有任何裂缝。因为,你眼前这个人,这名忠心耿耿不可能会背叛那位老大的人,是——那个老大的父亲。”

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原来如此。

信看着王俊凯的表情,又笑笑:“他开枪时,你倒是反应挺快的。运气不错啊。”

王俊凯苦笑着摇头:“什么运气不错啊……我握着他胳膊时,就探了他脉搏。明显心跳过快,律动不齐,四肢又异常冰冷,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他在说谎。只不过,没他带领,我确实找不到逃出基地的线路。”

信听完,点点头:“看来易烊千玺教你教得不错。”

王俊凯也蹲下来,看着信的半侧脸,问道:“可是我没想到,你会救我。”

信低着头,缓缓开口:“我人生最不济的时候,吸毒,滥交,是易烊千玺在网上给我做心理治疗,还寄钱给我,我才熬过来的。后来我被抓到了这个组织,他们扣着我的妻子和儿子,让我不能脱身。我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但是我不能看着我恩人的挚爱死在我面前。就是这样。”

隔着1米的距离,从信复杂而隐忍的眼神里,王俊凯仿佛能感受到他深切的痛苦和悲伤。王俊凯忍不住开口:“你……多久没见他们了……”

信依旧低着头,沉默了一下,开口:“8年。”

“8年……”王俊凯觉得心中有些钝痛。8年思而不得见,是怎样的折磨。

想了想,王俊凯坚定地开口:“信,你放心,我们很快就可以端掉这个团伙,你们一家很快就能团聚。”

信听了王俊凯的话,知道他是好心安慰,回给他一个苦涩的笑容:“希望如此吧。”

信转身离去,走了几步,被王俊凯叫住: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如果我有机会再到这里,我让警察注意不要误伤你。”

信站了一会儿,继续往前走,没有回头,走远了,王俊凯听见远处飘来一句:“罗庭信。”


王俊凯目送着罗庭信远处,心中说道:“罗信庭,一定要坚持到我们来啊。”

在心中说完这句,王俊凯就快速地跑到高速公路上,截住一辆货车,听司机说是开往北京之后,放心地倒了下来。几天的紧张让王俊凯几乎耗费了所有的脑力与体力,在车子的摇摇晃晃里睡了过去。


所幸货车师傅是个很靠谱的大叔,到北京之后叫醒王俊凯:“娃子……到北京了!”

王俊凯几乎是下意识地弹起来,一看手表,想到了在美国“急救”的易烊千玺,向机场直奔过去……



——————

“所以,你就是这样脱身的?”回中国的飞机上,易烊千玺问王俊凯。

王俊凯点点头,在易烊千玺嘴上啄了一口,笑嘻嘻地说道:“千玺,这是我第一次出个人任务耶。是不是完成得很棒。”

易烊千玺没有放过王俊凯的嘴唇,待他亲完自己,伸手握住王俊凯的脖颈深深地吻了下去,在口中肆虐一番之后,才心满意足地放开,说道:“嗯,很棒。”

“所以回国之后你可以满足我一个小小的愿望吗?”王俊凯眨巴着眼睛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看着小猫一样的王俊凯,见他亮晶晶的眼睛里仍然还是泄漏了一丝狡黠,忍住笑意,开口说道:“王俊凯……我知道你表现得很好……我什么都可以满足你……”眼看小奶喵眼中的狡黠越来越浓烈,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的眼睛,呵气如兰,口齿清晰地说道,“除了……反……攻……”

王俊凯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想哭都哭不出来。

——tbc

评论(37)
热度(338)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